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仙侠 → 本神还没死呢颁玉衔苍全文最新章节

本神还没死呢颁玉衔苍全文最新章节

凤久安 著

连载中免费

《本神还没死呢》是作者凤久安所著一部长篇奇幻仙侠类型的小说,主角是颁玉衔苍,小说讲述的是:琼华上神殒身后,被小徒弟瓜分了所有的一切,人人都说这位小徒弟不怕天谴么,小徒弟笑,神都死了,谁来谴我?于是琼华的小号颁玉睁开眼睛,一道雷劈了过去,小徒弟完蛋,然后魔界尊主上门找颁玉问亡妻去向,颁玉心里苦,你妻子没亡,在你面前站着呢!

17.2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2/10

在线阅读

《本神还没死呢》是作者凤久安所著一部长篇奇幻仙侠类型的小说,主角是颁玉衔苍,小说讲述的是:琼华上神殒身后,被小徒弟瓜分了所有的一切,人人都说这位小徒弟不怕天谴么,小徒弟笑,神都死了,谁来谴我?于是琼华的小号颁玉睁开眼睛,一道雷劈了过去,小徒弟完蛋,然后魔界尊主上门找颁玉问亡妻去向,颁玉心里苦,你妻子没亡,在你面前站着呢!

免费阅读

  江秀丽万分开心,也不在意宫中送来的喜服是姐姐穿过的。

  她以为,皇帝突然下婚旨封她为妃,是因颁玉这个神婆发力,成了她的愿。

  江秀丽手捧圣旨,身穿艳红喜服在床上滚了几滚,目光如痴如醉,半晌,她起身对镜梳妆,嘴里哼着情郎小调,心中想着,以姐姐哪样都差一些的才学,根本无法与她相比,她现下又有神婆匀命相助,得宠是一定的。

  想到这里,江秀丽又停下来,小声提醒自己:“莫要做妖妃,就是得宠了,也不能亏了姐姐,多多积善行德才是。”

  江秀丽对镜簪花,见镜中晚霞漫天,太阳西沉,她低头一笑,心跳的更是快了。

  窗口一根蛛丝夕阳下发亮,一只红腹蜘蛛无声沿墙爬下,背上的花纹仿佛狂笑中的人脸。

  她伏在墙角,几颗蛛眼死死盯住梳妆的怀春少女,馋的口水直流。

  快些日落吧,蛛七娘说过,只要让她上了花轿,让她开心过就好。

  在她最开心的时候附身,那滋味该多么甜美!

  不过这次,就不止是附身那么简单了,她还要吸干她的魂髓,品一品生吞活人魂魄的绝顶美味。

  ---

  颁玉携衔苍赶至相府,到了地方,颁玉做了个请的手势。

  “我见魔尊剑法不错,功夫扎实,想来这捉妖应该是可以倚靠的。”

  衔苍笑眯眯回:“自然不会让仙子失望。”

  二人很是直接,飞降至江逢夫妇眼前,颁玉脚触地,先抬手安抚受惊的夫妇俩,食指轻一碰嘴,低低嘘了一声。

  衔苍就更是贴心,见夫妇俩魂魄震荡不稳,当即十指缠上“悠悠”,泛着金光的丝线绕上夫妇二人,扯回了他们些许出窍的魂魄。

  凡人是看不到悠悠的,因而相府的夫妇二人只看到仙子身旁一长相妖艳又莫名端庄的清雅男子挑了挑手指,他们二人的心跳就平稳了下来,这一日的所有惊慌全都沉了下去。

  颁玉很是满意,点了点头,先报了家门。

  “二位莫怕,我就是二位请来的桃花仙。”

  夫妇俩先是叩拜,心中却犯嘀咕,桃花仙听起来半点不威风,像个不起眼的小仙,也不知能不能解决那贪得无厌的妖怪。而比起桃花仙,她身边这位……

  夫妇俩抬起头,看向衔苍,又慌忙低下头。

  旁边那个看起来,既像仙又像妖,比仙妖一些,比妖仙一些,怕不是个妖修吧。

  江逢心中悲伤叹息,倾家荡产押上的那柱香,就给自己请了这两位神仙,万一解决不了那个要吃掉小女儿的妖,那他……

  算了,到时候,若是这二位神仙失了手,让那妖得逞,他也不在乎什么妖怪翻脸取他性命了,小女儿被吃,他们活着还有何用?一起死了倒也好。反正他这个丞相当的也没什么意思,不是自己的命,用起来每日都提心吊胆,唯一能给他安慰的,就是自己夫人女儿未在这乱世受过苦。

  乱世难活,他不后悔。

  颁玉伸出手。

  夫妇俩抬头,见颁玉淡淡微笑,二人呆呆递出手。

  颁玉轻轻握住二人的手后,丞相夫妇齐齐落泪,也不知为何,就这样哭了起来。

  他们还未说一句话,但颁玉全都知道了。

  她闭着眼,轻轻点头,低声说道:“我知道,我知道,苍生不易。凡人命运与国运息息相关,国运又与天地大运相连,而今,这三运都出了大差错,这不是你们的错。”

  江逢哭得最痛,语不成句的忏悔着,鼻涕淌到胡子上,垂下亮闪闪的银丝线。

  “我们真的没路可走了……今后该怎么办啊!今日能请仙人捉妖,可这楚国四洲,遍地妖魔,过了今日,明日呢?既无明主持国,又有妖魔食人,我今日毁了约定,明日……怕是要被万妖噬体,死无葬身之地啊!”

  颁玉:“凡事都有因果,不如先说说看,你们与妖的这桩约定。”

  丞相夫人哭道:“三十多年前,我与夫君还在万安街上打铁为生,寒冬腊月天,一乞丐身着单衣向我讨一夜火炉,我同意了,让他睡在炉子旁。后来,门口又来了一只妖,笑嘻嘻说他饿了,可不可以给他一口人肉吃,不给就要把我吃掉,我……我就把那乞丐给了它。”

  颁玉轻轻安抚着她,摸着她的头发说道:“我知道,这不是你的错。”

  “那乞丐……”丞相夫人说,“那乞丐并不恨我,他被那妖吞了半截身子时,还安慰我说,世道如此,长冬无尽头,世间唯一暖和的地方,就是妖怪的肚子了吧,夫人此举了结两方心愿,是善行。”

  颁玉叹息:“好生通透的可怜人。”

  丞相夫人单手遮面,泪水涟涟:“可我无法原谅自己……而后,那妖吃饱了肚子,给我夫君指了路,告诉了我们一桩买卖,我们起了贪心,就按照那妖所说,到碧遮山请了个蜘蛛妖回来供养,并约定把第一个孩子赠给那妖。那妖与我们说,上神护佑这桩买卖和约定,谁都不得反悔违背。从今往后,她会给我们荣华富贵命,保我们在这乱世安身……可不知为何,她竟不知足,又要取我小女儿的性命!”

  “蜘蛛妖。”颁玉松开手,“来龙去脉很清楚了。魔尊大人如何看?”

  江逢夫妇傻了眼,双双呆住,魔、魔尊?!

  丞相夫人晕了过去,江逢抱着妻子,惊恐道:“仙子是好是坏?”

  颁玉道:“这年头,断人好坏,可不能看出身。”

  她指着衔苍说道:“这位虽是魔,却仙心未改,明是非懂善恶。”

  衔苍淡淡道:“过奖。”

  颁玉蹲下,手搭在江逢的额顶,居高临下俯视着他,说道:“接下来的事交给我们,你与你夫人,日落之后就走,出了城向东,看到神庙后就停下来,做你们的老本行,不久之后,会有人需要你们。只要你们按照我说的去做,自然能在这乱世安身。”

  “仙子,仙子,我那小女呢?她又会如何?”江逢不忘他的女儿。

  “她现在命数不定,需等我们杀了妖过了今夜再看,如若她安然无恙,我定会在明日日出前将她送回你们身边。”颁玉说道,“江逢,人的命并非一成不变,没什么好坏命,不过都是上有顶下有底罢了,如今你们的命盘已乱,以后走什么样的路,都由现在决定。”

  江逢愣了许久,一咬牙,扶起妻子,背好早已准备妥当的包袱,又跪下叩首:“仙子大恩大德,江逢来日一定给仙子立像修庙!”

  颁玉捕捉到了风中的妖气,飞至花园中,立于假山上,说道:“看来那妖,按捺不住了,魔尊大人。”

  衔苍规规矩矩站在假山旁,说道:“小妖罢了,闻起来,修为不过二十年。”

  “……啊?”颁玉一惊。

  “二十年能成精,却无法修出像样的人形,也无法说出像样的人话,因而需借人皮人魂行走做事。”衔苍说道,“若我没猜错的话,她们想借丞相府两位女子的魂肉,去吸食大楚的国运,走此邪道增长修为。不得不说,不愧是白镜修治下的六界,这偷懒的方法,也与他一模一样。”

  “只要不打破万物因果循环之平衡,这种就不会被天地发现。”颁玉点了点头,竟然称赞起来,“白镜修这法子虽然卑鄙残忍,但很是聪明。这个假神,果然是个有意思的东西。”

  “……”衔苍忽然甩出了随流剑,一言不发向闺楼走去。

  颁玉:“诶?魔头生气了?”

  明显得很,她仙识探到,魔尊身上魔气大盛,显然是气上头了。

  伏在闺房中的蜘蛛妖真的忍不了了,太阳刚刚被地平线吞噬,她就急躁起来,几个长腿绒绒动起来,背上的人脸狂笑的更加厉害。

  江秀丽欣赏着自己妆成后的脸,披上盖头后,又撩起盖头,朱唇轻抿,露出一抹微笑,左右扭着脸,轻问镜中:“皇上可还喜欢臣妾?哦?是喜欢姐姐多一些,还是喜欢臣妾多一些?”

  “皇上,臣妾……美吗?”江秀丽轻声呵气,那口热气在她两颊氲上了红云,问罢,自己又娇羞低头,低低骂自己过于心急。

  可镜中的自己的确如花朵一般娇艳欲滴,她看不够,待再一抬头,镜中,自己的额头上,似是多出了一颗色泽明亮饱满的朱砂痣。

  “咦?”江秀丽不知是什么,擦了镜面上的雾,凑近了去看,伸出纤纤玉指,去摸额头上的“朱砂痣”。

  她指尖即将触到那颗朱砂痣时,窗口突然吹来一阵寒风,屋内的烛火瞬间熄灭。

  “发生了什么?”江秀丽转头睁大了眼,提高声音叫道,“来人啊,来人,点灯!可是出了什么事?”

  她喊了几句,眼睛瞥过铜镜时,似是看到铜镜中多了张脸。

  江秀丽捧着心口再看铜镜,冷夜微光映着,镜中的朦胧轮廓还是自己,并无异样。

  窗外,魔尊闭目,长发飘动,他持剑立于闺楼顶端,剑尖一滴朱红妖血。

  他耳边垂挂的弯月银饰闪着寒光,再睁开眼,妖瞳闪过一抹金色。

  颁玉站在闺楼之下抚掌赞叹:“好俊的剑法,那妖蛛都伏在江秀丽的眉心上了,魔尊也能一剑取命灭魂又不伤人魂丝毫,厉害,厉害得很!”

  衔苍面无表情,静静站了会儿,才微微一笑,这一笑如春风化三冬寒,扫去一身冰霜,沁出那冷冷清清半点别样的温柔来。

  “二十年修为的小妖……”颁玉乘花飘来,曲起手指敲了下魔尊的长剑,“果然容易解决,不过王宫里的那个,应该没这么容易了。”

  她敲剑这个动作很随意,衔苍根本没防备,冷不丁被她敲了下剑,那震感荡漾开,立刻冲上眉心。

  衔苍手微微一抖,把剑收了起来。

  颁玉转身看向远处:“迎亲的好像出宫门了。”

  衔苍忽然笑出了声,听到自己的声音后,他又敛了笑。

  颁玉不解,回头说道:“魔尊大人似乎很喜欢笑。”

  衔苍垂眼:“最近的确。”

  看她做什么,说什么,自己都是开心的。

  “那你刚刚那个笑……又是因为什么?”颁玉追问。

  “王宫迎妃,本是一场盛事,经仙子之口,听起来却像是小儿戏耍。”

  所以,他笑了。

  颁玉愣了会儿,嘟囔道:“你这是该有多寂寞……”

  她忽然从这魔物的笑中,觉出了几分可怜。

  江秀丽叫了半晌不见人来,她隐约听到了喜乐飘来,心中一急,索性抱起盖头跑下闺楼。

  可到了院子里,却见妖雾弥漫,闺院中服侍的丫鬟婆子都不见了。

  颁玉见准时机,仙气托体,周身有光,从闺楼上飘飘飞下,风动天`衣,如同神临。

  江秀丽认出她来,不知为何,膝盖一沉,登时就给她跪下了。

  “女先生……”江秀丽泪珠滑落,还不明白自己为何流泪,话就已说了出来,“救我……”

  救我?

  江秀丽捂住嘴,惊愣在原地。

  她,怎么会说这样的话?

  颁玉走上前来,伸手扶起了她。

  “你会做新娘,但不是今天。”颁玉说道,“随我们一同去王宫吧,也让你看看王宫真实的模样,看一看你父母长姐隐瞒的现实。”

  闻言,衔苍一愣:“你是要……”

  他话音还未落,颁玉就给自己化出一身与江秀丽一模一样的喜服。

  她左右抬起胳膊看了看,满意点头:“不错。”

  紧接着,颁玉轻轻一拍江秀丽的肩膀,江秀丽脚下腾起两片云雾,抬着她就飘到了衔苍身边。

  “有劳魔尊大人照看了。”颁玉说道。

  衔苍立着不动,也不去看身边的女子,只盯着身穿喜服的颁玉看,双眸瞬变金瞳,熠熠发亮。

  颁玉似是感应到了他注视的温度变了,掀起盖头抬头来看,却只见衔苍背过身去,似在调息中。

  “魔尊大人可真真是喜怒无常。”颁玉以为他又无缘无故生了气,摇头道,“是不愿照顾凡人吗?”

  “我会照顾好她的,仙子放心。”衔苍声音沉沉,魔气似侵蚀得更重,尾音沙哑得更明显了。

  颁玉理好盖头,双手抛出两把桃花瓣,说道:“孩儿们,醒醒,来干活儿了。”

  不多时,院中百花皆在寒夜绽放,舒展花朵后,幻化成丫鬟婆子的模样,而开得最旺的海棠,点地成人,变成了丞相夫妇的模样。

  江秀丽激动出声,却因嗓子眼被颁玉的桃花瓣封着,叫不出爹娘。

  她又转头看向衔苍,双眸映出那芝兰玉树的一抹颀长身形后,顿时成痴。

  衔苍眉头一皱,知道这姑娘是被他的魔气蒙眼侵心,他缓缓抬起双手,在江秀丽耳边轻轻合掌:“醒。”

  “啪”的一声,江秀丽眼中的痴雾散去,又恢复了光亮。

  风自地起,衔苍身上重新裹上了雪白斗篷,他将兜帽拉低,遮住自己的脸,说道:“姑娘好生在我身后待着,不要看我。”

  江秀丽只见雪白兜帽衬着身边人如绸缎般的黑发,遮住了侧脸。

  虽看不见,可她有强烈的感觉,身边这个,应该就是传说中,美艳无双能蛊惑人心的“魔魅”。

  江秀丽发不出声音,只点了点头。

  “莫怕。”衔苍又道,“我们是要到王宫里除妖,你自在旁观看,就可知此事因果。”

  江秀丽想问自己是否还能嫁给皇帝,刚要张口,却想起刚刚一瞥的惊艳,再想皇帝,忽就觉自己的追求,索然无味黯淡无光了。

  衔苍从斗篷中拿出两张符纸,纤长的手指夹着符纸,微微一晃,一张符纸飘至江秀丽背上,而另一张向前飘去。

  魔尊言:“结。”

  一方结界自江秀丽足下升起,牢牢护住了她,追着前方的符纸而去。

  江秀丽趴在结界球内,看着自己飞在相府半空,最终飘到了颁玉的身后。

  颁玉已站在相府正门前,感应到她来,也不回头,只将手一抬,接住了魔尊的那张符,拿手上一看,哦了一声,喜道:“是子母随行符。”

  衔苍飞来,应了一声:“是,我已设好结界,仙子运气绝佳,让她跟着你,自然比跟着我安全。”

  颁玉收起了这张符,点头道:“有几分道理,那就跟着我吧。”

  笑眯眯站了会儿,颁玉又加了句:“魔尊大人的符箓,画的真不错,妙得很。”

  果不其然,话刚夸完,她明显的就捕捉到了魔物的开心。

  “你看得上就好。”衔苍低声道,“只是……辞吾不像我,并不擅长这些,我也不知他今后要走哪条路,着实让做父亲的心忧。”

  “哎,小孩子嘛。”颁玉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今后路还长,总会有他擅长的。”

  哟,身边的魔尊似乎更开心了。

  颁玉忍不住心中自夸道:“不愧是我!”

  这么快就能摸出与魔头的相处之道了!

  ----

  正如魔尊所说,小魔君辞吾对符箓天然不精通,记不住背不会,就是按照父亲写的口诀来抄,他都抄不好。

  在转移回魔界无数次后,小魔君终于把树灵“请”到了正确的地方。

  他累的坐在树灵下呼呼喘气,越想越气,背着手在院子里走了十来圈,终于憋不住,手指天空破口大骂起来:“一小小破仙,竟敢让小爷跑腿!”

  天空中似又有打闪的征兆。

  小魔君的尾巴比他更敏锐,瞬间僵直,不敢再动。

  小魔君的嘴依然不饶:“若不是看在我娘亲的份上,你以为你能请动小爷我?!”

  那九天之上隐隐欲发的闪电雷鸣似犹豫了。

  小魔君:“爷都给累瘦了!容易嘛?!”

  他骂完,颓然坐在树下,撩起衔苍给他写的口诀外衣,扇起风来。

  刚刚有电闪雷鸣之势的天空恢复如初,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树灵慢悠悠说道:“并非神君画的有误,而是神君的修为,不足以转移这么远。”

  小魔君狠狠怔住,好半晌,他吧唧了吧唧嘴,说道:“你说错了,并非本君的修为不够,我知道怎么回事了……”

  辞吾吃衔苍的修为长大,因而他的修为,比现在的衔苍还要高。但他的那些修为,都是用来固命的,正如衔苍所说,原本辞吾应由上神养大,吃各方神供,如今吃修为,算是神仙走妖修的路子,粗糙抚养只为续命罢了。

  这么细想来,还真有些惨。

  小魔君瘪了瘪嘴,又拍拍屁股道:“真是的,我好不容易给移来了,他们人呢?又趁我不在,成双成对到花街去了?”

  说罢,他尾巴一拍地,腾空而起,寻起衔苍的味道。

  辞吾深吸口气,淡淡熟悉的味道飘来,他刚要定方向,那抹稀薄的气息就断了。

  “……唔。”

  怎么回事?难道父亲又到什么奇怪的结界中去了吗?

  他睁开眼,别的没看见,只见碧遮山方向妖气弥漫。

  见那妖气如云隆起,张牙舞爪缓缓向王都四溢,小魔君惊叹道:“好家伙,这又是什么奇景?”

  这么盛的妖气,不知道的,以为妖界大军杀到,准备食光人界呢。

  “父亲不会在那里吧?”小魔君烦躁摆尾,托腮沉思片刻,以拳砸手道,“一定在那里!”

  父亲那样的人,就是哪里有“奇景”就往哪里钻。

  还说什么,他是条已修炼万年的成熟龙,实际上不还是跟他一样,碰见什么新鲜事都好奇嘛!

  小魔君拿定方向,驾云向碧遮山飞去。

  王宫迎亲的大臣们到了,假丞相颠三倒四与他们寒暄几句后,颁玉就坐上了凤鸾车。

  衔苍隐去身形缓步跟上,如同一只雪魔,毫不收敛地散发着寒冰之气。

  凡人们瞧不见他,只觉今夜格外寒冷。

  二十三道宫门依次大开,鸾车入内,大臣们散去,那长长的迎亲队伍突然消散不见。

  颁玉知道,他们已经进入了妖的结界。

  眼前粉雾朦胧,待艳雾散去,王宫之景蓦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堆堆白骨山,人骨砌成的高台之上,坐着一只蜘蛛妖。

  她披着一身人皮,露着蜘蛛脑袋,几根细长的蜘蛛腿正托着一颗人头,人手捏着一支朱笔,正细细为那人头上妆。

  那人头细眉细眼,朱唇带笑,观之有几分熟悉,正是江秀丽的长姐江晴茹。

  “来了?”那蜘蛛妖换上人头,一步一披衣,自那人骨高台上走下来,最后一节台阶走下,她已完全是江晴茹的模样。

  半空的结界中,江秀丽已昏过去数次。

  蜘蛛妖推了推自己垂下的发髻,说道:“你别气我,不是我不让这点给你,而是我看那楚皇,寿命也差不多了,要是一味的吸食,不给他休养的时候,很快就会和上一个一样命尽……咱们总要从长计议。现在的楚皇若死了,换一个新的来,姐姐还不一定能抢得先机呢。”

  蜘蛛妖说罢,要近前来挽颁玉的手。

  “所以啊……今晚妹妹可不要像二十年没吃肉一样,要得太狠。”

  蜘蛛妖的手停在了中间,脸上闪过一丝疑惑,立刻警觉起来,十指快速蠕动缠丝,嘴上一并问道:“妹妹?你叫声姐姐来让我听听?”

  衔苍见状,微微一挑手指,一阵微风吹开了颁玉的盖头,露出颁玉一张盈盈带笑的脸。

  颁玉:“你可担不起我这声姐姐。”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仙侠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