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言情 → 苏清婉殷九全无弹窗全文最新章节

苏清婉殷九全无弹窗全文最新章节

月霏晗 著

连载中免费

《我的一个大妖夫君》是作者月霏晗所著一部长篇古言奇幻小说,主角是苏清婉殷九,全文讲述的是:苏清婉女扮男装游玩世间,没想到误闯禁地,惊醒了沉睡千年的大妖殷九,这位爷法力无边又冷心冷情,没人看到他不奉上一声尊称,偏偏他对苏婉清好的令人发指,不过这位爷什么时候喜欢龙阳之好了,殷九大怒,你看清楚,我媳妇才不是男人!

9.8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22

在线阅读

《我的一个大妖夫君》是作者月霏晗所著一部长篇古言奇幻小说,主角是苏清婉殷九,全文讲述的是:苏清婉女扮男装游玩世间,没想到误闯禁地,惊醒了沉睡千年的大妖殷九,这位爷法力无边又冷心冷情,没人看到他不奉上一声尊称,偏偏他对苏婉清好的令人发指,不过这位爷什么时候喜欢龙阳之好了,殷九大怒,你看清楚,我媳妇才不是男人!

免费阅读

  殷九此时却身处梁非的家中。

  墨色的身影几乎与夜色融为了一体。

  殷九与其说是出来查探,更像是信步闲游。

  梁非的家中布置和之前一般无二,书房也没什么发现,殷九发现梁非并没有在家,他肆无忌惮的进入了梁非的卧室搜寻了一圈。

  卧室的布置也和京西小筑一模一样。

  殷九看着一件摆放在桌子上的属于梁灼玉的物品,这里的一切都似乎是京西小筑的原物。倘若鬼君没有带话回来,他一定会觉得,这就是梁灼玉的住宅。而时间还不曾流逝千年。

  指尖挑起珠帘,殷九的神色有着说不出的凝重。殷九环视着屋子。

  梳妆镜前摆放了几盒胭脂水粉,殷九看了看了,那是红牡丹店里面卖的新款。

  梁非在家里有必要用这些东西?

  殷九四处找了找,又发现了女子用的簪花。

  这里还住着别人?一个女人?

  殷九闭目感知了片刻,终于捕捉到了一丝接近溃散的灵气,独属于凤羽笔的灵气。

  到底是谁带着凤羽笔躲藏在这里,看起来应该就在这两天才离开,不然灵气不会溃散。

  殷九陷入了巨大的谜团里面,而此时的苏清婉再次被从睡梦之中吵醒,只是这次,吵醒她罪魁祸首的不是殷九,而是一个冷艳的男人。

  两人大眼瞪小眼了许久,对方才冷漠的问道:“殷九还没回来?”

  苏清婉有几分疑惑,殷九不该在房间里睡觉吗?

  “我不知道他在哪儿。”苏清婉看面相就知道对方不是个好惹的人物,然而殷九去哪儿,与她无关。

  “你是他的人,怎么连他去哪儿都不知道?”对方眼中有着明显的不满与质疑,“对待客人你就是这种态度吗?殷九是怎么教你礼数的?”

  “咦?鬼君?”

  “娘唉,鬼君!”

  “夭寿啦,是鬼君!”

  三道不同的声音在苏清婉耳边炸裂,却都一语道明了来者的身份——执掌生死的轮回楼鬼君。

  苏清婉重新审视了了一遍来人,她揉了揉眉心:“是我今日心情不好,我的个人言行和殷九没关系。还有,我不是他的人,没义务知道他去哪儿。”

  说来说去,殷九也不是一个遵守礼数的妖。

  苏清婉并不想去招惹鬼君,鬼君却不肯放她走。

  白皙的过了头的一只手搭在了苏清婉的手臂上,下一刻,鬼君就挡住了苏清婉的去路。

  苏清婉疼得皱了皱眉。

  “不许欺负清清啊!”

  两个小童子嘤嘤嘤地跑过来跳到了这只手上,明明怕的都哭了起来,却努力想掰开鬼君的手。

  鬼君一愣。

  他什么时候欺负人了?

  “我来找殷九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说,让他出来见我。”鬼君有心想解释,生冷的语气倒像威胁。

  白鹿劝道:“鬼君,苏小哥是个人类啊,您快放手。”

  “呦,这院里可真热闹。”殷九欠扁的语调响起,“这不是我们高冷的鬼君大人嘛,怎么,轮回楼放假了吗?您有时间跑到我这乐斋里耍威风了?”

  两个小童子少见的没有嫌弃殷九。

  救星回来了。

  “千年不见,你这欠揍的性子也没变。”鬼君放开了苏清婉,转头看着倚在栏杆处的殷九。

  “千年不见,您这张冰块儿脸也没变。”殷九不甘落后的嘲讽,他双手拢在袖中走到了苏清婉面前。

  白鹿眉头抽了抽,老不死护短的脾气又上来了。

  殷九斜睨着鬼君道:“多少年了,你还穿着这做旧款式的衣服?你是不是一直没换过衣服?”

  鬼君暴躁的开口:“滚!”

  殷九不搭理鬼君,他掀开苏清婉的衣袖,看着有几分红肿的手臂微蹙了一下眉:“大晚上不睡觉?”

  苏清婉手臂突然有点凉凉的感觉,低头,殷九正拿着不知名的药水涂抹在她的手臂上。

  “他叫我。”苏清婉道。

  “他叫你你就出来?你傻啊!”殷九轻啧。

  苏清婉望着鬼君,又看看殷九。

  要不是知道恶徒无法进入乐斋,她才不出来。

  鬼君面瘫着脸表示疑惑:“她不应该等你回来再睡?”

  殷九道:“她为什么要等我回来才能睡?”

  “她不是你的女人吗?不该等着你?”就算世道在变,夫为妻纲的礼数应该还没变啊,哪有丈夫不回来,妻子倒是先休息的。鬼君如是想着。

  苏清婉:“……”

  这一瞬她觉得鬼君确实是和殷九同流合污。

  说出来的话都容易让人想动手。

  即使鬼君是第一个深信她是个女人的人。

  鬼君丝毫没意识到自己惹怒了苏清婉,他自认自己这话说得理直气壮。

  穿的殷九从冬娘衣坊买来的衣服,住着殷九的乐斋,区区人类吵醒了殷九竟然还能活蹦乱跳到现在,不是和殷九有一腿,又是什么?

  何况殷九还给她点了朱砂。

  苏清婉左手按住自己的右手。

  冷静,殷九她打不过,鬼君她也打不过。

  白鹿很有眼色的带着苏清婉走了。

  殷九围着鬼君绕了一圈,啧啧称奇:“你到底是怎么活到现在还没被人弄死的?”

  是靠你的耿直吗?

  还是靠着一张只要开口说话就能毒死对方的嘴?

  “因为我死不了。”鬼君话锋一转,平静的双眸隐约有了一丝恼火,“婉梨的身体状况你会不知道?你做什么一定要让她替你跑一趟。”

  “她身体不好是我的错了?”殷九也没好气,“坏了她的姻缘,这些年来她过得如何你会不清楚?她强颜欢笑,不就是图个让你心安。宁拆一座庙,不破一桩亲,有你这么当哥哥的吗?”

  “人和妖怎么可能在一起?”鬼君不认为自己错了,“何况现在这状况是因为那人之前自己找我做的交易,他自己都不来守着婉梨。”

  “要么他完成交易。除此不会有第二条路。再者说,言而无信,我凭什么把婉梨交给他?”

  “鬼话连篇。”殷九唾弃,“别告诉我你不知道人妖殊途不过是天帝那些神仙特意弄出来的破规矩。之前他们插手,眼下他们魂魄早都消散了!如今这世上,除了老子,谁还有资格管事?”

  “老子看起来像是有闲心去管谈情说爱的破烂事儿的妖吗?”殷九摸了摸自己的脸。

  他的脸上也没写着此妖爱多管闲事几个大字啊。

  鬼君道:“我不想让梁灼玉的事重演。”

  殷九对鬼君投以同情的视线:“是你傻还是你蠢?婉梨天生混沌之体,别说一个人类了,就算是天帝那货还活着,都不可能让她怀孕的好吗?”

  鬼君一愣。

  你这么编排已故天帝,小心天帝的残念找上门。

  “你要是有本事让婉梨怀孕,让我叫你爷爷都成!”殷九继续捅着刀子,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鬼君盯着殷九看:“我不想有你这样的孙子。”

  殷九突然手痒,得胖揍鬼君一顿才能好。

  “婉梨让我帮你查查梁灼玉。”鬼君绕开这个死亡话题,“梁灼玉的确投胎了,却不是梁非。此外,他的一个弟子早该死了,却一直没投胎。”

  这倒是个新发现。

  殷九问道:“谁?”

  “一个女人,叫赵莺歌。”鬼君道,“她的魂魄不在轮回楼,你若是不问,我甚至发现不了她未投胎。”

  能瞒住鬼差不可怕,瞒过他的眼睛,才是最大的麻烦。可是一个人类,哪来这么大本事?

  殷九眯起眼:“我想我应该知道这些年,她在哪儿。”

  第二天,苏清婉做完早饭就被季景云送回了无方学堂,照惯例去上了两节课,而后随着钱嘉仁去了戏园子接着观摩脸谱的画法。

  班主今日有些心不在焉。

  梁非约好了要来给他镇场子,可现在戏要开始了,梁非别说人影了,连句话都没带来。

  班主派人去西城梨园问,那边也不知道梁非的下落。如今是两波人都在四处找着梁非。

  人该找就要找,戏却不能说罢演就罢演,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人气,这一罢戏,就功亏一篑了。

  钱嘉仁主动提出要去找人,作为钱嘉仁好友的苏清婉也被抓了壮丁。

  钱嘉仁走在街道上,激动的抓着苏清婉的手臂,他道:“清婉,我看到梁公子了!”

  苏清婉昨天的伤还没好利索,只是听到这消息,顾不得自己的疼痛,就抬了头。

  梁非穿着一身不起眼的青衣混迹在人群里,他好像怕被人认出来,头有些低,走路速度又快,此时梁非好像发现了有人偷窥,正停了脚步。

  苏清婉一开始以为梁非是看到了他们,很快她就发现并不是如此。

  梁非在害怕。

  然后苏清婉从人群中一扫,一眼就看到了,街道转角处的小茶棚,殷九揣袖坐于其中。

  无他,殷九一身红袍,过于显眼。

  苏清婉轻喃:“这才见了第二次,何至于害怕至此。”

  若不是心里有鬼,谁会这样?

  其实梁非今天已经和殷九见了许多次了。

  他似乎永远都逃不出这个男人的视线范围,无论他走到哪里,殷九都会一次次找到他。

  这是一个可怕的事实。

  包括昨夜他本想着离开九州皇城,却被鬼打墙。他所走的路,最后都会通向他的住宅。

  殷九看着梁非走到自己面前:“我以为你想多玩一会儿。小孩子玩心都重,可以理解。”

  “难道不是您在玩我吗?”梁非苦笑,“我不走了。”

  殷九起身,在桌子上丢下茶水钱,尽管他根本就没喝小老板送过来的粗茶:“梁非,若不是你用了灼玉的脸,我早就一脚踹死你了。你最好是给我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不然,我会更生气。”

  殷九笑着,却一脸森寒。

  梁非叹气:“好。”

  “换个地方说话吧。”殷九对梁非的态度还是比较满意的,“你跟我来。”

  在远处的苏清婉看来,殷九只是熟络的和梁非说了些什么,就搭上梁非的肩膀走了。

  “那个不是你认识的人吗?他好像和梁公子很熟。”钱嘉仁显然认出了殷九,“这两人要去哪儿?”

  苏清婉无法否认:“或许这两人相见恨晚,我这位朋友,对于听戏,很是有一番见解。”

  这也不算她说瞎话。

  苏清婉不确定殷九想做什么?倘若是她的故友被人这样利用,她肯定不会轻易放过对方。

  然而苏清婉个人并不存在于那段往事,她与梁非共过事,她单纯的觉得梁非并不是个恶人。

  况且,戏园子这边要是少了梁非,无异于天塌。

  钱嘉仁道:“哎?人怎么没了?跑这么快?”

  “我去那边找找,你去对岸看一看。”苏清婉故意指着一个相反的反向将钱嘉仁哄骗过去。

  苏清婉抬步要去找殷九,她不经意看到街对面有人看着她。一位十三四岁的少女,穿着一身素静的白色百蝶襦裙,怀中还抱着一只黑猫。

  贵气十足,也傲气十足。

  只是衣服的款式与周围人有些格格不入。

  苏清婉眼熟这种款式,是因为殷九刚给她穿过。

  就在去找梁灼玉的时候。

  苏清婉心中隐隐有些不安,她想快点儿找到殷九。

  一位叫卖着糖葫芦的小贩从她身边路过,一不小心将糖粘在了她的身上,苏清婉弄掉了糖渣,正想赶紧走,少女已经站在了她的身前。

  小姑娘笑容清雅,如一枝梨花般,她双唇红润,一双眼睛就这么盯着苏清婉:“你可以帮我吗?”

  帮?帮什么?

  苏清婉满腹疑惑,她看到了地上的影子,小姑娘依旧是小姑娘,而她怀里的,是一只庞大的怪物。也就是在这时,苏清婉发现自己的视野黑暗了。

  她无法发出声音,无法自由行动。

  两柱香的时间之后,苏清婉被带进了一处荒废的宅院,黑猫走在最前面,小姑娘带着她。

  木门吱呀一声被人从里面打开。

  苏清婉看到了一个熟人。

  这是她在乐斋碰到过好几次的鹦鹉精姑娘。

  鹦鹉精也没想到苏清婉会被抓来,她似乎很是害怕白衣小姑娘,连话都不敢和苏清婉说。

  看起来鹦鹉精也不是自愿来这里的。

  “小小姐,您坐。”鹦鹉精搬来了一个矮木凳,木凳已经被擦得一尘不染,甚至铺上了小垫子。

  小姑娘依旧满脸嫌弃的坐下去,等着鹦鹉精端茶倒水伺候着,黑猫趴在她脚下,盯着苏清婉。

  苏清婉大约能够猜想道自己的价值。

  这小姑娘能让妖怪畏惧,定然不是常人,怕是殷九结得前因,却要她承受这个苦果。

  小姑娘似乎想用她来和殷九谈判。

  一阵诡异的狂风伴随着夜幕降临在此处,苏清婉眼前一片黑,耳边的风声里还夹杂了怪异的笑。

  鹦鹉精吓得抱头躲在角落里。

  黑猫瞪着碧瞳磨着爪子看着木门的方向。

  来者不善。

  苏清婉两眼一抹黑,偏偏此时传来木门被撞击的声音,一下又一下,所有的感官集中到了听觉上面,苏清婉心里怕得很,却苦于不能动。

  鹦鹉精碎叨叨的祈祷着风波赶快过去。

  木门到底承受不住撞击,四散的裂开飞落在屋内。

  苏清婉侥幸没有被碎块砸中,强大的气流却扑面而来,一个要将她吹到,一个死死地定住她。

  黑猫凄厉的叫声令人毛骨悚然。

  月色终于破开黑云落在屋内,苏清婉忽然就能看到了。

  黑猫和不知名的敌人撕打在一起,小姑娘安安稳稳的坐在矮木凳上看着,仿佛看不到眼前的混乱。月光,恬静的小姑娘,一幅岁月静好的假象。

  东西碎裂的声音一声接一声,苏清婉即使看不到黑雾里面的景象,也知道这宅子里的东西毁了不少。狂风终于携着黑雾袭向了小姑娘。

  小姑娘终于不再旁观。

  一条不知道打哪里来的红色长鞭被她握在手中,足有一米半长,长鞭上有许多尖锐的倒刺,小姑娘每走一步,倒刺就多出来一些。

  素雅的小姑娘,妖冶的红色长鞭。

  苏清婉亲眼看到小姑娘路过她身旁时,那眼底森冷的寒芒。小姑娘红润的唇勾起好看的弧度,那是与殷九相似的笑容,却远比殷九骇人。

  小姑娘挥舞着长鞭,长鞭搅动着黑雾,破开了狂风,期间夹杂着陌生却凄厉的惨叫声。

  苏清婉紧张的手都出了冷汗。

  许多次她都能感受到那黑雾从她身边飘过,长鞭带动的气流甚至切断了她的一缕头发,似乎下一秒,不知哪一个就要取了她的命。

  苏清婉这才明白殷九所谓的为时过早是什么意思,她见到的,听到的,都是妖界美好的一面。倘若面对真正的妖界,她现在的实力还不够。

  鹦鹉精偷偷来到苏清婉腿边,她想将苏清婉带离危险的区域:“我……我会救你的。”

  苏清婉能感受到鹦鹉精的害怕,然而这种看似不自量力的话语,让苏清婉感到了暖心。

  小姑娘似乎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放松了对苏清婉的禁锢,让苏清婉能够顺利地躲起来。

  苏清婉这边还没来得及,黑雾就追了上来,大有不死不休的架势。

  鹦鹉精吓得想跑,又看到了苏清婉,她跺跺脚,用自己微弱的妖力帮苏清婉挡住了一击,成功将黑雾的目标换成了自己。

  苏清婉挣扎着想去将陷入黑雾之中的鹦鹉精拉出来,然而她挣脱不了小姑娘施加在她身上的禁锢,每一个骨节都在诉说着疼痛,但是苏清婉不顾。

  想要做什么,就一定要做到。

  这是苏清婉两辈子加起来的信念。

  纵然是以卵冲石。

  可惜苏清婉依旧只能看到黑雾笼罩了鹦鹉精,直至再也看不到鹦鹉精的一根发丝,耳边是黑雾肆无忌惮的嘲笑,笑着鹦鹉精的不自量力。

  不要!不要死!

  苏清婉内心尖叫。

  一道被银白的寒光包裹的红色光影陡然而至。

  黑雾被分开,惨叫着退却。

  小姑娘的红色长鞭正好落在鹦鹉精的面前,一排排整齐的倒刺依旧寒光闪闪。

  鹦鹉精吓得瘫在地上,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她激动的几乎要哭出来,自己还活着。

  狂风随着黑雾一起散去,阴森的声音也消失不见。

  小姑娘瞥着鹦鹉精:“这么弱。”

  鹦鹉精看着趾高气昂的小姑娘,眼中没了惧怕,都是真挚的谢意:“谢谢,多谢你救了我。”

  小姑娘一甩头,留给鹦鹉精一个高冷的背影。

  黑猫跳到了小姑娘身上,蹭着小姑娘的手心,小姑娘刚才还凶狠的眼神此刻温柔的不得了。

  苏清婉惊奇的看着这场景。

  倏而,黑暗又一次降临。

  小姑娘缓和下来的神色霎时冷凝起来。

  黑猫也弓起身体,炸了一身的毛。

  没有意料之中的危险,月光很快重新洒落。

  苏清婉抬眸,只见月光下一个穿着黑袍的年轻男人单手拖着一头遍体鳞伤的妖怪缓缓而来。

  殷九看清楚了屋子里的状况,笑得痞气:“呦呵,你们几个小姑娘聚在一起降妖除魔呢?”

  “殷九。”苏清婉听到了小姑娘咬牙切齿的声音。

  苏清婉还没回过神来,小姑娘就已经将长鞭勾在了她的腰上,只需一个用力,就能将人拦腰勒断。

  殷九把妖怪顺手扔到了一边,他侧着头,问:“尊老爱幼,这些年你先生教的规矩你都忘了?”

  小姑娘愤愤的喊道:“我先生早就仙逝了!”

  殷九一点头:“的确。”

  如此反应让小姑娘愣住了,紧接着她心中就升腾起来无边际的怒意:“你这么厉害,你为什么不救他!你是他最亲近的朋友,为什么不救他!”

  “关于灼玉的死,我只能说一句抱歉。”殷九要淡定多了,“你接受不了,我也能理解你。只是用无辜的人做诱饵,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梁灼玉?

  苏清婉确定她不曾在小世界见过这位小姑娘,那么这很有可能就是梁灼玉的另一个弟子,之前季景云也曾在闲谈时提起过的霓裳。

  小姑娘道:“你不一直在先生面前说我手段残忍?”

  “论起这一点,你在我面前还不够格。”殷九笑容多了一份慈爱,“你如今也算不上手段残忍,风家的小公主,捉妖师一脉首屈一指的天才,从前你是让各路妖魔闻风丧胆,现在却被这种上不了台面的东西欺压。你到不怕把你祖宗给气活了。”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