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古言 → 苏曦寒若尘全文最新章节

苏曦寒若尘全文最新章节

花花雨 著

连载中免费

《被迫营业的苏王妃》是作者花花雨所著一部爆笑古代言情小说,主角是苏曦寒若尘,全文讲述的是:苏曦第一次见到寒若尘的时候,就被他的外表迷惑,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苏曦果断的朝寒若尘表白,热情大胆让他成功记住了她,后来呀,苏曦看着寒若尘带兵出征,连红薯干都吃不到的时候,怒而赚到大把军饷,给加餐!

11.9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22

在线阅读

《被迫营业的苏王妃》是作者花花雨所著一部爆笑古代言情小说,主角是苏曦寒若尘,全文讲述的是:苏曦第一次见到寒若尘的时候,就被他的外表迷惑,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苏曦果断的朝寒若尘表白,热情大胆让他成功记住了她,后来呀,苏曦看着寒若尘带兵出征,连红薯干都吃不到的时候,怒而赚到大把军饷,给加餐!

免费阅读

  马车咕噜,咕噜声。起起伏伏,颠簸的让麻袋套着的苏曦缓缓挣开眼。一片漆黑感觉她在一个袋子里,挣扎了几圈都没有挣开。

  那触手的感觉是麻袋的粗糙,还有点扎手。

  她这被敲迷糊的脑袋回神,她怎么忘记她被人给绑了,还是在地牢里被人给绑了。

  “来人,快来人,哪个王八羔子把本公子绑了,快给我松绑,,,,”

  苏曦在麻袋里挣不开就在里面滚来滚去,大叫着,用脚踹着马车。

  那力气大的车架摇摇晃晃,本来不好走的山路再加上苏曦这时不时一踹,让赶车的车夫“吁,”把马车停下来。

  掀开车帘对里面吼了句:“你找死啊,吃饱了没事干,踹马车,”手上的马鞭抽到麻袋上,隔着麻袋的一鞭,抽的苏曦安静了下来。

  见麻袋里安静了下来,车夫开始驾,驾的赶着马车。

  麻袋里的苏曦忍着怒火,闭着嘴巴免得她大叫又埃一鞭子。

  心里嘀咕着:“女子不跟小人计较,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我忍,我忍,我忍,”

  就这样两个字让苏曦坚持,抵抗了马车的颠簸,麻袋的粗糙,昏昏迷迷的等到了马车停下。

  也让她昏迷的脑袋,听到外面的杂乱声,有小孩的笑声,有男子的吼叫声,也有那骂人声,更渗人的是那种女子哭泣声,一种绝望的声音。

  还没有等她注意倾听女子因为什么而哭泣,就感觉套着自己的那个麻袋已经被人拉扯,还有人说了句:“打开。”

  麻袋被打开,苏曦眼睛终于重见天日。映入眼帘的两个男子,一高一瘦。麻袋旁站着几个凶残魁梧的男子,那感觉就像小说,电视里坏人的模样装扮。

  “我们又见面了。”

  瘦小,清秀男子的话拉回了苏曦脑海里那坏人模样。

  苏曦也看到了那个请它吃包子的男子,那脸上的疤痕是很难忘记。

  尤其眼里那抹炙热以及看到了猎物兴奋跟上次一样让人生恶。

  苏曦扬起头,好声好气的问道,“是你们抓我来的,不知有何指教。”

  “看你在镇上吃不饱,特意请你来山上做客。”

  男子粗矿声音说出的话,苏曦想一脚踹过去。看到对方那么多人,忍住了,嘴角笑嘻嘻说道:“公子,这请我做客也不用绑的吧。”

  “也不是绑,就是出了一点钱,从那些人手上把你救回来的。这山路不好走,只能这样委屈你了。”

  苏曦心里两只拳头止不住冲着男子挥过去,娘的这话跟诱拐失散的小孩,为了她好。可惜对方是个凶残恶劣的山贼。

  “哟,大哥从哪里拐来了一个俊秀的公子哥,这脸蛋,这身段,,,”

  一个阴柔邪魅的男子从寨里面慢悠悠,一步一摆的挥着手绢出来,凤眼上扬,忽视那性别,让苏曦觉得这会是个绝色美女,但也不防她见证了真正的娘娘腔。

  “三弟,这是从哪个狐狸窝出来了,以为没有半个月都出不来,,”

  “怎么可能,这不是因为大哥回来,怎么也要见见面。”

  阴柔男子讨好朝着他大哥说道:“大哥,这个公子哥你让给我呗,好久没有见到这么俊的公子了。”手里的手帕也是一挥一挥,跟个怡红院的一样。

  “三弟房子里的玩腻了,要不让人给你送几个,这个大哥就先留着了。”

  “既然大哥都这样说了,小弟也不夺人所好。”

  苏曦在两人话里听到了“内乱”讯息。

  阴柔男子一张脸在苏曦眼里放大,吓的苏曦连退几步。他什么时候凑的这么近,近的差点自己手挥了出去。

  “哎,我长的有这么吓人。”

  “你不会好我大哥这号的吧,都什么眼光,想我这柔美身段,这气场怎么就降不住人呢!”男子疑惑的眼神在苏曦身上停留再到自己身上。

  唉声叹气的慢悠悠走开了,那来无影去无踪的身形看的苏曦再想她进了个什么样的狼窝。

  还有刚刚那人说的话咋那么不对味,她是个公子哥,不是姑娘家。

  不会被人发现她是姑娘家了吧。

  “把这位公子好生安顿,不要让人去他面前乱搅舌头,也要注意三当家那里。”

  “是,大哥。”

  苏曦看人要走,留两个门神看着她,急忙问道:“哎,别走,还没问你叫啥呢!还有这里是什么地方,要生要死总的给个说法。”

  怎么也得打探出这是什么山沟里,还有这些人又是什么人。

  刚刚在外面看到了她处的地方,木屋结构,一间间埃在一起。还能看到一队队巡逻走来走去,规范整齐,有点像看到一个军营的气场。

  可是他们的装扮又不像,就像是藏在哪个山上的山寨。

  “我叫韩九,人称九爷,至于这地方吗?峰回寨。”

  “你说的什么要生要死这话,我想我还没那么残忍,你可是我第一个带回寨里的人。”

  “哦”苏曦应了声。

  “对了,你可不要抱着逃跑的心里,不然会很难看的。”

  韩九说完又指向一个擂台上:“看到没,那个就是逃跑的下场。”

  苏曦顺着韩九指的方向看去,擂台上被吊了一个女子,那浑身上下只剩几块布条遮身,身上的鞭痕更是触目惊心,血液已被凝固,旁边的人还朝女子身上冲水。

  “啊,,,,你们杀了我吧!”

  女子被那水冲的,全身颤抖止不住大叫,很容易让苏曦联想到那水是盐水,可以刺激伤口增加疼痛感。

  “怎么样,是不是很恐怖,那还不是最恐怖的,我们还有更恐怖的是直接打断她的腿,让她一辈子也走不出这个山寨,,”

  韩九那轻描淡写的话,让苏曦离这人远远的,因为这人最让人不清楚他下一步会做什么。

  苏曦干笑了句:“我怎么可能逃跑,山上吃的饱还有地方住,而且环境空气又好,这想都不敢想呢!”

  “能听到你说这样的话,我就放心了,你是个聪明人,绝对不会让我看到你挂在那里的样子,,,”

  “是,是,是”

  苏曦嘴上不停地附和,心里却已经骂了几百遍了。

  夜幕降临,木梓山的夜晚没有那么安静,还能听到一些碰杯,男子说话吆喝以及鸟鸣声。

  峰回寨西边的一间小房里,苏曦从关进这间屋子,就在等待夜晚的到来。躺在床上的她翻来覆去极不安稳,眼睛直盯门口,就怕有人冲进屋里对她动手动脚。

  等到日上三更,门口的两个门神靠在一旁柱子上呼噜,呼噜的声音传进来,苏曦从床上跑了下来。

  从缝隙里看向门外,那看守的俩人已经睡着。回到房间轻声叫了句:“夜一,,”

  “苏姑娘。”夜一的声音出现在苏曦背后吓的苏曦跳了起来。

  转身轻怒:“你出来能不能在我前面,这大晚上从背后说话有点恐怖。”

  夜一摸了摸头,应了声,从这几天相处,他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苏姑娘说什么都对,不可以反驳。

  “夜一,有没有在寨子里打听些出什么。”

  “我在寨子里转了一圈没有见到关押顾熠文的地牢,倒是听到了一些小道消息。”

  苏曦看回他,等着他接下来的话。

  “听说峰回寨的寨主喜好男风,尤其三当家更是男女不忌。有的说三当家看上了寨主身边那个少年,要了几次都不给,还有的说三当家早就对寨主不满,想取而代之,,”

  “等等,夜一你让我捋一捋。那个峰回寨的寨主是韩九,那个三弟就是你说的三当家。”

  苏曦心里咯噔一下,她终于想起来有什么不对了。等夜一点了头,哐当站了起来,娘的她这是被人当小倌了。

  “我去,难怪我说怎么感觉韩九那说话语气,还有那阴柔男子的态度有点不对味,原来人家好的就是这口。”

  苏曦这想明白,更是不安。你说她要是让夜一带她走,她又不甘。若尘他们想尽办法要混进来,她这得来全不费功夫,光明正大的进入敌人阵地,就这么离去还真的有点不甘心。

  思前顾后的想了一圈,郑重的对夜一拜托:“夜一,我打算找到熠文表哥的下落,再做打算。你可的盯紧了,一有不对立马现身,我这条命跟清白可就交到你手里了。”

  苏曦的郑重声明,夜一感觉他好像接了个时刻要保持警惕的活,虽然做暗卫的护主也有眯会的时候,要是自己的主人要作死,他这心是悬挂在刀架上,随时准备被王爷扒皮。

  没有得到回应,苏曦拍了下夜一肩膀:“夜一,怎么感觉你在想其他的,不会是打算弃我而逃。”

  “怎么会,苏姑娘叫我往东我怎敢往西,主子交代了要保护你,夜一一定会完成任务。”

  夜一的保证让苏曦松了口气,往床上躺了上去,她可以睡个安心觉,今天这一出感觉在云里雾里走了一圈。

  翌日凌晨,门外一阵吵闹声让苏曦睁开眼,还在云里雾里的她起床气严重,当看到那陌生的床帘以及听到女子的哭泣声,慢慢恢复了理智,这里是山寨,没有人会包容她的起床气,她怎么有点想若尘了。

  欲哭无泪的她起床打开门迎接两个门神的笑脸,吓得苏曦又关上门。

  门外两个山贼彼此看了一下,难道他们有什么不对,早上被则宁那小子吩咐,说要对新来的客人以礼相待,笑脸相迎。

  怎么这屋里的小公子,看到他们的笑脸还吓到了,不会去大当家那里告状,把他两人打一顿吧。

  还没有等他们想敲门解释,苏曦打开门,冲着他俩笑了一脸。

  刚刚这俩人那笑容让她感觉到她要完的讯息,给了对方一个笑脸,拉近关系好打听,“你们俩个这是在等我,,”

  俩人被苏曦那笑容,看愣了,他们还没有见到这么好看的公子哥。

  喀,喀。苏曦忍住咳嗽了声,让俩人回了神。

  “不是,公子,我们大当家说了,以后寨子里我们俩个就跟着你。”

  “我知道了,现在本少爷我想出去转转可以吧!”

  苏曦踏出房门,环视了一圈,峰回寨有上百间屋子,背靠青山,西边一片片土地上有人蹲着身体在耕作。

  等看到一处房子前,那站立的几个守卫让苏曦多停留了几秒,会不会那就是关押熠文表哥的地方。

  “可以,可以,公子想去哪都可以。”

  苏曦抬头看了擂台上,昨天悬挂在那的女子已不见,随意问了句:“我记得来的时候,上面有个女子,今天怎么不见了。”

  “她啊,受不了咬舌自尽了。”门卫甲瞟了下擂台,自然而然回了句。

  倒是门卫丙语气不满:“那种人活该,谁叫她不安分,寨子里那么好,还想逃。”

  苏曦不表示评论,听完留个心眼,门卫丙这人心肠一定很坏。

  “哟,这是哪的小公子,我怎么没有见过。”

  苏曦回头看到了一个女子,那是个心狠手辣的女子,因为那双眼平淡无奇,颧骨突出,倒三角脸型。

  “二当家。”

  “二当家,这位公子是大当家带回来的。”

  “九爷啊,还真是稀奇,我看看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在苏曦思考对方该怎么打招呼,对方已经掐着她的下巴,在她脸上打量了一圈,那女子的手劲以及纤长的指甲掐的苏曦生疼。

  藏在暗处的夜一打算现身救人,看到不远处韩九一掌朝女子打了过去,致使女子松开了手。

  “紫魅,我的人你也敢动手。”韩九说完又朝女子拍了一拳。

  那轻绵绵的一拍,运用了以刚克柔的力度,在武力上没有韩九厉害的紫魅退了几步。

  “九爷,我这不是帮你验身嘛,免得他受不了你跟了我,那我们峰回寨岂不是又多了一具尸体。”

  紫魅娇滴滴的声音带着诱惑,让心智不稳的人脸红耳热看向她,那跟看自己心爱的女人一样。

  苏曦因为是女子身,那丝诱惑对她没用,有了这一出,苏曦更是要远离这女子。

  “九爷,紫魅,你们这是在等我。”

  突然一声温柔如水的声音给这情迷的氛围嘀了一层冰,瞬间让那些被紫魅诱惑的人清醒过来。

  温柔似水的声音,这又是哪路的贤惠美女。可是看到真人的时候,苏曦心里默默的沉默下来。

  对方一脸的笑容让她以为看到了枫表哥,去除样貌来看,两人对人的相处模式简直神同步。

  一样的假笑,温文和煦。

  紫魅对着男子抛了个媚眼:“则宁,想死我了,,”

  则宁笑了笑:“紫魅,你这一套哪次对我有用过,,”

  “无趣,则宁,你就不能配合下,,”

  则宁好笑的摇了摇头,看向苏曦,那眼里的趣味一闪而过。

  上前对苏曦两旁的门神:“交代你两个对客人要以礼相待,笑脸相迎,看来做的不错。”

  那两个门卫突然被则宁夸,不好意思笑了笑。

  苏曦一脸好奇的眼神看向则宁,这人在几个当家面前平静无波,反而气势压过了其他两个当家。

  “这位公子怎么称呼,昨天在山寨睡的还习惯吧。”

  突然温柔的关心,苏曦呵呵的干笑,“我姓苏名七,只是我这是被人绑上山,所以,,,”男子问的不是废话不,习惯,去它鬼的习惯。

  一晚上有点动静,她立马醒来,她现在能沉静的站在这被几人打量,已经在心里给了自己点了几个赞。

  则宁知道苏曦后面的意思,没有接话,反而冲向韩九:“没想到你还有这癖好。”

  “你来是有什么事,不都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韩九神情冷静,则宁的话,他根本就没听。

  眼光始终在苏曦身上,一晚上没见,他带来的人没有颓废,反而身上沉静,是被昨天那场面吓到了。

  “我今天一来就听到九爷带来了一个公子哥,实在是小弟好奇多留了点时间。”

  韩九看着他这个军师,那可是他合作的人,但是有时候看不懂,既然看不懂,脸色总会看吧。

  眼神在则宁身上停留里几秒,那犀利的眼神透露出话不说就可以散场了,那么多废话。

  “有事跟你说,我们边走边谈,”

  “哎,对了,你跟我谈,你这小公子就这么晾着。”

  则宁跟韩九走了几步又回头指了指苏曦。

  韩九给了他个白眼,有些话要适可而止。

  紫魅也悠哉的跟在后头离去。

  留下的苏曦松了口气,他娘的被这几人看着简直是一种罪,总感觉自己是刀板上的肉,随时等着被切。

  “哎,刚刚那比女人还温柔的人是,,,”

  “公子,你问的是我们,,”门卫甲指了指自己。

  苏曦一个白眼,这里就他们三个,不问他们问睡。

  “公子,我们不叫哎,我们有名字,他叫大头,我叫大牛。”

  “大牛,大头,是吧。我知道了,现在可以告诉我那个人是谁了吧!”

  苏曦心里的小人连掐了几把,这两门神还真的是奇葩,奇葩的想笑。

  “他是我们峰回寨的门客,则宁公子。”

  苏曦等了半天就这一句,“没了”

  “对啊,我们就知道这么多,大当家吩咐过,则宁公子在山寨跟他平起平坐。”

  苏曦点了点头,跟一个寨主平起平坐,不会是韩九的老相好。

  在峰回寨里转了一圈,见识到了这个山寨的森严。只要一碰到有站岗的房间,就会被轰回来。

  “这里面是什么地方,怎么我不可以进去。”

  苏曦已经被拒绝了两次,在一间房子不依不饶,质问两个站岗。

  “公子,九爷吩咐没有他的命令不能让人随意进入房间。”

  大头在一旁拉扯苏曦,好心的奉劝,小公子怎么喜欢往这些关押犯人的地方走。

  “是啊,公子,这个我们不能随便进的,,”

  “为什么不能进,韩九不是说让我在寨子里转,那个不准,这个不准,那还有什么可转的,你们家九爷的意思不会是让我去田地里转悠。”

  苏曦发挥了一哭二闹三叫的本事,誓要吵得韩九出来不可。

  她也是想看看这里面到底是什么,怎么她都这么大声,屋子里都不出来人。

  但是她明明听到有咳嗽声,还有说话声。

  “苏七,你在做什么,”

  韩九还就真的被苏曦的声音给吸引了过来,后面已经没有则宁,反而跟了那个娘娘腔的三当家。

  一身红,涂着胭脂水粉,那血红的唇色,苏曦是欣赏不来。

  “苏七,问你话。”

  韩九看苏曦眼神停在三弟身上,话不回答,不由得加重声音。

  心里有点警醒,不会苏七看上三弟了。

  “哦,九爷,这门口两位大哥不让我进这房间,说是没有你的命令不可以进入。”

  苏曦收回了视线,韩九的语气有点重,不会自己惹到他了。

  “你想进去,”韩九的目光从门口移到苏曦面前。

  苏曦被看的毫不犹豫的点点头,怎么感觉韩九的眼神有点邪恶。

  “既然你想看,也不是不可以,你可得做好准备。”

  “苏七,等下吓到了哥哥的怀抱随时欢迎你投入。”

  那三当家一脸的趣味,让苏曦止踌躇不定,这是要进去还是不进去,这两人的话露出不是一般的恐怖。

  “三弟,说话还是要有分寸。”

  韩九一个眼神扫过三当家,配上脸上那道疤痕让三当家打了个寒蝉。

  “大哥的吩咐,小弟一定听从。”

  苏曦想了想再恐怖有生化危机的电影恐怖,“九爷,这我进去看一眼,”

  韩九示意两人打开门。

  苏曦朝里望了望,房间里干净整齐,没有见到什么,再抬头看到的场景给呆了一下。

  不自觉的退后了几步,也不知是谁给了苏曦一推。让她往前走了几步,进入了房间里。

  房间里悬挂的几具尸体晃来晃去,也不知道是死是活,身上的鞭痕触目惊心,有些伤口已经化脓。

  房间靠左一排排刑具,还有一个火炉的火还再持续烧着,上面架了了几根铁棍,烙铁。

  苏曦组织了语言,一字一字:“他们是死的还是活。”

  刚开始她抬头那一下被吓得,以为看到了几具吊死鬼,可是后面看到那身高,那样貌不像是女子,身上的衣服明显是禁卫军穿的衣服。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