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古言 → 问鼎春秋郁生大结局全文最新章节

问鼎春秋郁生大结局全文最新章节

霜红半山枫 著

连载中免费

穿越战国小说《问鼎春秋》正在火热连载中,该小说由作者霜红半山枫倾心创作,主角是郁生,全文讲述的是:老子成道,夫子立儒,孙武演兵宫闱,百家即将争鸣。六卿乱晋,三桓专鲁,田氏即将代齐,无数英雄竞上游,穿越者郁生也处于这种局面下,偏偏他可以用一乘之国去决定天下走向!

26.5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22

在线阅读

穿越战国小说《问鼎春秋》正在火热连载中,该小说由作者霜红半山枫倾心创作,主角是郁生,全文讲述的是:老子成道,夫子立儒,孙武演兵宫闱,百家即将争鸣。六卿乱晋,三桓专鲁,田氏即将代齐,无数英雄竞上游,穿越者郁生也处于这种局面下,偏偏他可以用一乘之国去决定天下走向!

免费阅读

  郁邑南坡,公田之侧,十几名王师徒卒挺着自己的胸膛,在无数人的注视下,屹立不动。

  计叟静静地拿着墨、规等物,这几天,对于郁生和太公的斗法,他一直没有插手,倒不是他不屑于这种口舌之争,但毕竟所有的话都得有个头,最终能决定郁生能否能在郁邑落足的,不是他是不是能辩倒太公,而是究竟能够做些什么。

  所以他并无一言出,君子在路途上说的很对,变法一事,他穷尽上半辈子编写的五卷,不过只能算是大纲,想要成事,各条法案都还需要落实。

  万事开头难,就像君子说的那个故事一样,为了取信与人,那个叫做商鞅的卫人千金徙木立信。

  君子没有千金,甚至连百金都没有,但他是郁君,他的名下,有的是几百亩无人问津的公田。

  公田私用,这些年越发不是什么事了,毕竟现在已经不是周公立国时那个亲亲尊尊的时代了,只不过这一次君子做的更加彻底。

  无恒产者无恒心,这句出自君子的话现在就写在计叟变法新书的第一页。

  凝聚人心,很微妙,但又很实在,只要将属于集体的资本合理的分配给每个人,战无不胜的集体便出现了。

  前世作为一名被管理的工程师,郁生并不知道这些看似自然的规矩背后有这么多的门道,单着并不妨碍他对自己所做事业的自信,这估计就是穿越者的自信,毕竟别人都只能站在这个时代,看着迷雾一般的未来,无论做什么,都是心惊胆战的,但是对于郁生来说,他却可以好整以暇,从几千年的时光当中选出最有利于自己的政策,加以实施。

  “计成,御者,洛邑以来,驱车百里,至于郁邑,车驾马匹具由此人悉心照顾,无有损折,授予中卒衔,授予田亩二十亩!

  沉稳的计成从队伍中走了出来,来到了笑眯眯的郁生面前,从后者的手中接过了一块刻有中卒二子的桃木符,在两人身后,早有两位略识文字的乡吏开始丈量土地。

  “计成,你性情沉稳,又通晓文字,本君子之后还有更重要的事交给你做,好好干,今后的职勋并不止于此!”郁生拍了拍面前这个汉子的肩膀,虽说眼前的这个人并不见注于青史,但矮子里面拔将军,比起其余这些连自己的名字都写不好的大头兵,计成已经算得上是文武双全,再说了,那个领导对自己的司机都不会差到哪去。

  计成领过桃木符,脸上连一个表情都没有,这倒让郁生对于自己的这个司机越发的满意起来。毕竟不骄不垒的人,看上去才有一番大将之风。

  计叟因为连续熬夜而上火的粗哑嗓音不停的响起,一直蔓延到半山腰的公田一亩亩的被丈量了出来,无数刻着人名的石碑落下,吸引着整个郁邑的目光,慢慢的,不大的郁邑就被掏空了,上千号人死死的围住了公田所在的南坡,羡慕都快变成了嫉妒。

  终于,一多半的公田成为了郁生麾下徒卒的私田,除了计成,剩余的徒卒都只得到了下卒的爵位,田亩也不过十亩,郁生的满意的看着几个徒卒除了狂喜,还透露出的那一丝丝不满足,只要有目标,那他之后的事业才好展开。

  计叟的也终于停下了自己沙哑的嗓门,一千多双眼睛全数看向了站在半山上的郁生,都想知道,这位始作俑者,可还有话要说。

  只见郁生不慌不忙的从自己的衣袖中掏出了一颗镶嵌着兽头的印信,面朝着计叟站立的地方,缓缓摆了下去。

  “计先生大才,先是不计郁邑偏僻,百里相随,而后一己之力推行变法,夙兴夜寐,以致法文颁行,郁邑虽穷,但却不敢怠慢有功之臣,特此,生拜先生为官士,官士者,老成谋事者也,今后,凡郁邑一地新法推行,全赖先生一人,随爵,授先生田亩二百,宅二,计成,从我的马厩中挑选一匹最精壮的,送到东厢,以壮先生行色!”

  两百亩~两宅~还有君子的战马!

  明明是千余人,但一时间,所有人都似乎忘记了呼吸,愣愣的看着郁生将自己手中的印信交到了计叟微微颤抖的手中,一股子从来没有过的热流从每个人的小腹中奔涌而出,有一种叫做野心的东西,充斥了所有人的胸膛,只让人想要痛痛快快的喊出来。

  郁生很满意这种效果,计叟就是他推出来的一根标杆,变法这种事,虽然他看的更清楚,但具体操作的人,还是得和现在这个时代更贴合一些比较好,这样,他才好居于幕后,协调有无,说白了,计叟就是他的替罪羔羊,这样,一切新的律法,才有了回旋的余地。

  让人卖命,就要给足好处,计叟的地位是超然的,就像那一整块看不见头的私田一样,这一切都在诱惑着整个郁邑的众人和徒卒们,勋爵不仅只有披坚执锐,杀敌报国这一条路子,只要能为郁邑建功,田亩,宅邸,名望,都会有,只有这样,才能避免整个郁邑斯巴达化,百家争鸣的大争之世中,郁邑才能从容的面对各方英才。

  “老臣,多谢君子!”激动的计叟颤颤巍巍的接过了郁生手中的印信,连礼都忘记了,直挺挺的就想跪下来,却被郁生一把扶住,没让他的膝盖落到地板上。

  “计先生先不忙谢!”郁生提高了自己的嗓门,望着面前黑压压的一片发髻,将自己的要求提了出来:“宅地虽有,但却无一寸梁屋,田亩虽广,却无一人耕种,郁邑偏僻,众生艰难,我等即授田土,则需用心治理,不要等到膏粱散尽,才发现田亩之中,仍旧满眼萧瑟啊!”

  “敢不为君子效死!”计叟这才觉得肩上的重担似有万钧,连忙下拜。

  “为君子效死!”徒卒们紧随计叟下拜。

  “郁邑众!”郁生并没有管已经牢牢绑在自己战车上的众人,而是提高了自己的嗓门,“郁邑困苦,我已知之,想要富强,必须变法,今日授田,大家也都看到了,今后,我郁邑授爵,不以亲疏为由,单凭功劳,从今日起,凡诸位有可报效者,不论是耕田,作战,还是工巧,均可上报,一旦采用,由家宰论功授爵!”

  “为君子效死!”一时间,整个郁邑都在郁生的面前俯首。

  起~

  郁生一挥衣袖,天下,风动了!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几千的时光仍旧没能让华夏大地上的人们拜托这个宿命,虽说用动物油脂做成的灯具已经出现很久了,但对于郁邑绝大多数的人来说,黑暗的降临就是一天的终结,就算是君子白天郁邑说的话在心里激起无数的浪花,他们也只能在黑暗中睁大一双炯炯的眼睛,等待着第二天太阳的升起。

  就连雄心万丈的郁生也是如此,虽说他并不志短,但是人穷是一定穷了,千头万绪的他倒不至于直接倒头就睡,却也只好丢下雕刻了一多半的竹简,走出属于他的乡舍,隔着只到人胸口的篱笆,望着整个安静的郁邑。

  一朵雨云悠悠的越过了中岳,恰巧遮住了初升的月亮,失去了太阴的光辉,璀璨的银河肆无忌惮的隔着几千年的距离,展现着自己的沟通万物的光辉。

  郁生不由得醉了,上一辈子的他,是一个被数理化洗脑的坚定工业党,只是可惜,天朝的人和人才都实在是太多了,没有办法的他只能成为了无数种类繁多的工程师中的一员,短短几年的工作生涯就像是候鸟一样,从一个工业区迁徙到另一个工业区,虽说夜生活一向丰富,但在那个被烟尘浸透了的世界里,无论他再怎么抬起自己的脑袋,都没有看到过如此美妙的星辰。

  乡舍作为首长的居所,自然不能与民居混杂,郁邑的乡舍便远远的缀在了公田所在的南坡,在这里,高高在上的郁生可以俯瞰整个郁邑,虽说郁邑的乡舍年久失修,早已比不上郑家的大宅,但就像这山势一样,该高的地方,就一定会高高在上。

  颇有些志得意满的郁生给自己找了块平整的草皮躺了下去,将整个身心都放在了天际之上,原本因为长篇累牍而变得阻塞的思路也随着几千年来不变的星光而发散开去。

  地分了,人心也聚齐了,可是他身下躺着的公田里,却仍旧是一片荒芜,甚至就连身为家宰的计叟都还只能住在乡舍的东厢,其他的人,则一窝蜂的窝在了另外一侧的西厢当中,一群臭大兵,自然演绎不出什么西厢记之类的美丽故事,就连郁生这几天都已经不太敢到西厢里面去了,那味道,简直就是惨绝人寰。

  解放生产力啊!

  郁生想到这,内心又是一阵无语,这个时代就是这样,无数人辛苦劳作,可田地里面的产出却低的吓人,连肚子都吃不饱,所有的远见卓识也不敌不过胃中的酸疼,所有伟大的事业,莫不是从吃饭穿衣开始的!

  哎~

  心中气闷的郁生猛地坐了起来,他想通了,案卷之事自然有计叟,征兵训练可以交给计成,对于他来说,真正擅长的事情,就是上辈子积攒下来的无数工科知识,虽然说没有办法像其他那些穿越客一样,朝夕之间便将工业革命带到这个世界上,但至少,可以尝试着改善一下自己身边粗鄙的环境。

  最好能赶紧把家里那些军汉从西厢里面赶走,要是能再填上两个美丽的小姐姐,那便真的可以唱一出西厢记了。

  自我安慰了一会儿,郁生缓缓从地上爬了起来,转身准备回屋睡觉。

  没办法啊,这不是那个吃了三顿还得加上夜宵和下午茶的后世,夸下海口之后,他和徒卒们每天就只能吃两餐了。不趁着肚子还没有完全将那点粗粮消化掉之前睡着,胃部的折磨,又得让自己一夜不眠了!

  郁生转身离去,安静的郁邑中,一扇窗棂却悠悠的亮起了昏黄的灯光。

  郑家侧堂,太公强打着精神,手里紧紧的握着三枚竹简,不时的瞄一眼侧室经闭的大门,东窗外,一颗树枝的阴影映衬在窗户上,阴森的有些可怖。

  就在郑老太公已经昏昏欲睡之时,门扉总算是吱的一声打开了,一个浑身罩在黑袍中的持剑壮汉突兀的从黑暗中走了出来,这时,整个郁邑都深深的陷入了睡眠之中,就连家犬,都没有叫上一叫。

  “太公,半年未见,别来无恙!” 壮汉摘下头罩,满面虬髯,看上去一脸凶相,但不知为何,说出来的话,却自有一派法度。

  “哦,母邦来人,太公一词不敢当,不知这一次,执政有何指示!”

  来人并不着急,作为郑国密探,这些年来,他去过很多国家,郑国地处中原腹心,虽说也有过小霸的历史,但毕竟现在只不过是夹在诸强中间的一个二等小国,小国自然有小国的生存之道,十年前,子产当政之后,对内,平定了七穆卿族之间的纷争,开启成文法之变,对外,则向四周诸国派出使者和密探,平衡晋楚两个超级大国在太岳地区的实力,而綳,便是郑国派往成周的密探之一。

  相较于其他在危险地带的同行们来说,綳的工作简直可以算的上是悠闲,每半年来往于太岳一次的他只要注意不要被山贼困住,基本上就是找计叟询问一下最近成周边境地区有没有什么情况,这些年,随着郑国实力上升,虽说还不敢明目张胆的吞并四周的小国,但蚕食基本上是没有停过,东边的陈国基本上只剩下了一座都城,而西边的成周,也已经被逼过了太岳,今年,更是有两位大夫的封邑已经度过了太岳,落在了郁邑不远处的地方,所以说,想要冲出山区,占领洛河两岸的土地,像是郑太公这样的带路党,确实必不可少。

  至于执政的指示,哎呦,真是别开玩笑了,现如今晋国六卿争锋愈演愈烈,子产大人为了平衡各方,急的头发都快掉光了,除了自己,谁还有心思来管郁邑这破地方啊!

  “太公哪里话,指示未有,倒是下大夫昂,中大夫阳让我问问太公,郁邑最近可有什么难处,要是饥民实在太众,岳西二邑便都愿意接受一部分!”綳的话是早就准备好的,临行之前,两位大夫都备上了厚礼送到了他的住处,毕竟岳西两邑初立,需要大量的劳动力,这个时候,能从郁邑身上咬块肉下来,便是最好的了。

  “母邦君子有令,小老儿自当满足,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两人的剪影在窗棂上舞动了起来,东窗事未发。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