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都市 → 跟豪门大佬闹离婚叶菲骆成彧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跟豪门大佬闹离婚叶菲骆成彧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简图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叶菲骆成彧的小说名是《跟豪门大佬闹离婚》是由简图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豪门言情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叶菲与骆成彧结婚的第二年两人离婚,离婚后,骆成彧发现,他反悔了。大概就是,婚内没把媳妇当回事,装逼格一时爽离婚后追妻火葬场,每天看着自己的菲菲被其它男人献殷勤,小太子爷眼睑眯得细长,扯出的弧度熟人便知,这是危险讯号。

5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22

在线阅读

主角是叶菲骆成彧的小说名是《跟豪门大佬闹离婚》是由简图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豪门言情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叶菲与骆成彧结婚的第二年两人离婚,离婚后,骆成彧发现,他反悔了。大概就是,婚内没把媳妇当回事,装逼格一时爽离婚后追妻火葬场,每天看着自己的菲菲被其它男人献殷勤,小太子爷眼睑眯得细长,扯出的弧度熟人便知,这是危险讯号。

免费阅读

  陆大神那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

  意思?

  盛佳予冥思苦想一晚上,得出的结论,陆大神逗她玩儿呢。

  能这样开玩笑,证明他在本意里对自己不排斥,盛佳予小心肚扑通扑通快跳了两下。

  想着那句,那我可是要失望了,顿时觉得有种错觉,被撩的错觉。

  她傻笑的扑倒在床上,一夜好梦。

  翌日,盛佳予带着高涨的到剧组,看着大家忙前忙后,袁导还是那样,行走如风,做事干脆利落。

  单小天不知道跟袁导什么过节,总是看不上袁导,这袁导长得也挺帅的,就是常黑个脸,时不时吼上几句。

  总导演嘛,脾气好的忒少,不端架子怎么治得了众人,再者说,袁导不拍戏时,也挺能侃。

  余婉清来得也挺早,今天群戏,基本上排得上号的,都早到。

  余婉清在旁边坐下,拿出手机刷某宝,某宝这东西,女生最喜欢,闲时就逛,淘点小东西,当个乐子。

  盛佳予转头,无意间瞟到她看的东西,她不是有意,但余婉清手机屏幕很大,她一眼就扫见。

  钢笔,黑色鎏金,价格咂舌,好几大千。

  余婉清转头,冲她甜甜一笑。

  “你喜欢这东西?”

  她点头,然后笑着,继续逛。

  盛佳予对钢笔没什么特殊情结,一只笔,几块钱就好,何必几大千,能写出个行走如风,静如钟?

  不过,这笔好像有点眼熟,突然想起,跟陆大神那只很像。

  傍晚,赞助商过来吃饭,制片主任严浩叫上剧组几个年轻的女演员一道过去。

  盛佳予也在例,但她酒量不行,严浩说去就行,不一定非让她多少。

  盛佳予明白这剧组的事,只好回去换了衣服。

  单小天被袁导叫去训话,不知道这丫头又怎么跟袁导杠上,所以她没去。

  余婉清,归沁心,还有两个剧组长相出众的女孩子钟倩和栾亦一,一共五个女孩子。

  坐着剧组车,半个多小时,到了酒店。

  盛佳予一路上心有戚戚,她也听闻娱乐圈那些事,要赔赞助商吃饭,喝酒都是好的,万一被人占便宜,她……

  她想想就一阵恶寒。

  不知道该怎么办,这边严浩看到前面不远处的男人,立刻上前:“孟总,您也来了。”

  被称为孟总的男人,四十多岁,有些微胖,模样不算差,皮肤很白。

  盛佳予旁边就是余婉清,她小声问道:“这就是归途赞助商吗?”

  “出品人孟志成,咱们老板。”

  “哦,原来如此。”她听说出品方就三个,这是其中之一,还有两位大Boss未现。

  严浩跟着着孟志成前面走,她们几个跟在后边。

  酒店虽然位置较偏,却是五星,金碧辉煌,这边都是剧组,来来回回总能碰到眼熟的。

  进了包厢,严浩才开始介绍:“这位是孟总,咱们老板。”

  大家都上前打招呼,问孟总好。除了盛佳予,离的远远的。

  严浩又介绍她们几个,孟志成一一点头,最后握着余婉清的手时,还捏了下,虽然不明显,但盛佳予从上车之后就警惕性大增,一眼就看出来。

  余婉清笑得很甜,手上往回收,但脸上完全看不出不喜之情。

  还说她演技不好,全用这上了。

  过了会儿,赞助商来了几个,都是制片方拉来的大赞助,没少掏钱。

  盛佳予尽量给自己扣上个隐形帽子,不说话,不笑,甚至不吃菜,不喝酒。

  除非万不得一,否则不举杯。

  没有任何眼神交流,她不像旁边几个人,都指望着以后接戏,她可能就这一锤子买卖,没下回。

  赞助商来的都是男的,不是肥硕流油就是瘦小枯干,还不如色/色看着余婉清的那个孟志成顺眼。

  孟志成跟他们喝酒,不聊公事,纯是来剧组这边看看。

  盛佳予腹诽,来剧组看看,连剧组都没到,直接到酒店,醉翁之意不在酒,丫的没一个好东西。

  要不是林浩主张,盛佳予也喝不了几杯酒,压了几口食物,基本没有大动作。

  盛佳予坐在最边上,与旁边的那个瘦小男空了大约两个位置的距离,他冲她举杯,她也不能当没看见,与他碰杯。

  瘦小男问她:“你怎么不爱说话?”

  她只是笑了下,点头。

  “以前演过戏吗?我们公司投资的剧可不少,留个电话,以后给你推荐,你这长相肯定能火。”

  盛佳予怎么感觉身边这位,跟江湖骗子似的,一点水准都没有。

  她浅浅一笑,还是不开口。

  大家轮圈敬酒,盛佳予不想动,但严浩冲她使眼色,她只好端起杯子,挨个敬了一圈。

  孟志成的眼睛除了眼人说话时,其它时间都没离开过余婉清,余婉清那小模样,讲真,盛佳予都爱看,更何况是男人。

  余婉清没少喝但却不见醉意,脸不红气不喘,她都惊呆了。

  那一整杯白酒下去,要是她,不去洗胃,也得吐得昏天暗地。

  栾亦一是演季家的佣人,小琴那个角色,穿上戏服人一般般,换上私服,还很时尚。

  但相貌并不是特别同众,在这个颜值高于一切的娱乐圈实属难混,她酒量不差,跟孟志成喝了几杯,又跟其它几个男的喝。

  盛佳予去洗手间,门还没关上,栾亦一就推开门,反手关上。

  她冲到里间,冲着马桶开吐。

  盛佳予站在外面洗手台旁,有些心疼。

  “不能喝别喝,多伤胃。”

  栾亦一吐了会儿,抽出纸张擦了擦嘴,“不靠喝就靠睡,我宁可喝死,也不想跟那种人睡。”

  盛佳予理解,也明白她的骄傲,她甚至佩服她的想法和理智。

  栾亦一打开水龙头,捧了水漱口,“欸,说真的,要说你没后台,没人信,季夏这个角色,多少人盯着。”

  栾亦一这话说得不好听,但却不遭人反感,很直率,不拿捏。

  她耸肩:“少喝点,胃受不了的。”

  栾亦一点头,冲她笑笑。

  出去后,大家继续喝,男人继续聊,时不时往女人身上摸一把。

  小演员,没名气,没地位,没后台,想要爬到一定地位,靠的不单单是演技。

  之前网上有一位演员被整,就是因为被一个gay导看上,他不服从,结果被弄出更大丑闻,只能退圈。

  老老实实演戏,认认真真做人,在如今的娱乐圈,并非易事。

  盛佳予本来酒量就渣,此时,白的啤的全来了一点,一个半小时过去后,她开始觉得头晕晕的,上头了。

  她觉得不妙,拿出手机想要给单小天发微信。

  信息还没发出去,门就推开了。

  大家看过去,盛佳予仿佛看到一位英雄,他踩着七彩祥云,出现在她面前。

  见到来人,连孟志成都起身了,严浩急忙迎上去,“陆老师,您不是说不来了吗,早知道您来,我们等您啊。”

  陆沉远脱下大衣外套,转手递给严浩,手掸了下衣服,摆了摆手,霎时成为主导地位:“大家坐,怎么还搞个欢迎仪式不成。”

  “远哥,搞突然袭击是吧。”孟志成笑着道。

  “刚收工,回酒店就直接上来了。”他笑得儒雅,嘴角抿成好看的一字形,特别苏。

  “陆老师,您坐这儿吧。”严浩起身把位置让给他。

  陆沉远看了一圈,“别了,你坐吧,我坐那边。”

  他说着,直接走向盛佳予旁边的空位,随手从侧边拽了把椅子坐下。

  坐在她身边,顿时周身被一股强大的气场笼罩,让她有种错觉,甚至心安。

  严浩急忙叫来服务员加餐具,陆沉远拿过酒自己倒了一杯:“来晚了,陆某人先罚一杯。”

  好在是啤酒,要是白酒,盛佳予都能感觉到那火烧一样酒,嗓子疼。

  大家纷纷敬酒,陆沉远来者不拒,

  余婉清也过来敬酒,小模样,笑得特别甜。在旁边跟陆沉远说话,甜得她都觉得齁的慌。

  一轮过后,陆沉远看到手边倒着清水的杯子,突然倾斜身子,凑近她:“喝几杯了?”

  这么近的距离,低沉的气声,似在说悄悄话,本就有些醉意,此时一种油然而生的暧m情结,想起之前那句玩笑话,不喝也醉了。

  “好多杯。”

  “我要不来,你是不是就多了。”

  盛佳予一听,猛地抬眼看去,见他眼底的浓浓的笑,心有些慌乱,他什么意思,他是为了她来的?

  “我没醉吧。”她似在问他。

  “喝点茶能冲淡胃里的酒精。”他说着,转头冲服务生道,“一壶黄山毛峰。”

  “远哥,刚来就喝茶。”旁边的瘦小枯干男裂着嘴笑。

  “小李,你再喝,会越来越瘦。”

  被叫小李的瘦枯男叫李瑞,国内著名品牌服装李家老幺,“最近戒酒。”

  盛佳予心想,真会瞎掰,戒酒,喝这么多叫戒酒?

  但她心里有点疑惑,这些都算是大人物,却对陆沉远特别尊重,连长几岁的孟志成,都叫一声远哥。

  陆沉远,到底什么人物?连出品人都敬他三分。

  陆沉远来了,仿佛身后有了靠山,提着的心瞬间轻松,也开始伸手动筷子夹菜吃。

  近来剧组伙食吃得她嘴里都淡出鸟了,此时遇到美食,狂扫肉。

  旁边跟她搭讪的李瑞又看向她:“小予是吧,刚才连筷子都没动,现在吃得欢了,别光顾着吃,来喝一杯。”

  盛佳予拿着筷子的手一顿,此时有了靠山,即使醉了她也不怕,在她心底,有陆沉远的范围内,她一定是安全的。

  不管是出于对他的了解,还是图子歌那方面,她都不会有事。

  赞助商的面子得给,那都是给钱的财神爷。

  盛佳予放下筷子,刚端起杯子,蓦然手上一空,酒杯已落在陆沉远的手里。

  “听说李董最近身体不大好?”修长的指节捏着杯沿,突起的骨节分明立体,神态磊落地话家常。

  李瑞叹息一声:“年纪大了,总是添病。”

  陆沉远冲他举杯:“祝李董早日康复,福寿延绵。”

  “谢谢远哥。”李瑞被陆沉远这么一说,有些自喜。

  陆沉远不单是演戏,那在京圈隐形的霸气贵公子,外界不清楚,媒体不敢报,但京圈的人,谁人不晓。

  盛佳予看着陆沉远把自己杯子的酒喝了,有些傻眼。

  那是她的杯子,刚才用过的,酒还是她喝了半,又重新倒满的。

  陆沉远来后,旁人都没少喝,盛佳予却未沾一滴。

  在座哪位不是精明透顶,一眼就看出陆沉远挡下盛佳予的酒。

  连严浩都有些吃不准,陆老师私下从不与任何女演员接触,这个,什么个情况?

  盛佳予睡眼惺忪的眸子,有笑有醉意。

  回到酒店已经后半夜,她趴在床上,满脑子都是他。

  他来,他去,他淡漠,他浅笑,他冷清,他温柔,糅合在一起,是岁月沉淀下的成熟魅力。

  她拿着手机,很想发个信息给他,可是又不敢,即使酒壮熊人胆,但她还没醉到家,怂。

  手机嗡的响了一下,她漫不经心点开屏幕,心,怦怦怦。

  急忙点进去,他问她:到了吗?

  她嘿嘿傻笑,回了信息:到酒店了,陆老师,今天的事太感谢您了。

  陆沉远回了个恩字。

  恩什么恩,真能把天聊死。

  她回:真的谢谢。

  片刻,几个字回来:没新意。

  可能是刚才的气氛正好,此时又有些微醺,她辗转再三,大胆的发出几个字。

  我喜欢你。

  她紧盯着手机,当信息回时,她忍不住痴痴笑起来。

  陆大神说:等着,看我怎么收拾你!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