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古言 → 公主的养娃手册南明珠全文最新章节

公主的养娃手册南明珠全文最新章节

布冥白 著

连载中免费

《公主的养娃手册》是一部穿越治愈系小说,温馨和萌娃齐聚,由作者布冥白独立创作,主角是南明珠,跟小编一起去看看吧,全文讲述的是:南明珠穿越了,成为公主殿下,却是个怀着娃娃的,听说这个朝代能顺利生下孩子的人只有一成,听说一难产就得死,南明珠表示自己怕怕,生下孩子后,她带着两萌娃过着宁静的生活,这时候孩儿她爹来了…

23.8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22

在线阅读

《公主的养娃手册》是一部穿越治愈系小说,温馨和萌娃齐聚,由作者布冥白独立创作,主角是南明珠,跟小编一起去看看吧,全文讲述的是:南明珠穿越了,成为公主殿下,却是个怀着娃娃的,听说这个朝代能顺利生下孩子的人只有一成,听说一难产就得死,南明珠表示自己怕怕,生下孩子后,她带着两萌娃过着宁静的生活,这时候孩儿她爹来了…

免费阅读

  二月初还是春寒料峭的时候,所谓游春,大家也不过是找个社交理由罢了。尤其是这游春会还是明珠公主做东,受邀的客人来了九成。剩下的也是实在脱不开身,又舍不得机会,故而都将参会的名额赠予子侄至亲。

  举办游春会的庄子算不得十分美景,但胜在开阔。

  明珠一行人到场的时候,见到眼前的景象微微一愣。乌泱泱的一片,至少有两三百人的样子。

  “参加明珠公主。”

  明珠见人群有向此处围拢的趋势,急忙高声说道:“今日主要是游赏春色,各自随意就好。大家不必多礼。”

  说完便在丫环们的簇拥下,向庄子主院走去。身后的人群开始纷纷议论着明珠今日的穿衣打扮,赞叹声此起彼伏。

  早已得了消息的张舞惜迎面过来,也是第一眼见了明珠的打扮:“明珠,你今日这一身打扮比去年「霓裳社」聚会那次,还要更惊艳三分。恐怕从今日起,又是人人争相效仿了。”

  明珠微微一笑,却也不答,先说起了正事:“不是说只有百来人吗?怎么这里人这么多?”

  张舞惜一愣,无奈的说道:“姐姐啊,在场的谁不是在家里前呼后拥的?你若让他们独身一人进场,没准儿到时候,有的人连饭都不会吃了。”

  明珠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又问了一句:“那......怎么才这么点儿人?”

  “若由着他们随便带人,这里轻易就会聚集上千人不止了,那可就是犯忌讳的事了。所以我们一开始就在请柬上面标明了,铜卡可另带1人,银卡可另带2人,金卡可另带八人。而且他们的马车我们统一都停道了临近的庄子。”张舞惜细致的解释着。

  “这样啊......”明珠感叹的脱口而出:“唉......幸好还有你。”「呀,渣女之备胎警告!」说完这话,明珠暗自感到好笑,没想到自己也会说出这么经典的绿茶B常用词。

  忙又画蛇添足的解释:“我的意思是说,幸好还有你把这些打理的井井有条。我们几个都没你细致。”

  不解释还好,这一解释张舞惜也有些懵了「为什么要特意这么解释?难道还有别的意思?」。一种蜜汁尴尬蔓延了出来。

  这时,远处的人群有些涌动,张舞惜稍微抬头一看:“瞧,那位是就洛千金了。”

  明珠一眼看了过去,好美!真的,当一种美真的到了惊心动魄的时候,那一瞬间除了「好美!」这两个字,你什么都想不出来。

  女子有千万种,什么如兰如菊,什么如火如冰,什么红妆武装......但凡是形容女子貌美的,多与气质谈吐相关。

  但洛千金的美,是真的纯粹。哪怕她是个蜡像,你都会觉得世间颜色有十分,她独取七分。「这,才是真•女主啊!」微微有些泛酸怎么办?

  然而让人诧异的是,人群中围住洛千金与她搭话的人里,竟无一男子!全是同龄的姑娘们!

  照这么看,这也应该是个很不错的姑娘。毕竟男人看女人,和女人看女人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

  过了好一会儿,洛千金才脱离人群。笑意盈盈的走向了明珠:“见过明珠公主”。

  “收了你的法术吧,千金表姐可别逗我了。你唤我明珠就好。”明珠阻了她的大礼,开玩笑,若真让她拜了下去,外祖母那儿没准儿就会责怪了。

  接着话锋一转,意味不明的说道:“之前一直对千金表姐神往不已,今日一见,果然与传闻之中不差半分呢。”

  洛千金一愣,有些拿不准意思,但依然神色不动,笑着说道:“明珠妹妹缪赞了。”

  明珠心里检讨着「怎么突然化身柠檬精了?竟会对一古代女子产生嫉妒?」

  “明珠还没告诉我,你这身衣裳可是你自己亲自设计的?洛姑娘也是极善制衣的,你们可以探讨一下呢。”张舞惜知机的递了个梯子。

  明珠此时也收起了自己莫名其妙的敌意,接过了张舞惜的话茬,和洛千金聊了起来。

  无非是一些女儿家关于衣裳首饰的话题,在两人彼此有意交好的情况下,倒也其乐融融。

  过不了一会儿,庄子的入口处又开始了喧哗声。明珠三人也好奇的向那边走了过去。

  这才进门的客人简直是惊到明珠了。

  来的是一身短打的李修缘和满身绫罗的怜雪。

  真的是奇了,这「短打」乃是穷苦人家为了方便干活而演化出来的衣裳。这李修缘怎么说也是知名士子,怎么会做如此打扮?

  周围人又是一阵议论,倒不是说他如此有多失礼。现在士林里崇尚个性自由,打扮更夸张的都有。

  只是看李修缘穿的这身衣裳,再加上前日京城里沸沸扬扬的八卦故事,大家的好奇便成倍数增加了。

  正想着呢,就有一人高声问道:“李兄你这是要干什么去呢?赶着插秧吗?”说话的是韦德。

  李修缘无奈自嘲的说道:“我家的那个爹把我赶出来了。他现在要我这样体会民间疾苦,我有什么办法?”

  和韦德形影不离的吕轻松讽刺道:“这体会民间疾苦,还给你安排这样美貌的丫头跟着吗?啧啧啧......”「众人:这样的“疾苦”,请给我来一打!」

  看怜雪有些羞怯的样子,李修缘忙一手牵着她向前走去。

  又是一片哗然,在场的谁不知道他和王涟漪的婚事?!李修缘现在这般,简直就是一巴掌打在太师府的正脸上。

  “李修缘,你在干什么!!”一声怒吼。果然,王涟漪到了。

  明珠她们几个也不聊天了,都在专心致志看着热闹。

  “这是哪里来的小野蹄子?”说完,「啪」抬手对着怜雪来了一记耳光。

  怜雪挨了打,却什么也没说,只是委屈的站在李修缘身后。

  「咦?不错嘛,这是段位上升了啊。」明珠想着「这简直就是顾二叔和曼娘当面呀!」

  “你还敢躲?!”

  “你这个疯女人想干嘛?”果然,王涟漪的第二巴掌没能落下来。

  李修缘一把抓住王涟漪举起的手臂,一用力,将她狠狠的推倒在地。

  “哗!......”精彩。

  「那王涟漪又是谁呢?小六?开玩笑,顶多也就是个艳红罢了。」在一旁认真看热闹的的明珠,大脑随意发散着。

  地上的王涟漪脸色奇差,在婢女的搀扶下起身。大声咒骂,一手指着怜雪说道:“真真是个下三滥的贱人!”又一手指着李修缘:“你个背信弃义的小人,竟然婚前养外室?你们李家的门风真的让你败尽了!!你等着吧,看李尚书不打断你的狗腿!”

  “真热闹啊......”

  “咦?来得这么巧?”明珠看着身旁走过来的赵白莲。

  “是啊,来的早不如来的巧。”赵白莲看着远处的那一出闹剧:“还是你说得对,对女人温柔的男人不一定就是好的。”

  “但李修缘这个人本身其实很不错的。”

  明珠和赵白莲惊愕的看着来人,是许久不见的杨智勇。

  “不是听说你和杨尚书去西北公干了吗?这是结案了?”明珠关切的问道。

  年关将近的时候,西北那边传来密奏。说是发现了一处经年的YIN祠,周围已经有不少妇女被害,殃及地域约有一县之地。「注:YIN祠,你懂的,意思就是告诉妇女,这里求子很灵,然后你去“求”,必能球上。然后一传十十传百,最后说不准此地同一时期出生的孩子,都是兄弟姐妹。」

  此案一发,立刻惊动了中枢,南昭帝连夜召集刑部、三司的大佬密议。次日一早,杨尚书便手持密令出城。

  所幸,此事未曾广泛传播,当地也还没有爆发出来,避免了民心动荡。

  “是啊,幸不辱命。我也是第一次见识到了什么是真正的人心之恶。”杨智勇感叹的说道。

  这让一旁的杨智忠很是不满:“哥,你们这次到底是去办的什么案子?既然都结案了,怎么还要保密呀?给我说说呗。”

  杨智勇无奈的摇了摇头,岂止是不能说。朝廷里还专门外派信得过的官媒去当地任职二十年,就是要暗地里控制婚书的发放,避免以后的人伦惨剧发生。

  “这李修缘确实算不得坏,只是情商实在太低了,性格也优柔寡断,轻易就被人左右。真是白瞎了他一身文武双全的本事了。若不醒悟,以后难成大事。”明珠打断了杨智忠的追问,点评起了身处热闹中心的当事人。

  虽然热闹好看,但张舞惜还是去前面当起了和事佬。毕竟,若是两边贵人真的动手互殴,他们做主家的脸上也不好看。「可惜了。」

  “姐,我就说你眼光不好吧?!以后还是让父亲母亲好好为你参谋吧!”自上元以后,赵红渠和赵白莲这对姐妹开始形影不离。

  “嗯,你说得对。”经此一事,赵白莲也彻底认清了自己。还是母亲说得对,自己越不聪明就越要交对人。

  聚集看热闹的人群散开以后,蹴鞠场那边已经开始玩儿了起来。

  明珠一行人去了主看台,那里早已摆上了茶点香茗。几人依次席坐在案几前,说笑闲聊。

  场上零零散散的人群在各自颠球,互传。虽然看着玩儿得很热闹,但都只是热身罢了。

  周边也没什么看热闹的人,因为远些的马球场此时还在比赛。都去看马球了。

  明珠不爱看那个,实在是马球场的草太费了,早就被踩光了。现在这天气去那里玩耍,洒了水都是泥,不洒水都是灰。而且马多味道冲。

  “算了,以后聚会还是在咱们会馆吧,这里确实差了些。”明珠对张舞惜说道。

  “也还好吧?虽然没有什么胜景,但这周边茶花、杏花、迎春花、桃花、梅花、瑞香花......都有一些,还是颇有野趣的。我适才还看到秦世子、谢会长和你表哥,他们拿了弓箭去后山打猎。大概,午时的食材会多许多。”张舞惜抿了口香茶,取了帕子轻拭了拭嘴角。

  明珠吃了一块大福,嗯,口感还是这么饱满软糯。喝口茶缓缓,又拿了一块,这次没有急着吃细细观察了起来:“这是「知味居」的大福吧?点心背面还印着着「知味居」三个字。怎么不用我们自己的厨子?咱们会馆做的奶油蛋糕也很好啊?!而且还漂亮。”说着就有些为自家厨子打抱不平了。

  张舞惜笑着解释:“咱们毕竟是做生意的,这有生意上门,总不能拒之门外吧?这次聚会的所有吃食都是「知味居」提供的,免费。而且全场比赛玩乐的彩头是「宝来」银楼提供的,也免费。”

  「赞助商?!我去!」明珠好奇的问道:“那咱们这次聚会,岂不是花不了几个钱?”

  张舞惜鄙视的看了眼明珠:“花钱?!倒赚十万贯!要不然我凭什么用他们的东西?!”

  明珠怪异的看了张舞惜说了一句:“百因必有果,”「难道这也是个穿的?不仅有赞助商,还有冠名费?」

  张舞惜一头雾水的看了眼明珠:“什么?”

  “没什么,”明珠忙摇了摇头,转移话题“你看球场上是不是吵起来了?!”

  因为距离太远,只看到球场中间围了一大群人。

  张舞惜便打发了小厮跑过去探看。

  在等消息的时候,明珠看了眼在坐的几人。

  只见杨智勇和杨智忠正站在看台的围栏边往远处看,不时地还交流几句。

  右首依次坐着赵白莲姐妹和洛千金。只见赵白莲此时正隔着赵红渠,一脸叹服的和洛千金兴奋的小声聊着什么。赵红渠满脸的无奈。

  明珠暗自叹息,其实这赵白莲本质上和李修缘差不多。虽然琴棋书画什么的无一不精,人品也不坏。但情商和智商真的是暗伤,以后万一高嫁,肯定要受不少罪的。

  这些念头也不过一闪而过,明珠又看向了场上:“中间地上趴着的,又是那个怜雪吧?”

  不是她视力好,而是正常在蹴鞠场上玩耍的,都是穿着颜色略深的骑装。

  而会在那里穿着又不耐脏,又不方便的白色襦裙,还特能招事儿的女人。明珠也实在想不出别人了。

  果然,不一会儿打探消息的小厮回来了:“启禀公主,适才李修缘公子换了骑装,带着丫环到场上蹴鞠。正好被秦世子夫人瞧见了,讥讽了两句。大概是李公子心情不太好,便和秦夫人争执了起来。现在他们约定要赛场上定胜负,赌那丫环的身契。大约稍后就会来请殿下做公证了。”

  说得简洁清楚,明珠也基本上脑补出了具体情况。也不知道那李修缘最近走了什么霉运。刚和王涟漪过了一场,现在又和程红衣杠上了。

  说话间,远处的人群便簇拥着两方当事人,向主看台走来。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