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都市 → 不做反派许多年秦睢全文最新章节

不做反派许多年秦睢全文最新章节

微斯人也 著

连载中免费

《不做反派许多年》是作者微斯人也所著一部长篇都市言情小说,主角是秦睢,全文讲述的是:秦睢曾经也是想当一个好人的,反派什么的可以都走开,她有壮大的亲友团,听到她不当反派之后喜极而泣,不过后来,看着秦睢步步黑化,亲友团难受了,鉴于咱家小姐姐的经历,究竟要不要支持她当反派啊?

6.8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22

在线阅读

《不做反派许多年》是作者微斯人也所著一部长篇都市言情小说,主角是秦睢,全文讲述的是:秦睢曾经也是想当一个好人的,反派什么的可以都走开,她有壮大的亲友团,听到她不当反派之后喜极而泣,不过后来,看着秦睢步步黑化,亲友团难受了,鉴于咱家小姐姐的经历,究竟要不要支持她当反派啊?

免费阅读

  以前在魂蛭的时候,秦睢和杨烈的关系就非常好,要不然也不会在魂蛭覆灭的最后关头还跑回去救他。

  但两人从来都没有谈起过被送进魂蛭前的生活是怎样的,尽管记忆没有被洗掉这一点两人心照不宣。

  此时突然听杨烈说起,秦睢或多或少都有些惊讶,她随手取出茶叶和茶具,开始泡茶,“取代你?什么意义上的取代?”

  “在银河联盟,每个公民一出生时第一时间要做的不是注册个人终端,而是加上基因锁,防的就是有地下研究所盗取个人基因,制造克隆人。”

  基因锁是银河帝国时期就发明出来的一种药剂,注射基因锁药剂之后,体内基因就像是被加了一道锁——这种变化是不可逆的,也就是说一旦注射药剂,基因锁永远都不可能被解开。

  它曾经一度非常珍贵稀少,后来才成为每个公民都能享受到的待遇,从那以后克隆人这种挑战当前社会伦理道德的存在就几乎完全绝迹。

  ——之所以说几乎,就是因为这世上还是存在一些特殊情况,比如混乱星域,那里很多星球根本没有基因锁药剂;又比如有些科学怪人,搞不到别人的基因,就会在自己的孩子还未注射基因锁药剂时先取走他们的基因,制造克隆人……

  杨烈说的这一点秦睢也知道,就连她这个不知过往的人,体内也是有基因锁的。

  不过杨烈突然提起这一点,难道,他在注射基因锁药剂之前就已经……?

  “你猜得没错,不过这件事情说来话长。”杨烈在秦睢对面坐下,看着她行云流水的动作,“你也许听过我出身的家族——南浔杨家。”

  “南浔杨家?”秦睢将视线从茶具上挪开,瞥了他一眼,“是那位南浔武圣出身的杨家?”

  杨烈点头,“要不然还有哪个杨家?”

  南浔杨家,其实应该是南浔星杨家,这个家族似乎很久以前就以武道出名,每一代都有极为厉害的武道家,历史上出过三位武圣,六位武极境宗师,与另外四个家族并称为“五大家”。

  以前秦睢就非常惊讶,杨烈在武道上的天赋实在太好了,现在知道他出身南浔杨家,就一点也不吃惊了——要是没有这个天赋,那才是不正常。

  “南浔杨家嫡系皆是纯血人族,不过我的父亲是旁系,并不在乎这些,他娶了我的母亲,一个奎尔拉人。”

  “奎尔拉人加入人族时是在银河帝国时期,那时候他们的有许多个小部族,我的母亲就是其中一个部族……”

  杨烈说到这里,语气依旧非常平静——不是那种电子声的平静,而是发自内心的平静,秦睢听得出来,他对于他的母亲其实并没有多少感情。

  “他们那个部族现在人已经非常少了,但是我母亲还是很坚持他们的传统——必须杀死她的第一个孩子,否则就会招来厄运。”

  秦睢惊讶地看向他,“她要杀你?你父亲没意见?杨家人没有意见?”

  “他们非常相爱,最终两人各退一步,决定杀死我的克隆体。所以我一出生就有了克隆体,然后才加上了基因锁。”

  “难道……”联系上下文,秦睢瞬间就猜出了后续剧情。

  “是的,你没猜错。”杨烈肯定了他的猜测,“我的外祖知道了这件事情,他比我母亲更加坚持所谓的‘传统’,所以悄悄将我和克隆体换了。”

  “我被他们放进一个逃生舱,扔进了茫茫星空中。”

  逃生舱虽然名为“逃生”,但是真正靠它侥幸逃生的人少之又少,更何况杨烈当年被扔在一片荒芜星域,几乎注定了要死。

  这确实是一个非常离奇非常狗血的故事,秦睢张了张口,还是说道:“你刚出生就有记忆吗?否则这些你是从何得知的?”

  “奎尔拉人的精神力与异能都很厉害,而很不巧,我先天精神力就很强,一出生就记事了。”

  秦睢点点头,没问他是怎么活下来的,因为她知道杨烈的异能——SS级异能,能变。

  能变这个异能简单来说就是能量变化,可以使各种能量任意转变,从而达到自己的目的。

  杨烈估计是吸收星空中的各种能量才活了下来,等到有飞船就被救了起来——然后被送到魂蛭去了。

  这么一想,杨烈简直比她还惨。

  秦睢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不过好像杨烈也没有多伤心,她似乎没必要安慰什么?

  “所以你是见到你的克隆体了?”秦睢迅速在脑海中翻阅最近这段时间在星网上看到的那些新闻,最后锁定了一个人,“杨云烈,最近银河联盟青少年武道家大赛中拿下亚军的那人?”

  杨烈没有说话,但是这就等于默认了。

  “他……和你长得不太像啊,应该是后来调过基因了。”秦睢对比了杨烈和杨云烈的模样,摇了摇头,“还是你更顺眼,大概这就是原装货和盗版货的不同吧。”

  杨烈被她逗笑了,“你这是在安慰我?”

  “如果你需要的话——好吧,那就是了。”秦睢低头吹了吹刚泡好的茶,“而且他才刚刚进阶天罡境,你十年前就已经是天罡境了——这差距还是太远了。”

  武道共有九个境界,分别是锻体、入道、入微、真元、天罡、灵明、破天、武极、神武,神武境的武道家又称武圣。

  十年前,杨烈也不过刚刚十七岁,就已经是天罡境的武道家,这足以证明他的天赋。

  “毕竟我以前用过禁药,而且遇到过的危险也远比他多。”

  “所以你打算怎么样呢?”秦睢放下茶杯,耐心等待它变凉,“杀了他?夺回本属于你的一切?”

  如果杨烈坚持的话,她应该会帮忙的。

  “只是看见他想起以前的事情,就有点不开心罢了。”杨烈摇头,“这件事情与他无关,而我的父母他们现在的长子是杨云烈,而不是我,我和那个家族没有关系。”

  秦睢:“……所以你说了这么多,就是来卖惨的?”

  杨烈:“……嗯,这么说也没错。”

  杨烈的卖惨到底还是有点用处的,秦睢很大方地送了他一个七级能量盒,如果他不和人打架的话,足够用到地老天荒。

  原本秦睢还打算去星网上找找有没有人需要帮助,但她已经帮助了杨烈,就暂时不忙着去情感论坛帮人解决感情纠纷了。

  ——嗯,每次她不知道日行一善该做什么的时候就会去情感论坛,谁让那里需要帮助的人最多。

  ……虽然听了她建议的人最开始都骂她,但后来看到她的明智体会到她的善良不就开始夸她,并给了她一个“分手大师”的荣誉称号吗?

  可见她还是做出了一些贡献的。

  等秦睢喝完茶,已经差不多八点了,她登录星网,去个人实验室中取出前几天制造的四个机械,测试了它们的各项数据。

  这些机械或多或少存在一些问题,有些只需要更改部分零件材料,有些却需要修改设计图。

  因为打算改邪归正,秦睢这些年设计的机械多数是娱乐性质的,星网上许多人就喜欢这种小机械师设计的东西,觉得新奇,可以用来送礼,也可以展示自己不同俗流的品味——但这几个并不是,这些都是真正有大用途的机械武器。

  她的机械安全权限只有二级,这代表着她最多可以制造二级的机械武器,可二级的机械武器对她根本没有意义,所以制造这几个机械武器时她悄悄给自己伪造了一个四级机械安全权限,才没有被抓进星网监狱中坐牢。

  秦睢一边拿着光屏更改设计,一边却忍不住想起了杨烈之前说的话。

  但她不是又同情杨烈了——毕竟都已经安慰过了,她只是想起了自己。

  之前她对杨烈说,她完全不想知道五岁前的自己该是什么样子,这话不是骗人的,但同时,她也隐瞒了一些事情,就比如……

  她总会对一些非常古老的东西感到熟悉。

  看到一些讲述人类进入星际时代之前的纪录片,她莫名就觉得纪录片里有很多错误。

  她的黑客技术,其实也没有那么好,而是一种奇妙的直觉——这些与数据、网络有关的东西,她天生就知道该怎么玩。1

  ……

  偶尔,秦睢也会对自己的过去产生疑惑,只不过那不是为了挽留过去,而是为了未来考虑。

  只是,她没有半点头绪。

  修改完设计图,已经到了十一点,这是秦睢平时睡觉的时间,她下了星网,睡觉去了。

  •

  遐方号就这样航行在茫茫星空之中,尽管航线十分偏僻,但也没有遇到星际海盗,非常安全地抵达了星空中一座小小的星门——索亚星门。

  越是靠近星门,那种独特的波动就越来越强烈,无论秦睢还是杨烈,他们对能量的波动都非常敏感,此时当然也发现了端倪。

  “你能算出索亚星门大概在哪个地方吗?”杨烈问道。

  秦睢曾说过,索亚星门距离索亚星不远,但是以遐方号的速度,却足足花了五天时间,想也知道不可能——这期间,一定是绕了数次路,为的就是迷惑那些拥有“距离”“方位”“空间”等方面异能的人,防止他们发现索亚星门的位置。

  杨烈这纯属随口一问,但是秦睢却神秘地笑了笑,没有回答。

  这就是知道了?

  “你可真能。”杨烈摇了摇头,旋即语气又变得严肃起来,“空间波动越来越强了,现在应该是87。”

  空间波动值是一个专有名词,一般宇宙星空之中的空间波动值为10,而有强者交手、高频能量反应的地方则可能到50,歼星炮命中的区域最高可以到70,星门附近的空间波动值则是90~120,超过这个数值的星门就会非常不稳定,发生传送意外的概率会大幅度提升。

  不过可以测量空间波动值的仪器大多非常庞大,只适合飞船、星舰搭载,杨烈能准确判断,完全是因为他曾经受过这方面的专业训练——这也是魂蛭的传统训练项目之一。

  “索亚星门不算稳定。”秦睢说,“估计穿梭星门时能到115,我先给你加一层异能保护。”

  杨烈的灵魂和如今的身体毕竟不是一套的,每次穿梭星门时总会有点小毛病,不是要睡个几天就是零件坏了,秦睢也束手无策。

  现在索亚星门又是这样子,加一层异能是很有必要的。

  “不用,最近我的实力已经恢复了很多,即便只是用机械躯体,也不会有以前那些麻烦了。”

  杨烈却是拒绝了,他知道秦睢的异能不能随便用,否则很容易失控,那样她必死无疑。

  他都这么说了,秦睢也没坚持,两人就静静等待着穿梭星门。

  “已经112了。”

  “114……”

  “116……穿梭开始了!”

  两人周身的能量波动都出现了一定的紊乱,但转瞬间又恢复了正常——星门穿梭,原本就是极短暂的一瞬间。

  “峰值是117。”杨烈说,“这座星门确实很危险。”

  “下次还是换个地方,我讨厌这座星门。”秦睢也点了点头,决定以后能不走索亚星门就不走。

  她是个非常爱惜生命的人,如果一不小心死在星门传送意外事故之中,那就太不值得了。

  杨烈当然不会反对她的意见,“我们只是这一次要来混乱星域,等事情搞定之后就不来了吧?”

  他并不希望两人再次踏入黑暗之中。

  愿望是美好的,然而谁也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秦睢只是笑笑,这种无法确定的承诺,她并不会随意许下。

  时隔多年,再次踏入混乱星域,秦睢不得不承认,她其实并没有感到多么难以忍受——恰恰相反,她轻松了许多。

  在秩序世界生活的这么多年,并没有能将她的性子正过来,她依旧是那个阴暗、邪肆、心狠手辣的“执法者”,甚至于——学会披上一层善良的皮,更好地伪装自己。

  “童年教育真的很重要啊!”秦睢感叹了一句。

  杨烈莫名其妙地看了她一眼,旋即与她说起了其他事情。

  虽然都是星海茫茫,然而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无论是秦睢、杨烈,还是遐方号上的其他乘客,都感觉身上某种无形的枷锁陡然一松——欢迎来到自由的世界,混乱星域。

  盖亚星系,雷伊斯星。

  一串沉稳有力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赫尔曼收回看向投影光屏的目光,起身朝来人走去,“苏中将,您好!”

  苏枯中将身上披着一件白大褂,神色中带着几分淡淡的疲惫之色,他今年不过一百零五岁,正值盛年,但却已经成为第十四军团的第一神医,放在整个银河联盟医学界那也是赫赫有名的青年俊杰。

  他将手上一份纸质文件递给赫尔曼,“你的检查报告,自己看看吧。”

  赫尔曼接过报告仔细看了起来,苏枯中将则在房间内的沙发上坐下,一旁的机器人立刻奉上清香四溢的茶水。

  苏枯端起茶喝了一口又放下,懒洋洋地靠在沙发背上,一只手轻轻揉着太阳穴。

  屋内没有人说话,非常安静。

  十分钟后,赫尔曼看完厚厚一叠文件,眉宇之间尽是凝重之色,他将文件放在茶几上,问道:“苏中将,检查发现我身上有精神系异能留下的痕迹?”

  苏枯中将没有睁开眼,“嗯,下手的人手法十分老道,以前可能发现不了,但是军团最近刚刚研发出了精度更高的精神系异能分析仪,通过它才找到了你精神海中的那一丝痕迹。”

  见赫尔曼神色愈发不好起来,他又补充了一句:“你最好仔细想想,你醒来后身边都有什么人——有可能下手的人那时候就在你身边,但也有可能早就离开了,所以我建议你找姜虞上校,请她使用异能帮你清除精神影响再说。”

  姜虞是姜琦的姑姑,她的异能是“复原”,这是一个极其稀少且珍贵的异能,不过使用时的限制非常多,成功几率最高也只有50%,最低时更是近乎于零。

  赫尔曼没有说话,事实上,在看到报告之后,他第一时间就怀疑上了一个人——蕾切尔·波特。

  无论是这一次相遇的巧合,还是自己对她那莫名超标的好感,都似乎表明……这个女人有着最大的嫌疑。

  赫尔曼并不是一个会被感情蒙蔽的人,片刻之间,他就想好了这件事情该怎么调查,它的背后又可能存在怎样的阴谋算计……

  苏枯中将的建议让他回过神来,他诚恳地谢过之后,又在光脑上申请了姜虞上校的治疗,便安心留在军团军医总院之中。

  因为检查报告中指出赫尔曼被人使用过精神系异能,因此在治愈之前他都不能离开军医总院,更不能担任原先的职务,甚至就连对外交流也需要经过再三审核。

  不过,赫尔曼很幸运。

  很快,姜虞上校就接受了他的治疗申请,经过她的治疗,他的精神海恢复了原状,影响他的精神系异能也被提取保存,接下来的事情将由军团进行调查。

  赫尔曼这一次执行的任务原本并不危险,但是却因为军团中有间谍出卖消息,险些导致他的小队全军覆没,赫尔曼独自引开敌人之后身受重伤,却又被发现受到精神系异能影响……

  这一系列的事情在第十四军团内部引起了一场风暴,很快就有人将波特家族当成了一个突破口。

  而波特家族,此时正因为艾丁星内气候灾变的事情焦头烂额,根本没有察觉到任何问题。

  蕾切尔·波特不知道自己的异能已经失效了,在家族深陷泥潭,以往的保护伞察觉不对将他们当成弃子时,不得不寻求赫尔曼的帮助。

  “赫尔曼……应该会帮我的吧?”

  她又回想了一遍自己在这件事上的一系列处理方式,觉得并没有暴露的可能,便放心地给赫尔曼当日走前留下的邮箱发了一封邮件。

  雷伊斯星,表彰大会刚刚结束,赫尔曼带着军团颁发的蓝星勋章回到了营地之中,便收到了这一封邮件。

  他面无表情地看完,想到之前在军情处看到的对波特家族的调查报告,唇角慢慢浮现出一丝冷笑。

  最开始他以为自己是被蕾切尔所救,尽管她出于某种目的可能对他用了精神系异能,但最后清算的时候,他仍打算让她以后的日子好过一点。

  但他没想到,原来这一切都是一场骗局,真正的救命恩人早就被波特家族给害了,现如今,还生死不知。

  赫尔曼真心觉得不可思议,蕾切尔·波特毕业于紫微综合学院,他曾经作为军方代表之一去过那里演讲,所以她认识他,应该也知道他的来历——到底是谁给她的胆子,敢对他下手?

  只能说,贪婪与绝望真的能让人变得胆大包天吧。

  不过……赫尔曼不打算现在就拆穿蕾切尔的骗局。

  他的恩人林纾可能已经被波特家族杀死,但也可能被他们藏了起来,他需要找到对方,就当是报恩了。

  如此想着,刻意等待了两天,赫尔曼才给蕾切尔回复了一封邮件,邮件中表明,他已经调查过波特家族的事情,这次的事情情况严重,他身为共和国军人不能背弃人民与正义,不会出手帮助;但从个人角度而言,他会帮助自己的恩人。

  赫尔曼是不知道蕾切尔收到这封邮件后会是什么想法,但他也不必在乎,反正蕾切尔对林纾的事情也知情,只要抓住她,他就能知道林纾究竟是活着还是真的死了,波特家族的其他人……就让他们接受法律的制裁吧,他会给他们找一个环境好点的监狱星,好好照顾。

  艾丁星,收到赫尔曼的回复,蕾切尔·波特顿时好像失去了所有的希望,她没想到自己虽然“救了”赫尔曼,但是赫尔曼却不打算用洛佩兹家族的权势帮助波特家族遮掩一二——他居然是这样古板的人?

  蕾切尔心中无比不甘,艾丁星的事情对于波特家族而言是一场无法承受的巨大风暴,但在洛佩兹家族眼中,这又算得了什么呢?

  “天意啊!”最终,她也只能无奈地叹息一声,“罢了,家族已经不成了,我必须保全自己……”

  从始至终,蕾切尔都未曾怀疑过自己的异能已经失效,过去的成功给了她信心,让她盲目。

  很快,艾丁星的事情便彻底爆发……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