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穿越 → 穿成炮灰后首富盯上了我阅悦全文最新章节

穿成炮灰后首富盯上了我阅悦全文最新章节

阅悦 著

连载中免费

《穿成炮灰后首富盯上了我》是阅悦所著的一篇古代穿越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柳叶一朝穿越,不仅成了励志女主的白莲炮灰堂姐,还与之一同嫁入京城女人都梦寐以求的皇商司徒家!这可真是天赐的好命,只可惜书中原身好日子没过多久便得了个凄惨下场,为了防止那天的到来,柳叶决定带着病秧子丈夫一起发愤图强,闷声发大财,谁知一不小心用力过了头,不但得了一品诰命夫人之品级,还一辈子被丈夫捧在了手掌心...

3.3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22

在线阅读

《穿成炮灰后首富盯上了我》是阅悦所著的一篇古代穿越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柳叶一朝穿越,不仅成了励志女主的白莲炮灰堂姐,还与之一同嫁入京城女人都梦寐以求的皇商司徒家!这可真是天赐的好命,只可惜书中原身好日子没过多久便得了个凄惨下场,为了防止那天的到来,柳叶决定带着病秧子丈夫一起发愤图强,闷声发大财,谁知一不小心用力过了头,不但得了一品诰命夫人之品级,还一辈子被丈夫捧在了手掌心...

免费阅读

  柳叶暗中打量这个所谓聚贤楼,听名字就知道它挺讲究风雅,往来的客人当中时不时就有几个看上去很穷酸的读书人走进来。

  这当然是男主招揽贤人的一个手段,说不定就碰到一个潜力股能为他所用不是。

  又看向旁边,柳花还在轻声安慰柳钱氏,她整个人都坐立不安,跟这个地方看上去格格不入。

  她也是第一次来!

  思及此,柳叶把观察的态度放得更明显一点,眼珠子转得快一点,手也放在两侧紧紧的攥着。

  她们的隔壁桌,韩忠让掌柜的给认了出来,还走上前来跟他打招呼:“韩忠,你怎么会在此处?”

  韩忠笑得很勉强:“我换了主子。”

  韩忠算个人才,但不算厉害的人才,换主子这种事实在是稀松平常,掌柜的不算八卦,但他与韩忠总算有过几面之缘,便惊疑道:“换的哪家?”

  “不提也罢。”不管他说话还是表情管理,都实实在在的表示这是一件很悲伤的事。

  他不便多说,掌柜的也就没接着再问,起身回到柜台处,招来一个店小二低声交待几句就又没了动静。

  但没多大会儿,韩忠的桌上就上来了好几个菜,还有一坛烧刀子。

  这时,柳叶她们这桌的菜也上上来了,跟韩忠的几个硬菜相比较,着实差距甚远。

  她想了想,站起来走过去坐下,抬起下巴道:“你怎么点这么多!”

  这主子当得着实憋屈,也就是一句话,说完了还要注意韩忠的小表情,确定没从他眼里看到厌恶才放下心来。

  韩忠道:“我跟掌柜的认识,他做主送予我的,主子要是不嫌弃,可以坐下来一起吃。”

  柳叶听明白这话的意思,他显然是没把自己当下人了,她可不信他敢喊他以前的主子跟他同桌吃饭。以她的见识阅历身家应该不懂这些,就欣然答应了他,她去隔壁桌拿碗筷之时还叫了柳钱氏一起。

  柳花虽说知道下人该有下人的规矩,但她本身就是外来的,也就没有那么多的讲究,都跟着一道过去坐下了。

  柳叶柳花都吃得文静,柳钱氏吃的有些瑟缩,这倒是有些出乎韩忠的意外之外。

  柳叶第一筷子吃的就是那只大蹄膀的肉,入口即化,色香味儿十足,一口下去很自然的会再夹起一筷子,丝毫不见半点油腻。

  不能更满足!

  哪怕柳叶明知道自己此时并不适合吃太多的肉,她的筷子也一次一次的往肉菜上面伸。

  不愧是大厨,连一个普通的酱肉丝都这么的不一般!

  ……

  饭罢,柳叶一行人又回到衙门继续等候一个结果,这时,出去调查的两个衙役都回来了。

  一则河里确实有酒瓶子,二则迷香也确实是柳三出面去买的,两条都跟柳花的说法对上了。

  下午,继续升堂,县令拍响惊堂木,喊道:“堂下何人?”

  王仁川不卑不亢的开口道:“回大人的话,小民乃是济民药堂的大夫,王仁川。”

  原来是个大夫。

  县令皱眉道:“你一个大夫,为何会卖这种宵小的东西?”

  王仁川道:“大人,于我而言,云香只是我治病救人的工具,何谈宵小?当时,柳三前来找我,我替他开了二钱云香助他安眠,何错之有?”

  县令低头看一眼状纸,问道:“二钱?”

  王仁川点头道:“是,二钱。”

  可状纸上写的分明是五钱,县令道:“柳三手里的迷香分明是有五钱,你真的确定你只给了他二钱?”

  之后,他紧盯着王仁川的脸,但他只是作势想了想,又道:“我中间出去找过一趟,若是他手里有多余的云香便可能是那个时候偷偷拿的。”

  这话没问题。

  此时,县令又想起来柳花的话,问道:“你当时看见的柳三有没有喝酒,行为又如何表现?”

  王仁川说得很慢,显然是边回忆边说:“当时我正好有一点鼻涩,未曾闻到过酒气,观他面相,亦不曾看出他有喝酒的迹像。”

  闻不到酒气,看不出来喝酒!

  县令把柳三几个招唤出来,让他们跟王仁川面对面的站着:“王大夫,你且看看柳三的跟昨日可有不同?”

  王仁川盯着看了他片刻,道:“他一夜未眠,形神萎缩,应当好好休息才是。”

  “柳三拿着你给的香领着他二人去柳家行窃,当场被柳家人抓住,你且看看另外二人,他们表现的又如何?”

  听县令讲明了他这一趟的原委,王仁川的神情看上去很是震惊!

  “这,这可如何是好……”

  县令打断他的不敢置信:“你且看看另外二人表现的跟柳三是否一致?”

  王仁川略带结巴的应下来,盯着林大胖子他们的脸看:“回大人的话,我观此二人跟柳三差不多情况,并无太大的区别。”

  这个大夫没看出来柳花说的那些东西,她到底是不是在装腔作势?

  现在唯一一个还没有确定的点就是柳三喝酒后的情况,所以,上午那一坛子酒还是搬了上来,柳三拒绝也不行。

  有些人天生喝酒就不上脸,三碗酒下肚,柳三只是显得脸上的气色更好了些,身上的酒气也不大,只是,他的眼神确实变了,如林大胖子所说,如同变了个人一般。

  县令立刻问道:“堂下何人?”

  他眼睛盯的是柳三,柳三自然顺着他的话答道:“老子柳三,你又是哪个王八……”最后一个蛋字在水火棍的威力下消失于喉间。

  跟之前表现出来的怯懦不同,柳三张口一个老子,闭口一个老子,性情大变!

  柳三让衙役打了这一下,回头张口就要骂他,接着又一棍子打在他的身上,直到把他打得不敢说话了衙役才收回手里的水火棍。

  县令这才道:“柳三,本官且问你,你昨日可曾前去济民药堂买过云香?”

  柳三低头呸出来一口痰:“老子没买过什么鬼香!”

  县令看向林大胖子:“林业成,他确实如你所说的变了个人,却否认前去济民药堂买香的事,你可有话说?”

  林大胖子拱手道:“大人,他就是这样,酒醒了都想不起来喝过酒以后……”

  柳三冲他一脚踢过去:“放你娘的狗屁,你个死胖子!老子记得很清楚,你叫林大胖子!”

  县令重重地拍了一下惊堂木:“肃静!”

  论证据证人,他立刻就可以下令收押柳三,可是柳花的话一直在他心底里转悠,让他下不了最后的决定。

  最后只得下令道:“把三个人都收押监房,明日再做判决!”

  退堂之后,县令把柳花几人再次招到了衙门后堂:“柳花,对柳三酒后的表现你有何看法?”

  柳花还是先前那句话,主犯就是林大胖子。

  县令来回踱了几步,看向柳叶:“柳叶,你怎么看?”

  柳叶见他问到了自己的身上,毫不犹豫地就说出了自己的答案:“林大胖子就是主谋!”

  “为何?”

  柳叶眼带鄙视,撇嘴道:“不管是喝酒前的柳三还是喝酒后的柳三看上去都不怎么聪明,他一共都没说过几句话。”

  县令好笑的问道:“照你的意思,蠢人就不会偷盗了?”

  “那当然!”

  简直歪理!

  柳花这时出声道:“大人,民女有一个主意。”

  县令点头道:“你说。”

  柳花垂下眼眸,缓缓道:“您把他们三人分别看押,再对他们说另外两人已经招供是他,再看他们有何反应便可。”

  听她一说完,柳叶就一拍脑门暗骂自己笨,亏她小说电视剧看了那么多,这个套路她也挺熟悉的啊!

  县令不是蠢人,听了觉得甚好,立刻就吩咐边上站着的衙役去办这个事。

  当然,他的审问可不是装样子,而是真情实意的走了一道道的程序,不管他们招不招,到另外两人的耳朵里都是他们已经招了的结果。

  其中,李旬被重点照顾,凄厉地叫声连隔壁监房的另外两人都听见了。

  申时一刻,李差役拿着三个人的供词来到衙门后堂,高喊道:“大人,有结果了!”

  县令迎上去接下来他手中的供词一探究竟。

  她居然是对的?

  主犯就是林大胖子,既如此,王仁川的证词就很有问题。

  后县令再次提审于他,他依旧不说实话,直到县令把林大胖子的供词拿给他看,他才颓然认罪,虽说其中另有缘由,但他选择在公堂之上作伪证必然要有个结果,县令派人去济民药堂说明了此事,他这坐堂大夫是别想做了。

  因明日还要继续开堂审问,柳叶他们干脆就近找了家客栈住了下来,跟聚贤楼相比,他们这次选择的如意客栈看上去就差了许多,走进去的也多是平头百姓,柳钱氏虽说还是表现拘谨,好歹不用两姐妹扶着走了。

  “几位客官,打尖还是住店?”店小二肩膀上搭着白色抹布,跟影视剧里的形象相差不离,比聚贤楼的店小二又接了几分地气。

  他这话是对着韩忠说的,不论衣着气度,韩忠比之柳叶柳花都要强上不少,又是唯一的男人,以为他是一家之主不足为奇。

  然后,就听韩忠道:“三间上等房,一间下等房,另外再在三间上等房里安排好洗澡水。”

  店小二搓着手领他们上楼,先是去了下等房,看到韩忠走进去时他有一瞬间地僵硬:“三位这边请!”

  原本他还想多说几句套套交情,又怕再说错什么,干脆就闭上嘴只带着笑脸把她们送到房间里。

  “热水我马上就替你们送上来!”

  柳叶走进房间掩上门,专注的寻找那只熟悉的巨大木桶,她来了这么些天都没有正经洗过澡!

  她抱着木桶傻笑了没多久就听见有人敲门:“客官,热水送到了,烦请开门。”

  ……

  柳叶整个人都泡进去,发出一声满足的感叹,这种感觉实在太过美好!赚钱,她一定要赚钱!

  客栈不单只给热水,连肥皂都有准备,柳叶用惯了沐浴露,再用这个确实有点不习惯,好在,女主知道配方!

  只不过,她所弄出来的大多东西都成了皇家特供。

  柳叶在水里泡到皮都发皱了才站起来,一阵风吹过,她起了一胳膊的疙瘩,赶紧把衣服又都套上才觉得好了些。

  十一月的天气都不是太冷,冬天好过,可夏天要怎么过!

  之后,在梳头的过程中,柳叶在铜镜里看到一张脸,一张很陌生的脸。

  原主有一面铜镜,但它看起来一点都不清晰,只照得出来一个大概的人影,所以在她穿来之初这面铜镜就被她打入了冷宫。

  她原以为铜镜都是一样的,只能照个大概,没想到它也可以照得纤毫毕现,连她眼角那颗小小的黑痣都看得很清楚。

  书里对柳叶的外貌描写很敷衍,主要就是长得好这个特点,毕竟不是主角,只是个炮灰。

  现在,这张脸清晰的印在柳叶眼前,毫不客气的说,给她化个现代的妆容足以用倾国倾城四字来形容,原主的五官底子实在过于优越!

  柳叶抬高下巴,换上她熟悉的表情,颜值立刻减没了三分,见状,她赶紧拍着胸口安慰自己,还好还好!

  收拾好了柳叶还不觉得饿,看看窗外天色又还早,干脆就去约了韩忠出门去逛逛,她这个主子虽说不是太值钱,可好歹是个主子,他必须陪玩。

  县城其实也没有柳叶想的那么富裕,看上去繁华的街市也只有两三条,走到一条巷子前,柳叶停下来问韩忠:“这里是什么地方?”

  “女子不能进去的地方。”

  柳叶点头,果然是烟花柳巷,现在是大白天,街面上还很萧条,不过,这些店子的门口都挂着粉色布帘,连灯笼都是粉色的,一看就让人想入非非。

  过后,又路遇一家名叫严家饼铺的店子,柳叶停下来脚步,她要不要进去看看呢?想一想,她还是抬脚走了进去。

  严家饼铺不算大,供人走动的地方也就四五平,其他地方都摆着柜子跟炉子。

  柳叶穿着打扮普通,神色还莫名奇怪,但她身边的韩忠看上去颇有气度,无形之间拉高了她的身价,本来该是小伙计负责接待,结果变成了掌柜站出来接待他们:“两位想买些什么?”

  柳叶摸着下巴皱眉道:“我要一斤如意水晶糕。”

  掌柜连连点头:“有有有,可巧了刚出锅的,还热乎着。”他领着柳叶到了一个盒子面前,揭开盖子让她看。

  这名字是柳叶随意编出来的,想不到还真有。

  但他让她看的糕点,如意的形状倒是在,可它一点也不晶莹剔透!看颜色,跟绿豆糕没两样。

  柳叶拿眼神看韩忠,指望他说话。

  韩忠道:“我们要的是如意水晶糖,不是绿豆糕。”

  果然是绿豆糕!

  柳叶眼神瞬间充满了藐视:“没有就没有,你为什么要敷衍我?居然拿绿豆糕充作如意水晶糕!”

  掌柜脸上堆满了笑容:“姑娘,你瞧这是不是如意?我家这糕点叫的就是这个名字,何谈充作?”

  他的态度柳叶不在意,她只管闹就好,最好是把严家母子都闹出来,让他们瞧瞧她的脾气!

  柳叶放大了嗓门喊道:“本来就是滥竽充数!我说我要如意水晶糕,可是你拿一盒绿豆糕说它就是如意水晶糕!”

  这边动静大,三三两两的人就被引了过来,互相一打听就知道了事情的经过。

  掌柜不怕,甚至,他还乐于见到这样的场面:“我严家饼铺在此地经营十数年,再是讲究不过,你且问问这些路人,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韩忠是看不明白她想做什么,又为何非要跟他较这个劲,不过他是她那一头的,必须帮着她。

  “掌柜的意思是,你家的如意水晶糕就是绿豆糕?”

  掌柜点头道:“正是。”

  韩忠轻笑道:“可我家主子要的是如意水晶糕,听名字就该知道跟绿豆糕不是一回事,而你连问都没有问过一句,便道有,这是否合适?”

  柳叶的根本目的就不是为了坏他生意,不想跟他继续纠缠下去,便道:“掌柜,你家老板何在?我必须与他说道说道!”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