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古言 → 宰相迟早被我亲死娜ke露露全文最新章节

宰相迟早被我亲死娜ke露露全文最新章节

娜ke露露 著

连载中免费

《宰相迟早被我亲死》是娜ke露露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武馆世家的打架小魔女林徐徐很是荣幸的赶上了穿越的末班车,才一睁眼就撞见美男出浴。偶然有一日,她看见了现代中意的小哥哥竟然出现在此处,林徐徐想趁此机会,火速将其扑倒,却不料扑错了人,扑倒了当朝宰相之子楚萧律,这...这可如何是好啊!

2.1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22

在线阅读

《宰相迟早被我亲死》是娜ke露露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武馆世家的打架小魔女林徐徐很是荣幸的赶上了穿越的末班车,才一睁眼就撞见美男出浴。偶然有一日,她看见了现代中意的小哥哥竟然出现在此处,林徐徐想趁此机会,火速将其扑倒,却不料扑错了人,扑倒了当朝宰相之子楚萧律,这...这可如何是好啊!

免费阅读

  林徐徐展颜一笑,道:“够,哪能不够。不过,还可以再锦上添花一点点。”

  老板娘历经商场多年,什么阵仗没有见过,她抱起双臂,盯着林徐徐道:“我也不想和你说那么多废话,看你模样挺俊,人瞧着也机灵,给你一次机会对我而言倒也没什么损失,赶巧后日,金陵城中要举办一年一度的七楼十二庄飞花令,若你能替雪凝春争得一席之地,别说这一个要求,以后什么要求都随你提,但若是达不到我的要求,呵。”

  老板娘微微一笑,道:“记住,扫地出门是轻的。”

  见老板娘答应,林徐徐眼角眉梢都乐了。

  “谢谢老板娘,大恩大德,徐林没齿难忘,后天那个什么令我一定全力以赴,不辜负老板娘的厚爱。”

  老板娘瞥她一眼,又再次强调:“是飞花令。”

  林徐徐笑了两声,又问道:“老板那,这个飞花令是什么啊,我得先有个了解,也好做一些准备。”

  老板娘无语至极的看了她一眼,随即又将花扇摇起。

  “敢情你是个外乡人啊,所谓飞花令,就是礼部与宫中乐官所举办的一场赛事,由黎国七楼十二庄推出人选,我们雪凝春呢,就是这七楼十二庄的一楼,参加飞花令的大多为女子,这些姑娘技艺超群,她们若是能在飞花令中夺了冠,第一种赏赐,就是可以免去她们卑微的花楼身份,要么入宫当舞师,要么就去往那些达官贵人家里当舞侍,第二种呢,则是可以免去她们所处花楼舞庄的五年赋税。总之,无论哪一种,都是比现在更好的出路。”

  说到七楼十二庄飞花令,老板娘也是有些头疼,雪凝春总共参加了七次飞花令赛事,别说前三,连第五名都没进去过,就连去年夺了个第十,还是因为她老相好在官场混了个小官,参加了飞花令评选官员,才勉强给她弄了个第十名。

  想起死对头得意的那张脸,老板娘就恨的牙痒痒,不说一举夺魁,能拿个前五她就谢天谢地了。

  听老板娘所言,这个飞花令应该就是相当于现代的某种选秀,不过不是进娱乐圈,而是针对高阶官员和皇宫所设立的赛事。

  林徐徐又问:“老板娘,请问飞花令有什么禁忌规则吗?”

  “这个嘛。”

  老板娘想了一会儿道:“没什么明确禁令,就是有一点,为了防止混入敌国细作,每位参赛者的身份证明必须都要有的,你总不可能,没身份证明吧?”

  提到身份证明,林徐徐不得不尴尬的笑了两声,这个黎国是历史上没有的,而这里的管制方法和现代竟是出奇的相似,比如去往客栈住宿登记必须要身份证明,更加牛掰的是这里的人竟然也有身份证号码,还有,不满十六岁,男女是不能在客栈开一间房的。

  自己能住到客栈,还是花了两倍银子,使尽浑身撒娇数,老板才偷偷答应了她,让她在客栈住了几日,酒楼老板也是给她开了最低的工资,才帮她蒙混过关的。

  她都快怀疑,这里的皇帝可能也是穿越过来的现代人了。

  “我肯定有身份证明的,不过放在住的地方了,明天,明天我就带过来。”

  林徐徐话音才落,肚子就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老板娘也是听见了,掩着花扇不禁笑了两声,林徐徐顿时羞的满脸通红。

  两个馒头,真的填饱不了肚子。

  “那行。”

  老板娘招来楼中龟 公,道:“阿練,带这位徐林姑娘先去后堂用点饭。”

  名叫阿練的龟 公年纪看上去只有八九岁年纪,眉眼怯弱,生的白净,听完老板娘的话,他微微抬头看了一眼林徐徐,随即低声应道,便带着林徐徐走向后堂。

  一路上,绕过花红柳绿的莺莺燕燕,偶尔碰着一两个喝醉酒的不正经恩客,都被林徐徐凶神恶煞的瞪了回去。

  两人刚步入后院,耳边繁华喧闹声逐渐远去,林徐徐问道:“那个,阿練,我可以问你一件事情吗?”

  没想到林徐徐会主动与自己搭话,阿練先是一惊,显得有些惶恐,随即低声道:“姑娘请说。”

  “你们这里的身份证明,在哪里,才可以办到呀?”

  见林徐徐问到这个,阿練顿了片刻,黑瘦的手掌打开膳房的门,待林徐徐走到饭桌前,才道:“丞相府。”

  林徐徐:…………丞相府。

  下意识,她就想到楚萧律。

  林徐徐面色带点憋屈意味的小挣扎:“除了丞相府就没别的地方了?”

  按理说,办身份证也应该像现代这样,有个派出所分局啥的,怎么放古代,直接到总局了。

  “没有了。”

  阿練将灶台上的火升起,给林徐徐热了一些吃食。

  “阿練,你看起来年龄很小,此时不是应该在学校……私塾读书才对吗,怎么就来这里了,这里灯红酒绿的,你太小了,不适合这里。”

  放现代十二岁进酒吧蹦迪,也是违法的。

  而且阿練穿的衣裳都破了,缝缝又补补,面色看着也有些营养不良,脸色虽然白净,那双手却是小小年纪就长满老茧,总是低着头,很害怕与人接触一样。

  “姑娘说笑了,阿練本来就一草芥命,能活着有口剩饭吃就不错了,至于读书进私塾……”

  阿練声音落寞,没有继续说下去了。

  林徐徐又问道:“你家里人呢,爹娘呢?”

  阿練拾掇着柴火,依旧低着头,许久才道:“爹娘,兄长大姐都死了,姑娘刚刚所说的身份证明我都没有,所以雪凝阁老板娘能给我一口饭吃,一份生存下去的活计,我真的……很感谢她。”

  听到这里,林徐徐心里五味杂陈,在现代,武馆里最小的小师弟也和阿練一般大,天天吃不完的零食,虽是练功苦了些,但是总体成长境况,都比阿練好上太多太多了。

  林徐徐在现代没有挨过什么疾苦,十几年来,活的很安稳,武馆上下所有师兄弟都宠着她,现在到了古代,第一次遇见阿練这种情况,她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说什么进学校这种话,真的很不经大脑。

  有些人,为了生存,就已经过的很不容易了。

  见阿練抓着干柴拱着灶里的火,还要去顾及灶台上的食物。

  而他的身板,只能勉强够着灶台。

  林徐徐顿时放下手中的水,三步并两步走了过去。

  “我来吧,你去坐着弄火。”

  她拎过阿練手里的饭勺,摸摸阿練的头,搅着锅里的饭,道:“你太瘦了,正在长身体的年纪,一定要多吃饭,姐姐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都比你壮多了。”

  阿練有些手足无措,本来这些就是他应该做的事,他还记得,爹死前再三交代一定要勤快,在别人家越勤快才越有饭吃,不能偷懒。

  阿練不想偷懒。

  “姑娘,还是我来吧。”

  “听话,你去坐着升火就行,不要叫我姑娘,听着怪别扭的,我比你大这么多岁,不用喊阿姨,以后,就叫我徐姐姐吧。”

  阿練终归还是个小孩子,小孩子最能分辨人的真情假意,林徐徐不像其他楼里姑娘,见着他只会骂他是个天煞孤星的丧门星,也不会欺负他。

  她是第一个主动帮自己拎过饭勺的人。

  阿練觉得很暖,心头暖。

  他也没有再硬抢着做这些,于是,坐过去升起了柴火。

  林徐徐在雪凝春将肚子填饱之后,告别了阿練老板娘,只说自己需要回去一晚,拿身份证明,明日再回来。

  老板娘摇着花扇答应了她。

  出了雪凝春的大门,林徐徐却是径直走向了城东宰相府。

  为了生存赚钱,还有以后能方便行事,她必须要想办法搞一张身份证明才行。

  阿練说是丞相府,也就是楚萧律在负责这件事,林徐徐想着只能先厚着脸皮去求一求楚萧律,看能不能走个后门,自己来这边认识的第一个人是楚萧律,对于这个小相爷,她心中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结。

  暂且称为异乡初见情结。

  林徐徐又从那个后院狗洞溜进了丞相府。

  避开一众侍卫,林徐徐到了楚萧律的卧房,她蹑手蹑脚,左顾右盼,就像个小偷一样。

  楚萧律房中没有光亮,一片漆黑。

  这是睡着了还是没回府?林徐徐也没来得及细想,就轻轻推开了房门。

  她进去之后,又将门掩上。

  有轻柔月光自窗缝泄了进来,待到视线适应之后,林徐徐往玉案处走去,不料还没有走上两步,她耳边只听得一声沉重的推门声,打开的,却不是寝房正门。

  林徐徐只瞄见玉案右方突然蹦出来了一个黑乎乎的人影,人影身后,似乎有一道暗门。

  她一把捂住自己的嘴,将那声欲出口的惊呼压了回去,那黑影走的太快,竟然迎面撞了上来,电光火石之间,林徐徐只感觉自己的额头撞进了一个冷硬的怀抱。

  “谁!”

  一听这声音,是楚萧律。

  林徐徐揉揉自己的额头,低声道:“别叫别叫,是我,林徐徐。”

  楚萧律一把推开怀中人,将笼中烛火点燃,才看清面前的人。

  果真是林徐徐。

  楚萧律敛眉道:“你大半夜来我房间做什么?”

  林徐徐支支吾吾半天,酝酿着怎么开口。

  楚萧律又道:“三番两次,林徐徐,我真的很好奇,你究竟是怎么进来的?”

  林徐徐嘿嘿笑了两声,有些尴尬,总不能说,是钻狗洞进来的吧。

  “你先不要管我怎么进来的,我今日来,是有事求你的。”

  听见求这个字,楚萧律并不惊讶,从小到大,他听了不少,不过,他惊讶的是,这个字是从林徐徐嘴巴里说出来的。

  要知道,几日前,这女人还骑在自己身上耀武扬威,一副翻身农奴把歌唱的得意样。

  楚萧律微微俯身,语调因为不可置信生出了几分轻佻意味:“你刚刚说什么,求我?”

  烛光之下,更衬的楚萧律唇若三月樱花,他皮肤冷白如玉,本是下垂的狭长眼,此时因为他的微微一笑,眼尾成了微微的上挑,不过一瞬,却是自成一番风情,若不是他眉形太过端正,俊秀中带着几分英气,恐怕是会美的让人误会了性别。

  林徐徐不得不承认,楚萧律的美貌让人移不开眼睛,尽管她早知道这人皮相极为出色,但还是不自觉有半刻恍神,微微晃首,林徐徐把那些不该有的欣赏情绪甩掉,又软着嗓音道:“对呀,楚律哥哥,我有事求你。”

  见她又是这副魔鬼嗓音,楚萧律笑意瞬间收起,眉敛的更深了:“求我可以,但请你不要再叫我楚律哥哥。”

  这四个字,是楚萧律本年度最大梦魇。

  听最软的话,挨最毒的整。

  林徐徐见楚萧律似乎真的很避讳这句“萧律哥哥”,因为,站在她面前的男人,眉头皱的都快夹死一只苍蝇了,整理好语言,林徐徐又小心翼翼道:“那……萧律前辈?”

  楚萧律眸色一冷,道:“好好说话。”

  有时候,这人身上的冷意好像总能无意冰到人一样,林徐徐咬着下唇,道:“我在好好说话啊,这次又没摔你,也没骑你。”

  楚萧律定定看了林徐徐好一会儿才调转视线,长指理了理袖口,他坐至圆案桌后,缓缓道:“前几日用茶水蘸墨,在我脸上画王八时,不是说了,以后,都不会再见面了吗?”

  闻言,林徐徐尴尬的笑了两声。

  “随口一说,又不是真的不见。”

  楚萧律虽是玩笑口吻,但那清冽的嗓音里面却是夹杂着不容忽视的压迫感:“三番两次,举止怪异,大晚上,未出阁的女子溜进单身男子房中,林徐徐,你究竟想干什么?”

  林徐徐笑的眉眼弯弯,道:“这个嘛,今晚我来找你,并不是想干嘛,我真的是来求你的。”

  “求我?”

  楚萧律很想知道,无法无天,能在自己脸上画王八,嘴里塞上抹布的侠女林徐徐能求自己什么。

  “那你且说,求我何事。”

  林徐徐面色一喜,有戏。

  她看着楚萧律,问的小心翼翼:“那个,能不能,给我弄张身份证明呀?”

  身份证明?

  楚萧律看着她,那种眼神介乎是防备和兴味之间,配上其嘴角弯起的若有若无弧度,看得林徐徐莫名其妙心里直发毛……沉默了半刻,楚萧律才道:“先是让我丢失了最重要的灵佩,而后又触及我底线,若你是我,林徐徐,给我一个帮你的理由?”

  话罢,房间沉寂良久,忽然,林徐徐什么也没说,就是鞠了一个标准的九十度躬,声音也是从未有过的诚恳。

  “我,林徐徐,对着这个天,对着这个地,就那晚的王八抹布事件,特此向我们黎国最英俊帅气的小相爷表示诚挚的歉意,你就大人有大量,饶我这一回吧。”

  女子声音软糯,诚意满满。

  楚萧律顿了片刻,直言道:“不帮。”

  一盆冷水临头泼了下来,林徐徐不解:“为什么呀,你动动小指头就能解我燃眉之急,好萧律哥哥,你就不能帮我走一个后门吗?非常小非常小的那种。”

  楚萧律长指轻扣着桌面道:“再小,也不帮。”

  见他口气决绝,没有一丝商量的余地,林徐徐心里有些憋屈。

  她又试着软着嗓音道:“你也知道,在黎国,没有身份证明根本什么也干不了,你是我来这里认识的第一个人,虽然我欺负过你,但是,我只认识你,你若是这次不帮我,我真的会饿死在黎国。好萧律哥哥,就一次,都不行吗?”

  林徐徐这个眼神,不禁让楚萧律想起了自己小时候养的那条棕色小狗。

  那只狗狗在要吃食的时候,也会露出这般眼神。

  楚萧律道:“撒娇在我这里无用。”

  “我没有撒娇,我是真心实意的在恳求你。”

  “求也无用,天真至极,此事,绝无可能。”

  楚萧律起身,松松筋骨道:“夜深了,你不必在我这里白费心力,这张身份证明,我是不可能帮你办的。”

  如此接二连三直白的拒绝,林徐徐干脆也收起那一脸娇笑,她看着楚萧律硬声道:“不帮忙今晚我就不走了。”

  楚萧律见她嘟着嘴,就像要不到糖的小孩一般,他不禁嘴角渐挽,勾起惑人弧度:“耍赖也无用,我更不吃这一套。”

  可楚萧律还是低估了林徐徐的无赖程度。

  只见林徐徐三步并两步冲上前,绕过楚萧律,一个大字形就先他一步躺在了床上。

  接触过两次,她知道这人有那么点洁癖。

  果不其然,楚萧律见林徐徐衣物还未褪去,鞋也没脱,就这样躺在自己床上,面色一瞬怒极。

  他想去将床上的人拉起来,奈何下不去手。

  楚萧律只得拂袖怒道:“林徐徐,马上!立刻!给我起来。”

  林徐徐微微一笑,笑的狡黠:“不起不起就不起,有本事你来拉我呀。”

  她微微一笑,随伸出白皙纤长的右手,示意楚萧律来拉她。

  奈何楚萧律根本克服不了心里那关,只能横眉怒极的瞪着林徐徐。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再不离开我的床,我立刻就唤人来。”

  “哦~”

  林徐徐绕着胸前碎发,她发现自己真的越来越喜欢看楚萧律生气的模样。

  “叫啊,叫的越多越好。”

  楚萧律万万没有想到,这位林徐徐行为不仅放肆,甚至还很狂浪,只见林徐徐慢慢解开颈间衣物细绳,再缓缓拉开,隐隐露出了白皙的肌肤。

  仅仅一瞬,楚萧律已是快速别开眼,袖中长指蜷的更厉害了。

  除了不可置信,楚萧律几乎是咬牙切齿道:“林徐徐!”

  林徐徐心里已经笑开了花,她怎么感觉逗这块木头感觉这么有趣,平时冷的像座冰山,但是一到这种时候,却是一副怒火中烧却又无可奈何的模样,有趣,太有趣了。

  林徐徐面上还一副无辜的模样:“你叫他们来看,他们会怎么想呢,大半夜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姑娘还泪眼汪汪,你觉得他们会怎么想呀,我的小相爷。”

  楚萧律声音沉得厉害:“我府中人,自会信我。”

  “信,肯定信你啊,但是你太小看人的八卦能力了,特别是对于这种……”

  林徐徐微微挑起尾音,有些暧 昧,却没有继续说下去了。

  “看小相爷模样,心里必然气疯了吧。”林徐徐啧啧两声道:“我只是睡了你的床而已,又没做什么,你气什么呀。”

  林徐徐又狡黠的笑了笑,随即撩起耳畔头发,又从床旁起身不慌不忙绕楚萧律身后,手指快速的点了点楚萧律脸颊,轻笑道:“小相爷,怎么办,这次还是我欺负了你啊。谁让你软硬不吃,非吃这套。”

  楚萧律紧紧咬着后槽牙,眉目一瞬冷冽,竟然趁他不备摸他的脸颊,实在无礼……无礼至极!

  他一步退后,拉开两人距离,眉目冷的厉害:“你不要再靠近我。”

  哟,不要靠近我,林徐徐心生恶作剧之意,她倒真想看看,靠近了,究竟会怎样?

  林徐徐笑的恶意十足,只见她一蹦上前,竟是一手横过了楚萧律后脖,她的力气真不是一般的大,楚萧律只感觉后脖一紧,已是被迫俯下 身,几乎是立刻,林徐徐很明显便察觉出楚萧律的僵硬。

  这人的洁癖,还是令人发指。

  奈何林徐徐从小练武,人人都称一声“怪力萝莉”,只要她不想松开,比她高出近一个半头的楚萧律竟然没有拿她没有一点点办法。

  楚萧律活了二十年,第一次感觉自己好像遇到了克星,对方还是脸皮极厚不按常理出牌的一位姑娘。

  两人目光对上,一人横眉怒极,余怒难消。

  一人眉目秀丽,满是狡黠。

  楚萧律挣脱不开,后脖被紧紧锢住,因为身高悬殊,林徐徐此时就像袋鼠一样挂在他的身上,楚萧律身子僵的厉害,口气难掩嫌恶:“林徐徐,松手!”

  “原来小相爷这么不喜欢别人触碰到你,啧啧啧,这么严重的洁癖该如何是好啊。”伴随着话语,她又拉近了二人些许距离,嘴唇甚至就快贴到楚萧律的耳垂处。

  瞬间,冰寒入骨的语调降临:“滚开!”

  林徐徐吐吐舌头道:“我就不滚,不滚不滚偏不滚,除非小相爷,给我办一张身份证明。”

  绕是到了如此境地,楚萧律口风还是未松半分。

  “妄想。”

  还是拒绝,这人硬邦邦的口气,惹人生气的本事倒是挺好的,不过,林徐徐只要一想到楚萧律冷冰冰的表情露出咬牙切齿的怒意,便不由自主的耍起小伎俩来,只见林徐徐手指搭上楚萧律腰间的活结,然后慢条斯理的往外抽。

  楚萧律胸膛起伏的紧,强忍着不适感,第一次没有戴手套,趁她微微松了几分,抓住时机,楚萧律用力将身上的人拽了下来,随即厉声喝道:“你做什么!”

  做完这个动作,林徐徐看见某人的手掌都在颤抖。

  她几乎下一秒就要笑出声来,实在是太有趣了,她都迫不及待要好好瞧一瞧楚萧律更暴跳如雷的表情。

  虽然离开了楚萧律,但这人似乎忘了自己的腰带还在林徐徐手中,只见林徐徐素手缠着腰带,歪着头道:“好玩呀。”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