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言情 → 隐婚甜妻开挂了阮子小姐全文最新章节

隐婚甜妻开挂了阮子小姐全文最新章节

阮子小姐 著

连载中免费

《隐婚甜妻开挂了》是作者阮子小姐所著一部长篇都市言情小说,主角是凌歌,全文讲述的是:凌歌是娱乐圈演技为“零”的十八线女明星 ,炒作蹭流量话题满天飞,奈何拥有5岁萌娃事业粉为妈咪的娱乐圈之路操碎了心,凌歌不以为意反而觉得儿子十分可爱,直到某金主大佬上门认领妻儿,大手笔砸钱给剧组将她推到一个高点,她才意识到事情大条了……

8.2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22

在线阅读

《隐婚甜妻开挂了》是作者阮子小姐所著一部长篇都市言情小说,主角是凌歌,全文讲述的是:凌歌是娱乐圈演技为“零”的十八线女明星 ,炒作蹭流量话题满天飞,奈何拥有5岁萌娃事业粉为妈咪的娱乐圈之路操碎了心,凌歌不以为意反而觉得儿子十分可爱,直到某金主大佬上门认领妻儿,大手笔砸钱给剧组将她推到一个高点,她才意识到事情大条了……

免费阅读

  延湛从凌歌的手上拿过节目组准备好的猎物需要佩戴的铃铛项链,伸手便给凌歌戴上,俯首凑近,暧/昧的距离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你的金/主也喜欢这样对你吗?”只是耳边的言语已变得声声刺耳,“毕竟,你不过是被包/养的宠物而已。”

  调笑的语调仅限于两个人能听到,而凌歌只是笑,礼貌地与延湛保持距离,甚至为他给自己戴节目道具说了一声,“谢谢!”

  只是话语间尽是客气与疏远……

  凌歌的反应显然让延湛有些不满。

  路易斯在镜头外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他真的不懂延湛到底在干什么?在节目组上为那个女人做到这个地步到底图什么?

  “刚刚那段删掉吧?”路易斯对着摄影组说道。

  当嘉宾主持装备完毕,整个摄制组机位也已到位,尽管录制时已经是深夜,但整个大楼还是被围个水泄不通,MC们陆续介绍了整个游戏规则与任务指定区域,嘉宾们便开始分头行动。

  凌歌的体力还算可以,一路上不停搜寻N.PC,在镜头里也像风一样的女子,甚至连PD都跟不上的她的步伐,但是奈何一天没有正经吃东西,她慢慢也感觉有些吃不消。

  当警铃响起,猎人开始行动,凌歌只觉得一阵胃痛,但是来不及想其他,连忙寻找可以藏身的地方,偏偏在此时又看见延湛从远处朝自己走来。

  凌歌转身就跑,铃铛作响,一下成了众矢之的,慌乱无措的时候凌歌看到一部电梯停到眼前,奈何按了很久没反映。

  直到一个男人伸手刷了下卡,“需要刷卡的。”

  “谢谢。”凌歌想也没想直接进了去。

  “幸好没被抓住。”凌歌喘着气低声道,回头才发现,连PD也没有跟上!

  这下惨了!

  凌歌看着电梯的数字一点点攀升,心跳剧烈,总算停在21层时连忙逃亡一样跑出了电梯。

  只是凌歌马上就察觉到不对劲,因为整个楼层不像是办公区更像一个私家空间,除了办公室,还有健身房、甚至私人影院,在偌大的空间中,让凌歌的铃铛声显得异常声脆。

  而此时电梯铃响起,凌歌随手推开一扇门,竟然是卧室,凌歌来不及多想,直接钻进了旁边的壁橱内。

  脚步声一点点朝着自己的方向而来,凌歌紧张地攥着手指,延湛这么快就追来了?凌歌还有点疑惑。

  很长时间没有动静,那声音离自己越来越远,然后就听到水声,好像是在淋浴,凌歌慢慢觉得有点不对劲,准备换个姿势出去,却在这时发觉脚步声好像又朝自己走来。

  瞬间,门被拉开,凌歌抬眼引入眼帘的是男人的腹肌,小麦肤色,整整齐齐地八块腹肌,而上面还挂着水珠。

  凌歌自然地咽下一口口水。

  “啊——”

  “对不起!对不起!”凌歌连声道歉,显然是她来到不该来的地方!

  而那男人看着她慌乱得撞到门框上只觉得额头也跟着一痛,随后男人拿出打火机“咔嚓”一声,点了一根烟吸了一口,他似乎对于凌歌的慌乱已经见怪不怪了。

  “好久不见,凌小姐。”

  男人皱着眉,指尖夹着烟轻放在额头,这低沉又好听的声音差点让玲歌魂飞魄散。

  凌歌怔住,霎时忘记了疼痛,直直地立在了原地。

  怎么会是他?他不是应该在M国养病吗?

  “好久不见,孟先生。”只是刹那间的惊愕,转眼凌歌转眼看向对方,脸上挂上生分的笑容。

  是很久了,整整2年。

  “我这周才回国,有点事情要处理。”

  男人似乎也没有在意凌歌故意呈现的距离感,只是以前报备一样对凌歌道。

  凌歌听到这话轻皱了下眉,男人则目光看着她,和煦的笑容,一如五年前初见她一样。

  此时的凌歌身穿节目组录制的运动服,身上的大伤小伤挂着彩。

  “我今天录制节目,刚好路过,不好意思,打扰了。”

  似乎是注意到了男人的目光,凌歌开口解释道,言下之意想立马离开。

  “是有些打扰,倒也无碍,你,还好吗?”

  男人小心靠近凌歌,伸手指了下凌歌磕上的额头。

  “小伤,不算什么的。”

  “嗯。”男人点了下头,“下个月爷爷过生日,方便的话来一下孟家老宅吧!”

  “我肯定准时到。”凌歌一听这话连忙应下,难怪他会突然回国!

  “那没什么事儿,我就先走了。”凌歌转身想走。

  “凌歌。”

  他从身后喊了一声她的名字,“你要这样一直住在外面吗?”

  “你放心好了,我会把钱尽快还给你的。”凌歌定住看着对方。

  “钱不着急的……”男人皱着眉。

  “我着急。”

  凌歌决然的目光看向男人。

  “好。”到底男人败下阵来。

  “苏达,你给我过来解释一下。”凌歌走了很久之后,男人低沉的声音冲着门外的影子道。

  “录制节目吗?咱们需要企业宣传呀!”苏达‘闪现’,嘴角带笑。

  “毕竟您从不对外接受采访,我们集团也需要对外曝光呀!”

  看似还找了一个不错的理由,但是这可是需要搭乘专属电梯抵达的私人领地,可不是谁都能进来的!

  何况,就算是曝光需要用这种方式吗?

  “苏达,你胆子变大了。”

  “我只是配合老板工作。”

  “谁叫你让她进来的?”

  “谁?凌小姐吗?”苏达装傻,然后笑着道,“我还以为您已经快把自己的老婆给忘了呢?”

  那笑容狡黠不已。

  凌歌慌忙地离开了21楼,只觉得胸口一阵闷,想不到竟然在这里遇见了他?

  自从两年前搬出孟家,她已经2年没有跟他联系了,他一直在M国自然也没空理会她,只是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凌歌还在想,不自觉地走出了电梯。

  “你去哪里了?”突兀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凌歌被吓了一跳,转眼看到是延湛,又扫了一眼他身后,没看到摄像机,随后换上一张冷漠的脸。

  “跟你有什么关系。”

  凌歌并不想理会他,转身想离开,延湛却没有放过她的意思,伸手把她拽了过来,看着她皱起的小脸,明显不情愿的模样。

  “过来,”延湛伸手揽过她的脖颈,看着她额角泛红,“疼吗?”

  “为什么总是这样不小心?”

  延湛的目光分明亲近,却让人感觉陌生不已。

  “延湛,你干什么?”

  “我们和好吧,凌歌!”

  凌歌听到这话一愣,怔然地看着延湛。

  而延湛抚着凌歌额头的红印,甚至嘴角带着笑意,“反正你很想红,不是吗?”

  “我可以给你金/主给不了的,你可以说个数,我包/养你!”

  延湛凑近凌歌,那目光中分明带着几分讥讽的意味。

  凌歌大概从没有想过这刺耳的两个字会从延湛的嘴里说出来,而延湛凑近凌歌的耳边,“我差点忘了,比起正大光明,你更喜欢暗度陈仓。”

  “延湛,你有完没完?”

  “凌歌,是你先惹我的!”

  凌歌攒了下手,只觉得胃又痛了几分,咬着牙,“延湛,你不会以为我是故意在点赞你的微博的吧?我告诉你,那就是手滑而已,你既然好不容易红了就该爱惜羽毛,好自为之,别让我看不起你!”

  延湛嗤笑了一声,“你有什么资格看不起我?”

  那手握着凌歌的手腕又重了一分,目光也是生冷到刺骨,“是你先离开我的。”

  “是吗?”

  凌歌冷笑,看着身后人的影子,只是觉得可笑极了。

  “湛,你在干嘛?”陆雪漫自身后出现,看着延湛,目光甚至都没有跟凌歌相对。

  果然,延湛松了手,不管是五年前还是五年后。

  凌真的很想笑,如果当年没有松手,她也许根本不会选择这样的路,更不会遇到那个人。

  此时PD老师也已就位,凌歌看了一眼延湛放下的手,确认延湛还有点职业道德。

  “你刚刚去哪了?”洗手间,翟欣然看到凌歌,还纳闷最后的环节也没遇到她,看到凌歌时便问道。

  “怎么?怕我抢你的风头吗?”

  “我会怕你?”翟欣然一副笑掉大牙的样子,“我是怕你不知好歹,现在的延湛已经不是以前的延湛了,人家可是陆家大小姐看上的人,你别追上前去自讨苦吃!”

  凌歌看着翟欣然,只是不自觉扬了下嘴角,“他延湛不是以前的延湛,我凌歌也不是以前的凌歌!”

  “也辛苦你当那个陆大小姐的传话筒,你大可以告诉她,我对她养的小白脸一点都不感兴趣!”

  凌歌冷哼一声,转身便离开了。

  开什么玩笑?一个延湛而已,真以为是个香饽饽了,从前她不在乎,现在她更不在乎,翟欣然平时都不愿意多跟自己说一句话,现在到来关系自己是不是不知好歹了,想来也是陆雪漫来给自己传话了!

  翟欣然看着凌歌的背影,攥了下手,她倒是跟以前一样,心里比谁都清楚,但是嘴硬什么都不说。

  《疯狂的挑战者》一直录制到凌晨才完事,一天没有吃东西再加上体力超支,凌歌忍着胃痛一直强撑着,因为每一个镜头都不想错过,当结束后,凌歌的整个后背都被汗水湿透了。

  “这个,胃药,给。”小菜头拿过胃药,看着凌歌惨白的脸也是一阵心疼。

  “还真是没白养你。”

  凌歌接过就着一口水把药吃了,然后在小菜头的搀扶下上了车。

  延湛在旁一直看着她,路易斯不满,“为了给她买瓶胃药,我把腿都快给磨没了!”

  “倒是你,顾及一下雪漫。”路易斯多嘴提醒了一句,毕竟整个MG娱乐都是陆家的。

  “我心里有数。”

  延湛蹙了下眉,明显不悦地道。

  凌晨4点,小菜头开车把凌歌送回了家,车程将近三小时,凌歌吃了药后总算不那么痛了,这是老毛病了,还是以前没日没夜拍戏的时候落下的。

  后来在孟家那三年养好了不少,尤其是在那人的照料下,只是从孟家出来后她又没时间顾及这老毛病。

  “到,到家了。”

  听到小菜头的话,凌歌才从自己的思绪中走出来,缓缓点了下头,小菜头一路又把凌歌送上楼,准备离开时,听到凌歌梦呓一样地道,“谢谢了,小菜头。”

  凌歌也没有问他在一个景区是怎么买到胃药的,反正一定是下了一番功夫……

  小菜头蹙了下眉,张着嘴想要说什么,到底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如果她知道那是延湛给她的会不会打死自己呀?

  凌歌总算恢复了体力,好不容易休息一天她打算回家看看,五年前凌父生意失败欠下巨额高利贷,一家人也从市中心搬到了远东郊区,商场上的沉浮凌歌不懂,只是为了偿债初入娱乐圈的凌歌不得不什么戏都接。

  凌歌前几天买了燕窝人参,还没进门,母亲曲涟漪便在外翘首以待,看到凌歌便笑逐言开。

  “你挣钱不容易还买什么东西!以后钱都自己留着,省着一点!”母亲心疼凌歌,每每都不让她多花钱。

  “你看你又瘦了!”曲涟漪抚过凌歌的脸颊满脸心疼。

  “瘦了好,瘦了上镜!对了,我最近会上那个《疯狂挑战者》,到时候你一定要看哦!”

  曲涟漪看着凌歌像小孩子一样倒是笑了。

  可是明明在凌歌看来,妈妈瘦了更多……

  很难想到母亲从前也是大小姐,现在跟着父亲更多是省吃俭用,只希望多留些钱给凌歌。

  “爸还那样吗?”凌歌皱着眉,还没开门便闻到酒味。

  曲涟漪没有吱声,却抚了下额头的碎发,凌歌立马拉过了母亲的手,果然……

  额头上的淤青明显,他又动手了!

  凌歌拽着妈妈就进了房间里,父亲凌镇东坐在饭桌前,因为喝酒满脸通红,满不在乎面前是七零八落的酒瓶子,只瞥了一眼凌歌呵呵一乐,“呵,还知道看看你老子,真不容易!”

  看到凌歌便站了起来,换上一张笑脸。

  “我是来看我妈妈的,你对我妈做了什么?”

  凌歌直视着凌镇东大声地呵斥道。

  “歌儿,你爸喝多了,你别跟他嚷嚷了!”曲涟漪连忙拉着凌歌。

  “老子喝多了怎么了?老子喝多了,也是她老子!滚一边儿呆着去!”凌镇东反倒听到曲涟漪的话就一脸不耐烦,伸手就拽着曲涟漪推到一边去。

  曲涟漪当即便额头磕到了桌角上,“妈——”凌歌看到连忙拉起了妈妈。

  曲涟漪扶着凌歌,“我没事儿,我没事儿的!”

  凌镇东完全不在乎,反倒是陪笑地看着凌歌,“凌歌,你这次回来带了多少钱?最近爸爸手头又有些紧了……”

  “你又去赌了吗?”

  凌歌看着凌镇东,她之前偷偷塞给妈妈的钱看来又被他给拿去了!

  “这次我肯定会回本的,你放心,到时候你也不用拍什么戏了,爸爸养你!”

  “你到底还要做白日梦到什么时候?”

  凌歌站起身,一次次喝酒打妈妈,一次次赌博没有下限,甚至把最后一点积蓄都败光了,“五年了,你到底有完没完?”

  “凌歌,你要不去跟孟家说说,让他们帮帮咱家,我肯定会东山再起的!”

  提到孟家,凌歌蹙着眉更深了,她已经离开孟家两年了,他还不死心吗?

  凌镇东已经不管那么多,此时看着凌歌像是唯一的希望,“不管怎么样,你都嫁进孟家了,求求老爷子,让他帮帮咱们!”

  “当什么戏子,你明知道孟老爷子不愿意让你抛头露面,你就该学乖一点!”

  凌歌攥着手,咬着牙,那从头到尾就是一场戏的婚姻到底拜谁所赐?他难道不知道吗?

  五年前要不是偿还欠下的巨债,她又怎么会嫁进孟家?

  “你个赔钱货,到底是连个男人都拴不住!还被孟家赶出来了,真是没用的东西!”凌镇东看说不动凌歌,转身又坐在桌前端起酒喝了起来。

  “镇东,你少喝点吧!”

  曲涟漪看着凌镇东却满是担心。

  “滚,哪轮得到你说话!”凌镇东冲着曲涟漪便大声地道,“你自己做的好事是不是都忘了?”

  “把这家弄得支离破碎的人到底是谁?你心里没点数吗?”

  曲涟漪听到这话身子明显颤抖了一下。

  凌歌想要开口却被曲涟漪止住,“歌儿,你中午就别回去了,妈给你做点菜,你一个人在外面吃都不健康的!”

  “妈,你要一直守着这个酒鬼吗?他只会一直给你找事儿的!”

  这些年凌歌也算明白了,凌镇东真的被打败了,被自己打败了,完全丧失了斗志,而她最担心的是妈妈。

  “我对不起凌家,本来就是我该偿还的!”

  曲涟漪在厨房里忙着,眼里却是愧疚,或许她对不起的,还有凌歌。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是我把颜儿弄丢的。”

  凌歌直直看着曲涟漪,原来妈妈一直都记得,当年姐姐走丢,妈妈被怪罪,几乎在凌家抬不起头,哪怕现在凌家已经今时不同往日,妈妈心中的内疚依然不曾少过。

  那是她的骨肉啊,她却弄丢了,现在甚至连凌歌她也没有好好守护。

  “你不用为我担心,他只是偶尔喝酒,其实是跟自己过不去,倒是你,歌儿,你还年轻,总不能被这个家拖累。”曲涟漪扶着凌歌满脸担心地望着她。

  “你要做你想做的事,我永远都支持你。”

  曲涟漪看着凌歌道。

  凌歌没有说什么,她自己选择的事从来没有后悔过,而现在对她来说没有什么比赚钱能让她有满足感了。

  在临走前,凌歌还是给曲涟漪留了一张卡,尽管她无数次想要把她接走,但是她知道,曲涟漪也是在用自己的方式赎罪而已。

  一夜之间从凌家大小姐变成演艺圈毫无背景的新人,凌歌比谁都明白只有自己变强才能守护身边的人。

  妈妈,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到姐姐的。

  凌歌在心里默默发誓。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