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穿越 → 穿成五个大佬的岳父鹤云歌全文最新章节

穿成五个大佬的岳父鹤云歌全文最新章节

鹤云歌 著

连载中免费

穿越小说《穿成五个大佬的岳父》爆笑来袭,该小说由作者鹤云歌倾心创作,主角是陆云棠,全文讲述的是:影后陆云棠穿成了书中玛丽苏女主的爸爸,为了避免因玛丽苏女主的光环而达成父嫁结局,她必须女扮男装完成自己艰巨的使命!看着倾国倾城的女儿,陆云棠决定,先把那些臭小子扼杀在摇篮之中再说!

9.9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22

在线阅读

穿越小说《穿成五个大佬的岳父》爆笑来袭,该小说由作者鹤云歌倾心创作,主角是陆云棠,全文讲述的是:影后陆云棠穿成了书中玛丽苏女主的爸爸,为了避免因玛丽苏女主的光环而达成父嫁结局,她必须女扮男装完成自己艰巨的使命!看着倾国倾城的女儿,陆云棠决定,先把那些臭小子扼杀在摇篮之中再说!

免费阅读

  雨下大了。雨水滴滴嗒嗒汇成了一条条小溪流,顺着两个人裸露在外的皮肤不停地往下淌。跪在陆云宋上风处的陆云唐,无形之中就为他挡去了许多被风打过来的雨水。

  真让人恶心。陆云宋冷冷地想。

  ——不过这人不是一向假好心都懒得装吗?

  在陆云宋很小的时候,他就知道陆云唐和他永远都不可能像天底下任何一对普通的兄弟那样相处。

  无论是因为他们天生的立场,还是越来越相看两厌的性格。从三岁时他递给陆云唐的棒棒糖被少年狠狠扔在地上踩碎的时候,陆云宋就决定讨厌他。

  这种有点幼稚的厌恨,并没有随着年纪的增长而淡去。

  但他终究忍不住多看了陆云唐一眼。

  男人跪在雨里。

  雨水已经将他那不伦不类、颜色跳脱的衬衣全部打湿,勾勒出他的身形,反而让男人在雨中显出一种平日里少见的峭拔凌厉来。

  或许这得感谢陆家人人皆有的一副好皮囊。

  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又是一阵极猛烈的风,雨水顺着男人的下颌流下去,汇成一线,但他却动都没动,像一座沉默的雕塑。

  “惺惺作态。”陆云宋低声诅咒了一句。

  但不知为什么,陆云宋对这可恶的天气愈发烦躁起来——这雨还要下多久?他实在不想和这个令人恶心的人跪在一起,看他兄弟情深的表演秀。

  又20分钟过去。陆云宋在冷风里咳嗽了两声。

  他很想将它们抑制在自己的嗓子里,——在这种时候,一点点示弱都能让他在自己最讨厌的人面前颜面尽失。

  少年人咳完了,便愤愤的咬住了自己的下唇,眼光却不自禁的偏向跪在侧前方的男人。

  陆云唐仿佛没听见一样,但身形却微微往一旁侧了侧。

  陆云宋过了几秒钟才意识到男人是在做什么,一股怒火,从他心底猛的升腾起来,比烈焰还要炽热。

  少年不管不顾的吼道:“你让开,用不着你来这里装好心!滚!”

  前面的人岿然不动。

  宴会厅里,陆玖玖有些无聊地趴在窗子上向外看着。

  陈随小哥哥当然很好,可玖玖还是想和爸爸在一起诶……

  就连超级好吃的蜂蜜牛奶小蛋糕都无法让陆玖玖小朋友低落的情绪振奋起来了。

  陈随就陪着她站在一旁。他知道这个小公主为什么会来主动找他交朋友。

  从那个男人带着小女孩进入大厅的那一刻,陈随的注意力就集中在了他们身上。

  ——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小朋友陈随才十岁,还无法准确地辨别自己的情绪。他只是知道,自己有一点羡慕陆玖玖,也许还有那么一点点嫉妒。

  她爸爸很爱她。

  那样的关切,是陈随十年的生命中,从未体尝过的滋味。

  他也很想,很想要一个人爱他,将全部的心意都系在他身上。这种渴望从心底燃烧起来,让他在看到小女孩走过来的时候,努力露出了最温柔的笑脸。

  因为陈随看见那个男人朝着自己的方向笑了笑,温声细语地对小女孩说了些什么。或许他想要女儿和自己做朋友,想要他照顾这个已经非常、非常幸福的小公主。

  那么他就一定不会教他失望。

  “玖玖,你在看什么呢?”陈随也跟着陆玖玖往窗户外面看去。

  小姑娘扁了扁嘴,有点委屈,“爸爸说有重要的事要忙,可是都过去很久很久了,我还是找不到他。”

  她不是任性的小孩,才不会只自己呆了一会会,就哭着闹着要找爸爸呢!

  ——她只是、只是有一点点想爸爸啦,就一点点而已!

  陈随眨眨眼,他觉得这个女孩子好粘人,但是似乎又可以理解。带着一点婴儿肥的脸上表情严肃,“也许你爸爸还没有忙完呢!”他拿起一个巧克力递给陆玖玖,“诺,这个看起来很好吃!是外国的糖果,你吃一颗,再等一等,你爸爸就回来啦。”

  他听说哄小朋友都是用糖果就可以的。

  然而陆玖玖连一点眼神都没分给那颗包装精致的进口糖果,仍然无比执着地盯着窗外。

  ——她已经把这个大厅里来来往往的人一个个数了三遍,都没有爸爸!

  哼。

  陆玖玖有点生气地想,如果爸爸再不出现,她就把偷偷藏的糖果自己吃掉,不要给爸爸吃了!

  ——陈随的糖果算什么!她早就悄悄看了所有她能够着的甜品台,从里面挑了最漂亮的一颗巧克力糖!爸爸说了,太爷爷家有特别特别多好吃的,如果他都没有吃到,一定会很伤心的。

  所以体贴的陆玖玖小朋友就非常机智地把最漂亮的糖果藏在了自己公主裙配套的小荷包里。这可是她留给爸爸的宝贝呢!

  然而迟迟不出现的陆云唐严重挫伤了小姑娘“献宝”的积极性,陆玖玖终于扭回头来,从陈随手里取走了那颗包装精致的巧克力。

  糖纸拆到一半,陆玖玖又警惕地停下手,看了陈随一眼,“你不会想做我男朋友吧!”

  陈随愣住,小男孩纵使在沉稳早熟,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应对了。他反应了两秒,才道:“才不会呢!”

  虽然脸上还带着笑,可语气却是斩钉截铁的。

  小姑娘这才仔仔细细地剥开糖纸,把巧克力放进嘴里。她满意地点点头,道:“那就对了,我知道陈随哥哥是好人,不会做坏狐狸的。”

  陈随莫名其妙:“什么狐狸?”

  这个小女孩说的话,已经超出了十岁的陈随的理解能力。他开始怀疑陆玖玖可能大脑发育还不完善。

  陆玖玖却得意地一笑,“这是我跟把爸爸的秘密,不告诉你。”

  陈随这次连笑容都没了,一张小脸绷得紧紧的。可他又想到……那个男人笑得温柔,手指自己的方向时的样子。

  小男孩只能面无表情地从托盘里又拿了一颗糖,机械似地递给陆玖玖,“再吃一颗吧。”

  陆玖玖嘟着嘴,“这个还没吃完呢——”

  “呸呸!”

  陆玖玖话还没说完,就飞快地把嘴里吃到一半的糖果吐了出来,“好苦好辣!”

  小姑娘拼命用手给自己的嘴巴扇着风,小脸上精致的五官全都皱在了一起,仿佛一只圆嘟嘟粉嫩嫩的包子。

  陈随见状也有点慌了手脚,“怎么了?怎么了?”他一叠声地问。

  陆玖玖连着吃了两个蜂蜜小蛋糕,才道:“好难吃!你骗人!”

  陈随想了想,自己拿了一个巧克力,小心地咬开,舔了舔里面的夹心。

  “这个叫酒心巧克力!”他笃定地对陆玖玖道:“这是大人吃的糖,你爸爸肯定喜欢的。”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跟一个小屁孩计较,故意又说:“你要长大才能吃这种糖的!我刚刚忘了你还是小宝宝呢,不能吃这个。”

  他自己又吃了一块。

  陆玖玖本来被辣得难受,可被陈随这话一激,她也不知从哪爆发出一股执着,“我是大孩子了!”坐在椅子上小腿还够不着地面的陆玖玖小朋友大声宣告道。

  并且为了证明这一“事实”,她十分英勇地拿起了第二颗酒心巧克力放进嘴里!

  “……二少怎么也出去跪着了?”

  “谁知道啊,陆老爷子好像挺生气,咳,你瞧瞧陆家这俩,也不知是不是生孩子的时候把好的全都遗传给老大了。”

  吃完第七颗巧克力的陆玖玖听见旁边两个大人的八卦内容,跳下凳子就往外跑。

  雨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小女孩的目光穿过雨幕,才隐隐约约地瞧见原来小叔叔跪着的地方,还多了一个人。

  ——是她爸爸!

  陆玖玖一下就着急了,迈着小短腿就要往雨里冲,随后赶来的陈随一把将她拉住,“你去也没用!”

  一向乖巧的小姑娘凶狠地踢了陈随一脚,“你放开我!”

  陈随没松手,“你去求你太爷爷,让他把你爸爸放回来才管用!”

  陆玖玖眨眨眼睛,——可是,怎么求太爷爷呢?

  她终归还是有些胆怯的,那一点点被陆云唐这几天养出来的嚣张灵动,在想到要面对一个完全陌生的,在许多大人口中都特别威严、特别厉害的老爷爷,陆玖玖小朋友就开始害怕起来,她完全不知该怎么做了。

  可是不行!爸爸还在挨雨淋呢!

  拯救爸爸的重任压在年仅四岁的陆玖玖身上,她终于下定决心,冲着刚刚出现在大厅里的陆振远陆老爷子就冲了过去。

  “太、太爷爷——”

  陆振远正和人寒暄,冷不防一个小小软软的孩子就冲到了自己面前,险些栽进轮椅里。他把陆玖玖扶住,问:“玖玖怎么啦?”

  小女孩紧张又茫然地问:“你,你怎么知道我叫玖玖?”

  四周人哄堂大笑,陆玖玖愈发手足无措了。

  陆振远也觉得有趣,不回答她的问题,反而问道:“玖玖找太爷爷有事吗?”

  陆玖玖大脑一片空白。她冲过来时就凭一腔急切冲动,完全没想好要怎样央告这位太爷爷,此时众目睽睽,小姑娘的脸蛋都热的能煎鸡蛋了,吭吭哧哧地半天都说不出一个完整的句子。

  她又惊慌又害怕,想到在外面淋雨的陆云唐,又着急得要命,小嘴张了半天,“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呜呜呜呜……太爷爷,让爸爸、让爸爸进来吧,呜呜呜……”

  小孩哭得好不可怜,总算将最重要的话断断续续地讲了出来,周围人又是好笑又是感慨,陆家二少那么个浪荡子,居然摊上这么贴心的一个闺女,倒不知该羡慕他,还是同情眼前的这个小姑娘了。

  陆振远就算是铁石心肠,也难免给哭得融了。老爷子伸手擦了擦陆玖玖滚落的眼泪珠子,“玖玖不哭了啊。”

  五分钟后,陆云唐陆云宋二人被允许回到宴会厅里。

  两人都粗粗打理过,换了干爽衣服,头发也吹干了,但身上还是带着些潮气。

  老老实实被安排坐在陆振远身边的陆玖玖一看爸爸回来了,高兴得眼睛一亮,迈着小短腿就朝着陆云唐跑去。

  男人接住扑腾到自己身上的小女孩,唇角也挂着笑意,“玖玖一个人害怕了么?”

  陆玖玖很骄傲地摇了摇头,嘘,她才不要告诉爸爸自己刚刚哭鼻子的丢脸事呢!她已经是能吃许多酒心巧克力的大人了!

  小姑娘脸蛋红扑扑的,开心得有些飘飘然。

  她突然想起自己“献宝计划”,于是小心翼翼地从蕾丝小荷包里拿出了那颗“最最漂亮”的、大人吃的糖果。

  她小小声地告诉陆云唐,“玖玖给爸爸留的,这是最好最好的一个!”

  小眼神儿乱飞,灵动极了。

  陆玖玖认认真真地剥开漂亮的糖纸,把那颗巧克力十分宝贝地托给陆云唐。男人便笑着低头吃了。

  黑巧醇厚的苦甘味弥漫开,陆云唐眯起眼。

  他尝到了一丝烈酒的辛辣。

  是酒心巧克力。

  糖的确是好糖,里面的酒也的确是好酒——俄国产的伏特加。

  那种辛辣只需要浅尝一口,就足够令人难以忘怀。

  陆云唐慢慢地把口中甜苦交加的酒心巧克力咽了下去,他不动声色地把小姑娘放下来,笑着刮了刮她的鼻尖儿,“玖玖表现真不错,糖果很好吃!”他朝陆玖玖道:“玖玖要继续保持。”

  小姑娘用力地点点头。

  陆云唐说完,站起身便要走,旁边的陆云汉劈手将他拉住,“老二你去哪儿?”

  陆云唐无辜地眨眨眼睛:“我去个卫生间,这大哥也要管吗?”

  他换了一身白衬衣,没了刚才那股子浪荡劲儿,这样子竟然显出几分极为端正的英俊来。

  若不是清楚他脾性的人,想必不会怀疑他此刻认真的语气、。

  陆云汉也是将信将疑,只道:“刚刚已经叫人给你熬了姜汤,先喝一碗再走。”

  他实在是怕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又去招惹宴席上的哪位宾客,再惹得陆老爷子震怒,当真把他从陆家出了名,这宴席可就不好看了。

  陆云唐当然知道他的顾虑。

  英挺的青年笑嘻嘻地耸了耸肩,“放心,大哥,我真的只是去卫生间而已。”他眼珠转了转,顿时从那正派的英俊中透出一丝狡黠,“如果你不放心,尽管跟来看我放水好了。”

  “白桃汽水喝多了真的很容易尿急诶……你再灌我一碗姜汤,待会儿我可真要在这大庭广众之下陆家丢脸啦……”

  他一脸无辜,嘴巴却一直嘀嘀咕咕地没停下。

  陆云唐把话说的极尽低俗直白,弄得陆云汉也不好再继续同他拉扯,只得讪讪地放开手。

  “你快去快回,一会儿若是老爷子问起你来,我可不帮你打掩护。”

  陆云唐讨饶似地应了几声。

  他必须得走了。

  陆云唐嘻嘻哈哈地拍拍陆云汉的肩膀示意他放心。然后变没个正型地往外走,仍然是大大咧咧的样子,路上连着应付了两三个想同他交际寒暄的客人。

  正走到走廊外面,离供宾客们使用的盥洗室也就十几米远了,陆云唐身后突然传来一股大力!

  他猝不及防,整个人踉跄了一下,被后面的来人重重的推在了墙上,肩胛撞得一阵生疼。

  陆云唐眨了眨已经有些模糊的眼睛,看了来人一眼。

  竟然是陆云宋。

  男人到底是有些无奈的笑了。

  他顺着陆云宋的力道倚在墙上,懒洋洋的,仿佛抽了骨头一样,“老三,到底有什么事儿,值得你跟在我屁股后面追着我上厕所?”

  他对陆云宋说话每次都很不客气,同样也每次都成功把这个十五岁的小孩噎得又急又怒。

  陆云宋脸上是一种混合着愤恨厌恶以及疑惑迷茫的表情,挺好看一个小男孩瞧着居然有点扭曲了。

  他咬牙切齿,愤愤不平,“你到底抽的什么风?!”

  他就是心里膈应,就是心里搁不下这件事儿,——即使他知道这陆云唐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往日里又是什么作风,可他还是忍不住追出来,忍不住要质问他。

  他非要拆穿这人虚伪的面孔不可!

  陆云唐意料之中地笑了。他挑眉看着陆云宋,在心里读够了秒数,知道这样的态度已经引起了这个小家伙严重的不满,才开口道:“怎么,宋宋,这是心疼你哥了?”

  陆云宋脸都涨红了。

  少年手臂顶在陆云唐的胸膛上,不知使了多大的力气,恨不得将他这个无耻兄长摁进墙壁里去。

  “你闭嘴!”陆云宋气道。他有个“颂颂”的小名,只有他母亲会这样叫他。陆家人人知道三少爷厌烦这个名字,就连在陆家时间最长的老陈,也不敢依仗着资历叫他一声“颂颂”。

  陆云唐眨眨眼睛,“我要说是心疼你,你怕也不信。所以我也没有别的说法啦。”他露齿一笑,“老三你以后少惹点麻烦,我也心满意足。”

  陆云宋还没反应过来,陆云唐又笑道,“好了弟弟,你要是不上厕所的话,麻烦把我先放开。哥可是急着要去纾解一下内急呢。”

  他朝陆云宋挤了一下眼睛,十分不正经地道:“还是说……哥哥胸膛就这么好摸,让你舍不得撒手了?小娃娃还是见识的太少,我告诉你,还是女孩子的胸脯更软,等哪天介绍几个漂亮姑娘给你,——至少不是穿火烈鸟套装的那种。”

  陆云宋仿佛被烙铁烫了一样,迅速地放开手。

  妈的。

  他竟一时有些手足无措了。

  陆云宋恶狠狠地瞧着这个花名在外的男人倚着墙笑的兴味盎然,心里那股烧得极旺的怒火,却不知何时像被浇了一瓢冰水一样,只剩下星星点点的火星子还往外冒着,搔的心里一阵痒痛。

  就在他发愣的空当,陆云唐已经摆脱了他的桎梏,懒洋洋地走进了男客用的盥洗室,把陆云宋一个人扔在了空荡荡的走廊上。

  15岁的少年人几秒钟后才反应过来,恼恨地用力踢了一脚墙壁,——什么小娃娃?!什么火烈鸟?!

  见鬼的!

  陆云棠用悠闲的步伐迈进了盥洗室,在关上门的一瞬间,她踉跄了一下,整个身子倚住门,才让自己免于摔倒。

  这是他那一点点特权的副作用,——在摄入酒精之后,会有短暂的,虚弱无力的时间。

  刚刚但凡陆云宋再纠缠的时间长一些,他的手恐怕真的就要感受到与男人不同的触感了。

  陆云棠还没打算这么快在陆云宋小朋友面前揭露自己的真实性别。

  陆云棠用力撑起了自己的身体,她走到洗手池前的镜子旁,看了一眼。

  她此刻面容正是微醺的模样,眼尾也染了一些红色。

  大约还需要20分钟,这幅刚刚才和人歡好过的模样才会退去。

  那酒心巧克力中含酒的成分并不多,变回女身也只不过十几分钟的时间。

  她只要在这盥洗室里躲一阵就好。至于外面的宾客是不是以为陆家二少爷堂而皇之的从大堂里消失,是去和哪位女士胡|搞,就不在他的控制范围内了。

  ——毕竟一个早就不怎么清白的名声,总比陆家二少爷在众目睽睽之下突然变成陆家二小姐的劲爆新闻要好一些。

  陆云唐低下头,往脸上泼了两把冷水。水珠子顺着她有些发烫的面颊滚下去,镜中的人已经变了面容。

  ——她仍然拥有陆云棠的五官眉眼,容貌的线条细节却要更柔和、迤逦一些。陆云棠踢踢腿,裤子也长了几寸,而那原本尺寸正好的男士衬衣,此刻正松松垮垮的挂在属于女人圆润的肩头上,领口往下坠了两分,露出一片牛奶白的肌肤。

  陆云棠叹口气,准备走过去将门拴上。她往日的惬意时光,只能在这狭小的卫生间里度过了。

  她的手刚触到门锁,扭动的时候却遭到意外的阻力。陆云堂皱眉。

  然而事态已来不及他反应。

  下一秒,门从外面被推开了。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