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穿越 → 穿成炮灰和反派he了小说全集全文最新章节

穿成炮灰和反派he了小说全集全文最新章节

苏拾一 著

连载中免费

《穿成炮灰和反派he了》是作者苏拾一所著一部长篇穿越言情小说,主角是商陆,全文讲述的是:历经三朝,太皇太后商陆死了,享年28岁,醒来后,商陆穿进一本以历史人物为原型的娱乐圈打脸同人文,祁湛对她还未到恨意滔天的时候,前世是她对不起他,这一世,所有的债她来偿还,祁湛,这一辈子,我们好好过下去呀。

10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22

在线阅读

《穿成炮灰和反派he了》是作者苏拾一所著一部长篇穿越言情小说,主角是商陆,全文讲述的是:历经三朝,太皇太后商陆死了,享年28岁,醒来后,商陆穿进一本以历史人物为原型的娱乐圈打脸同人文,祁湛对她还未到恨意滔天的时候,前世是她对不起他,这一世,所有的债她来偿还,祁湛,这一辈子,我们好好过下去呀。

免费阅读

  半小时后,商陆赶到十一区梧桐街1021号。

  祁湛看着她怀里那团毛茸茸,微微挑眉:“你再说一遍。”

  “你能帮我暂时照顾它吗?”商陆可怜巴巴说,“家里有人宠物过敏,我目前不能养。”商陆是书中的女配,苏美荷更是路人中的路人,只在推动剧情时偶尔出现,因此商陆不知道她对宠物过敏,她抱着猫刚进门,苏美荷就捏着鼻子咳得撕心裂肺。

  “刚买?”祁湛问。

  商陆点头。

  “不能养为什么要买?”祁湛又问。

  “它和糯米糕长一样。”

  糯米糕是皇后赐商陆那只白猫的名字,她是后来才知道,糯米糕原来属于祁湛,祁湛驾崩次日,糯米糕也再没有醒来。

  今天下午路过宠物店,如同重遇祁湛一样,她又一次遇到他们俩的猫,隔着落地窗,一只莹白胜雪的猫紧紧扒着玻璃,湛蓝色的大眼睛定定望着商陆。

  ”糯米糕?”祁湛疑惑,“你以前也养猫?”

  “嗯。”商陆嘴角弯了弯,“养过一只。”

  “可以送宠物……”祁湛本来想说可以送去宠物店寄养,有专业的人员照顾,只是冷不丁,那双湛蓝的大眼睛巴巴瞧着他,白猫“喵喵喵”叫起来,拼命伸着肉爪想往他怀里钻。

  祁湛余下的话卡在喉咙里。

  这时商陆上前一步,举着白猫递给祁湛,她眼睛亮晶晶的,写满期待:“它很喜欢你,你要抱抱它吗?”

  祁湛不喜欢宠物,准确说,他不敢喜欢,它们会和妈妈一样,在某天离开他。只要不开始,他就不会被抛弃。

  可是看着眼前的一人一猫,他还是不由自主伸手接住,白猫立即抓住他的衣服,仰起毛茸茸的头,亲昵地添他的手背。

  猫舌软软的,热热的,祁湛嘴角微微上扬,低头温柔抚摸它的头,过了大概几分钟,他感受到一道带笑的目光,意识到他做了什么,他慌忙收回手,一本正色抬头:“看在水煮蛋份上,我暂时收留它,不过不会太久,我不喜欢猫。咳,它叫什么,也叫糯米糕?”

  “嗯,没错。”商陆垫脚往老宅看了眼,“既然你同意收留糯米糕,那我身为它的主人,有权利有义务要确认一下你家的环境。”她笑得腼腆,“你应该不会拒绝我去你家吧?”

  祁湛:“……”

  他总觉得,他上当了。

  商陆里三圈外三圈一寸一寸检查着,祁湛抱着糯米糕跟在她身后,一小时后,他问:“要不要给你拿放大镜?”

  “好!”商陆回得干脆,现代有空气污染,家里一定要打扫得纤尘不染,从根上杜绝病菌的滋生。

  “想得美。”祁湛空出手,提着商陆的后衣领,轻轻拖着她往回走,“女孩子不要在外待太晚,我叫车送你回去。”

  商陆乖乖跟着他走,到玄关,她突然说:“我从这里回去车程半小时,我还没吃饭呢。”她可怜巴巴摸着肚子,“等到家,最快也要八点半才能吃上饭吧。”

  “……”

  她在装可怜,不要上当。

  祁湛这么想着,几秒后,他认命把糯米糕放到沙发,往厨房走:“我只会简单的酱油炒饭,味道不保证。”

  商陆立刻小跑着跟在他身后:“我来打下手!”

  然后两分钟过去,商陆被请出厨房,她扒在门边,第一次有些不好意思:“抱歉啊,我没做过饭……”

  她何止没做过饭,连轻巧活都没碰过,她前18年的日常就是被宠,15岁之前,全家宠,15岁之后,祁湛更是宠得她在大齐横着走。

  哪怕在18之后,父亲,祁湛,母亲和兄长相继离开,无人宠她,她亦是大齐万人之上的太皇太后。

  祁湛根本没指望商陆能帮上忙,她的气质一看就是出生富贵人家,祁湛也是真不会做饭,他平时都是点外卖。

  可他不愿意商陆吃外卖。

  他很快炒好一盘酱油炒饭,还把明天早上配馒头的酱菜全拿出来,装了满满一碗一起放桌上。

  以前他的卡不限额,他对花钱没有概念,最近为了攒下学期的学费和平时生活费,他周末上午做家教,下午去书店兼职,他现在一块钱都斟酌着用。

  商陆吃饭安静又快,她一粒饭,一根酱菜都没剩,吃得干干净净。吃完叫到车刚好到门口,商陆上车,车启动时,她忽然按下车窗,定定望着祁湛,眼里闪烁着期待的光芒:“下次,我还可以来这里看糯米糕吗?”

  祁湛沉默不语。

  商陆脸上的失望稍纵即逝,随即她弯起嘴角,挥手:“快进去吧,我走啦,晚安。”

  她说完车正要开走,熟悉的声音就随着风飘进她耳里。

  “好。”

  *

  商陆回到家,书店送的试卷已经到了,满满三箱,整整齐齐堆在玄关。

  苏美荷盯着箱子看了一晚上,直到商陆回来开箱检查,她还是不敢置信,她蹲到商陆旁边,小心翼翼问:“陆陆,这些是你一个人的,还是帮其他同学一起买的呀?”

  “我的。”

  “……”苏美荷张大嘴,她结结巴巴道,“陆陆,妈……妈不是舍不得钱,花几千几万都随你开心,但你买那么多,做得完吗?妈怕累着你。学习真的不着急,咱们慢慢来,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心……心……哦,对对,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你不要担心,妈给你找最好的老师来补习,保证你学习能提高。”

  苏美荷寻思着商陆既然没生病,那是真开窍了,真开始好好学习了,她欣慰同时也担心,好好学习是不错,可也不能魔怔,还是一步一步来。

  商陆其实没有打算做完所有试卷,她是想再提高她的刷题速度,找到最快解题的方法。她点头,让苏美荷放心:“我会挑着做。”

  “那就好。”苏美荷悬着的心总算落下来。

  另一边,和苏美荷截然相反,商易强对商陆突然“不要命”学习很是满意,他回到市中心的家,见商清捧着哈密瓜在看电视,板着脸狠狠训斥了她一顿。

  “你瞧瞧你,整天除了吃就只知道吃!看看人家陆陆,买了三大箱试卷学习,你好好学学。”

  闻言商清马上放下哈密瓜,乖巧说:“爸你误会了,我今天除了作业,还额外做好两套试卷,是妈妈担心我累着,所以切好哈密瓜让我先看会儿电视,劳逸结合。”

  刘瑶花在沙发上打毛衣,她因为商易强之前给苏美荷买了小两百万的东西,憋屈好几天,现在得了机会,她阴阳怪气开口:“买三箱卷子又不是考了第三名,上次商陆考了多少名啊?”

  “986。”商清接话。

  “986?”刘瑶花声音猛然拔高,“那他们年级该有好几千人吧!”

  “不是呀,陆陆她以前读的学校,一个年级一千人左右吧。”

  两人一唱一和,商易强听着烦,他松开领带,他心里门清商陆学习差,不过是找个借口宣泄心中的不满。

  商易强对刘瑶花没感情。

  那时他妈生病,拿不出钱,医院收不到钱不肯先做手术,急得焦头烂额时,刘瑶花主动跑来告诉他,她老公在工地被砸死,建筑公司赔了她五万块钱,她打算拿来当嫁妆。

  意思很明显,只要他娶她,他妈就有救命钱。

  于是他认了,娶了比他大几岁的刘瑶花,后来他凭着眼光,抓住机会一夜暴富,他从开始就嫌弃刘瑶花,遇到苏美荷后,更是越发看不惯刘瑶花越,他本来打算以当年百倍的价格,给刘瑶五百万离婚费。

  但他妈不同意,追着他满屋子打。

  “人不能没良心!”刘瑶花扶着老太太站在阳台,老太太抹着泪,“你娘的命是瑶花救的,你要是为了那个狐狸精和瑶花离婚,我现在就跳下去,赔了这条老命给瑶花,你就可以去找那个狐狸精了!”

  刘瑶花哭得更大声:“娘,你比我娘待我还好,你要是跳,我陪你跳,跟到地底下服侍你!”

  “你看你看!你媳妇多好啊!”老太太声泪俱下,“你倒是说个话啊!你爹去得早,我是一把屎一把尿拉扯你长大,你要养着那狐狸精,只要不进门,娘也依着你,你是真的不要娘了?”

  商易强别的不怎么样,但是真孝顺,他妈一哭二闹三上吊,他只好保证绝对不离婚,不过这根刺卡在喉咙,他时不时就要刺刘瑶花几次。

  现在两母女这么说,他也没多说,西装外套往沙发一甩,去浴室洗澡。

  刘瑶花得意极了,她放下毛衣,摸摸商清的脸:“我的好女儿,你可算给你妈争了口气,妈实在太开心了,你说,想要什么奖励?”

  商清也很得意:“妈,这才哪到哪啊,还有几天我们月考,商陆还要丢大脸呢,你等着吧,这次年夜饭,我让她和她那狐狸精妈都抬不起头!”

  比起商陆以前的学校,七中是省重点,生源除了少数赞助生,其他都是经过激烈竞争进来的尖子生,这次月考,商陆绝对会是年级倒数第一,然后接下来的三年,她也永远是年级倒数第一!

  等她期末考到年级前十,到时候,她一定会当着奶奶,当着爸爸,当着她那狐狸精妈的面,好好嘲讽商陆,出出她长久以来积攒的恶气!

  呵呵,商陆,等着吧!

  时间很快过去,转眼到月考。

  七中考试很严格,为杜绝作弊,全校所有年级都打乱,每间教室随机高一、高二、高三的学号,很少能碰见眼熟的面孔。

  进考场后,商陆找到自己的学号坐下,并不关心前后左右是谁,考试铃响起,她身后传来拉开椅子的声音。

  第一科考语文,试卷发下来,商陆先看了一遍题,分别估算好客观题和主观题的得分,选了个不过分突兀,但是又有进步的分数,70-80区间。

  她拿起笔,刷刷写起来。

  她几乎是看一眼就知道答案,等写完作文,离考试结束还有一个小时,她并不检查,抽出草稿纸盖在卷子上,信手开始画画。

  她在画漫画。

  漫画和大齐畅销过一时的连环画相似,又略有不同,商陆很感兴趣,不刷题和裁衣服的闲暇,她都用来看漫画。

  很快,一个抱着猫的清瘦少年跃然纸上,少年低着头,奶黄色的路灯倾泻在他眉间,是她最熟悉的温柔。

  商陆单手支着下巴,无意识咬住笔头,看着草稿纸发呆。

  唉。

  她有些。

  嫉妒糯米糕了。

  铃声响起,商陆等其他人交得差不多才交卷,她出了教室,没有去食堂,现在这个点,正是人多的点,她不喜欢太闹的地方,她打算先去买杯奶茶,她畏寒,待在没有暖气的教室两个半小时,现在手脚都有些冰凉。

  “你答题很快。”突然,她身后有熟悉声音响起。

  的确是太熟悉了,穿书之前,这个声音每天都会准时和她请安。商陆几乎忘了简默的存在,一是她除了祁湛,其他毫不关心,二是自从上次有过短暂交集,简默就一直没来上学,他行程太满,除去考试,只偶尔来学校。

  商陆假装不知在和她说话,继续往前走,然而简默186的高个,他摘下鸭舌帽,几步拦住她的去路,他似笑非笑望着她:“你似乎很讨厌我。”

  他用的肯定句。

  商陆不置可否,起初她的确非常生气。她答应过祁湛她会好好活着,她也想好好活着,结果被亲手养大的简默一杯酒毒死,她非圣人,甚至脾气特别大,没在见简默第一面送他一程,全是因为现代杀人犯法。

  然而她之所以能穿书再遇祁湛,又是因为简默下狠手毒死她。所以她现在只当他是陌生人。

  她淡淡道:“我们不熟。”

  “你看见我做坏事,知道我的秘密,怎么算,也能有个半熟吧。而且——”简默勾勾嘴角,声音压低,“我也知道你的秘密哦,商二小姐。”

  言下之意,他知道她的家庭。

  简默说话时,一直望着商陆,但商陆没有表情,她平静道:“哦,那又如何?”简默是大明星,查她底细在她意料之中。

  “你看,你对我的敌意真大。”简默摊手,露出招牌笑容,“我提这个不过是想拉近我们的关系,让我们能稍微熟一些。你放心,你的秘密,我绝对守口如瓶。”

  “那谢谢了。”商陆毫无诚意笑笑,她抬手看了眼时间。

  “忙着吃饭?”简默看到,提出邀请,“我经纪人现在就在楼下,你不介意,可以和我一起,就在附近餐厅。”

  商陆知道她提前转学会改变原有的剧情,但简默这莫名的示好,她总觉得不只她撞见他真面目那么简单。

  难道。

  他也是……

  念头一闪而过,商陆没有打算试探,是与不是,她并不好奇,也不在乎,她的时间,不会浪费在不在乎的人身上。

  她下巴微抬,清浅的笑容礼貌而疏离:“抱歉,我不习惯和不熟的人吃饭。”

  简默:“……”

  *

  气走简默以后,商陆过几分钟才慢吞吞下楼,刚到一楼,远处有一道高大身影闪过,商陆莫名感觉熟悉,她正要细看,一杯温热的东西冷不丁贴到她脸颊,激灵得她收回目光。

  刺客!

  商陆下意识反手回击,却在转身闻到那股熟悉的气息时生生收住手,面无表情的脸也瞬间生动:“祁湛同学!”

  祁湛就祁湛,加什么同学,祁湛心里吐槽着,将草莓奶茶塞到商陆手里:“都这个点了,你怎么不去吃饭?”

  只字不提草莓奶茶。

  奶茶温温的,捧在冰凉的手里像是小手炉一样,特别温暖,商陆眼睛都笑弯了,她举起奶茶,软软道:“吸管。”

  “真是事多……”祁湛嘀咕着,手却麻溜撕开吸管,低头仔细将吸管插进去,然后故意硬邦邦说,“这是还你的水煮……”

  “水煮蛋人情,我知道,我明白,我保证不会多想。”商陆学会抢答,她用力喝了一大口奶茶,甜甜的,温温的,不会太烫,也不会过凉,喝到胃里特别舒服,她嘴角沾着一点粉色的奶霜,眼睛亮亮望着祁湛,“特别好喝,谢谢。”

  祁湛视线凝在她嘴角,咳了咳,食指点了点他左边嘴角:“这里,擦擦。”

  他手已经伸过去,按照他年少无知时看过的漫画,女生通常会擦半天都擦不到正确地方,最后还是男生出手。

  “这里吗?好了。”下一瞬,他眼睁睁看着商陆准确无比擦掉奶霜。

  他刚刚在做什么?

  他竟然想给她擦嘴?

  给、商、陆、擦、嘴?!

  他肯定是疯了!

  祁湛猛地甩甩手,自然收回来,涨红着脸先发制人:“喂,你是小孩吗?吃东西还沾嘴上,哈,太可笑了,你……真的太可笑了!”

  他说完不敢再看商陆一眼,转身落荒而逃。

  祁湛一口气跑到六楼,心跳声还是激烈得响彻安静的楼梯间,他双手撑着膝盖,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哥?”这时一个穿着咖啡色大衣的长发女生从左边教室出来,见祁湛喘得厉害,她急急跑过来,着急问,“哥你怎么了?”

  “没事。”祁湛摆手,直起身。“一口气跑上来没缓过来。”

  “你干嘛一口气跑上来?”女生疑惑不已,“不是有电梯?”

  “……”祁湛不耐烦了,“小孩子哪来那么多问题。”

  女孩一怔,随即调皮吐吐舌头:“我才不是小孩,哥你忘了,我只比你小十几天……”她话戛然而止,水润黑亮的丹凤眼里闪过懊悔。

  她不该嘴快,她的生日,是祁湛被抛弃的证明。

  她低头,眼睛里水雾弥漫,双手不知所措地抓着衣角。

  “哭丧着脸做什么?我又没凶你。”祁湛在口袋里翻来翻去,还是只有一张手帕,他回教室在桌肚里翻出一包纸巾,丢到女孩手里,“哭哭啼啼丑死了,擦干净。”

  “谢……谢谢哥。”女孩拿出张纸巾,擦了擦眼睛,犹豫片刻,没有把剩下的纸巾还回去,装进她的口袋。

  祁湛也没不在意,他头疼道:“祁止水,你快回去吧,下午还要上课。以后不要随便来找我,别人看见,我懒得解释。”

  祁止水是祁止山的异卵双胞胎妹妹,祁湛讨厌贺音有关的一切,祁止山是,祁止水也是,可是祁止水从小就特别黏他,逮着机会就小尾巴一样跟在他身后,哥哥哥哥叫不停,赶不走,吓不走,故意凶她,她只会傻乎乎笑。

  祁湛没辙了。

  “可是我不来找你,你不会找我啊。”祁止水眼眶再次红了圈,“哥……我今天16岁……我……我想你和我吃顿晚饭。”

  她小心到生日两个字都不提,祁湛一时心情有些复杂,在祁止水又要哭出来时,他无奈拧眉:“想吃什么?”

  祁止水神色立刻明媚起来,她开心道:“寿喜锅!”她忽然想到什么,盯着祁湛空空的手:“哥,我的草莓奶茶呢?”

  “……”祁湛咳了咳,“卖光了。”

  七中奶茶店那么火爆吗?

  祁止水豁然开朗,难怪她进七中的时候,看见不少女生都圆乎乎的,原来是喝奶茶喝的啊。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