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穿越 → 败光这亿万家产我就死穿书全文最新章节

败光这亿万家产我就死穿书全文最新章节

喝口雪碧 著

连载中免费

穿越小说《败光这亿万家产我就死穿书》正在火热连载中,该小说由作者喝口雪碧倾心创作,主角是方迟韵霍濬锐,全文讲述的是:方迟韵穿书里成为一名路人甲,她很满意!因为原身是个家里有矿的路人甲!最大的烦恼就是花钱!直到有一天,家中长辈将霍濬锐带到她面前,说这是她的未婚夫,方迟韵抑郁了,这可是全书最大反派,她还是早点死吧!

10.8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22

在线阅读

穿越小说《败光这亿万家产我就死穿书》正在火热连载中,该小说由作者喝口雪碧倾心创作,主角是方迟韵霍濬锐,全文讲述的是:方迟韵穿书里成为一名路人甲,她很满意!因为原身是个家里有矿的路人甲!最大的烦恼就是花钱!直到有一天,家中长辈将霍濬锐带到她面前,说这是她的未婚夫,方迟韵抑郁了,这可是全书最大反派,她还是早点死吧!

免费阅读

  七月初的艳阳天,海城的气温已经逼近四十度,空气中滚滚的热浪烤的人难耐得很。

  往常这样的天气,方迟韵是不愿意出门的。觉得就算是开车出去,停完车从车门出来那会儿还是要被这燥人的温度烘地浑身黏腻腻的。

  不过好在霍濬锐办事儿很有效率,已经给她找来了一个专属司机。

  新提的迈巴赫停在浮水街一家颇有小资情调的咖啡店门口,方迟韵脚下了车就大步一跨,一头扎进了咖啡店充足的冷气之中。

  她今天之所以来这里,实在是因为有比花钱还要重要的正事儿——彻底解决原主欠下的情债。

  考虑到那人的身份,方迟韵特意选了一个包厢坐着等待。

  徐碧灵来到同方迟韵约好的咖啡厅时,心情是十分复杂的。

  上次在府城会所时,她就看出翟泽风对方迟韵很不一般。只需要一眼,她就知道,翟泽风是爱方迟韵的。即使……这个男人上一秒还在那么热情地吻着她。

  徐碧灵今天依旧带着墨镜,直到进了咖啡馆的包厢坐下,才把墨镜摘了下来。

  方迟韵本想先跟人打个招呼,却在看清徐碧灵的面容后愣了愣,一时也忘了开口。

  “方小姐,你今天喊我来,是有什么事吗?”

  徐碧灵看着对面一直不语的方迟韵,想了想还是客气地率先开口。

  而方迟韵之所以愣了不说话,是因为她在徐碧灵摘了墨镜后才发现,徐碧灵素颜时的样子,实在是……跟自己长得有些相像。

  上次在府城会所看到她的眉眼觉得熟悉,或许其实并不是因为自己在试镜的时候对浓妆艳抹的她有点印象,而是因为……她跟自己长得像?

  果然……翟泽风的确是因为原主的这张脸对原主一见倾心,又因为初见原主时原主温柔善良的举动对原主念念不忘。

  方迟韵本身的样貌虽然跟现在的脸也有五六分相似,但却远不及现在清纯。

  既然是原主留下的情债,她占了这个躯壳,总要硬着头皮替原主处理完。就算是她自己,也不想一直欠着翟泽风什么。

  更重要的是,她这几天在思考面具男的身份时,突然起了一个念头。

  如果翟泽风知道她不是15岁那年见过他的方迟韵,他会不会以为是自己害死了原主,从而想要杀了她?

  虽然方迟韵并不能证实这个猜测,但她决定先试试看能否解决这个潜在的威胁。

  系统曾经透露过,不影响到剧情的事在这个世界是可以适当改变的。所以方迟韵一直有个想法,她虽然被剧情提及必须要死,但却可以改变死亡方式。

  想到这,方迟韵看着眼前的徐碧灵笑了笑,递给了她一张支票。

  徐碧灵对方迟韵的这个举动,似乎已经有了一些心理准备。

  她平静地伸手接过,一眼就看清了数额。

  饶是她早有准备,这会儿也忍不住挑了挑眉。

  果然和自己料想地差不太多……方迟韵这是想用钱逼自己离开翟泽风。

  三千万,这个数字的确是很令人心动了,尤其是徐碧灵这种还在三四线徘徊的女明星。

  可是……

  徐碧灵在心中嘲讽一笑,她想要得到的可远远不止这些。只要她能嫁给翟泽风,那个人能给自己的,可远远比这多多了。

  就算翟泽风现在爱着方迟韵又怎么样?她一样可以让两人反目成仇,再把方迟韵在他心底的地位取而代之。

  徐碧灵知道翟泽风心里对方迟韵有介怀,而她……正好可以利用这个离间了他们。

  想到那个人此时……

  “方小姐这是做什么,我跟你不一样……我是真心爱着泽风的。”

  不愧是演员,不过一秒,徐碧灵就已经红了眼眶委屈地看向方迟韵。

  方迟韵没想到徐碧灵居然如此上道,而且还是真爱翟泽风的。她很是开心,看徐碧灵的眼神也亲切了不少,笑了笑说:“我知道。”

  可徐碧灵看到方迟韵这面不改色的样子,确实眼神一变。心想怎么跟调查得不太一样?

  这方迟韵居然还是个沉得住气的,桓念薇不是跟自己说她最会欺负人了吗?

  不行,看来她还得想个方法,让方迟韵开始“欺负”自己。

  “方小姐,我真不能收你这三千万。我也知道泽风爱的其实是你,可我不求他能够爱上我,我只希望留在泽风身边陪他。如果你不喜欢在娱乐圈看到我的话,我……我可以放弃心爱的演艺生涯。”

  徐碧灵一边说着,一边已经是小声啜泣了起来,看的方迟韵好不怜惜,又有些感动。

  没想到……她居然这么爱翟泽风。

  那么方迟韵觉得自己这么做,也算是替原主尽了一点心意了。

  “你不用退出娱乐圈,而且我还可以帮助你,给你未来一年的顶级资源,斥巨资帮你在娱乐圈站稳脚跟。”方迟韵认真又欣慰地着她,然后低头写下了一个数字。

  徐碧灵眼眶中凝着泪看过去,却以为自己出现重影看花了眼。于是她眨了眨眼,仔细擦了擦泪后才又再次看去。

  只是看了一眼那数字,她就禁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这……这么多。

  徐碧灵没忍住咽了咽口水,有些暗恼。

  她在桌下努力挣扎着,才按住了自己想要去抢支票的那只手。然后咬着牙,心想也不知道那翟泽风的全部身家……有没有这么多?

  可是……她现在骑虎难下,就算是有些气恼自己瞎了眼居然没看出方迟韵这么有钱,也只能继续了。

  “您还是不明白。我……我真的不能离开泽风,他是我的命啊。”徐碧灵这次的眼泪是真的,哆哆嗦嗦地嘴唇和鼻涕也是真的。

  她一想到曾经有一份巨额支票放在了自己的眼前,可是她却不能伸手去拿,就觉得自己余生都会陷入无比巨大的痛苦之中。

  如果给这份痛哭加一个期限,她觉得都不只是一万年,而是一万个世纪。

  方迟韵没想到徐碧灵居然能够爱翟泽风如命,被她这声泪俱下的爱意感动得不行。

  而徐碧灵看着眼前的方迟韵,心里却在摇旗呐喊:来啊你!快来打我啊!快来骂我啊!快来折磨我啊!

  然而方迟韵只是拿着那张支票在徐碧灵的眼前晃来晃去,晃得徐碧灵眼睛都直了,才听见方迟韵堪堪开了口:“不,我明白的,你不必离开翟泽风。看到这张支票了吗?很多钱吧?我只想要你答应我,缠住翟泽风,抓住翟泽风的心!让他从此忘了我,爱上你!再也不要来找我!事成后我可以把这张支票给你,就算是我对你们俩的一点祝福。”

  徐碧灵听罢,呆愣当下:这什么情况???方迟韵拿的剧本……怎么和想象中不太一样???

  可还没等她回过神,包厢门突然被人从外面猛地打开。

  翟泽风冷着一张脸走了进来,一把抢过方迟韵手中的支票,三两下撕了个粉碎。撕完了又从怀里掏出了另一张支票,怒视着方迟韵。

  “方迟韵,这张支票也是你寄给我的吧?分手费?怎么?觉得欠了我的情想要补偿?我告诉你不可能!你既然已经欠了我,我就要让你欠我一辈子。”

  翟泽风怒红着一双眼说完这些话,然后把手里的那张支票同样撕了个粉碎。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方迟韵十分意外翟泽风的突然出现,然而当她刚把话说出口时就猛地反应了过来,转头直直地看向徐碧灵。

  呵,没想到自己居然让这么个女人给骗了,那天试戏的时候怎么没见徐碧灵的演技有这么优秀?

  方迟韵气的不行,一把拿起桌子上仅剩的那张三千万的支票,也给撕了个粉碎。徐碧灵这种人,她才不会给一个字儿。

  徐碧灵看看愤怒的翟泽风,又看看愤怒的方迟韵,再看看那洒满了一地的支票废纸。想起刚刚那戳手可得的财富和现下明显一无所有的境况,她不禁悲从中来,拿了包,就哭叫着掩面跑了出去。

  一场闹剧结束。

  翟泽风从愤怒中渐渐平复,忽想到刚刚方迟韵对徐碧灵说的话,心思动了动。

  他眼神中闪着光,凝视着方迟韵缓缓开口:“韵韵,你刚刚……其实是想找个别人替你来爱我是不是?那你——”

  “没有!”方迟韵斩钉截铁地打断了他的话。

  她清楚地知道自己不能给翟泽风半点希望,她也不可能会给翟泽风希望。

  翟泽风以为他爱的是自己,可方迟韵却知道他分明是因为见到过温柔善良的原主才动了心,爱的人也并不是她。

  爱着别人的人,方迟韵不会要,更不会让自己有对他动心的机会,这是方迟韵的死结。

  而且——

  方迟韵垂眸酝酿了一下,然后抬起头让自己目光嘲讽地看着他:“翟泽风,就算五年前是我欠了你的,可是你觉得经历过那样的重逢,我们还有可能吗?对不起……我觉得脏。”

  这一次,他总算能死心了吧。方迟韵没有别的选择,她只能这么做让翟泽风死心。

  虽然此刻她是故意为了让翟泽风死心在演戏,但她说的同样也是实话。

  她演戏是因为不爱翟泽风,可都说眼不见为净。因为亲眼看到他在自己的面前和别的女人亲热,就算有朝一日有爱上他的可能,方迟韵也不会让自己和他在一起,让这跟刺日日扎的自己生疼。

  说她自私也好无情也罢,她和翟泽风,早就没有可能了。今天她不过是觉得因为自己和原主的缘故伤害过他,才想着是否能用钱补偿一二。

  可现在看来,依然还是自己那位顶顶有钱的神交知己说的话最有道理。

  钱有什么用!钱!果然是最没用的东西!

  回了家后,也不知道是不是方迟韵方才想的事情太多心情有一些波动,那废柴系统居然跑了出来。

  【宿主你好,今天是你死亡倒计时的第220天。我睡的迷迷糊糊时感觉到你找我有事,于是挣扎着醒过来了,你感不感动。】

  方迟韵嘴角抽了抽,心想还真是难为你这个睡精这次能这么地“敬业”了。

  【宿主,你心里的话我也是听得见的,请不要冷嘲热讽。】

  方迟韵想起她的确有事儿要问这个废柴系统,于是也没心思跟它继续瞎侃,思索了下问:“对了,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看看是不是可以回答我的部分。”

  她跟系统交流时,系统往往会判定一些可以透露的部分回答她。

  【你说吧。】

  “杀死我的人是不是翟泽风?”

  沉默了十秒钟后——

  【不是。】

  听到答案,方迟韵松了口气,可没多久又把心提了起来。

  放松是因为她今天把翟泽风得罪狠了,如果杀她的人真的是翟泽风,那她一定很惨。

  可如果不是翟泽风,那就意味着杀她的那个人实在隐藏得有点深。

  不过方迟韵知道系统不会直接回答她那个人是谁,所以只能换了个问题:“还有一件事,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帮霍濬锐避免他最后一败涂地的命运?”

  【宿主,请你不要想着影响剧情,每个人物都有自己必须要走完的过程。不过,谁说霍濬锐最后一败涂地了?】

  方迟韵皱眉:“可书里不是写的明明白白,他最后被男主夺权赶出了国吗?”

  【宿主,根据我刚刚的搜索,他的确是出了国,但他在国外的情况似乎也算不上一败涂地。你有闲心还不如想想自己,根据我的搜索,你最后不仅是死,而且还是惨死。】

  听到系统的话,方迟韵想起她一直重复做着的那个噩梦,瞬间紧张地咽了咽口水。

  她不会……是被人大卸八块了吧。

  心中顿时警铃大作,方迟韵吓的眼泪都涌上了眼眶,老天爷为什么要对她一个人美心善的路人甲这么残忍。

  她实在有些委屈,赶紧把自己思考了很久的想法问了出来:“那……我能不能换一种死法啊?”

  会死本来就很惨了,死法如此凄凉……岂不是惨上加惨。

  方迟韵觉得很心塞。

  【额……这个问题需要等我判定一下。】

  一分钟后。

  【宿主,根据判定,由于你只是个没有出现过姓名的路人甲,书中对你的记录仅有24岁死亡,你的死亡方式应该并不会影响书中剧情。】

  “也就是说,只要我能按时死,不管怎么死都可以?”方迟韵觉得自己刚刚接收的噩耗太强烈,现在确定自己可以换个死法,居然有些欣慰。

  【原则上来说:是的。】

  “那我能不能在剩下的时间找到杀害原主的凶手报完仇再死?”方迟韵继续追问。

  只要想到那个拿着手术刀的面具男害得自己没日没夜地做噩梦,方迟韵就气不打一处来,早已经视其为她和原主的头号敌人。

  【这个……原则上来说:可以。】

  【不过你不觉得太麻烦了嘛,你只不过是一个路人甲,人世间走一遭,安安心心死掉难道不好嘛?】

  系统觉得方迟韵这个路人甲的想法有些多。

  而方迟韵听到它的话,瞬间被点燃了火/药桶:“路人甲就没有人权了吗???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独/裁的系统!你太让我失望了!”

  系统沉默,或者说是愣住。

  这是从它被制造出来以后,第一次被人凶。

  它觉得女人生气的样子,好……好可怕。

  怪不得系统宇宙里总有绑定了女人的系统们一起抱头痛哭,说女人这种生物像恶魔。

  还好,它跟别的系统学了一招:转移话题。

  【咳,那个……你是不是还想知道霍濬锐在国外的事?】

  “不想!我都要死了!他居然还能好端端地活着,我干嘛要去管他活得怎么样!”

  霍濬锐虽然被顾航清夺权逼出了国,可说不得还继续过着一般有钱人的灿烂生活,根本不算惨。方迟韵觉得有担心他的那个时间还真不如研究研究自己应该怎么死。

  接连被凶的系统继续愣住。

  女人果真好可怕。怎么办,要不赶紧跑……

  答案是肯定的。

  下一秒,胆小如鼠的废柴系统就化做一缕青烟飘走了。

  系统遁逃后,房间里只剩下了方迟韵。

  环顾着自己安安静静的卧室,她突然觉得有点鼻酸。

  上辈子的她只是一个普通的穷逼大学生。父母早逝,她不想麻烦同样不富裕的舅舅舅妈,连上大学的钱都是自己当了阵某宝模特赚来的。

  结果刚上了大学,就穿来了这里。本以为是老天爷眷顾自己,现在又发现美梦马上就要结束。

  也不知道该说自己是幸运还是不幸运。

  上辈子她一直像个陀螺似的忙着学习和赚钱,因为没有时间交际,朋友也很少。故而方迟韵这几年一直很开心自己能在这个世界遇到外公、姚敏敏、阮召……

  可是想到一年后就要以死亡的方式与他们道别,她突然觉得有些惆怅。

  即使已经做了这么久的心理准备,可果然还是……很舍不得啊。

  “咚咚。”

  正失神着,敲门声突然响起。

  方迟韵赶紧擦了擦眼泪,叹了口气平复心情,然后走到门口开门。

  “下去……”

  话没能说完就已经顿住。

  霍濬锐原本是上来喊方迟韵下去吃饭的,可是没想到刚开门就看到她红着一双眼眶,很是低落的样子。

  心突然像是被针扎了一下。

  “韵韵,你怎么了?”

  方迟韵其实挺没心没肺的,除了偶尔骗骗人,很少会真的这样低落。霍濬锐说话时不禁放低了声音,语带关切。

  可霍濬锐这句关切的话,却像是打开了方迟韵这些日子心里的闸,积攒了一个多月的伤心不舍恐惧一下子全部涌了出来。

  “呜呜呜哇呜呜呜……”

  方迟韵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开始放声痛哭,忍不住地想要把心里的这些气愤、委屈、伤心和害怕一股脑冒出来。

  发泄中途,突然意识到自己居然正在霍濬锐面前痛哭流涕。不禁想:完了,这简直太丑太丢人了。

  她越想自己现在有多丑就越伤心,哭得也愈发厉害了。

  霍濬锐哪里见过女生的这个阵势,方迟韵就算是他接触最多的小女生了,可她平常也是个活泼爱笑的,他还是第一次看她这样哭。

  有心想要安慰安慰她,却又根本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么伤心。

  人生头一次感到如此慌乱无措,霍濬锐看着她,最后缓缓伸出手,轻轻地把方迟韵抱进了怀里。

  而方迟韵的小脑袋埋在他胸口,慢慢转为了抽泣,她能感受到他的手掌轻轻的拍着自己的后背,和他低沉轻柔的声音:“谁欺负你了,告诉我好不好?”

  方迟韵不经常哭,可她哭起来却是个身边人越温柔地哄就越停不下来的,并且还会开始胡思乱想。

  所以这会儿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老天爷都在欺负我……我想吃许妈做的卤肉饭……就要吃不到了……呜呜呜呜呜……”

  许妈是以前在秦家老宅里照顾方迟韵很多年的佣人。

  外公去世后,方迟韵怜惜许妈的年纪,又考虑到许妈一直照顾自己和家人聚少离多,于是给了许妈一笔养老金让她回家照看孙子。

  方迟韵这会儿脑子里已经想到,自己就要在这个世界死去,以后也再也吃不到许妈做的卤肉饭了。

  伤心,真的好伤心。

  霍濬锐也知道许妈是秦家的老佣人,听见方迟韵的话后啼笑皆非,却也只能继续哄着她说:“好了,我这就让刘管家接许妈来给你做卤肉饭好不好?”

  怀里的抽泣声,逐渐止了止。

  然后一个细如猫叫的声音传来:“那……那好吧。”

  …………

  两个小时后,方迟韵已经扒拉着她的大金碗,吃完了一碗许妈做的卤肉饭。

  “行了!你说吧,是不是想嘲笑我……”

  方迟韵刚从碗里抬起头,见霍濬锐一动不动地盯着她,想到自己刚刚那副样子,觉得有点儿不好意思。

  可她憋得太久,又没有人可以倾诉,情绪积攒着总要用别的方式爆发。

  霍濬锐听见她的话,也想到了她刚刚哭的死去活来的样子,笑了笑:“你想多了,我只不过是想说,养你还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说完,指了指方迟韵手中亮澄澄的大金碗。

  他前几天就听刘管家说过了,这几十万一个的大金碗,方迟韵让厨师买白菜似的买了一大堆。

  也不知怎地,心里突然觉得感受到了赚钱的压力。

  明明自己也是个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却人生头一次地感受到了点贫穷的恐惧。

  霍濬锐估摸着,照方迟韵这个败家法……还真可能有一天把她的那些家产败光。

  莫名其妙地,他有了一点赚钱的急迫感。

  方迟韵见霍濬锐指着自己手里闪着光的大金碗,眼中的神色让她看不明白,难不成是有些羡慕?

  她稍作思索,回他:“放心,我又不用你养。你如果要是……咳,要是哪天没钱了,我也可以养你啊。”

  反正她有的是钱。

  虽然家族信托基金的部分因为立了规定不能转赠无血缘关系的人,只能她自己花。但剩下的钱如果花不完,倒是可以留给霍濬锐。

  这样等她死后,霍濬锐就算是被男主赶出国,照样能在国外生活得如鱼得水。

  想到这,方迟韵原本有些低落的心情变得欣慰。再看向霍濬锐的眼神,就像是在看自己未来的继承人一样慈爱。

  霍濬锐听到她说要养自己,发现自己心情居然虽古怪,却又有点泛甜的喜悦,很有些羞愧。

  再看到她望着自己的眼神……

  完了,他果然要去看看心理医生。

  自己怎么能出现这种想吃女人软饭的心情!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