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穿越 → 大唐最强节度使愚公道全文最新章节

大唐最强节度使愚公道全文最新章节

愚公道 著

连载中免费

现代穿越小说《大唐最强节度使》正在火热连载中,该小说由作者愚公道倾心创作,主角是王震,全文讲述的是: 现代的双料博士王震,因为出国执行任务而死去,却意外穿越到天宝年间的同名同姓的王震身上,他的老爹是唐玄宗的干儿子,而他掌控着历史,按历史走向更改了安史之乱的结局,也改变了自己身处唐朝的处境…

12.3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22

在线阅读

现代穿越小说《大唐最强节度使》正在火热连载中,该小说由作者愚公道倾心创作,主角是王震,全文讲述的是: 现代的双料博士王震,因为出国执行任务而死去,却意外穿越到天宝年间的同名同姓的王震身上,他的老爹是唐玄宗的干儿子,而他掌控着历史,按历史走向更改了安史之乱的结局,也改变了自己身处唐朝的处境…

免费阅读

  看到王震说话,封破虏继续介绍道

  “这个黑大个是尉迟家的鹏兄弟。”

  “这个是程家的思定兄弟。”破虏道,那个大高个儿笑着对王震龇龇牙。

  “这个是洛阳张家德玉兄弟,

  这个是王家的乐文兄弟。

  这个是刘家的远兄弟,

  这个是娄家通兄弟。

  这是赵家的赵云龙兄弟,

  这是曲家的环兄弟

  这是司马家的都老哥。

  这是苏家的悦文兄弟。”封破虏把所有在坐的人都介绍了一遍,虽然他没有说他们身后是什么关系,可是王震隐隐记得,这帮人身后都有不小的家族势力。不但是洛阳本地的大家族,就是朝中官员的后代。

  “某记住了,这次送我罚酒三杯,以表某不敬之意。”王震笑着抱拳说道。

  “哈哈,说的好。这样才是你王家大郎。”那个司马都大笑着说道。

  “唉,是某的不对,当然要罚酒。酒菜都来了,来来来,咱们开始。”王震笑着说道。

  “嗯,王大郎就是痛快。”王震一挥手,王木头开始给众人筛酒。为什么叫筛酒呢?因为这个时候的酒没经过过滤。里面还有一些酒糟等东西,而且放的时间久了还会有黄白色的东西。可能因为发霉的缘故吧。具有轻微洁癖的王震看到这个忍不住皱了皱眉毛。因为他真的没想到这所谓的好久就是这模样。端起酒闻了闻,就和后世袋装米酒一样,虽然有酒味,可是更多的是那种酸酸的酒糟味道。让王震感觉就是米醋。

  “怎么样,我的酒不错吧。”苏悦文问道。

  “嗯,还好。某先自罚三杯。感谢兄弟们对某的情谊。”王震说完连干三碗。

  这十几度的酒真不好喝,对于经过后世长期酒精考验的王震来说,这就不能叫酒,是醋还差不多。还不如啤酒好喝,还不如葡萄酒有劲呢。

  “好,大郎还是那么义气。我等陪上一碗。”随着司马都的一句话,所有人都陪着他喝了一碗。

  随着酒席的继续,王震这才感觉到,自己是真实的人了。因为他彻底的融入了大唐这个社会。也彻底的被人认同了。你想去融入一个圈子,首先你自己要从心里渴望,还要这个圈子里的人都认同。相比第一个,第二个更难一些。但是一顿酒下来,王震发现自己已经都做到了。

  因为这一顿酒下来,无论自己说什么这群人都选择了相信,一顿酒下来,别人说的话他也能轻易的理解,并给予反应。

  好友易找,知己难寻。这就是人际关系的一个写照,但是经历后世洗礼的王震知道,自己已经被这群官*二代富二代接受了。无论他嘴里说出什么样的话语,他们都以为这是应该的。

  这个顿酒直喝到半下午,醉倒的人还是那几个,司马都,娄通,还有被喝醉的王震。等众人都被送走,王震这才从床上爬起来,打开窗户散散屋里的酸味。

  “丫的,我一定要把白酒弄出来,这醋简直无法下咽。真的。这能叫酒么?酸的自己牙都倒了。真是有辱酒的名声!”王震暗自里下决心,却没有想到,他也被暗自吓了决心。

  就在他们在他家喝酒的时候,洛阳城东的一家酒楼里,一群官*二代也在喝酒。而喝酒的主题就是王家大郎突然醒了,好像还是完美无缺。这让上次和他一起打球的人们心里都忐忑起来。房间里,也是众说纷纭。最角落里,知道文人的模样,如果王震在这里他就能认出来,这个家伙就是自己便宜表哥卞桥。

  就看他始终拿着酒杯,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那件事别人都一副不在乎的样子,可是他不行,如果让自己的姑母知道自己做的事,那肯定以后自己的日子可想而知。自己再亲也是姑母的侄子,可是那个王大郎可是姑母的独生儿子。自己想办法要害他。姑母一旦知道怕是饶不了他。

  “卞兄,不就是那个混账醒过来了?那又有什么,下一次把他弄死就行了,你担心些什么?”突然一个官*二代说道。这就是洛阳王家的少爷王仕之,在这个群体里,也是军事的角色。所以卞桥的神色被他一看而知,就明白卞桥为啥不开心。

  “我不是不开心,而是我姑母的脾气我知道,如果再有下次,怕是我的日子也不好过了。”卞桥喃喃说道。

  “哈哈,王大郎死了,她又能怎样。你还是太小心了。”突然一个声音不屑的说道。

  卞桥回头原来是皇甫家的老四皇甫品性。卞桥撇了撇嘴,暗道,你是不怕,我如何去面见我的爹爹,爷爷还有亲人。

  自从皇甫惟眀诬陷王嗣忠那一天开始,皇甫家和王家就水火不容了。就连洛阳本地的王家那也是个皇甫家有点不对眼。特别是年轻的一代,那就是见面如同碰到仇人一样。所以才有的这次马球比赛,而卞桥就是被这群纨绔买通的奸细。不但坑了王震,连自己的家族都坑了。当时,卞桥也许不知道,等到王家翻脸他们就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失去了皇帝义子这个姑爷,谁还把他们当作一盘菜。

  “哈哈,卞兄弟也太胆小怕事了,难道我姜家加上皇甫家,还替不了一个王家?”突然一个眼圈黝黑,好像一副痨病鬼模样的人说道。

  “姜公子严重了,我只是想无法面见我的父兄而已。”卞桥丧气的回复道。

  “哈哈,年底,我让我伯父给你一个五品官职就行了,还有什么对不起父兄的。”

  “可是你别忘了,那王震也是五品散官。”有个纨绔说道。

  “这还不简单,让卞老弟做文官即可,他王家也不过是武官而已。”姜時笑着说道。

  “也是,武官怎么能和文官相提并论?”有个纨绔立即夸赞道。

  “哈哈。武老弟说的对,文武终究是不一样的。开世重武,守土重文,天下大势尔!是吧卞老弟。”姜時摸着不存在马胡子嘚瑟道。

  卞桥无话可说了,但是他知道,自己在王家恐怕不会再像以前那样风光了。因为不论是卞管家还是那个小莲都对自己报警了。也就是说,王震醒来后的变化都回报给他了。可是他无能为力,他总不能跑到自己的姑姑面前说:这个小子不行,你杀了你儿子,我给你养老送终吧。那样恐怕他啥都得不到,还会被他老爹追杀。

  “唉,悔不当初啊。自己这是造什么孽啊!”看着桌上的人觥筹交错,卞桥突然有些后悔与这些人为伍了。

  卞桥只是有点后悔而已,只是因为他感觉到一群纨绔子弟不在乎他的感受而已,并不是真的后悔。在他心里王家家产就应该是他的。

  “卞兄,怎么,这点事就成瓜怂了?不至于吧。”姜時笑着说道,

  “那个怂了?这不是有我姑母在中间,我也是进退两难啊。”卞桥找了一个理由说道。

  “嗯,也是,毕竟是一家人。不过你可以直接去告诉他,我们再次向他挑战,看他的马球有没有长进。还有,这次是生死勿论,别装怂就行。哈哈~”姜時大笑着说道,在他眼里,王震只不过一个武夫而已,又何惧之有。

  “卞兄说的也对,毕竟是自己亲人,也有些于心不忍。所以还是随他去吧。”又一个纨绔挤兑卞桥道。

  “嗯,算了,今日某也喝的不少了,我就回家了。”卞桥说完,起身抱拳拱手,走了出来。这次把卞桥挤兑的不行,他有气也不好发*泄,现在走出来,回家也不是,去姑妈家也不是。索性向一处烟花之地走去。

  再说王震,酒过三巡,大家都喝的兴奋了起来。一群人看到王震没事,心头的顾虑尽去,大家喝酒喝的也甚是痛快。可是酒一旦喝的快了,不大一会儿喝的有点上头了。

  “王大郎,这次的事儿明显是有人坑你,你打算怎么办?”封破虏端着酒碗说道。

  “唉,也没怎么办。毕竟我们没有证据。又不能去打官司,所以暂时的咱们先忍着。

  不过,我感觉那些人还会过来找事的。到时候就打的他们爹妈都不认识。”王震喝下一碗酒,抹了抹嘴角说道。

  “好,大郎做事进退有据,某家佩服。”司马都眯着眼睛笑道。

  “也好,这次我们几个都多留心,要不然被人坑了都不知道谁做的。”长孙铎说道。

  “正是正是,大郎就是个例子。大郎就是说话太直,可能得罪了某个世家子弟。”苏家的苏悦文说道。

  “哈哈,其实我这次应该感谢那些人,如果不是我摔下马来,怎么知道还有你们这些够义气的兄弟。怎么能明白这世间的人情冷暖。更不知道我老娘为我*操碎了心。

  来兄弟们,咱们一起干一碗,为咱们的情谊。”王震半真半假的说道。不过,这也是他的心里话,要不然他怎么能重生在这里。

  “说的好,干一碗!兄弟没得说。”封破虏用油乎乎的爪子拍王震的肩头。略有些洁癖的王震,眉头都皱了起来。可是这个时候可真的不能去擦。要不然就是看不起人。

  “嗯,拿开你的脏手!老子没钱买新衣服。

  来,弟兄们干了!”王震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可是口气却是很轻松的。

  “哈哈,干。”众人见两个人打闹,心情也是好了起来。然后觥筹交错喝了起来,一直喝到红日西垂。一群人都是醉醺醺的模样了这才罢休。

  “喝的好开心,某好久没有这么开心了!”做为这群人里岁数最大的司马都,趴在桌子上说道。

  这个时候还是分餐制,所以一人一个小矮桌。所以各趴各的,也不会有人没地方趴。

  “多谢兄弟几个过来看某,某甚感动!多谢了。”王震闭着眼拱手道。

  “都是自家兄弟那里用的这许多客套。”尉迟鹏大嗓门说道。

  “好,说的好。都是自家兄弟。”程思定说道。

  “嗯,很好。哥几个。古有桃源三结义,咱们何不效仿之。”王震开口道。

  “什么桃园三结义?很牛么?”封破虏问道。

  “就是东汉末年,蜀国皇帝刘备和两个兄弟结义的故事,那时候……”王震口沫横飞的给众人讲了一个故事。

  “好,木头,太好了。兄弟齐心,其利断金。准备香案,咱家弟兄要结拜。”封破虏蹭的一下站起来说道。

  “不妥,不妥!”司马都突然说道。

  “老都,莫非不愿意?”程思定问道。

  “非也,非也。不是某不愿意,而是在这小院里结拜,怎么能显示出我们的诚意。城西有关帝庙,你我去那里结拜可好?”司马都扫了一眼众人道。

  “甚好,古有桃园三结义,大唐有关帝庙十二兄弟。同去,同去。小的们,准备香和贡品。”长孙铎踉踉跄跄站起来说道。

  一刻钟后,一群醉鬼,在手下小斯的搀扶下,上了马车,来到了城西关帝庙。上了贡品,几个人歪歪斜斜排成一排,拿着香,开始在关帝前立誓。

  “某王震。”

  “某长孙铎”

  “某尉迟鹏。”

  “某程思定”

  “某封破虏”

  “某张德玉,某王乐文,某刘远,某娄通,某赵云龙某曲环某苏悦文”

  “我等一十二人今日在关帝爷面前结拜生死兄弟。自今日起,不愿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愿同年同月同日死。如违此誓,天必罚之!”十二人把香插到香炉里,然后在神像面前磕了三个头。

  “礼成!”司马都说道。几人站了起来,排了一下年龄。司马都二十三岁,当仁不让的老大,而刘远二十一岁就是老二。长孙铎二十岁排在老三。尉迟鹏,程思定十九岁分别排在老四老五。张德玉,王乐文,封破虏十八岁排在老六,老七老八。苏悦文十七岁三月生日排老九。王震五月生日排行老十。娄通八月生日排老十一。曲环腊月生日排老十二。拍好了顺序,又分别见礼。这个时候在称呼可就是老哥老弟了。

  “今日咱们结为生死兄弟,我作为老大,所以今日去某家中继续喝酒,作为咱们兄弟结拜后的第一场酒。”

  司马都已经娶妻生子,所以也分开宅院住了。几人来到他的府上,要来酒菜再次喝了起来。一直喝到初更十分,各家前来找人,这才罢休。

  第二日一大早,王震再次按时醒来,可是头疼的很啊。这酒酸酸的真塔玛难喝,还上头。王震起来喝了一碗水,慢慢活动身体。然后慢跑。随着汗水挥洒,头也不那么疼了。锻炼一圈下来,王木头已经送来了早饭。酒后拜了把子,王震倒没有后悔。他心里明白,要想做点什么事,没有人帮衬,那是不了能做成的。就连太宗李二想做点事,都要提前跟几个心腹大臣商量好如若不然,想的再好也弄不成啊,比如说修宫殿,减赋税等等。王震就更需要人来帮他了,所以他心里很庆幸,昨天那些人还真是配合,他只是一提就立即有了结果。王震心道,

  “呵呵,既然如此。咱们就有福同享,有妞同泡吧。”

  午后,王震刚刚眯了一会儿,就听到院里有人说话。正要起来,就看到封破虏走了进来。

  “大郎,咱们昨日结拜了?”

  “是啊,不信你问木头。”王震笑着说道。

  “喝多了,想不起来了。那个谁老大?”封破虏比较在意这个。

  “司马都老大,刘远老二,长孙铎老三。你排行老八,某是第十。”王震想了一下说道。

  “好吧,反正有比某小的就行。昨天喝的太多了,难受。有没有啥吃的。拿来给某垫补一下。”封破虏坐下道。

  “木头去厨房给他来一碗面条,放点老姜,茱萸发发汗。”王震笑着道。

  “是,少爷。这就去。”王木头说完离开了小院。

  “虏虏,这次你家老头子有没有揍你?”王震坏笑着问道。

  “不要叫我虏虏!再叫我跟你急。对了咱们已经结拜了,你得叫我哥。听到了没,叫我八哥。”封破虏吼道。

  “我说老八啊,你小点音,好像吵架一样。”王震说道。王震才不想叫封破虏哥,因为他从来没有当哥哥的觉悟。

  “叫哥,叫八哥。好不容易这次结义了。快叫哥。”封破虏突然发现自己有理由不让这群人叫自己虏虏了,高兴的摩拳擦掌道。

  “好吧,八哥。八哥啊~还真不错。整个就是一个鸟人。哈哈~”王震大笑道。

  “你才是鸟人,你全家都是鸟人。好吧,叫我老八就行。”封破虏无奈的退了一步说道。

  “这不就行了,没事还想占我便宜。”王震笑着说道。

  不大一会儿王木头把面端过来。封破虏呼噜噜把面条和汤一块倒进嘴里。热乎乎的面汤一下肚,立即出了一身汗。宿醉的难受立即去了一些。

  “大郎,什么时候咱们再去和那些兔崽子打一场马球啊。这次肯定要给你报仇。”封破虏吃完面放下碗筷问道。

  “唉~难,你觉得我老娘还能同意我去打球?”王震叹口气说道。

  “那怎么办?总不能就认输吧!那可就太栽面儿了。你偷偷去不就行了?”封破虏再次说道。

  “偷着去玩就没意思了。赢了也不痛快。不着急,正好我身体没复原。这段时间我想想办法。”王震笑着说道。

  “这还差不多,你这次摔得不轻,好好在家休养。等你身体好了,不管做啥,只要能收拾那帮孙子,我就同意。”封破虏笑着说道。

  心里暗想,老子一个后世来的特种精英,如果弄不倒那群纨绔,就笨死算了。如果自己人普通人,还必须考虑那群人会不会报复。可是现在无论自己做不做,那些人都不会放过自己。与其被人欺负死,不如轰轰烈烈的干一场。这样临死也拉个垫背的。所以王震意气风发的笑着说道“好,其实马球虽然很好,但是不是最好的。等我这几日想想办法,等我身体好了咱们就开始。”

  看到王震从这次的事故中走了出来,封破虏也开心的说道“哈哈,这才是自己兄弟。就咱们兄弟还打不赢那帮蠢蛋?让人笑死算了。他们就会偷鸡摸狗,来点阴的,不是我老封看不起他们,他们就是狗肉包子上不了席面。”

  正在这时小院门口有人说话,“哎,竟然有比我早的。虏虏,你是不是被打出来了?”原来是同样和王震很好的苏悦文来了。

  “放屁,你才被打出来了。文文告诉你,原来老子没办法约束你,现在咱们结义了,你得叫我哥。起码你的叫我老八。再叫我虏虏,看我不揍你。”封破虏站起来吼道。

  “哈哈,老八就老八。大郎你好些没有。”后面的曲环说道。

  “好多了,快坐下。木头沏茶。”王震笑着站起身招呼道。

  不大一会儿,兄弟们都来了。听封破虏说完。兄弟几个也点头称是,不管如何,王震不能再受伤了。所以作为老大的司马都说道“老十说的对,咱们兄弟做什么也比那帮子纨绔子弟强。慢慢想,等你身体好了再计较。”众人点头同意。吃罢午饭各自散去。

  几日后,洛阳各家都知道了王震等人拜把子的事,可是没人把这事当作一回事。因为纨绔子弟们喝酒拜把子是经常的事儿,也许过几日就忘了。

  只不过,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最不开心的就是王震的便宜表哥卞桥。

  “这小子突然变聪明了,竟然和那群人拜了生死兄弟。这样一来,以后再动他就难了。不行,还得想个办法,还要提早出手啊。”卞桥自语道。然后拿了银子出去找人吃酒去了。

  王夫人当晚就知道了这件事。传信的就是管家卞福,可王夫人也没在意,毕竟男孩子嘛,这样的事比较多。就算是真的。家里就王震一个,拜了把子,就有人帮扶王震一把,这也不是坏事。所以王夫人只是点头,然后没再提这事儿。

  晚上,王震躺在书房的床上想着心事。现在最主要的三件事必须在尽快完成。第一件最重要,那就是把家里摆平,把卞家的人清除出去。王震要自己说了算,总不能身边老是存在着不稳定因素,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把自己卖了。自己总不能担心一辈子吧,还是把命掌握在自己手中才安心。

  第二件想办法救自己的便宜老爹,自己既然来了,就不能让老爹不明不白的死去。那么自己该如何去做呢?可是从哪里插手呢?王震毫无头绪。

  第三件就是以后怎么办,自己去当将军带兵打仗。或者做商人做个富家翁,还是做一个纨绔混一辈子。带兵打仗还是算了,冷兵器时期,自己有没有神力,也不会用什么长兵器。去了战场也是被砍的份。

  做商人不错,只是商人在大唐的地位实在太低下。虽然现在商人的地位比起贞观年间好了一些,可是那种千年来的阶级观念还是让商人抬不起头来。

  做纨绔子弟,也得有钱才能去挥霍吧,看家里这样,如果第一件事搞不定,自己手中就没有钱可花。就算自己想当败家子都难。

  现在的问题就是,如果想做点啥事必须得让老妈同意才行。所以王震就想着如何才能让自己的便宜老妈相信自己。可是做啥呢?如果利润太高,容易被那些权贵巧取豪夺,如果没什么利润,自己忙半天为了什么?

  哎呀,好难!这事儿太难了。还是慢慢想吧,着急也不管用是吧!现在首要的是找出上次坑害自己的元凶,灭之。要不然以后在洛阳还怎么混。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