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言情 → 余生只想赖着你陆景琛沈悦全文最新章节

余生只想赖着你陆景琛沈悦全文最新章节

木白泱 著

连载中免费

《余生只想赖着你》是木白泱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陆景琛面对沈悦的众多追求者,很严肃的告诉她,“不要相信这群臭男人,他们就是图你的钱。”沈悦凉凉的反问,“那你呢?吃我的、住我的、用我的,你可真要脸!”陆景琛一本正经,“我跟他们不同,他们图你的钱,我不仅图钱,还图你的美貌。”

2.5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22

在线阅读

《余生只想赖着你》是木白泱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陆景琛面对沈悦的众多追求者,很严肃的告诉她,“不要相信这群臭男人,他们就是图你的钱。”沈悦凉凉的反问,“那你呢?吃我的、住我的、用我的,你可真要脸!”陆景琛一本正经,“我跟他们不同,他们图你的钱,我不仅图钱,还图你的美貌。”

免费阅读

  第二天,正在会议室开会的沈悦,被突然闯入的人打断。

  女人破口大骂,“沈悦,你这不要脸的女人,还敢来勾搭我儿子。”

  沈悦坐在主位上云淡风轻,轻蔑一笑,那笑容里满是嘲讽,看的人能气死模样。

  “唐夫人,首先我们在开会,作为有头有脸的人,应该具备基本的素质,进门先敲门。”

  “其次,你说说看,你儿子哪点值得我去勾搭?”

  苏晓一看沈悦这种目中无人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恨不得扇这狐狸精几巴掌。

  可人家连抬眸看她都不屑,手指敲在桌面上,发出有节奏的声响,却让人大气都不敢喘。

  “贺臣风,把门口的保安和前台换掉,连个上年纪的老妇女都拦不住,DG不需要这般无能的员工。”

  “另外,打电话报警,告她骚扰、诽谤、言语辱骂。”

  苏晓脸上一阵青一阵红,破口大骂,“你个小贱人,五年前就勾搭我儿子,五年后还是这么不要脸。”

  沈悦却大笑,“说的好像你要脸似的,一个正宗三上位的人,好歹我沈悦光明正大,哪比得上你们唐家人,做事都爱偷偷摸摸。”

  “唐夫人这么生气,是对唐氏改为DG而不满吗?没关系,我沈悦如今除了钱,什么都没有,那就抛弃这个小作坊,八百万的小事,我沈悦玩得起,这点零花钱,砸出去就砸出去了。”

  “贺臣风,三分钟,让这位女士消失在会议室,大家接着讨论方案,让Rose回来,弃掉唐氏餐饮。”

  贺臣风满头大汗,这女人发怒的时候好可怕,怎么说也是砸了八百万进去的,说扔掉就扔掉。

  但几年相处,他摸清沈悦的脾气,这会儿在不去办事,那接下来的日子可就难过喽。

  唉!老陆这是给他找件最苦的差事,古代有伴君如伴虎之说,跟着沈悦,贺臣风就有这种感觉。

  会议室归于平静,她淡定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认真听着策划部的企划案,秀眉紧锁,害得人家拿着企划书的手都在抖。

  这位美女老板,脾气甚是古怪,他们摸不清她的脾气秉性,讲话都得小心翼翼,生怕哪里没说好,惹到了这位。

  贺臣风再回到会议室,看见大家都大气不敢喘,汇报时还时不时打量坐在主位上那位。

  只可惜,只有贺臣风知道,她压根没在听。

  “今天的会议就到这里,策划部的方案不尽人意,有待改进,三日后拿出一套新方案,散会!”

  他不得不将会议暂停,与其浪费时间,还不如让他们去改进方案。

  贺臣风看,这一回唐家会很惨,不过这唐家人素质是真不怎么样,哪有人找上门这么破口大骂的?

  照着他看,老陆知道,唐夫人可就更惨了,那货手段远远比沈悦更狠。

  “咳!沈总……”他也没安慰过人,不知道该说什么,到底是女人,面皮薄,被人当所有人面指着骂,肯定会难过的。

  然而,沈悦抬眸说出一句让人大跌眼镜的话。

  “贺臣风,你说像这种人,要不要放陆景琛去咬她,他现在可是吃我的,住我的。”

  贺臣风唇角抽搐,他有点怀疑人生了。

  “沈总,上午还有个饭局等您,咱们该过去了。”

  可沈悦特任性的来了句,“推了!今儿没心情吃饭。”

  贺臣风满头大汗,你都答应了,现在又推掉?你知不知道很多人都说您仗着有钱欺负人啊?

  沈悦立在窗口,端着一杯茶,唇角勾起一抹弧度,她很少笑,可一笑起来凤眼飞斜,左边眼角下方泪痣,点缀的让她格外性感。

  这是贺臣风的评价,很少有人笑起来会用性感形容,但沈悦笑的时候,他只能想到这两个字。

  她站在窗口,想象着放陆景琛去咬苏晓的情景,那画面脑补可叫一个美,都让人不忍直视。

  贺臣风好歹跟着她五年,可这会儿竟然没猜透,她突然笑的那么开心做什么?

  她不故作成熟时,其实挺天真无邪的,就像此刻,笑的开心时,还捂着嘴,格外像偷了米的老鼠。

  “沈总,您看咱们还是去一趟吧,王氏在珠宝行业,算是挺不错的,这么拂人家面子不太好。”

  她回过头,自己脑补的画面被打断,还有些不满。

  “我打听过,王董出差去了,去的是他儿子,典型的纨绔子弟,我不认为跟他能谈成什么合作。”

  贺臣风想了想,王勉是王董唯一的儿子,将来的王氏还不都是王勉说了算吗?

  沈悦摆摆手,“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出去一趟,饭局你去就行。”

  今日是她爸爸的忌日,换一身黑色的衣服,这才前往墓园。她买了一盆爸爸生前最爱的山茶花。

  到的时候,墓碑前已经有人,沈悦看清来人的脸,顿时面色发青。

  “你来做什么?”

  冷漠的目光,仿佛看着一个陌生人,不,是还不如陌生人,至少陌生人来看她爸爸,她还会心存感激。

  “悦悦,你……你回国了?”

  沈悦把山茶放下,将她带来的那捧白菊扔掉,“如果没有什么事,请韩女士不要来打扰我爸爸。”

  “悦悦,我……”

  沈悦冷嘲的嗤笑,“人都死了,现在才装模作样来祭拜,那当初他在医院,想见你最后一面,怎么就那么难呢?”

  韩姿张张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沈悦已经略显不耐烦。

  抛夫弃女,只因为她爸爸那时候穷,比不上那个男人富裕,所以她和父亲就活该被舍弃。

  想起爸爸在医院时,曾经跪在她家别墅门口三天三夜,也换不来她的一面。

  沈悦能对这样的母亲有什么好态度?

  “沈悦,你怎么跟你妈说话的,怎么说我们也是你长辈,你爸就是这么教你的?一点教养都没有。”

  沈悦目光冰冷的看着花枝招展,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窜出来的女人。

  “啪!”这一巴掌甩的既狠又响还干脆。

  她冰冷的凤眸微抬,“你算个什么东西?敢在我面前诋毁我爸。长辈?你们也配?算哪门子长辈?”

  “我是你舅妈,你竟然敢打我。”

  她一步一步靠近,从口袋里抽出湿纸巾,擦拭着手,仿佛刚才碰到了脏东西。

  笑容如同恶魔一般,“你不说我还忘了,五年前,你跟着唐夫人落井下石,让记者堵我,逼得我把低价卖掉我爸留下的别墅。”

  “林婉,你就说谁家舅妈能做到这么缺德?”

  她转身,不再多看二人一眼,浑身散发着强烈的冷气,“以后我不想在爸爸的墓园见到你们这些人,脏了这块地不说,他一生喜欢清静,迁墓很麻烦的。”

  墓上的照片,男人眉眼温和,凤眸中总藏着慈祥,与她的凌厉不同,她爸爸性格是很温柔的那种。

  曾经大伙儿都说,没妈的孩子像根草,可是沈悦的童年、少女时期都是很快乐,比有妈的孩子还要快乐。

  因为沈谦把世上最好的,都捧到她面前了。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