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古言 → 论太子的自我攻略日常乙鸟始辞去全文最新章节

论太子的自我攻略日常乙鸟始辞去全文最新章节

乙鸟始辞去 著

连载中免费

《论太子的自我攻略日常》是乙鸟始辞去所著的一篇古代重生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上辈子的横九歌出谋划策、镇守国关、掏心掏肺的将爱慕已久的六皇子推上高位,结果迎来的是他另娶她人,她被谋害致死的下场,一朝重生,她回到了做闺阁姑娘之时,这一次,她在百花宴上自请嫁给太子,一旁早已蓄意向帝后讨个旨意,哪怕不成,也能让自己入了横九歌眼的六皇子???

13.2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22

在线阅读

《论太子的自我攻略日常》是乙鸟始辞去所著的一篇古代重生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上辈子的横九歌出谋划策、镇守国关、掏心掏肺的将爱慕已久的六皇子推上高位,结果迎来的是他另娶她人,她被谋害致死的下场,一朝重生,她回到了做闺阁姑娘之时,这一次,她在百花宴上自请嫁给太子,一旁早已蓄意向帝后讨个旨意,哪怕不成,也能让自己入了横九歌眼的六皇子???

免费阅读

  “太子殿下,昨晚那边儿递了话来,事情已经办妥了。”小金子一边伺候着主子穿衣一边说道。

  “嗯,喻成那里可以放了,有父皇的人跟着,他翻不起来浪,暂时不要打草惊蛇,派人去给我把李奉盯死了,看看他背后到底是五皇子还是六皇子。”

  -

  大殿上,宣帝如同往日一般,抬眸看了眼下方的群臣,表面个个都衣冠楚楚,谁知道私底下又是会是什么样的货色呢?

  顾铭夕站在大殿的左方上位,墨瞳深邃,一动不动的保持着站立的姿势,和宣帝一样听着下方的众臣们你咬我我咬你的。

  看来父皇和他的心思一样啊,这样一来,不管最后查到了谁身上,那都得刮下一层肉来。

  想到这消息的来源,那可是他家毛茸茸最先探得,然后把这么大的秘密直接递到他手上,嗯,小家伙就这么喜欢自己啊?

  回头寻个时间得再去镜月斋瞧瞧,不对,母后稳坐后位这些年,想来她的私库内肯定有不少稀罕玩艺,嗯,还是去母后那儿先淘上两件吧,大不了以物置物。

  下了早朝,太子跟在宣帝后面一同离开。

  宣帝瞅着身后的尾巴道:“铭夕你不回东宫跟着我干什么?”

  顾铭夕一脸正经的说道:“儿臣好久未见母后了,正好今儿早朝下的早,想去看看母后。”

  宣帝点点头,也对,那儿咂去了,算了,他晚上再去吧,想来妶儿也想儿子了,多给她们母子两一些时间聚聚吧。

  宣帝半道儿顺回了上书房,不能单独和妶儿一起,那就还是批批折子吧。

  顾铭夕到了坤宁宫时,宫人们刚给叶妶上了一盅汤,而叶妶正与一旁的方嬷嬷说着话。

  叶妶见顾铭夕进来,吩咐了方嬷嬷嬷再去上一份,回头看了看顾铭夕后拨了拨手中的茶碗道:“哟,我这忙的不见天日的皇儿终于舍得来看为娘一眼了,可真是难得啊。”

  顾铭夕听着母后酸溜溜的话,走到近前时:“母后,孩儿这不是来看你了嘛!”

  “看看,瘦了这么多,就算你父皇交待下来的事情再多,你也得先注意自己的身体,我听人说你最近每夜都忙到半夜才歇息,这样下去可不行。”

  儿子争气,叶妶心慰,可也不能不顾身体,别看现在年轻没啥事,这年纪一大,准保出现问题。

  可怜天下父母心,可在这宫里,不争气也是个问题,叶妶这会儿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规劝。

  顾铭夕拍拍叶妶的手道:“母后安心,这些事情我自是省得的。”

  儿大不由娘,说来说出也转不出那些关心的言语,为了安母后的心,顾铭夕特意留下来陪着叶妶吃了一顿饭。

  “哎,要是什么时候你能天天的陪我吃上一顿饭就好了。”感叹了一下,叶妶又帮着顾铭夕理了理发整了整发冠。

  顾铭夕默了默,这是身家皇家的一种悲哀,速度的转移了话题。

  “对了母后,您这儿有什么新奇的物件吗?”

  这话题转的太牵强以致于叶妶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什么新奇的物件?”这是想给她送东西?“你有钱自个花,别总是想着我,花钱厉害的还在后头呢。”要是下面几个不安份的主要闹起来,那花钱才厉害着呢。

  “没,”顾铭夕不好意思的挠了下头说:“那不是我昨儿寻思着给太傅家那丫头送点玩艺嘛,结果一大早去那镜月斋时正好碰上她在挑物件,我还没来得及挑东西呢,人就回家了。”

  “我左右想了想,那丫头了是见惯了世面的人,寻常物件怕入不了她眼,所以......就想看看母后这儿有没有合适的物件,母后放心,以后我再得到什么好的物件就给您送过来,咱们以物换物。”顾铭夕保证道。

  叶妶一个白眼抛了过去,这什么破儿子嘛,真是的,不过这臭小子,终于长大了,还知道拱别人家的小白菜了,只是那小白菜是真小。

  掬了一把伤心泪啊,只能安慰自己,小了点也没关系,好歹也是颗白菜不是?

  “吕嬷嬷,带太子去本宫的库房。”

  “谢谢母后!”顾铭夕眼上浮现了笑意,像个讨到糖的小孩子。

  路上,想着吕嬷嬷伺候了自己母后几十年,应该对女孩子喜的物件最为熟悉。

  有些羞涩的开口问道:“吕嬷嬷,你知道小女孩都喜欢些什么东西吗?”

  吕嬷嬷心知太子缘何这样问,一时脑子里就开始搜罗十来岁的小女孩各种喜好。

  然而她入宫已有几十年了,平时接触的宫人年纪也都不小,转眼一想当年皇后年幼时,吕嬷嬷心中大定,嗯,小女孩肯定都是差不多的。

  “小女孩大多啊不是喜欢扑蝶,就是赏花采莲,要不就放放风筝或者看看花灯什么的,反正民间凡是过个节日啊,那都是让人欢喜的,不光可以同手帕之交出去玩,还能见着平时不多见的景色。”

  “太子殿下也可以约着太子妃一同出游啊,等到秋高气爽的时节,约着去爬爬山,涉涉水什么的,可不比送个什么东西强嘛。”

  吕嬷嬷绞着脑汁的给自家太子出着主意。

  顾铭夕也一路认真听着,这都是母后还是姑娘家时,就一直跟着伺候她的老人,不说其中有无道理,反正是不会害他的。

  扑蝶、赏花、采莲这些他确实参与不了,也......真的参与不了。

  完全无法想像他和小丫头一起扑蝶的画面。

  实在是画面太美他不敢想。

  出游?这个等秋天来临的时候就可以安排上,顺便给小丫头带上风筝,一边放放风筝,累了还可以游山玩水,只是这时间,揉了下眉,挤挤还是有的。

  花灯?“吕嬷嬷,你知道哪些民间节日可以赏灯的吗?”

  “嗨,您这就问对了人咯,想当年我跟着皇后可看了不少呢,有七巧节,这可是个好时候,多的我就不说了,您回头自个查查,还有中秋节、上元节,不光可以赏灯,还可以放灯许愿呢,小姑娘们可信这东西了,哎,年轻啊,真好呢。”

  “哟,看老奴这张嘴,磨叽半天差点走过地儿了。”到了地儿,吕嬷嬷一面说着乖话,一边掏出钥匙打开门。

  顾铭夕正听到趣味之处呢,难得有这种机会,此时被打断了也不恼:“嬷嬷说的哪里话,还要麻烦嬷嬷帮我掌掌眼呢。”

  “好好好!嬷嬷一定帮你挑最好好适合小太子妃的物件,保管她满意!”说着,转身领着太子进了皇后私有库房内。

  库房里许多物件都是皇上赏给皇后的,这些东西顾铭夕一样没要,那是母后整个青春换来的,也是她与父皇之间的一种牵绊。

  小时候,父皇后院人少,人也干净,只要父皇不带着母后出去,母后每天做的事情便是拿出父皇所送的礼物观看,或是思念着人,也或是心中还是有所担心的吧。

  当他越长越大,父皇后院被塞进各种女人时,母后脸上虽然笑着,但那笑,与往日的一点都不一样,哪怕后来父皇也不沾染后宫其它嫔妃了,但有些失去的东西,好像也归不了原位了。

  母后越来越德体,也越来越让臣妇们敬重,脸上的笑也越来越真诚,只是他知道,母后变了,唯一没变的就是她对自己爱护的这颗心。

  “太子您看这个,这是皇后做姑娘时的一些物件,虽不值几个钱,但东西都是保管的好好的,您要不挑两样,这寓意多好啊。”

  “太子您看这几样,这是翻邦献上来的,咱大元国内可是独一无二呢,这也是娘娘做姑娘时,太子向先皇讨要过来的讨娘娘欢心的。”

  “这个,这个您还记得吧,这可是当年您周岁宴上抓到先皇的玉牌,先皇当场就将这玉牌赐给了您,后来娘娘说此物太过于贵重,帮您先收了起来,没想到在这儿还能寻到。”

  “......”

  嬷嬷你都说了,周岁宴!我那会儿才满周岁,我记得个啥我记得!

  没有打断吕嬷嬷这会儿的各种想当年各种回忆杀,顾铭夕其实也蛮想八卦一下母后与父皇的故事。

  虽然他也知道不少,但不是还有些不知道的嘛。

  这吕嬷嬷会来事,很多物件都能说上来历和其中的故事,顾铭夕也一直边听边挑,有着吕嬷嬷帮忙打眼,顾铭夕一下子挑的可不少。

  等顾铭夕回过头来,手中的物件都二十来样了,想放回去几样又被吕嬷嬷给推了回来。

  “太子殿下,这回老嬷可得托大了,您这送礼只送一回啊?当年皇上追着咱主子跑,那可是今天一个簪子明天一个钗的,您只打算见一回面儿啊?”

  对对,嬷嬷你说的对。

  这话一点没毛病并且十分合他的心意,他毫无反驳之力!

  再次回到坤宁宫,顾铭夕脸上带了点红,想着自己来母后这儿,不光没带礼物来,还一下子要走这么多,有些羞耻。

  叶妶好笑的看着儿子,难得从他那万年冰山脸上瞧出点红色儿的,再看了看他挑的那些个礼物。

  有着吕嬷嬷帮寸,东西肯定是不会出错的,她只是想看看,儿子到底挑了些啥。

  嗯?她儿时的一对儿蝴蝶小细钗?不禁回想到自己年幼时,看着母亲头上那些金光闪闪的钗子,不停央求着爹爹想要上这么一支。

  爹爹那时候被母亲管的严,存了好久的一点私房钱就给自己打了这么一对细钗,想想,叶妶不免笑出了声,再一看比自己都高出一个肩的儿子,这岁月可真是不饶人啊,它从你身边过去,让你经历了各种,却偏偏什么也留不住。

  一时不免有点伤感,回过头又看了下其它的物件,嗯?她当姑娘时的物件怎挑的这么多?那些稀奇玩艺倒是挑的少。

  合着你这是真把人当小姑娘在看啊?

  真是的,人家小姑娘看到这些不跟你急眼啊?

  算了算了,儿孙自有儿孙福,多的她也不便插手,感情这种事情,没有外人插手的余地。

  何况她那儿媳妇虽然小,也不像是个没心眼的,随他们去吧。

  顾铭夕乐呵呵的回了东宫,今儿收获可不少,不光是这些物件,更多的还是吕嬷嬷的那些话。

  嗯,想到毛茸茸收到这些礼物的心情,顾铭夕不断的猜想着各种萌萌的样子,是会笑眯了眼睛,还是会捂着娇笑呢?

  反正怎么样的毛茸茸都好可爱的。

  当夜,宣帝、顾铭夕和横九歌处的人马先后收到了大理寺卿李奉逐人去了江南。

  宣帝令人继续调查,太子顾铭夕则令人在适当时机将手中的消息递出,至于横九歌嘛,在得知此事已有人重点关注以后,尽量把自己藏起来。

  否则万一东窗事发,怎么解释她一个养在深闺的女子有着如此探查能力?

  为了保住横家,她必须有着让一家全身而退的能力,但这能力在她未能发展起来之时,暴露出去,引来的可能是随时被灭口的危险。

  大宣二十年,八月初三日。

  殿上风云起。

  太子依旧立在大殿左方上位,不动声色的勾了下唇角。

  有铁嘴之称的赵御史见状,心中有数,在卫公公挥着拂尘尖着嗓子喊到:“有事启奏,无事退朝”后,一点都不拖泥带水的站了出来。

  拿关自己的题本道:“臣有本请皇上过目。”

  正为近日所探查到的事情恼怒的不得了的宣帝接过题本。

  呵,还真是瞌睡来了送枕头啊。

  假意看完题本后大怒的宣帝:“赵爱卿你题本上所述可是事实?”

  “回圣上,臣所述皆为事实,当初接到线报以后,臣安排了两路人马,一只人马全部牺牲,一只人马只有两人带着证据逃了出来。”

  “来来来,你们都传阅一下,看看朕身边,养的都是些什么蛀虫。”

  这是要搞大事啊,事不关已和自身干净的人稳稳的,那些心里有鬼的阅过以后,提起的心又放回了肚子里。

  “朕的吏部左侍郎啊,不错不错,朕将你提拔上来,你就是这样对朕的?”

  “朕的大理寺卿就是这样秉公办案的?朕今日可真是长了见认啊!”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