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古言 → 世子爷龙女夜白全文最新章节

世子爷龙女夜白全文最新章节

龙女夜白 著

连载中免费

《世子爷》是作者龙女夜白最新著作的一部长篇古言重生小说,主角是齐舒志,全文讲述的是:一世在搬迁的路上被山贼劫住,就在这危急的时刻,她丈夫当着儿子的面杀了她,说是要维护她的清白,她不觉得恨,只觉得做女人太苦,一朝重生成了国公府世子爷,上有才华出众的哥哥,下有神童弟弟,而他却有无数的红颜知己。

14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21

在线阅读

《世子爷》是作者龙女夜白最新著作的一部长篇古言重生小说,主角是齐舒志,全文讲述的是:一世在搬迁的路上被山贼劫住,就在这危急的时刻,她丈夫当着儿子的面杀了她,说是要维护她的清白,她不觉得恨,只觉得做女人太苦,一朝重生成了国公府世子爷,上有才华出众的哥哥,下有神童弟弟,而他却有无数的红颜知己。

免费阅读

  齐远脸皮抽了一下,噎的说不出话来。

  大哥齐云旗忍住笑道:“世子,边关有军情,我和爹后天就要率军出征了。”

  “啊?”打仗这种事对齐舒志来说太过遥远,他有点舍不得大哥和爹,“这么快吗?”

  “不快了。”齐云旗笑道:“要不是爹想帮你主持册封世子的宴会,明天一早就要出发了。”

  齐舒志看向爹,齐远显然很不习惯大儿子将他说的这么肉麻,便嫌弃的看着齐舒志道:“若是你能争气些让人放心些,我也不至于操这么多心。”

  在爹嫌弃的话语中,齐舒志低下了惭愧的头颅,“爹你放心,我一定会学好的。”

  “还有一件事。”齐远端起桌子上的茶盏,喝了一口,道:“明日京中官员都会带家眷赴宴,你擦亮眼睛好好看看,若是看上了哪家的闺秀……”

  齐舒志一听发现不对劲啊,连忙问道:“爹你……难道是想给我找媳妇儿?”

  “哼!”齐远冷哼一声道:“为父想早点抱孙子不行吗?”

  “我才十三啊……”齐舒志瞄了一眼齐云旗,“再说了,想抱孙子也该催大哥呀……”

  齐云旗是个正经人,话题扯到自己身上就很不好意思,便对齐远道:“爹,世子确实还小,暂时不急着婚事。”

  齐远一想也是,虽然自己急着将孙子培养成合格的继承人,但也不急在一时,便道:“那便这样吧,明日你苏州的外公也要来,记得嘴巴放甜点。”

  第二天齐舒志早早的便被喊醒,用过早饭换上了崭新的华服,和国公府的人一起去了曲江池。

  大周的人喜欢造园子,也喜欢逛园子。若是哪家有喜事一般都喜欢去园子里办,一来只需要出钱家里头省事。二来园子大景致好,客人们吃过了酒还能到处看看风景醒醒酒。

  曲江池便是都城最好的园子之一,园子里的景致造得十分雅致,乃是英国公齐元的最爱。之前家里的几个孩子出生,都是在曲江池里设的宴。

  齐舒志来到曲江池的时候,里面已经布置的差不多了,他来就是看看有没有哪里需要改进的。书童齐吉祥跟在齐舒志身边耀武扬威的,他现在可不是普通的书童了,而是英国公世子的书童。将来世子做了国公,他说不定也能当个大管家呢。

  说实在的,齐舒志面上虽然表现的谦虚又淡定,心里还是有些暗爽的。他在园子里转了一圈,已经陆陆续续的有客人来了。他是世子,一般的客人不需要他亲自迎接。就打发吉祥候在门口,看见梁东他们就给领到自己这儿来。

  梁东三人是一起来的,今天三个人都是穿的一水的新衣裳,十分光鲜的朝着齐舒志走来。齐舒志人站在凉亭里,站起来迎风拱手道:“多日不见三位兄长,甚是想念,今日特请……”

  话没说完梁东就指着齐舒志对唐礼之二人道:“瞧瞧,看见没有?成了世子,说起话来都不一样了。”

  “可不是?”唐礼之摇头道:“还文绉绉的,甚酸甚酸。”

  方峥便道:“哎,话不能这么说,齐兄这是春风得意呀,嘚瑟两句怎么了?”

  “哼!”齐舒志的好心情快要被他们败光了,他双手叉腰一脸嚣张道:“你们说话注意一点,我是世子哎,将来可是要做国公的人,能不能给点面子?”

  “啊哈哈……”唐礼之笑出了声,走过来勾住齐舒志的肩膀道:“太好了,我可是做梦都盼着你做世子呢。”

  齐舒志点头,“你这话我是信的,是不是将来想走武职?”

  “嘿嘿被你看穿了。”唐礼之笑的一脸猥琐,“兄弟的前程可都寄托在你身上了。”

  “好说。”齐舒志道:“正好边关有军情,我爹和大哥明天就要率军出征,咱们是兄弟,可别说我有机会不想着你,不如我同我爹说一声,将你一起带上好了。”

  唐礼之顿时大脸一绿,“明天?不不不……啊呵呵呵我跟你开玩笑的,你怎么就当真了呢?”

  比起其他人,梁东更想知道齐舒志是怎么成为世子的,他在铺着软垫的石凳上坐下,端着香茶道:“听说你被退婚了?还是在被册封世子的同一天,说说怎么回事吧。”

  齐舒志便坐下将事情一五一十的说给他们听,之后感慨道:“说起来也是运气好,若是圣旨来得早一点,这婚就退不成了。”

  “噗。”方峥没忍住一口茶喷出来,“听你这意思,你也是希望退婚的?”

  “是啊。”齐舒志点头。

  唐礼之也点头,对方峥道:“这你就不懂了,本来齐兄作为国公府晏戈普通的嫡子,娶个平阳侯的女儿也是马马虎虎算是般配。可他现在是世子了,便是尚公主也不为过,再娶个平阳侯的女儿,就配不上他的身份了。”

  梁东挑眉看向齐舒志,“你真是这么想的?”

  “那倒不是,主要是我觉得我自己并没有做好成亲的打算。”齐舒志发自内心的道:“还有就是我怕我到时候做的不好,会让李小姐伤心。”

  “噗!”

  这是三个人都喷了……

  三人皆一脸复杂难以言喻的看着齐舒志,互相对视一眼,梁东干咳一声道:“你这是……认真的吗?”

  “当然。”齐舒志嫌弃的掏出手帕擦了擦手上被喷到的位置,“难道在你们心里娶妻是一件很随便的事吗?”

  “当然不是。”唐礼之道:“娶妻还要看对方的品貌家世,对我未来的仕途有没有帮助,怎么能随便呢?可你这……”

  他和方峥皆是难以理解,梁东倒是想到了什么。当初齐舒志愿意为了与他不相干的章舜英而背上伤害尚书之子的责任,虽说这事儿没干成,但他的心意是有的。再到今日他说的话,梁东眯着眼睛看向齐舒志道:“齐兄啊,我算是明白了,你是个真正的怜香惜玉之人呀。”

  齐舒志有点不好意思,这时凉亭边上的假山后头传来一阵嬉闹声,听着像是有一群女子在后头。梁东顿时精神一震,道:“去看看?”

  “不好吧。”齐舒志觉得这样有些不尊重那些女子,“万一她们在说什么私密话怎么办?”

  “齐兄,你当梁东是那种人吗?”唐礼之拉着齐舒志过去道:“他今天来除了是要恭贺你,还有就是想借机见章小姐一面。”

  齐舒志立马就懂了,四个少年凑到假山跟前,从假山中间的缝隙往对面看去。齐舒志一眼就看见了好几个女孩子,但他一个都不认识,小声道:“章小姐在里头吗?”

  “没看见啊。”方峥抓了抓头,道:“她们都是谁家的闺秀?漂亮啊……”

  这时候唐礼之的作用就发挥出来了,道:“最左边那个,穿绿裙子那个,是吏部尚书家的千金,闺名叫余宁。她旁边那个穿藕荷色裙子的那个,是大理寺少卿家的千金叫朱玉……哎,看见那个穿蓝色裙子的女的了吗?她就是平阳侯的女儿李落英。”

  “就是退婚那个?”

  “就是她!”

  齐舒志这才知道那做了自己十年未婚妻的女孩儿长得什么样子,现在看来容貌并不如何出众,至少比吏部尚书家的那个余宁是差远了。不过身上有种温柔的气质,看起来是个很好的女子。

  “别看了。”齐舒志道:“也没有章家小姐。”

  四人正要退回去,忽然听见有人说,“落英你也别难受了,这婚退了也就退了,凭你的品貌家世,还怕嫁不了如意郎君?”

  一听这话是说到自己身上了,齐舒志的脚便挪不动了。

  那个叫朱玉的少女附和道:“是啊,退了你的婚那是齐舒志没眼光,若不是他做了世子,谁看得上他那样的纨绔子?”

  李落英却还是一脸愁容道:“可现在所有人都只道我错失了做国公夫人的机会,都在笑话我们家呢。”

  这时候一直没有开口的余宁道:“小玉你这话说的不妥,这婚是平阳侯主动要退的,若不是如此齐舒志就算是不满这桩婚事,英国公也不会不认这门婚事的。”

  朱玉被她这样一说,脸都红了起来,“余宁你怎么向着别人说话?”

  “我只是实话实说。”余宁对李落英道:“落英我问你,倘若齐舒志不是世子,这婚你要不要退?”

  李落英一愣,“我当然……”

  “你当然是要退的。”余宁勾唇一笑道:“为什么要退?还不是因为他齐舒志不学无术纨绔成性,你嫁给这样的人又怎么会幸福?虽说他现在成了世子,可他就不纨绔了吗?你嫁给一个纨绔的世子或者是国公,你就会幸福了吗?”

  李落英整个人都愣住了,余宁用丝帕给她擦眼泪,道:“你应该庆幸在他成为世子之前退了婚才对,否则这婚就退不掉了。”

  这一番话说的,齐舒志连连点头。这个叫余宁的小姑娘,年纪也不比自己大,脑子居然如此清楚说起话来有条有理。

  余宁给李落英擦了眼泪,正将丝帕往袖子里放的时候一阵风刮了过来,直接将丝帕刮到了树上。

  “呀!我的丝帕!”

  齐舒志一看丝帕的位置正好在自己这边,他连忙转身要跑,这一转身却发现梁东他们三个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他忍不住一愣,就是这一愣的功夫,对面的人已经走过来了,此时他避无可避。

  一群少女们绕过假山石,没想到后面还藏着个人。

  “哎呀!”

  少女们惊呼一声,齐舒志在原地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只能露出一个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笑容,仰头看天道:“今天天气好好哦。”

  说着就要开溜,少女们可不上他的当,那个叫朱玉的立刻柳眉一竖,大声道:“你是谁?刚刚可是在偷听我们说话?”

  齐舒志勉强维持住笑容,干笑道:“啊?怎么会,我都不知道原来山石后头还有人……”

  他额头见汗,第一次在心里用脏话问候梁东等人,过分!逃跑的时候也不知道带上我。

  余宁看着眼前的少年,见少年相貌出色穿着不俗,应该是今天来参加宴席的某个大人家的公子。她们刚刚说的话很有可能已经被他听到了,余宁虽然觉得羞恼,但也知道根本不能把这个人怎么样。

  本想让人走了算了,但见姐妹们都一副不肯罢休的样子,余宁转念一想计上心头。这个小贼居然不顾圣人规矩偷听她们说话,就不要怪她捉弄了。

  余宁轻轻扯了扯朱玉的袖子,然后上前几步冲着齐舒志行了一礼,道:“是我们错怪了公子,还请公子不要同我们这些小女子一般计较。”

  李落英等人都惊讶的望着她,齐舒志更加不好意思了,摆手道:“无妨,我走了。”

  “公子且慢。”余宁拦住齐舒志,道:“只是还有一事想请公子帮忙。”

  齐舒志下意识就道:“何事?”

  余宁转身指着高高树枝上的丝帕,面带忧愁道:“小女子的丝帕被风吹到树上去了,实在是没有办法,若是公子能帮一帮忙……”

  她话没说完,其他少女都明白了她的意思,于是纷纷附和道:“是啊公子,你就帮帮她吧,我们几个弱女子可没有办法……”

  抬头看了一眼树枝上的丝帕,齐舒志认命叹息,罢了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本就是我辈男儿应该做的。他便点头道:“交给我吧。”

  说着一撩衣下摆,走到树下抬眼测了一下大概距离,伸手便抱着树干往上爬。

  这树挺大,倒也好爬。只是那丝帕是挂在细稍末枝之上,也不知能不能够到。他爬上了树,扶着树丫小心翼翼的往丝帕处移动,底下的少女们叽叽喳喳说个没完,“再过去点!再过去点!”

  “往左,往左!”

  “哎呀,差一点了差一点了……”

  齐舒志如履薄冰战战兢兢,出了一头的汗,可即使将手伸到最远距离也碰不到丝巾。再要往前,树丫太过纤细,怕是承受不住他的重量。

  余宁原也只是想捉弄捉弄他,并不想他出什么事,便在下面喊:“公子你下来吧,丝帕我不要了!”

  朱玉轻轻撞了撞余宁的肩膀,小声道:“怎么能这么轻易的放过他?”

  余宁面带忧色道:“总不能害他受伤。”

  说罢她又喊了一声,“你下来吧!”

  齐舒志这个人脾气软和看似对什么都不在意,但有股子倔脾气。这脾气轻易不发作,一旦发作几头牛都拉不回来。他眼下跟这丝帕较上了劲,非要将其拿下。他抓着树枝伸手去够,却只能够到丝帕挂上的那根树枝。

  忽然他灵机一动,只要把树枝折断不就行了?哎呀真是笨死了,他自嘲的笑了一下,握住了那根树枝,一用力咔嚓一声树枝就断了被他拿在手上,那方丝帕也被他拿到了。

  “他真的拿到了!”李落英有些惊喜的看着树上。

  齐舒志拿着丝帕开始下来,下到一半想起昨天周蓁蓁从树上一跃而下的潇洒模样,便起了玩心,直接往下一跳。

  下面的少女们惊呼一声,齐舒志稳稳的落在了余宁的面前,抬手奉上丝帕,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姑娘,你的丝帕。”

  余宁怔怔的看着眼前的少年,那一跃而下的姿态和着宛如朝阳一般的笑容给她造成了不小的冲击。齐舒志见她不接丝帕,便道:“不要了吗?”

  “啊?要。”余宁一把抓过丝帕,心脏扑通扑通剧烈的跳着,齐舒志就笑道:“那我走了啊。”

  说着转身就走,只想快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余宁手里拿着丝帕,傻傻的看他离开,直到身旁的李落英大声道:“公子!”

  齐舒志回头,“嗯?”

  “请问公子尊姓大名。”

  这要是让你知道了名字那还得了?齐舒志尴尬的道:“贱名不足挂齿。”

  说完转身就走速度飞快,仿佛身后有鬼在追一样。

  “也不知是谁家的公子。”朱玉看着少年离开的方向,道:“人倒是不错的。”

  “你也觉得不错?”李落英脸颊红红的,道:“你觉得哪里不错?”

  “人品什么的,端看他帮着阿宁冒险取丝帕又不肯留名,便知他是个热心谦虚的人。”朱玉想了想又笑道:“而且相貌很不错呢,我见过的世家公子也不少,还没见过几个比他更好看的呢。”

  说完便和李落英一起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李落英看着一旁发呆的余宁,“阿宁,你觉得如何?”

  “啊?”余宁想了想道:“他刚刚在树上刮破了衣摆呢。”

  齐舒志是走了一段距离才发现衣摆被刮破了一道口子,这可是专门为今天准备的新衣啊。他哭丧着脸,一抬头就看见那三个没义气的家伙正在前头笑嘻嘻的看他。

  “好啊,你们几个,居然还敢出现在我面前!”

  “这可不能怪我们。”梁东一脸揶揄的道:“怪只能怪某人听墙角听的太入神了。”

  唐礼之冲着齐舒志挤眉弄眼,“怎么样?刚刚和几位美人离的那么近,觉得谁更好看呀?”

  “滚!”齐舒志指着他们道:“我算是看清了你们的嘴脸了,都是没义气的……”

  “少爷!”吉祥气喘吁吁的跑过来,“老爷找你!”

  齐远这个时候找他,一定是要带他见什么重要的人。他面色正经起来,对兄弟几个道:“你们自己玩吧,我走了。”

  跟在吉祥后头穿过一条湖面上长长的浮桥,来到了曲江池的房舍正厅。走到门口见杨氏与齐玉锵正朝着这边走,他迎上去恭敬的道:“母亲。”

  齐玉锵道:“二哥你快进去,你外祖父在里头。”

  “晓得了。”齐舒志抬腿便要进去,一只手拦在了他面前,杨氏看着他道:“衣服怎么回事?”

  齐舒志低头一看,道:“不小心刮破了。”

  杨氏皱了皱眉,道:“不能这样进去,我准备了替换的衣服,你先去偏室换了再进去吧。”

  齐舒志感激的道了谢,这样的日子里穿着身破衣服总归是不好。杨氏准备的衣服他穿的刚刚好,看来是专门给他准备的衣服。这位嫡母做事真是周到,齐舒志甚至已经想到旁边那箱子里还有给父亲的给大哥的给三弟准备的衣服。

  换好了衣服他匆匆去了正厅,刚一脚塔进去便听见有人道:“来了来了终于是来了……”

  齐舒志抬头一看,就见正前头与齐远坐在一起的那个须发皆白的老人,正含笑看他。齐舒志心中一颤,快步走过去跪了下去道:“外孙给外公请安了。”

  “哎,好!”外公忙答应着伸手去扶齐舒志的肩膀,“都这么大了,日子过得真快呀。”

  外公身边站着位二十来岁的青年,此时弯腰将齐舒志从地上拉了起来,外公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将齐舒志看了好几遍,道:“都说我外孙是个纨绔,如今看来哪有纨绔的样子?我就说嘛,我陆家的血脉怎么会出纨绔?”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