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言情 → 亿万总裁的势利白月光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亿万总裁的势利白月光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褚羊习习 著

连载中免费

《亿万总裁的势利白月光》是作者褚羊习习最新创作的长篇言情小说,主角是尤果果,全文讲述的是:尤果果绑定系统,骗到手一个小学弟,而后又甩掉,最后小学弟成为了亿万总裁,系统提示,分手五年成就完成,现在把她追回来,尤果果表示接受无能,小学弟冷冷看着这个势力的女人,气到半死!

8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21

在线阅读

《亿万总裁的势利白月光》是作者褚羊习习最新创作的长篇言情小说,主角是尤果果,全文讲述的是:尤果果绑定系统,骗到手一个小学弟,而后又甩掉,最后小学弟成为了亿万总裁,系统提示,分手五年成就完成,现在把她追回来,尤果果表示接受无能,小学弟冷冷看着这个势力的女人,气到半死!

免费阅读

  兜来兜去,《天文地理》这个节目最后还是落到了尤果果的手里。

  过程太过坎坷,再次拿到这个机会之后,尤果果却早已经没有了最开始的忐忑。

  下个星期就开始录制,之前早就因为要参加这次节目而搜查过无数资料的尤果果一点儿都不手忙脚乱,甚至只需要在原本的台词稿上稍微修改一下就能使用。

  眼下她最需要关心的是她的火锅合伙人苏人北那里,据说有大事情需要她过去商量。

  正好,这几天她的闺蜜钱一萝也说要过来找她聚餐,就一起凑在了这周周末。

  三人约在一家茶馆,那里的甜食很是不错,特别适合当下午茶。

  尤果果将车停在旁边的停车场,一眼就看到了同时从另一辆车上下来的钱一萝。

  钱一萝看到尤果果,一下子跳上来将她抱住:“嘿,想我了没有?”

  尤果果差点被她扑倒,只觉得她又重了不少。

  “啊啊啊啊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钱一萝从她身上跳下来,身高虽然只有一米六,但是身材该瘦的地方瘦,该胖的地方胖,可爱的外表甚至能让无数直男侧目。

  “前几天那群煞笔网友还在说我胖了,你知道他们干了什么缺德事吗?他们把我的视频截图,非说我的肚子肥了三圈,气死我了!”

  尤果果伸手就去捏她的肚子:“没说错啊,这不就是肥了三圈?”

  眼看着她又要扑上来,尤果果连忙拉着人进茶馆。

  苏人北早就到了,之前将包间也发给她们了。

  尤果果一手托着钱一萝,一手推开门,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被一群女人包围在正中央的男人。

  他应着包间的景,穿了一身红色的汉服,关键是又不好好穿,非要露出大半的胸膛。现在正半倚在地上,牵着某个女人的手正在认真地帮她看着手相。

  周围其余的女人全部凑得极近,恨不得用自己的手代替他手里的那只手。

  钱一萝举起手机:“好骚一男的。”

  尤果果眯起眼:“他去年说着去日本旅游,其实是去当高级男牛郎了吧?”

  正说着,苏人北就看到了她们,他坐起身跟身边的一群人说了句什么,只见那些女人面上都是遗憾,但还是乖乖地离开了。

  等到包间里只剩下尤果果三人的时候,钱一萝盘腿坐在地上,好奇地问:“你刚刚是怎么让她们离开的?”

  苏人北还没说话,尤果果一边关门一边道:“指不定早就给我们编了个来历,比如刚刚离婚净身出户孩子分给他爸,然后成为他的客户来找他安慰。”

  苏人北的话全部被她说了,赞许地看了她一眼:“你很有慧根。”

  钱一萝就知道了尤果果猜的是真的,一脸黑线:“我像是刚离婚的女人吗??”

  苏人北的目光隐晦地在她肚子上转了两圈:“像是刚生完孩子就离婚的。”

  钱一萝:“......”

  钱一萝一jio踹翻了他。

  苏人北狼狈地从地毯上爬起来:“说实话你又不爱听,你问个什么劲?”

  钱一萝尖叫鸡附体:“我不听我不听你真的好烦啊啊啊啊啊!”

  苏人北按住她的头,转头看向尤果果:“我今天找你们来是有正事的,有关于火锅店的发展。”

  “你说。”

  说到正事,三个人都正经下来。

  “前几天我路过自助餐的时候发现那边在举行大胃王比赛,我就突然有了一个想法。”苏人北颇有些兴奋,“我发现很多人都喜欢看大胃王之类的比赛,说看别人吃自己的食欲都勾起来了。”

  “我是想着我们的火锅店也可以做一些改革,比如安装一个四面的大屏幕,拍摄一些吃火锅的短片在屏幕上轮播,甚至说可以安排一些托儿在店里吃火锅......”

  尤果果皱眉:“所以你的建议是在店里增加一些销售手段?”

  苏人北有点苦恼:“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有前景的计划,但是我目前能想到的太浅了。”

  “我大概能懂你的意思。”尤果果沉思了一会儿才道,“但是像你说的这样的手段,最多也只能让店里的人看到,产生效果。甚至很多人去火锅店吃火锅并不会在意大屏幕上播放的是什么,你所看到的大胃王比赛因为是在户外,观看的人自然也多,店里的人都各吃各的,应该达不到你想要的效果。”

  苏人北也是因为这个苦恼,他脑海里隐隐约约有些想法,但是总觉得这些想法都太浅薄了。

  “这就是你说的大事情?”钱一萝撇撇嘴,“耽误我时间,你知道我一分钟多少钱吗?”

  苏人北乜了她一眼:“钱网红赚这么多,不然这顿下午茶你掏钱?”

  他话音刚落,尤果果就灵光一闪:“对了,你们有关注过最近新兴的直播行业吗?”

  苏人北和钱一萝都知道这件事,近几年网络时代刚兴起,前段时间有个天堂直播横空出世,一下子就震动了整个新闻界,都在讨论这个新兴行业。

  但是悲伤的是,天堂直播的形式是好的,但是开了几个月一直没有明确内容定位,流量损失得厉害。

  尤果果刚刚一直在琢磨大胃王比赛这件事,突然就想到了天堂直播。

  天堂直播是因为找不到内容定位直接倒闭,但是如果能找到内容定位呢?

  比如让大胃王直播吃饭,但是仅仅靠这个完全不够,必须要开发其他内容。

  再比如让钱一萝这样的网红开直播,直播生活和化妆和穿搭?

  以此类推,让会唱歌的直播唱歌,会跳舞的直播跳舞......

  尤果果将自己的想法跟苏人北提了提。

  苏人北眼睛一亮:“哎呀,我就是这个想法,但是当时一直抓不到,只能想到火锅店。”

  他越想越觉得这个行业前景无穷,越想越兴奋。

  “如果真的再创立一个直播平台,完全可以邀请现在的网络红人入驻,吸引流量......”

  他叭叭叭说了一大堆,尤果果提了一个建议,他甚至将宣传等细节都要敲定了。

  尤果果不得不泼他一盆冷水:“你一个开火锅店的,确定要往这个行业走?”

  直播平台需要启动资金,更需要众多的后台技术人员。

  难不成他嘴皮子一碰就能搞个公司出来?

  “资金不是问题,我回去跟认识的人商量一下,看看有没有愿意入股。”苏人北大学好歹学的也是传媒行业,虽然没有进入传统媒体工作,但是该有的行业敏感性还在。

  他敢确定,天堂直播虽然倒闭了,但是肯定会有无数人从中看出它的前景,只要他们下手慢一点,时间一长绝对各种直播都崛起。

  钱一萝插嘴:“那技术问题呢?”

  苏人北的视线落在了尤果果身上,意味深长道:“我觉得你可以出力。”

  尤果果不能理解他这莫名其妙的信任:“我能出什么力?我又不认识什么技术人员,就算我认识,我们有什么资本让人家为我们工作?”

  苏人北双手抓住她的肩膀:“不,相信我,你认识的,你也有资本的!”

  尤果果好笑道:“我哪里认识......”

  等等。

  她的表情一僵:“你不会想跟我说......知秋集团吧?”

  “不行不可以不可能!”尤果果十分拒绝,“我没有那么大的脸面。”

  苏人北失望地看着她:“尤果果,你太让我失望了。你不能因为以前的前男友变成了亿万总裁就觉得没面子,你们当初也算是好聚好散,大学时的情义怎么也能跟他谈个合作吧?”

  尤果果一脸冷漠:“谁跟你说我们是好聚好散的。”

  “难不成他劈腿了?”苏人北大惊。

  尤果果也不知道怎么跟他说这件事,系统的存在是没办法跟人说的,她只好含含糊糊道:“当年就是快毕业了,他才大三,我急着找工作,就分手了。”

  苏人北没法想象她是这么渣的渣女。

  “我就说沈延这几年这么奋发图强,明明是个拆迁户还要这么努力,是不是就是你这个渣女伤害了他的心灵!”

  当年沈延在学校风头多盛啊,又帅又高,是多少人心中的男神。

  那时他还年少轻狂,一张照片直接让他出了名。

  当时学校电视台举行摄影大赛,选出最具实力与风采的照片。

  沈延的室友发了一张沈延的照片,照片里沈延蹲在两栋市区要拆迁的大楼前拆棒棒糖。

  只见他左边一个大红的“拆”字,右边一个大红的“拆”字,而他因为察觉到镜头而抬头的动作露出了他帅气又精致的面容,一双淡漠的眼神就像是当年大火的言情小说里描写的男主眼神一样让女生疯狂。

  这张照片一传到学校论坛上,就被无数同学点赞投票投到第一,在一众跑步获奖、竞赛获奖、小设计获奖的照片里脱颖而出,甩了第二名三千票。

  众人一致认为这就是最具实力与风采的照片。

  后来学校电视台采访他的梦想,他歪头想了半天。

  ---“收租。”

  苏人北陷入回忆,好一会儿才醒过神,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尤果果。

  尤果果不想理他。

  她比苏人北更清楚,当年学校电视台去采访沈延的时候,就是她去问的梦想。

  当时沈延对着镜头说完收租后,又对着尤果果弯了弯眉眼。

  ---“还有想跟学姐谈恋爱。”

  只不过这句话后来没有剪进采访里。

  直播的事情最后也没有商量出什么结果来。

  尤果果暂时没去想这些事,而是开始准备《天文地理》的录制。

  这个节目已经录制了两期,这次再录制就是第三期,而这个周末第一期也会播出。

  尤果果提前一天赶到a市歇脚,第二天一大早就到了台里录制节目。

  虽然在c市大部分人都认识她,但是在青芒电视台,她算是个完完全全的新人。

  她去的早,其余录制的嘉宾陆陆续续到场,有点名气的基本上都带着助理,名气更大点的自己也会带化妆师。

  倒是前两期留下来的几个新人和尤果果一样,只身一人到场,让剧组的化妆师帮助解决。

  尤果果从头看到尾,发现这档综艺的阵容确实很强大,选角也很有争议性。

  一炮而红拿下影帝却又因为绯闻陷入低谷的张宗尧,歌曲大受欢迎却一直被批为口水歌的黎黎,什么都敢说谁都得罪过的段子手花甲和胖胖......

  给尤果果化妆的服装师笑着给她扑粉:“你的皮肤真好,我几乎看不到什么瑕疵。”

  尤果果笑了笑:“也是刘姐你化得好,我还怕太紧张没有什么气色,但是你一上手我就不担心了。”

  刘姐笑得开心:“小嘴跟抹了蜜一样,行,你的化好了,录制休息的时候如果妆脱了,可以来化妆间找我补一下。”

  “谢谢刘姐。”尤果果弯着眼。

  等到她走了,下一个化妆的新人坐到椅子上,心里有点不舒服:“刘姐,刚刚那是谁啊?第一次见你和别人这么亲近。”

  新人琪雅很不开心,她是一个小女团的成员之一,比其他糊的名字都不知道的成员人气高了不少,脸和身材也不差,所以被邀请到《天文地理》这个节目来当嘉宾。

  前两期她的表现平平,无功无过,虽然有幸来录制第三期,但是她内心也清楚,一旦等到节目播出后她的反响也平平,后面的节目肯定也要换人。

  她今天来的时候就一直担心这期节目又表现不好,本来就很烦,结果一到化妆间发现所有的化妆师都在给嘉宾们化妆,而之前一直负责她的刘姐正在给一个不认识的新人化妆。

  琪雅看到那个新人的脸的时候心里就疙瘩了一下。

  她目前在节目里的定位就是花瓶,现在又来了一个比她漂亮不知多少倍的新人,她的地位是绝对保不住了。

  琪雅的脸在女星里也算是十分漂亮,更是被粉丝们称为女团最美神颜,现在跟这个名不见经传的新人一比,根本不值一提。

  琪雅在旁边等了两个多小时,心里的不满和火气越来越旺盛,所以尤果果一走她就朝刘姐打听起来。

  “我好像从来没有见过她,是这期的新人吗?”

  刘姐淡淡地看了她一眼,手里的动作一点儿也没有停顿。

  “我只是一个化妆师,哪里知道这些。”

  琪雅碰了个冷脸,心里一阵窝火。

  凭什么刚刚对着那个新人还笑脸相迎,现在对着她就是这幅死人脸?!

  琪雅气得直揪衣摆。

  刘姐将她的小动作都看在眼里,手里的动作比平常都慢了一些。

  等到节目快要开始录制了,琪雅的妆容还有一些没有弄好,只得匆匆解决就离开化妆间去录制现场准备。

  开机录制之后,尤果果和所有的嘉宾一齐坐在嘉宾席,看着主持人开场介绍。

  能留在第三期的人都不简单,每个人上来的“开怼”都十分精彩,既扒了被怼的人的黑料,又没有让对方难堪。

  尤果果是这期的新人,倒也躲过了被怼的情况。

  倒是刚刚自己化妆就一直瞪着自己的琪雅,被怼了无数次。

  琪雅脸色不太好,显然还没有适应这种综艺形式,别人都在笑反而衬着她太斤斤计较。

  尤果果收回视线,又在心里过了一遍自己的发言稿。

  不过她被安排在后面上场,等到录制过了一半中场休息的时候,她也只是一直坐在座位上。

  其他人都起身四处活动,尤果果也有点儿坐不住,方向明确地去了厕所。

  琪雅余光瞥着她,心里冷哼了一声。

  谁知道是哪个金主塞进来的人,第一次来电视台就知道厕所在哪,看着就像是回家一样熟练。

  尤果果可没有想到自己去一趟厕所都有人念叨,等到她从厕所里出来,就径直回了现场。

  她离开之后,厕所转角的一个男人却停住了脚步看着她的背影看了良久。

  一个工作人员气喘吁吁地跑到男人身边:“易老师,你怎么在这一层来了?今天录制的节目在下一层的演播厅。”

  “下面厕所人多,上来蹭个厕所。”易城温和地笑了笑,突然问道,“我这段时间很少来台里,前面正在录什么节目?”

  “《天文地理》,最近新策划的一档综艺,请了不少嘉宾呢。”

  易城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前方的录制厅。

  ......

  等到主持人请尤果果上台的时候,台下的观众都小小地惊呼了一声。

  原因无他,这还是他们第一次见到这么漂亮的新人,之前她一直坐在角落里没有多少人注意到,现在站在正中央,耀眼得所有人都盯着她看。

  尤果果抬手压了压惊呼声,浅浅一笑,火力就集中到台下所有的嘉宾身上。

  这个新形式的综艺青芒电视台还是第一次尝试,所有来参加的嘉宾也有点试水的意思,所以前两期大家都没有怎么真正放得开。

  而尤果果却按个点名,先是将每个人的黑历史拉出来遛一遛,说出来的话却是虽然狠,但是又有种开玩笑自黑的效果,就算是被怼的本人也又气又想笑。

  而且主要是尤果果每次怼完话锋都会一转,然后不着痕迹地帮被怼对象的黑历史洗白一下,瞬间让所有嘉宾心里都舒服了不少。

  一场发言结束,不仅嘉宾们都又气又笑,台下的观众也掌声雷动。

  在她后面上场的段子手花甲和胖胖更是得到了她的启发,临时改了发言稿,他们怼起人来那是比尤果果更狠更残忍,说完也不会像尤果果那样找补一下。

  但是由于他们和在场的嘉宾更熟,即使是这么狠狠地揭人伤疤,影帝张宗尧也只能摇头苦笑。

  而歌手黎黎就不爽了,站起身举起椅子作势要打人:“刘大胖!你说谁的歌只能在批发市场听到!!!”

  胖胖:“面对现实吧,每次我只有路过批发市场和广场舞的时候,才能听到你的歌。”

  现场一片哄笑,节目效果前所未有的好。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