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言情 → 隐形学霸超A的一缕冥火全文最新章节

隐形学霸超A的一缕冥火全文最新章节

一缕冥火 著

连载中免费

《隐形学霸超A的》是作者一缕冥火倾心创作,主角是凌文娇,全文讲述的是:重回高二,面临被勒令弃学、进厂打工、20岁被逼嫁人当生育机器,四个女儿全被送走、被小三带着私生子上位、离婚后被表哥骗去以卖身为生、沦落成某业界情报员的前世命运,凌文娇出离了愤怒,来来来,前世她包子,今生她硬要把命运抓在自己手中,谁也别想动她一根汗毛!

26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21

在线阅读

《隐形学霸超A的》是作者一缕冥火倾心创作,主角是凌文娇,全文讲述的是:重回高二,面临被勒令弃学、进厂打工、20岁被逼嫁人当生育机器,四个女儿全被送走、被小三带着私生子上位、离婚后被表哥骗去以卖身为生、沦落成某业界情报员的前世命运,凌文娇出离了愤怒,来来来,前世她包子,今生她硬要把命运抓在自己手中,谁也别想动她一根汗毛!

免费阅读

  听到村长的话,凌文娇站在客厅的门外淡淡的回了一句:“我上山了。”

  说完她就转身往厨房走了,准备把刀放回去。

  “你一个女孩子上山做什么?小心被狼吃掉!周末放假不知道在家里帮一下家里的忙吗?我们养你是白养的吗?”夏雨兰追了出来,从院子一路骂到厨房来,站在门口又指着她继续骂道:“你怎么不看看人家家里的女儿学校放假都在家里做什么,有谁家的女儿像你这样一放假就不见人的吗?”

  凌文娇不想和她说话,放下刀后,完全当她不存在一样的走出厨房。

  “你聋了吗?没听到我跟你说话吗?又哑巴了是不是?我看你上学要也没学到什么好的,下学期也别上了。给我出去打工,打工还能给家里赚点钱分担一下!”看着她走出厨房,夏雨兰又骂骂咧咧的跟了出来。

  凌文娇心想:我就算出去打工赚钱也不会给你一分一毛!

  走到客厅后看到村长和凌俊伟还在,她冲着凌俊伟打了声招呼:“二叔。”

  凌俊伟看了凌洪一眼,才抬头对凌文娇道:“回来就好了,以后出去记得和家里说一下。就算你爸妈不在,你和两个弟弟说一声让他们转告一下也好,免得让全村的人都担心你。而且不要一个人上山了知道吗?万一你在深山里出了什么事,摔了还是被毒蛇咬了怎么办?都没人知道你在山里出事。”

  对于凌俊伟的训话,凌文娇倒是老实的站在那里听完,但是却没有出声答应他。

  让她告诉家里可以,但不让她上山怎么行?她放假后可能还得在山里呆上十天个月呢,甚至更久。

  但她知道,这些不能告诉凌俊伟,说了他们是不会同意的。

  她点了点头:“知道了。”

  凌俊伟扫了一眼她身上的衣服和鞋子,发现鞋头上确实都是灰尖和一些草屑,像是在山里走了不少路的样子。

  他扭头看着凌洪道:“大哥,既然文娇已经回来了,那也就没事了。我地里还有活,先回去了。”

  凌洪对他点了点头:“嗯。”

  凌俊伟站了起来往门外走了出去。

  剩下的村长看着凌文娇,突然叹了口气道:“文娇之前明明很乖、很懂事的一个孩子。现在怎么变得这样了……”

  夏雨兰走了进来,也顺着村长的话道:“就是,她最近跟中了邪一样,都会顶嘴了。村长你知道吗,她以前是完全不会顶嘴的,但现在连我这个妈都敢骂了!你说是不是中了邪?”

  村长无奈的道:“可能是你打骂太多,她心里积压了太多也忍不住了吧。这孩子也是个人,总是有脾气的。你以后啊,少一点打她骂她了。”

  凌文娇不想继续听他们训话,直接转身进了屋里。

  凌洪见她说了不说就直接转身走进卧室,立即出声道:“大人还在跟你说话呢,你走什么?怎么这么没教养?我是这样教你的吗?”

  凌文娇走到卧室门口一停,回头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疑惑的问了一句:“你?教过我吗?”

  说完她转身就进了卧室。

  他当这个爸,从小到大跟她说的话有几句?十七年来,有时候一两个月都没跟她说过一句话的都是正常。除了给她吃给她穿给她住和给她上学,她都不知道她跟这个男人有什么关系。

  她感谢他给她的这些,至少他没放任她从小就当个没上过学的女孩子。但那并不是他自愿想这么做的,而是被迫的。

  所以这不代表她就愿意接受他此时对她的指责,因为他连日常的话都很少跟她说过,更别说教育这此。

  从小她在他眼里,就像空气一样。他的眼里永远只看向两个弟弟,说话也只会对两个弟弟说。

  若不是当初凌俊伟执意让他供自己上学,他估计只会给自己吃的喝的,穿着夏雨兰的个衣服长大而已。

  这个家族里,真正最关心她的,就是这个二叔了。虽然两个弟弟也对她不错,但这么多年来一直真正帮到她的,就只有这位二叔。

  比如上学这件事,也是凌俊伟花了很多时间和大量的口舌才说服他的。

  说如果想让她嫁个好人家,拿到更高的彩金,就得让她有个文凭在手上。现在这个时代了,哪个女孩子不上学的?

  要是她以后长大了没上过学,谁还会娶她?而且她上学学到了知识,以后还能帮到弟弟什么的。

  所以看在能嫁个好人家拿到更高的彩金,和能帮到弟弟这两点上,凌洪才决定让她读书的。

  而经过这些年来看,让她读书确实是一个正确的决定。因为凌洪也是个要面子的男人,家里的孩子上学了,别人就不会看不起他家了。

  在这个时代家里有孩子不让上学,是很落后的。

  没想到凌文娇会说这种话,凌洪愣了一下,接着脸上闪过一丝怒气:“你说什么?我是你爹,我怎么就没教过你了?”

  凌文娇冷笑一声:“你教过我?知道什么叫只管生不管教吗?你一年到头跟我说话的话,有几句?要不是你偶尔记得跟我说话,我还以为我在你眼里是个死人呢你看不到。”

  说完她就不顾凌洪的反应如何,直接进了屋里,然后把门关上了。

  凌洪面色瞬间铁青了起来,气的不仅仅是因为凌文娇敢顶他,还因为她当着村长的面来顶他,完全不把他这个爹放在眼里,让他在村长面前掉了面子。

  旁边的凌文海两兄弟大气不敢出的坐着,这客厅里的气氛太可怕了,他们好想也像凌文娇那样什么也不管的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啊。

  可是看到凌洪的脸色和眼神,他们不敢!

  看到凌洪的脸色难看了下来,村长连忙暖场道:“唉,既然这丫头回来了,那也就没事了。她还小,不懂事,以后慢慢教就行了。”

  凌洪听了村长的话,知道他在转移话题好让他没那么难看。于是忍着心里这股气,道:“嗯,以后我会好好教她的。这两天也麻烦村长了,一会儿留下来吃晚饭吧。我留了一瓶酒,正好没人跟我一起喝呢。”

  说完又让夏雨兰去弄些菜,然后去鱼塘佬那里买了条鱼回来做菜。

  最近又是找凌文丰又是找凌文娇的,村长这两天也老是往他家跑,确实也给他老人家还来了一些麻烦。

  凌文娇进了卧室里后,从自己的衣柜里找了套干净的衣服,拿着又出了卧室,看也不看一眼客厅里的其他人,直接就走了出去。

  朝着厨房走去,之后进了浴室里洗澡去了。

  正在厨房烧火做饭做菜的夏雨兰,阴阳怪气的冷哼道:“我看看你今晚要不要吃饭,什么都不做,你有什么脸坐到饭桌上?”

  凌文娇在浴室里一边听着她的埋怨一边静静的洗着澡,洗完后走了出来,夏雨兰似乎也在跟她堵气一样,看也不看她。

  洗完澡后,凌文娇拿着自己的脏衣服到厨房外的水井边洗了起来。

  因为就一套衣服也不多,在水井里洗洗就好了。其实在水井里提水上来,也是锻炼臂力的一种方式。

  洗好晾完衣服后,她看了看水缸里没水了,又到水井打水提回去倒满水缸。

  弄完这些后,她又往卧室里走了回去。路过客厅的时候,见两个弟弟还傻愣愣的坐在那里,于是顺口喊了一个。

  “文丰进来,我跟你讲讲上次那道题。”

  凌文丰立即从位置上跳了起来,兔子一样的溜得飞快的跑到她身边。

  “我我……我也有道题,阿姐你也教教我!”看到凌文丰成功跑了,凌文海立即也跳了起来,顺势就追了过去。

  凌文娇进了卧室后,拿着自己的课本坐到了自己的书桌前看了起来。

  凌文丰进来后,松了口气,就扑到哥俩的床上去瘫着了。

  凌文海进来后,却看到凌文丰并没有拿出作业本,而是趴在床上。再看看凌文娇,看的也不是小学的课本。

  他小声的凑到凌文丰身边:“你们不是进来做题的吗?”

  凌文丰白了他一眼:“我根本没找过阿姐。”

  凌文海立即明白了过来:“哦~~~”

  他松了口气,看着凌文娇已经开始看书写作业了,也不去打扰她。

  因为村长还在家里,所以凌洪和夏雨兰都没机会跟凌文娇发作。

  凌文娇也没吃晚饭,而是一直在做作业。而且下星期就要考试了,她这几天需要快点进入状态。

  她这几天需要把这学期后半学期的资料都看一遍,虽然之前就已经复习了几遍了,但她觉得多看一遍没什么不好的。

  晚上饭夏雨兰自然没给她留下晚饭,吃完饭后,凌洪就坐到客厅里喊人了:“凌文娇你出来,我有话跟你讲。”

  客厅和她们的卧室就隔了一个墙一扇门,所以凌洪故意提高的声音很清楚的传进了卧室里。

  凌文娇把笔放下后,起身走了出去。

  看到她出来后,坐在木沙发上的凌洪指了指面前的空地上,对她说道:“来来来,你给我站好。”

  凌文娇站在原地不动,静静的看着他:“有话就说。”

  不要搞什么家长姿态出来,她不吃这一套。

  凌洪脸色一沉,猛然的往面前的茶几上一拍,抬头怒视着她:“我现在是叫不动你了是吗?要不是我和你妈生你出来,你算是什么东西?”

  凌文娇对他的动怒无动于衷,态度淡然的道:“要不是你们把我生在这个家里的话,我可能都是有钱人家的千金了,何必在你们这里受这种待遇?就算不是有钱人家的女儿,至少也是一个父母正常对待孩子的家族里。用得着在你们这里当牛当马,只是是为了让你们给口饭吃吗?”

  小时候她不懂事,还不经常被他们饿着有一顿没一顿的?

  听到她的话,凌洪怒道:“怎么?你这意思是后悔做我凌家的女儿是吗?我们哪里不好了?你没吃的没穿的吗?那我们辛辛苦苦把你养大了,然后把你嫁出去你会给我们两个养老吗?既然不给我们养老,那我为什么还要花钱花力的培养你?我光培养你两个弟弟就已经够辛苦了。”

  今天是凌洪这十七年以来对她说的最多话的一天,在他眼里,女儿嫁出去就像和他没了关系一样。所以对他来说,把她养到十八岁,就跟帮别人家养媳妇一样。只要给吃给穿,能正常长大就够了。

  凌文娇一直知道他是观念,所以懒得和他继续争论,平静的道:“也是,我会感谢你这些年给我吃给我穿的,所以这些年下来我吃的穿的住的还有学费,所有在我身上花的钱我都会一笔一笔的算给你。等我给够你钱了,麻烦你不要再拿你当父亲的身份来管我。以后我就算是生是死,也和你没有关系。”

  说完这里,她又想到了反正考完试后也不会呆在这个家里了,索性就现在说开了吧:“哦对了,从明天起我也不会再吃这个家里的一粒米,不会喝一口水,也不会住在这里。下学期起高三和大学的学费我会自己想办法赚,也不用你出钱。你如果还想得到我刚才说的那笔赡养费,那就不要阻止我继续读书,不然我现在走了你以后一分一毛都别想从我这里得到。”

  说完她就进了卧室,找了个布袋开始收拾书本,衣服也不带了,就只收拾上课需要的那些书。

  本来只是想教育一下自己的女儿的凌洪万万没想到突然就变成了这种形势,他的女儿竟然想跟他断绝关系?这要传出去了,他在这村里,在这连队甚至到镇上还有什么脸做人?

  而且更让他震惊的是,凌文娇竟然跟变了一个人一样,气势变得凌厉了起来。说的话也头头是道了,他甚至都想不到什么话来反驳她。

  但是想到她如果就这么走了,那自己一直以来让她上学的目的不就泡汤了?可是她刚才说会把这十七年来的吃喝住学都算出一笔钱来,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的。

  难不成她是真的打算用这笔钱来断绝他们的关系?这不就便宜她了?但想想,她就算以后嫁人,对方给的彩金也是要这么算的。

  反正只要能得到钱,那么就算不是娶她的男人给的,而是她自己给的,凌洪发现自己也不在乎这个了。

  只要他真的能得到这笔钱就行!

  再有她刚才说的,高三和大学的学费也不用他给出了。虽然他觉得凌文娇说到大学也只是乱说的,因为他不觉得她能考上大学。肯定考不上,她那成绩他也是有个印象。

  凌文娇的话让凌洪想法变得有些混乱了起来,他确实不在乎和凌文娇的那点血缘关系,他在乎的就是钱而已。

  “不可能!我不同意!”就在这时,夏雨兰突然从卧室里走了出来出声反对道。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