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穿越 → 姜谦凉戎白免费全文最新章节

姜谦凉戎白免费全文最新章节

惜霄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姜谦凉戎白的小说名是《退婚后霸总哭着要娶我》是由惜霄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穿书耽美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姜谦凉穿书了,成了一个炮灰路人甲,一穿过来就惨遭戎家少爷退婚,姜谦凉淡定地接下退婚书,当晚就去了酒吧消遣,然后与一帅哥一夜激情,爽完的姜谦拍拍屁股走人了,玩玩而已没当真的姜谦却被前未婚夫找上了门。戎白:“有必要通知你一下,你现在怀了孩子,所以你得跟我结婚。”

1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21

在线阅读

主角是姜谦凉戎白的小说名是《退婚后霸总哭着要娶我》是由惜霄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穿书耽美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姜谦凉穿书了,成了一个炮灰路人甲,一穿过来就惨遭戎家少爷退婚,姜谦凉淡定地接下退婚书,当晚就去了酒吧消遣,然后与一帅哥一夜激情,爽完的姜谦拍拍屁股走人了,玩玩而已没当真的姜谦却被前未婚夫找上了门。戎白:“有必要通知你一下,你现在怀了孩子,所以你得跟我结婚。”

免费阅读

  姜谦凉的举措让在场的人都愣了下,袁殊更是惊讶的瞪大了眼,对于姜谦凉做出的举动很是吃惊。

  但姜谦凉却没有因为他们的视线而收敛,毕竟今后的他不可能跟记忆中的原身一模一样,他装不了那么久,也没那个演技去装,索性就借着这次的被退婚做出一些改变吧。

  好在从前的他也只是性子比较柔和而已,但该有的脾气却是一丝不少,所以即使姜谦凉的举动有些激烈,姜父姜母也并没有太惊讶。

  “爸妈,我有些饿了,我们什么时候开饭?”姜谦凉无视了旁边的袁殊,转头朝姜父姜母询问。

  钱雨芯笑着立刻接话:“小谦饿了?那我就让阿姨立刻开始做饭,一会儿就能吃了。”

  “好的,妈,我想吃窑鸡了~”姜谦凉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好好好,我立刻让阿姨去买,还是要老街那家的对吧?”钱雨芯问。

  融合了记忆,姜谦凉自然知道老街那家是怎么样的,忙点头:“对对对,还要让阿姨给挑个好的。”

  这边母子两直接聊起来,完全就讲袁殊给晾到了一边,这让袁殊多少有些尴尬,最后还是姜父姜兴平开口送客。

  “小袁你也要回去报告,晚饭我们姜家就不留你了。”姜兴平说:“老钟,送客。”

  管家听到声音,立刻从旁边走了出来,面带微笑但眼中却没有半分笑意的请袁殊离开。

  “袁先生,请慢走,路上小心。”

  袁殊这才忙躬身道别,然后在钟管家的领路下离开了姜家。

  眼角余光瞥到袁殊离开,姜谦凉心里哼了声。

  这边钱雨芯也才停下关于晚饭的话题,叹了口气的对姜谦凉说道。

  “这次的退婚戎白太不是个东西了,你别伤心,以后咱家跟他们戎家也不会再有任何瓜葛!简直欺负人!”

  姜谦凉:“妈,我才没伤心呢,他戎白不退婚,我自己也想退了,所以总的来说这正合我意。”

  钱雨芯明显不信:“别死撑着,我是你妈,我还不懂你吗?你之前可是挺喜欢他的。”

  “哎呀,那都过去了啊,妈你别提了,反正以后我们姜家跟他戎家也不会再有任何关系。”解释不了,姜谦凉直接敷衍略过。

  而且这个话题让他有些不适应和尴尬,毕竟上辈子,他爸妈可不知道他喜欢男人,更不会跟他讨论男对象这种事了。

  钱雨芯神色一紧,忙道:“对对对,妈不提了,不说了啊,那都过去了。”

  姜谦凉听着心里松了口气,然后转眼朝父亲姜兴平看去,看着姜兴平那阴沉着的脸色,知道父亲多半是咽不下这口气,姜谦凉想了下,硬着头皮的说道。

  “爸,这事您真不用生气,戎白私自悔婚,回头戎家老太爷那边有得他受的,况且,他喜欢的是那个慕辰逸,儿子该庆幸不会跟他结婚,不然自己的伴侣心却不在自己身上,那不更惨吗?”

  听着姜谦凉这宽慰自己的话,姜兴平非但脸色没有好多少,反而更难看了些。

  “戎白就是个王八犊子,儿子你放心,虽然咱们姜家是比不过他们戎家,但有机会的话,你爹我一定好好教训教训戎白这狗日的帮你出这口恶气!”

  听着自家老爸这熟悉的带脏口吻,姜谦凉立刻就知道他爸这会儿肯定是气坏了,不然也不会用这种从部队里带出来的说话习惯,要知道这些年在修身养性方面,姜兴平可是下了狠功夫的。

  姜谦凉连忙走到姜兴平身边,坐下后笑着给了他爸一个拥抱。

  不管是之前的世界还是这个世界,他爸除了他妈能哄劝之外,也就他的哄劝最能消气,他哥就没这个功夫。

  “爸爸最好了,有机会爸爸你狠狠的教训那王八犊子!”

  搂着姜兴平一只胳膊,姜谦凉鼻子有些发酸,想到,这个世界也不是没有好处的,至少他不用在父母面前辛苦的隐瞒着性取向了呀。

  晚饭期间,姜谦凉的大哥姜耀阳才步履匆匆的从外面赶了回来,外套往沙发上一丢,直接就进了餐厅。

  见到家人后姜耀阳的第一句话就是问:“戎白那王八犊子让人来退婚了??”

  姜谦凉听着这跟姜兴平同志如出一辙的口音,姜谦凉心里一暖。

  “是啊,那王八犊子还是让一个助理来退婚的。”姜谦凉边咬着筷子,边抢在他爸妈面前回应了句。

  姜耀阳一听,脸色更难看了,拉开圆桌边姜谦凉旁边的椅子坐下后嘴里才吐出一个字。

  “操。”

  钱雨芯忙缓和气氛:“好了好了,吃饭呢,别说这些不开心的事。”

  姜耀阳抿着嘴,然后转头看向旁边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的弟弟,气不过的开口。

  “谦凉,你别伤心,回头大哥帮你找一个比姓戎那王八犊子好一万倍的夫婿。”

  姜谦凉听着,吃进嘴里的米饭差点没把他噎死,直接咳了好半晌,一时间有些哭笑不得,要知道在之前那世界,他大哥热衷给他介绍的都是各种各样的美女啊。

  “咳咳咳。”

  姜耀阳忙把他自己面前的汤水递到了姜谦凉面前:“多大点事儿,至于那么吃惊吗?你别小瞧你哥,接手姜家后,我也不是白混的,给我十年,那戎家在我眼里,算个屁。”

  接过汤水喝了口,又有姜耀阳给他轻拍背部,姜谦凉总算缓和了不少。

  “我说,在你眼里,你弟弟我是多恨嫁啊?没男人还不行了是吧?能不能别瞎折腾,我现在不想结婚啊。”姜谦凉无语至极的说道。

  姜耀阳却理所当然的说道:“你自己十五岁生日许的愿,说希望找个好夫婿的。”

  这话听在姜谦凉耳里,就让他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然后记忆中也立即浮现出相应的画面。

  十五岁的他,确实在生日蛋糕前许过这么个愿望。

  姜谦凉此时满头的黑线,他娘的,钟宇于你这混账小子到底给他原身设定了什么见鬼的经历。

  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了,让姜耀阳不用再拍他,姜谦凉才认真了脸色的说道:“那时候我还小不懂事,但我现在觉得夫婿这种东西,真的不太重要,我想先搞事业。”

  这话一出,让家里的三人都不由的把目光看向了他。

  “我说的是认真的。”你们这么一副吃惊的样子是干什么?

  姜父姜母对视了一眼,他们两人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一丝惊讶;但如果经过这么一件事让姜谦凉能发事业,那真是再好不过了,之前的姜谦凉,实在是太没有目标了一些。

  然后钱雨芯就一脸欣慰的说道:“小谦真的长大了啊,能说出这么些话。”

  姜兴平也点头,严肃的脸上多了一抹笑意:“嗯,男人就应该先搞事业。”

  姜耀阳看了姜谦凉好几眼,然后才说:“行,你想做什么跟大哥说,大哥帮你。”

  听着自家父母跟大哥的这熟悉的话,姜谦凉笑了,然后他才给出了和之前那个世界里一样的答案。

  “编剧,我想做编剧。”姜谦凉说。

  ***

  一家名为Van的酒吧里,正忙碌着为今晚慕辰逸的生日宴会进行着特殊的布置,从装饰到灯光,都被戎大少下了死命令的务求尽善尽美,在大把的钱撒下来后,酒吧人员也是动力十足,不管戎大少提的什么要求,绞尽脑汁的都给他想办法弄出来。

  位于酒吧二楼的一间休息室里,灰白色大床上躺着一个剑眉星目,即使平躺着脸庞也棱角分明的男人。

  此时男人剑眉紧蹙,因头发往后散落而露出的平滑额头上遍布满密密麻麻的汗珠。

  男人垂摆在身侧的双手此时也紧紧的攥握着身下的床单。

  下一刻仿佛承受不住梦魇,男人猛的睁开双眼从床上坐了起来。

  粗声的喘.息自男人口中传出,那起伏不定的胸膛能看出男人此时的呼吸是有多重。

  好半晌,男人睁开的黝黑星眸才渐渐聚焦,然后才茫然四顾的看起周身的环境来。

  “不是医院?”男人呢喃。

  然后他才连忙看起自己的身体情况来。

  等他摸遍全身,得到自己毫发无伤的结论时,男人表情惊讶非常。

  “从那么高的楼顶摔下来,没死不说,还一点伤都没有?”

  就在男人惊讶且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门外响起了‘笃笃笃’的敲门声。

  男人心中一凛,忙从床上坐了起来,然后才对外面喊了声。

  “进来。”

  等男人看到从门外进来的是自己的秘书袁殊时,才稍稍的放下了心。

  但等袁殊走到他面前,男人看出了一丝不对,现在站在他面前的袁殊比起他印象中要青涩和年轻一些。

  好似七八年前的模样。

  “戎少,婚书我已经按照你的吩咐退回给了姜家了。”

  男人正是戎家大少也戎白,他还正疑惑面前的袁殊怎么年轻了些的时候,就听到袁殊跟他说的这些话。

  婚书?姜家?

  猛的,戎白意识到了什么。

  经过半个小时不动声色的询问,戎白确认了一件事,他重生了,重生到了八年前,刚刚跟姜家小少爷退婚的时候。

  一时间,戎白不知道该用什么形容来表达他现在复杂的心情。

  原来那个从高空跌落的他还是死了,只是死了之后没有遇到什么阴冥鬼差,而是诡异的让他重生到了八年之前。而且死后他看到的那些,或许并不是假的……

  带着并不平静的心情起身,戎白招呼着袁殊走出休息用的卧室,站在二楼,戎白脚步顿下,有些出神的看着下方忙碌得如同工蚁的酒吧员工们。

  看着这个曾经的他精心准备的生日宴现场。

  此时的戎白已经没有了当时准备这场生日宴那种精益求精的心态了,他看着正常完全以慕辰逸喜好为要求的布置,心里索然无味。

  “走吧,陪我去抽颗烟。”戎白对身边的袁殊说道。

  很快,他们就来到了酒吧露台,也避开了酒吧内此时的喧闹。

  露台上,戎白给自己点了根烟,长长吸了一口,片刻后才吐出来。

  袁殊也倚在一旁,拿出打火机的也给自己点了烟,然后在看到自己手中的打火机时,袁殊想到了今天姜家里姜谦凉的动作,没忍住的笑了声。

  心中情绪诸多又有些纷乱的戎白听到袁殊突兀的笑声,转头看了他一眼。

  眼神明显在问:笑什么?有什么那么好笑的?

  袁殊想了想也没隐瞒,回想着当时姜谦凉的样子,笑着说道。

  “戎少,你肯定想不到姜小少爷是怎么接你这退婚书的。”

  “嗯?”

  “他当时接过婚书后,就自己含了支烟,然后故意说没火向我借,我没多想就拿出打火机给他点了。”说着袁殊转了转手中的银色打火机,说:“就是这个。”

  然后袁殊才接着说:“等我想凑过去给他点烟的时候,姜小少爷他后退了一步,然后拿着婚书直接在我点的火上燃了婚书,用婚书上燃烧的火给他自己点了烟。”

  袁殊说着又笑了笑:“别说,还真有点小马哥用美刀点烟的架势。”

  戎白听着一愣,这样的情况不管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他都是头一次听说,因为上辈子得知退婚成功后,戎白便没有心思再去理姜家的那小少爷,自然也不曾多问。

  而且现在想来,这个他爷爷定下的婚姻,似乎也未尝不好;反正怎么都比他跟慕辰逸之间的纠缠要好得多。

  戎白心想,如果他早醒来半天,这婚约他或许就不退了,可惜,没有那么多如果。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