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言情 → 裴笙笙时越寒免费全文最新章节

裴笙笙时越寒免费全文最新章节

暮安安 著

连载中免费

长篇豪门言情甜文《我老公原来超有钱》正在火热连载中,该小说由作者暮安安倾心创作,主角是裴笙笙时越寒,全文讲述的是:户口本上是已婚的裴笙笙丝毫没有嫁了人的自觉,在外面浪天浪地,直到她找男人找到自家老公时越寒身上,她慌了,怎么办,这男人会不会弄死她?这顶绿帽我怎么收回来?老公,我错了!

61.3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21

在线阅读

长篇豪门言情甜文《我老公原来超有钱》正在火热连载中,该小说由作者暮安安倾心创作,主角是裴笙笙时越寒,全文讲述的是:户口本上是已婚的裴笙笙丝毫没有嫁了人的自觉,在外面浪天浪地,直到她找男人找到自家老公时越寒身上,她慌了,怎么办,这男人会不会弄死她?这顶绿帽我怎么收回来?老公,我错了!

免费阅读

  裴笙笙还想继续辩解,那个强势逼人的气息忽然靠近。

  她瞬间就被他高大的身躯抵在吧台,身后已经没有任何退路。

  两个人距离极近,她下意识的想往侧面挪动一下。

  可步子刚动,他手臂便不急不缓的按在她身旁的吧台上,挡住了她的去路。

  “裴笙笙,你胆子很大。”

  竟然敢当众给他戴绿帽子。

  “时先生,这公众场合……”裴笙笙看着他这姿势,不偏不倚的将她整个人圈在臂弯之内。

  看上去美则美矣,可她又清晰直观的感觉到他骨子里的强硬。

  裴笙笙脸上那点微醺的红,在他近在咫尺的气息下,一直烫到了耳根。

  她忙把老公这块砖重新搬出来,“时先生,我是有夫之妇,你自重!你也不想当男小三吧……”

  这句不说还好,说了之后,时越寒脸色更差了。

  她跟洛祁枫眉来眼去的时候不记得她是有夫之妇。

  看见他的时候就让他自重!

  要不是他弄清楚了她是谁,以及在阳台和泳池她碰上的刚好是他,早就不知道被她戴了多少顶绿帽子。

  裴笙笙心跳还是紧张得不受控制,距离实在太近。

  他们毕竟是睡过的关系。

  冷静,冷静!

  她闭上眼暗暗深吸了一口气,绝对不能亲,绝对不行!

  裴笙笙正要睁眼,耳边的声音开口,“你闭上眼睛干什么?”

  “……不,不干什么,眼睛疼。”她马上将眼睛睁开。

  “你以为,我要吻你?”时越寒眸子轻眯起,慢条斯理的看着她反问。

  “没有。”裴笙笙脸烫得更厉害。

  他低着头,睨着她酡红的脸,意味深长道,“没有?没有你怎么脸红了。”

  “那,那是喝多了,能不红吗!”她解释得艰难,干脆反问他,“而且时先生,就算我误会,那也怪你离我太近了!你没动歪心思,离我这么近干什么?”

  时越寒看了她一眼,撑在吧台上的手,慢悠悠的移向旁边拿了个杯子。

  裴笙笙:“……”

  他只是想拿个杯子?

  裴笙笙的心跳半天平静不下来,她吸了口气,“时先生,既然是大家都误会了,那就扯平了吧。”

  她不知道他想干什么,看着他不悦的脸色,以及轻敲在玻璃杯上的长指。

  “那这样,我自罚一杯。谢谢你之前的大恩大德,以及刚才没揭穿我。”

  她抄起旁边威士忌的瓶子,立刻给自己倒了一杯。

  急于喝一杯压压惊。

  她刚喝两口,杯子忽然被夺了过去。

  “喂……”

  酒在过程里毫不意外的撒到了身上。

  裴笙笙马上拿纸巾擦了擦。

  时越寒睨着她嘴上的晶莹,还有她不断拿着纸巾擦着胸口的位置……

  他小腹蓦地一紧,克制不住的Y火几乎瞬间在他身上流窜着。

  男人吸了口气,缓缓移开视线。

  那个从她手里夺下的杯子下意识的递到唇边,冰冷的酒液立刻灌了下去。

  裴笙笙实在是有点无奈,他想喝可以自己倒啊,为什么非要抢她的。

  她穿的本来就是低胸的裙子,刚好撒上去的酒实在看着碍眼。

  “时先生,要是没事的话你就自己慢慢喝吧……”

  时越寒眼眸一沉,倏地放下杯子,将她手腕拽住,质问,“你就这么走?”

  他眼睛看着她胸口上的酒渍,这里一眼就能让人注意到她的……

  裴笙笙挣脱不开,手腕被他攥得极紧。

  时越寒盯着她,眸子里跳动的Y火夹杂着几缕沉怒,“上去把衣服处理干净!”

  “时越寒!”裴笙笙吓了一跳,“就算我要上去处理衣服,你拽着我干什么,又不要你处理!”

  他盯着她胸口的位置……他是要干什么?

  时越寒顿了下,手腕没松,一字字道,“我喝醉了,上去休息,顺路。”

  他再放她在下面游荡,还不知道要相亲多少个。

  裴笙笙睁大眼睛,看着他幽冷深邃的黑眸,“你喝醉了?”

  他当她傻吗?

  时越寒淡淡冷冷的反问,“我没醉的话,那就先谈谈你冒用我身份的事?”

  “我……”

  “还是跟你外公说说,你上次强我的事?”

  “这……”

  “也可以跟洛老爷子说一下你隐瞒婚史跟他孙子相亲的事!”

  裴笙笙彻底投降了,“好好好,我送你上去休息,总可以了吧。”

  她手腕挣脱不开,被他拽着往楼梯那边走。

  在她正想着办法怎么摆脱他时,忽然看到慢悠悠从楼上下来的易骁。

  她马上喊道,“易先生!”

  易先生救命啊!

  易骁一脸意外,双手抄着口袋,缓慢踱步到他们面前。

  看着裴笙笙被强握住的手,一副要被霸王硬上弓的样子。

  “易先生,是这样的。”裴笙笙可怜巴巴的开口,“他……他说他喝多了,麻烦你送他上去休息一下吧。”

  易骁:“……”

  他对上时越寒幽冷警告的眼神。

  “易先生。”裴笙笙双眼充满哀求。

  时越寒总不是要当众强抢民女吧。

  易骁满脸为难,缓缓地说,“恩,他确实不太能喝酒,需要休息,不然会难受。不过我有点事要忙,还是你送他上去吧。”

  裴笙笙哭求,“我不太方便!”

  易骁微笑,“放心吧,别看他现在没什么事的样子,上去他就倒下了。”

  “……”

  易骁叹了口气,露出一抹忧心忡忡,“也不知道是谁让他喝的,要是他没事就算了,万一喝出什么问题那可惨了。时家严令他喝酒,谁给他酒就等于给他毒药。得罪了时家……那追究起来要株连九族……”

  裴笙笙小心脏跟着凉了半截,“酒是他自己喝下去的,怎么能怪别人呢……”

  “这你就不懂了。”易骁耐人寻味的口吻告诉她,“时家的人,不讲道理的。”

  时家的人,不讲道理的……

  她内心MMP,悔得肠子都青了。

  自己这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好端端的,她刚才为什么要当着他的面喝酒。

  易骁感觉到旁边男人眼眸中逐渐加重的不耐,不敢耽搁他,马上道,“我急事,先走了,再见!”

  易骁临走之前,看了眼时越寒已经冷成了冰块的脸,缓缓勾起唇。

  给了他一个不谢的眼神。

  只能帮到这里了。

  “等,等等,慢点……”裴笙笙被迫跟着他上楼,在楼梯拐角的时候,她余光看到楼下的一抹身影,正朝着自己这边看过来。

  白静雪。

  裴笙笙步子停了一下,下一刻就不再是强迫的样子。

  她加快步子跟上去,反而动作亲昵的挽着他臂膀,“走吧,时先生。”

  *

  楼下的位置,白静雪不巧的将这一幕看得正着。

  她心里一喜。

  刚才她不过离开片刻,回来听见爷爷和洛老他们聊天的意思,竟然是撮合了裴笙笙和洛祁枫。

  洛祁枫那是什么人物,即便不论他在娱乐圈的地位,单就他的家世外貌都是万里挑一。

  白静雪心里怎么可能甘心。

  打从裴笙笙进白家的家门起,她就讨厌这个表妹,夺走了她原本的光环。

  裴笙笙比她好看,比她优秀,哪怕青梅竹马的许伦,都在她出现后,将注意力转移到她的身上。

  这种嫉妒,一直到给她用了激素之后。

  她本来以为,她可以永远的将裴笙笙踩在脚下。

  谁知道,她回来了。

  白静雪看着姿势亲密的两人上楼,脸上慢慢的浮起一抹笑。

  裴笙笙有的,她都会抢过来。

  她能抢走许伦,也能抢走洛祁枫。

  还要让她重新沦落到万劫不复的地步。

  *

  一上楼,裴笙笙在走廊上扫了一眼。

  看见某扇极具辨识度的门。

  “这边这边……”她拉着时越寒往那边走,“时先生,我送你去这里休息。”

  时越寒看了一眼,脸色再度沉了沉,“那是洛小七的房间。”

  “是吗……”裴笙笙只想了一瞬,仍没放弃,“那我们先去看看洛先生吧?他醉得比你还厉害,我有点担心。”

  时越寒脸色瞬间如冰封万里。

  裴笙笙不得已,说了实话,“有人盯上我们了,就进去一小会儿……好不好?”

  时越寒迟疑一瞬,看着她双眸里的哀求。

  “……好。”

  裴笙笙松了口气,马上打开洛祁枫的房门,迅速拉着他进来。

  房门虚掩的关上,她留了很小一条缝。

  房间的灯早关了,伸手不见五指。

  “时先生,我就占用你两分钟的时间。你别出声就行了,明白吗?”

  她靠在门缝旁的墙壁上,听着外面的过一会儿传来的动静。

  时越寒没说话,黑暗之中她也看不见他的脸,只当他是答应了。

  裴笙笙捏着嗓子,娇声瑟瑟,“不,别这样……我求你了……不可以……”

  时越寒:“……”

  明明是假装得拙劣的声音,他却听着呼吸发紧。

  再加上刚才喝下去的半杯酒,似乎在身体内从胃一直燃烧到五脏六腑。

  时越寒上前了一步,呼吸靠近背靠着墙壁的女人。

  需要那么麻烦么?

  他对着叫声的来源,吻了下去。

  “不要……唔……”

  裴笙笙还没叫完,唇上一痛。

  本来一场独角戏,叫着叫着居然成真了。

  远比她的自我表演更有说服力。

  门外的身影在短暂的停留后,带着惊喜离开。

  裴笙笙浑身一点力气也没有。

  但一想到随时可能出现的人,她理智逐渐回笼。

  必须要在白静雪带人来之前从这里离开。

  她抬起手,挡在她跟时越寒的脸中间,制止了他。

  轻声诱惑道,“我们……换个房间?你也不想等会儿有观众,对吧?”

  男人眸子掠过一抹精光,微暗之中,他的唇在她掌心轻轻上移。

  裴笙笙耳边是他沙哑透骨的声音,“好。”

  她松了口气,慌忙将手抽回来。

  拧开门,拽着他火速去了隔壁房。

  不一会,走廊上就传来了动静。

  “爷爷,怎么办啊,如果笙笙她被人……都怪我,我要是早点看到就好了!可惜他们反锁了门,我根本打不开。”

  “静雪你确定你没看错?”

  “没有啊,我怎么会看错呢。虽然笙笙跟那人举止亲密,但我想一定不是她自愿的!她是喝多了!”

  裴笙笙留意着外面的动静。

  然后是洛爷爷咬牙切齿的声音,“真是没想到,今天还有这种无耻之徒混了进来。”

  “就是这间房!”

  洛爷爷声音愣了一下,“这间房?”

  白静雪肯定道,“就是这间房,我肯定。这间房的大门都有些不一样,我不可能记错。”

  洛祁枫的房门确实比较与众不同。

  “这……这真是胡闹!老白,你放心,这件事我肯定让我孙子给笙笙一个交代!”

  裴笙笙正听着,觉得时间快差不多了。

  她理了下衣服,转过头。

  旁边的男人身上的衬衫凌乱,扣子大概是被她又拽松了一颗,露出漂亮的锁骨。

  男人幽暗的瞳子睨着她绯红的小脸,“这回又是捉奸?”

  裴笙笙:“……”

  “我给你十分钟的时间出去跟洛小七划清界限,然后乖乖的回来。”

  裴笙笙心里咯噔一下,“不然呢……”

  时越寒眼眸微冷,薄唇轻扯出一道弧,“不然你我之间,只好当场落实了。”

  *

  洛老爷子将卧室的门一拧就打开了。

  白宗越脸色阴沉。

  “这,刚才明明是锁住的。”白静雪故作惊讶的说。

  洛老爷子急急的开灯。

  他想不到小七这么猴急,怎么能这么快就干出这种混账事呢……

  可是一开灯,床上只有一个在睡觉的洛祁枫。

  “咦,笙笙丫头呢?”洛老爷子心里一阵狐疑。

  白静雪心里一慌,里面怎么会是洛祁枫。

  明明是裴笙笙和另一个男人……

  她快步冲进去,“爷爷,我刚才明明看到的是笙笙和另一个男人。”

  洛老爷子一惊,“另一个?你是说笙笙和另一个男人在小七的房间……”

  白静雪结结巴巴,“她,她一定是发现洛少爷在这里,所以……”

  洛老爷子不等她说完,一把将床上的洛祁枫拽起来,“小七,还不快醒醒!”

  洛祁枫迷迷糊糊的出声,“时哥,时哥我错了!”

  洛老爷子:“……”

  他觉得事关女孩子名节,事态重大,马上吩咐人,“去打桶冷水,泼醒他。”

  白静雪本来想说,她一定是发现了洛祁枫,跟那个男人去其他房间鬼混。

  但听见洛老爷子的命令,决定等洛祁枫醒了再说。

  佣人动作很快,从浴室打了一盆水出来,整盆泼了下去。

  洛祁枫差点从床上跳起来。

  “你们……你们疯了吗!”

  洛老爷子严肃的看着他,“笙笙呢?”

  洛祁枫头昏脑涨,浑身冷的瑟瑟发抖,“谁?”

  “刚才笙笙不是在这个房间吗?”

  白静雪这才说,“洛爷爷,一定是他们看见洛先生,所以去了其他房间。”

  洛祁枫整个人状况外,又听见爷爷质问的声音,“刚才有人进过你房间?”

  “没有啊!”洛祁枫状况外,再会想到爷爷刚才提了笙笙两个字,迅速道,“裴小姐绝对没进来过!我发誓!”

  白静雪愣了一下,又说,“洛先生,你刚才睡熟了……”

  “谁说我睡熟了!”洛祁枫一边冷的发抖,一边肯定的说,“我根本没睡熟,裴小姐一定没进来过,里面就我一个人!”

  洛老爷子眼里迷茫。

  白宗越心里担心裴笙笙,可是洛老爷子生生将洛祁枫给泼醒,只好道,“我给笙笙打个电话试试。”

  他声音刚落,门口传来一个声音,“你们在干什么呀?”

  “笙笙?”

  众人转过头,看见裴笙笙若无其事的走过来。

  她目光清明,一脸好奇,没半点喝醉的样子。

  白宗越看见她好端端的,也放心了,“笙笙,你刚才去哪儿了。”

  白静雪愣了一下,马上说,“笙笙,你没事吧?那个男人呢?他将你怎么样了?”

  裴笙笙淡淡看了她一眼,奇怪的说,“谁将我怎么样了?”

  “我刚才看见你和一个男人亲密……哦不,是你被一个男人强迫的拖上来,而且你们还在里面……”白静雪一脸忧心,甚至脸颊泛红,不好意思多说似的,“你一直在里面说不要……”

  其实大厅内的宾客很少,楼梯的这边几乎没什么人。

  裴笙笙上楼时,除了一个易骁,也就只看见白静雪在柱子后偷看到。

  她看着白静雪,忍不住笑道,“表姐,你是不是喝多了?这种臆想出来的事,还是别乱说了吧。你是想说,洛爷爷的宴会里有罪犯吗?”

  白静雪心里震惊,她刚才明明看到的!

  可是裴笙笙却假装得完美无缺……

  她正哑口无言,忽然看见裴笙笙故意给她使了个小眼色。

  白静雪暗暗咬牙,她就知道自己没错。

  她假装看不懂裴笙笙的眼色,一脸关切的说,“笙笙,我知道这种事难以启齿,可是你放心,洛爷爷一定会帮你,给你一个交代的。”

  白宗越问,“笙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啊,我跟洛先生喝了几杯,然后我也有点头晕,想上来休息。可能是跟碰上的时先生说了两句话,就被表姐误会了吧。至于强迫拖上来,还不要不要的……”裴笙笙一脸为难。

  时先生?

  时越寒?

  洛老爷子脸色不大好看了,看着白静雪,“你是想说,时先生是罪犯?”

  白静雪听见时先生三个字,心里一冷。

  洛老爷子呵呵一笑,“还有,小七,你听见有人喊不要了吗?”

  白静雪忙说,“声音很小,洛先生可能没听见。”

  “是吗?”洛老爷子再度看向她,“我们家隔音很好的,白小姐既然说门锁了,那除非扯着嗓子大喊你才可能听得到。”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