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穿越 → 我穿成了个杀猪的大愚治水全文最新章节

我穿成了个杀猪的大愚治水全文最新章节

大愚治水 著

连载中免费

《我穿成了个杀猪的》是大愚治水所著的一篇古代穿越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李无花别提有多郁闷了,别人穿越过来不是公主就是官家小姐,她倒好,成了个底层老百姓,老百姓就算了,居然还是个杀猪的!!每天不是在磨菜刀薅猪毛,就是在磨菜刀薅猪毛的路上,这狗逼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儿??

5.5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21

在线阅读

《我穿成了个杀猪的》是大愚治水所著的一篇古代穿越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李无花别提有多郁闷了,别人穿越过来不是公主就是官家小姐,她倒好,成了个底层老百姓,老百姓就算了,居然还是个杀猪的!!每天不是在磨菜刀薅猪毛,就是在磨菜刀薅猪毛的路上,这狗逼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儿??

免费阅读

  这心情一好,晚上梦的梦都是带着甜味的。

  梦里她卖卤肉赚了好多钱,就连猪圈都堆满了黄灿灿的金子。十四王爷还被迫奉谕旨,不情愿地挂着个冷脸,亲手赐了她一个“卤味大王”的牌匾。

  她一把抓过牌匾,亲耳听着十四王爷别扭地叫了她一声“大王”。爽得她直跺脚:让你抢我生意让你抢我生意。

  李无花是被乐醒的,甚至在梦中发出了一阵“咯咯咯”的笑声,用夸张的手法来形容一下这笑声的威力之大:就是猪圈里明猪的两只耳朵都能给惊地支棱起来,外面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屋内有只下蛋公鸡。

  醒来后李无花轻快地穿好衣服,哼着小曲儿直奔厨房看自己昨晚卤好的肉。

  昨儿个她还费尽心思地收拾了四个猪蹄,就为着今天能大卖一次。

  价钱她都定好了,就等着顾客上门了。

  走进灶房把锅一掀开。那四个被卤汁浸润得呼烂的猪蹄便映入眼帘,个个色泽诱人、香味扑鼻。

  李无花十指大动,恨不得给自己现在就私吞一个。但为了自己以后能有钱恰饭吃,只好按捺住内心的躁动将盖子扣好。

  这一想到下午铺子前满是人的场景,李无花瞬间诗兴大发,不禁想要吟诗一首,用才华来抒发自己内心的喜悦之情。

  月落乌啼肉满天,姑娘壮汉对肉馋。

  李家肉铺有好肉,夜半客还到此来。

  好诗,好诗啊!

  什么是改编?这就是!什么是艺术?这就是!

  艺术源于生活,贤人诚不欺我也。

  李无花此刻不禁想要摸一把自己并不存在的胡须,对酒当歌吟诗作赋,附庸一番风雅。

  当然,附庸风雅哪有赚钱给人的吸引力大。

  嗯……话说把前朝古人的诗拿出来卖会不会赚些银子,又没有人告我版权费……

  ……orzzz

  将卤肉都装拾好后,又给自己摊了个鸡蛋饼,打了个青菜面糊凑活着把早饭吃了。

  吃饱喝足后李无花开始围着自己那半大点的院子做起了热身运动。毕竟自己这一身肉,怎么看怎么都像是老年以后得那些个高血脂高血压的身子。

  甩掉肉,一身轻,到老没烦恼。

  所以她郑重决定,以后有事没事都出来锻炼锻炼,毕竟这没手机的苦逼日子,干坐着仿佛在活受罪。

  再有规律地缩食一番,给自己定制个减肥套餐,估计不出半把个月自己就能瘦上那么一圈。

  还有,这脸得再保养一下,养白点,把那两坨高原红给消下去。起码以后有些人见了,也不会嘲讽自己说“五大三粗地像个汉子似的”。

  这虽然自己糙了点,但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小小年纪不把自己整得漂亮点都对不起这大好年华。

  她现在这生猪肉卖是卖不出去了,等把这卤肉生意做大攒上几个小钱,就要赶紧搬走,离那些破烂玩意儿远远儿的。

  心里正美滋滋地盘算着,这时,铺子外面传来了一个声音:“有人在吗?”

  呦呵?这有人现在就上门来了?

  李无花急忙跑到厨房把卤好的肉抱在怀里,一边往铺子外跑一边喊道:“来了来了——”

  然而挑开帘子后,事情大大出乎李无花的预料——这来不是别人,正是这几天让李无花咬牙切齿想要将其暴揍一顿的十四王爷褚时奕。

  他旁边的那位小厮模样的人见里头有人出来了,一副骄矜的样子上前一步道:“还不快给我们爷儿看座儿?”

  李无花心里翻了个白眼:看座?没把你们撵出去就不错了!

  “哟?这谁啊?这十四王爷不去你们家肉铺买猪肉,光临本店干什么?啧啧啧,十四王爷不愧是体恤下人的一把好手,这买猪肉都得自己亲自前来,在下实在是佩服地紧哪。”李无花这番话说下来,明里暗里都带着刺儿。

  那小厮正想要上前同李无花理论一番,却被旁边的王爷一个制止的动作打断了。

  褚时奕半眯着眸子盯着李无花,整个人带着一股少年的清爽和一丝慵懒的气息:“怎么?你这地儿本王是不敢来不成?”

  “欸王爷这可使不得使不得,这自然是您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就跟您在家上茅房似的。”

  褚时奕听了这句话后愣住了:这女人如何这般……口无遮拦?自己是想来这气她的,没想到却被她噎的说不出话来。

  这过了半晌后才像切肉似的从嘴里冷冷地蹦出了几个字:

  “哼,粗鄙。”

  李无花把手环在胸前:“粗鄙是粗鄙,所以您来我这儿干啥啊?我这粗鄙之人可不上道,而且啊,这手有时候不听使唤,怕冲撞了您嘞。”这一边说,一边把两只手互相捏了捏,骨头发出了一阵清脆地“嘎嘣”声。

  她忍了这逼崽子很多天了,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投

  褚时奕微不可见地皱了皱眉:这女人一身蛮力,万一发起疯来……

  心里虽是这样想,但面儿上却丝毫不露怯,两搓剑眉一挑:

  “怎么?你还能打本王不成?”

  李无花吸了一口气:嘶……拿身份压我?我这么英勇不屈不畏强权铁肩担道义的人……

  ……行,我认怂。

  我惹不起你我还躲不起吗?

  俗话说得好: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俗话又说:懂得悬崖勒马卧薪尝胆的人才是真正有本事的人。

  想到这里,李无花瞬间变了个脸色:“不敢不敢,我敢打王爷?打了王爷传了出去我这生意还做不做了?主要是怕对面的娘娘吃醋生气了不是?”

  “娘娘?”褚时奕疑惑地皱起了眉头,一脸懵*。

  “您不就专门为这那位儿开了个店吗……”李无花边说,边用头指了指对面。

  恰恰好,那赵喜妹此刻正在门口观望着这边,看到十四王爷将目光转了过来,便娇羞地瞬间低下了头。

  这娘娘说的是谁自是不言而喻了。

  李无花一看这情形,觉得自己此刻不添油加醋一番对不起这大好形式。

  “娘娘说了,她以后进了王府,自是要多照顾我这儿的生意。娘娘还体恤小的,嫌小的家里多了口人蹭饭吃,所以把我这捡回来帮忙的小乞丐都给要走了。”这话说的半真半假、明夸暗贬,至于信不信就看王爷他自己了。

  褚时奕的眉毛终于在李无花的期待之下拧在了一起:“她真这么做的?”

  李无花暗自开心,但这表情可是纹丝不动——依旧一片赤诚:“小的敢骗王爷您吗?这可是句句属实啊!”

  这又过了半晌,褚时奕才慢吞吞地说了一句话,单手摸了摸下巴,甚至带着丝欣慰的神情:“这赵氏兄妹,干的好啊……”

  李无花神情一愣:噶?啥玩意儿?干得好?这王爷……不会真和对门那白莲花是一对儿的吧!

  这肚子里的九曲回肠把能想到的理由都给摸索了一遍,终于得出了一个结论:这对门的白莲花铁定是爬了这狗逼王爷的床了。

  人家这枕边风一吹,自是什么东西都紧着给,什么愿望都紧着满足。

  本想着借此让对门那白莲花在这王爷面前的形象大打折扣,然而世风日下、人心不古,是她看走了眼走错了一步棋。

  当然,这李无花自是不知道此时褚时奕肚子里在想着什么。

  褚时奕的重点完全落在了后半句话上:这赵氏兄妹弄走了这胖女人身边唯一能帮忙的人,还怕她跪着求自己的日子远吗?

  想到这里,褚时奕笑了,那双桃花眼灿烂地仿佛能开出花儿来。

  笑完顿了片刻后又道:“你知道本王来你这小店儿来干什么吗?”

  我啷个晓得你来我这店做撒子噢,我则个庙小容不下你这尊佛哟。

  李无花声色不动地摇摇头。

  “听说,你昨儿新做了一份小食,可是风靡地紧哪。”这褚时奕边说,边慢悠悠地坐在了旁边的躺椅上,仿佛他才是这铺子的主子似的。

  李无花心里咯噔一声暗道不好:这是冲着自己那独家秘制并攻克九九八十一道难关才制出的绝味小卤肉来的?

  “嘿,都是些平常百姓、下等人才吃的东西,入不得您的眼入不得您的眼……”李无花嘴上打着哈哈,鬼知道你是安着好心没有。

  “本王又不是抢你东西,你这么紧张做什么?嗯?”

  “再说,该出的钱本王照样出,这要是味儿好了,本王日后定会再来……”

  李无花听完这番话,心里是一万个不相信:这狗王爷真有这么好心?

  心下虽疑惑着,但脑子突然又想通一点:这王爷好说歹说算是皇亲贵胄,确实应该不会不给她钱吧,说不定自己还能把他给狠狠地……宰一把。

  想到这里,李无花脸上又重新挂上了一副谄媚的笑容:“欸瞧您说的什么话,我这不是……这不是怕我这东西入不了您的法眼吗!东西就在这儿!我保证价格公道童叟无欺味美价廉。”

  说着就把罐子放在案板上,往包肉纸上捞了一个卤猪蹄儿。

  “来王爷,一个猪蹄,十两银子!”

  “来,王爷,一个猪蹄,十两银子。”

  掏钱吧。

  这褚时奕向来是被伺候惯的,出门在外都是下人付的银子,人间疾苦自是体味不出个一二三来,倒是旁边的小厮看着李无花漫天要价便坐不住了。

  “大胆!王爷的钱,也是你这个卑贱的奴才能啃得动的吗?不怕撑破了你的肚皮!”

  “我怎么了?我这干正经生意的怎么就不能要王爷的钱了?难道你们想吃白食不成?”李无花自是知道那小厮的意思,只不过是故意这样说出来。

  那小厮看威慑不住眼前这五大三粗的杀猪婆,便转头对着褚时奕道:“王爷,这猪蹄儿顶顶儿都要不了十两银子,这人,想着坑咱一笔钱哪。”

  褚时奕眯着桃花眼看向李无花:“他说的可当真?”

  李无花把那大腿一拍:“哎呦,王爷。小的怎么敢坑您。实在是这猪蹄儿,可是不同于您一般吃到的食儿。这可是耗费了家父几十年来的毕生心血才做成的一道菜啊。而且这东西可不只是简简单单的猪蹄儿,里面加了独家配方和无数珍贵药材,保管您吃了青春永驻长生不老!”

  说大话谁不会啊,吹牛x谁不会啊,我李无花闭着眼就能给他们扯出一大堆有的没的出来。

  讲完一大堆道理,李无花将胳膊上的袖子往上一抹,对着那小厮就吼:“你说说我这值不值十两银子!嗯?我看你是居心不良,不想让王爷吃到我这天下独一无二的小食才这样说的!”

  褚时奕闻言挑了挑眉道:“噢?你这小食果真如你说的这般好。那这十两银子……本王出了。”

  笑话,本王什么山珍海味没吃过,你能让爷买走你这东西?不可能。

  那小厮本想说句“再怎么着都不值”,但是听了他家王爷说的这番话便只好住了嘴:这主子爷愿意出这钱,自己也不能拦着不是?再者他也不好揣测主子爷的心思。

  李无花自是心中暗爽:没想到这自己第一次宰客就这么成功?这人傻钱多就是好啊。

  “您放心,没问题,绝对没问题!来来来,我来给您尝一口。不好吃我不要钱!”这说着便在猪蹄上撕了一片裹着猪皮的瘦肉,凑到了褚时奕的眼前。

  褚时奕的眉毛挤在一起,用一副极度嫌弃的表情看着李无花:这胖女人如何这般不知礼数!?

  李无花神经大条,自然不知道这王爷在想着什么。“放心放心,没毒!我这筷子也干净着,来,快张嘴,万一掉了不就可惜了。”说着还长大了自己嘴巴,像喂小孩似的将肉杵了过去。

  而褚时奕盯着眼前那张张得大大的饱满肥厚的嘴,居然也鬼使神差地张开了嘴巴,李无花顺势将肉塞了进去。

  旁边的小厮惊呆了:他没看错?他那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只乐忠于吃喝玩乐的爷被一个女人在大庭广众之下用这般亲昵的姿势喂吃的?

  褚时奕也不知道自己刚刚受了什么蛊惑,居然就被这个胖女人给喂了东西。

  心下还没缓过神来,嘴上只是机械地嚼动着刚送进口的肉。

  欸?这滋味,好像还不错?

  这猪肉的味道完全不同于自己以前在宫中府里酒楼里吃到的,每嚼一口都滋味十足,每丝肉仿佛都带着汁水,似乎还带着点淡淡的清香。肉皮弹牙有嚼劲,肥而不腻,油油地却是比那瘦肉还要好吃许多。

  他向来对吃食是挑剔异常的,没想到这肉居然吃到了他心坎里。

  一口终了。

  过了片刻。

  ……

  “你这蹄子,本王全包了。”

  李无花闻言恨不得原地一蹦三尺高,四个猪蹄啊!四个猪蹄就是四十两!四十两白银!!!够她挥霍很久了!

  “爷!爷!我我我我我这就给您打包去!您稍等!您慢坐!”

  褚时奕看了李无花这个反应,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不对啊,自己这是想来看她笑话,专门过来气她的,怎么就……被坑了四十两银子呢……

  旁边的小厮也是一副看不懂的样子盯着自家爷:来之前说好的会会这个杀猪婆,这下好了,还送给人家四十两白银。也不知道主子爷一天天都在想什么?难道主子爷好这口?

  小厮边想边扭头去大量李无花,心里咯噔一声:主子爷花容月貌看多了,不会真的喜欢这种的吧!

  这可不得了!改明儿得和孙四李五王八唠唠这事儿。

  爷!您真是品味独特啊爷!

  褚时奕坐在那,发现旁边的小厮用一副奇奇怪怪的神情盯着自个儿:难道是怕爷不分给他肉吃?

  “行了行了,等会回去赏你一个蹄儿吃,就当是跟着本王跑了一趟路。”

  那小厮一听,心里乐得能放烟花:这不仅知道了主子爷的喜好,还混了个吃食,真不枉自己跑这么一趟。

  李无花将四只卤猪蹄打包好之后,屁颠颠地递给了褚时奕身边的小厮,搓着手等着对方递银子。

  那小厮不情不愿地从怀里掏出了一袋银子,将那四十两白花花的银子递给了李无花。

  此刻,她只觉得自己捧着银子的手是那般滚烫,仿佛身上承载着庄严的使命感。

  是银子!

  原来不管是毛/爷爷还是这宛若石头的银锭子,只要是钱,揣在怀里都能让人心有种沉甸甸的满足。

  钱货两清,送走了褚时奕这尊瘟神+财神之后,李无花放松一下了自己的肩膀又做起了运动:这和比自己身份高的人打交道还怪累挺的,尤其是一个让你既恨得牙痒痒又想着齁他银子的土豪王爷。

  卖了四个猪蹄赚了四十两银子,啧啧,这传出去岂不就是业界神话了不是?

  得亏自己除过做了四个猪蹄之外,还做了其他的东西,不然下午要是又来一帮人自己这边没货,这名头岂不是不好往外传了。

  王爷有钱是有钱,但指望着他给你拉生意?

  ——简直做梦。

  这想拉更多的人,还得靠那些几纹几纹给钱的客人啊。

  做完运动后吃过饭,她连午觉也不睡了,就坐在铺子前等着下午要来的客人。

  对门买猪肉的人依旧络绎不绝,只不过不如开张那天人多而已,比之自己这边的惨淡经营,也算是红红火火。

  然而李无花现在的心情那是异常轻松:你们生意好又如何?你们上头儿那位不照样给我这边送了四十两银子过来。我现在有底牌在手,还怕你们不成?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李无花这小心情那是异常嘚瑟。

  在这坐了不多时,开始有人来到这老李肉铺前想要买那卤肉了。李无花这次还专门设了一个小碟子,里面放着供免费品尝的卤肉。

  “我是昨儿来你这铺子前看到许多人在买你这东西,不知味儿如何啊。”

  “多说无益,你尝了便是!”李无花爽利地将那小盘子往过一推。

  那人尝了之后点点头:“这味儿可是新鲜地紧哪,怪不得昨儿围了那么多人……给我来一盘!”

  李无花支应着给包了一盘肉。

  这有一就有二,陆陆续续地,这铺子门口便一个又一个的客人来买那卤肉了。

  门前的人数更是在昨儿那帮汉子来的时候达到了顶峰。

  一帮壮汉围在她这铺子门口七嘴八舌:

  “姑娘儿这东西下酒吃,味儿真真的好极了!”

  “价格公道还实惠,以后我们弟兄们就在你这儿买了!”

  “不瞒你们几个,俺这昨儿梦里都馋的流口水呢。”

  ……

  这些话无疑吸引了路过的人,甚至有些在赵氏肉铺买那生猪肉的人看到这边这幅场景,也纷纷折了过来问是在卖什么。

  李无花拿碎银子的手都快抽了:好啊,真好啊!幸亏自己备的肉多,今天绝对能赚一大把银子!

  这日色还没落尽,隔壁的店都没打烊呢,李无花昨儿卤的半桶猪肉全都卖光了。

  那些从来没来过的客人尝了免费卤肉之后,纷纷都表示今天买了明天还会接着来。乐得李无花找不着北了,看来自己能赶那猪肉坏掉之前全都给卖的精光。

  铺子打烊之后,李无花回到屋里给自己下了碗面简单吃了一顿,又想着去给明猪割些猪草回来。

  于是就这么一路晃晃悠悠就走到了城南。这城南离山近,多得是猪草,貌似她对门那家赵氏肉铺有个养猪庄子就设在这里。

  果真,不多时她就看到一个很是宽阔的场子,那场子外面没有设什么墙,只有一圈矮矮的栅栏,院子里列了很多排木棚子,棚子的围栏看着却是结实地紧,貌似有猪正在吃着东西。

  李无花这心里不禁哀叹一声:啧,有钱人办养猪场,没钱人去山上打野猪。

  这一边慨叹,一边伸长了脖子想看那猪长得咋样。

  不过……远处那个给猪倒食的背影,怎么熟悉的紧呢?

  ——那矮矮的背影,不是从她这跳槽去对门的屈莫扬还能是谁!?

  嚯?!这是被人家撵来养猪了?混地不咋地儿嘛!

  李无花扭扭嘴巴:切,老娘以为你混的多好,不照样给人家当了个养猪娃,你可是自己搁这儿造吧。

  鄙夷一番后甩头就走:老娘的事业可是忙的紧,喂完猪后做卤肉,明天一早赚大钱!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