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古言 → 农门地主的发家之路王荷全文最新章节

农门地主的发家之路王荷全文最新章节

月亮粑粑1 著

连载中免费

《农门地主的发家之路》是作者月亮粑粑1最新创作的长篇穿越古言小说,主角是王荷,全文讲述的是:来自21世纪的咸鱼少女,一朝穿越成刚刚丧母的农家小奶娃,家徒四壁,赤贫如洗,还有一大家子人要养活,王荷抓破脑袋,用出十八般武艺。终于带领着王家人从赤贫一路混到了首富。

10.7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21

在线阅读

《农门地主的发家之路》是作者月亮粑粑1最新创作的长篇穿越古言小说,主角是王荷,全文讲述的是:来自21世纪的咸鱼少女,一朝穿越成刚刚丧母的农家小奶娃,家徒四壁,赤贫如洗,还有一大家子人要养活,王荷抓破脑袋,用出十八般武艺。终于带领着王家人从赤贫一路混到了首富。

免费阅读

  虽说此次危机解了,但是那赵家姑娘以后在家中想必处境就更艰难了,不过好在,再艰难也不会比嫁给那无赖活的艰难。

  想到这些,王荷又稍感安慰。

  只是那老无赖在玉前村这么多年,做了那么多缺德事儿,一直都安稳无事,怎么就会到了婚前,突然就被官府缉拿去了呢。

  王荷不是什么封建迷信的人,自然不信是因为赵家姑娘克夫的名头,难道真的是碰巧?王荷心里疑惑,会不会太巧了些?

  不管怎么说,这总归是一件喜事,王荷心里雀跃,迫不及待的想把这件事分享给别人,想到此时唯一能明白她心情的便是王岭了,也顾不得现在正在跟王岭冷战之事,急急忙忙的去村口等王岭下学回来,想把这件事告诉他。

  夕阳西下时分,杜鹃村笼罩在金色的寂静之下,远处巍峨的山峦,在夕阳映照下,涂上了一层金黄色,显得格外瑰丽,晚风徐徐送来一阵阵花草的清香,王岭与石头哥俩的身影,就是在夕阳还剩下半块的时分,出现在村口。

  石头最先看到了王荷,捅了捅身边的王岭,眼神儿却瞧着王荷的方向,笑着揶揄道,“你家大妹妹在等你呢,你们不是在冷战吗?莫不是气不过,专程等在这儿打你一顿?”

  “你放心,我妹妹就算跟我再怎么吵闹,在别人面前我们也只会一致对外,就算打也是我们兄妹俩打你。”王岭轻瞥了石头一眼,用眼神示意石头,“你现在很危险。”

  王岭这么一说,石头觉得还真是,王岭王荷兄妹俩以往也闹过别扭,可他们俩不管怎么闹,还真是从未在他面前红过脸,而且还总是合起伙来坑他玩儿,最后因为捉弄他,兄妹俩反倒和好了。

  想到这次他们俩怕不是又要合起伙来捉弄他,石头吓得一激灵,脖子一缩,对王岭道,“兄弟保重,我先走一步。”说罢,火急火燎的走了。

  “哥哥?石头哥哥怎么走了?他不跟我们回村吗?”

  王岭看向王荷,眼中一片戏谑。

  “怎么了?”王荷环顾自身,一脸狐疑。

  王岭一边摆弄衣袖,一边嘲弄道,“你若不是老是戏弄他,他怎么会一看到你,就吓得逃走?”

  原来是因为这事儿,王荷白了王岭一眼,装什么大尾巴狼,她哪次捉弄石头王岭没有参与?

  这话自然不敢当着王岭的面说,王荷只得在心里暗自吐槽。

  “你来接我下学,是有什么事吗?”

  王荷这次想起正事儿,瞧着四周没人,王荷这才踮起脚尖,附在王岭耳边,轻声道,“哥哥,你知道吗?赵家姑娘的婚事黄啦!”

  王岭挑眉,瞧着王荷说起别人婚事黄了的事儿,眼中带光,兴高采烈,心里觉着好笑,眼中也不自觉的带了些笑意。

  王荷说着说着突然停了下来,她说起赵家姑娘的事,王岭虽然也有些喜色,可是却一点都不惊讶,这反应不对啊。

  她狐疑的看着王岭,“哥哥,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不错。”王岭毫不掩饰。

  王荷立马蔫了下来,暗自咬牙,王岭早就知道了却不告诉她,她今日还兴高采烈的来告知他,怎么看都觉得自己今日的行为,有些像个二傻子。

  王荷气恼,抛下王岭,自己一个人头也不回的就家去了。

  退一步越想越气,忍一时越想越亏。

  王荷本就不是个多能忍耐的人,前次王岭无缘无故冲她生气,事后又对她使用冷暴力,加上这次他故意瞒她,王荷的耐心已经到了极限了,虽然她平时有些害怕王岭,可这次她实在忍不了了。晚饭过后她就跟着王岭进了他的书房。她今天一定要痛痛快快的王岭吵一架。

  “哥哥,你今日定要说清楚,我到底怎么招你惹你了?以致你近日总是对我阴阳怪气儿的?”

  王岭搁下书本,抱着胸挑眉儿看着王荷气急败坏的模样。

  少顷,他才泄了气似的,无奈摊手,“你并没有做错什么,是我迁怒你了。”

  “迁怒?”王荷疑惑,“什么事情能让你迁怒我?”

  “你觉得那赵家姑娘的婚事为何会黄?”

  王荷怒极反笑,她又不是百事通,这种事,她怎么会知道,想想又觉得王岭的语气不对。

  半刻钟后,她才犹豫的问到,“哥哥,你别告诉我这件事是你干的?”

  “不然呢?”王岭一脸似笑非笑。

  ……

  还真是他干的,王荷咋舌,“难怪你前段时间每天那么晚才回来,竟然是忙这件事去了,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清水镇的官学远近闻名,周围各个州县里,来清水镇官学念书的官家子弟自然不少。”

  王荷明了,王岭是拜托了官学里的同窗才做成这事儿,不用想也知道,这些世家子弟,官宦之后,定然是心高气傲的,怎会自愿与他们这些穷人家的孩子结交,王岭能结交他们,托他们办事,定然是费了不少力气,而自己却什么都不知道,天天在家中好吃好喝,还长了一身肉,难怪他生气,若是她自己为了别人忙前忙后,而那人却在家中逍遥快活,她怕也是心中愤懑不平。

  想到这儿,王荷心中又是愧疚又是心疼,王岭为了她心中的一点点遗憾忙前忙后,她更多的是感动。“哥哥,谢谢你”,王荷抱着王岭的手臂,依偎在他的臂弯。

  “你记着哥哥的好便是”王岭轻敲王荷额头,眉眼带笑,语带揶揄,“不过,你若是真想谢我,我倒是有一个要求。”

  “什么?”王荷抬头。

  “把你的零花钱分我一半,你也知道,哥哥为了这件事,前后打点,花了我不少钱,现下哥哥囊中羞涩,又不好意思向家中长辈讨要,只能拜托妹妹了。”

  王荷抽回手,一脸防备的瞧着王岭,酸里酸气的说了这么多,原来就是想骗她的钱?亲兄妹明算账,骗她感情可以,骗钱?绝对不行!

  “夜深了,大哥早些歇息吧,不要看书看的太晚了,对眼睛不好,我先去睡了啊。”

  日子一晃,就到了六月,炎炎夏日,暑气逼人,空气中弥漫的热浪,让人喘不过气来,王荷彻底不爱出门了,每日待在家里过着混吃等死的生活。

  好在今年的夏天不似去年那般干旱,进入了六月中旬,天便闷热的紧,没几天,天边轰隆一声,下起了大雨。

  日子又缓缓流淌了一个多月,八月初下了场小雨后,秋风便爽朗了起来,空气中夹杂着些凉意,院门口的榆树叶子随着天气变化悄然变黄落下。

  这时候的农家,却是最不得闲的时候,金秋八月,正是秋收好时节,王家今年种的稻谷比去年多了一倍,加上今年还算风调雨顺,地里的收成不错,王家在清水河边的几亩田地,远远望去,黄橙橙,金灿灿的,像铺了一地的金子,王老头心里喜悦,每天都要去田里看上好几眼。

  杜鹃村四面环山,村里气候潮湿,每年中秋前后都要下好几场秋雨,王家今年地多,家里人口单薄,劳力又少,为了保证地里的粮食能在中秋之前收割完,就连王岭也不得不从学堂请了假,加入了秋收的队列中。

  一家人热火朝天的忙活了好几天,终于赶在中秋前,将田里的稻谷收割晒干,收进了仓库。

  秋收一过,转眼儿就到了中秋节。

  一家子人为了秋收忙活了这么多天,很是劳累,为了犒劳大家,李氏想着今年要过个富足的中秋节。

  几天前她就专程去镇上采买食材,又专门去酒坊打了桂花酒。

  八月十五的早上,李氏便让王平安去鸡舍捉了四只老母鸡杀好,想着自己跟张家交好,王岭跟石头又是同窗好友,自家留了两只,又吩咐王平安给张铁匠一家送去了两只。

  她自己则回灶房拌月饼馅儿,这次的月饼馅儿李氏下了足料,光是采买这次月饼馅儿就花了一两银子。

  以松仁,核桃仁,瓜子仁,和冰糖,猪油为馅儿,为了防止油腻,李氏又在面上又撒上了一层薄薄的桂花,远远闻起来,就觉得香甜柔腻。

  王荷跟小桃馋的直流口水,从早上起就一直待在灶房里围着李氏打转,不管谁来唤她们俩也不肯出去,李氏瞧着觉得好笑,用沾满白面的手抹了他们一人一脸,笑骂她们是小馋猫。

  擀好面皮,包上月饼馅儿,再用小酒杯在上面印上花纹,放在锅里烙上半刻钟,再放进蒸笼。

  一刻钟后,蒸笼里飘出月饼的香甜味儿,再加上一旁的炉子里炖的鸡汤香味儿,飘满了整个王家小院,小桃站在灶房门口,吸着鼻子对一旁的王岭小声嘀咕,“哥哥,咱们什么时候吃饭呀,我饿了。”

  王岭从怀里摸出一块点心递给小桃。笑着摸摸小桃的脑袋瓜,“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吧”

  小桃接过点心,凑近鼻边闻了闻,小眉头一皱,一脸嫌弃的将点心还给了王岭,两眼儿继续痴痴的望着灶房,王岭收起点心,无奈的摇摇头。

  没过一会儿,王平安回来了,他却不是空手回来的,他手上提着几个形状各异,小巧可爱的动物花灯。有小兔子的,小老虎的,小猴子的,小桃的目光一下子就被吸引了,也不守着灶房喊饿了,直愣愣的冲着王平安扑过去要花灯玩儿。

  “爹爹,你这花灯哪儿来的呀?”王荷也跟着跑了出去,瞧着王平安手上的花灯实在玲珑精致,心里也是喜欢的不行。

  “你张叔叔前几日在镇上买的,刚才我去送鸡肉的时候瞧见好看,想着你们俩个肯定喜欢,就问他要了几盏。”小桃伸着手讨要,王平安却不给,将花灯举的高高的,笑着道,“现在可不能给你玩儿,不然一会儿你就该弄坏了,小桃乖,等到了晚上爹爹给你把花灯点起来,挂在你房门口,那才好看呢。”

  李氏从灶房探出头来,听见他的话,神情有些不悦,训斥道,“我让你是去给张家送礼的,怎么还好意思收别人东西呢。”

  王平安笑笑,不置可否,“不过是几个给孩子们玩耍的花灯,不值几个钱的,更何况,这感情,可不就是这样你来我往之间交下的,若是一味的送礼而不收礼,那可就不是交情了,是在刻意讨好人家”

  王荷听的直点头,心中给王平安竖起了大拇指,说的太对了。现在的王平安跟去年那个憨厚老实的庄稼汉已经完全不一样了,虽说长相没什么变化,可周身的气质完全不一样,现在的他爽朗自信,说话办事周到有礼,偶尔嘴里还能吐出不少哲理。

  王老头心大,说把家里的生意给王平安管,他自己就真的半点都不插手了,每日里就守着家里的田地忙活,王平安刚接手时一开始还有些胆怯唯诺,过了一段时间适应后,他却做的很好,上上下下的打点的极好,因此与酒楼里的掌柜采买,乃至小厮都混的极熟,大家都愿意买他的面子,他还因此与万宝酒楼做成了几笔其他生意,赚了不少钱,私下偷偷给王荷王岭塞了不少零花钱。

  李氏见说不过他,也懒得管他了,转身回灶上忙去了。

  李氏在灶房里连轴转,王家的灶房里,一上午都是烟熏火燎的,折腾出了一大桌子菜。

  王老头从地里回来,一走进堂屋就愣住了,“咋做这么多?这么大一桌子菜都快赶上年夜饭了。”

  李氏讪笑,“这不是想着过节嘛,一心想做顿好的给他们吃,谁承想一不小心就做多了。”

  王老头看着满案的东西,笑笑,“你这一做,这都够咱们吃四五天的了。”

  一旁的小桃急急忙忙插嘴,“爷爷,我吃的完的!”

  小桃这一开口,旁边几人都吃吃笑起来,王老头佯怒道,“这可是你说的,待会吃不完,不许你下桌子!”

  小桃小胸脯一挺,豪气万丈,“好!”

  李氏忍不住大笑起来,其余几人也跟着笑出了声儿……

  中秋一过,转眼儿就入了冬。

  今年的冬天较之去年要冷的多。

  这天早上,王荷睁开眼便瞧见窗外透入的明亮光芒,心道,莫不是下雪了吧,她迅速穿好棉衣,棉裤,棉鞋,全副武装后,李氏揣着小梳子轻轻打开了她的房门,顿时一股冷风吹了进来,王荷冻的一激灵。

  李氏瞧了瞧她的衣着,皱着眉头对她说道,“昨个儿夜里下雪了,现在还在下咧,可得多穿点,别给冻病了,我前些日子不是给你做了件厚棉袄吗,赶紧换上。”

  王荷把窗户支开了一条缝隙往外看,入眼是白茫茫的一片,院子里叶子落光了的桃树挂满了洁白的雪花,风一吹,雪花好似春风中的桃花瓣纷纷活下来。

  王荷缩了缩脖子,合上窗户,抬头问道,“奶奶,这么大的雪,今儿哥哥跟爹爹还去镇上吗?”

  “去呢,你爹爹说了,做生意要讲诚信,都签了契约了,哪能说不去就不去呢,不过你哥哥就不去学堂了,路上积了雪,看不见路,又滑的狠,别给摔着了,等你爹爹到了镇上就顺路去学堂给他告个假。”

  王荷一边穿衣服,一边点头,这么大的雪去镇上的路肯定不好走,还是别出门的好。

  李氏给王荷梳了两个小辫子,又从柜子里翻出了一顶小帽子给她戴上,见她从头到脚都裹得严严实实的,跟个小棉球一样,这才牵着她走了出去。

  刚迈出房门,王荷就冻得直打哆嗦,心里暗骂道,这鬼天气!

  好在堂屋里并不冷,李氏一早便在饭桌下支了个碳火炉子,一家人围坐在一起,烤着火,脚底下暖烘烘的。

  因为天冷,李氏今日又多熬了一锅姜汤,一碗姜汤喝下去,感觉全身的寒气都去了,周身暖洋洋的。

  早饭过后,王平安便挑着担子,披着蓑衣,戴着草帽,准备出发了,村里的载客的牛车下雪天是不出车的,王平安只得走路去镇上。

  王荷送他出了门,看着他远去,浓密的雪花挡住了她的视线,王平安愈走愈远,那黑色的背影慢慢也越来越小,最后变成了一个小黑点,融入进了那一片白色的世界中,再也看不见了。

  王荷突然心中一酸,想到为挣钱养家,这么大的雪王平安还要冒着危险去送货,外人都说他家挣了钱,又有谁知道这其中的辛苦,他们这些农户人家,又有谁是容易的。

  送走了王平安,王荷转身回了屋里,堂屋的炉子上,李氏放了一口砂锅上去,里面熬着鸡汤,远远就能闻着香味儿。李氏自己则坐在炉子旁一边取暖,一边给家里人纳着鞋垫子。

  王荷凑近看了看,鞋垫上面用大红丝线绣着几朵牡丹花,李氏的绣工不错,瞧上去那花儿跟真的似的,栩栩如生。

  王荷忍不住问到,“奶奶,你这鞋垫子绣的真好看,是给谁绣的啊?”

  李氏揉了揉酸软的手臂,一脸笑意,“这是给你爹爹的,你们的还在后面呢。”

  呃,王荷愣住,给王平安的鞋垫子上面绣牡丹花?王荷想到王平安一个中年汉子,一脱鞋,露出里面的鞋垫子却是牡丹花?那画面怎么看都感觉很违和啊。

  李氏许是知道王荷在想着什么,神色有些无奈,笑着解释道,“我平日里给你们做的衣裳鞋子上面什么都没有,瞧着太朴素了,今年给你们做的过年衣裳就想绣点喜庆的东西上去,只是我很久没绣过花了,当年来这儿的时候带的花样子都没了,我翻来覆去就找着这牡丹花的花样子。”

  所以不止鞋子,衣服上也要绣上牡丹花?那不是今年全家人的衣裳上面绣的都是牡丹花?

  “你又在浑想什么?只有你跟小桃的衣裳上才绣了牡丹。你爷爷他们一群大老爷们,怎么能穿绣花的衣裳!”李氏见王荷低着头,小肩膀一抽一抽的,很明显是在憋笑,就知道她想歪了,一时之间又好气又好笑。

  “哦。”

  王荷颇有些遗憾的点头,她其实还挺想看王老头王平安还有王岭三人穿着绣有牡丹花的衣裳的,那画面一定很美啊,可惜李氏不肯给她这个机会。

  想到李氏绣工这么好,家里却没有花样子,王荷抓着李氏的袖子道,“奶奶,下次爹爹去镇上,你让他给你带几个花样子回来呗,又不值几个钱。”

  李氏摇头,叹了口气,“老了,眼睛都看不清了,还绣什么花。”

  “奶奶才不老,正年轻呢,我听说镇上有家叫玉颜坊的铺子,里面卖的玉颜膏擦了能年轻几十岁呢,赶明儿我让爹爹也给您买一盒,奶奶擦了说不定能跟何婶婶做姐妹呢。”王荷抱着李氏的手臂撒娇,李氏确实不老,她才四十出头,只是许是吃的苦太多,她看上去要比跟她同年纪的人苍老的多。

  李氏一听乐了,戳着王荷的额头佯怒道,“你这丫头,没大没小,现在连我也敢打趣了?是不是又皮痒了?”

  王荷笑嘻嘻的说着不敢,脸色却一点害怕的样子也没有。反倒是挨李氏更近了。

  祖孙家正谈笑着,外面院子里传来了一阵嬉笑声,王荷透过门缝瞧见王岭和小桃在院子滚了两个大雪球,看样子是打算堆雪人儿,王荷看的心里痒痒,她前世从小生活在南方,从没见过这么大的雪,更没有亲手堆过雪人呢。

  王荷转头小心翼翼的瞧着李氏的脸色。

  “不许去!”李氏似乎知道王荷在想什么,头也不抬面不改色的说道。

  自从今年春天她病了一场后,李氏就把她当稀有动物似的保护着,这也不许那也不行的。王荷有些沮丧,但是还想最后再挣扎一把。走过去抱着李氏,摇着她的手臂祈求道,“奶奶,我就玩儿一会儿,不会冻着的,好不好嘛。”

  磨了好一阵子,李氏被缠的烦了,皱着眉头妥协道,“最多玩半个时辰,回来后再喝一碗姜汤。”

  王荷一听,顿时喜笑颜开,笑眯眯的冲着李氏点头。“奶奶真好!”说罢趁李氏不注意,“吧唧”在她脸上亲了一口,欢天喜地的出门玩去了。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