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穿越 → 快穿之这个女配有点怂公子无奇全文最新章节

快穿之这个女配有点怂公子无奇全文最新章节

公子无奇 著

连载中免费

穿越爆笑小说《快穿之这个女配有点怂》正在火热连载中,该小说由作者公子无奇倾心创作,主角是容茶,全文讲述的是:容茶不幸被恶毒女配系统绑定,被系统带着穿梭各个小说世界,立志让她成为剧中的小丑,上蹦下跳的给女主送人头送经验,容茶气的要命,奈何系统掌控着她的生杀大权,一个不慎就能将她抹杀,容茶:我恨!

9.2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21

在线阅读

穿越爆笑小说《快穿之这个女配有点怂》正在火热连载中,该小说由作者公子无奇倾心创作,主角是容茶,全文讲述的是:容茶不幸被恶毒女配系统绑定,被系统带着穿梭各个小说世界,立志让她成为剧中的小丑,上蹦下跳的给女主送人头送经验,容茶气的要命,奈何系统掌控着她的生杀大权,一个不慎就能将她抹杀,容茶:我恨!

免费阅读

  见他毫不避讳的坐在了榻边,容茶像个受惊的小鸟似的往榻里缩了缩。

  他大费周章的抓自己来,就是为了给顾烟微报仇的吧……

  容茶抖着手从腰间解下了一个荷包,里面装着郁璃送她的“炭笔”和她提前裁好的小纸条。

  【你看我跪的姿势还标准不?】

  漫不经心的扫了眼字条,再见她哆哆嗦嗦的跪在榻上,顾怀安抿唇笑了,他没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忽然扣住了她的手腕。

  容茶猛地僵住,连挣扎都不敢。

  “奇怪……”浓眉微皱,他似是被什么疑惑困扰着,“你没有武功?”

  容茶连连点头。

  心想,我要是有武功还至于被你吓成这样!

  “这就有意思了。”顾怀安的手顺势握住她的,温热的指腹轻轻划过她的掌心和指尖,温柔又旖旎,但容茶知道,这动作不含半点情愫,他只是在检查她手上是否有练功留下的薄茧而已。

  忽然倾身擒住了她的下颚,顾怀安抬起她的脸逼迫她和他对视。

  “那日在宫中,是何人在暗中护你?”陆渊崇被打飞的力道可不小,绝不是被人随意推了一下那么简单。

  闻言,容茶一脸惊讶。

  不是他吗?

  墨眸微眯,顾怀安笑的意味深长,“怎么?你自己也不知?”

  【不是你?!】

  握着字条的手渐渐收紧,莫名的,容茶觉得自己的背脊有点发寒。

  那日他就在现场,不是他还会是谁……

  眼睫低垂,顾怀安挡住了眼底的思绪,没再继续这个话题,“安心待在这吧,待风头过了我便带你回封地去。”

  容茶:“……”

  啥?!

  带她回封地?

  见顾怀安说完就要走,她赶紧拽住他的袖管,匆忙写了几行字问他。

  【顾烟微也去封地吗?】

  顾怀安像是看到了什么笑话,微微扬眉,“你对烟微……倒是很上心嘛……”

  心里“咯噔”一下,容茶低下头不敢再问,很怕这个高深不测的男人下一秒突然掐死自己。

  随着“吱呀”一声,房门被紧紧关上,房中又剩下了她自己一个人,寂静一时蔓延开来,沉沉的压在人心上。容茶打从心里升起了一股无力感,比之前刁难顾烟微失败还要难过,因为她极有可能连那样的机会都没有了。

  啪嗒、啪嗒——

  眼泪一滴滴的掉在锦被上,大朵大朵的牡丹花颜色愈深。

  “何故哭的如此伤心?”一道低沉嘶哑的声音响起,一只微凉的手也随之覆在了她的颊边。

  怔怔的抬眸看去,容茶一双眼睛哭的红红的,像被猎户追赶的小兔子,吓得不轻,樱唇微微抖着,“郁、郁璃……”

  糯糯的声音,轻的不易察觉。

  不过郁璃听到了,容茶自己也听到了。

  四目相对,她的眸中满是惊愕,一手捂住嘴巴、一手覆在了耳朵上,明显不敢相信刚刚发生了什么。

  自己说话了?!

  人生大起大落的太快,容茶嘟嘟囔囔的又说了几句话来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不哑了,是以从始至终也没有注意到,从她说出第一句话开始,郁璃脸上就没有同她一样的惊讶和错愕,只那双琉璃般的眸子流光溢彩,熠熠生辉,似是噙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按照谢瑶说的,容茶距离能说话应该还有段时间,否则她也不至于跑到天牢去帮她治疗,可如今不知怎么就能出声了。

  容茶心里是存了疑的,只是眼下无暇顾及。

  “郁璃,你能不能帮我个忙?”她紧紧握住郁璃的手,虽然凉,但她却不肯放开,像抓住了救命稻草。

  郁璃颔首。

  “你帮我去汝阳王府传个话,告诉顾烟微或是陆渊白,就说我被顾怀安掳走了。”无论这两口子是好是坏,她都不能离开他们。若他们果然良善,便不会眼睁睁看着顾怀安将自己带去封地;相反,若他们包藏祸心,便不会放任自己逃之夭夭。

  闻言,郁璃坐着没动,也没说话。

  见状,容茶泫然欲泣,“你帮不了我吗?”

  郁璃垂眸,睑间黑痣立现,何等魅惑,“你手书一封,我执此前去他们方才会信。”

  “……对!对!对!”容茶恍然。

  拿着笔“奋笔疾书”,她没看到郁璃眼中一闪而逝的复杂神色。

  写完之后交给郁璃,见他一扭身就不见了,容茶目露惊奇,心道要不自己拜他为师吧,这武功要是学会她便可独步天下了,何惧一个小小的顾怀安!

  郁璃走后不久顾怀安又来了,给她送了些饭菜,看着她吃下去之后才离开。

  直至深夜,郁璃才回来。

  “信已送到。”他踏着风露而回,寒凉更甚。

  一听这话,容茶立刻就精神了,“腾”地从榻上坐起,“他们说什么了?有说来救我吗?几时会来?”

  “……我未曾留下详听。”

  容茶:“……”

  合着“送信”就只是“送信”,多一点事儿都不干是吗?

  虽然是这样腹诽,但她心里是感激的,她自己也觉得很奇怪,就是莫名觉得郁璃很真诚,似乎永远也不会欺骗她。或许是他一直以来都呆呆的,又或许是他看向她时眸中才会泛起一道光。

  “谢谢你。”

  话音方落,便闻听屋外响起了一阵脚步声,整齐划一,坚定有力。

  容茶循声望去,便见外面火光闪闪,廊下人影憧憧。

  砰——

  屋门被人从外面大力推开,顾怀安含笑的一张脸出现在门口,火光映照下,容茶只觉得那笑容无比诡异,令人从脚底升起一股寒气。

  他手里端着一碗什么东西,缓步靠近榻边。

  容茶往榻里躲,手下意识伸向旁边却触到虚无的空气,郁璃不知几时又走了。

  容茶:“……”

  跑的是真快啊。

  刚想和他荡起双桨,谁知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并且片甲不留。

  “喝了!”

  “……”

  这话有点耳熟,之前陆渊白也和她说过。

  怎么这个位面的男人都喜欢逼人喝药吗?

  “别喝,里面被人下了东西。”忽然,郁璃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顾怀安似乎没有听到,依旧含义深深的笑着,将药碗往前送了送,“我耐心有限。”

  颤颤巍巍的接过,下一秒将一碗药都扣在了被子上,容茶一脸无辜的抬眸,“烫手。”

  顾怀安挑眉,似乎诧异于她竟然能开口说话了,不过他没在这个问题上浪费时间,转而让婢女又送来了一碗药。大抵是为了避免她再玩花样,这次顾怀安直接把药碗递到了她的唇边。

  她一个哆嗦,又打翻了。

  迎视上顾怀安喜怒难辨的眸子,容茶心虚的吐出两个字,“……烫嘴。”

  “你要我用自己的方法给你喂药吗?”顾怀安微微眯眼,威胁之意不言而喻。

  话音方落,他便喝了一口。

  容茶瞪眼瞧着,眼前闪过某些言情剧的画面,赶紧伸手抵住了他,“……不劳您大驾,我自己喝、我自己喝。”

  忙不迭的接过药碗猛灌了几口,她生怕顾怀安一言不合就亲上来,差点没喝呛了。

  见她对自己这么避之不及的样子,顾怀安面色微沉。

  “算你识时务……”

  心虚的擦了擦嘴,容茶心想我要是早知道你不会毒死我就不跟你墨迹了。她也是刚刚才想明白这个道理,顾怀安有无数种方法弄死她,即便真的选了毒药这种也没必要用嘴喂给她,像陆渊白那样暴力灌药不是更方便!

  是以她估摸着,顾怀安给她下的大抵是迷药之类的……

  不过,她只猜对了一半。

  迷药是迷药,只是这东西也分药效强劲与否,顾怀安喂她喝下的这碗药,让她睡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醒来,外面已经改朝换代了。

  东越国的帝王已不再是陆逊,皇七子陆渊白登基为帝,改年号为“延兴”,大赦天下。汝阳王妃顾烟微受封皇后,正位中宫,母仪天下。

  听顾怀安说起这些的时候,容茶一脸懵逼。

  这是什么神仙剧情啊?

  放屁工夫就改朝换代啦?!

  这也太随意了点吧,历史上那些“九子夺嫡”、“玄武门之变”不都是阴谋阳谋,刀光剑影的嘛,怎么她经历的这个跟闹着玩似的,就算陆渊白和顾烟微是位面男女主,可也不带这么糊弄的。

  容茶:歪?妖妖灵吗,这里有人开外挂!

  “陆逊迁往行宫颐养天年,已不足为患。”抿了口酒,顾怀安又道,“不过之前为保万一,我们已设计让你诈死,如今世上再无‘容茶’此人。”

  闻言,容茶微怔。

  我们……

  也就是说,他将自己掳走的事陆渊白他们是知情的。

  难怪之前郁璃前脚去报信儿,后脚他就带兵围住了屋子,还不放心的给她灌了迷药,许是担心她再闹出什么动静坏了他们的计划。

  至于徐文远夫妇,容茶觉得他们大抵也是被蒙在鼓里的。诈死乃是欺君之罪,陆渊白不可能完全信任别人,所以表面上透露计划,暗地里却让顾怀安出其不意抓住自己,让谢瑶夫妇误以为她真的死了。

  妈的!好坑啊!

  “顾、顾烟微呢?”爱谁当皇帝谁当皇帝,她只知道她的女主不能跑,这就叫“流水的皇帝,铁打的女配”。

  “现在宫中。”

  “带我去见她!”一提顾烟微,容茶就忍不住两眼放光。

  顾怀安打量着她,满脸一言难尽的表情,“你对烟微……是不是……”

  “不是!不是!我和她是清白的!”

  “……”

  她在说啥?

  顾怀安还欲再言,却忽闻屋外响起一道尖细的嗓音,生生打断了他的话。

  “皇后娘娘驾到!”

  语毕,容茶便见她家那位圣母女主头顶“发光的圈圈”走了进来,明妆俨雅,仙佩飘飖,含笑处朱唇淡抹,软语温柔,“妹妹,我来看你了。”

  容茶兴奋的笑着,修剪圆润的指甲“吱吱”地挠着被,心道正好,我来送人头了……

  “这几日害妹妹受惊了。”顾烟微握住容茶的手,满脸歉意。

  “受惊?”顾怀安嗤笑,“她睡的像死了一样……”

  “……”

  因为有正经事要做,所以容茶没和他逞口舌之快。

  当然了,她也不敢。

  顾烟微颇为无奈的笑着,不赞同的看了自家父亲一眼,似是在暗示他言辞不要这般无礼,转而又对容茶说,“如今风波已定,妹妹终于不必终日被困在王府,是以我和陛下商量着,你可以就此同爹爹他去……”

  “我不去!”未等对方把话说完,容茶就激动的拒绝。

  “妹妹真的能说话了!”

  早前虽然就听顾怀安提到了此事,但没有亲眼看到,顾烟微心里还是有些忧虑的,毕竟谢瑶当日曾说过,还须得服药治疗一些时日。

  不想,她恢复的如此突然。

  想到什么,顾烟微神色微变,挥退了房中的婢女,甚至连顾怀安也走了。待到房中只剩下她们二人,她方才正色道,“妹妹哑疾已愈,可是有何人帮你治过吗?”

  “不就是那位尚书夫人吗?”

  “除了她呢?”

  闻言,容茶微微摇头。

  除了谢瑶还会有谁,她根本就没和别人接触过。

  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顾烟微又道,“之前我和陛下收到了妹妹的亲笔书信,瞧着字迹的确是你写的,只是不知是何人在暗中助你。”

  “郁璃”两个字差点就要脱口而出,可容茶转念一想,这位小哥哥的存在还是不暴露的好,他行踪不定,就连陆渊白都没查清他的底细,留他在身边将来也好帮助自己,所以她不能承认这件事。

  打定了主意,容茶故作茫然的摇头,否定三连,“不知道,没写过,和我无关。”

  “这样啊……”

  顾烟微不知信也没信,总之是没再追问。

  容茶趁机旧话重提,“我可不可以不去封地?”

  “为何?”

  “我舍不得你啊。”她回握着顾烟微的手,眨着星星眼将人望着,倒是让人不忍说出拒绝的话。

  这本是她顺口胡诌的一个理由,却不想将顾烟微感动的眼泪汪汪,一副要和她厮守终生,绿了陆渊白的模样。

  见状,容茶趁热打铁,继续说,“你就让我留下吧,当个丫鬟也行啊,只要别赶我走。”

  一边说,她一边在自己的大腿上狠狠掐了一把,顿时疼得眼中泛泪,泪花儿在眼眶里一圈圈的打转,看起来好生可怜。顾烟微大抵是从未听她说过这种话,是以很是动容,颊边挂着两行清泪,“妹妹……你终于原谅我们了是吗……”

  容茶:“……”

  嗯?

  原谅什么?

  这夫妻俩背着她做了啥?!

  “当日对安远侯府出手实在是迫于形势,即便陛下不主动出击,安远侯也不会安分守己,只是意外害死了郁璃,实非我们本意。”安远侯造反是不假,他早有反心也是真的,但那个时机并不是他看中的,而是她和陆渊白设计逼迫他在那时不得不反。

  本想除掉安远侯就好,却没想到牵连了旁人。

  郁璃……

  是最无辜的。

  郁璃……

  已经死了?!

  那她之前一直见到的人是谁?别人假扮的吗?

  还是……

  鬼?!

  呼吸猛地一滞,容茶觉得自己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手脚温度瞬间褪的冰凉。

  系统识别不出郁璃的身份,她当时就该有所察觉的。

  当真是鬼,很多事情似乎就合理了。

  他每次出现,都是在日落之后,脸上半点血色也没有,而且行踪莫测,眨眼间的工夫就会消失不见,她原以为是他武功高深,却原来是鬼不是人。那次谢瑶给她施针,她疼得拼命挣扎,后来身上好像压了一块冰似的,又凉又重,当时以为是陆渊白动了手脚,其实是“鬼压床”吧。

  包括那日顾怀安要给她喂药,郁璃暗中告诉她药里被下了东西,明明是他们三个人在场,可顾怀安却好像没有听到他的声音,她当时以为郁璃用的是武侠小说里写的“传音入密”的武功,哪知道是她脑洞太大了。

  “妹妹,你没事吧?”见容茶脸色不好,顾烟微目露关切,轻轻握着她的手,“怎么这么凉?”

  “郁、郁璃……”

  再次唤出这个名字,容茶吓的牙齿都在打颤,“真的已经死了吗?”

  闻言,顾烟微垂眸,神色愧疚,“……原是我们对你不住。”

  手指都僵住了,容茶什么都没再说。

  有什么不太对劲儿……

  她是整个人掉进了系统里,所以记忆里没有这个位面任何人的存在,但根据顾烟微说的,自己从前应当和郁璃关系很要好,可初见那日,他不像认识自己的样子。她在纸上写下自己的名字,他第一次也认错了,后来才说对。

  若果真相识,怎会如此?

  见她眉蹙的紧紧的,顾烟微想着是她心里还放不下,于是柔声安慰,“妹妹,你既是不舍得我和陛下,那我今日便接你进宫,如何?”

  “……好、好啊。”

  她被鬼缠上了,去哪儿都是好的。

  走出房间的时候,容茶双腿都在哆嗦,差点连站都站不稳。

  顾烟微安排她住进了长乐宫,许是担心她心神不宁,她还特意派了春花来伺候她。

  “侧妃、侧妃,您已经在御花园转了两圈了,你到底在找什么呀?”这花园虽美,可也架不住这么个逛法啊。

  “怎么没有呢……”

  转了几圈也没发现一株桃树。

  俗话说的好嘛,要的门无鬼,先教园有桃,她想折一枝桃树挂在门口。

  郁璃是救过她没错,只是她不知道他的目的是什么,会不会像“倩女幽魂”里演的那样,采阴补阳?

  她还得留着命回家去找妈妈,不能死在这。

  “春花,你去帮我弄个桃木剑来。”小时候看那些恐怖片,无论是僵尸还是鬼都害怕桃木剑,她无意害的郁璃魂飞魄散,只要他别出来吓唬她就行了。

  “原来您是要找那个呀,简单!奴婢这就去帮您弄来!”

  “……嗯。”

  见春花答应的那么痛快,容茶心里不禁松了口气。

  谁知——

  晚些时候这丫头用手指捏着一根小小的桃木剑挂坠屁颠屁颠的跑进殿中,容茶看到差点没气得吐血。

  这么小个玩意能干啥?给鬼修脚吗?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