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武侠 → 铁锤少女展眠方辞舟全文最新章节

铁锤少女展眠方辞舟全文最新章节

林下参 著

连载中免费

《铁锤少女》是林下参所著的一篇古代武侠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武侠学院招新,江湖传闻的天才少女展眠背着流星锤出现在新生报到处。少女看起来身娇体弱易推倒,入学当日还被骗了二两银子,所有人都以为这是个弱茬。直到少女将某个臭名昭著的少年撂倒在地……众人:“打扰了...”

10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21

在线阅读

《铁锤少女》是林下参所著的一篇古代武侠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武侠学院招新,江湖传闻的天才少女展眠背着流星锤出现在新生报到处。少女看起来身娇体弱易推倒,入学当日还被骗了二两银子,所有人都以为这是个弱茬。直到少女将某个臭名昭著的少年撂倒在地……众人:“打扰了...”

免费阅读

  三人在山上待到日暮。

  太阳一落山,便又冷了起来,展眠觉得差不多玩够了,扛起‘飞霜’道:“走吧,回去了。”

  邵靖恒起身,不动声色地看了李静娥一眼,走在最后面。

  回谷时,巡逻弟子戏谑的眼神在邵靖恒和李静娥之间来回扫过,待三人走开后小声道:

  “大师兄见到美人也会把持不住?”

  “小师妹好可怜,孤零零一人在他们二人中间。”

  “你直说你心疼小师妹不成吗?”

  回屋后,李静娥默默来了一句:“邵公子不吃晚饭不会饿么?”

  那兔子全是她俩吃完的,邵靖恒除了咬了一口……

  李静娥想到此一顿,立马抿唇。

  展眠眼中闪着八卦的光芒,“静娥,你好像格外的关心大师兄啊。”

  “没有。”李静娥否认,仍然强装冷面,“随口一问罢了。”

  “噢~”展眠拉长了尾音,其中意味不言而喻。

  在山上待了一天,两人都有些乏,席地坐着休息。

  展眠一提到邵靖恒,李静娥就沉默不言,渐渐地展眠也就岔开话题,聊起别的来了。

  三日假期一晃而过,这么短的时日里,展眠和李静娥的关系比来之前亲近了不少。

  两人准备离开时邵靖恒在忙,只有展城和封雪为她们送行,李静娥心不在焉的回应着夫妇二人的话,眼角余光不受控制地搜寻想见的身影,落了个空,眉梢微有失落之色。

  向来有分寸的她不会将心事显露得太明显。

  展眠见状,心下了然,转而撒娇道:“爹,娘,我一个人在学院待着好无聊,能不能让大师兄陪我一段时日呀?”

  李静娥眼睫微颤。

  展城板起脸:“胡闹!你师兄在谷里还忙不过来呢,哪有时间陪你去学院?!”

  封雪同为女人,嗅到了那么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连忙按下丈夫的手臂,“我觉得可以。”

  展城:“???”

  展眠见好就收,挽住封雪的手臂,“娘你真好~”

  封雪道:“那你俩今日就晚些出发,等你师兄忙完,我问问他。”

  展眠连声应好,只要娘开口了,大师兄怎么都不会拒绝的。

  封雪又一脸歉意道:“要麻烦李姑娘在我们这里多待一会儿了。”

  李静娥连忙道:“夫人言重,浮霜谷很好,是晚辈麻烦你们了。”

  一想到待会儿也许会和邵靖恒同行,她的心绪就难以控制地乱了起来,其间,还有一丝她不愿意承认的期待……

  邵靖恒训练完谷中弟子,到展城这里交差,一推开门,就有四双眼睛盯着自己。

  他从容报告道:“师父师娘,今日训练已经完成。”

  展城叹了口气,朝他招了招手,“靖恒啊,过来坐。”

  邵靖恒的直觉告诉他师父有其他话要说。

  展城给封雪使了个眼色,后者放柔声音道:“靖恒,阿眠说她一人在学院里无聊,想要你陪她待一段时日,你看如何?你放心,最多待一月,久了我们也不同意。”

  邵靖恒觉得怎么安排都好,只是习惯性地直言道:“师妹不是有李姑娘作陪吗?”

  李静娥眸色黯了黯。

  他是不愿意吧。

  邵靖恒不经意扫到李静娥的神色,不等封雪回答,便又道:“听师娘的吩咐。”

  封雪松了口气,展城的神色也舒展开来,叹道:“辛苦你了。”

  展城立即提笔写了封书信,传去武侠学院,敲定邵靖恒入学一事。

  封雪给三个小辈租了马车,临行前不免唠叨几句,又塞了点银子才作罢。

  展眠在马车角落里,假装睡觉,实则耳朵高高竖起,听两人的动静。

  遗憾的是两人都是闷葫芦,谁也不肯先开口,坐得端端正正,神态动作全都一样,如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人。

  暗道了声没意思,展眠调整了一个舒适的姿势,真睡了。

  赶路一段时辰后,三人抵达盛京。

  武侠学院门口异常热闹,许多马车停靠在边上,陆陆续续有弟子进出,远远看去,全是年轻气盛的少年少女们。

  邱元宝在校门口给返校的弟子们打招呼,笑容可掬,瞧前方马车下来的是展眠和李静娥,热情地招了招手:“小姑娘们,回来啦。”

  随后下来的邵靖恒面色冷淡,轻飘飘地看去一眼,那眼神落在邱元宝身上,竟觉得有股寒意。

  邱元宝暗自揣测这青年的身份,能与展眠同道的,身份自然不普通,可是……这人怎么一副要进入学院的模样?

  他识人厉害,但不记得有这号弟子啊!

  展城写的信这会儿才刚落到欧阳冀手里,他还没来得及通知邱元宝,所以邱元宝并不知道学院里要增加一位新生,他伸手将邵靖恒阻拦在外,面色凝重,“这位少侠,虽说你气质不凡,但咱们学院还是有规矩的,非弟子不能随意进出。”

  展眠赶紧上前道:“邱老师,这是我大师兄,邵靖恒。家父已经给校长写过信了,这会儿消息可能还没传达到您手上,可否通融一下?”

  邱元宝完全愣了:“邵靖恒?”

  李静娥当着他的面点了下头。

  邱元宝当即姿势一变,弯腰作了个‘请’的姿势,十分热情道:“是我眼拙了,邵公子,快请进。”

  ‘冷面阎罗’邵靖恒,武林中年轻一辈可能不知道这名号,可像邱元宝这样的老油条是有耳闻的,毕竟是展城的亲传弟子,怎么说也跟他们有点关系。

  展城使得一手好刀,却能教出在剑道上如此出色的弟子,实在叫人称奇。

  展眠暗暗戳了下自家大师兄,小声道:“好歹是老师,给人家个面子呗,别端着了。”

  她对自家师兄的脾性再清楚不过了,师兄对她爹娘、谷中弟子、以及谷中的客人都十分客气,可对外人嘛,总是一副不冷不热的样子,并不是瞧不起谁,只是习惯如此罢了。

  邵靖恒对邱元宝点了下头,稍微缓了声色:“老师不必如此。”

  抱了一拳,算是回礼。

  邱元宝笑眯眯地看着他,不错不错,不愧是浮霜谷的弟子,气度礼教当真是极好的。

  他摸了摸八字胡道:“待会儿我便去安排邵公子的宿舍,在此之前,就麻烦你们两位小姑娘带一带邵公子了。”

  展眠眨了下眼道:“老师放心。”

  不远处路过两人,其中白衣的少年神色晦暗地看向这边的场景,抿了抿唇。

  小姑娘身边怎的多了一个男子?看起来竟还玉树临风,姿色不凡,都可以与他相比拟了!难怪小姑娘之前一直对他不冷不热的,原来是早有美男作陪。

  温明赋在他耳边小声道:“你没戏咯。”

  方辞舟从鼻尖嗤出一声,转身就走。

  没走两步,又停下,转而朝那方走去,直挺挺地拦在展眠身前。

  展眠本侧着脸和李静娥说话,转而便被一白色的人墙堵住去路,抬头,愣了。

  唇色苍白的少年正拧着眉看着自己。

  展眠下意识道:“这回我没撞到你。”

  话一说出口便后悔了。

  她与这人还闹着别扭,为何她要先开口,先开口不就等于示弱了吗?

  展眠当即小脸一冷,撇开脸。

  方辞舟眉拧得更紧了,温明赋认出了展眠身边的邵靖恒,心底一惊,赶紧去拉扯方辞舟的袖子,“走了,还在这里做什么,想挨打啊?”

  温明赋对邵靖恒十分忌惮,光是那张冷脸都足够逼得他退让三分,更别说真动起手来会是一番什么场景。

  瞧展眠这会儿冷着脸的样子,倒与邵靖恒有几分相似。

  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邵靖恒见这人堵住路,神色淡淡,没开口说什么,手却摸上了剑柄。

  方辞舟看在眼里,仍不以为意,只道:“展姑娘。”

  展眠想绕开他,可不管是往左还是往右,他都随着自己移步,不由恼道:“你想做什么,我要带师兄逛逛学院,别挡道!”

  听她软软的说出‘师兄’二字,方辞舟眼神彻底暗了下去,眸中仿佛酝酿着一场风暴。

  温明赋见势不妙,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拉他,却动不得他分毫,简直想自己溜走!

  “师妹。”邵靖恒绕到前方来,淡声道,“到后面去。”

  末了,又礼貌地补充了句:“劳烦李姑娘照看一下她。”

  “邵公子放心。”李静娥冷冷地看了方辞舟一眼,手握‘禅心’,将展眠护在身后。

  邱元宝离开去给邵靖恒安排宿舍了,看热闹的弟子无人看管,逐渐聚集在他们周围,小声议论着。

  “那位冷面公子叫展眠师妹,难不成是浮霜谷的人?”

  “除了展眠,未曾听说浮霜谷有什么厉害的人物啊,可这位公子看起来像是比展眠还厉害的样子!”

  “居然连冷美人也参与其中,简直是盛世大瓜,我今儿一定要吃到。”

  “对对对,我也要吃瓜……”

  “我寻思展眠背个大铁锤,就算对方是方辞舟,那位公子也不必把她护得这么紧吧。”

  展眠可不想大师兄和方辞舟打起来,她也猜不透方辞舟到底是个什么心思,只能道:“静娥,你先带师兄去逛逛吧,他是找我的,我留下看看他到底想说什么。”

  李静娥犹疑地看了邵靖恒一眼,展眠又去拉邵靖恒的袖子,不自觉地带了点撒娇的语气:“师兄,别打架嘛,不然爹娘又要怪我带坏你了。”

  方辞舟:“…………”

  邵靖恒一向很惯着展眠,轻睨了方辞舟一眼,向旁侧走去。对李静娥道:“劳烦李姑娘带路。”

  温明赋觉着自己待下也是多余,移步走开。

  ……

  方辞舟面色仍不好,病气的脸上有着一丝不同以往的冷意,展眠竟觉得这会儿的他和自家爹生气的时候一模一样,可他到底为什么生气啊?

  展眠不说话,方辞舟也不开口,两人就这么面无表情地看着对方,周遭弟子看在眼里都摸不着头脑。

  终于是展眠先绷不住,懊恼之色浮在脸上,“若你没什么要说的我便先走了。”

  展眠刚迈步,手便被捉住,方辞舟眼中黯色褪去,耷拉着脸道:“上次是我不对,原谅我吧,以后不会再捉弄人了。”

  展眠面色一怔。

  他竟然道歉了。

  他个子高,她又出奇的矮,他就垂着头,活像只被训了的小狗,巴巴地看着她。

  耳朵尖的弟子听到方辞舟的话,心底愕然,那煞神还会低头?果然英雄难过美人关吗?

  展眠心底软的很,听到这话,眼睛眨了下,再也没法装冷漠,仰起小脑袋,“行吧,那我原谅你了,朋友。”

  方辞舟嘴角弯了弯又压下去,心头那雀跃的小鸟飞出了天窗,他不知道小姑娘这么好哄,早知道这招奏效,何必冷战那么多天呢,他还以为赶着道歉只会讨人嫌,看来并非如此。

  方辞舟这会儿看展眠的眼神像是在看一颗摇钱树,喜欢的要命,眼神灼热,灼得展眠有点不好意思,她后退一步,“没有别的事了吧?”

  方辞舟露出了标准的温和笑容:“没有了,不过在下看展姑娘是要回宿舍,送姑娘一程?”

  展眠总觉得那笑有点儿渗人,抖了抖肩,“不必不必,师兄和静娥还在等我,我要先去找他们。”

  方辞舟眸色微沉,嘴边仍挂着笑:“在下敬仰邵公子许久,与展姑娘同去吧?”

  展眠想拒绝,触及到那略微不真诚的笑容,话到嘴边改了口:“好、好吧。”

  展眠默默摸上自己的‘飞霜’,或许必要时候用得上……她总觉得放假三日回来,方辞舟变了不少,一个表情一个眼神,都让人莫名觉得脊背发凉。

  李静娥带着邵靖恒没走多远,她知道邵靖恒心底惦记着展眠,因此故意走得慢。她偶尔侧过脸去看他,他也没任何反应,完成任务似的跟着她一起走,像一座移动的冰雕。

  李静娥心想,展眠常说她跟邵靖恒像,难道平时在展眠眼中,她也是这副不近人情沉默寡言的模样吗?

  想着想着她便忘记移开视线,邵靖恒察觉到身旁人的注视,侧过头,道:“李姑娘?”

  李静娥倏尔心头一跳,赶紧移开视线,邵靖恒见她不自在的模样,又是一阵无言。

  好在展眠和方辞舟很快赶上二人,一开口,二人之间尴尬的气氛消散了不少。

  邵靖恒淡扫跟着来的方辞舟一眼,眸中隐含冷意,方辞舟也不示弱地看回去,似笑非笑,似有电光在两人眼神连接处交汇。

  接着一行四人将学院逛了个遍,又一同吃了晚饭,才各自回往宿舍。

  第二日清晨,邱元宝早早便带来一则消息——大家已熟悉学院,陆续将有新课程开放。

  展眠回想,来学院一月有余,不过只上过轻功课和文课而已,且这两样课对她而言都有些无聊,这下有新课程她自然是很高兴的。

  当然,有人欢喜有人愁。孙昭和陆溪应对轻功课本就力不从心,这则消息出来对他们而言简直晴天霹雳,直接将他们劈在板凳上神游四方,嘴巴愕然张开合也合不拢。

  曾在盛京威风凛凛的宰相之子和兵部尚书之子,现在竟生出一丝想哭的委屈之感。

  都是自己造的孽啊!

  还未露脸的新老师托人来道,学生全都去演武堂准备上课。

  这意味着,优中差三个班要合课而上。

  “终于也能体验优班的教学模式了吗!真好!”

  “你瞎高兴个什么劲儿啊,咱们和人大佬的差距有中海那么大,不嫌丢人?”

  “能逃课么……”

  中班和差班的弟子接到消息后便议论纷纷,林坤定和楚瑞轩倒是十足兴奋,两人水深火热的关系早在上次展眠的搅和下有所缓解,如今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眼里看到了热意。

  当初他俩被分入中班时就不怎么甘心,此次合班上课更是大好良机,若他们能够好好表现,说不定老师一赏识,直接就将他们提上优班了呢!

  优班有浮霜谷小金刚,九界二公子,苍梧岛冷面仙子,随便拎一个出来都是大名鼎鼎的人物,他们若跻身进去,从此便不怕在江湖上默默无闻。

  到时辰后,三个班的弟子全都聚集在演武堂,等待老师出现。

  不多时,一道婀娜多姿的红色身影从门口走来,分明还是大冷天,这身影却露着一双麦色的长腿,踩着红黑相间的短步靴,每一步都摇曳生姿。

  细长高挑的眼尾,漫不经心的眼眸,眉峰略挑,唇色殷红。

  来者穿着红纱短衫,堪堪包裹住大腿根部,撩了撩长短不齐的发丝,风情万种地扫了众人一眼,声音婉转如丝道:“姬清月,你们的刀法老师。”

  不少男弟子捂住鼻子。

  糟糕,流鼻血了。

  展眠注意到这位装扮奇异的女老师腿间挂着一只匕首,黑色的刀身有暗红色的流纹,正觉得眼熟,旁侧方辞舟低头在她耳边道:“绛影刀。”

  原来如此。

  展眠心道,原来是曾在兵器册上见过的名刀。

  看来这位老师的来头也不小。

  姬清月将视线落在优班这处,缓缓走来,唇角勾起一抹媚人的笑:“小家伙们,没一个主修刀法的,我要怎么教呢。”

  姬清月的容颜看起来不过二十好几,叫他们小家伙实在违和,弟子们都觉得奇怪,唯有方辞舟和温明赋心底清楚她的真实年龄,温明赋撇撇嘴道:“老妖婆。”

  姬清月“唰”地将视线落过来,眸子微眯,危险地笑:“小温,许久不见,一见便想吃些苦头么?”

  弟子们又惊了。

  为啥九界那两个骗子又认识老师啊!

  还挺熟的样子!

  温明赋默默闭嘴。他怎么就不长记性,少招惹女人!

  姬清月面上笑着,眼神却是凉飕飕的,九界的两个小毛孩当真如往常一般欠收拾。

  转眼看到李静娥和邵靖恒,眸子微有满意之色,这届小辈还算是有看得过眼的。

  最后她目光落在展眠身上,定住。

  展眠抬眼,长长的睫毛扑闪,圆脸上写满了疑惑。

  老师盯着她做什么?

  接着便见姬清月眉眼一喜,唇角露出见到宝贝的笑容,两三步上前,一把将展眠抱入怀里,惊喜道:“太可爱了吧,我的干女儿都长这么大了?”

  众人:“......?”

  展眠脸闷在两坨浑/圆之中,透不过气,脸涨得通红。

  什么干女儿?她怎么不记得自己还有个干娘?

  好像意识到小姑娘被自己捂得太紧,姬清月松开展眠,眼角眉梢都是喜色,“我是你娘的闺中好友,你两岁的时候便认我做干娘了,小宝贝,快叫声干娘听听。”

  展眠……展眠叫不出口。

  不过她确实听娘说过,很久以前封家和姬家是世交,只是世道风云变幻,曾经的大家族如今提起来也没几个人记得。当然,她就是想说,这位干娘她也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

  展眠鼓着腮帮子,后退两步,一言难尽地看着姬清月。

  姬清月顿时觉得受伤,干女儿居然用这种表情看着自己!

  她一甩脸,恢复正经道:“各位自行到武器架那边挑选匕首,开始上课。”

  说罢,姬清月手指交汇,轻松拔出腿间外观精致的匕首,在手心转一圈,斜着眼走到擂台上去。

  展眠找了个地儿放好‘飞霜’,去挑匕首,邵靖恒和方辞舟同时各挑了一把递到她面前。

  “用这个。”

  “用这个。”

  展眠左右看二人一眼:“……”

  好像是不能够做选择的局面。

  她自己随便挑了把顺手的,“你们自己用吧。”

  李静娥看在眼里,只觉得邵靖恒暗戳戳地在跟方辞舟较劲,这样护着师妹的他,透着与那平静神色不一样的……反差。

  有点……可爱。

  李静娥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后,当即背过身去,惯常的冷脸露出一丝懊恼的神色来。

  众人都挑好武器,凑在擂台下方等待指令。

  姬清月左手握着匕首,右手食指从左至右一晃,停在温明赋的方向,悠悠一笑:“小温,上来吧。”

  “……”温明赋后悔死刚刚嘴碎。

  不情不愿上去,偷抬眼皮,瞄到意料之中的冷笑,头皮发麻道:“姬姐姐,您就饶了我吧,我嘴皮子爱打滑您也是知道的……”

  话未说完,刀光乍现,姬清月已闪至温明赋身后,‘绛影’刀贴着他的脸,摁出血丝,蔓延刀背。

  姬清月贴着他耳边道:“刚叫老娘什么?嗯?老妖婆?”

  温明赋此时脑中只有一个念头。

  夭寿啦!毁容啦!他的俊脸啊!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武侠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