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穿越 → 大秦上将军卫诤全文最新章节

大秦上将军卫诤全文最新章节

大秦锐士 著

连载中免费

《大秦上将军》是作者大秦锐士所著一部长篇穿越古言热血沙场的小说,主角是卫诤,全文讲述的是:卫诤无意间穿越到秦朝,还是未经过变法的大秦朝,还没等他回过神来,发现兄长就是那个推动变法的人,卫诤为了避免兄长被车裂的命运,自请命前往沙场,为大秦开疆扩土,立下赫赫威名!

10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21

在线阅读

《大秦上将军》是作者大秦锐士所著一部长篇穿越古言热血沙场的小说,主角是卫诤,全文讲述的是:卫诤无意间穿越到秦朝,还是未经过变法的大秦朝,还没等他回过神来,发现兄长就是那个推动变法的人,卫诤为了避免兄长被车裂的命运,自请命前往沙场,为大秦开疆扩土,立下赫赫威名!

免费阅读

  此时的嬴渠梁如同醍醐灌顶,立时间明白了这百多年来秦国始终不如关东六国的原因之所在。

  但即便如此,其依旧不曾生出打断卫鞅说话的心思。

  因为他明白,卫鞅的话语还未说完。

  果然,就在其这般思量着的时候,卫鞅的目光看向了渭水两岸耕耘劳作,浑身沾染着泥水的匹夫黔首。

  “秦地民众朴实厚重,数百年来始终同戎狄,义渠交战不断,尚武之风深植朝野。秦国却何以没有铸就一支攻必克,战必胜的精锐之师!”

  “这些,君上可曾知晓其中缘由?”

  听到卫鞅提出的问题,嬴渠梁的目光锐利的盯着他的面容。

  但很快的,这位秦国新君的脸上流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因为卫鞅所问,也正是他嬴渠梁想要知道的。

  袖袍一扬,嬴渠梁双手作揖,对着卫鞅躬身拜倒了下去。

  “因为自穆公而始,秦国历代国君尽皆昏聩无能,坐拥宝山而尚不自知,若是他们能寻求到类似先生这等六国之士,我秦国何至于蛰伏百年而不能兵出崤函!”

  “现在,烦请先生直言!”

  对于嬴渠梁摆出的低姿态,卫鞅不由的想起了胞弟卫诤怂恿他入秦时,卫诤对这位秦国国君的评价。

  “论嬴渠梁之胸襟,图霸小矣,其当……王天下!”

  现在,他卫鞅信了。

  “方今天下列国争雄,国立消长位兴亡根本,何谓国力?

  其一,人口众多,民家富庶,田业兴旺;

  其二,国库充盈,财货粮食经得起国家对外连年大战,更能维持天灾饥荒时救助国家民众的消耗;

  其三,民众与国府通信,举国凝聚有如臂使;

  其四,法令稳定,国内无动荡之人祸;

  其五,甲兵强盛,铁骑精良,但逢战事,将士尽皆闻战而喜,奉王命拔剑而战。

  “有此五者,方堪堪称之为强国!”

  “然……”

  不理会嬴渠梁那震惊的眼神,自顾自的阐释完对强国的定义之后,卫鞅的话语机锋陡然间一转。

  “然……目下之秦国,五无其一!”

  “地少民少,田业凋敝;国库空虚,无积年之粮;民治松散,国府对各地掌控不力;内政法令,遵循旧制;举国之兵,不足二十万,且多是先王少梁之战后战败的老弱残兵!”

  “今下之秦国,以鞅之见,隐患无穷,但有大战,便是灭顶之灾。”

  “对此,君上以为然否!”

  听到卫鞅将当下的秦国贬斥的如此一无是处,出奇的,嬴渠梁非但没有反驳,反而脸上流露出了浓浓的自嘲。

  “或许,先生说的还算是客气了,如今的秦国何止是隐患无穷,灭顶之灾那般简单!”

  “如今,六国大军正陈兵函谷关外,说出不当说的话……”

  “孤,距离成为亡国之君不远了!”

  说着,嬴渠梁脸上的自嘲消失,眼中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种浓浓的不甘。

  “但……”

  “孤王不甘!”

  说罢,嬴渠梁朝着卫鞅再次躬身一拜。

  “请先生继续说下去,嬴渠梁必定洗耳恭听!”

  凝视着眼前这位秦国新君脸上的不甘之色,卫鞅的神情亦是变的为之肃然起来。

  “治国之道,强国为本!”

  “儒家所言的王道,仁政,道家的无为,在鞅看来尽皆是虚幻之说,真若实施开来,对于当今天下纷争的九州战局而言,根本于国无益!”

  “呵呵,最为明显的一点便是……”

  此时,卫鞅的脸上出现了一抹嘲弄之色。

  “那孔子不是号称门下学子三千么,但遍数春秋天下,又有几个国君可曾重用于他!”

  不轻不淡的贬斥了于法家学术不同的儒门始祖孔子一顿之后,卫鞅转头看向身边的秦国新君嬴渠梁。

  “强国有不同的强法!”

  “就当今天下诸多强国而言,君上以为,秦国当效仿哪国以图强?”

  “魏国?楚国?齐国?”

  连着道出了三个国家的名字,卫鞅闭口不言,等待着这位秦国新君的回复。

  嬴渠梁听此一问,精神陡然一震,对上卫诤平静的目光,其目光炯炯的沉声道:“先生此言,大有深奥!”

  “但魏,齐,楚三大强国之法孰强孰弱,谁优谁劣,嬴渠梁不敢妄言!”

  “这点,望先生不吝告知!以先生之见,秦国当效仿哪国……变法以图强!”

  说着,嬴渠梁的话语微微一顿,道出了四个令卫鞅眼睛一亮的五个字。

  在深深的看了嬴渠梁一眼后,卫鞅忽然朗声大笑。

  “君上,鞅果然没有看错你!”

  “好一个变法以图强,自入秦以来……鞅等的就是君上这一句话!”

  卫鞅笑了!

  不但笑了,更是笑的酣畅淋漓。

  立身于渭水河畔,如今的卫鞅笑的像是一个目无君上的狂士。

  但在笑罢,卫鞅却是不急不慌的沉声开口。

  “在鞅看来,魏国乃强国五法中的甲兵财货之强,齐国乃明君吏治之强,楚国乃地广人众之强,但是……”

  卫鞅摇了摇头,“上述三强皆非根本强国,秦国若是效仿,则秦国社稷至多只能强一时,而不能霸一世!”

  “换做鞅是君上,绝不会效法三强!”

  听到卫鞅直接否定了他自己提出的三大强国,立时,嬴渠梁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惊讶。

  要知道,他在求贤令中已经申明,其一生的目标就是要恢复穆公霸业,东出崤函与天下诸侯一争高下。

  按照这样的目标,秦国若是能达到魏,齐,楚三国的强盛应当就满足了。

  但如今,乍然闻听卫鞅说出的一翻惊世言论,嬴渠梁便知道……自己有些坐井观天了。

  或许……

  嬴渠梁的脑海中闪过了一丝令他之前想都不敢想的念头。

  秦国为何就不能像商周一般,重整山河,问鼎天下?

  注意到嬴渠梁眼中不加掩饰的野望,卫鞅点了点头,继续堪堪而谈的讲了下去。

  “至于不效法三国的缘由吗?很简单,魏,齐,楚之法有着一个根本弱点,那就是……他们只强其表,而不强根本!”

  “魏国在文侯武侯两代时蒸蒸日上,但自当今魏国君主魏罃(魏惠王)继位,魏国每况日下。”

  “齐国是这一代强盛,但之后必然衰弱!”

  “至于楚国,呵呵,地广人多之下依旧难掩外强中干之状,最为不堪一击!”

  说到这,卫鞅想到了那个曾在自己学成下山后,于齐国稷下学宫与自己论辩的韓国王室公子申不害。

  想起当初二人在稷下学宫的约定,卫鞅不由的会心一笑。

  他的眼睛,抬头看向了韓国的方向。

  “申兄,姑且看着吧,不出十年,鞅所辅佐的秦国必然会鲸吞汝之效力的韓国!”

  收回目光,压下心中的涟漪后,卫鞅继续开口道:“即便是当下正在变法之中的韓国,在鞅看来也只是一代之强,甚至不出一代,便会呈现衰弱之势!”

  “此中根源何在?”

  卫鞅望着滔滔渭水问了一句,像是问这方天地,又像是在问询身后的年轻君王。

  “其一,变法不通彻。”

  李梩助魏文侯变法,以废井田,奖励农耕,兴旺农业为主,却疏忽了军制,吏制,爵制,国制之全面变法。齐国楚国更是……

  其二,法令不稳定,没有留下一个长期持之有效的铁律框架。”

  “前代变法,后代复辟,如此以忘,必然时兴也勃焉,亡也忽焉!”

  “有此两大缺憾,岂能永霸天下,又如何能成大业千秋?”

  卫鞅话落,闭口不言。

  但整个其立身之地,却是安静的针落可闻。

  在这个过程中,晚秋的河风拂动着二人的长袍,吹的其哗哗作响,无论是嬴渠梁还是卫鞅,尽皆没有觉察到一丝寒凉。

  许久之后,嬴渠梁慷慨激扬的声音响起。

  “先生所言不错,魏齐楚三国之法的确不足效,秦国若强,就要从根本上变法图强!”

  说着,嬴渠梁接过侍卫递来的匕首,径直割裂了自己的掌心,对着二人面前的滔滔渭水发誓道。

  “苍天在上,渭水在下!”

  “嬴渠梁对着乾坤盟誓:自今日而始,卫氏兄弟若不负秦,秦国便永不负卫氏兄弟!”

  “秦若负,国祚当二世而亡!”

  滚滚渭水中,嬴渠梁的话语真诚,坦然而果决。

  回身望着立身于渭水河畔,与自己一般无二的年轻君王,卫鞅凝视许久后……心服口服的拜伏了下去。

  “鞅,拜见君上!”

  ……

  三日后。

  秦国旧都,雍城。

  一道急促的号角声骤然响起,打破了西秦大地的宁静。

  望着地平线上被驱赶而来的一群老弱妇孺,奉逝去的老秦王赢师隰遗命坐镇旧都的赢氏宗族族老嬴正眼中一片凝重。

  “戎狄杀来了么!”

  “看来,当今君上所托付重任的六国士子卫诤……终究是失败了,只是,可惜了我秦国上万儿郎殒命沙场!”

  轻声低语了一句,作为赢氏宗族的嬴正看向了城墙上的秦军士兵。

  “做好战斗准备!”

  “若是戎狄开始功成,二三子随某死战,为了秦国,也为了我等身后的族人!”

  拔出腰间的长剑,早已年过中年的嬴正大声厉喝道。

  但就在这时,一道弱弱的声音在其耳畔响起。

  “将军,远处的来人……”

  “貌似……是我秦国的军队!”

  “不信,你看!!!”

  骤然出现的怯弱之音,顿时令打算与“来敌”决一死战的赢氏公族嬴正的气势为之一滞。

  眯着眼睛往远处细细一看,望着那迎风招展的黑色玄鸟战旗,不是他秦国的旗帜还会是谁?

  可就算如此,嬴正依旧没有放下心中的戒备。

  “小心防备,在没有彻底确定来人身份之前,断然不可大意!”

  “万一来人是戎狄前来诈城,届时,我等将有何颜面去见先王!”

  手掌按在城垛之上,赢氏公族嬴正望着不断靠近的“秦军部队”,他的心渐渐的提了起来。

  “城内之人速速打开城门,我是卫将军麾下监军景监!”

  一名秦军骑士奔驰而来,还未靠近城门,其口中发出的大喝声就已经传来。

  望着城下那名骑士的面容,坐镇雍城的嬴正心中悄然的松了一口气。

  景监这位秦王近侍,他还是认识的。

  若说那乞活军的统率卫诤背叛秦国他嬴正或许会信,毕竟,六国士子未必会与他们秦国同心。

  他嬴正可是听说,那卫氏兄弟可原本是卫国人。

  一个连母国都可以背叛的人,若是再背叛秦国,在嬴正看来根本不足为奇。

  或许,连嬴正自己都没有发现的是……

  在其内心,其始终对于卫氏兄弟这等六国士子带有浓浓的偏见。

  但是,若是有人说景监会背叛,他嬴正一万个不信。

  无他,景监这小子作为嬴渠梁的发小,可是他嬴正看着长大的。

  没有任何迟疑的,嬴正当即对着身边的秦军士兵命令道:“随我下楼,迎接我军将士入城!”

  说罢,嬴正已然一马当先的从城头走下,向着城门处赶去。

  出了城门,望着一身甲胄被鲜血浸染,浑身若有若无间释放出淡淡杀意的景监,嬴正内心不由的为之一惊。

  “老天!此子浑身的杀气,这到底是杀了多少人才形成的!”

  “这次出兵西陲,卫诤到底带领着他们干了什么,莫不是把整个戎狄部落近十几万人全部屠了吧!”

  嬴正乍舌的同时,心中有些难以置信的想到。

  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后就始终沉默不语的嬴正,景监的心中闪过一丝无奈。

  面对着这位看着自己长大的老人,景监指的硬着头皮将自己之前的话语再次重复了一句。

  “赢老,莫要迟疑,还望速速打开城门!”

  “否则,等到大军到来,将士门见到城门紧闭,必然会心生不满!”

  说着,景监用手指指了指远处铺天盖地而来的乞活军将士,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淡淡的忌惮。

  没错,就是忌惮。

  在戎狄部族的领地上经历了近数日的肆意屠戮,斩杀了十几万戎狄族人之后,在景监看来……

  诺大的乞活军军中,除却他还自家将军卫诤还算正常一点,其余乞活军的将士们根本就没有一个正常的。

  也就是卫诤凭借着强大的武力震慑住了那群连续杀戮近十日之久的杀才,否则,面对着眼前的这座秦国旧都,那群早就杀红了眼的杀才,绝对会群起而攻之。

  想到那种景象,再回头看一眼不断驱赶着戎狄女子靠近的乞活军将士们,景监的眼中闪过一丝焦急。

  “赢老,快点!”

  “否则,时间便来不及了!”

  景监脸上的焦急之色,令赢氏公族的族老嬴正一时间感到有些莫名奇妙。

  可是,当其顺着景监的目光望去,他的目光触及到那些乞活军将士们的时候……

  他便立时明白了景监焦虑的缘故。

  天啊,这真的是咸阳的那群刑徒和奴隶组成的士兵吗?

  为什么面对他们的时候,我却有一种被虎狼包围的感觉。

  只是……

  将这样的一群人放进城真的合适吗?

  若是那卫诤不能约束住自己手下的这群士兵,一旦这些沙场归来的刑徒作乱开来,那雍城岂不是要生灵涂炭。

  若是其再生出一些不该有的心思,那秦国岂不是要……

  关键时刻,对于六国士子和乞活军将士的不信任,顿时令嬴正的眼中闪过一丝迟疑。

  下一刻,其就在景监难以置信的目光中,径直对着城头上的秦军守军士兵开口道。

  “听我命令,关好城门!”

  “一切,等老夫见到这群秦军的统帅再说,否则……”

  “没有老夫的命令,谁也不能进程!!!”

  嬴正的命令一出,霎时间,雍城城头上守卫的秦军将士为之哗然,一个个望向嬴正这位赢氏公族族老的时候,尽皆面带不解。

  但最终,碍于嬴正的严令,在凯旋归来的八千余名大秦乞活军将士愤怒的目光中,厚重的雍城城门轰然间合上了。

  目露震惊的望着刚开启不久,但却因为嬴正的一道命令而骤然关上的城门,景监眼神迷茫的看向了身边的嬴正。

  “赢老,汝为何……”

  然而,不等景监的话语说完,一道浑身上下释放出浓浓杀意的黑甲将军已经驾驭着一匹通体雪白的神骏战马来到了他的面前。

  “嬴正是么?”

  “我军得胜归来,为何紧闭城门?”

  “今日,尔这老匹夫若是不给某卫诤一个说法!那么,汝就准备好面对我八千乞活军将士的怒火吧!”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