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古言 → 养个狼崽是会被亲的季青岑楚少琛全文最新章节

养个狼崽是会被亲的季青岑楚少琛全文最新章节

三千虚妄 著

连载中免费

《养个狼崽是会被亲的》是三千虚妄苏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郡守家的千金季青岑,生的明艳动人婀娜多姿,世家子弟们却都避之不及,季青岑纳闷了,她又不是洪水猛兽,怎么都这样对她,直到她那一直视为弟弟的镇北王楚少琛上门提亲后她才知道,原来都是眼前这个人动的手脚...

4.3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21

在线阅读

《养个狼崽是会被亲的》是三千虚妄苏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郡守家的千金季青岑,生的明艳动人婀娜多姿,世家子弟们却都避之不及,季青岑纳闷了,她又不是洪水猛兽,怎么都这样对她,直到她那一直视为弟弟的镇北王楚少琛上门提亲后她才知道,原来都是眼前这个人动的手脚...

免费阅读

  云陵西城的一条人迹罕至的小巷,难得聚了一群人,其中叫骂声笑声不断,还夹杂着男孩儿稚嫩的哭声。

  那是小虎在哭。

  楚少琛背靠着墙,脸上,背上,都是鲜血。

  他头发湿漉漉的垂在额头上,微微侧着头,胸膛起伏,喘 息着,但竭力挺直腰背。

  不远处的李京还翘着二郎腿坐在藤椅上,一脚踢翻一个壮汉,不耐道:“这么久了还放不倒一个楚少琛,他又不还手,你们是废物?”

  他啧了一声,敲了敲折扇:“今儿就到这吧,小爷我也看累了。”

  说完他嫌恶的看了一眼浑身是血的楚少琛,乘着藤椅,带着一群鼻青脸肿的打手浩浩荡荡出了小巷。

  小虎哭着扑了过来:“阿琛哥!哥你怎么样?”

  楚少琛脱力似的从墙上滑下来,侧头顺着李京离开的方向盯了一眼,然后回过头来低低道:“我没事。”

  “可你浑身都是血啊。”小虎声音都抖了:“哥你后来为什么不还手?你明明打得过他们的啊!”

  楚少琛闭了闭眼,眼前是一片血红,血水从额头滴下来,落入他的眼睛,他沙哑出声:“会害了她。”

  如果他还手,季青岑不知道会受到多大的诋毁。

  他没关系,从小挨打惯了的,可以忍。

  他低低喘 息了一会儿,突然听见巷子口又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

  小虎猛地一抖:“他们不会又回来了吧?”

  楚少琛也眸色暗沉的看着巷口那点儿光,他突然听见了竹修的声音:“小姐,就是这里!”

  楚少琛眸色中闪过一丝慌乱,他竭力撑起身子站立起来,对小虎说:“走……”

  于是季青岑进到这巷子里来的时候,便是空无一人的。

  她立在巷子口,看着巷子里一片狼藉,地上还洒着鲜血,她眸色一下就凉了。

  季青岑深吸一口气,声音冰冷道:“去西郊破庙。”

  季青岑乘着马车,带的人都骑了马,居然赶在楚少琛之前先到了破庙,到了以后季青岑就坐在车厢里等,紫菱小心翼翼看着季青岑的脸色,给季青岑倒了杯茶水:“小姐,您消消气。”

  季青岑接过茶杯,喝都没喝,重重往茶桌上一磕,头上金步摇颤了一颤,忽而听见外头竹修道:“小姐,楚公子……”

  季青岑撩裙便下了马车。

  楚少琛被小虎扶着,垂着头,小虎脚步一顿,他疑惑地睁开眼,就看见眼前彤色衣摆微飘,他有些僵硬地睁眼,看见的正是季青岑那张如玉般的容颜,只不过往日总是带笑的眼眸,此刻尽是凉意。

  楚少琛眼神躲闪了一下,迅速低下头去,转身想走,却因为小腿上的疼痛而踉跄了一下,随后他便觉得身旁传来一阵香风,随后他的手臂被人扶住了。

  他低头看见一只白皙柔嫩的手,五指丹蔻。

  楚少琛下意识要挣开,然而季青岑却牢牢抓住了他。

  楚少琛无措道:“衣服……”

  他浑身是血,会弄脏她的漂亮衣服。

  季青岑毫不在意地看了眼染上血的裙摆,冷冰冰道:“脏了就脏了。”

  楚少琛怔了一下,他还是第一次听到季青岑这样冰冷的声音。

  感觉到她在生气,他低着头,更加不知道怎么办了。

  “竹修,扶他上马车。”

  楚少琛有些不安的坐在季青岑的香车里,周围是淡淡的熏香气味,熏得他头有点迷迷糊糊,但他还是努力坐直身体,让自己身上的血少沾一些到季青岑的漂亮马车里。

  季青岑就这么侧头看着楚少琛努力坐的笔直,脸色越来越冷。

  “靠着。”她突然开口,把紫菱和楚少琛都吓了一跳。

  季青岑起身在楚少琛肩上点了一下,楚少琛便支撑不住的靠在了身后的软垫上。

  马车急速回到了季府,还是那个老大夫。

  老大夫看楚少琛简直都无奈了,他诧异道:“这位小郎君怎么又受了这么重的伤?”

  季青岑凉凉觑了楚少琛一眼,楚少琛还垂着眼睛,鸦睫颤着,浑身僵直着。

  老大夫给楚少琛包扎好伤口,季青岑送他出去,一眼看见怯生生立在门边的小虎。

  小虎没有受伤,但他并不敢进去。

  季青岑蹲下 身来:“方才发生了什么?告诉我。”

  小虎一五一十的把他看见的告诉了季青岑,从他看见楚少琛被威胁,到李京走后他跟楚少琛的对话,一字不落的复述给季青岑。

  季青岑咬着唇,面色微冷。

  小虎见她神色有异,有些害怕道:“季小姐,阿琛哥他总说你很好,你别他的气。”

  季青岑扯出一丝笑来,从石桌上拿了一块糕递给他,然后起身,脚底生风带起她彤色裙摆,往楚少琛屋子里走去。

  丝毫没有注意到院门口已经立了许久的孟氏。

  孟氏手中捏着的帕子微微颤着,她最终还是没有进院子,转身走掉了。

  楚少琛还在磕磕绊绊的穿衣服,季青岑便风一样的进来了。

  季青岑冷着一张玉面,楚少琛内心就更忐忑了,他也不知道想要说什么,张了张口:“季……”

  季青岑厉声打断他:“你叫我什么?”

  她平日里声音懒散而软糯,如今生气时竟也干脆利落,楚少琛听得一怔。

  季青岑上前一步,再问:“你叫我什么!”

  楚少琛愣愣道:“季小姐……”

  季青岑更生气了:“楚少琛,你应当叫我什么!”

  楚少琛漆黑的眸中闪过茫然。

  “叫我阿姐!”

  楚少琛像是被这句话魇住了似的,怔在了原地。

  “叫!”

  楚少琛张了张口,不由自主道了声:“阿姐……”

  季青岑浑身的怒气似乎都被楚少琛这一声阿姐卸掉了。

  她叹了口气,上前一步,把楚少琛揽在了怀里。

  “我等这一声阿姐,等的太久了。”她轻声道:“就算没有血缘,我不是你的家人吗?”

  “家人难道不是相互扶持,彼此依靠的吗?”楚少琛浑身僵硬地靠在季青岑怀里,听她这样说。

  “所以,不要什么都不说,什么都自己硬抗,因为你背后,还有阿姐。”

  楚少琛怔怔地靠在季青岑的怀里。

  他从未如此靠近季青岑,他可以闻到季青岑身上淡淡的香气,可以感受到她柔软的腰肢。

  楚少琛从季青岑肩上默默抬起眼。

  家人么?

  野兽也是可以和蔷薇花并肩站在阳光下的吗?

  他紧紧抿住唇,又低下了头,用额发挡住自己微红的双眼,忽然看见眼前冒出一块果脯来。

  他抬起眼,看见季青岑笑眯眯地。

  “好啦,阿姐也叫了,你以后想跟我撇清关系也没门了,从此以后谁欺负你,你就告诉我,阿姐罩着你,听见了吗?”

  她把果脯往他嘴里一塞,搂着他肩膀侧头笑着问他:“甜吗?”

  楚少琛慢慢咀嚼着,觉得果脯的甜就像是一种陌生的感觉,涌入他的胸膛。

  他觉得自己喉咙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样,点头嗯了一声,低低道:“甜……”

  季青岑安抚好了楚少琛之后,几乎是马不停蹄的就带人去堵李京。

  李京刚给自己出了口气,赚回了面子,在玉春楼宴请自己的几个狐朋狗友,季青岑让竹修打听了李京的位置,乘着车直奔玉春楼。

  季青岑让车夫将马车打得飞快,一路疾驰,马车刚停在玉春楼门口,季青岑便撩裙下了车,一手夺过车夫手里的鞭子,带着自己的亲卫,提步上了玉春楼。

  季青岑走的飞快,彤色衣裙翻飞,玉春楼很多都是云陵的世家子弟,见到季青岑本来眼睛一亮,但看见季青岑一张玉面冰冷,提着个鞭子带着一队人马,联想到方才李京在玉春楼洋洋得意的大肆宣扬,都不禁缩了缩头。

  季青岑直奔李京的包间。

  包间门没有关严,听得见里面莺歌燕舞,还有李京和他狐朋狗友的推杯换盏声,季青岑左右扫视了一圈,她的随从们便迅速把这个包间包围了起来。

  随后季青岑扬起手,一鞭子劈开了那扇虚掩着的门。

  李京正神色飞扬的给他的好哥们讲,自己是怎么带着一堆人,把楚少琛打得爬不起来,便听见门口哗啦一声响,包间的门便被猛然打开了。

  他吓了一跳,回头就看见季青岑神色冰冷,跨步进来,身后带着的随从鱼贯似的跟着涌进来。

  李京登时就有些手抖了。

  他自己刚刚做了什么自己一清二楚,但他以为楚少琛根本就不敢回去跟季青岑说,毕竟楚少琛不过是季青岑一时兴起捡回来的斗兽奴而已,玩腻了也就扔了,但他没想到季青岑居然这么快就知道了,还气势汹汹地直奔他而来!

  “你……你干什么?”李京往他狐朋狗友身后缩了缩,声音有些不自觉的发颤。

  季青岑扫视了一圈,冷声道:“除了李京之外,不想死的都给我滚。”

  狐朋狗友里有不服气的,站出来道:“季青岑,你好大的胆子,你知道我们老子是谁吗?你就敢跑到这来跟我们撒野?”

  季青岑弯唇笑了一声,她笑起来的时候极美,但在此刻的李京眼里,季青岑就如同一个美艳的女鬼一般可怕。

  “那你得问问你们那个好兄弟李京,出手之前知不知道楚少琛是谁。”

  她眸色凌厉的盯着李京,赫然喝道:“楚少琛是我季家义子!我倒要问问李京,谁给你的胆子跟我季家撒野!”

  屋内死一般的寂静。

  这些人做梦也没想到,前两天的楚少琛还是地位卑贱的斗兽奴,今日就成了季家的义子。

  不知谁干笑了一声开口道:“季小姐,都是误会……”

  “不走是吗?”季青岑抬眼望去,勾了下唇角,轻笑道:“那就都别走了。”

  “我走!”方才那人登时大叫道:“我走我现在就走!”

  方才还打算跟李京统一战线上的纨绔子弟们,顷刻间从屋内消失了,李京左拦右留也留不住一个,最后只能孤零零的靠着墙,脸色难看。

  季青岑一扬手,门就被关上了,旁边有人替她拉出一张玫瑰椅,季青岑撩裙坐下,动作散漫而优雅,丝毫看不出方才的凌厉。

  她斜靠在椅背上,鞭子轻轻在手上敲着,斜睨了李京一眼,李京便有些腿抖了。

  他干笑了一声:“季小姐,你看,要不我去给楚公子陪个罪?”

  季青岑随手拿起桌上的干果拿在手上抛着玩:“赔罪嘛,肯定是要的。”

  她笑了一下:“但在此之前,我问李公子几个问题。”

  李京打起精神道:“季小姐您问,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季青岑嗯了一声:“李公子白日里带了多少人啊。”

  李京小心翼翼道:“没……没多少人……”

  “别紧张,说个数。”

  “也……也就十多个人……”

  “我怎么感觉不是呢。”季青岑侧头问:“竹修?”

  竹修从她身后站出来:“少说得有三四十个。”

  李京脸色一白,辩解道:“你胡说什么!哪有那么多!”

  季青岑一扬手,手里的干果就正中李京脸颊,打得他叫了一声。

  “我的人有没有胡说,用不着你来说。”

  李京不敢出声了。

  季青岑又道:“李公子在巷子里待了多久呢?”

  这会李京老老实实道:“一个时辰……”

  竹修点点头,从巷子到季府往返,差不多是这个时间。

  季青岑嗯了一声,从玫瑰椅上起身,甩着手里的鞭子走上前,笑眯眯道:“李公子,赔罪呢,肯定是要的,但是还有一件事,还需要李公子配合一下。”

  李京艰难道:“季小姐何事?”

  季青岑往旁边让了一让,李京便觉得面前一黑,就被个大黑布袋子给罩住了。

  季青岑收敛了笑意,冷冷道:“打晕了从后门运出去。”

  季青岑回到家的时候,季凌云就冲了过来:“小姑,听说你跑到玉春楼去闹事了?”

  季青岑拿鞭子敲他脑袋:“闹什么事!我去办正事了!”

  季凌云好奇道:“你把李京怎么了?废了?”

  “差不多吧。”季青岑随意道:“明天你就知道了。”

  她往楚少琛屋子里瞄了一眼:“阿琛睡了吗?”

  “睡了。”季凌云毫不在意道:“你走之后就睡了。”

  季青岑折腾了一天也是很疲惫,她嗯了一声,把手里的鞭子给季凌云一抛,袅袅娜娜回院子去了,季凌云啧了一声,把鞭子也一抛,抛给了竹修,也回院子了。

  院门口的墙角处,楚少琛怔怔地立在阴影里。

  他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感受,只觉得胸口处涨涨的酸涩。

  他侧过头,看见季青岑的院子里亮着微微的灯,是暖暖的橘黄色。

  楚少琛想,他得做点什么报答她。

  第二天,李京在城西的巷子里被发现了。

  鼻青脸肿,惨不忍睹。

  李家家主,季白的同僚老将军知晓了李京做的混账事,又把李京痛骂了一顿,亲自带着这个顽劣的孙子到季家道歉。

  孟氏也没有过多追究,毕竟老将军是个正直诚恳的人,两家又是那么多年的世交,彼此之间的为人都十分了解。

  楚少琛则又养了一阵子的伤。

  期间季青岑不时过来看她,楚少琛也不会像之前那样躲着她了。

  等他差不多能下地了的,有一日清晨,楚少琛刚起床走出屋子,便看见有个老嬷嬷站在院儿里。

  他微微皱了下眉,依稀记得这是孟夫人身边的林嬷嬷。

  林嬷嬷看见他出来了,礼数周到的给楚少琛见了个礼,慈祥道:“楚公子,夫人请你去前厅用饭。”

  孟夫人吗?

  楚少琛手心有些微微出汗,他点头,跟着林嬷嬷出去,出了院门,正看见季青岑也才从院子里出来。

  她穿了件妃色的曳地长裙,袅袅娜娜地走来,看见楚少琛,便露出一个明艳的微笑。

  “阿琛。”她招招手,楚少琛抿了抿唇,看了林嬷嬷一眼,有些不自然的走到季青岑身边。

  季青岑习惯地摸摸他头,笑眼弯弯地问他:“昨晚睡得好吗?”

  楚少琛略略抬起眼,嗯了一声。

  季青岑板起脸:“今天阿琛没叫我阿姐,阿姐不高兴了。”

  楚少琛看了一眼林嬷嬷,犹豫了一下,低低道:“阿……姐。”

  季青岑听见他叫阿姐,就笑弯了眼:“阿姐昨天也睡得好。”

  她笑道:“你看阿姐是不是比昨天更漂亮了?”

  楚少琛被她这句话逗得唇角勾了一下,瞬息便压了下去。

  季青岑也看见了林嬷嬷,有些诧异道:“嬷嬷是要带阿琛去哪儿?”

  林嬷嬷恭敬道:“是夫人叫我带楚公子去前厅用饭。”

  季青岑怔了一下。

  阿娘不喜欢楚少琛她是知道的。

  她本来还想着等楚少琛伤养好了,什么时候能化解一下阿娘对楚少琛的偏见,没想到阿娘根本就不等她想出对策,直接就先下手为强了。

  季青岑故作自然地拍拍楚少琛的肩膀:“没事,就是吃个饭而已,别紧张,有阿姐呢。”

  楚少琛抿着唇,目光隐约追随着季青岑的背影。

  他其实不用她保护。

  但楚少琛真的是很紧张。

  这一路上季青岑叫了他好几次他都在出神,搞得季青岑也跟着提心吊胆的。

  阿娘总不会……把他赶出去吧……

  一行人走到前厅,季凌云已经到了,季白和季青岑的大哥季霄因为公务繁忙,连日宿在营地,因此这些天都是祖孙三人在前厅吃饭,今天还是楚少琛第一次正式被叫到前厅来。

  季凌云十分不满道:“小姑你怎么才来。”

  话还没说完,他看见了季青岑身后的楚少琛。

  他吓了一跳,指着楚少琛道:“他他他怎么来了?”

  “你能来他怎么不能来?”季青岑戳了他一下:“还有,你得叫小叔知道吗?”

  季凌云苦了一张脸。

  “好了。”孟氏柔柔出声:“饭菜要凉了,大家快坐吧。”

  四个人在前厅落座,饭菜很丰盛,但多了一个人,氛围却很诡异。

  季凌云在桌子底下踢季青岑,用眼神问她怎么回事,季青岑瞪了他一眼,叫他专心吃饭。

  而楚少琛垂着眸,只喝面前那碗鱼片粥。

  他手心里汗涔涔的,勺子快要被他捏碎了。

  “喜欢喝鱼片粥吗?”正坐在他对面的孟氏柔柔开口道,却给底下三个小孩都激灵了一下。

  季青岑和季凌云不约而同地看向楚少琛。

  楚少琛把勺子捏的更用力了。

  他定了定神:“鱼片粥很好喝。”

  孟氏就笑了:“是我自己做的。”

  季青岑迅速给楚少琛传递信息:“阿娘最拿手的就是鱼片粥。”

  孟氏宠溺的看她一眼,略有遗憾道:“不知道是不是随根,家里从婠婠的父亲,到凌云,没有一个人喜欢吃鱼,倒让我没什么用武之地,不过幸好你来了。”

  她柔声道:“你喜欢喝的话,叫林嬷嬷再给你盛一碗。”

  楚少琛眼里划过一丝惊讶,有些不自然道:“多谢夫人。”

  季青岑也有些讶异,她看着孟氏,感觉有什么东西要呼之欲出。

  一个小插曲过后,明显饭桌上的气氛要缓和了许多,季凌云吃饭从来不老实,大了也一样,几个人放下了筷子,准备要走的时候,却被孟氏叫住了。

  “我给老爷去了一封信。”她柔声道。

  季青岑的心一下提了起来。

  她看了楚少琛一眼,发现他也在看她,眸色沉沉,看不清情绪。

  孟氏接着道:“老爷和阿霄这些天很忙,一直都耽搁了,所以我选了几个好日子,办个迟到的宴席,给阿琛接风洗尘,你们觉得怎么样?”

  楚少琛眼中划过不可置信。

  他本来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他以为……

  他怔怔地看着孟氏,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直到季青岑开心地敲了他一下,他才反应过来,回头愣愣地看着季青岑。

  等他回过头来就知道说什么了。

  “谢谢您。”他低声道,眉眼中藏了些许的欢欣。

  但楚少琛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欢欣什么。

  三个人从前厅出来,就决定出去庆祝一下,季青岑脸上是藏不住的笑意,楚少琛也难得眉眼间略有舒朗,只有季凌云郁郁寡欢。

  “我不想叫小叔。”他郁闷道:“我头顶有个小姑还不够吗?”

  “你可以换个思路。”季青岑笑眯眯地揽住季凌云:“你多个小叔不就多个人罩你吗?”

  她对着楚少琛眨了眨眼睛:“你小叔多能打你还不知道?”

  楚少琛眸色沉沉地看她。

  季凌云不满道:“我也很能打好吗?”

  季青岑笑了:“要不你俩打一架了,谁输了谁叫小叔?”

  季凌云瞟了一眼阴郁的楚少琛,嘟囔道:“算了,小叔就小叔吧。”

  他说着给楚少琛做了个作揖,拖长声音道:“那就麻烦小叔以后罩着我啦。”

  他抬起头,然后就看见楚少琛一贯沉沉的目光里带了些嫌弃。

  他愣了一下,指着楚少琛愤怒地大喊大叫道:“小姑你看他!”

  楚少琛是真的嫌弃。

  因为季凌云他真的很弱……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