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穿越 → 六零之反派的姨妈容姝姑娘全文最新章节

六零之反派的姨妈容姝姑娘全文最新章节

容姝姑娘 著

连载中免费

《六零之反派的姨妈》是容姝姑娘所著的一篇现代穿越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21世纪娇娇女陈婉娇,意外穿越到六十年代。吃不饱穿不暖,还有一个小反派要养。爹没有,娘没有,极品亲戚似豺狗。人人都想把她当柿子捏,她先用武力和脑力把这些人捏爆了,再和帅气的小哥哥一起领着村民发家致富...

11.9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21

在线阅读

《六零之反派的姨妈》是容姝姑娘所著的一篇现代穿越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21世纪娇娇女陈婉娇,意外穿越到六十年代。吃不饱穿不暖,还有一个小反派要养。爹没有,娘没有,极品亲戚似豺狗。人人都想把她当柿子捏,她先用武力和脑力把这些人捏爆了,再和帅气的小哥哥一起领着村民发家致富...

免费阅读

  陈婉娇前世看过不少抗洪抢险的新闻,十有八九都是一下不停的大雨引起的。她悄悄的自己的担忧跟钱芳华说了。

  钱芳华这会儿正和她一起用炭盆子给牛蛋烤尿布,听了这消息好笑的问:“感情你这今天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就担心这个啊?”

  “那能不担心吗?这么大雨呢,孙驰他们都让大队长叫去干活了,队上肯定也担心的吧。”这是下雨第二天的事情,孙驰屋里,和陈婉娇一批的郑凯还感冒了。

  “把心放肚子里吧,这才哪到哪呢,安姚县前些年才改良了河道,去年连着下了十来天都没事呢,只要不是大暴雨,洪水就出不了河道,不过河边是万万不能去的。”

  看陈婉娇啥都不懂,钱芳华又跟她讲:“男人们是去清理排水沟,这么大的雨,田里地里的排水沟要是堵了,几分钟就能把包谷和谷子祸害了。你没见屋里大家都挺高兴的,那是因为这雨虽然大,但是没吹风,去年大风大雨的,包谷和和谷子一片片的倒,女人们就要去竖起来,冒着大雨,不知道折腾病了多少人,就算没病的,也瘦了好几斤。”

  钱芳华说得心有余悸,陈婉娇听着都害怕:“难怪她们心情这么好呢。”

  “倒也不仅仅是这个原因,这雨再下几天,山里就出菌了,不缺吃的自然就高兴。”

  “不是说不敢吃么?”她还记得前些天听她们说捡到鸡枞不敢吃的事情。”

  “那会儿是雨水不够,等雨下透就没事了,不过你这带着牛蛋,估计是上不了山了。”钱芳华又和陈婉娇讲安姚县这边的特产,雨季的野生菌就是一种,虽然现在没什么营养学,但野生菌的美味吃过的人都知道。

  知青们来下乡,有的是实在没办□□到自己了,有的却是像钱芳华一样不上不下爹不疼娘不爱的。前者还好,家里惦记着,一年也能寄点东西过来,像钱芳华她们这样的,就真的是难熬了,不过钱芳华她们也不是完全没办法。

  “这也是从其他地方的知青那里听来的,拿这些乡下特产去城里换些紧要的东西。”钱芳华给陈婉娇传授经验,像她这样的,虽然在家里没地位,但好歹是念过书的,同学不少,那么多同学里,总有那么一个两个是家境好的。

  “联系上人,寄东西过去,再说说想要什么,人家给你寄过来。城里吃菜要抢供应,抢不到的时候,半碗咸菜都要吃几天,我们缺票,这也是互利互惠的事情,而且大家都是同学,相互寄点东西,也没人找麻烦。”

  陈婉娇没想到还有这种操作,不得不说,聪明人哪里都有啊。

  “那就不怕寄过去了人家不寄东西过来?”

  “第一次少寄点,不成就另外找人,总能找到的。”钱芳华没告诉陈婉娇,她一开始“交换”的那家,就是大嘴巴子,把事情告诉了她爹娘,她爹娘知道她不仅给家里寄东西,还给被人寄东西以后,写信大骂了她一顿,后来她又托关系找了一家离她爸妈远些的,也是那时候,彻底和家里冷淡了下来,干脆什么也不给他们寄了。

  陈婉娇想到研究所家属院对原主好的那些人,他们对原主是真的关心。说势力些,这些人的地位可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哪怕不图人家什么,处好关系总是好的,在原主的记忆里,研究所因为远离人烟,哪怕工资高,但也是十分缺蔬菜的,农村人稀罕的罐头反而是他们吃腻了的东西,她也可以跟钱芳华学一学。

  不过,有牛蛋在,还真上不了山啊。

  “那到时候我用钱票和村里人换一些,他们能不能换给我。”

  钱芳华想到陈婉娇寄出去的那一大堆信,点点头:“那肯定能。”

  钱芳华说得没错,一直到三天之后大雨停了,洪水还真没出村口小河的堤坝,雨一转小,知青和村民们就迫不及待的背着背篓上山了。

  陈婉娇虽然很感兴趣,不过看着怀里好不容易长了点肉的牛蛋,完全舍不得带去受罪,要是病了那可不得了。

  她不上山,也是有事情做的,一大早孙驰拿集体的钱票在村里换了一条腊肉回来交代陈婉娇:“你在家把窝头蒸上就成,菜等我们回来煮菌子汤,保管你喜欢。”

  陈婉娇虽然讨厌做饭,但集体生活,没人有义务谦让你。好在她聪明,学上几次,也能做熟,菜是做得不好吃,但窝头除了造型难看些,味道还真不错,这得利于她力气大,和面揉得透。

  今天原是没有轮到她做饭的,但大家去捡菌子,烤干了也是要留一部分集体吃的,她去不了,自然要接过做饭的活。

  陈婉娇对此也没意见,牛蛋这孩子是真的机灵,平时大家都在的时候,他大多数时候都是乖乖巧巧的,大家走了,只剩他和陈婉娇,这孩子就显露出调皮的属性来。

  九个月的孩子刚会爬,陈婉娇做饭的时候在知青院里铺一块草席子,大门一关,就让他在草席子上爬,隔着门和他说说话。可这小调皮居然趁陈婉娇背着他和面的时候,悄无声息的进了厨房爬到水缸后头去,陈婉娇见他不出声了跑出去看,一看娃没了,吓得满院子找,最后找到厨房,这家伙爬出来队长她咔咔笑。

  “你这混小子,难怪以后那么出息呢,这么点就使坏折腾姨妈,看姨妈不打你屁屁。”陈婉娇把他抱在怀里,装凶巴巴的说,这孩子一听要打屁屁也不怕,乐呵呵的伸出手抱着陈婉娇的脸就亲一口,亲完了叫个不停:“麻麻,麻麻麻麻,麻麻。”

  陈婉娇被她逗得哭笑不得,可算是明白什么叫慈母多败儿了,这么可爱的孩子,谁舍得下手打呢,也就顾家和赵红梅那一家铁石心肠的了。

  十一点多的时候,孙驰回来了,背上的篮子满满的,手里的尼龙绳网兜里还提着一兜。孙驰把兜子递给陈婉娇:“陈知青,你去后头菜地里摘几个南瓜叶子回来洗干净,等芳华回来了叫她做,她煮的菌子汤最香。”

  放下篮子,孙驰就风风火火的拿着洋铲和竹扫帚去干活。等陈婉娇在后院水井洗完菌子背着牛蛋回来,就看见几个男知青在给孙驰帮忙,墙角哪里已经用前些天孙驰做的土基砌起来个一人高,一米宽的小房子,孙驰在砌第二个了。

  “这是干嘛?”见钱芳华跟着她进了厨房,陈婉娇问。

  “砌两个小烤房烤菌子呢。”

  陈婉娇烧火,钱芳华教她做菌子汤:“煮菌子火要大,蒜头要放的多。”陈婉娇就看着钱芳华把腊肉翻炒了几下,加了几大瓢水进去烧开,再把陈婉娇洗干净撕好的一盆菌子全倒进去煮,除了蒜头和青椒,花椒,也没放别的东西,但是十几分钟以后,滚锅的菌子越来越香,馋得人口水都要掉下来了。

  “七,七,七。”

  “嘿,看牛蛋这个小馋猫,都叫菌汤馋得会说吃了。”睡在陈婉娇隔壁的席子敏一边把菌子挨朵放在篾盘上,一边乐得哈哈笑,其他人也笑得不行。

  农闲捡菌子的日子持续了六七天,陈婉娇每日里就做饭,看看烤菌子的火,有两个懒散小气的知青对陈婉娇不上山却能一起吃菌子这事颇有微词。不过没闹到陈婉娇跟前就让孙驰压下了,那几个往年也一样,不爱上山,但他们做饭是真的凑合,陈婉娇就不一样了。她虽然炒不好菜,但是煮汤方便啊,只要用心,煮出来就好喝,腊肉吃完了陈婉娇看菌菇汤不放肉不好吃偶尔还会给他们贡献几块属于自己的油渣呢。

  陈婉娇本来没在意,但她没想到,还没出雨季,她竟真的和知青点爆发了难以调和的矛盾,让她不得不考虑居住环境的问题。

  这事要从陈婉娇她们屋里说起,五个女知青,陈婉娇,钱芳华,席子敏,徐娜娜,刘抗美。席子敏家里条件不错,性格大气,还喜欢小孩,她跟钱芳华两个是和陈婉娇处得最好的。

  刘抗美这人自卑,爱占小便宜,又有点墙头草性质,席子敏和钱芳华都不爱和她相处,她就跟掐尖要强的徐娜娜关系好。

  前边说的不爱上山的人里边,徐娜娜就是一个,她这人好吃,也不是什么毛病,但加上心眼小就有事了,成天看着陈婉娇给牛蛋煮大米鸡蛋粥,吃油渣,是不是还吃点罐头饼干,她是眼馋得不行,没人的时候,陈婉娇也给过她一两次,但多的是不给的。什么年代说什么年代的话,规矩在那里呢。

  有一天陈婉娇开罐头给牛蛋煮粥,孩子在外头摔哭了她急着去看,罐头就放在桌子上,刚回来的徐娜娜闻着越来越香,忍不住就偷吃了两口,被席子敏给撞见了。这位心直口快,刚来的时候还在公社被偷过钱包,最是见不得小偷小摸,当场就嚷嚷,两人吵起来。

  这事闹得整个知道都知道了,虽然后来陈婉娇息事宁人了,但徐娜娜丢了大脸,把陈婉娇和席子敏都记恨上了。

  陈婉娇是太平盛世长大的,舍友吃口东西这事她也不是不能忍受。过了就过了,没放到心上,但从那天起,她夜里给牛蛋把尿,泡奶粉,徐娜娜就弄出声音表达不高兴,有时候孩子刚睡着又给吵醒了,时间长了,她心里也烦了,开始考虑要不要搬出去。之后的事情更让她下定决心了。

  这天陈婉娇照常趁着中午大家歇息的时候,把睡着了的牛蛋请钱芳华看着,她则端着衣服去河边洗,远远的就听见河边上有人在骂她。

  “你们是不知道那个害烂肠瘟的小J人有多欺人太甚,她那个短命鬼妹子就是个干啥啥不成,吃啥啥不剩的,自打嫁进了我家,就没有出过一天工,连衣裳都要我这个老婆婆来洗。这样的姑娘谁家愿意娶,我是不同意的,可她自己稀罕我儿子,不要脸的勾了国庆的魂,又倒贴着要嫁进来,我这被儿子逼得没办法了才松口。

  从她嫁进来我家,我可从来没有磋磨过她,整日里好吃好喝的伺候着,她自己命不好死了,这当姐姐的来抢孩子抢钱,人家后头有人,按着我们头说害死了她妹子,我们斗不过人家,我真是肠子都悔青了,娶了这么个丧门星,叫我儿子成了二婚头。”

  顾婆子衣裳也不洗,坐在河边的石头上唱大戏一样说得吐沫横飞,一开始还有几个和她一样的碎嘴婆子附和她,可后来有人回头看见陈婉娇正在那站着呢,一下子尴尬的不行,也不敢出声了,只敢给旁边的人使眼色,偏偏顾婆子自己骂得太投入了,愣是没发现半天没人搭理她。

  都说臭味相投,能和顾婆子聚在一起的,本来也不是什么好人,顾婆子以前可没少和她们显摆自己三天两头吃糖吃肉,憋着气的妇人们这会儿乐得看笑话,还是顾国庆的大伯娘看不过拉了她一把。她是早就不想听这个脑袋有坑的妯娌在这叨叨了,奈何她是最先来这里的,赶上今天天气好洗床单,一时半会的也洗不完,这才被迫听了一中午的垃圾话。

  “说够了没,说够了快回家歇着去吧,这大中午的,太阳不晒啊。”

  见顾婆子还想反驳,干脆扬声喊了一句

  “她大姨来给牛蛋洗衣裳啊,快过来这边有位置。”

  顾婆子回头见了陈婉娇,一下子就炸了。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自打赵婉蓉的东西吧陈婉娇搬回来以后,顾国庆家就没有消停过。

  这家人骨子里都是铁公鸡,让他们把吞进去的东西再吐出来,无异于割了他们的肉。

  单是陈婉娇知道的,搬东西那天起,顾国庆家和赵有富两家都在打架。

  先是他们自己人闹。顾婆子和顾桥生打了一场,不是以前那种顾桥生单方面的动手而是两人厮打,顾婆子拿着扁担就往顾桥生脑袋上砸,顾桥生也下了狠手,把顾婆子一顿狠揍,要不是顾国庆拉着,搞不好会打出人命来。

  赵家那边牛小翠夫妻和赵红梅母女闹了一场,最后被赵有富按下了。这些都是钱芳华从外头听说了以后回来讲给陈婉娇听的。

  这两家刚开始还因为怕劳、改,被大队长警告了一番,害怕了,只敢自己闹。哪怕他们在背地里都给陈婉娇扎小人了,也不敢闹到陈婉娇面前吗,今天也不知道是中了什么邪,不仅在背后骂得凶,这被当场抓包了当面就想开撕。

  “看什么看,黑心烂肝的小J人,老娘骂的就是你,别人怕你我可不怕,老娘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才娶了你妹子那个丧门星短命鬼,吃了老娘的东西看你哪天害烂肠瘟去地下跟你那死鬼爹娘妹子做伴。”

  顾婆子嘴上骂得难听,还想过来厮打陈婉娇。有个有钱的儿媳妇倒贴她家,她不知道多得意。赵婉蓉要面子,懒得和她吵,她闹起来的时候赵婉蓉最常做的事情就是拿钱堵她的嘴。别看家里的大钱在顾桥生那里,顾婆子单靠这些“买清净”的钱都富得流油,连一直看不上她的娘家嫂子都捧着她,还不用下地干活。

  眼下这些钱都没了,不管顾桥生怎么威胁,她都咽不下这口气。

  但是她糊涂,她妯娌可不糊涂,两老没去世的时候,他和顾桥生夫妻可是一个院子里住了大半辈子,对那人的德行了解得很,要不是自个儿屁股不干净,咋可能把东西还回去,再加上到底是亲戚,牛蛋娘的事情她也有些怀疑,所以这才拦着顾婆子。

  顾婆子一家是死是活跟她没啥关系,反正一直也是两看相厌的,但谁叫她倒霉跟这样的人做了兄弟妯娌,要真有什么事还不得连累他们一家。

  “陈知青,你别理会她,她就是想牛蛋了心里不爽快瞎嘞嘞。”顾大嫂子一边说一边还掐了顾婆子一把,小声的在耳朵边上劝道

  “你是不是忘记前两天打架的事了,真惹出事来也不怕国庆爹揍死你。”

  若是往日,顾大嫂子这样劝,顾婆子哪怕不高兴,但是因为对顾桥生的惧怕,立马就怂了。可今天不同,她这次委屈受大了,又自认为把柄已经没有了,就想拿着陈婉娇出气呢,顾大嫂子没拦住她不说,还被她推了一把,一个扑趴跌到了地上。

  “用不着你假好心当好人,老娘我今天就要撕了这小J人,谁拦着我一块收拾。”

  如果之前的陈婉娇,见了这个阵势,说不准还真会怕,只能撒着脚丫子跑,可这会儿有武力值傍身,陈婉娇再见到这样的场面,居然生出一种“原来这就是泼妇骂街啊,果然是不讲究极了”的念头,半点没把顾婆子要动手这件事放在心上,反而更生气她嘴里不干不净的咒骂。

  “贱人骂谁?”陈婉娇一把擒住对方挥过来的手,开口就是这个时代人理解不了的梗。

  “贱人骂你!”

  “哦,原来是你这个J人在骂我啊,我看你这嘴实在是不干净,免为其难的帮你洗一洗吧。”

  陈婉娇话音刚落,按着顾婆子的脖颈骨就把人按倒在水边,嘴里说着“我妹妹性子好,受了你那么多磋磨,,天天被你骂扫把星短命鬼也没帮你洗嘴,这一下是帮她洗的。”说完就把顾婆子的头使劲按在水里,顾婆子手脚并用的挣扎着想爬起来,然而她脖子卡着丝毫不动,倒反是折腾得呛进去更多的水。

  过了好几秒种,陈婉娇才把顾婆子给提起来,没等她喘完气,说了句“这下是帮牛蛋洗一洗,省得你见天骂他夹树丫巴。”

  陈婉娇是问了人才知道,原来在解放以前,这边的婴儿死了之后是不兴下葬的,都是到“娃娃林”去找一颗树,把裹着被子的尸体放到树的枝丫里,“夹树丫巴”就是咒小孩子短命,长不大。

  这本来是骂人的话,农村里很多喜欢打骂孩子的爷奶经常这样子骂晚辈,但陈婉娇极其不喜欢这样的骂。别人骂晚辈,可能只是一时口头禅改不掉,没有别的意思,但是她能听出来,顾婆子骂牛蛋,那是真的巴不得牛蛋早夭才好,在陈婉娇把东西拿回来以后,她对陈婉娇姐妹的憎恨已经迁怒到恨不得牛蛋和她们一起去死的地步了。

  村里的妇人打架是经常有的事,但谁也没见过这样的场面,一个个吓得过了几十秒才反应过来,连忙手忙脚乱的拉架。

  “陈知青陈知青,这可使不得,你别和这老婆子一般见识,要是真淹死了她,你还得给她偿命呢,不划算。”

  “对啊牛蛋她姨,你想想孩子,想想孩子,饶她这一回,”

  陈婉娇只是想教训顾婆子一下,并不是真想把她怎么样。见有人来拉架,就把她提起来,大伙儿刚刚松了口气,就见陈婉娇掐着顾婆子的脖子,直接把人单手抬得脚离地,在顾婆子耳朵边上说了句什么,这才把顾婆子丢到地上,端起脚边的盆,自顾自的到河边洗衣裳去了。

  一群妇女呆若木鸡,只剩下顾婆子咳嗽和陈婉娇洗刷衣服的声音。

  顾婆子缓过气来后,一句话也不敢说,匆匆忙忙的跑了,仿佛陈婉娇是恶鬼一样。

  事后顾婆子去找了大队长,不知道大队长说了什么,反正是没闹到陈婉娇跟前来,陈婉娇也懒得管。只要顾婆子被吓住了不来她跟前打转,陈婉娇也懒得理她。可是她到底是低估了顾婆子找事的能力,她确实是不到陈婉娇跟前打转了,改成了专挑陈婉娇不在知青点的时候来指桑骂槐的骂街。

  天天有人堵在围墙外头脏话连天的骂,那谁能受得了,哪怕这不是陈婉娇的错,但受到牵连的知青们还是对她意见更大了。徐娜娜和刘抗美首当其冲,还有个隔壁屋的华小柒时不时的在背后挑拨离间,一下子知青点的关系就紧张起来,发生了好几次吵嘴。

  这天早上,陈婉娇一早起来给牛蛋煮粥,牛蛋醒了没见人,张嘴就哭,睡在钱芳华隔壁的徐娜娜就受不了了。

  “烦死了,这大早上的能不能让人好好睡个觉啊,白天吵晚上吵,再吵下去知青点都成菜市场了。”

  “对啊,陈知青倒是好,从顾家拿了一大笔钱,好吃好喝的待着,也不用下地干活,可我们都是要上山下地的,白天被人骂街吵,晚上被孩子吵,这天长地久的,不是要人命么,折腾出病了,也不知道陈知青给不给出医药费。”这话是隔壁听见声响的华小柒过来说的,一张嘴全是酸味。

  其他人没说话,但是除了钱芳华也没人出来劝,显然也是赞同这话的。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