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古言 → 我靠种花独宠后宫楚妗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我靠种花独宠后宫楚妗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菌丝木耳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楚妗的小说名是《我靠种花独宠后宫》是由菌丝木耳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言甜文。主要讲述的是:楚妗做了十五年的农家女,在及笄的时候却被告知自己是国公府失散多年的嫡小姐,后来被接进府中,只是府中早已有了一位大小姐,她的处境并不是很好,再后来她被赐婚给了花儿们嘴中的“断袖”太子。众人皆等着看她的好戏,一辈子守活寡。等呀等,等到后来她入主中宫,成为天底下最尊贵的女人。

1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21

在线阅读

主角是楚妗的小说名是《我靠种花独宠后宫》是由菌丝木耳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言甜文。主要讲述的是:楚妗做了十五年的农家女,在及笄的时候却被告知自己是国公府失散多年的嫡小姐,后来被接进府中,只是府中早已有了一位大小姐,她的处境并不是很好,再后来她被赐婚给了花儿们嘴中的“断袖”太子。众人皆等着看她的好戏,一辈子守活寡。等呀等,等到后来她入主中宫,成为天底下最尊贵的女人。

免费阅读

  只是……

  她为难的翻了几下书,她不识字呀!她自小生活清贫,能够勉强填饱肚子便已是不易,哪里有多余的银钱去读书认字?

  “夏至!”她忽然高声唤道。夏至挑开帘子走进来,她的手里端着一个托盘,里面有一件做工精致的锦裙。“小姐唤奴婢所谓何事?”

  楚妗眼睛亮闪闪的,“府里可有认字的地方?”

  夏至一愣,结合方才楚妗抓着霜降认字的情形,大概意识到,楚妗可能不识字……

  尽管内心诧异,但是她脸上毫无异色,细心说道:“府里并未有专门认字的地方,小姐们都是有专门的夫子单独教学,而少爷们则是去国子监求学。”

  楚妗皱起眉头,她到哪里去找夫子?

  夏至见她一脸忧愁,宽慰道:“小姐不必忧心,您是府里的嫡小姐,身份尊贵,到时候老夫人定然会请最好的夫子给您授课。”

  楚妗闻言,稍稍放下了心,随即想到邓氏对她的敲打,又有几分不确定,邓氏好像对她很是不喜,真的会给她请夫子吗?

  夏至想要让楚妗开怀一些,将手里的托盘往她眼前递了递,欣喜道:“小姐,您瞧,方才世子托人送了一套衣裳过来,奴婢瞧着这衣裳的款式,是云绣阁的呢!世子对小姐真好!”

  云绣阁是京城最好的绣坊,里面的衣服皆样式精巧,深受达官贵人的喜爱。只是云绣阁的主人定了一个规矩,每日只售一件衣裳,不管你是谁,今天的卖完了,只能等下一件了。曾经五皇子想要给心爱的美人买一件,以搏美人一笑,可是当日的衣裳卖完了,五皇子以权压人,那主人硬是不卖,众人皆以为云绣阁要完,可是最后云绣阁还好好的经营着,后来众人皆传,那云绣阁背后,有太子殿下撑腰。自此,无人再敢来云绣阁闹事,里面的衣服更是供不应求。

  楚妗心下一动,哥哥?想到楚怀璟,她忍不住心下欢悦,嘴角悄悄露出一抹笑,她从袖中掏出一块玉佩,指尖细细摩挲着。那是一块成色极佳的玉佩,玉佩轻灵通透,上面雕着一朵盛开的茶花,繁复的花瓣雕刻得很是雅致,栩栩如生,明明是块死物,可她却感觉鼻尖隐隐有茶花的清雅香气。

  她眼睫虚虚垂下,思绪不自觉回到了三日前,那时她还不叫楚妗,而唤阿茶,一名自小被抛弃,被张老伯在茶园子里捡去,抚养长大的农家女。阿公待她极好,将她当成亲孙女般疼爱,甚至为了她,与唯一的儿子张勇离了心,阿伯嫌弃她身份不明,说她是个不祥的扫把星,多次想要赶走她,于是阿公带着她住在小小的茅屋中。

  阿公靠着一手极好的种茶手艺养活了他们,生活本该无忧无虑,天有不测,阿公在一次采茶过程中,不小心摔下了茶田,自那以后,阿公的身子便日渐衰败下去,病疴沉沉,他自知时日无多,临终之时交予她一只绣着如意云纹的雕漆红木盒,盒子中便装着这块茶花玉佩。

  阿公告诉她,这个盒子并玉佩皆是当年他捡到她时,放在襁褓中的,想必是她的父母留给她的,他想着它与她的身世息息相关,便小心的保存好,以免被贪婪的儿媳夺去。

  然后他拖着病体,将一本祖传的书交予她后,没过多久,便溘然长逝。阿茶悲痛欲绝,强打起精神想要帮阿公操办身后事,却发现家中的银钱早已经让阿公治病花光了。

  她望着那块名贵的玉佩,一边是无缘得见,狠心抛弃她的父母,一边是捡了她回来,给了她一个家,将她拉扯长大,予她温,予她饱,予她风雨无侵的阿公,孰轻孰重,一目了然。她将那块玉佩当了钱后,将阿公风风光光的下了葬。

  却不料阿伯与姆姆见财起意,不但觊觎她的银子,甚至还暗地里将她卖给了村中的财主老爷。她自是不从,那钱老爷便将她关在柴房里,饿了三天三夜,最后还是她找到了一把废弃的柴刀,卸了窗子才逃出来。

  她惦记着阿公临终前交予她的遗物,便想趁着夜色回茅草屋中取走,到时找个无人认识她的地方,安乐度日。哪料得张勇夫妇觉得阿公生前有那么大一个茶园子,必定留有大量的遗产,也潜回茅草屋,在屋内翻箱倒柜。

  三人猛然撞上了,刘春杏便嚷嚷着要将她抓去钱府,她奋力挣扎,手指被抓破,鲜血淋漓,到底多日未曾进食,加之双拳难敌四手,最后她被刘春杏扯住头发,揪出了屋子,阿茶只觉得头皮被像是撕裂般的痛,她咬唇强忍着,不想痛呼出声。

  彼时大雨倾盆,厚重的雨幕下,借着夜色,阿茶看到一驾由两匹强健的宝马拉着的奢华马车破开浓雾,缓缓停在茅草屋外,马车外面坐着几个威风凛凛的侍卫,训练有素的撑开油纸伞,恭敬地立在一旁。

  车帘被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掀开,露出一片月牙白的衣角,恍若皎皎明月,清寒入骨,随着那双手的动作,流泻出缕缕光华。随即是一个男子探出身来,侍卫将伞挡在他头上,护着他下了马车。

  阿茶第一次见那样威仪的人,愣愣不知所谓,却不料那男子走到她面前,递给她一块玉佩,说要带她回家。只是阿茶没有看见,那块玉佩沾上她手心的血后,发出了一道微弱的光芒。

  事情发展到如今,一切都明了了,男子是她的兄长,靠着一块玉佩,找到了失散多年的楚妗,并将她带回了京城,认祖归宗。

  回京的途中,楚怀璟待她极好,怕她不适应忽然多了个兄长,说了许多她小时候的趣事,两人这才渐渐亲近起来。只是刚刚回京,楚怀璟便被一个宫里的小太监召进宫了,说是皇上要见他。楚妗知道兄长身居高位,年纪轻轻便已官至三品,担任大理寺卿,深受皇上宠信。

  楚妗回神,瞧了瞧窗外的天色,她回京的时候还是初晨,如今外面已经有些黑沉,春日里的天儿黑的早,估摸着也有酉时了。“夏至,哥哥回来了吗?”

  夏至摇了摇头,答道:“世子只派了小厮送来衣服,奴婢也不清楚世子是否回府了。如果世子回府的话,一般是会在前院处理事务。”

  “那我可以去前院看看吗?”楚妗小心翼翼的问道,也不知道这样合不合规矩。这国公府规矩大得很,她初来乍到,什么也不知道,做事之前还是问一下为好,省得落人口舌,说她不懂规矩。

  夏至看到楚妗的神情,心下叹息,“小姐您是国公府的主人,这国公府的地方,您哪儿都能去。”

  楚妗松了一口气,迫不及待地打算去见楚怀璟,却被霜降拦住了,“小姐,您不沐浴更衣吗?”

  楚妗顿住了脚步,看了一眼身上的衣服,还是她当初从小茅屋带回来的衣服,回京途中,楚怀璟急于将她带回来,马不停蹄,她便一直穿着旧衣裳。只是如今回府,想到今日见到的富贵气派,府中的丫鬟穿得都比她好,她隐隐生出一抹难堪。

  “小姐将世子送来的衣裳换上吧,定然美极了!”夏至在一旁建议道。楚妗目光落在桌上的衣服上,烛光下,流光溢彩,华美异常。她点了点头,她也想让哥哥看一看,她穿上他帮她买的衣裳。

  ……

  一番洗漱,楚妗换上了那件衣裳,盈盈立在镜前,衣裳布料极好,穿在身上,如一团柔软的云,摸着柔顺舒滑,楚妗第一次穿这样好的衣裳,手足无措,就怕自己磕磕碰碰,勾坏了上面的丝线。

  几个丫鬟满是惊艳的看着她。

  刚刚沐浴完,楚妗身上还带着蒸腾的热气,脸色红润,黑发湿润的搭在肩上,睫羽上挂着些水雾,更是衬得眸子水润如玉,惹人生怜,此刻她一袭金丝白玉兰散花云烟裙,腰肢盈盈一握,烛光下,更显眉目如画,聘聘婷婷。夏至手巧,给茶花玉佩打了个络子,浅紫色的络子将玉佩系在腰间,一摇一动间,那玉佩像是一朵真的茶花一样,徐徐开在裙边。

  楚妗是极美的,丫鬟们都知道,便是粗布麻衣,都难掩绝色,没想到,锦衣华服才更能显出她的美。果然是人靠衣装,只有这锦罗玉衣才配得上她。

  楚妗看到丫鬟们一动不动,拘谨地捏了捏手指,轻声道:“可是不好看?”

  夏至最先回神,笑着拿了一块干帕子,轻柔地替她擦拭头发,“小姐国色天香,穿上这身衣服,更是让人移不开眼睛。”

  楚妗腼腆的笑了笑,她一直知道自己长得好看,否则当初姆姆也不会想着将她卖银子了,只是第一次有人这样夸她,倒让她不好意思。

  因为这个院子是临时拨给楚妗的,里面只有一些日常用的物件,梳妆台上也没有首饰,好在夏至手巧,指尖随意穿梭了几下,就帮楚妗绾了个简单的发髻。霜降在一旁看着,忽然跑出去,再回来的时候,手里拿了几支海棠花,笑呵呵的说道,“奴婢见海棠花开了,折几支,别在发中,也是极好看的!”

  夏至接过去,将花点缀在发髻上,顿时,花衬娇颜,人比花娇。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