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言情 → 景宵然NACE全文最新章节

景宵然NACE全文最新章节

今尧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景宵然NACE的小说叫做《最高权限》,是作者今尧所著一部长篇耽美言情小说,全文讲述的是:星际中受万千人宠爱的清冷上将景宵然在某个时间点捡到一个人工智能,取名NACE,没想到这个人工智能不仅更改了他的婚姻属性,更是露出獠牙将她吞入腹中,原来,NACE并不是人为创造的人工智能,而是某故去的联邦将军死后的灵魂…

19.2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21

在线阅读

主角是景宵然NACE的小说叫做《最高权限》,是作者今尧所著一部长篇耽美言情小说,全文讲述的是:星际中受万千人宠爱的清冷上将景宵然在某个时间点捡到一个人工智能,取名NACE,没想到这个人工智能不仅更改了他的婚姻属性,更是露出獠牙将她吞入腹中,原来,NACE并不是人为创造的人工智能,而是某故去的联邦将军死后的灵魂…

免费阅读

  下过雨的天气很舒适,微微的阳光打在人身上,有些角度还能看到树叶间的彩虹。

  但是第二军部就不是那么舒适了。

  景宵然的出兵申请第三次被驳回,两个月前没有出兵围剿这批星盗之前,景宵然就申请去拉姆星剿灭那里猖狂扰民的星盗,但是统帅一直没有同意申请。

  这次驳回的理由大概是统帅觉得大战将至吧。

  景宵然手指轻轻地在桌子上敲打着。

  「那个叫拉布达的?」南斯看了看他申请出兵的星盗信息。

  “嗯,脱离了秃鹰他就一直在拉姆星作乱,靠着那里的人生存。”

  「还真是草包。」

  景宵然“嗯”了一声,接着将被驳回的申请重新递交上去。

  「你重新递交他也不会同意的。」

  “他会。”说完叫来了于鹰,“去把他们召集起来,我们准备去拉姆星。”

  “是!”于鹰应了一声,走出指挥室。

  过了一会,景宵然就得到了统帅与先前不一样的答案。

  「为什么?」

  “事不过三,”景宵然顿了一下,“不过他应该不太高兴。”

  很快,第二军部就集结了队伍登上飞船,通过主星大门朝着拉姆星飞去。

  「为什么带这么多人?」南斯在脑中轻轻的问了一句。

  “因为星盗太过凶猛,第二军部需要派人剿灭。”义正言辞,大义凛然。

  南斯轻轻笑了一声。

  “准备空间跳跃,打开涡轮,推进右侧增压。”景宵然向驾驶员下达空间跳跃指令。

  「推进右侧增压?」南斯略带疑问的声音传来。

  “怎么了?”景宵然看着已经迅速转变的场景,问了句。

  「准备空间跳跃,打开涡轮,推进左侧增压。」南斯喃喃自语。

  “联邦的飞船都是在右侧。”

  南斯知道,他已经查阅过所有的飞船图纸,增压确实都在右边,但是为什么他会觉得是推进左侧增压呢?

  “……是左撇子,所以他每次都要反应一下……要是联邦的飞船在左边,他一定可以!”

  “这边的螺丝好像也要卸开,……我们真的要自己弄吗?要不要找个,找个机械师过来啊。”

  “好吧。”

  是谁?谁是左撇子?回荡在南斯而变得声音极其熟悉,但他始终想不起来,说话的人和他说的人是谁。

  好像还有另一个声音,“谢谢您!……还让您帮我改了增压,真的是……”

  谢谢谁?那声音为什么断在了最重要的地方。再想要仔细去脑海中寻找的时候,却发现连刚才的声音都找不到了。

  他可以遨游在联邦的数据库之中,拥有查询通过的最高权限,但却怎么也想不起属于自己的记忆。

  这艘飞船里的设备,开关,甚至键盘波动的声音他都太熟悉了,熟悉的让他有些不敢相信,他或许是在星网上看到过。

  但那飞船的设计图,他没有搜到之前就已经在他的脑海之中被唤醒了,尤其是左边的增压,他好像看过无数遍。

  南斯忽然感觉有点头痛,但是他有点兴奋,这是第一次,他的意识还能有一点点的感觉,还会有痛,这让他一开始发现自己无法触碰感觉到世间的时候,出现的无助感稍微消散了些。

  他可以进入飞船的雷达中,甚至可以一心好几用,这时他就发现了,景宵然设定的跳跃轨迹,远远超过了拉姆星。「跑过了。」

  “我知道。”景宵然在脑中回了他一句,随即转过头,“空间跳跃的目的地错了?”这是一个反问句。

  于鹰有些懵逼的抬起头,在对上景宵然眼睛的时候,准见了然,站了起来,“抱歉,长官,我们空间跳跃受到乱流的影响,跑偏了。”说完,手指轻轻的在屏幕上擦了一下,像是做错事时的小动作一样。

  “导正航线。”

  “是!”

  飞船在偌大的星际中像是一颗小尘埃一样,转了个身,向着另一个方向飘去。

  南斯又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他决定还是问一下,「宵宵。」

  景宵然应了一声之后,忽然有扶额的冲动,怎么就默认了这个称呼呢?谁知道呢。

  「联邦有左侧增压的飞船吗?」南斯得到他的回应后,才又开口。

  “没有听说过,联邦的飞船都是自己制造的,有自己独特的尾翼。”

  南斯窒了一下,不对,按照刚才的那个声音,好像是他们改造原本在右侧的增压,为了配合左撇子?

  「可以改造吗?」南斯又问。

  “不可以,为了保证统帅了解到每一艘飞船的动向,在编的飞船不允许擅自更改部件。”景宵然乖乖的回答了他明明可以在星网上查的一清二楚的问题。

  由于受到乱流影响跑过头的飞船,此时正慢慢悠悠的在进行着星空漫步,景宵然让于鹰设定好飞船的航行方向之后,第二军部原地解散,想干嘛干嘛去了。

  而景上校本人还在不厌其烦的回答着某个人的常识性问题。

  “没有问题了?”景宵然在回答过上个问题之后,寄宿人没了动静。

  「嗯。」南斯闷声道,「宵宵,你说我是个什么东西啊?」他不能算是生命,因为他没有任何的感触,别人碰不到他,他也碰不到别人,就算是拥有着奇特的能力又怎么样,还是只能依附在电子设备上。

  “……”景宵然的手指不自觉的在桌子上轻轻点了点,“不用太过在意,每个,”他思忖了下用词,“都会有存在的意义。”

  「意义。」南斯低低地重复着他的话,他被创造出来的意义是什么呢,被造成一个没有形态的人工智能,本该安安稳稳的待在容器之中,他为何会有了意识,为什么会失去了容器。

  “或许,你也是有人心中重要的存在。”

  重要的存在,谁会视一个没有形态的人工智能为重要的存在?

  “你也帮了我很多。”景宵然像是知道南斯在想什么一样,接了下去。

  南斯没有说话,静静的蜗存在景宵然的IDC中,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子,不知道自己的动作,因为附身机器人与景宵然交战的充实已经消散的差不多了,他甚至觉得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不,他连身体都没有。

  不过南斯并不是那种会因为这种事丧失生意的人,一团意识,甚至可能是数据怎么了,他照样可以穿梭在星际之中,没有身体,找一个不就行了。

  况且,南斯的意识中清晰的映出正在轻敲桌子的景宵然的脸,还有个人在为他担心。

  「宵宵。」

  “诶。”还在思考应该怎么安慰寄宿人的景宵然下意识的应了一声。

  「我皮痒了。」完全不复刚才的轻快语气让景宵然几不可见的侧了侧头。

  这人的声音真好听,他不是个声控,但这像大提琴一样的男低音每天都磨蹭着他的神经,让他想不注意都难。

  “飞船上哪有能放你出来的地方。”景宵然冷冰冰的声音换来了寄宿人的一声轻笑。

  「你知道科德拉快要闹事了?」南斯的话锋一转。

  “有人给了我消息。”昨天晚上他又收到了他的探子发来的信息,说是科德拉已经向星盗发出命令,近三天内下手。

  「故意跑出来,是想给第一军部机会?」如果第二军部留在主星,那出事了统帅第一个先想到的一定是听话的第二军部,而本就想找个机会除掉的第一军部,不要说他们不想去帮忙,就算想,统帅也要想一想。

  但第二军部景上校带着自己的部下大张旗鼓的离开了主星,第一军部一定也得到了消息,如果主星发生什么动乱,第一军部也不会坐视不管。

  就算是动乱结束,这也给了统帅一个决不能明面上动第一军部的理由。

  「你想的很周全,但是统帅真的会像你想得那么做吗?你别忘了,主星有奥莱尔元帅,外围的白麒就算回不来,这么长时间了丽娅也该回的来。」

  “不是还有你吗?”景宵然突然露出一抹笑容,看到这笑容的南斯愣了一下,就听得景宵然接着道,“这淌浑水,第一军部趟定了。”

  南斯想了想,「第一军部还有别的眼线?」这意思是在问景宵然,除了尤里之外。

  “统帅必须要掌握所有军队的动向,不然他会睡不着觉的。”诺曼迪·齐契夫哪都很符合统帅这个位置,唯独疑心太重这一点成了他最大的弊端。

  「默契不错。」

  “于鹰跟了我很久了。”

  南斯打了个哈欠,「我去睡觉了,很累。」说完就没了声响。

  景宵然坐在椅子上抿了抿嘴角,累,难不成是说话太多了,嘴累吗?站起身来,走向窗边,盯着外面的星空出神。

  「宵宵,真的没法打架吗?」这是一个上一秒还说要去睡觉的人。

  “不行。”景宵然一字一顿的蹦出两个字,说完顿了顿,“如果太闲的话,来跟我研究一下拉姆星的概况。”

  南斯很是配合的将拉姆星的地图从ISC上投射出来,景宵然在地图上点了几个红点,“这就是星盗的聚集地。”

  「他们把聚集地放在了有人居住的星球上?」这个人指代并不拥护星盗,而且有可能反抗他们的人。

  “所以说是个草包。”

  第二军部的飞船是在下午到达的拉姆星,景宵然并没有让他们贸然下落,驾驶着飞船在拉姆星周围转了一圈,而后直接停在了拉姆星工厂边的空地上。

  “现在你们下飞船,在拉姆星上随便逛逛。”第二军部的人听到景宵然的话都有些惊讶。

  “那星盗……”于鹰问了一句。

  “他会主动来找我们。”

  于鹰了然的点点头,第二军部的人呜泱而下,开启了他们的快乐之旅。

  「我们在这里等着?」南斯问道。

  “我们也去,等着也太看得起他们了。”说完景宵然站起身来慢悠悠的走下飞船。

  而另一边的拉布达却坐立不安的,景宵然的飞船围着拉姆星打转的时候,星盗就发现了他们并且通报拉布达,拉布达也做好了迎战的准备 谁知这群人降落以后就跑去闲逛,还把飞船大刺刺的停在了那么明显的空地。

  拉布达再傻,也不会以为他们是来度假的,这群联邦的狗究竟想做什么。

  “你继续跟着他们有什么情况抓紧汇报。”他的手下应了一声准备跑出去,被拉布达叫停,“等会,来的是谁。”

  “我不认识。”

  “行了,走吧走吧。”拉布达摆了摆手,决定还是自己去看看,如果是个小官,不妨除了给联邦一个威慑,要是有能耐的,随机应变也不迟。

  想到这,拉布达起身走向了手下报告的集市。

  「这是白石,通常做雕塑用的。」景宵然手里拿着一颗通透的石头,白玉一样的材质,放在手心凉凉的。

  “先生,您看上这块玉了吗?这可是上好的白曜玉,您要的话,500星币那就就行!”站在小摊后面的店主挂着大大的笑脸,眼里的精光还在上下打量着景宵然。

  「他可能是看你穿的光鲜亮丽的,觉得你是个可以宰的客。」南斯带笑的声音传来。

  景宵然放下手里的石头轻轻道了一句,“谢谢。”离开摊位。他良好的听力让他听到了那店主一声啧,还有后面吐槽的一串,不过景宵然也没理他,径直走去另一边。

  殊不知在他走远以后,那个摊位附近的机器人突然失控,砸了店里的东西后就跑的谁也找不到,店主瘫坐在地上,也不知道自己哪造的孽,摊上这种事。

  景宵然转了一圈又看到了跟那个摊位一样的白石,不过这是一个小女孩在地上摆着的地摊。

  女孩看他走过来眼睛一亮,“先生,您要买石头吗?”

  景宵然拿起白色的石头看了看,女孩紧接着说,“这是白石,就卖……”女孩转了转眼睛,有些底气不足,“就卖8星币。”

  景宵然看着女孩亮晶晶的眼睛,“这是白石?”在脑中问着寄宿人。

  「如果是白石,就值3星币。」

  “那就不是白石?”

  「这是白曜玉,不过归根结底都是骗你。」南斯想了想,「你可以问问那块木头,她卖不卖。」

  木头?景宵然看向女孩的摊位,只见女孩的旁边扔着一块盘子大的木头,都没有摆在布上面,可见是不怎么重视。

  “那块木头卖吗?”景宵然指了指女孩身边。

  女孩回过头,有些惊讶,她把木头拿了起来,“您要买这个吗?”

  景宵然点点头。

  “您要是买我的白石,就当是送给您吧。”女孩把木头放在摊位上。

  「问她是哪来的?」

  “你这木头是哪来的?”景宵然拿起木头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并没有什么不一样。

  “这是之前在院子里挖出来的,看着形状不错,就想着拿出来,但是其实就是一块普通的木头。”她拿去找人鉴定还被说是傻子呢。

  “谢谢。”景宵然递给他8星币,将白曜玉和木头盘子一起拿了过来。

  “谢谢您,先生!”女孩拿着星币连忙鞠躬。

  “这是什么?”景宵然敲了敲手里的木块。

  「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负离石吗?」

  “这是石头?”景宵然反过来正过去,这东西都只是块木头。

  「不,这是盘子树,因为负离石的影响,他才会长成这个模样。」

  “这颗星球上,有负离石。”这是个肯定句。

  「这样也能解释为什么拉布达会不惜跟秃鹰反目,也要跑来这里了。」

  “他不能大量开采,所以只能建基地一点点的挖。”这也是为什么会大张旗鼓的将基地建在星球上的原因。

  景宵然很是迅速的将木头和白曜玉一同收了起来。

  「他知道一旦暴露,秃鹰一定不会放过这个星球,所以一直瞒着,道也不算蠢。」

  “如果不算蠢也不会把我们引来。”景宵然说完,就感觉忽然出现了一道目光放在他身上。

  「上钩了。」南斯的声音微微带着笑意,一想到他也可以用负离石造出磁场,真是令人高兴。

  景宵然又转了一会,走向集市上较为偏僻的地方。

  身后的人还在鬼鬼祟祟的跟着,不过景宵然的目标不是他,只过了一个转弯到达了没人的地方,拉布达就出现在景宵然前面,挂着笑容向着景宵然鞠了一躬,“原来是景上校啊,您带着第二军部来我这里是做什么呢?”

  景宵然微微侧头,拉布达向后看了看瞬间了然的挥了挥手,让后面跟踪他的人离开。

  “我去过秃鹰的总部了,”景宵然在他的手下离开之后道。

  拉布达眼睛里透出惊讶,这个景上校果然厉害,秃鹰的总部,除了秃子给了权限的人以外,任何人都很难闯进去。“您见过秃子了?”

  秃子?

  「秃鹰的老大。」

  “没有,我只见到了,”景宵然看着拉布达的反应。

  「黎舒。」

  “黎舒。”在他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很明显的看到拉布达的咬肌动了动,眼里透出嘲讽。

  “那个家伙还没被秃子抛弃呢,要不是他我也不会落得现在这样的下场。”拉布达咬着牙狠狠地道,不过,离开秃鹰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毕竟他发现了能让他大赚一笔的东西。

  “不仅没有,他还发现了你在这个星球上的原因。”景宵然冰冷的语气轻飘飘的传来。

  “什,什么意思?”拉布达眼神有些闪躲。

  “负离石。”

  拉布达猛地睁大了双眼,“不可能!我卖的那么隐蔽!”

  「竟然那出去卖,真是……」南斯有些不知该用什么词形容这家伙的草包,这么好的资源难道不应该先用在壮大自己吗?这么坐吃山空的方法竟然还真的有人会用。

  “既然有买卖,你就该知道不可能瞒住。”

  拉布达低头仔细的思考了一下,“景上校,如果您愿意帮我,我可以将得到的利润分您一半,这样我们也算互利互惠,您说是不是?”

  拉布达看景宵然没有反应,又接下去,“我还可以告诉你,秃鹰的秘密还有我们的雇主都有谁,这样你也可以立大功啊!”

  “不如你说说想让我怎么帮你?”景宵然灰色的眸子像是在看猎物一样盯住拉布达。

  “只要您留下兵力在拉姆星就可以了啊,他们也不敢轻易行动。”

  “那你要我怎么向联邦那边交代?”

  “您就说没有完全剿灭,需要留下人手镇压我们。”拉布达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

  景宵然毫无情感的扯了扯嘴角,直接栖身上前一脚将拉布达踢倒在地,因为他用了十足的力量,拉布达昏迷躺在地上。

  「真凶残。」

  “你想留着这下面的东西,割了他的舌头绑回去就行。”景宵然觉得自己近来跟寄宿人解释的越来越多了。

  他们刚刚离开的时候,无意间听到卖东西的小女孩和走过去的人说话。

  “刚刚有个蠢蛋8星币买了白石加一块木头,嘿今天挣了不少。”说着还将手里的星币抛了抛。

  “什么木头啊?”那人问,“不会是老大之前当宝贝那种吧?”

  “对啊就是那个,反正现在他都扔了 我看堆着也是堆着,就拿出来了。”女孩回道,又压低声音问了句,“都没人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吗?”

  “就是普通的木头,老大也说了。”

  景宵然听到他们的对话就明白了拉布达并没有将这个消息告诉其他的星盗,只有他自己一个人在操纵这件事,其他的不过是跟他一起混的杂毛,没有半点聪明才智。

  「不用报告吗?」

  “又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那就这么办。」

  就这样,第二军部在没有打扰其他人生活的情况下,一天端掉一个据点,三天之后带着一个没了舌头的半疯星盗头子和一群杂毛尖尖启程回主星。

  那些只是因为想沾星盗光的本土人,景宵然都没有抓,没了拉布达,拉姆星上的人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把他们淹死。

  景宵然是在第三天一早收到统帅的信息,上面只有速回两个字,景宵然回复之后,就开始询问南斯主星上的情况。

  「科德拉已经开始集结军队,现在已经围到统帅家门口了。」南斯看了看情况好像有点不妙。

  “你以统帅的名义发消息给第一军部,让他们去支援。”

  南斯按照诺曼迪的口气向第一军部发去了集结命令,景宵然也给本耶尔发去消息。

  本耶尔很快就回复:你在哪啊,主星乱套了,科德拉元帅忽然挟持了街上的守卫,还跑去围攻统帅了。我们也收到了命令,正在去的路上。

  去了就行,景宵然回了一句,关上IDC,通知飞船全速行驶,增加流量,启动空间跳跃,这次的航线准确的到达了主星的大门。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