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都市 → 地球最后一个炼气士鬼舞全文最新章节

地球最后一个炼气士鬼舞全文最新章节

鬼舞 著

连载中免费

当科技与修真碰撞,会摩擦出怎样的火花?《地球最后一个炼气士》正在火热连载中,该小说由作者鬼舞倾心创作,主角是王华,全文讲述的是:家境平凡的王华,在某天上学的路上遇到一个神奇的人,姜太公钓鱼的方法在他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于是王华开启了修真的大门,而从未修炼过的他,奇思妙想不断,竟然摸索出别样的修行法门…

23.5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21

在线阅读

当科技与修真碰撞,会摩擦出怎样的火花?《地球最后一个炼气士》正在火热连载中,该小说由作者鬼舞倾心创作,主角是王华,全文讲述的是:家境平凡的王华,在某天上学的路上遇到一个神奇的人,姜太公钓鱼的方法在他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于是王华开启了修真的大门,而从未修炼过的他,奇思妙想不断,竟然摸索出别样的修行法门…

免费阅读

  “大白,快回来!”风青竹看见王华拿出了一面暗红色的小鼓,不知道使用了什么手段,居然瞬间制住了彪,令得这只彪匍匐在地,奋力哀嚎,想要挣扎的爬起来,却也不能,不由的脸色一变,立刻喝道。

  她是深深的知道这头彪的厉害,力量上比寻常猛虎大了数倍,更是刀枪不入,力大无穷。

  “嗷!嗷!嗷……”这头彪发出了低沉的吼声,似乎是在向王华求饶更是像是在向风青竹求救。

  “牛头鬼,给我去降服它吧!”王华这一下祭出摄魂鼓,施展《太阴御鬼七章》第七章化茧之术,束缚住了彪的躯体之后,意识微微一动,突然之间,一只牛头恶鬼从识海之中观想出来,手提刚叉,一下子从眉心之中喷溅出来,浑身上下冒着滚滚黑烟,嗖的一下子钻进了彪的身体之中。

  彪的身体猛烈的挣扎了起来,发出了凄厉的吼声,似乎是受到了某种致命的伤害。

  现场除了剧烈的挣扎之外,就剩下了摄魂鼓诡谲的声音。除此之外,一片寂静。

  就连汪慧都震惊了,看着王华的脸色阴晴不定,就好像是看到了什么神奇无比的东西一般。

  甚至王华感觉到,汪慧在以前看自家的老爷子也是这样的眼神。

  彪能够力敌猛虎,居然瞬间被王华击败了。

  “居然能够束缚住彪,这难道是炼气化神的手段?这人的修为难道不是出窍境界而是达到的驱物境界?难怪汪慧会对他如此放心。”风青竹此时,脸上完全呈现出一种痴呆,随后又转为震惊,最后转为嫉妒,甚至有一种失算的表情。

  “姜伟打电话给我,让我注意这个人,说是林楚生派来的,让我压一压他的威风。这个王华的修为厉害,我特地将彪带了出来,但是他居然有驱物境界的手段。这下,真的不好跟他抢生意了。但是,我们军方的那些大佬们又难以情动,算了,龙雀组和军方之间的矛盾,不是我能够掺合的……”

  风青竹毕竟是高明的军方中人,眼光锐利,刚刚也不是想要和王华动手,只是想要展现出军方的底蕴,从气势上,精神上压一压王华的底蕴,但是控制不住彪暴烈的性子,造成了现在的局面。

  只是她并不要清楚王华的来历,还以为王华是龙雀组织的人。

  “嘘……”脑海之中的这些想法一闪而过,长长的吐了一口气之后,风青竹镇定了下来。

  “想不到王师傅居然达到驱物的境界,大白乃是彪,脾气暴躁,王师傅作为一代宗师,心胸宽广,想必不会介意这头畜生失礼吧。”说话之间,风青竹看着王华,想要为彪开脱。

  “我当然不会介意。不过这头彪今天暴起伤人,野性难驯,这样下去迟早会出事,如果伤着了汪总裁那就不好了。风小姐不介意我话,不如交给我,我帮你驯养几天,保证将其驯服的服服帖帖,你看怎么样?”王华皮笑肉不笑,收起了摄魂鼓,紧接着就看到那头彪得了解脱之后,非但没有回到风青竹的身边,反而是匍匐在王华的面前摇头摆尾,毕恭毕敬。

  这头彪,被王华用化茧之术震慑住,被观想出来的牛头狠狠降服,在精神上种下了一颗降服的种子。

  本来这头彪,野性难驯,但是现在王华施展化茧之术控制住了它,再用牛头鬼镇压住了它的精神,在强大的压迫之下,终于使得这头彪降服了。

  “嗯!”看见彪匍匐在自己的面前算是服软了,王华也不客气,上前一步,一下子坐在彪的身上,顺便摸了摸它的脑袋,充满杀机的一笑道:“你居然服软了,那好,今天就姑且饶你一条狗命,以后你就当我坐骑,若有怠慢,我必杀你。你说你能够逃得了我的手掌心么?”

  “嗷!嗷!嗷……”

  彪听得懂言语,发出了低沉的求饶之声。汪慧看到王华轻而易举的降服了这么一头彪,满意的点了点头,也不多说什么,让王华跟着自己进到了家里。

  “我先去洗个澡,然后休息一下,真的是累坏了,在车上就开始睡觉了。”回到了家,汪慧赶紧将自己的高跟鞋踢掉,换上了一双毛绒绒的大白兔妥拖鞋,舒适的走了两步,打了个哈气,随后顺着客厅走廊,进入里面的浴室。

  王华也跟在后面,依旧是寸步不离,仿佛是汪慧洗澡也要跟着。

  跟随汪慧的,除了王华之外,还有那位身穿黑色皮衣牛仔裤的,马尾辫的的风青竹还有那位名叫春梅的副总。

  其余的保镖都留在门外,散布在房子四周。

  看见王华一副要跟着汪慧要去浴室的架势,那个叫春梅的女人脸色很不好看,对着王华白了一眼。

  唰!那位风青竹眨眼之间具拦在了王华的面前:“止步!”

  “嗯!”王华停下了脚步,看着面前这个女保镖,脸上显现出了玩味的笑容。

  “阿青,他可是我的随身保镖很可靠的,从今天开始,他会跟着我寸步不离,你们也不要大惊小怪。”汪慧转过身道。

  “随身保镖。”风青竹脸色抽搐了一下,好像是有些不甘心:“汪总裁,这个人虽然有些本事,不过底细不清楚,不可靠的人,最好不要找过来。要知道那个组织的人可都是无孔不入。”

  王华上上下下的打量着这个风青竹:“你是元阳开天一门的弟子吧!我刚刚和你试手的时候,觉得你的精神气息之中带有一股锋利的韵味,只不过你还没有领悟出元阳天尊开天地的意境,精神之中缺乏一股厚重感,修为马马虎虎,保护自己可以,保护别人可是有点玄。”

  元阳开天也是一个炼气宗门,观想的是盘古大神元阳天尊开天辟地的意境,修炼到高深处,精神之中都带有元阳开天的厚重感和锋利感。

  这个风青竹的底子不错,但是却没有时时刻刻的将元阳开天的意境融入自己的精神之中。

  “哼!幸亏我只是过来寒假打几天工赚点零花钱,这一次帮忙保护汪总的安全,不是和你们抢饭碗。我要是真正和你抢晚饭,就凭你之前那大不敬的举动,现在你已经死了。”王华对于这个风青竹毫不客气,言辞更是冰冷到了极点。

  这种女子没什么本事,却好像是苍蝇一般,没事在自己面前嗡嗡嗡的转悠,着实惹人心烦。

  “哼!你等着。”风青竹之前吃了一个亏,又听见了王华说话不顺耳,猛地一个转身,头也不回的出去了。临走的时候还不忘回头恶狠狠的瞪了王华一眼。

  “你这个小伙子说话怎么这么不客气?好歹人家也是女孩子,你就不能让着点?”春梅的脸色也有些难看,显然对于王华对待风青竹这幅横眉冷对的态度很是不满。

  “春梅,我知道你和阿青是闺蜜,但是一行有一行的规矩。说起来王先生刚刚和阿青发生冲突还是留了手的,如果他刚刚不留手的话,那阿青的下场可就真的是不好看了。”汪慧对于炼气士似乎并不陌生,倒是深深的知道一些规矩。

  炼气士,给人当保镖,看家护院,就好像是古代一些诸侯君王手底下的门客,术士。

  为了争一口饭吃,打死打伤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的确,要是王华真的不讲情面的话,就凭风青竹之前越规的举动,先动手打人,早就被打死打伤了。

  “那倒也是,去年龙腾集团的大少爷赵俊从武当那边也请来的一位高手保护,事后少林寺那边说武当抢了他们的生意,双方又是打架又是火拼,弄得一塌糊涂。”春梅皱着眉头,似乎这件事情说起来有些无奈。

  “武当派和少林寺的火拼?”王华倒是也稍微听到过这个消息。

  事情的起因是,武当山的一位炼气士因为在公共场合站在一个大夏富豪的身后,充当保镖的角色。这时候,少林寺立刻找上门来,说是武当抢了他们的生意,两边高手约斗,一群和尚和一群道士又是比武又是斗法,闹得不可开交,最后还是大夏朝廷高层中的一位领导亲自出面跑到少林寺调和两边的矛盾。

  这件事,虽然说起来很无奈,但是也没有办法,像武当这些古老的炼气宗门为了生存专门培养高手,给富豪雇佣,收取佣金,生意遍布全国各地甚至半个世界,突然之间少林寺插进来一脚,也要抢整个生意,抢饭碗,哪里有不干架的道理。

  “好了,我先进去洗澡了。春梅,你从今天开始,也要跟在王华先生身边。”汪慧说了一句,自顾自的走进了大浴室门口关上门,随后里面传来了哗啦哗啦的声响,只留下了王华和春梅坐在浴室外面的沙发上。

  “嗯!你和林楚生是朋友?”干坐了几分钟,春梅看见王华坐在沙发上微微闭上眼睛,一副闭目养神的模样,忍不住有些好奇,开口问道。

  原本她以为王华是托了林楚生的关系,过来混口饭吃的,没什么本事。但是刚才和风青竹交手两下尤其是轻而易举降服了那头彪,令得春梅改变了心中的想法,对于王华越来越好奇。

  “我曾经亲眼看见阿青几分钟之内,一个人令十多位壮汉全部昏厥过去。但是刚才她在你面前,却好像是三岁小孩一般不堪一击,小帅哥,你很强大嘛!”春梅眼神玩味的看着王华,眼珠子骨碌乱转,一下子就将女人那种风情万种的韵味表现的淋漓尽致。

  这个春梅虽然穿着黑色的薄纱连衣裙,皮肤没有汪慧细腻,但是气质妩媚,尤其是那勾魂夺魄的眼神,似乎要将男人的魂都给吸进去,身材凹凸有致,言行举止之间极尽魅惑。

  这样的女人,成熟而风韵犹存,但是却又让人看不透,给人一种神秘的感觉。这种女人,毫无疑问,无论是谁,只要是个男人,都会对她很感兴趣。

  “我是林局长的朋友,你叫沈春梅是吧!我听林局长提起过你,我这一次过来,除了保护汪总的安全也会一起保护你的安全。从今天开始,就算是睡觉,我希望你不要离开我五米的范围。只要在我周身五米之内,我可以保证,没有任何东西能够伤害到你,但是超过了五米,我就无能为力了。”王华睁开了眼,说了几句话,便又闭上眼睛,闭目养神,随时让自己的精神状态达到巅峰。

  “嘿!嘿!这个小鬼倒是挺冷酷的,不过我就喜欢这样的。”沈春梅看见王华这个样子,也不在意,继续说话:“林楚生这个林局长我知道一些,在中州市他真正信任的人并不多,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是他的哪位朋友?”

  “我不过是一个草莽之人罢了,你知道了也没有什么意义。”王华摇了摇头,直接拒绝了沈春梅这个话题。

  自己的身份倒无所谓,但是王华知道自己背后的紫姐,不是一般人,杀人无数,举世皆敌,要是让紫姐的敌人找到了她的蛛丝马迹,只怕自己的日子也会不安宁。

  “这个小鬼倒是越来越神秘了。”沈春梅吐了吐粉红的舌头无奈的摊了摊手:“不过我看你的年纪不怎么大,如果我猜的没有错的话,还未满二十吧!一个未满二十的人就这样强大神秘,气质也不错倒是很少见,那么你背后的师父想必更加不凡吧!你的一身本事是跟谁学的?”

  王华笑笑,并不说话。沈春梅看见王华这个样子,嘴角勾起了神秘的笑容,一副吃定了他的模样,也不再说话,只是拿出手机,扣扣点点,把玩了好一会儿。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之后,汪慧从浴室之中洗澡出来了,穿了一件粉红色的宽松的睡袍:“春梅,你吃过饭之后,今天就睡在我这里。”

  说着,又对王华小声说道:“王先生,我房间挺大的,你要不要打个地铺?”

  “要不要打地铺?”这一句话,令得春梅瞪大了眼睛。她和汪慧是闺蜜,更是工作上的战友,也算是久经商海,见多识广的女人,却从来没有看到过汪慧这么信任一个男人,而且居然还问王华睡不睡自己的闺房。

  “汪慧这是得了什么失心疯了?莫非是看上这个家伙了。我看这个家伙长得也就那样,中规中矩,老实巴交的,也不会开玩笑哄女孩子开心,只是神秘一点,有点本事罢了,就将汪慧迷得神魂颠倒了?”沈春梅心中嘀咕着,手机在手中转了几圈。

  “那倒不用,你们在卧室睡,我就在客厅。”王华连忙摇了摇头,果断拒绝了汪慧的提议。

  入夜,一张足足有两米宽的,可以躺下四五个人的席梦思上,这是汪慧自己的闺房。

  汪慧和沈春梅睡在一张床榻上,不时的拿起手机把玩的同时眼睛瞟了瞟门外沙发上,盘膝打坐的王华。

  王华这个神态,十分的安静自然,就好像是一尊佛陀坐在九品莲花座上,有把握未来的韵味在里面,看着很舒服。

  “慧慧,那个林局长介绍来的这个人,你就这么放心他?看你的这个模样,好像是将身家性命全部托付给他了,老实说?你们是不是有一腿?不过慧慧你好歹是在商海之中沉浮了多年,什么样的精英没有见过,没有理由就被这么一个毛都没有长齐的小鬼给迷得神魂颠倒吧!”沈春梅忽然放下手机,扯了扯汪慧的胳膊。

  汪慧哼哼道:“春梅,你在瞎八卦什么。我只能说,林局长绝对是值得信任的朋友,他介绍的人如果还不能值得信任的话,那么天下就没有信任的人了。”

  “切?本小姐睡觉可不喜欢被一个男人盯着。”沈春梅在床榻上翻滚了几圈:“你还说你没有一腿,刚刚你还问他要不要睡在你房间里面来,这分明是在暗示吧!而且这个人还说,只要是五米之内,绝对能够保护我们的安全,慧慧,你老实告诉我,他究竟是什么人?”

  “他是什么人我不清楚,也不想清楚,我只是绝对相信林局长。你不是擅长吸引男人么?而且经常和我吹嘘,只要是男人和你聊上几句之后,连银行卡的密码都掏出来了,怎么他的身份还没有搞清楚?”汪慧道:“这个人是绝对有本事的,你知道那个尚天河吧!就是前些天一口气杀死了我身边数十位保镖,险些将我置于死地的那个杀手,他就是被这个人抓获的。”

  “这么厉害?”沈春梅目瞪口呆。

  “既然他抓捕了尚天河,那就说明他绝对不是那个杀手组织的人,值得信任,所以你也不要胡思乱想了,明天咱们和中东摩尼教的商业会谈,是一笔大生意,还是早点睡觉吧,免得明天爬不起来,自己形象不好,会影响我们的业绩的。”

  “哼!”沈春梅依旧是有些不死心,不过还是识趣的闭上了嘴,眉头皱起,似乎在算计什么,想要打破砂锅问到底,将王华的身份挖出来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中州市郊区一座道观之中,这座道观的匾额之上刻着“元阳开天”四个字,道观的面积并不大,隐匿在荒山野岭之中,但是小巧精致,打扫的一尘不染,颇有些仙气。

  “什么?单单凭借先天罡气就将你崩飞五步开外?然后你招出彪,他祭出一面神秘的小鼓,就将彪禁锢住,全身动弹不得?了不得,了不得!这是一位绝顶高手,精神强度达到了驱物的程度,和你动手,留有很大的余地了。”道观之中,一位头发花白,脸色却十分红润,手上拿着一柄竹杖的老者正听着风青竹讲述自己和王华交手的过程。

  “驱物的程度?”风青竹的娥眉皱了皱。

  “炼气士的人将炼精化气修炼到了绝顶,突破,入定,凝气,出窍三重境界,精神产生质变,便是踏入了炼气化神的大门。驱物境界,精神驱动物质,正是炼气化神的具体表现。你别小看了他,能够在瞬息之间束缚住彪的躯体,限制动作,精神强度没有达到驱物的程度是不可能实现的。这样的人,不好对付,既然不是来抢饭碗的,而且还对你留了手的,我们也不用小题大做,……”

  夜色渐渐深了,汪慧和沈春梅也已经入眠了,周围的一切都难得的宁静了下来,正适合一个人静静的思考。

  楼下数十位精英保镖将这栋别墅围了一个泼水不进,一个个荷枪实弹,甚至连苍蝇都进不来。

  盘膝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王华精神外放,元神出窍夜游,感受着夜晚的宁静,自己的精神力全部放开,顿时,周围数百米之内,就算是树林之中虫子的鸣叫,小动物的爬行,所有的感知出来的东西全部反应出来图像,都一一出现在他的识海之中一一显现出来。

  王华有一种感觉,就好像是自己的神识外放,元神出窍之后,那些树林草丛,房间之中的一切风吹草动,一一显现在自己的眼前,被自己“看见”了。

  自己的元神朝着窗外走出去,王华甚至感觉到了距离自己五十米开外的地下,一只蚯蚓正在钻洞,不断的伸缩着自己的身体,“看”的十分真切,就好像是在自己的眼前发生的一样。

  “这是元神初成,出窍才有的景象。”王华心中一喜,知道这种元神感知,是出窍之后才有的景象,自己突破了凝气境的屏障之后,经过苦修,终于进入了出窍的境界。

  “元神出窍,日游千里,方圆数百米之内的一切风吹草动都在自己的精神感知之中,再也不怕任何的刺杀和骚扰。”王华知道出窍的好处,因此才敢做汪慧的随身保镖,不怕杀手来刺杀。

  王华思考着,就在这时,突然之间在自己元神出窍的神识感知之中猛地出现了一个人影。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