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都市 → 心眼窥凶免费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心眼窥凶免费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王凉 著

连载中免费

现代悬疑力作《心眼窥凶》火爆来袭,喜欢悬疑推理的小伙伴千万不要错过,该小说由作者王凉倾心创作,主角是陈年方瑾瑜,全文讲述的是:一个拥有通感异能的刑警队长,携手一众警界精英,破获一桩桩关乎人心与人性的离奇旧案。随着诸多真相的呈现与交织,越来越多的谜题将被揭开。

8.3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21

在线阅读

现代悬疑力作《心眼窥凶》火爆来袭,喜欢悬疑推理的小伙伴千万不要错过,该小说由作者王凉倾心创作,主角是陈年方瑾瑜,全文讲述的是:一个拥有通感异能的刑警队长,携手一众警界精英,破获一桩桩关乎人心与人性的离奇旧案。随着诸多真相的呈现与交织,越来越多的谜题将被揭开。

免费阅读

  一天前。

  石磊离开江北度假村以后,凤梨头亲自带人盯他的梢。道上有道上的规则和手段。凤梨头一伙很快就摸清了石磊的底细。于是,当他再次出现在石磊面前时,直接告诉对方:

  “那娘儿们没死,你用不着跑路。”

  石磊不信,执意要离开桦江。

  凤梨头有些不耐烦:“我说你他妈别给脸不要脸,明天你要交不出那块地,龙哥不会饶过你!”

  “你们……你们也得兑现承诺,我才交地。”

  “我说你小子脑袋是不是被驴踢了?不是告诉过你了吗,那娘儿们没死,没死……你他妈还跑个屁呀……”

  “我不管。”

  “你现在没资格跟我们讲条件。”

  “我有。”

  “你有个屁……”

  这时,凤梨头手下一小弟忽然走上前来:“奎哥,你看看这个。”

  凤梨头郭奎接过几张照片看了看,低声问道:“哪来的?”

  手下说:“一个中学生送过来的。”

  石磊似乎预感到某种不详,转身就跑。

  郭奎一边命令手下去追,一边打电话给宋德龙:“龙哥,这小子可能知道咱们在江北孤儿院的事儿……有人送来几张照片……是……知道了……放心吧龙哥……处理干净……明白……”

  重案组对石磊的追查也在继续。

  不过当晚离开桃园街道以后,方瑾瑜没有随大伙一同回局里开会,原因是身体不舒服。

  “是不是最近太累了,忙完这几天给你放个假。”陈年以为自己此番关心很是到位,可方瑾瑜却无力地回了一句“过几天就不需要了”就转身走掉了。

  看着陈年一脸迷惑的样子,丁晓白打趣道:“陈队,没谈过恋爱吧?”

  陈年下意识地点头说“嗯”,但马上又觉得哪里不对:“你说什么?”

  “原来我们无所不能的陈队,也有不懂的,比如女人……”

  “你到底想说什么?”

  “女人这种生物,”丁晓白推了推眼镜框,“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

  “就你懂得多!”陈年拍了一下丁晓白脑袋便上了车。

  丁晓白对着空气发火:“哎,人家是法医好吗?……发型都弄乱了……”

  方瑾瑜回到易安公寓,一进楼道就想起了姚缨春。当天下午的讯问结束,她就已经被放回来了。

  方瑾瑜心想,若是此刻碰到姚姐,双方不免会尴尬;但要视而不见,也不合适。所以最好是不要碰面罢!

  出了电梯,方瑾瑜有意放轻了脚步,但还是在姚姐家门口看见了一个人。不过这人不是姚姐,而是她的儿子姚辛武。

  “辛武,刚回来呀!”方瑾瑜松了一口气。

  姚辛武此刻正在用钥匙开门,草草应了一声:“嗯”。

  “现在高中生放学这么晚啊?”

  “嗯。”这次姚辛武回答得有些急,钥匙转动发出的咔嗒声在寂静的楼道里显得格外清脆。

  门开了。姚辛武没有说话,只是低头示意再见。

  虽然做了两年多的邻居,但方瑾瑜对这个不爱说话的男孩知之甚少。青春期的孩子,就像长发遮住的脸,你永远不知道他们是为了耍酷还是真的害羞。

  方瑾瑜这样想着也开门进了屋,转身的刹那,目光刚好落在姚辛武的鞋子上——一双深灰色的运动鞋周围沾满了泥水和草屑。

  这孩子莫不是逃课了?

  这天晚上,陈年很晚才睡。

  从局里开完案情会出来已是午夜时分。陆步平像算准了时间似的,忽然打电话过来,叫陈年去喝两杯。喝完回到家中,已是凌晨两点。陈年是个理性的人,很少宿醉,但这次却醉得很深,躺在床上努力回想,也只依稀记起两个片断。

  一个是:

  陆步平说:“我已经摸到了人口买卖集团的门儿。”

  “可以啊,陆大包。”

  “但还只是冰山一角。”

  “需要我帮忙的,尽管开口。”

  “这可是你说的哈……”陆步平四下张望了一番,然后凑到陈年耳朵根前窃窃私语起来。

  陈年听后有些惊讶:“你确定跟十四年前的事儿有关?”

  另一个是:

  陈年快要喝醉的时候,一把拉过一个女孩的手说:“瑾瑜,你这两天身体不适不能喝酒,来,我替你喝。”

  那女孩反过来撩他:“哟,大叔,这你都能看得出来,您比老中医还神呢!……要不您再帮我看看手相呀!”

  没等陈年反应过来,陆步平迅速把手伸了过去:“这位小姐,实不相瞒,识人相面乃在下家传之术……”

  尽管眼前这名女孩的笑声娇嫩中透着风尘,明显不是方瑾瑜,可不知为什么,陈年怎么看眼前都是一个朦胧的方瑾瑜的影子。

  就这样朦胧过了一夜。

  又一日清晨,和衣而眠的陈年被手机铃声吵醒。

  根据头一天的手机定位追踪推算,警方决定将人民公园周围五公里的范围列为重点搜查区域,刑侦警带着警犬经过连夜奋战,此刻终于有了结果。

  “石磊找到了吗?”

  “找到了。”

  “在哪儿?”

  “翠峰山……不过……”

  “不过什么?”陈年心头一颤,“是不是出事了?”

  “石磊死了。”

  陈年驱车来到翠峰山。丁晓白、方瑾瑜、周克俭均已到位。

  与林阳案发地点在山脚下不同,石磊死在半山腰处的一片丛林里,这里树木更加茂密,山路更加陡滑。石磊倒在一棵树下,尸体呈匍匐状,背部的羽绒服有四五处刀口,鲜血在裸露的羽绒周围冷冻结痂,呈黑褐色。经勘察,现场脚印混乱,有明显搏斗痕迹,警方初步判定石磊为被人追杀时中刀伤毙命。

  看着石磊的尸体被装进尸袋抬走,周克俭叹了口气:“没想到,忙了半天是这么个结果。”

  “什么结果?”陈年问道,“你认为石磊是因为什么死的?”

  “刚不是说了吗,被人追杀啊!”

  “被什么人追杀,他犯了什么事儿?”

  “不轨未遂啊,还有盗窃,恋物癖。”

  “这些罪该致死吗?”

  “不该!”方瑾瑜上前说道,“之前一直把石磊当成嫌疑人,以为他就应该是罪犯,其实并没有直接证据表明石磊是杀人凶手。”

  周克俭眉头紧锁:“是这样的!可是……为什么之前种种线索都指向石磊?又是什么人杀了他?”

  陈年也叹了口气:“眼见不一定为实,人们潜意识里只相信他们愿意相信的东西。反之,从犯罪者的角度,他们只希望我们看到他们希望我们看到的东西,而那些见不得人的,就像这片森林的背面,往往才是真相所在。”

  陈年说着默默地从裤兜里掏出一包香烟。

  北方冬天最大的特点是,户外冰天雪地,屋内却散发着暖洋洋的气息。

  但有一个地方例外,那就是——太平间。

  石磊的尸体已经清洗干净,赤条条地躺在寒气袭人的解剖室里。正对着手术台的方向架着一部摄像机。两名全副武装的医护人员冲着镜头郑重地说道:“死者石磊第一次尸检由主任法医师丁晓白,和法医师助理蔡瑶共同完成。”

  陈年穿着医护服站在一旁观看。

  尸检过程中,丁晓白陈述:“死者背部、腹部共计六处刀伤,刀口呈柳叶状,伤口深度为8到13厘米不等,除去衣物的厚度,初步判定凶器为长柄匕首,类似西瓜刀。不过……”

  “师父,不过什么?”蔡瑶问道。

  蔡瑶是丁晓白新收的徒弟。确切地说是钱局长硬塞给他的。丁晓白是个高度自我并且有些洁癖的人,他原本并不喜欢和刚毕业的“愣头青”一起共事,尤其那些官宦子弟们,面对尸体不是呕吐,就是昏厥,好不麻烦。

  然而蔡瑶不同。蔡瑶进入解剖室的第一天,就美滋滋地拿起手术刀和托盘,用丁晓白的话说“那架式就跟准备好了刀叉等着吃西餐似的”。加上蔡瑶长着一张娃娃脸,虽然有点微胖,但浑身上下透着任谁都无法否定的一股子可爱劲儿。丁晓白也就默默接纳了。

  此时,面对蔡瑶虔诚的提问,丁晓白却说:“这六处刀伤都不致命。”

  陈年听到这一句,立刻凑上前来:“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蔡瑶抢先说道,“石磊身上的六处刀伤虽然刀口很深,但都不在要害处,加上天气寒冷,也没有造成失血过多,所以死因另有其他种可能。是吧,师父?”

  陈年也望向丁晓白,意欲得到权威解答。

  丁晓白点了下头:“现在我们开始解剖脏器,或许能找到答案。”

  江北度假村。

  宋德龙手持一打照片坐在总统套房的沙发上。凤梨头郭奎哈着腰蹲在一旁。

  良久,宋德龙把照片狠狠往茶几上一摔:“哼!石磊这小子居然敢跟我当面一套,背后一套?”

  “是,是,龙哥!”郭奎附和道,“这小子敢跟咱玩心眼儿,纯属活腻了……”

  “人做掉了吗?”

  “做掉了……做掉了……”

  “有没有被人看见?”

  “没有……没有……龙哥,这个您尽管放心……”

  郭奎边说边凑过去给宋德龙递上一支雪茄。宋德龙接过雪茄,剪下茄帽;郭奎弯着腰点燃茄脚。二人这一套动作配合得可谓既娴熟,又流畅。

  宋德龙深吸了一口烟,说话的语气也平和了许多:“好在做得及时,要是那小子把孤儿院的秘密捅出去,咱的买卖恐怕就得露……不过,现在也不能掉以轻心,拍这些照片的人也是个雷……斩草要除根,不能留后患……”

  “是是是……”郭奎不住地点头哈腰,“我马上去查,马上去查……”

  宋德龙阖上了眼,又突然睁开:“还有那个陆步平,继续给我盯着……这个人,我总是有点不放心……”

  让宋德龙放心不下的陆步平此刻正步履匆匆走进一幢楼里。

  他要去国际刑警组织的秘密据点汇报工作。

  “来了,汤米。”开门的是一名中方人员。

  陆步平点头。

  “路上有没有被跟踪?”

  “Ofcourse!不过已经被我甩掉了。”

  “知道你有办法。”

  二人穿过一条走廊,又经过一道暗门,随后进入一个秘密但开阔的房间。屋内各种现代化刑侦设备一应俱全。四五个体毛旺盛的黄毛大汉笑着起身迎接陆步平。

  陆步平一一与他们握手拥抱。

  简短的寒暄过后,一众国际刑警成员就座下来。

  陆步平开始了他的汇报:“OK,Here'sthething……”

  陆步平在和国际刑警组织开会的时候,提了一个建议——可否在适当的时候借助当地警方的帮助,桦江市局刑侦队长陈年是他的老同学,也是多年好友,业务强,靠得住。更重要的是他的家人的遭遇很可能与人口贩卖组织有关。

  组织给的答复是:在确保万无一失的前提下,可以逐步让陈年接触案件。

  “事情应该是这样的。”

  解剖室里,法医丁晓白也给出了新的推论:“死者石磊真正的死因是中毒,而且根据药检反应推断,石磊在被人追杀受刀伤之前,就已经中毒了。”

  “也就是说,”蔡瑶歪着脑袋道,“就算石磊不被追杀,他也活不成了?”

  “没错。”

  “那说明还有一伙人想要他的命。否则……要是同一伙人的话,既然已经下毒了,干嘛还要再行凶?”

  “也不一定。”丁晓白说,“暂时还不能肯定有没有其他人……”

  “怎么说?”陈年插嘴问道。

  “我在石磊体内检测到了两种药物成份,一种是西地那非,一种是硝酸甘油。西地那非就是人们常说的‘伟哥’,而硝酸甘油是用于治疗心绞痛的特效药。”

  “有什么问题吗?”

  “正常情况下没什么问题,但如果将这两种药物同时服用,就容易出现不良反应,轻者眩晕抽搐,重者导致死亡。虽然是小概率事件,但不排除有这个可能。”

  说到这,丁晓白忽然想起一个细节,便问陈年:“陈队,桃园街道那个报案人说,石磊抢走了她的随身衣物?”

  陈年说是,而且好像还错把蓝色当成了绿色。

  “这就对了。”丁晓白说,“我当时就觉得奇怪,一般人都是红绿色盲。什么情况下会出现蓝绿色盲呢?就是服用‘伟哥’产生不良反应之后。”

  “也就是说,石磊在潜入桃园街道行凶前,同时或先后服用了‘伟哥’和硝酸甘油,入室施暴未遂后向翠峰山方向逃窜,碰巧遇上仇人追杀,在这一过程中体内两种药性融合,最终毒发身亡……”

  “基本可以这么推断。”

  “这么说石磊是自作自受,自己吃错了药中毒死的?”法医师助理蔡瑶在一旁感叹。

  “这也未必,”陈年边思索边说:“可能是他自己误食,也可能是有人恶意提供。下一步,查石磊的病史和药物来源。”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