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穿越 → 佛系豪门女配穿书苏宝玉全文最新章节

佛系豪门女配穿书苏宝玉全文最新章节

苏宝玉 著

连载中免费

《佛系豪门女配穿书》是苏宝玉所著的一篇现代穿越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谢腰穿书后才知道,原主随意抛弃羞辱的贫穷前男友,是本书气运之子,后来青云直上,富可敌国。而她挤破脑袋嫁的反派大佬,婚后对她苛刻暴戾,与国民女神绯闻火热,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谢腰决定靠自己走上人生巅峰,后来诸位大佬表示:后悔,非常后悔....

8.1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21

在线阅读

《佛系豪门女配穿书》是苏宝玉所著的一篇现代穿越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谢腰穿书后才知道,原主随意抛弃羞辱的贫穷前男友,是本书气运之子,后来青云直上,富可敌国。而她挤破脑袋嫁的反派大佬,婚后对她苛刻暴戾,与国民女神绯闻火热,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谢腰决定靠自己走上人生巅峰,后来诸位大佬表示:后悔,非常后悔....

免费阅读

  “谢腰!”

  对方那种冷静的、似乎直达内心深处探照灯一般的目光令林妙妙十分不快。

  她急着想走的脚步停了下来,想起初次比稿时的气,依旧咽不下去,正好趁这次出了:“ 要不是我提升这个模型,你以为我们这次能进终审?你真是痴人说梦!”

  谢腰闲闲看她一眼,仿佛她不是同等人类,只是一团气,一只果子。她取回方案回自己办公桌修改。

  林妙妙急得一把拉住了她手腕。

  “谢腰!说实话,我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么没有积累又不努力的从业者!我们这是什么行业啊?不是靠男人进季氏就能躺在这休息的。”

  “我们组每个人都要扛业绩指标,你自己不努力,能不能不要耽误别人的小组业绩?你真是害群之马!”

  “我要是你,真的会去换工作,不要耽误别人。你长成这样,做做嫩模陪玩什么不用脑子的,扬长避短也好啊。干嘛非跟我们小组的人过不去!天天做这些烂模型害我们!”

  看到谢腰白皙的手腕被自己勒出红痕,林妙妙心里得到了奇异的快慰。

  所有人都被她拉到自己这边,终审的方案也是自己的。

  谢腰输了,那次的模型只是昙花一现,她根本没有天赋,以后威胁不到自己的职场地位!

  “林妙妙,你这种想法很危险。美好的生活要靠自己奋斗创造,妄想通过皮囊走捷径,可是会误入歧路的。”

  “胡说八道,你懂什么?”

  林妙妙翻了个白眼,才懒得听她说什么。

  林妙妙一甩裙子,加快脚步把她远远甩在身后。终审时间紧迫,她要去催熟自己的胜利果实了。

  晚上,在把老同学哄得开开心心后,林妙妙终于看到他拿起手机,订了一个私密而昂贵的私人会所包厢。

  包厢门口,迷 幻的灯光洒下,老同学的手掌从林妙妙琳珑有致的身上离开。厚实的手掌推开包厢的门,大房间里面迷乱的音乐混着烟酒的味道,从门缝争相汹涌着扑面而来。

  在即将进门的瞬间,男人意味深长道:“这是我们摩天金控并购组投资部的经理,有这次终审竞标方案的表决投票权。只要搞定他,不会有候选人比你更有优势了。”

  林妙妙笑了笑,将妩媚的卷发撩到背后。

  ---

  谢腰在补习班认真地听老师讲曲面函数。这块知识对她有点难,她正在全神贯注跟着老师的步骤理解。

  讲完一段,Linda老师拆了这个模型,擦掉白板上的过程,让谢腰写论证。

  谢腰面露难色,显然没有完全理解。但是当她闭上眼睛沉思片刻,睁眼后提笔认认真真写完,一步步和Linda在黑板上讲得一模一样。

  简直好像她的脑子里面有一台复印机一样。

  Linda总感觉谢腰的数理学习有什么问题,但是考她的时候她总能写得出来,一时也说不出问题在哪里。

  Linda转着笔看了一遍,想了好一会,最终只能道:“可以。”

  课程结束后,Linda看谢腰今天心情似乎有点不好。

  她问:“是你之前在熬夜写的模型不顺利吗?也许我可以给到一点帮助。”

  谢腰慢吞吞从背包里取出自己小心珍藏的稿子,被林主任骂她的时候抓出了几道皱痕。

  谢腰收起来的时候,又把皱痕仔细地抚平折好了。

  Linda翻开看着她的模型推导。

  谢腰有些忐忑道:“我是不是真的不太适合这行,我比别人都笨,其实我真的有认真……”

  “我觉得我已经很认真了,可我还是写不出像有天分的人那样的模型。”

  她低头小声说了两句,耸着耳朵,像很久没吃到草的兔子。

  陈Linda认真看完她的爆炸函数,感觉自己的脑子也要爆炸了。

  她深吸了一口气,又叹了一口气。

  Linda鼓励道:“谢腰,不要这样想。我把你的模型思路拿给我们补习班的领导看过,他也觉得你的想法很有天分。”

  “你的问题不在于对预估事物理解的偏差,而是手头会用的数理工具实在太少。”

  “比如这个问题,你完全可以用我们昨天学到的回归方程拟合,你当时不是推导的很好吗?”

  谢腰小声:“可是……会默写,用的时候,我不太会……”

  这是什么状况?Linda脑海中隐约闪过一些猜测,一时没法完全捋清。

  她道:“没关系,数理工具的熟悉,就是我们要共同努力的部分。不要有太大压力,只要你一直这么努力,不超过半年,你的建模水平会超过季氏的很多人。”

  毕竟她一个萧氏投资部十九年从业经验的主管在手把手带她呢。

  谢腰点点头,还是有些低落道:“谢谢你Linda。没想到你们做成人教育的也会了解金融圈的事。不过季氏很厉害啦,在咨询行业能排十三名呢。”

  神他么成人教育。

  常年在投资圈占据鳌首的前萧氏投资总监:“……”

  Linda一脸欲言又止,干脆拿起笔把她的数理部分起了几个新的头,让她用这两天学的方程试着重新建模。

  皮肤如白瓷一般的少女睁着大大的眼睛,里面盛满了求知欲。手前摊着密密麻麻的笔记,越来越厚、失败后反复修改的草稿内容。

  陈Linda这颗久经职场的坚硬姐姐心也被她萌化了一瞬。

  已经到了下课时间,但谢腰完全沉浸在手头的工作中,过了一会,她招招手道:“Linda老师,已经下课了,你先回家吧。我把你建议的这一段推完也走了,你不用陪我。”

  好一会没有回音,谢腰反应过来,抬头才发现,感觉只是过去了十几分钟而已,然而墙上的时钟已经指向22:30,距离下课竟然已经一个多小时,Linda老师早就走了。

  大约和她告别时,她还沉浸在算法中,并没有意识到。

  Linda老师给的思路特别好,和萧绎之前随手写给她的模型思路相通,在之前回归的基础上,加入了她这几天想要综合考量的员工离职和竞争对手市场侵吞因子测算。

  受到她的数理知识启发,谢腰将整个员工迭代数据部分大变样。

  回到玫瑰庄园将修改好的模型重新发到主任邮箱,电脑上的时间已经到凌晨三点了。

  谢腰起身,去楼下厨房倒了一杯冰水醒神,准备再看一段前夫的笔记再睡。

  宽阔而黑暗的厨房里突然传来椅子被碰倒的声音。谢腰一下子站起来,接着就是像枪|声的声音。

  她连忙跳起来寻找掩体,趴在地上,脸紧紧贴着地,避免被流弹射伤。

  空间里枪声停了下来,只有混乱而纷杂的脚步声,不知来了多少人,一会要干啥,咱也不敢问。

  谢腰一动不动脸朝下摊着,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直到一个毛茸茸的东西踩到她,谢腰呼吸一乱,继而紧紧咬着唇,不敢发出声音。

  然而这一声呼吸已经暴露了她的存在。

  “你在啊。”

  晏泽优雅的声音在夜色里听起来格外凉凉的。

  谢腰觉得自己又要被这个人杀掉了!!!紧紧捂着自己的嘴。

  她躺在地板上,穿着睡裙,露出小腿。毛茸茸的四角怪物踩着她的腿,一个又一个越过她,有几个小的似乎越不过去,还不小心在她肚子上蹦了几脚。

  好重啊!这是什么妖怪!

  在第五个踩她肚子的肥胖怪物出脚后,被踩到内伤的谢腰终于忍不住“嘶”了一声,就是这一下暴露了方位。

  男人的脚步声瞬间临近,谢腰连忙重新屏住了呼吸。

  可是来不及了。

  长腿晏泽几步就跨到她身前,手里的黑影真的很像要崩她脑瓜子,不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武器!

  晏泽抬手——

  “啪”地一声敲开了大厨房的顶灯,流离的光泽从高高的彩色玻璃顶倾泻下来。

  他皱着眉。

  “谢腰,你躺着干嘛?地上不凉吗?”

  谢腰:?????

  看到睫毛快速颤动,似乎怕到不行的谢腰,晏泽有片刻的困惑。

  “羊,你也害怕吗?胆子这么小。”

  随着灯光流泻,空气中传来轻轻的“咩咩”声,似乎是怪物在找吃的。

  谢腰的眼睛从手指缝里露出来,越张越大。

  整个开放式厨房里挤满了又白又胖的小羊,毛卷卷的,随着夜里穿堂的风轻轻摆动。

  谢腰:???

  晏泽举起玩具气|弹|枪,对着其中一只肥羊的屁股又怼了一下,小胖羊惊吓地举起蹄子就跑。它一跑,其他停下来的懒羊又被扰动,整个羊群绕着巨大的中心料理桌跑起了圈。

  “……晏男神,你在干什么呀?”谢腰团在冰凉的地上,尽量不惹到他的神经病,小心翼翼地问。

  晏泽穿着宽松的家居服,手指漫无目的又拨了一下枪托,重新瞄准了一只圆屁股羊:“数羊。”

  “晚上睡不着,数羊。”他的目光掠过肥硕的羊群,又凉凉说了一遍。

  谢腰无言。可怜的小绵羊如自己一样,都要被他吓死了。

  谢腰想起自己下午去取车时,远处被木栅栏围住的大草地上,有一群卷毛小羊,咩咩叫着舔半人高的矮树叶子,好可爱的。

  她当时还感叹男主好有钱好有爱心啊。

  现在,脸很疼的谢腰一言难尽。

  “嘭”地一声,羊群重新开始奔跑,晏泽的眼神落在肥羊身上,宛如屠户,沙哑着低声道:“总感觉少了一只。你觉得呢?”

  “我……我觉得?”我没数过啊。

  晏泽修长的手指闲闲托着玩具□□,黑洞洞的枪|口晃过了谢腰。

  “男……男神说的对。”

  “我如果一直数不对,就一直睡不着。”

  一直睡不着,就想杀人?

  谢腰看着晏泽单手握着玩具枪,修长的身形慢慢靠近,危险的气息从他每一个毛孔蹿出,又笼罩了她只穿着睡裙的单薄身形。

  ---

  “多亏了你,我昨晚睡得很好。”

  晏泽咽下吐司话一出口,餐厅的所有人目光都炯炯盯着谢腰。

  关键是谢腰今天比昨天容光焕发,看起来好像真的得到了滋润。

  谢腰表情一言难尽,握着公文包,坐在了长桌十米外的另一头。

  她早上收到了林主任的回信,通知她准备好参加半个月后的英天娱乐并购案终审投决会。

  个中缘由,她本来一头雾水。

  但是当社会新闻夹杂着林妙妙被马赛克脸部后的图片被同事推送给她,一切豁然开朗。

  因此,她只能硬着头皮,在所有人诡异的目光下,犹豫道:“晏总客气了,应该我谢谢您。”

  此事说来话长。

  昨天夜里三点十五,一向自恃业绩过人、喜爱与新任CEO唱反调的摩天金控并购组投资部总经理因为涉嫌□□,在一所高端私人会所被抓了。

  对妇女不尊重、以武力迫使对方屈服,在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是不可饶恕的丑行。

  为了避免他的丑闻给摩天金控国内外股价带来重大负面影响,事情刚发生,凌晨四点,远在美国纽约的摩天总部发来高管辞退函,将这位功勋卓著、为摩天效力十五年的老骨干扫地出门。

  半小时后,中华区总裁令下达,不出意外的,该部门被CEO十分欣赏的肱骨占领。

  杀敌一千,自己毫发无伤,晏泽再拿下摩天一个占全公司利润25%的重大业务部门。

  而与谢腰相关的部分是,此次案件中被指认的从犯,还有一位季氏集团的女子。

  虽然该女子后续翻供,表明自己也是受害者,并没有协助嫌疑人控制受害人。

  但是因为她的账户有不明来路的巨额资金入账,穿透监管后核实为摩天金控打出。

  美丽的林妙妙女士被以卖|yin罪逮捕了。

  林主任简直一言难尽。

  林妙妙已经参与到英天娱乐并购案的终审名单了,竟然在这个节骨眼上去摩天金控□□?

  她脑子有问题吗?

  本来在替代她的人选上犯难,主任早上看到了谢腰凌晨三点发给她的新模型,针对她白天提出的问题进行了详细地修订,不光改变了她提出的问题,还修正了她没有提出的假设。

  虽然依旧稍显不足,但是这个模型最初是她提出的,而且她的进步速度、努力程度,确实让主任刮目相看。

  凌晨三点,有人在写模型,有人在卖|yin,选谁去参加终审,不言而喻。

  而谢腰也因为努力写方案,被主任选中后,逆转人生进度条和男主好感度都上升了。

  逆转人生进度已经15%了,好感度也上涨了3%呢!

  一觉睡醒,熬了夜,皮肤却变好了,脑子也清醒了些,这是怎样的一种快乐!

  这种快乐想象不到。

  为表感谢,谢腰开心地跑到迈巴赫旁边,打开驾驶座亲自开车送晏泽去上班。

  像火花划过,她的裙摆在风中一扬,晏泽目光转动。

  打开车门,摩天金控董办钟总助正坐在驾驶位上目瞪口呆地看着她。

  准确地说是看着她从自己老板的别墅里走出来。

  不是说让她跳喷泉的吗?

  不是说和她不熟讨厌她的吗?

  怎么事情的走向如此莫测?

  是不是女人不够狠,地位不够稳?

  司徒小姐磨了那么久还连身份都没捞到,不要说登堂入室了。

  自己老板这是认可谢腰出入他家了?

  钟总助对铁腕谢腰肃然起敬!

  谢腰正一无所知地示意钟总助去副驾驶,今天她开车送老板。

  钟总助电光火石间反应过来,人家要私人空间,连忙弃车而逃。

  准备进后排老板位的晏泽阖上车门,长腿往前跨了一步,抬起手掌推着谢腰的脑袋把她从迈巴赫上推下来。

  他下巴昂昂,朝着车库里最小最破的那辆车示意,又招手,让钟建国回来。

  晏泽目光扫过,停车场旁边的草地上,小卷毛羊怯怯地“咩”了一声。

  谢腰也“嘤”了一声。

  ---

  林妙妙卖|yin这件事,虽然被林主任冷处理,但是她平时为人高调,好事要出门,代价就是坏事更是传千里。

  曾经把她当做女神的男同事们脸上很疼,整个季氏集团以投资部为核心,都在谈论并震惊于她的丑事。

  一时之间,昔日趾高气昂投资部小公主,沦为公司笑柄、监狱法制咖。

  而与之相反,勤勤恳恳、自己努力的谢腰,一跃成为林主任爱将。

  她背负着拿下英天娱乐项目的重任,做好PPT后又得到了主任的小道消息,去P大听摩天投决会委员胡适的讲座。

  讲座后交流了对英天娱乐资产价值的看法,谢腰恭敬地递过手机,申请加胡适的微信,并在备注名后狗腿地加了一个总字。

  胡适昂着头,以一种过来人、业界大佬的姿态:“小姑娘,朋友圈里多发点业务,不要放这么多自拍,不专业!”

  谢腰连连称是,神态极其恭敬。

  谢腰熬夜写的方案确实有可圈可点的地方,胡适还算惜才,提点了需要修改的部分,以业界大佬的姿态坐上助理和保镖环绕的轿车走了。

  严格意义上来说,胡适是晏泽从事CEO的摩天金控全资控股子公司的投资部的负责人,也就是晏泽下属的下属。

  然鹅晏大老爷不给她走后门,腰腰又有什么办法呢。

  滴自己的汗,吃自己的饭,腰腰的工作进步靠自己干!

  谢腰转发了胡适朋友圈里一篇文章,主要是介绍他所在的摩天金控投资子公司的业务模式和所获奖项。

  谢腰转到自己朋友圈,转发语真诚地写道:【向行业一流公司学习,向前方优秀前辈问路。希望在公司的每一天都能够不断努力,充实自我,永远奋进!】

  听完讲座,夏日绚烂的晚霞将江天点燃,火红的光彩像极了奋斗者身上的光芒,比钻石更加璀璨。

  谢腰歪头看着天边的霞光,脑子里算着胡适前辈提出的修改意见,确实有她没想到的地方,有经验的前辈指导就是不一样,感觉前路充满了光明。

  福有双至。短信箱里,Linda老师不久前发信息过来,表示对她正在做的模型有新思路,约她一起吃晚饭,边吃边谈,吃完再上课。

  谢腰打字回信息,顺手将喝了一半的水瓶先放在车顶上。

  ---

  萧氏集团顶楼,在美貌秘书憧憬的目光下,暴躁太子爷萧绎正在自己对着镜子、歪着头系领带。

  将助理报来的君越饭店订位和Linda说了一遍,萧绎眼神下压,颇有锐气:“今晚吃饭就和谢腰挑明。她处心积虑接近你这么久,不就是对我旧情难忘?呵,女人!”

  陈Linda:不是好像是您让我主动接近她的……

  正这时,助理又敲门进来:“萧总,摩天金控总裁办约您时间,是否可以共进晚餐?”

  萧绎烦躁地一挥手:“区区给资本家打工的走狗,说我没时间。”

  摩天金控亚太区CEO办公室。

  萧氏集团总裁办给出的理由是:很抱歉钟先生,我们萧总今晚的时间已留给家人分享。如果可以,期待后续更进一步合作。

  话说得很好听,但是所谓的“后续”,连一个时间范围都没有,是明显的推脱了。

  钟总助一脸为难地将萧氏高高在上的回复报给老板。

  晏泽却望着摩金大厦108层外,高空被太阳光染得熠熠生辉、几乎令人有些眩晕的灿金。

  闭了闭眼,钟总助本来以为老板要将晚餐改为与司徒小姐一起用。

  没想到他忽然报出了一个钟总助听都没听过的人均消费86的餐馆,名字也十分土气。

  晏泽:“去订好红太阳的位置,然后问英天娱乐并购案,季氏推荐的新项目负责人谢腰,要不要来。”

  ---

  接完钟总助的电话,谢腰只好将打了一半的字删掉,向Linda老师抱歉地回复道,她还有工作没做完,今晚的课程可能也要推迟半小时。

  萧绎正准备砸穿衣镜,陈Linda连忙道:“老板!看我还有一招!”状如孙悟空。

  Linda回短信:【看到你朋友圈转发了八X组合成员祁越的照片。我手头正好有培训机构赠送的福利,今晚7:30祁越工体演唱会的门票,要不要一起听?】

  谢腰一边回短信一边坐上驾驶座,在美色与工作间不断拉车,犹豫着回道:【我尽量在7点前搞定!谢谢Linda老师,我票钱转给你。】

  身后的道路上忽然传来一阵人潮的轰动。

  谢腰还没反应过来,身旁的副驾驶座突然被人打开,口罩斜斜落在嘴边,头发也被抓炸毛的少年喘着气,惊声道:“小姐姐,拜托开车,我被围攻了!”

  “祁……祁越?”谢腰一脸茫然,看到后面举着Flora立牌的狂热男粉,本能转钥匙打火锁门,一脚油门开了出去。

  男粉在后面追,还丢应援物。

  祁越吸了一口气,又委屈、又感激地道:“嫂子,谢谢你!”

  谢腰:我靠??????????????????????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