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古言 → 妙手仵作爱妃很凶萌白小糖全文最新章节

妙手仵作爱妃很凶萌白小糖全文最新章节

白小糖 著

连载中免费

《妙手仵作爱妃很凶萌》是作者白小糖所著一部长篇古代言情小说,主角是水妙璇唐佑宁,全文讲述的是:水妙璇穿越古代成为女扮男装的仵作,立志要为死去的冤魂找出真相,还他们一个清白,奈何遇上了传闻中有龙阳之好的顶头上司唐佑宁,从此陷入水深火热的生活中,上司动动嘴,下属跑断腿,不管在古代还是现代,都是通用的!

27.6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21

在线阅读

《妙手仵作爱妃很凶萌》是作者白小糖所著一部长篇古代言情小说,主角是水妙璇唐佑宁,全文讲述的是:水妙璇穿越古代成为女扮男装的仵作,立志要为死去的冤魂找出真相,还他们一个清白,奈何遇上了传闻中有龙阳之好的顶头上司唐佑宁,从此陷入水深火热的生活中,上司动动嘴,下属跑断腿,不管在古代还是现代,都是通用的!

免费阅读

  水妙璇看着自己身上这件衣服傻了,这是什么意思。

  她爹爹不会是真的气坏了吧,怎么不仅没有罚她,反而还开始款待了呢?

  她看着给自己穿衣的翠竹,忧心忡忡的问:“翠竹啊,我爹到底是怎么了?”

  “我怎么觉得这一次他生气好像跟以前都不太一样了,是不是真的被我气坏了。”

  翠竹听完水妙璇的问题直接给她了一个白眼儿。

  “小姐你自己偷跑出去还能问出这样的问题,你也是真够没有良心的,老爷刚才进你房里的时候,看到你最心爱的那一堆骨架散了一地,还以为你被坏人绑去了,他差点急得都哭出来。”

  “结果呢,你就跟着一个外人跑了,一点都不顾忌老爷是怎么想的……”

  翠竹语重心长:“我劝小姐你这回还是乖乖认错,乖乖听话,别让老爷再那么伤心了。”

  “我知道我做的不对,但是当时的情况真的不是我自己能左右得了的,所以我也准备给我爹道歉,但他好像一直都不往耳朵里听,现在还有这样对我,不会是要把我直接送人了吧?”

  “送人到不至于,但老爷是真的想找一个人好好的管管你。”翠竹边给水妙璇绾头发边说。

  “这是什么意思?”水妙璇突然害怕。

  “就是小姐你想的那个意思,老爷说你现在太跳了,就是因为从来没有一个人好好管过你,等你有一个完整的家庭之后,你就会静下心来,好好的相夫教子了,他也不会再这样每天担心你。”

  “我爹还真要把我送人?”水妙璇急了。

  “小姐,你怎么能说的这么难听呢,什么叫送人,就是给你找一个好一点的归宿。”

  水妙璇不想听翠竹在这里替她爹开脱,她直接一把撤掉了翠竹往自己脑袋上插的那些簪子,披散着一头及腰的长发之间,就跑到了她爹的书房。

  水妙璇从小到大就没受过这个委屈,一直是自己想干什么干什么,现在听到她爹这样,她也不讲究什么礼数了,直接一脚踹开了房门。

  “爹爹,你要是真的不想要我了,就直接把我扔出去,不要冠冕堂皇的找些理由把我推给别人!”

  “要么我好好给你道歉,咱们两个有什么事情自己商量,要么你就等着我离家出走,再也没有这个女儿!”

  水妙璇说完这一通话以后,才看到她爹爹的书房里不止她爹一个人。

  她面前还做这个端正的男子,身着白衣,气度不凡。

  水妙璇第一眼没看出来,但是却觉得这眼熟,看了好半天才发现这竟然是个老熟人。

  “尹路?”水妙璇惊了,“你不是在京城做官吗?怎么突然回来了?”

  尹路是她的发小,比她大三岁,小的时候没少欺负他,直到长大之后才好一些,两个人感情好不容易融洽一点的时候,尹路就考去京城了,到现在已经有六年没见了。

  真看不出来有的人小时候是个泥猴,长大了就变成翩翩君子了。

  “你怎么回事儿,噢,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这六年没见你都变得这么人模人样了?”

  “妙妙,怎么说话呢?对尹公子放尊重一点。”水越泽干咳一声,不过显然他现在的脸色比水妙璇刚进屋子里面乱喊一通的时候好多了。

  水越泽说完这番话又转成对尹路笑了一下:“不好意思,让世侄见笑了,我这女儿从小就没把她管好,搞到现在没大没小的,你不要往心里放。”

  尹路温柔的笑了笑:“不会,妙妙这般真性情的女子才最为可爱。”

  水妙璇看着自己爹爹和尹路这说话方式,心里突然产生一种不好的预感。

  “爹,要打要罚我都随你来,今天的事情真的是我做错了,但其实我也可以解释……”

  “不过如果你不想听我解释也没有关系,你尽管罚好了,禁足一个月还是两个月都随你。”只求你别动让我嫁人的念头。

  当然。后面这句话水妙璇是万万不敢说的。

  “妙妙说的这是什么话?你平时有些调皮爹爹也都理解,我又怎么会跟你真的生气呢?只不过现在妙妙已经长大了,有些事情不得不考虑……”

  得,她爹这是铁了心了。

  水妙璇咬牙切齿:“尹公子,我和我爹爹有些事情要说,还麻烦你回避一下,毕竟都是我们家的家事。”

  “早晚都是一家人,有什么可回避的?”水越泽看着水妙璇这副油盐不进的样子,忍不住动了怒气。

  还真就是她想的那样。

  水妙璇第一次感觉到了无力,她现在一时半会儿是想不出来办法了,干脆一跺脚跑了。

  水妙璇从小长到这么大,这还是头一回面临着自己爹爹极有可能不爱自己,还觉得自己是个麻烦和累赘的危机。

  她的眼泪不自觉的掉了下来,抱着一边的翠竹哭了起来:“翠竹,你说我是不是我得捡回来了啊,为什么我做错了事之后他想的不是解决问题,而是直接帮我解决了啊……”

  “小姐是对尹公子特别不满意吗?”翠竹这没有爹娘的孩子,很是不能理解水妙璇在难过什么。

  “不是满不满意的问题……”

  “那是什么问题?”一道有些清冷的声音从水妙璇的背后传来。

  尹路自顾自的坐到了水妙璇的身边:“你也快要到这个年纪了,跟我就这么委屈你吗?”

  “有你什么事儿啊,我就不喜欢你这类型的不行?”

  尹路点头,完全看不出来他刚才在水越泽面前那个温柔的样子:“那你喜欢什么样的跟哥说说。”

  “这也不是喜不喜欢的问题,我问你,你爹突然把一个你很多年都没见过的女人塞到你怀里,告诉你你要娶她,你愿意吗?”

  尹路眯了眯眼睛:“分人。”

  “你这么说也没错,所以我才生气,我又不喜欢你。”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这个问题又绕了回来。

  水妙璇刚才不想说,但聊多了就随心所欲了,她脱口而出:“我喜欢聪明的,至少得比我聪明……”

  “然后高一点儿,身材好一点,脸看上去要很有男子气概,但是又不能特别凶,要风流倜傥的那种,最好还要会轻功,可以上蹿下跳,你见不到他的时候,他能突然降到你面前……”

  水妙璇叹着气抬起了头,然后就看到面前突然出现的男人闭了嘴。

  刚降到她家院子里的聪明萧沐:现在走还来得及吗?

  “我……过来看看你有没有被你爹把腿打折……”萧沐苍白的解释了一句。

  然后因为实在太过苍白无力而闭了嘴。

  “这位是?”尹路站了起来,没忘记把水妙璇也从地上扶了起来。

  萧沐看着两个人接触的地方,眼色晦暗。

  “萧沐,是我……”水妙璇说了这几个字之后就说不下去了,因为她发现自己没有办法介绍萧沐是她什么。

  “是京城来的仵作。”说到这水妙璇才想起来,“你们不都是京城的吗,难道从来没有见过?”

  “没有。”两个人异口同声。

  “我不用上朝。”萧沐解释的很简短。

  “这样啊,”水妙璇也不好奇,“不过你来这儿干什么,总不会是真的来幸灾乐祸,看我到底被没被我爹禁足吧?”

  听水妙璇这么一问,萧沐才想起自己来这里的目的。

  “我来是想告诉你,我可能知道下一次命案的时间和地点了。”

  水妙璇一听这话“蹭”的一下蹦了起来:“什么时候?”

  “今晚。”

  水妙璇觉得自己一刻都待不住了,还有一个可以阻止命案发生的机会摆在自己面前,她不能坐以待毙。

  所以水妙璇这一刻彻底忘记了自己和水越泽的争执,也忘记了自己上一刻还在忏悔错误。

  “那我们赶紧行动吧!”水妙璇拉着萧沐就要往外走。

  可是萧沐却一动不动:“我只是来告诉你一声,并不是要把你拉下水,如果这一次你要是再跑出去,你爹怕是不知要打断你的腿,连我的腿也保不住。”

  “人命关天,我爹作为金陵知府有这个觉悟,他会理解的。”

  可是水妙璇一想着自己爹爹刚才往萧沐脸上挥拳的样子,自己都不信自己说的这个话。

  “这样吧,”一旁一直在看戏的尹路突然走了过来,“既然妙妙这么想去,我可以帮助妙妙。”

  “怎么帮?”

  “我是伯父看中的女婿,如果我说要把你带出去玩和你培养感情,我相信伯父应该不会反对的。”

  水妙璇连连点头:“对对对,那尹大哥你快点去和我爹说。”

  这一听到尹路可以解决问题,水妙璇连称呼都变了。

  “等等!”萧沐拉住了急匆匆就要往外面走的水妙璇,“这位仁兄会这么轻易的帮忙吗?眼看着自己的相亲对象要和别的男人出去,你真的心甘情愿?”

  萧沐都不知道该怎么说水妙璇了,明明挺聪明的一个人,解决一些难题都不在话下,但是一遇到自己的事情就犯傻。

  但凡是眼神稍微好点的人就能看出来,那个姓尹的绝对对她别有所图,她还毫无防备之心,早晚有一天被人给拐了去。

  “这有什么不心甘情愿的,只要妙妙喜欢,我帮上一点小忙也不是不可以,但是……”

  看看!他怎么说的来着,果然别有所图,还但是。

  “但是什么?”萧沐冷冷的问。

  结果还尹路根本就没看他,而是摸着水妙璇的头:“我也没有说别的要求,只是谎撒出去了总不好不好下圆。”

  “你事情办完陪我在金陵玩一天就行,这样不错就算怀疑,我们也有人证,你说是不是?”

  尹路笑的温柔柔柔的:“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妙妙要学会保护好自己,要不然以后这种忙我可再也不帮了。”

  水妙璇记忆里的尹路完全就是一个一直欺压她的恶霸,现在突然变成这种暖心大哥哥的形象,她还真是感动的感激涕零。

  “尹路,你也太好了吧!”

  “行了,再这么继续磨叽下去,人都死光了,你也不用出去了。”萧沐实在是看不过去了,他双臂换胸,冷言冷语。

  水妙璇一听这话赶紧拉着尹路去和她爹请愿了。

  萧沐甩了甩袖子,从院子里飞了出去。

  没等多久,水妙璇跑了出来,不忘记带上她各种宝贝工具,眼神闪闪发亮。

  萧沐看到水妙璇此时此刻最感兴趣的还是案子,心里舒坦了许多。

  他也不寒暄,朝着尹路点了点头,直接就把水妙璇带走了。

  “你怎么知道要有案子发生的呀?”水妙璇生怕自己暴露什么,贴近萧沐说的非常小声。

  “自然是因为我……”萧沐顿了顿,“……聪明。”

  水妙璇再怎么不爽,也不能否认这一点:“所以时间和地点是哪儿?”

  “今晚的武德寺。”

  因为当朝皇帝推行佛教,所以在各个地方都设立了相应的寺庙,用来给民生祈愿,保佑百姓风调雨顺,顺便还巩固皇室地位。

  当然,真实目的到底是哪一个在前哪个在后还有待商榷,但是不妨碍所有的百姓都对于朝廷设立的寺庙有着很强烈的崇拜和信任。

  金陵城之中的就是武德寺。

  而今天,是中元节。

  “如果真的是穿云楼所的话,这一切就都能理解了,今天是中秋节,百姓都在祈福的日子突然发生命案,如果真的有人刻意引导大家的说法的话,大家对朝廷旨意的信任自然而然的会受到影响。”

  这就是用宗教来治理国家的缺点之一,水妙璇早就已经发现过这个问题,但一时半会儿,这又是改不掉的。

  “我就说皇上用这种办法来笼络人心,统一百姓,稳固江山肯定是不可以的,现在怎么样?果然要在这上面出大事儿!”

  萧沐看着水妙璇讳莫如深的表情忍不住好奇:“怎么说?你觉得这个办法不好吗?”

  “当然不好!”

  “百姓们对于皇室神祗确实是信任,这个办法不失为一个巩固民心的快捷之道,但是这天下哪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治理国家是没有捷径可走的。”

  水妙璇耐心给萧沐分析利弊:“这种信任建立的简单,但是皇上有没有想过摧毁的也会简单,当信任的成本变得这么低,那是不是出现一个可以更让百姓相信或者更怀疑的事情的时候,这种信任自然也不复存在了?”

  水妙璇说的认真,没有看到萧沐的眼神越来越亮。

  她不知道,此时此刻她说的这番话,在几年前萧沐的嘴里几乎丝毫不差的出现过。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