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言情 → 重生九零之我有矿虎玖全文最新章节

重生九零之我有矿虎玖全文最新章节

虎玖 著

连载中免费

《重生九零之我有矿》是虎玖所著的一篇现代重生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上一世金琬琬头铁,一头栽进写文这个深渊谁也拉不回,结果高考失利混了个二本院校,大学四年继续在网文圈里扑街,导致后来的人生一事无成,日子凄凄惨惨戚戚,一朝重生至九零年代,金琬琬回到了童年时期,上天待她不薄,还附赠了空间系统给她,且看她如何在这年代发家致富,混的风生水起!

16.2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21

在线阅读

《重生九零之我有矿》是虎玖所著的一篇现代重生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上一世金琬琬头铁,一头栽进写文这个深渊谁也拉不回,结果高考失利混了个二本院校,大学四年继续在网文圈里扑街,导致后来的人生一事无成,日子凄凄惨惨戚戚,一朝重生至九零年代,金琬琬回到了童年时期,上天待她不薄,还附赠了空间系统给她,且看她如何在这年代发家致富,混的风生水起!

免费阅读

  一晃眼,她们在龙城待了七天。

  昨天金远林把朱芬送上回家的班车,今天就要带两个小孩去山城。为了省钱,他们买的是硬座,与一家四口同行的还有一对祖孙。

  这对祖孙是柳晓蓉和金远林“室友”的妈妈跟儿子,前世金琬琬还吃了这个小弟弟的醋。因为去山城的火车上,柳晓蓉只顾着照顾那小子,对她不闻不问,可把她气坏了,于是在火车上她就望着窗外思念刚离开的奶奶。

  毕竟那个小弟弟不仅抢了她妈妈的注意力,而且有亲奶奶在旁边嘘寒问暖,你说气不气人。

  切,谁还没有奶奶似的,她奶奶要是在,肯定也对她嘘寒问暖的,哼。

  而且当时柳晓蓉居然还为此责怪她,因为她心酸之下流了眼泪,被金远林发现了,就追问原因。然后听到她说是想奶奶了,柳晓蓉就生气了,直接说你要是这么舍不得阿婆阿公,现在就回家去,我花这么多钱带你去外婆家你还不领情巴拉巴拉的。

  要不是有金铃铃安慰她陪着她,估计她会更憋屈。

  所以说小孩子有时候真的很记仇,尽管她上辈子年纪越来越大时,忘记了这件事,但如今重新经历一回,那些记忆就变得鲜活起来,连细节她都能够记得一清二楚。

  不过跟上辈子不同的是,心理年纪有几十岁的老奶奶金琬琬,已经不会跟一个小弟弟吃醋了。

  柳晓蓉只管对她朋友的儿子嘘寒问暖,金琬琬一点儿也不介意,拿出一副扑克牌跟金远林和金铃铃斗地主,玩得不亦乐乎。

  时间一长,倒轮到被老公女儿忽视的柳晓蓉心里不舒坦了。

  平时最黏她的金琬琬,现在竟然跟爸爸玩得那么开心,一眼都没瞧过她,心里太不是滋味儿了。

  “琬琬,你什么时候会打牌了?”没话找话的柳晓蓉只好“挑刺”。

  金琬琬不以为然地说:“在家看人家打,就会了啊。”

  柳晓蓉嘴巴一张,刚想说“不能学你爸赌钱”,金琬琬就抢先一步开口:“放心吧妈妈,我不赌钱,就是打着玩儿,在这火车上要坐三十多个小时呢,不找点消遣难顶哦。”

  说着斜着眼睛看了坐在她和婆婆中间的小弟弟,短促地笑了一下说:“你和婆婆跟小弟弟玩游戏不觉得无聊,我们啥事也没得做,简直没劲透了,还好我带了副扑克牌来哦,不然这么长时间可怎么熬下去。”

  柳晓蓉那些未出口的话瞬间被堵死了。

  莫名觉得琬琬这一笑别有深意是肿么肥事?

  晚上睡觉时,那个小弟弟直接躺在柳晓蓉和婆婆腿上,睡得可香。而金琬琬金铃铃睡得极不舒服,干脆不睡了,喝了金琬琬事先装在矿泉水瓶的清潭水,两人就精神百倍,一个拿出课外书看,一个拿出卷子做。

  硬座车厢的灯到了晚上也不会关,而且这会儿火车还没有晚上要拉窗帘的奇怪规定,所以灯光并不暗,丝毫不影响两人看书做题。

  但路过的人看到两个小姑娘大半夜的不睡觉,居然在看书和做卷子,都露出一脸震惊的表情,走出很远还在频频回头。

  金远林半夜起来上厕所,发现姐妹俩这奇葩的操作,迷糊的眼睛顿时瞪大,“你们不睡觉在干什么呢?”

  金铃铃淡定地翻了翻书,“看书。”

  金琬琬头也不抬地在草稿纸上计算,“做题”。

  金远林:“???”

  这下他是完全清醒了。

  揉了揉眼睛,金远林严肃地说:“晚上是睡觉的时间,不是用功的时候。你们必须好好休息,不然对身体不好,明天也会很没有精神。”

  “睡不着,火车太晃了。”两人异口同声地说。

  “先等会儿,爸爸去上个厕所。”

  等金远林回来,他让金铃铃跟自己换了位置。

  坐在中间,金远林对金琬琬说:“琬琬你躺在爸爸腿上,把脚放下去,别放在上面,容易滑出窗子。”

  金琬琬吃惊地看着他。

  金远林打了个哈欠,“快点,把卷子收了。”

  金琬琬无奈,只好乖乖收好东西躺下。

  然后金远林伸出右手按下金铃铃的脑袋,还无意识地拍了拍,昏昏欲睡地说:“行了,靠在爸爸身上睡吧。”

  金铃铃歪了歪头,跟金琬琬大眼对小眼,一时间都对这突如其来的慈父关怀无所适从。

  ※

  度过了火车上漫长的三十多个小时,他们就跟那对祖孙分别了。

  之后又坐上大巴辗转一天,金琬琬终于抵达外婆家的小镇。

  上辈子父母离异后她在这里度过了初中、高中两个时期,只是后来随着时间流逝,大家都搬到了城市,回小镇的次数才少了。

  但不管怎样,这个小镇可以说是她第二个家乡。

  外婆家就在车站旁,所以他们直接是在外婆家门口下的车。

  看着最前面那个慈祥的奶奶,还有那些熟悉的面孔,金琬琬的心情也颇为激动。只是已经重生有一年多了,金琬琬现在比较能克制住自己的心情,倒是没有表现得太明显。

  柳晓蓉见到亲人,同样十分激动。由于当年偷偷离家去找金远林,嫁到了遥远的外地,想回来一趟都难,而上一次她回家还是金铃铃一岁多时,距今都有十年了!

  “妈!”

  柳晓蓉上前抱住了自己的母亲。

  年近六十还年轻得像四十多岁的曹美茹,眼眶湿润地应着幺女:“哎,总算是盼到你回来了。”

  “二嫂、三嫂。”柳晓蓉擦了擦眼角,转向旁边两个年轻的少妇,笑着打招呼。

  “妈一天斗在门口等,巴不得你几个是飞回来的。”外向活泼的娃娃脸二舅妈笑眯眯说。

  看起来比较温柔娴雅的是三舅妈,她回应了柳晓蓉后,就看向乖乖站在一边不出声的两个小姑娘。

  “勒两个斗是蓉儿的女迈?铃铃和琬琬?”

  金远林这才领着姐妹俩上去一一问候:“妈、二嫂、三嫂。”

  金琬琬笑容灿烂,一点儿没有见到生人的局促,很是自来熟跟三人打招呼:“外婆好!二舅妈、三舅妈好!”

  这几声称呼把众人惊呆了,也不知是惊讶金琬琬年纪小小就能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还是惊讶她刚来就喊对了人。

  不过三人并没多想,以为是金远林夫妇刚刚在车上教她认过人了。

  但柳晓蓉心里很清楚,她事先从来没教过金琬琬……难道是刚刚她叫人的时候,被金琬琬听到了?可那也不对啊,她讲的是方言,金琬琬这么小听不懂的吧?

  暂时没空细想其中的奥秘,柳晓蓉就先按下心头的疑问,若无其事地继续做着介绍。

  金琬琬一共有三个舅舅,大舅跟前妻有个儿子,几年前又跟现任妻子生了一个女儿;二舅有一个跟金铃铃同年的大儿子,和一个才一岁的小儿子;三舅目前只有一个比金铃铃小一岁的女儿。

  可金琬琬记得很清楚,三舅家的小表弟就是这一年暑假怀上的。

  三个舅舅各有所长,对金铃铃和金琬琬都很和善,上辈子金琬琬获得了舅舅们的许多照顾和帮助。在她需要父亲的时候,金远林从来是缺席的,倒是二舅和三舅都曾经给过她一种类似被“父亲”照顾的感觉。

  金远林和柳晓蓉忙着应酬亲人们的热情招呼时,金琬琬就偷偷拉着姐姐,向她介绍每一个人。

  她还想带着姐姐去上辈子她们住过的小房间,结果到了走廊一看,那栋房子还没起呢。

  “对哦,这个时候外婆还没退休,幼儿园的第二层、第三层还没修建。”

  金铃铃好奇地问:“是外婆开的那个幼儿园吗?”

  “是啊。几年后外婆退休,幼儿园就交给三舅和三舅妈打理了,三舅妈是园长。”金琬琬小声地解释。

  她的外公外婆都是教师,只不过一个是小学教师,一个是幼儿园教师。早在十多年前,外婆就自己开了一家幼儿园,所以她的外公外婆在小镇上都颇有声望。

  换句话说,柳晓蓉娘家的条件虽然不是很好,但也不差。可也正因如此,金琬琬的外公柳璋很好面子,性格又独断,当年柳晓蓉也是一个学霸,要不是他,柳晓蓉绝对不会辍学出去打工,从而结识金远林。

  就因为柳晓蓉跟一个男同学走得近了点儿,班主任怀疑她早恋,于是把这件事告诉了柳璋。而柳璋连问都不问女儿,直接就去学校把女儿的行礼收拾了,强行把女儿带回家,从此不让她上学念书。

  这件事改变了柳晓蓉的人生,直到很多年以后,她才知道真相,以致怨恨柳璋许多年。

  因为那个时候,柳晓蓉的婚姻千疮百孔,被金远林伤害得身心俱疲。如果不是柳璋的自私武断,她本可以像别人一样走上考大学的道路,那样她的人生绝不会是如此。

  加上柳璋也因柳晓蓉擅自离家去找金远林一事生气,这对父女的心结多年不能解开,直到柳璋人到老年心性平和一些才意识到自己的错,有了悔意。但他好面子,从来不会道歉,就是语言上表现得缓和些。

  而柳晓蓉对父亲的态度开始转变,是在怀上金岚岚那年,因胎位不正回到娘家养胎。有一晚与父亲出去散步,突然间意识到父亲年迈了,心中涌起一股酸涩之感,才试着对往事释怀。

  这对父女的经历,其实跟金琬琬和金远林的很像。

  当金琬琬迈入中年,老年的金远林跟她说了很多话,那些话她一直都记得。她琢磨了几十年,在成为老奶奶后,才得出一个结论:有些人不是生来就罪大恶极,他只是缺乏一个引路人,指引他该怎么去做好自己的角色。

  金远林的亲生父亲是老来得子,他几岁时就没了父亲母亲,是靠哥哥姐姐养大的,十几岁出去打工,然后来到了金大海家成为养子,之后又结识柳晓蓉,角色一夕间转换为丈夫,继而是父亲。

  他一直不理解,为什么结了婚有了老婆孩子,就要丢弃自己的爱好自己的自由,为了“家庭”机械地工作。

  没有体会过被父母呵护,享受过父母精心付出的金远林,也做不到为了孩子“付出”。他能给的,只有他多出来的那些时间和金钱,有时候不耐烦了甚至不想“关爱”自己的孩子,就想对别人的孩子大方、耐心,因为他想对谁好是他的自由。

  直到金铃铃和金琬琬在柳晓蓉的呵护下长大,他心理更加“成熟”了,于是自知理亏,对两个女儿说我不奢望你们以后照顾我,但是阿公阿婆对你们怎么样,你们心里也清楚,所以我只希望你们能记住他们两个。

  而这也是金远林最让金琬琬讨厌的一点,“不知悔改”!

  可如果撇开“父亲”这层身份,一个人能够坚持过自己想要的日子,不在乎其他人的眼光其它人的指责,也是一种特殊的“才能”。要是金远林把这种“才能”放在正途上,说不定还能闯出一番天地……

  看在当了两辈子父女的份儿上,她不介意来教教这个还没“长大”的父亲,让他知道人生是不可能永远如意的,随心所欲这种任性的事,只有在你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可以做。

  想到这里,金琬琬自己倒是先忍不住笑了。

  这个时期,柳晓蓉跟柳璋的关系还没有缓和,不过有金铃铃和金琬琬两个外孙女在,柳璋也无法摆出臭脸,表面上的气氛还是挺融洽的。

  之前在家割稻子时,金琬琬光着腿在田里逛,被咬得两条小腿起了一堆红点点,柳璋就去买了药亲自帮她涂,还牵着她去街上买零食吃,外婆曹美茹则是给她们手工缝制了一套裙子,舅舅舅妈们也都很关爱她们。

  就跟上辈子一样,大家都喜欢她们姐妹。虽然姐妹俩性格不同,但是两人都很有礼貌很懂事,经常主动帮忙,金琬琬还对很多事情表现得很了解,连大家说的方言她都听得懂,这让柳晓蓉心里的疑惑越积越多。

  听说金铃铃考了全镇第一,金琬琬下学期要跳级到六年级,大家都惊呆了,齐齐感叹这是一对学霸姐妹,外婆高兴之下还每人奖励了一个大红包。

  玩了几天,他们就要离开了,到下一个目的地:金远林的老家,川都。

  川都距离山城并不远,两个城市还同属于一个省份。

  去川都的旅程乏善可陈,就是见见几位姑妈和大伯,也是玩了几天就走了。

  从川都回来时,一家四口在火车站跟外婆和舅舅、舅妈们会合——因为疼爱女儿的外婆想去女儿嫁的地方看看,外公不去,舅舅舅妈们就陪她去。二舅家的表弟因为离不开妈妈跟来了,三舅家的表姐因为跟姐姐关系不错,收到了姐姐的邀请,所以她也一块来。

  金远林不跟他们一起走,他必须回去上班,就在川都坐上了回龙城的火车。

  在金琬琬的记忆中,这是外婆他们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到爷爷奶奶家。但是两地的饮食习惯差异太大,所以他们没能在坡脚村待多久,也就四五天的样子就回去了。

  这一世,为了让大伙儿在她家住的舒服点儿,金琬琬决定要大展身手——是时候展现自己单身几十年练就的精湛厨艺了!

  ※

  “阿公!阿婆!”

  一下车,金琬琬就扑向了金大海和朱芬,挨个抱着蹭了蹭。

  金大海被扑得呵呵直笑,朱芬脸上也挂着喜悦的笑容,嘴上却还是假装嫌弃地说:“一身灰尘脏死了。”

  金琬琬故意多蹭了几下,笑嘻嘻地看着奶奶,仿佛在说“你不喜欢我偏要蹭”。

  之后,其他人也陆陆续续下车,语言不通的两拨人靠着柳晓蓉和金琬琬、金铃铃的翻译,勉强能够沟通。

  朱芬好歹会说几句普通话,大字不识几个的金大海那就是从头笑到尾,皱巴巴的脸上散发着十足的善意,并试图用自己的肢体动作来表达对亲家的热情欢迎。

  一般只有过年时家里才会杀鸡,平日连肉都难得买一次,但是今天为了待客,金大海不仅买了猪肉还杀了一只大公鸡。

  外婆曹美茹晕车还没缓过劲,勉强打起精神跟两个亲家说了几句话,就被柳晓蓉领进房间休息。

  金大海和朱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熟悉外婆的金琬琬就悄悄解释给他们听,避免造成误会。

  见大家不怎么吃鸡肉,金大海就卖力地招呼,一个劲地说:“吃啊,吃鸡啊。”

  只是两位舅妈不太能接受还带着血丝的白斩鸡,婉言拒绝了他的好意。

  金琬琬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第二天金琬琬早早起床,去菜园转了一圈,拿着空间出产的空心菜跟豆角、茄子、丝瓜回来了。

  这几样都是菜园里种有的蔬菜,其中茄子跟丝瓜是她自己种的,朱芬以为她种不活,结果金琬琬倒了青潭水下去,人家长得水灵水灵的。在金琬琬老家这边,几乎没人会吃丝瓜,大家都把丝瓜称作“洗碗瓜”,等丝瓜老了内部结成硬丝,就把它撕开当做洗碗布用。

  可是对山城那边的人来说,丝瓜是很常见的一种蔬菜。

  因此,当朱芬问金琬琬摘洗碗瓜干嘛时,金琬琬说:“外婆喜欢吃洗碗瓜啊,我摘回来炒给她吃。”

  她外婆是个顶顶“挑食”的人,除了蔬菜之外,所有肉类都不喜欢,而且尤其不爱吃大蒜和重油食物。不过外婆很通情达理又很体贴,绝对不会为了自己而麻烦别人,更不会让金大海他们来迁就自己的口味,所以她什么都没说。

  “阿公,我在外婆家玩的时候学了几样菜,待会儿你让我炒菜好不好?就是豆角、洗碗瓜、茄子、蕹菜这几样我来做。”

  “你哪会炒什么菜,别来添乱了,你阿公还要杀鸡呢,要是你没事做,就帮忙拔鸡毛。”朱芬轻斥她。

  金琬琬自顾自拿了菜篮子出来择菜,“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啊,阿婆,你太小看我了,等下你就知道我的厉害了。”

  这语气把朱芬逗笑了,“俺看你嘴巴变厉害了倒是真的。”

  择好菜,金琬琬去把姐姐叫了起来,让姐姐去帮爷爷拔鸡毛,自己拿个小铁锅出来把菜洗了,在灶里放了水加柴烧开,把洗好的豆角倒进去煮。

  在煮豆角时,金琬琬假装去行李袋拿出一瓶豆瓣酱、一瓶蚝油和一瓶生抽,开始调拌料。

  加入花生油,一勺豆瓣酱,两勺蚝油适量的生抽,搅拌均匀。

  再把煮好的豆角捞出来在旁边晾着,放茄子进锅里,茄子煮软后夹出来用筷子撕成条状,再把豆角和茄子分别装盘,其中豆角刚好是满满的一盘,茄子则有两盘。给豆角和一盘茄子浇上刚刚调好的拌料,金琬琬又拍了几颗大蒜剁成蒜末,加入剩下的拌料中,拌匀了淋在剩下那盘茄子上。

  做好了凉拌菜,金琬琬继续争分夺秒地准备余下的菜肴。

  丝瓜削皮切成五厘米左右长的条状,锅里烧热,倒入适量花生油,油温热时舀了两勺豆瓣进去,炒出红油后把丝瓜放进锅里,快速翻炒着,丝瓜差不多变软了放进一点清水,加入半勺蚝油少许盐,继续翻炒几下即出锅。

  空心菜的做法比较简单了,摘两个小米辣剁烂,放多一点的油——油少了空心菜不仅容易变色,而且很难完全激发出空心菜本身的香味——油热倒进空心菜和小米辣翻炒,加适量蚝油,空心菜几乎全部变色时加一点清水,再翻炒几下出锅……

  朱芬担着猪食桶回来,在厨房门口看到金琬琬踩着小板凳,挥舞着那把对她来说有点过大的锅铲,热火朝天地忙碌着。

  再一看厨房里的饭桌上,已经有了四盘色香味俱全的菜,顿时惊得合不拢嘴。

  金琬琬端着刚起锅的清炒空心菜,一转身,对上奶奶吃惊的目光,心里下意识跳了跳。

  随即她恢复了镇定,扬高下巴得意洋洋地说:“阿婆,怎么样,我没撒谎吧?炒菜这么简单的事,我在旁边看几次就会了。”

  朱芬愣愣地张嘴说:“琬啊,看来去年牛踩的那一脚,不但没让你摔坏脑子,还把你摔聪明了啊!你阿姐十二岁了,都还不会炒菜,你比你阿姐还厉害。”

  说曹操曹操到,朱芬刚提到金铃铃,金铃铃就过来了。

  “在说我啥?”

  走到门口看到桌上的四盘菜,金铃铃也呆了呆,不过她毕竟是知道金琬琬底细的人,很快就回过神了。

  她耸耸肩,尽量表现得平淡一点,以免奶奶怀疑琬琬,嘴里说道:“不就是炒菜吗,没那么难,阿婆你也太小题大做了。”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