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言情 → 医妻难追封先生套路太深棋局忘忧全文最新章节

医妻难追封先生套路太深棋局忘忧全文最新章节

棋局忘忧 著

连载中免费

《医妻难追封先生套路太深》是作者棋局忘忧所著一部长篇都市言情小说,主角是尤念尔封昊,全文讲述的是:她是他的救命恩人,可他却在婚后背叛自己,到处拈花惹草,还把她送给别的男人,一切都是为了钱,好,既然你要钱,那我就找全H市最有钱的男人,借他的手狠狠报复渣男,没想到的是原本以为以为的利用却在最后成了纠缠入骨。

8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21

在线阅读

《医妻难追封先生套路太深》是作者棋局忘忧所著一部长篇都市言情小说,主角是尤念尔封昊,全文讲述的是:她是他的救命恩人,可他却在婚后背叛自己,到处拈花惹草,还把她送给别的男人,一切都是为了钱,好,既然你要钱,那我就找全H市最有钱的男人,借他的手狠狠报复渣男,没想到的是原本以为以为的利用却在最后成了纠缠入骨。

免费阅读

  “你跟我爸离婚了没?”

  小默冷不丁问出的话,让尤念尔打了个哆嗦,“你怎么知道?”

  “我昨晚睡觉听你跟他打电话了。”剥了个橘子塞进嘴里,态度十分随意,“怎么样,离了吗?”

  看着这个似乎不怎么在意的儿子,尤念尔摇了摇头。

  “没,他不在。”

  “啥?他不在?我听到是他让你去找他的呀?”小默惊讶,而后得出结论,“果然男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一个让你腰酸背痛,一个让你离不了婚。”

  尤念尔一个眼神盯了过去,“我警告你啊,腰酸背痛的事不许再说。”说完放下包走向浴室,“我先去洗澡,晚上还要上班,你在家乖乖的,不许再去惹那个叔叔,知道了吗?”

  “哦。”男孩回答的十分敷衍。

  原本以为这世上的渣男就只有魏勒谦一个,没想到现在又多了个封昊。

  一直以来小默都跟尤念尔相依为命,让他变成了一个十足十的妈控,谁要是欺负他老妈,就是他的头号敌人。

  现在,一号敌人是魏勒谦,二号敌人是封昊。

  在尤念尔洗澡的时候,她包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小默打开包,本想把手机递给尤念尔,可当看到来电人的名字后,大大的眼睛挤在了一起。

  “你怎么不等我?”

  是魏勒谦的声音。

  一听到亲爹的声音,小默非但没有激动,反而还很厌恶的样子。

  “喂,你找我妈咪啊。”

  “你是小默?”魏勒谦本来听不出儿子的声音,是听到他叫妈咪才反应过来的,语气也不怎么好,“让你妈接电话。”

  “我才不呢。”小默二话不说就否决了,“你个混蛋,还好意思给妈咪打电话,你们俩赶紧把婚离了,放我妈咪自由!”

  好啊,一个小屁孩都敢对他蹬鼻子上脸了,还催他离婚?!

  魏勒谦原以为是尤念尔想借机离开自己,如今听到儿子的话更加深了这个想法。

  他想起翁姨说尤念尔带着儿子住在外面,又想起那天封昊从他手里救走了尤念尔,两件事联系在一起不自觉的就摩擦出肮脏的火花。

  更关键的是,小默并不是他的亲生儿子。

  “你以后别再打电话来了,我妈咪是不会接的,哼!”说罢,小默就要挂掉。

  未料魏勒谦冷不丁的问了句,“你是不是跟你亲爹在一起?”

  “什么亲爹。”男孩随口怼了回去,而后小脑瓜子快速飞转。

  刚好这个时候管家阿弘敲门来喊他吃中饭,小默的一双大眼睛乌溜一转,拿着手机打开门,笑的贼甜贼可爱。

  “爸比,你来叫我吃饭啊,妈咪在洗澡呢,等她洗完我们就下楼。”

  阿弘当场就蒙住了,“啊?”

  在他穿帮之前,小默对着手机说了最后一句话,“你听到了吧,现在我跟妈咪都过得很好,没事别来打扰我们,哼!”

  说完,他果断挂掉,连质疑的时间都不给魏勒谦。

  一想到魏勒谦被他气得吹鼻子瞪眼的模样,男孩心底就一阵暗爽,脸上的笑容也更加灿烂。

  这可把阿弘给看愣了,忙问,“小默少爷,你刚才叫我什么?”

  小默上下打量了阿弘一会,在心里给几个男人贴了标签。

  两个混蛋不分上下,这小哥哥好像还长得挺不错的,身高也可以,虽然是个管家但人品好才最重要。

  哦了。

  “弘叔叔,你愿不愿意当我爹地啊?”

  “你说啥!”

  阿弘彻底被眼前的孩子吓到,站在原地呆愣了半天,连小默什么时候关上门都不知道。

  在他转头时,隐约看到一双阴鸷的眼睛从主卧的方向投射而来,带着冰冷的寒光,像一柄冰箭一样刺入他的胸口,冷的他脊背一寒。

  “先……先生,您该不会都听到了吧。”

  封昊脸不红心不跳的反问,“听到什么?”

  “没什么,我是来叫您下楼吃饭的。”阿弘说完赶紧顺着楼梯飞奔,一溜烟就跑没了影。

  看封昊刚才那个样子,明摆着就是生气了,只是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生气。

  这顿中饭吃的相当尴尬,封昊全程黑着脸不说话,尤念尔倒是跟小默有说有笑的。

  “妈咪,刚才爸给你打电话了。”

  筷子微微一震,随后尤念尔照旧吃饭,“哦。”

  这个态度让小默很满意,转头看了眼在一旁候着的管家阿弘,“妈咪,你看那个弘叔叔怎么样,长得又帅人又高,让他做我的新爹地吧。”

  “……”

  阿弘的脸都僵了,因为他看到封昊猛地把筷子拍在桌上,差点就把筷子给拍断。

  “阿弘,”封昊冷声唤他,“这两天你不用来上班了。”

  “啊?!”

  当尤念尔见到魏勒谦时,已经是晚上了,在黎雅倩的病房里。

  尤念尔刚走进病房,就看到魏勒谦坐在病床上,正耐心的给黎雅倩喂饭吃,时不时还把饭菜吹凉,贴心的让人嫉妒。

  他从来没有像这样对待过自己,甚至很少跟自己一起吃晚饭,此刻贴心的模样是尤念尔从未见过的。

  不得不承认,这一刻她嫉妒了,她嫉妒魏勒谦对黎雅倩的好,嫉妒他们之间的感情。

  明知应该忘却,可心口仍然不住地抽痛着,还真是讽刺。

  两人明明看到尤念尔来了,依旧保持亲密的姿态,像是故意把她当成透明人。

  尤念尔倒也不在意,恍若自然的上前询问,“不知黎小姐叫我来有什么事?”

  “是我找你。”魏勒谦放下碗筷,缓缓道:“对你的投诉,我撤销了。”

  “勒谦?”

  黎雅倩自然是不肯的,她恨不得把尤念尔赶出这座城市,魏勒谦的举措显然出乎她的意料。

  “你怎么能撤销投诉呢,我们的孩子是被这个女人杀死的!”

  到现在她还咬着自己不放,尤念尔几乎快笑出来,“我看黎小姐生龙活虎的,一点都不想刚流产的人。”

  “你这话什么意思,你已经害我害的这么惨了,还想再害我吗?”

  “收起你这副受害者的姿态,我还没见过哪个小三像你这么理直气壮的,”尤念尔懒得再跟她吵,“没事别叫我过来,我很忙的。”

  “慢着。”魏勒谦从床边站起,眼神微凉的看着她,“雅倩说的没错,你不是一点责任都没有,当初是你自作主张让她流产,想投诉你很容易。”

  尤念尔根本无法理解魏勒谦说这话还有没有良心,若不是自己当机立断,别说是孩子,就连黎雅倩都会没命。

  “当时的情况十分紧急,她都已经大出血了,若不及时下决断,连大人的性命都会不保。”

  “你怎么知道她不会牺牲自己保孩子?”

  “……”

  尤念尔彻底无语,那个孩子才两三个月大,强行保下来有什么意义?魏勒谦这明摆着是在故意找自己的茬。

  之前她对他还只是心寒,如今却是心灰意冷。

  这个男人就不能放过她吗?

  她都已经不计较他出轨,不计较他不养孩子,可为什么还是不肯放过她呢?!

  深深的沉了口气,尤念尔强压住心头的怨怼,语气平静的问,“你究竟想怎么样?”

  魏勒谦冷眼看着她,“我要你全权对她负责,只要她少了一根头发,你就别想在这个医院干下去。”

  说罢,他根本不给尤念尔商量的余地,径直离开病房。

  尤念尔望着他离去的背影,越来越猜不透这个男人在想什么。

  费了那么大的劲追究她的责任,到头来只是要她对黎雅倩负责,莫非是想借黎雅倩的手羞辱自己?

  魏勒谦走后,整个病房里就只剩下两个互相视为眼中钉的女人。

  黎雅倩的脸上早就没了笑容,正恶狠狠的瞪视着尤念尔,“看不出来,你的本事还挺大的,能让勒谦这么轻易就放过你。”

  说实在的,就连她也不知道魏勒谦想做什么,本以为他会把尤念尔狠狠踩在脚下碾踏,结果却只是不痛不痒的斥责几句。

  黎雅倩把丧子之痛全都发泄在尤念尔身上,“在我手里你可就没这么好过了,这几天我会好好羞辱你,而你只能无条件服从,知道吗?”

  面对魏勒谦时尚且还有旧情,但面对黎雅倩,尤念尔心底就只有恨。

  目光淡淡的转移到她身上,语气人畜无害,“黎小姐,我想你搞错了,我只负责你的健康,不是你的保姆。你要是身体不舒服可以跟我说,没事我就先走了。”

  说完,她转身就要走。

  “站住!”黎雅倩按响服务铃不让尤念尔离开,厉声警告,“你还不懂勒谦的意思吗,他是让你给我的孩子赎罪,你要是还有点良心就赶快跟勒谦离婚,别再死皮赖脸的缠着他不放,否则我一定要你好看!”

  “我纠缠他?”尤念尔脸上写满了无辜,“我巴不得赶紧跟他离婚,好成全你们这对渣男贱女。”

  黎雅倩显然没料到她会答应的这么爽快,甚至还有些迫不及待的样子。

  可转念一想,魏勒谦也的确跟自己承诺过会尽快离婚,如果尤念尔真的如此配合的话,他们的婚不该早就离了么,哪里还会拖到现在。

  黎雅倩默默给自己的机智点赞,反讽尤念尔,“呵,你以为我这么好骗啊,想离婚的分明是他,要不是你还纠缠着,会一点动静都没有?”

  然后她又开始给尤念尔开条件,“这样,只要你肯离开勒谦,我可以不追究你害我流产的事,让你继续在医院里工作。你现在可不是昔日的魏太太,没有男人会为了你花钱,还是拼事业比较靠谱。”

  这话说的倒是没错,说实话尤念尔也是这么想的,唯有自己强大才有未来。

  只不过黎雅倩的姿态太过高傲,让人没有来的就想跟她对着干,更何况她还害得小默差点死在手术台上。

  “我害你孩子,你害我儿子,这笔账早就算清了。至于我什么时候跟魏勒谦离婚,”说到这里,尤念尔故意停顿了几秒,在这几秒间欣赏黎雅倩的脸色从白到青,“那是我和他的事,有本事你去催他。”

  一直以来高傲都是黎雅倩的代名词,可此刻她却发现不知不觉中被尤念尔抢了风头,拿起床边的药罐猛地往她身上砸了过去。

  “贱|人!你给我滚出去!”

  药片像子弹一样投射到尤念尔脸上,有的掉落进衣领里,虽然不痛,但那份屈辱感就好像被人用钱甩脸。

  可尤念尔一动不动,就连表情都没有变化。

  “既然黎小姐不愿意看到我,那我就滚了。”

  随后她真的走了,丝毫不以为忤。

  相比她的云淡风轻,黎雅倩气的吹鼻子瞪眼,手心被指甲掐的通红,呼吸更是怎么都不顺畅。

  原以为今天的折磨就这么结束了,走廊里也见不到魏勒谦的身影。

  尤念尔前一秒才松了口气,哪知推开办公室的门,竟看到有男人坐在她的位置上,办公桌的抽屉也被打开了。

  “你在看我的东西?”

  她走近,看到被魏勒谦翻出来的东西里,有小默的出生证明。

  魏勒谦手里捏着出生证明,饶有兴致的研究上面的信息,而后突然笑了,问,“他到底是谁的儿子?”

  嘴角骤然一阵凝滞,像有什么东西堵在喉咙口一样难受。

  他本想在尤念尔这里找找有关小默亲生父亲的线索,可翻了半天,出了一张出生证明之外一无所获。

  从这上面可以看到小默的出生时间和出生地点,还有他的血型。

  O型。

  看来黎雅倩是真的没甩手段,这孩子的血型果然有问题。

  尤念尔冲过去一把抢过,脸上写满了委屈和愤懑,“你问这话有什么意义?小默是不是你儿子你自己不知道吗?这些年来只有你在外面找女人出轨,我在魏家受了这么多年的的活寡,你反倒问我儿子是谁的,魏勒谦你到底还有没有心。”

  面对她的字字诛心,魏勒谦只是静静的盯着她脸上的每一分表情,希望从中看出些端倪。

  可他又失败了。

  “事实摆在眼前还要跟我狡辩,婚后没有出轨,那婚前呢?”魏勒谦的假设出乎尤念尔的意料,“我看你在婚前就已经计划好要给我戴绿帽子。”

  他的言之凿凿与咄咄逼人让尤念尔一脸懵懂,“你在发什么疯,我根本听不懂你说的话。”

  “听不懂?”魏勒谦似笑非笑的反问,“昨晚你儿子亲口承认他跟亲爹在一起。”

  “那个男人是谁?”魏勒谦留了个根本无法回答的问题给尤念尔。

  她哪里知道那个“亲爹”是谁,她这辈子就跟过魏勒谦一个男人,跟着跟着就有了小默,哪里还会有别的男人。

  尤念尔本能的觉得魏勒谦在说谎,转念一想,想起昨晚他的确打来过电话,而且还真的就是小默接的,莫非是小默不喜欢魏勒谦才故意认了个爹气他?

  其实不仅仅是小默,尤念尔自己也恨透了魏勒谦,恨他抛妻弃子,恨他包三养四。

  “呵呵,”她望着魏勒谦那张似乎已经站在道德制高点的脸冷笑,“为什么只有你们男人能出轨,女人就必须一辈子任劳任怨守活寡,你也老大不小了,那么多小三小四,没想到思想上还是这么幼稚。”

  她的话成功的把魏勒谦的脸染成青紫色,甚至还有点发黑。

  薄唇微张明显是要准备反驳,但尤念尔没有给他机会,紧接着趁机火上浇油,“拜托你成熟一点,男人要有男人的担当,别一副得了癌的样子。”朝门口做了个“请”的手势,“这里是私人场所请你离开。”

  如炙烤般烧的血红的双眸,怒放着狠狠瞪视着她,魏勒谦咬牙切齿,“好,很好,我们来日方长。”

  上完晚班回到住处后,尤念尔第一时间找到儿子小默,问他到底跟魏勒谦说了什么。

  小默的态度十分随意,“没什么啊,我就是让他别打电话给你,我烦他。”

  尤念尔捏了捏儿子的小胖脸,“他说你昨晚叫别人爸爸,你叫的是谁?”

  小默鼓起腮帮子想了想,“没谁,就那个……那个叔叔呗。”

  在他含糊的回答下,尤念尔忽然紧张起来,手里的力道也不觉加重,“哪个叔叔?”

  该不会是封昊吧。

  他们俩现在的关系很复杂,她已经把自己搭进去了,可不能把儿子也一块儿搭进去。

  “妈咪轻点,”小默的脸被她捏的跟柴犬一样,疼的哇哇直叫唤,“我说我说,就是昨天叫我们吃饭的那个保镖叔叔。”

  “……哦。”

  尤念尔的反应突然平静下来,仔细听还有些松了口气的错觉。

  还好还好,只要不是封昊,叫谁爸爸的行。

  未免日后闹出笑话,尤念尔特地嘱咐儿子,“以后不许再乱喊爹,尤其是封叔叔,就算你想故意气你爸,也不能喊他爹,记住了吗?”

  “哦,”小默点点头,“我看他俩没什么差别,比起来还是坏叔叔好点,我那个爸,啊呸!”往地上啐了一口,“我没那么垃圾的爸,以后我叫他魏叔叔,请叫我尤小默,哪怕叫封小默都行。”

  说着说着,小默突然想到了一个绝妙的点子,一脸期许的拉着尤念尔的手臂。

  “妈咪,我说真的,比起魏叔来,封叔起码长得帅多了,出手也阔绰,我看他好像对你挺感兴趣的,要不你就改嫁给他吧。”

  “啊呸!”尤念尔也不禁啐了口,“别瞎说,那种男人,谁嫁给他谁完蛋。”

  见亲妈不高兴,小默立马改口,“嗯,我也觉得。”

  这时门外忽然“咯吱”一声,隐约有一个人影闪了过去。

  尤念尔本想看看是谁,谁料小默又有问题了。

  “妈咪,”小短手拽了拽她的胳膊,嘴角的笑容也收了回去,“我问你,魏勒谦到底是不是我亲爹?”

  “你的意思是说你妈我在外面有别的男人咯?”

  “不不,我肯定是无条件相信你的,”小默赶紧解释,小小年纪求生欲就极强,“肯定是姓魏的诬陷我们,好逼你跟他离婚。”

  “……”

  这臭小子,懂得还挺多。

  就在小默不打算要答案时,沉默良久过后,尤念尔忽然叹了口气,“我也不清楚”

  从她的角度的确就只有魏勒谦一个男人,可魏勒谦却说小默的血型不对,小学生都知道AB型血的人是怎么都不可能生出O型血的孩子的。

  看着如此眉清目秀的儿子,尤念尔是越看越觉得跟魏勒谦长得不像。

  窗外的夜不知不觉已经变成深墨色,除了星光和街灯什么都看不见。

  尤念尔看了看手机,帮儿子把衣服脱了,“时间不早了,睡吧。”

  如今对于她来说,没有任何人比小默更重要,守着他变成尤念尔生命中唯一有意义的事。

  就在她抱着儿子也快要睡着的时候,手机疯狂的震动起来。

  尤念尔强撑着眼皮去拿手机,看到来电人后想都没想就掐灭了,可立马又震了起来,她只能顺手关了个机。

  手机是不动了,可过了一会儿,房门突然被人踹的砰砰作响。

  “磅——”

  连续敲了有一分多钟,尤念尔唯恐儿子被吵醒,只能下床去开门。

  顶着俩黑眼圈眯缝着眼,满脸疲惫,“凌晨两点了大哥,我们已经睡了……”

  相比之下,门外的封昊精神相当好,一把就把她从卧室里拖了出来,“我饿了。”

  “啊?”困倦让尤念尔的反应慢了很多。

  “我饿了,”封昊又说了一遍,“你去给我做夜宵。”

  “大哥你有没有搞错,你家不是有阿姨嘛,再不行让你保镖给你做,我明早还要上班……”

  尤念尔的抗议半点用都没有,穿着无袖睡裙就被封昊给强行拽了出去。

  “我明早要上班的,你别闹了……呀!”

  她话还没说话,突然眼前天旋地转,反应过来后立马就醒了。

  她居然被封昊打横给抱了起来,而且还是公主抱!

  尤念尔开始扑腾双腿挣扎,“你干嘛啊,半夜三点你疯了啊!”

  在绝对力量面前,她的挣扎一点用都没有。

  封昊一路把她抱到厨房,打开灯刺的她的眼睛瞬间失明。

  “做饭。”

  尤念尔等了很久才适应突然变亮的光线,这一天她已经被魏勒谦跟黎雅倩折腾的身心俱疲,哪里还有精神给封昊做饭。

  “少爷,你饶了我吧,我困了,晚安。”

  “不做是吧?”封昊的反应很平淡。

  尤念尔默默的点了点头,紧接着就听到男人充满威胁和蛊惑的嗓音。

  “不做可以,那我只能吃你了。”

  他这话的意思是……

  靠!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