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古言 → 娘娘画风清奇重生秦伊全文最新章节

娘娘画风清奇重生秦伊全文最新章节

秦伊 著

连载中免费

《娘娘画风清奇重生》是秦伊所著的一篇古代重生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秦穆宁死后重生,想她上辈子在宫里勾心斗角大半辈子,斗死了情敌君无双,作为胜利者,她真心觉得自己没必要重生但既然上天给她重来一次的机会,那她就换种活法,去他的情情爱爱,她只想一个人潇洒自在过完这一生,等等,上辈子那个威震敌国的冷面杀神墨少泽怎么也重生了??

31.9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21

在线阅读

《娘娘画风清奇重生》是秦伊所著的一篇古代重生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秦穆宁死后重生,想她上辈子在宫里勾心斗角大半辈子,斗死了情敌君无双,作为胜利者,她真心觉得自己没必要重生但既然上天给她重来一次的机会,那她就换种活法,去他的情情爱爱,她只想一个人潇洒自在过完这一生,等等,上辈子那个威震敌国的冷面杀神墨少泽怎么也重生了??

免费阅读

  夜,威远将军府,文澜轩。

  墨少泽猛地张开双眼,乌黑的眼眸里逐渐泛出一丝冷意来,他默默地坐起身,转头,窗外淅淅沥沥正下着雨,他略坐了片刻便披衣下床,径直朝窗走去。

  外头雨下得不小,雨点敲打在窗棂上,似有无数小手叩着窗户。

  墨少泽伸手推窗,微微眯了眯眼。

  随着窗门被打开,外头那雨水混着青草味道一道扑面而来,这股子清凉之气拂过墨少泽的脸,他的神智才自那前世之梦中渐渐挣脱出来。

  话说,自他回来此时,许久不曾忆起前世之事,先前虽则时而想起的,那也都只是他的心中之苦,今夜却……

  那夜的建安城内,街巷间处处刀光剑影,无数兵将正奋力厮杀,黑压压的军队自大开的城门口鱼贯朝着皇城缓缓行进。

  大雨倾盆,两骑并肩在皇城宫门前。

  墨少泽转头看向霍长青,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问道:“今日你我二人终于打回来了,你可有何感慨?”

  霍长青双眼如墨深沉,嘴角微微一勾,喃喃:“今日,我终要如愿。”说罢便拍马朝着宫门而去。

  墨少泽转头对着领着部下待命的惊涛颔首,道:“走!”

  待得他纵马入城,里头的异族守卫已然被霍长青与他的部从杀得一干二净,墨少泽不觉嘴角莞尔,这个人将全身的力气花在了清道之上,倒显得他悠闲起来,这么一想着,顺手解决了两个不知道从何蹿将出来的小兵丁。

  他抬眼,却见前头的霍长青单枪匹马朝着后宫奔去,不禁微微诧异。

  那厮不按住先前约定直取金銮殿,一心去了后宫,这是怎么回事?

  “少将军!”惊涛道,“霍大爷为何去了那头?”

  墨少泽嘴角微微一勾,道:“谁晓得,莫要理会,我们走!”总之,此时胜利在望,暂且不理霍长青这茬,最紧要的是将那鸠占鹊巢的异族之王给捉住,其他事项不过是无关紧要的小事而已……

  金銮殿上。

  墨少泽立在黄金龙座前,垂眼看着已身首异处的异族之王,面色淡淡。

  “报……”殿外传来小兵的喊声,只是那小兵却不进来,傻傻站那望着黄金龙座。

  墨少泽抬眼,看向正擦拭手中长剑的惊涛,道:“怎么回事?”

  惊涛转头,道:“应是捷报。”说完对着殿外唤道:“进来!”

  小兵动了动,似是畏惧,只是在殿外单膝跪下,道:“报,咱们小队捉到个宫人,听闻那皇帝老儿只是带了御林军走了。”

  墨少泽微微皱眉。“什么?”这意思是除了新帝与御林军,宫中后妃与宫人俱都在?为何这个消息他进宫前,没有探子来报?“惊涛!你可知这事?”

  惊涛面色黑沉地说:“属下不知。”

  墨少泽想起那一进宫门就朝着后宫而去的霍长青,狠狠地踢开了脚边异族之王的尸身,大步朝着殿外而去。

  皇城内,墨少泽在浓烟与雨水间策马狂奔,仿若无头苍蝇在幢幢宫室间乱转,他心中焦躁却不知要如何从滚滚浓烟中摆脱。

  就在此时,一个女子的笑声自远处楼台之上传来。

  他蓦地勒马,抬眼,就见在那座名曰摘星楼的楼台之上,一袭红衣的秦穆宁正坐在栏杆上,对着霍长青笑得很是欢畅。

  不知道霍长青说了什么,穆宁仿佛被他逗笑一般,笑得更是愉悦。

  墨少泽抬头望着她与霍长青两人,眸色暗沉,他在此处终究是离得远了些,并不知两人说了些什么。

  突然,穆宁扶着亭柱在栏杆上立了起来,那一身如血般殷红的衣衫在风中烈烈作响,她哈哈大笑,道:“霍长青,既然如此,我便让你如愿以偿!”

  霍长青闻言飞身上前,一把抓住了穆宁的衣角,却旋即放了手。

  墨少泽看着一抹红在火光中自那高楼坠落,不觉捏紧了手中的缰绳,催马朝着楼台之下冲去。

  然而,终究是晚了一步……

  墨少泽若有所思地望着夜雨。

  半晌,他嘴角一勾,无声地笑了出来。

  莫名其妙地忆起秦穆宁之死,大约是白日里被她那盒子咸菜萝卜给气着,不觉间便要看她死一回才解气。

  突然,屋上传来细微的声响,似有什么踩着了瓦片。

  墨少泽眯眼,微微抬头,道:“谁?”

  “爷……”一道黑影在窗外落下,对着他抱拳道,“属下该死,惊扰了爷赏雨。”

  是惊涛。

  “你该死的不是扰我,这个时辰你本该在她身旁。”墨少泽冷冷地说道。

  惊涛苦哈哈地走近了窗前,小小声地说道:“咱是侯着秦姑奶奶歇下了,才来的。”他略微提高了点声音,“属下有事要禀!”

  “她那头出了什么幺蛾子?”墨少泽问道。

  惊涛摇头,道:“非也,咱就是来告诉爷,姑奶奶让咱去寻个人。”

  “寻人?”墨少泽问,“她要寻何人?”

  惊涛回答道:“一个叫做江离的江湖游医。”

  江离?墨少泽心中蓦地一惊,如若他不曾记错,这个叫做江离的人可不是什么江湖游医,前世秦家花了大力寻访到此人,只求可以将秦家大小姐秦穆玉的胎里疾治愈,只是寻到此人时,那秦穆玉已是病入膏肓……

  秦穆宁此时刚回府就让惊涛去寻医,这意味着……

  墨少泽抬眼看着侯着自己发话的惊涛,沉声道:“知道了,你回去罢!”

  “哎?咱就这么着回去?可那姑奶奶是教小的去寻人来着。”惊涛疑惑不解地说道。

  墨少泽嘴角微微一勾,寻人?秦穆宁那不过是要借着惊涛的嘴传话而已,“怎地,我使唤不动你了?”

  惊涛嘿嘿一笑,说:“哎哎哎,爷莫生气呀,咱就是问问,问问罢了,那寻人的事……”

  “你还不回去?”墨少泽沉声道,语气中透出一丝不悦来。

  惊涛猛地后退了几步,道:“咱走了,咱这就回去了!”说着,身影一晃就没入了那夜雨之中。

  墨少泽望着惊涛离去的方向,良久,伸手搭在窗台上,眉头不觉皱了起来,在城外偶遇秦穆宁之时,他还不曾多想,只当她是什么都不晓得的那个她,然而,刚回府就身边备着防身的毒药,还识破了惊涛,又送了咸菜萝卜来调侃他,他心中早已疑窦丛生。

  现在,惊涛来说她要寻人,倒像是一把开刃利剑,将那些不解之处俱都轻巧破开。

  如若他没猜错,此时这个秦穆宁,说不得就是前世那个,她与他一样流转岁月轮回而来……

  惊涛悄悄地回到了秦府,穿过松林刚自院墙外跳将进去,就见秦穆宁房中蓦地亮起,他脚步一顿,迅速一跃跳上了游廊的横梁之上,小心翼翼地朝着穆宁那出望去。

  那厢,在穆宁的卧房之中,她站在桌边望着烛火愣神。

  半晌。

  穆宁疲倦地揉了揉额角,隐约间,那红枣味道仿佛又在鼻尖萦绕。

  然而,这屋子里哪有什么红枣汤。

  这一切不过是她的幻觉罢了!

  若要真计较起来,这哪里是什么红枣味儿,这气味不过是她心底,那久久未曾释怀的前世过往,正随着她心意泛起阵阵惹人厌恶的味道。

  穆宁拿起烛台脚步略急地朝着外间走去。

  卧房外间,值夜的翠竹靠着门边,正睡得香甜。

  穆宁看了她一眼,放轻了脚步径直出了屋子。

  一出屋子,她便狠狠地呼吸了一阵,面上渐渐地露出自嘲的神色来。

  红枣汤啊,红枣汤,一碗最寻常的红枣汤,藏着多少难言的痛恨与心酸,随着那红枣汤浮现心头的,是她决意不愿想起的那个名字。

  君无双。

  随着这个名字,前世种种如夜潮涌起,复又重现脑中……

  “霍大人,这是奴婢自那翠竹荷包里找到的药包。”君无双的丫鬟苍耳举着手中的药包跪在霍长青面前,“还请大人为我家姑娘主持公道。”

  霍长青自那丫鬟手中拿了药包过来,转手递给了一旁的大夫,问:“这里头是什么?”

  大夫接过药包,小心地打开后仔细地瞧了一番,才回道:“是……是泻药。”

  霍长青脸色黑沉地看向坐在一边的穆宁,道:“翠竹是你的丫鬟!”

  穆宁颔首,面色淡淡地说道:“是,没错。”

  霍长青冷笑起来,说:“既然如此,那便没什么好说的了,秦三姑娘……”

  “你只信那君无双,我与你的确没什么好说。”穆宁转眼看向屋内,那里躺着奄奄一息的陆家小姐。

  “如今证据确凿,你能有什么好说?”霍长青立在君无双身前,冷眼看着穆宁。

  穆宁抬眼,霍长青单单凭着君无双丫头拿出来的那药包,便断定在红枣汤中下药之人是她,这要说他可笑,倒也未必。她看着君无双嘴边那一丝浅淡的笑容,说:“霍大人,你是真真不信与我无关呢?”

  “是吗?你不是说无双给陆姑娘下药?那这碗便是没有药的了?”霍长青指了指桌上那碗没人动过的红枣汤,道:“你若喝了这碗,我便信你!”

  穆宁注视霍长青,他满眼的蔑视与厌恶,仿佛她是一只总想害他心上人的跳梁小丑,她转眼看向那碗红枣汤。

  始作俑者明明就是那君无双,这份罪责却硬生生地载到她身上,要说无辜,她也不觉得自己无辜多少,毕竟君无双用泻药整别人,她也是推波助澜了一下,按着现在的情形,桌上那碗君无双出事时可是未曾动过一口的,也就是说,里头定然也下了泻药。

  “你不敢!”霍长青看着穆宁说道。

  穆宁看向君无双,她那姣美可爱的脸上满是笑容,眼中暗藏得意之色。

  霍长青问的,其实她都可以轻松辩解,只是……

  穆宁的视线从君无双身上转向了霍长青,他那俊逸的脸上冷若冰霜,她那长久以来对他的爱慕之心,在此刻,才真真被生生的伤到了。

  她蓦地走到桌旁,看了一眼霍长青后,拿起那碗红枣汤一饮而尽。

  霍长青眸色暗沉地盯着穆宁。

  穆宁将那空碗对着霍长青照了照,啪地一声放在到桌上,自嘲地笑了笑,说:“你信也好,不信也罢,与我来讲,已非从前那般紧要。”

  霍长青皱眉,刚要说什么,就被坐在一旁的君无双打断。

  “霍大哥。”坐在一旁的君无双面带不忍之色,忧伤地说道:“无双觉着,此事……”

  “你不用多说,我自有分寸。”霍长青看向君无双,眼中带着劝慰之色,“我在此,谁敢害你,我便不客气。”

  穆宁抬眼,微微一挑眉,露出讥笑之色,缓缓地说道:“霍大人可真是……好一个霍青天哪!”

  霍长青转过脸来,冷厉地盯着穆宁,一扫先前对着君无双的柔色,语气冰寒地说道:“秦三姑娘,先前种种因了无双心善,每每劝我莫要追究,然则此事已不是心狠可说,霍某会告知令尊,你,好自为之。”说罢,他转头看向君无双,语气柔和地说道:“走吧,我送你回去!”

  君无双点头,扶着丫鬟站起身,看着霍长青转身出了屋子,她似笑非笑地看着穆宁道:“霍大人的话,说得没错呢!穆宁妹妹,可要好生想想才是。”

  好自为之吗?

  穆宁嘴角一勾,后来,她确实如他所言,“好自为之”来着,只是……

  君无双仿佛是她那一生的冤亲债主,即使她断情离开,却始终避不开那女子。

  突然,手中的烛火被吹来的一阵狂风吹灭,她执着烛台,慢慢地抬眼望着墨黑的天空,听着淅淅沥沥的雨声,心中茫然地想道,人的一生,总归有那么一件改变终生的事。

  那一碗小小的红枣汤,不仅仅是改了她的命运,它,几乎定了她的死局。

  她将那烛台随手放到窗台上,拢了一拢身上的单衣,缓步沿着花廊朝后院走去。

  如若能找空明那老和尚聊聊,她心中恐怕没有这般烦乱,穆宁心中暗暗思忖。

  然而,如今回秦府后哪里能够如同在庄子上时那般自由,即便能够出府,她头样要紧做的还是出府事宜,桩桩件件都还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够见成效的。

  这么一想,就觉得头痛不已。

  穆宁穿过垂花门,离了游廊后,雨水便毫无阻拦地落在了身上,她不以为意地继续朝着后院的松树林走去。

  她这边进了松林,在那横梁上蹲着的惊涛挠了挠自己的耳朵,不解地想着,这大半夜的,秦三姑奶奶还真是有兴致,竟然去了后头的松树林,他这般想着边自梁上落下,悄没声息地跟了上去。

  惊涛进了松树林,就瞧见穆宁在雨中缓缓走着,他抬头看了一眼身旁的一颗松树,纵身就爬了上去。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