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穿越 → 福运美娇娘第二象限全文最新章节

福运美娇娘第二象限全文最新章节

第二象限 著

连载中免费

《福运美娇娘》是第二象限所著的一篇古代穿越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柳成澄一朝穿越到古代,便偶遇那放荡不羁的祁皇叔,一个只想潇洒肆意的活着,一个只想皇侄们兄弟和睦,祁洛安发现与柳成澄相处甚为不错,于是开始挖坑将小姑娘娶回家,可是......半年过去了,祁洛安的小姑娘娶到手了吗?答案是:没有....

17.2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21

在线阅读

《福运美娇娘》是第二象限所著的一篇古代穿越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柳成澄一朝穿越到古代,便偶遇那放荡不羁的祁皇叔,一个只想潇洒肆意的活着,一个只想皇侄们兄弟和睦,祁洛安发现与柳成澄相处甚为不错,于是开始挖坑将小姑娘娶回家,可是......半年过去了,祁洛安的小姑娘娶到手了吗?答案是:没有....

免费阅读

  由于齐皇的的催促,次日一早除了付建林,皇家别院的其他主子们在太阳升起之前便匆匆下了山,这可给了上山求偶遇的佳人们当头一棒!

  “什么?!”李媚儿激动地打翻了桌几上的白玉茶杯,“你说太子殿下山下了?!”

  “确,确,确实如此”婢女埋着头,身子微微颤抖着。

  “怎么回事?!”李媚儿瞪着双眼,她此次上山就是借机偶遇,在太子面前混个眼熟,最好能趁机搭讪,给自己未来太子妃的道路做一铺垫。

  “回,回小姐。”婢女跪在她面前,小心翼翼道“去打探的小厮说因北方旱灾,陛下急召太子殿下与几位王爷回城。”

  “旱灾旱灾!”李媚儿重重地拍了两下桌几“怎么偏偏这时候旱灾!”

  她来到小叶紫檀的妆奁前,青莲暗饰的紫色拽地罗裙是丝品阁的最受欢迎的新款,随云髻上一支凤凰展翅六面镶玉嵌七宝珠金步摇栩栩如生,殷红的额坠更是衬的她明艳动人,她看着精心打扮过的自己,气不打一处来!

  “来人!”李媚儿拿起盒子里的牛角梳,她心情不美丽了,受苦的只有府上那些卑微的下人“去把那个贱女人给本小姐带来!”

  与此同时,松林山脚的一处农家小院,杜大娘正扯着嗓子数落她的好儿子。

  “为何不愿?”杜大娘不可置信地看向王皮子“你不是喜欢那狐狸精吗?!”

  “娘!你别狐狸精狐狸精的叫。”王皮子揉揉头顶的大包“人家有名字,叫柳成澄。”

  哼,人家不仅有名字,名字还很好听呢。

  “好好好,柳成澄!”杜大娘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你不是喜欢那柳成澄吗?娘给你出的主意多好!如今正当炎热,姑娘们穿的凉爽单薄,你想想,你将她从河里捞上来,那浸了水的衣物贴着曼妙的身姿得多诱人啊?!她这身子被你看了、抱了,还怕不成为你的人?!左右又不是被别的人看了去,你为何不愿去做?”

  王皮子想着那柳小姐仙子般的气质,浸满水的衣裙紧紧贴在身上,瓷白透粉的肌肤在纱裙中若隐若现,不知该是何等的光景?只是想想,他便觉得腿脚酸软,小腹热涨。

  “娘,做人要厚道点,儿子不想这样做了”他不是没看见柳小姐在松树林里见到他时警惕的神情,可她还是义无反顾将他带回庄子并且看了大夫。面对如此娇美善良的小姐,他觉得现在连肖想她都是对她的亵渎,更别说去害她。

  他的眼界太窄,又太自大,与那些皇宫贵族比起来他真的一文不值。他不知道为何母亲如此仇视柳家人,至少他现在认得清现实,他根本配不上柳小姐,他们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娘,儿子配不上柳小姐,莫要再提此事。”他微微叹了一口气,有些自嘲道“儿子就是那癞/蛤/蟆,柳小姐就是那天鹅肉,儿子虽只读了几日的圣贤书,可却懂得自知之明的意思,儿子是真的喜欢柳小姐,不想做伤害他的事。”

  杜大娘十分不解!这儿子看了几日书怎的反而把脑子看傻啦?!

  “既是真心喜欢,那更应该按照娘说的做啊!”杜大娘拔高了音量,来到他面前,重重板着他的肩“儿子,听娘的话,喜欢就要想法设法的得到。”

  这柳成澄当真是个狐狸精,也不知给儿子吃了什么迷魂药,放着如此大好的机会都不要,竟还说真心喜欢她舍不得伤她!

  “娘,正是因为真心喜欢,儿子才希望她过的幸福,她幸福了儿子自然也高兴。此事休要再提,儿子心意已决,也请母亲不要在动什么歪心思,咱们一家三口好好过日子。”

  说完他头也不回地去了里屋,杜大娘看着儿子坚毅的背影,眼神变得冰冷阴鹜,她握紧了拳头:为什么从来都和她一个鼻孔出气的儿子也会变得不听她的话!柳成澄!都是柳成澄这个贱女人!

  躲在不远处的柳小路视力极好,他看见这位杜大婶阴冷的表情不由地在树干上打了个寒颤,引得树干上的树叶都跟着抖了两抖。

  他得赶紧回去将这对母子不要脸的对话告诉小姐!

  呸!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什么样竟敢肖想小姐!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想到他们所说的无耻的法子,柳小路不敢耽误分毫,速速回了山庄。

  “你说什么?!”柳成然忽地从黄花梨木的椅子上站了起来“我这就将那对母子抓起来,竟敢谋害福儿!简直可恶至极!”

  “别激动别激动。”成澄走过去将他用力地按在椅子上,顺手将桌几上的雪菊凉茶递给他“这不还没成功呢嘛,哥哥拿什么理由去抓人家?!”

  说实话听到柳小路的话后,她也愤怒的紧,可是看见哥哥的反映,她即使有再大的气也消了一半,有人这样关心呵护她,她觉得很幸福,她本就是容易知足的美少女。

  “不行,哥哥下山时你得跟我一路”柳成然喝了两大口凉茶“你一个人在这里哥哥不放心。”

  “嗨呀,有什么不放心的!”成澄看着与她一般无二的哥哥,指着身旁的丫鬟“荷香不是人吗?梅香不是人吗?还有兰香、菊香、柳小路,整个庄子都是人。”

  “就你嘴贫!”柳成然被她俏皮的模样给逗笑了,他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如今父亲作为户部郎中被派去北方抗旱赈灾,祖父作为当朝左相,也无上山的时间,倒是只有哥哥来陪你过十六岁的生辰,可哥哥也不能在山庄久留,祖父年纪大了,一人在府上我不放心。”

  “我的生辰不也是你的生辰?!”这里的成澄与现代的成澄果然有缘,虽年岁差些,但生辰日月却是一样的。“哥哥纯孝,左右离生辰还有几天,那时也进入了末伏,福儿同你一起下山。”

  “如此甚好”柳成然确实不放心她一个人在这,且不说虎视眈眈的王皮子母子,他更诧异福儿居然与宫里的几位王爷也颇为相熟,看着与自己长得越来越像的妹妹,他现在看哪位与妹妹有点接触的男子都是那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

  此时被柳成然看做癞/蛤/蟆甲的玄王殿下,坐在马车里抱着临走时成澄送给他的墨色锦缎的遮阳伞打了个喷嚏。

  他两眼无神地揉了揉鼻尖,又打了个哈欠道“还有多久能到啊?!”

  祁洛安这个坑货,当时上山时每人还有一辆马车呢!这下山怎地就只剩下区区三辆?!为了赶时间,他们更是让马儿一路狂奔,连歇脚的时间都没有,这一来一回的差别也忒大了吧!

  “别急~”祁洛安躺在马车的榻上闭目养神,众皇子看着他扬起的贱兮兮嘴角,差点没骂出声来。

  “小皇叔知道你们在心里骂我,不过你们也只能在心里骂骂,到底这马车是本王的,你们若嫌弃,小皇叔是不会介意放尔等下车,顶着炎炎夏日徒步回汝城呢。”

  众皇子闻言,完全可以想象自己是如何被无情地抛下,又是如何被艳阳烈日晒成人干,他们将臀 部使劲在马车的坐板上扭了扭,似乎这样就可以粘的更紧,就能定在坐板上。

  祁洛安听着他们的动静,侧着脸朝里面扬起个满意的笑容,他的这些个皇侄儿们啊,就是欠收拾。

  “你们若是无聊,与来时一样,甩骰子堵些有趣的玩意啊。”

  成王绷紧了身子,这些日子在别院过的颇为顺意,他几乎忘了回汝城还要请这些人去一品居美餐一顿。

  这时听见祁洛安这样提议,即使他大脑可以选择性地遗忘,他们能忘了这一茬吗?

  他有些哀怨地瞟了一眼祁洛安:小皇叔,您这是故意的吧?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感受到四周嗖嗖嗖飘来的小眼神,他刷地打开折扇,捂嘴讪讪一笑:真是,他们这么有钱,干嘛非得盯着穷的叮当响的他呀!

  “来来来,反正坐着也是打瞌睡,不如玩玩!”玄王找出骰子,他们这些人就是这样,如今来看虽没有兄弟间自相残杀的苗头,却都喜欢临时拉帮结派的看别人被虐。当然,如今这被虐的自然是抠门到家的成王殿下。

  “本王不来,不来!”成王忙收起折扇摆摆手“你们仨儿来!”

  乖乖!还来?!怕是连媳妇也要输出去!!他虽没有财运,最大的优点就是知进退,虽然年年做的小生意都在亏,可他从没死撑过!总是趁早就脱手,所以才没走到倾家荡产的地步。

  成王不动声色地往旁边挪了挪,“你们别看本王!本王不来!真不来!”

  “都来都来”祁洛安也从踏上坐了起来,他整理整理衣袍“本王陪你们玩,今儿堵些有趣的玩意。”

  有了祁洛安的加入,众皇子们自然将他视作受虐打击的对象,临时的结盟更不用说了:自然是他们齐心协力对付祁洛安呀!谁让他老是坑咱呢。

  祁洛安将他们打眼色的小动作看在眼里,他轻呷一口雨前龙井,装作没看见地笑笑。

  呵呵,就他们这见风使舵的结盟,三两下就会被他击破。

  这不?第一个策反的对象就是靖王,靖王在第一局便看出祁洛安今日的目标是玄王祁顺旻,二局过后,他立马倒戈,谁让他向来看不上那几个傻子兄弟呢。

  太子一向照顾靖王,见他帮着小皇叔,他略带歉意地看了眼祁顺旻,便毫不犹豫地倒戈。

  反映比较慢的成王倒不倒戈都无所谓,左右有他没他都没啥区别。

  祁顺旻身上值钱的玩意儿都输了个精光,才后知后觉发现自己成为了今日“狩猎者”的目标。

  “怎么回事?!”难得他黑黢黢的俊颜看出点猪肝色,他从不像大皇兄那样耍赖厚颜,就是觉得颇伤面子,他气呼呼道“没值钱东西啦!打欠条。”

  “先前说好的不能打欠条!”祁洛安把玩着玄王身下取下来的羊脂玉佩,不怀好意道“你还有一样值钱的”他朝着他手中抱着的墨色遮阳伞挑挑眉。

  “不行!他人所赠怎能当赌注?!”祁顺旻抱紧了手中的遮阳伞,若是其他人送他这玩意他怕是会当场翻脸,觉得对方是在嘲笑他脸黑。可这伞是柳成澄送的,他便觉得对方是真心为他好,况且这伞可是独一份的,他怎么舍得?

  靖王意味深长地看了眼祁洛安,原来这才是皇叔真正的目的啊!他不自觉地皱皱眉头,皇叔对柳小姐似乎有些不同呢......

  “大!大!大!”祁顺旻紧闭双眼,内心疯狂地祈祷着,胜负在此一举,一定得是个大点数呀!

  “开了!”祁洛安一本正经地笑着“玄王小侄儿,愿赌服输。”

  祁顺旻双手紧紧地攥着遮阳伞,到现在他也没能明白,皇叔虽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可也不会做着出老千的勾当,所以他到底是怎么输的这么彻底?

  祁洛安惹人嫉妒的俊颜上尽显无辜,淡然的像是赢了的人不是他一样。

  “给给给!拿去!”玄王将手中的遮阳伞恋恋不舍地放在了祁洛安的面前“先说好,暂时放你这,回汝城本王是要赎回来的!”

  祁洛安不可置否的耸耸肩,他看似毫不在意地将遮阳伞放在了一遍,然后悠哉悠哉地继续在榻上闭目养神。目的已经达到,可以舒舒服服睡一觉喽~

  若说这事换在任何一个王爷身上,都不会进行的这么顺利,只有玄王这又好面子头脑又简单的人,才能轻而易举地将遮阳伞收入囊中。

  他平躺在榻,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他也不知道为何看见柳家那千金将这伞送给祁顺旻时,他觉得有些刺眼,更是看不惯他在马车上一直将它抱在怀里的稀罕样!如今胸中那闷闷的感觉总算消失了。

  齐皇听说他的这些个乖儿子们,马不停蹄地终于在昨夜凌晨赶了回来,今日他起的格外的早。

  “陛下怎地起这样早?”惠妃半撑着身子,露出的肌肤洁白似雪,她睡眼惺忪地望向齐皇“可是睡不着了?”

  “爱妃再睡一会”齐皇将她轻轻地按在精致地莲纹藤席上,“朕吵醒爱妃了?”

  惠妃一汪秋水,眉眼尽显妩媚,她将不好意思的表情都做的极惹人怜爱“没有,臣妾只是担心陛下的身体,怕您太过劳累。”

  双手握着惠妃滑嫩带香的肩头,齐皇似乎又想起昨晚的旖旎快感,左右时间还早,他有些心猿意马道“那朕便陪爱妃睡会,你亲自体会一下朕是否劳累的紧?”

  福全见此,便招手示意伺候的人同他出去,小心退出去后又轻轻带上了门,这惠妃是个有福的。

  齐皇说着便将衣物随手脱了去,惠妃如今已是三十有五,她十五岁便跟了齐皇,已是宫中的老人。还未进宫前便生了祁顺旻,十几年来就是凭借她那妩媚又惹人怜爱的模样一直在齐皇心中占有一席之地,虽后宫里人比花娇的年轻美人每隔几年便要多一两个,可齐皇始终是个念旧的人。

  其实齐皇的后宫并不充盈,除了皇后和两个妃子,嫔,贵人,常在等统共加起来也才十来人,齐皇不仅念旧,更是秉持着女人花钱如流水,能少养点就少养的原则来扩充后宫。

  彼时齐皇从灵萃宫出来,整个人神清气爽!他不是好 色享乐的皇帝,但每每惠妃都能将他伺候得颇为舒心,这也是为什么玄王再混账,只要不涉及底线,他都能容忍的原因。

  想到他们在别院赚得白花花的银子,齐皇更是走起路来都有种难以言说的轻快感,心情好的似是年轻了几岁。

  直至下朝,众皇子们来到宸阳宫后,齐皇才敢直视祁顺旻第二眼,然也仅仅只是瞟了一眼,便快速移开了。

  实在是,实在是没眼看呀!太黑啦!这惠妃不定跟他闹成什么样!

  “此次去避暑山庄你们做的很好。”齐皇慈爱地将他们一一扫过,看见靖王祈顺煜时,稍微顿了一下,“父皇本意是希望你们在联络兄弟感情的同时,顺带体验一下园林园丁的日常生活。”

  切~这话谁信,别说老实的成王,就是性子温吞的太子殿下也忍不住在内心吐槽一番:父皇,别说的这样冠冕堂皇,您的真实想法儿子们都懂。

  “如今北方大旱,正是用人之际”齐皇语重心长道“不知你们谁愿意将这重任领了去?”

  “父皇!这事儿臣可做不了”祁顺旻嘿嘿笑着,露出整齐地大白牙“您是知道的,儿臣就是个混吃混喝的闲散王爷,担不了大任,您还是找其他人吧,儿子甚是想念母妃,请父皇允儿臣先行告退。”

  齐皇恨铁不成钢地摆摆手,嫌弃道“赶紧走!赶紧走!省的碍了朕的眼!”

  虽齐皇这样说着,可他心里对这个儿子十分满意,混是混了点,但也没仗着母后受宠就不知天高地厚,反而很懂的收敛,不该争的从没想过要争。

  “成儿,宜妃也甚是想你”齐皇转而看向祁顺成,“你也去看看母妃吧。”

  “是,儿臣告退。”

  成王走后,齐皇屏退了在场伺候的宫侍,如此一来宸阳宫便只剩下齐皇、太子与靖王殿下。

  靖王颇为头疼的看着福全公公拿着拂尘掩上了门:又来了!父皇开导了他们这么些年,为何还是乐此不疲!他都不在意了,为何他们还总是一副欠他的模样,他是真的不想再提这些事了。

  “皇儿们坐”齐皇道“父皇是想这次派你俩去灾区,你们均是有大才的皇子,此次去北方甚是合适。”

  太子点点头“儿臣没意见。”

  靖王没有点头,也没有动笔说什么,他是想拒绝的,他感觉自己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抗拒,它们叫嚣着:拒绝他,拒绝他。

  齐皇小心翼翼地看着祈顺煜,如今他的眼角不知不觉已经爬上了皱纹,不再紧致的肌肤,还有青丝中夹杂的白发无一不在告诉他:父皇年纪大了,你回答的时候请慎重。

  被这样充满期待又略带歉意的眼神温柔地看着,祈顺煜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无奈点点头,呵,他还是不够狠心啊。

  齐皇得到想要的答案,才悄悄松了一口气,又说了一堆大道理才放他们回去歇息。

  “陛下”福全看着齐皇失落的背影,安慰道“靖王殿下聪慧,定能明白陛下的苦心,陛下别再忧心,仔细身子。”

  “是啊,他向来聪慧。”齐皇悠悠地叹了口气“朕从小就给予他厚望,却不想到头来还是害了他......和他的母妃......”

  想起淑贵妃到死也不愿见他一面他就心如绞痛,终是他负了他们娘俩......

  “旻儿!!!”惠妃不停地揉着自己的眼睛!她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站着黑成碳的少年郎竟是他的宝贝儿子!“我的儿呀!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没事”玄王拍拍惠妃的后背“黑点健康。”

  “呜呜呜”惠妃小声的呜咽着,断断续续道“你实话告诉母妃,是不是在别院被人抓了什么把柄?怎么又摘黄杏又赚银子的,还把自己搞成了这幅模样?”

  她握住祁顺旻的手“你老老实实说,大不了母妃陪你去父皇面前好好认错,母妃定会将他哭的心软,不让父皇治你得罪!”

  “母后~”祁顺旻颇为无奈道“你想太多了!儿子那是遵循父皇的意愿体验百姓生活呢!您放心,父皇夸奖儿臣还来不及呢!怎会责骂?”

  什么?陛下不会嫌弃他而是夸奖他吗?!

  “圣旨到~”福全公公尖锐的声音打破了母子两的对话。

  “惠妃接旨”福全将圣旨打开,灵萃宫里的众人纷纷下跪。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惠妃顾氏,温惠端良,进规退矩,柔嘉成性,淑慎持躬,柔明而专静,端懿而惠和,动谐珩佩之和、克娴于礼,敬凛夙宵之节、靡懈于勤......甚得朕心,特晋封为贵妃,择日行贵妃大典。”

  “恭喜惠贵妃娘娘”福全双手捧上圣旨“娘娘好福气。”

  今日的惠妃心情完全可以用大起大落来表示,本以为儿子做了什么错事搞成这幅爹妈都不忍看的模样,却不想陛下不仅没有责罚,反而晋封她为贵妃。

  她颤抖着接过福全公公手里的圣旨“谢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从她进宫以来便是惠妃,一直在这个位置上待了十余年,自淑贵妃去世以后,皇上再没有晋封过任何一位妃子,她以为她这一生最高也只能呆在这个位置,却不想......看来陛下应是将过去的事情放下了。

  她暗暗在心里下决心:不管以后如何,定要全心全意的侍奉陛下,虽然陛下抠了点,不过没关系,她母家有钱。皇上有情又不滥情,惠贵妃觉得齐皇在她心中瞬间高大了起来,陛下是最特别的、最值得倾心的帝王。

  惠妃得以晋封的消息很快传遍了后宫,宜妃听后失手打烂了她最心爱的琉璃盏,她喃喃道“顾晴竟是贵妃了?!”

  “母妃”成王看着宜妃失魂落魄的样子有些吃惊,母妃不是一向清高自傲,不在乎这些吗?“母妃可是失落了?”

  “不碍事的。”宜妃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忙不在意地笑笑“来,成儿,母妃特意安排御膳房做的,多吃点。”

  “还是母妃疼儿臣。”祁顺成以为自己刚刚看花了眼,此时看见桌上摆着的全是他爱吃的菜肴,便心大的将这事抛掷了脑后......

  宜妃看着在她面前老实本分的祁顺成,她有些怀疑是否抱错了儿子?齐皇不用说,她也出自书香门第,年轻时也是清秀可人满腹诗词的才女,为何生的儿子这样平庸?

  不仅平庸,更不带一点财运!她们祖上全是清廉的好官,家底本就薄弱,再加上齐皇的吝啬,她在这后宫中真是举步维艰。

  想到这,她便食不下咽,何时这日子才能好过一点?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