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都市 → 飞女正传傅言沈读良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飞女正传傅言沈读良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碎鸦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傅言沈读良的小说名是《飞女正传》是由碎鸦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都市虐恋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傅言与沈读良的初遇,是在互联网百强企业发布会上,她作为一名特派记者前去采访,后来两人又因缘分频繁相遇,渐渐被对方所吸引……

1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21

在线阅读

主角是傅言沈读良的小说名是《飞女正传》是由碎鸦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都市虐.恋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傅言与沈读良的初遇,是在互联网百强企业发布会上,她作为一名特派记者前去采访,后来两人又因缘分频繁相遇,渐渐被对方所吸引……

免费阅读

  这句“再见”在一周后应了验。

  那天上级有令,委派几名员工陪同央视到地方领导吃饭,主任把名单纵览过去,偏生看上了傅言,一句“小傅你去”将她送到了思南公馆里的荣府宴。

  她抱着交差的心理应场,把酒问盏以客套话讨领导欢心,中途偶尔有意推介自己,就这么从黄昏熬到了天黑。

  落筷垂首,包里手机适时一响,竟然是沈读良。

  老实说傅言侥幸把他的号码化成“沈先生”的称谓存在手机里,并未指望那场萍水相逢还能有什么后续。

  尤其在看见“出门,我在外面”时,她真有一种惊酲之感。

  起身哈腰同诸领导打了个招呼,傅言握紧手机退了席。出门她也没细看,莽莽撞撞就要折道,豁然被人往后拽,耳边便是低沉一句“你也不知道睁眼看看”。

  等她反应过来,身子已经半贴在沈读良怀中。

  她笑得好似情.人久别重逢,说你怎么会在这里。

  “来吃饭,刚巧进门看到你。”

  沈读良言终敛眸下扫,她今天穿驼色西装配格子裙,伶俐尔雅各参半,化了略浓的妆,回望他时眼底外渗别样风情。

  傅言下意识捋头发,“那你结束了吗?”

  “还没,”他抬手替她别碎发,“不过估摸着也快了,那几个爵儿不高,不用我陪太久。”

  这之后很自然,她毫无征兆地说:“那你要是比我早,一会儿等我一下。”

  沈读良一怔,笑开了道:“得,过会儿我就在门外候着。”

  那天的夜色就似他们之间这般暧m。

  傅言回席时也未察觉任何不对劲,反是非常惊讶地发现,她竟然已经过渡顺溜地将“您”换成了“你”。

  领导们慢吞吞很能磨,结束时已值九点。

  傅言恭恭敬敬将一个个泥醉大汉送上车,抹抹额汗一转身,沈读良就站在洋房门口抽烟。

  她读过不少名著,当下就想到了张爱玲笔尖“节省天光的白公馆”,想到万盏灯的沪夜,有数不尽的苍凉故事。

  走过去时沈读良恰好掐了烟,空下来的手直接递过来,傅言毫不犹豫牵了上去。

  他肯定有人接,但是片语未提陪她散起了步。

  上海睡得迟,尤其到了法租界地段,夜晚会被无限拉长。

  道旁梧桐垂枝脉脉相缠,像贴在一起言说情话。

  她刻意问:“急着走吗?”

  沈读良侧脸看她,笑说不碍事儿。

  语气诚恳,几可乱真。

  傅言相信了,指指一侧酒吧道:“那我们去续个摊。”

  闻言沈读良一怔,抬手抚她颊侧,笑道:“这话该我先说啊,被你说了算哪出儿?”

  其实傅言也说不清缘由,可能是因为一向习惯在男女交往上打直球。

  而此外,她面对他莫名有非同寻常的勇敢。

  续摊地点叫Where Gastro Club,酒调得一般,霓灯在一众古调故居老楼里倒是闪得十分虚张声势。

  点酒时可以看出沈读良是熟客,和应侍几句隐晦交语后傅言头顶的吊灯光线旋即舒和了下去。

  她在侧依稀辨出些许酒名,还听到了一个“秦”字。

  后来有酒作陪,爵士乐衬底,他们居然安分不已地聊起了工作。

  M&G是国内互企百强,盛名早已在外。

  沈读良介绍它的方式很独到,问她:“知道MBB吗?”

  傅言挽起酒杯轻咂,“知道啊,最具声望的企业咨询公司。”

  他笑,“M&G和它一样在陆家嘴,俩公司紧挨着。”

  语罢不再言其他,仿佛他作为一名股东,对御下公司的了解也仅仅这么多。

  乐调绵绵,彩声如春雷,傅言翘搭着右腿转向吧台磕凿坚果,眸角漏视线打量沈读良。

  他算北生南相,银框眼镜更显斯文调性,把整个人的脾性都拖得很柔。就像当下他们的对谈,缓如叶尖要坠不坠的雨珠。

  傅言醉在兴头,调侃悉数台里哪些人最奴颜媚骨,哪些人最钻营奔进。

  这当中手臂蜻蜓互.点过几回,她记不清了。

  沈读良问:“特派记者跑线辛苦吗?”

  “现在大数据当头,我们就跟出土文物似的,”傅言笑,“不过老实说,新闻版面还是得靠我们抢,资讯都靠我们填充,总结起来……这工作我喜欢。我师傅讲的一句话特别好,说如果大部分人是活一辈子,那记者至少是两辈子,优秀的记者是四辈子。”

  她毕业之后鲜谈理想,但偶尔提起时,心里难免会腾起一股兴奋,面容都镀上层高光。

  上外四年,她在英语系算最精勤于业的学生,一身抱负亟待施展,说好听点是励志图强,说不好听就是追名逐利。

  而当沈读良问她今后的职业计划时……

  傅言斟酌再三,还是将“想进CGTN”这句话和酒咽进了肚子里。

  抿抿唇她只说:“工作嘛,谁不奔更好的前程呢?”

  沈读良闻言但笑不语。

  直到漏尽更阑,他们才清摊出门。

  夜色底下,思南路是黑沉沉的穿堂,一路过去多少酒店开着灯,招引性地对街而敞。

  傅言有些脚步不稳,忽而捏拿着粤腔高喊:“飞女正传!”

  沈读良在她耳边问:“去过香港吗?”

  “没去过。”引为她人生一大憾事。

  “以后有机会带你去。”

  这句进展飞速,傅言一下子怔愣失语。

  她站在红砖墙边,拨转身子仿佛欲向他再次确认。

  沈读良候在后面扶住她双臂,手虚搭了个边又松开,再次触及她体肤时已扣住她后脑。

  那个吻算浅尝辄止,傅言双眼眯缝间睨他镜框,人被他渐渐收进怀里,唇相厮磨下有浓郁酒香。

  沈读良退离后问:“累吗?”

  傅言站直,拂雪一般扫开袖子上的手,仰脸道:

  “沈读良,今晚你别想了。”

  他听完笑出了声,戴表的手捻捻她耳垂,凑近了说:“那好,我就还是候着。”

  *

  这一候,候到了三月底。

  这中间各自骄矜不联系,好像前事只是一晌大梦方醒。

  那天傅言临时买机票飞往北京,不为工作亦不为学业,竟是为了韩笑。

  韩笑这人,当初她们同在英语系做体己闺蜜时,就因相貌过美而成就了“乱上外蜂蝶”之名。

  结果到底没乱成,却乱了千里开外的京城蜂蝶,英年早婚,背井离乡到皇城根下当了年轻阔太。

  傅言下了飞机直奔朝阳区新城国际,一路上路况忽滞忽疏,鸣笛声嘈杂得如同她手机里的微博舆情——

  关于北京网红韩笑与二代秦易杰婚变八卦的舆情。

  韩笑毕业后直接揣着过人胆魄全职网红。

  前两年一度不见经传,但好在之后直播营销兴起,她算最早一批把握先机的人,积微成著,成就了现下“丑闻一出,热搜难退”的名气。

  大多口舌紧跟风声骑墙而观,没多少关心事实真相。

  秦易杰买了大批公关粉饰出轨行径,一盆盆脏水泼得韩笑污秽不堪。

  傅言确实是心疼她,不然也不会不远千里赴会。

  偶尔手机抬到耳畔听韩笑嚎哭,简直是不往她心底灌一片汪洋就死不罢休。

  等她赶到一看,人也跟个涸泽之鲋差不离。

  傅言坐在沙发上环视空荡荡的厅室,把韩笑往怀中搂。

  “他就这么走了?”

  “可不呢!个宗桑,死人渣!我咒他一辈子性无能!”

  “那三电话都打家里来了?”

  韩笑蓦地坐起,抹泪时还知晓避开眼妆,“这算什么啊?关键人是个暗门子啊!这气我还忍啊?”

  傅言随找了张纸递过去,说:“当初我劝你慎重你也不听,就他们这号人,谈个恋爱玩玩可以,你还真稀里糊涂嫁了。他们手机里多少乱七八糟的女人待价而沽你不知道吗?你跟我说你能忍,结果呢?”

  其实韩笑对待感情,是典型的不析纯度有多少,只耽一时情动的人。

  所以就到了此刻她也仍在顽抗,“多多少少我们也爱过。”

  那一秒傅言无言以对,亦更是未曾料想过——

  有朝一日这辆前车会覆在自己身上。

  韩笑倏尔大喊:“册那,我不活了!”

  傅言无奈一叹,挨近她相劝道:“这就不活了,你有没有出息啊?离了男人是没钱挣还是没饭吃?你应该高兴啊,当断即断止了损,以后多少荣华富贵都与他没干系。”

  韩笑潸然哑声道:“我曾经把他看作我一辈子的归宿……”

  “……要我说,”傅言摇了摇头,“你的归宿只有你自己。除了你,其他人都胜任不了。”

  韩笑茫然觑她,“什么意思啊……”

  傅言双手相抵,单刀直入道:“找他离婚。”

  韩笑仿佛极难接受,往沙发里陷了又陷,躲闪目光道:“不能那么快吧……”

  傅言微抬眼皮,沉默不应。

  那头虚了心,蚊蚋般细语:“言言,就一点转机都没有了吗?”

  “对,是我我一定离。出轨这事儿可一不可再,但你也指望不了他做到。”

  韩笑乱发中把头一昂,笑泪在脸上碎散,一时冲动应和你说得有理!

  下一秒又凄凄塌下双肩道:“他人都不晓得搁哪去了……”

  傅言掏出手机反向递给她,“用我的打。”

  韩笑嗫嚅:“我拨了……你帮我说啊。”

  “……”

  其实按理来说,那一刻傅言应当抽身置外、严词拒绝。

  但她默视韩笑按完号码后,竟然一反常态接过手机靠到了耳畔。

  就好像天意安排她——

  等到话筒彼端,那句“言言”。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