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穿越 → 娇娇饲养手册朝予全文最新章节

娇娇饲养手册朝予全文最新章节

朝予 著

连载中免费

《娇娇饲养手册》是朝予所著的一篇古代穿越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宁昭睦一朝穿越到了一个奇幻世界中,成了一名图书管理员,从此大开金手指,走上人生巅峰,过得风生水起不说,还多了个权势滔天的宫主当她的跟屁虫....

10.6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21

在线阅读

《娇娇饲养手册》是朝予所著的一篇古代穿越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宁昭睦一朝穿越到了一个奇幻世界中,成了一名图书管理员,从此大开金手指,走上人生巅峰,过得风生水起不说,还多了个权势滔天的宫主当她的跟屁虫....

免费阅读

  不知过了多久,怀中的人渐渐恢复了正常的温度,此时宁昭睦觉得自己被抱的浑身酸痛,尤其是肩膀,因为大兄弟的大脑袋不知道什么时候压到她的肩上了。

  耳畔的呼吸声渐渐平稳,温热的气息在耳边盘旋,大兄弟好像睡着了。她不舒服地动了动脑袋,又不敢做太大的动作,以防吵醒了他。

  宁昭睦摸索着碰到了他的额头,轻轻碰了碰,发现他不再像原来那样冰凉柔软地像果冻,现在像个正常人一般了,只是,还是看不见他的人。

  “你是不是想趁我睡着对我做点什么?”

  他的声音猝不及防地在耳畔响起,宁昭睦被吓了一跳,手一抖,滑了下去。

  谛忱眉头动了一下。刚才她柔软的手轻触他的额头时,他还觉得挺舒服的。

  他抓住她缩回去的手,又放了回去,声音轻飘飘的,带着一点漫不经心,“你继续对我做点什么吧,还挺舒服的。”

  宁昭睦:“……”

  她咳了一声,“啪”地一声拍在他额头上,有些不自在地说:“睡醒了就起来,你脑袋里进了多少水,这么沉。”

  谛忱:“……”

  他身体上的温度才降下不久,脑子还不怎么好使,只觉得怀里的人又软又凉,抱着十分的舒服,一时间竟然不想松手了。

  他突然想起了什么,长袖一挥,几条彩色的鱼从他的袖口跳出来,一头扎进了水池里,来回游了几圈。

  宁昭睦先是被他这没头脑的举动搞得懵了一下,接着注意力全被池子里的鱼吸引了,“这是什么鱼?”

  她以前没见过啊,彩色的,看着都这么美味,吃起来味道应该也不错吧。

  “它们没有名字。”

  他们之前也只是碧海珠里的普通的鱼,昨天不怕死地在他身边游来游去,可能吸收了太多的灵气,又比别的鱼坚强一些,就变成了这样。

  想着宁昭睦那么喜欢鱼,就随手带出来了。

  宁昭睦沉吟片刻,“没名字啊,可惜了,要不就叫啵啵鱼吧。”

  “为什么叫这个名字?”为什么又是这种奇奇怪怪的名字……

  “啵啵鱼好吃啊……”她最喜欢的就是波波鱼了,各种口味的都喜欢。

  然后就听见了一声轻笑。

  宁昭睦说完意识到,大兄弟已经醒了一段时间了,但他们还维持着之前的姿势,好像挺……不对劲的?

  但大兄弟好像没注意到?

  她觉得大兄弟今天脑子肯定被烧傻了,智商掉线,反射弧也特别的长,所以她也不指望他能先反应过来了,她踩了他一脚,然后从池子里爬了出来。

  宁昭睦回到藏月楼,才想起来自己去后山的目的是洗澡,但是被大兄弟这么一打扰,她竟然给忘了,最后用灵术给自己清洁了一番,换下了身上湿淋淋的衣服。

  眼瞧着已经快天亮了,这一夜终于熬过去了。

  谛忱随后从水池里爬了出来。

  每个月的月圆之夜,他都要经受一遍水深火热的折磨,昨夜之前,自己是一缕灵魄时,承受的折磨也只是一小部分而已,往往他在碧海珠修习两个时辰就能熬过了。

  但昨日,大部分的灵魄都回到了他身上,那折磨便也随着他的强大,而变得更强大了,就像她带着碧海珠离开圣山灵域陵墓的那一天。或许比那天更加难熬,但有她在身边帮忙,好像也没那么难熬了。

  谛忱方到了藏月楼门外,就被一股香味吸引了,瞧见宁昭睦正坐在楼顶上吃着东西,身边放了一张小木桌,她的双腿有一下没一下地晃着,吃的很开心,让人觉得很有食欲。

  他也上了楼顶,在她身边坐下,不小心踩歪了一片瓦,发出了一点动静。

  宁昭睦歪了歪头看向他的方向,随后指着小木桌上的各种圆圆的东西问他:“月饼,你吃不吃?”

  谛忱看着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随意拿起了一个,发现每一个上都有字,不是幻灵族的字,歪歪扭扭的,不知道写的是什么。

  宁昭睦见那一块月饼在半空中飘了好久,大兄弟也没敢吃,觉得他应该是被这月饼的外形吓坏了,她承认确实不太好看……

  “是丑了点,但是味道不错,不信你尝尝。”

  谛忱不是觉得这东西丑,只是觉得上面的字写的实在太丑了,她平时写的字已经很丑了,这上面的,简直不能用丑来形容了。

  他尝试着咬了一口,品了品,果真味道还不错。“这个是里面的是什么?”

  宁昭睦看了一眼他手上拿的月饼,眼神飘忽了一下,然后说道:“灵骨花。”

  谛忱:“……”

  放下不是,吃了也不是……

  等到天色完全亮了起来,他手里那块灵骨花馅的月饼才被他艰难地吃了下去。

  宁昭睦为什么会做灵骨花馅的……其实还是在时间回溯的那几天被打击到了,决定发愤图强,好好长长身体……

  但是没想到……大兄弟看起来还蛮喜欢吃的……这么多种口味只选了那一块,吃完以后还没碰别的……

  宁昭睦瞧他这么喜欢吃,决定忍痛割爱,把所有的灵骨花馅的月饼全部放到一个盘子里,然后递到他面前,“你都吃了吧。”

  大兄弟吃了这么多年幻灵族的饭好不容易遇到一种自己喜欢的食物也挺难的……

  谛忱看着这一盘如小山似的灵骨花馅的月饼:“……”

  宁昭睦看他好像犹豫了很长时间,没伸手去接,放回了木桌上,“我就放在这里了,全是你的。”

  *

  宁昭睦浇完了自己种的菜,感觉到藏月灵域的结界有些微的波动,正准备叫尽书问一问是谁来了,听见身后一阵脚步声。

  她回头一看,竟然是前些日子才见过的念玉。

  还是那副温润如玉的面容,他缓缓走过来,恍若神仙下凡。

  宁昭睦见了他,心中疑云顿起。

  就在前几日,他亲口在宁昕面前坦白了他的罪行,已经被宁昕关进了千碧宫的一处小灵域中,不应该这时候出现在这里。

  而且,出现在这里干什么?上次就把她绑走了,这次……又想干嘛?

  她感觉自己真的太难了!看个书楼而已,怎么还得时刻担心自己的小命?

  “念玉,你怎么又来了?”宁昭睦主动问他。

  念玉看着宁昭睦,温柔地笑了一下,“我想要的那本书,现在可以给我吗?”

  宁昭睦想起之前念玉确实在灵石里写了一个书目,但是那本书,她已经借给了宁昕啊,这可怎么办?

  “有难处吗?”念玉笑着问。

  不知道为什么,宁昭睦觉得他的笑有些奇怪,虽然一贯的温柔,但就是让人感觉到有些不舒服。

  她定了定神,为难地说:“这倒不是,就是有些难找,要不你多等一会儿,我进去找找……”

  念玉笑着不说话。

  “你要得急的话,我可以快些找……”见此情景,宁昭睦又继续安抚他,边朝藏月楼的方向走,突然耳后一痛,接着如蚂蚁啃噬骨头的痛感传遍全身……

  “你——骗我——”

  宁昭睦长到二十五岁以来,第一次感觉到离死亡这么近。

  她感觉到浑身的骨头又疼又痒又麻,仿佛不是自己的了,马上要从自己的体内剥离似的。

  蚀骨的疼痛让她的腿一下子软了下去,她忍不住弯了膝盖,慢慢蹲在地上,低头抱着自己。

  过了大约半分钟,身上的疼痛不但没有加剧,反而有所缓解。

  那天在时间回溯里,用“画骨”杀人不是眨眼的事么?为什么这么久了,她还没事?

  方才第一反应就是“画骨”太折磨人了,而后反应过来,念玉是不是根本没打算杀她,不然她怎么这么久了都没当场去世,还有时间胡思乱想?

  宁昭睦缓缓抬起头,瞧见不远处的念玉面目狰狞,极为痛苦的样子。她身上的痛感渐渐消失时,发现刚刚对她出手的念玉不知什么时候倒在了地上,被一个蓝色的气泡包裹起来,压倒了她菜地里的一片菜。

  这么快就被干掉了?以为他是个王者,结果竟然是青铜?

  她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一切,接着就感觉到自己被揪着衣领,像拎小鸡仔那样被拎了起来。

  宁昭睦:“……”

  妈的好气。

  大兄弟往前走着,她就被拎着跟着倒退,她一挣,他就抓的更紧了,快要把她勒死了。

  “大兄弟……手下留情啊!”

  虽然大兄弟刚刚救了宁昭睦一命,但被这么拉着,她感觉用不了多久,她这条小命也要完蛋了。

  大兄弟,我劝你善良。

  谛忱实在要被宁昭睦气笑了,差点被人杀了怎么连反抗一下都不会?他拖着她,径直走到被困住的念玉年前,缓缓松开手,让她在身侧站稳。

  随着他的走近,困住念玉的气泡变得越来越小,仅剩半个巴掌大小,然后飞到宁昭睦面前,“送你了。”

  宁昭睦:“?”

  这样会不会不太好?

  她有些魔幻地看着落在自己面前的气泡,随手一戳,气泡凹了一块,她一收回手,气泡又自动复原。

  气泡的里念玉始终安安静静,好像对自己突然被抓有些没能反应过来。

  宁昭睦有些疑惑,念玉那么一个温文尔雅的人,就算是绑架她的那天也是彬彬有礼的,今天怎么一言不合,就突然暴躁起来了?

  她眉头一皱,盯着气泡里的人,声音略带安抚,“念玉。”

  哪知这轻轻的一声后,气泡里的念玉突然发起狂来,先是哈哈大笑了一阵,接着面目狰狞,狠戾地打着空气。

  宁昭睦下意识往后缩了缩,后背不小心撞到了大兄弟,问他:“他是走火入魔了吗?”

  谛忱没在意,扶了她一下,“嗯,‘画骨’修成这样,古往今来也算是独一份了。”

  说完,他看了一眼宁昭睦,嘴角略带深意地微弯一下。

  宁昭睦:“……”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暗中嫌弃我……

  她虽然看不见大兄弟,但能感觉到一股被嘲讽了的寒意。不就是占着藏月楼的优越条件,还能把灵术学的这么菜么?学的菜吃你家大米了?

  气泡里,念玉正狂躁着,宁昭睦不敢伸手去碰气泡,使了一个简单的灵术,禁止他动弹,瞧见念玉果真没办法动了。

  结果还没高兴多久,灵术持续的时间太短,念玉又活蹦乱跳了。他在气泡里暴躁地动着,看起来竟然有些滑稽。

  宁昭睦噗嗤笑了一声,小心地把气泡捧到手里,害怕一不小心把它捏碎。她有点纠结,这样拿着好像对念玉有些不太尊重,但是放了他吧,他万一再想杀她怎么办?

  她抬头看了看大兄弟的方向,想要寻求他的意见,沉吟了一会儿,听见他说:“送你了,要杀还是要怎样,你看着办。”

  也太……简单粗暴了吧!

  感觉她有点像抱上了大佬大腿的小狗腿啊……

  杀是不太可能的,自小的教育告诉宁昭睦杀人犯法,她把关着念玉的气泡带进了藏月楼,被尽书看到后,马上抢了过去,逗着气泡玩了好久,像是得到了新毛线球的小猫。

  念玉被一本书玩了一下午之后,已经被磨得没了脾气,虽然看起来还是脸色不太好,但是已经没有狂躁的迹象了。

  “你究竟想怎么样?”他恶狠狠地说。

  宁昭睦:“??”

  她觉得好笑,也确实笑了,“念玉,我没想对你怎么样。”

  气泡中的念玉听了她这话,环视一眼关着自己的气泡。

  “呃……”宁昭睦哈哈笑了两声,“实在是迫不得已,你要杀我才把你关起来的,那天你绑架我不也有苦衷吗,我理解你,你也得理解理解我。”

  气泡里的念玉冷笑一声,转过身去,非常有被俘虏的自觉。

  她一边说着,一边观察念玉的神色,发觉他虽然还是模样,但眉目之间多了几分以前不曾有的戾气。

  应该是走火入魔导致的吧。

  今天见他突然发狂她才想明白,怪不得他一直要找那本记载“画骨”的灵书,她猜测可能是他手上有的灵书记载“画骨”不完全,致使他修习着一不小心就走火入魔了,急需一本记载完全的书将他掰回正途,于是就想到了藏月楼——这个幻灵族千碧宫宫主的私人图书馆、灵书最全的地方。

  但是一次两次这么缺心眼地跑过来,又是绑架又是想杀人,对他能有什么好处?恕她不是很理解……

  还是那句话,走正规途径开开心心来借书不好吗?

  **

  宁昕收到宁昭睦传信的时候正在关押念玉的小灵域审问,虽然灵文阁的案子念玉已经坦白了,但千碧宫里还有一起“画骨”杀人的案子,就是灵祀节当晚,彧引楼主被杀的案子。

  自几百年前祭司大人花孟焚尽记载的“画骨”的灵书后,几百年间一直风平浪静,没有出现过有人用此灵术害人的消息,可最近这短短的半个月的时间里,就出了两件杀人案。

  虽然这已经证明当年花孟并未焚尽所有记载“画骨”的书,但肯定也没让它烂大街,不至于随便抓出一个人都会“画骨”。

  所以他怀疑千碧宫的杀人案跟念玉一定脱不了干系,于是就去见了他。

  就在这时,宁昭睦却突然告诉他,念玉杀去去了藏月灵域,现在被她暂时关了起来,让他赶快把念玉带回去。

  他立刻赶到了藏月灵域,在藏月楼外见到“念玉”的瞬间,整个人有些凌乱。

  “哥哥,念玉跑了这么久,你怎么没有发现?”

  宁昕看着被锁在气泡里的“念玉”,嘴唇动了动,不得不接受现实,“念玉未曾逃跑。”

  而且,就在他来藏月灵域之前,他正在同念玉说着话,打算从念玉口中套出是如何修习“画骨”的。

  “什么?”宁昭睦不敢置信,“那这个人不是念玉?”

  “应该不是。”宁昕回答,突然想起一件事来,“念玉为什么会到这里来?你又是怎么知道他是念玉的?”

  宁昭睦知道自己瞒不下去了,只好把上次念玉到藏月灵域来要借书的事告诉了他。

  说完,两人都沉默了。

  面前这人,长了一张和念玉一模一样的脸,且也知道念玉曾向她借灵书的事,所以她并没有怀疑,如果他不是念玉,那他是谁呢?

  所有人都在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气泡里的“念玉”哈哈大笑了起来,用力一挣,挣脱了气泡的束缚,眼前光一闪,已经不见“念玉”的身影了。

  宁昕即刻去追,但刚刚进到藏月灵域边缘的那一片树林时,就把人跟丢了。

  见此情景,宁昭睦使了个灵术,在藏月灵域原本的结界上加了一个拦截的灵术,但没过多长时间,就被人破开了,知道念玉已经逃离了藏月灵域。

  过了一会儿,宁昕回来了,脸色沉重,显然并没有抓到那个“念玉”。

  “之前被关起来的念玉也不见了。”宁昕说着,亮色愈发阴沉,问宁昭睦:“他是如何进到藏月灵域的?”

  藏月灵域只有有了花孟给的灵石才能进入,念玉一个宫外人,根本就没有机会得到这种灵石,所以他是如何进到千碧宫、得到灵石、进到藏月灵域呢?

  宁昭睦之前没想过这个问题,被他这么一问,想起来念玉能进入藏月灵域这件事本身就不正常啊,想到这儿,她灵光一现,使了个灵术,看清了念玉得以进入藏月灵域使用的那枚灵石。

  “是彧引楼主。”

  进入藏月灵域的灵石,理应只有灵石主人才能使用,但是他不是已经死了吗?而且就是死于“画骨”。

  听完宁昭睦的答案,宁昕心里有了计较,不再浪费时间,离开藏月楼。

  宁昭睦一转头,瞧见石桌上多了许多的瓜子皮,边上还飘着一粒瓜子,熟练地被剥开,然后消失。

  大兄弟不知什么时候出了藏月楼,看来还挺悠闲的。

  谛忱瞧着宁昭睦,捡起盘子里的一粒蓝灵瓜子,剥了壳子扔进嘴里,慢悠悠地开口:“你是个假的藏月楼主吧,自己地盘上的人都拦不住。”

  这能怪得了她吗?她本来就是个假的,莫名其妙地被花孟安排了一个岗位,什么都不知道就稀里糊涂上岗了,就算恶补了那几个月的知识,她本质上还是一个青铜啊……

  而且,他吃着她的瓜子,吃人嘴短呢,就不能给她一点点鼓励吗?

  宁昭睦郁闷地把石桌上装蓝灵瓜子的盘子拉到自己面前,不给他吃了。

  谛忱觉得她这不满意的动作挺逗,笑了一声,“要不,你求我一下,我帮你把他捉回来?”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