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古言 → 陶青黛叶齐小说免费全文最新章节

陶青黛叶齐小说免费全文最新章节

岁无忧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陶青黛叶齐的小说名是《重生之金屋藏娇》是由岁无忧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言重生小说。主要讲述的是:陶青黛上辈子死的很突然,很憋屈。有幸重生后她暗暗握拳,这辈子一定得寿终正寝,为此,她决定和离,必须和离!对着丈夫,她苦口婆心循循善诱,十分贤惠大度,劝他和离,劝他尚主,劝他放彼此一条生路,一言一行,堪称女四书典范,可丈夫仿似会错了意,面色青黑的表示,“莫怕,凡事有我”陶青黛:???

1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21

在线阅读

主角是陶青黛叶齐的小说名是《重生之金屋藏娇》是由岁无忧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言重生小说。主要讲述的是:陶青黛上辈子死的很突然,很憋屈。有幸重生后她暗暗握拳,这辈子一定得寿终正寝,为此,她决定和离,必须和离!对着丈夫,她苦口婆心循循善诱,十分贤惠大度,劝他和离,劝他尚主,劝他放彼此一条生路,一言一行,堪称女四书典范,可丈夫仿似会错了意,面色青黑的表示,“莫怕,凡事有我”陶青黛:???

免费阅读

  正德二十年,腊月初六,连日的风雪终于停下,日头虽无多少暖意,但白光光的挂在一碧如洗的空中,与遍地晶莹雪白交映成趣,倒成了一年之中不可多得的好景致。

  静心湖湖面结了一层厚厚的冰,冰上寒雪绵密厚实如暖被,只偶尔能听见冰下流水潺潺之声,看不见半点水流踪迹。

  湖边是一片腊梅,此时开的正好,白的朴素,绿的清雅,粉的娇羞,红的妩媚,俱都幽幽吐着寒香,吸进鼻中芬芳馥郁,熏的陶青黛直想打喷嚏。

  她是个俗人,更是个懒人,对着冷香扑鼻傲立寒霜的梅花,没有丝毫赏玩的念头,慵懒的猫儿一样,仿似被这铺天盖地的白遮的睁不开眼,潋滟生波的半眯着,如冰雪般白腻的小脸,不着痕迹的往雪雪白的风毛里缩一缩,葱白小手藏在袖儿里,使劲儿蹭着袖中暖炉,脸上挂着敷衍而不失礼貌的假笑,听永安公主秦湘宁说个没完,颇有些不耐烦。

  冰天雪地的,窝在屋中烤火睡大觉多好,若是可以,她真想躲在床上睡上一整天都不下地。

  在大红披风的遮掩下,手捧暖炉温一下蓬鼓鼓的肚皮,心生怨念,不晓得人家是孕妇么。

  永安公主身着白底绿萼梅披风,对她的寡言少语不以为忤,略微下垂的眼小鹿一般清澈灵动,因说到兴头上,白惨惨的脸上,病气都少了些,小巧精致的鼻子陶醉的吸一口冷香,语声绵软,“梅花里,我最爱绿萼梅,不争不抢,连颜色都那么清淡宜人。”

  说着,玉白指尖爱怜地摸一摸披风领口的绿萼梅绣花,羞涩一笑,“这是我亲手所绣,父皇说呆板,我却十分喜爱,姐姐看看好不好?”

  陶青黛仔细端详一下,艳丽红唇一勾,言简意赅,“很好。”

  跟专业绣娘自是没法相提并论,但平心而论,这绣工已极为出挑了,反正她绣不出来,不说她,整个上京城的贵女,十个里,有九个半也绣不出来。

  永安公主闻言很是开心,淡淡的唇因被银牙咬了一下,侵染出须臾殷红,她小小声道,“我给姐姐也绣一个罢,姐姐喜欢什么花,我什么都能绣,就当……就当我给姐姐的新年礼。”

  怀中的暖炉不再烫手,抱着有些不称心,身怀六甲的大肚婆于心中暗暗翻了个白眼,笑吟吟道,“公主千金之躯,臣妇怎敢劳累。”原本倚在在傲雪红梅靠枕上的腰肢微微挺直,随时做好起身告辞的准备,“况且,从年纪论,臣妇较公主殿下还要小上一岁,万万担不起公主一声姐姐。”

  永安公主芳龄十九,因先天不足,常年生病,到处都长得小小的,小小的个头,小小的脸,小小的嘴巴,小小的鼻,天真纯洁的小女孩儿一般,稚气十足,惹人怜爱,说是豆蔻年华都有人信。

  不像陶青黛,红唇黛眉肤若凝脂,浑身绵软媚眼如丝,精致饱满的红唇水润勾人,打个哈欠,啜杯酒,或者吃颗果子,不经意间一个举动,都如若勾.引,叫人脸红耳热浮想联翩,任谁都不会拿她当个孩子。

  此时身怀有孕,妩媚中又添了一抹柔情,整个人不但不显臃肿粗糙,反倒艳光四射,媚态横生。

  这张脸太有侵略性,这个人太风情万种,永安公主绵软的眉眼划过一抹嫉恨,袖中的指尖狠狠掐进掌心,刺骨的疼,她落寞一笑,眼中雾气渐渐弥漫,“姐姐何必如此拒人于千里之外,永安没有恶意的。”

  是没有恶意,不过是死缠烂打的想要跟她当‘姐妹’罢了。

  清晨进宫,这位浑身仙气、药香的公主殿下就招待了她一壶清茶和几盘点心,陶青黛早就饿了,懒得再跟她掰扯,万分无奈的抚了一下额头,“殿下,要臣妇再说多少次,您才能明白呢?你跟叶齐两个人的事,我不管,也管不了,如今不让你进门的是他,我不过区区一妇人,左右不了堂堂护国大将军。”

  对天发誓,这真的是她的肺腑之言。

  永安公主怔忪片刻,眼中清泪滚滚而落,楚楚可怜,“你管的了的,这些时日,我时时相伴将军左右,再清楚不过。”

  她清凌凌兰花草一般的身子,被冬日寒风摧残的柔弱无依,仓惶的站起来扑到陶青黛身前,眼巴巴的瞅着她,满是哀求,“姐姐,我不会跟你争,我就想能时时看见他,能得他偶尔一回顾就心满意足,我不会跟你争的,你知晓我有心疾,这辈子都不能有子嗣,将军又满心满眼都是你,我争不过你的!就当可怜我,让我跟着将军,好不好?”

  她扑过来得急切,不知有意还是无心,竟然噗通跪在了陶青黛眼前,陶青黛灵活的不像个孕妇,被唬得一下跳起,忙腾出手去扶她,“殿下这是做什么!”

  永安公主瘦的仿佛只剩下一把骨头,陶青黛没怎么费力就把人拉了起来,永安公主反手紧紧握住她的手腕,力道之大,叫陶青黛心惊,“姐姐,求求你,帮我在将军面前说说好话可行,将军最宠爱姐姐,姐姐说话,他一定听的!还是姐姐怪我了,怪我这些时日常常缠着将军?”

  陶青黛手腕被她攥的生疼,嘶嘶抽着冷气,“殿下先放开臣妇,你弄疼我了。”

  永安公主不但没有放开,反而更加用力,突然痛哭流涕,哽咽低声道,“姐姐,我已经是将军的人,若是叶家不能容我,我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陶青黛愕然张大了嘴巴,难不成叶齐这么不讲究,要了人家姑娘的清白身子还不肯负责?不能罢?

  她惊诧的不由自主往前踉跄了一步,对面的永安公主顺势跟着后退。

  二人刚才一番争执,不知不觉间,永安公主站到了亭子的边缘,小腿紧紧贴着新漆的红木栏杆,这么一前进,一后退的,陶青黛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只觉被狠狠一拽,就倒栽葱一般往冰湖掉了下去。

  位于她其上的永安公主,眼神癫狂如末路狂徒,满满的恶意与快感,她来不及多想,‘咔嚓’一声,冰面碎裂,被埋入冰寒刺骨的湖水的瞬间,恍惚听见一声绝望凄厉的呼喊,仿似失去伴侣的孤狼,声声啼血。

  “青黛!”

  她被那呼喊中铺天盖地的惊痛和悲意骇得尾椎骨发麻,刚分辨出声音的主人,就失去了意识。

  “呼!”

  陶青黛猛然从香被凌乱的榻上坐起,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惊魂不定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不是在湖底,而是在屋里。

  可能是上辈子死的太窝囊,太荒唐了,所以她向来性子大条疏阔,都难免落下后遗症,回来好几天了,还是过不去,一沾床必做梦,梦里有冻的人骨头缝生疼的湖水,还有永安公主笑的诡异阴狠的病脸。

  谁能想到呢,整日病的跟快要死了一样的永安公主,竟有那样大的力气,还有那般狠的心肠和手段。

  她擦擦额边的冷汗,重新躺下,不顾天热,四肢蜷缩在暖意融融的锦被里,虚弱可怜的喊丫头们进来。

  之桃把大红缠枝花帐幔勾在金帐构上,语声轻快爽利,“夫人怎么睡了这么一会子就醒了,可要奴婢打水进来,还是再接着睡?”

  陶青黛丰唇微嘟,“不睡了,去厨上要些点心来罢,肚子有些空。”

  之桃蹙眉不赞同,“才刚吃了中饭没一会儿呢,这就吃点心,看积了食,晚上吃不下饭。”

  陶青黛双目无神的盯着她,活像一只饿了十年八年的女鬼,“吃的下,我觉得你就是给我来两头牛,我也吃的下,此刻吃一头,夜里还能吃一头。”

  她刚刚醒转,此时桃腮殷红,发丝凌乱,眸子里水光溶溶,也是娇憨,也是艳丽。

  之桃噗嗤一笑,宠溺的给她理一理额边的乱发,妥协道,“好好好,奴婢这就去,夫人想吃甜口的还是咸口的?”

  陶青黛拧着眉头正在想,尔岚打头端着红漆描金海棠花托盘进来了,上面放着三碟点心,身后还领着三个小丫头,俱手捧托盘。

  她乐的在锦被里蹬了蹬腿,“尔岚,你可真好!”

  尔岚温吞吞笑,屈膝福了福,端着托盘等之桃把炕桌摆好。

  陶青黛素白指尖略过百合酥、吉祥如意卷和玫瑰糕,捻起一块萝卜糕,啊呜咬一口,边吃边问,“将军还没回来?”

  之桃冷哼一声,恨恨道,“自打从北疆回来,哪次进宫不得耽搁到天黑?”

  尔岚小心翼翼看一眼陶青黛,暗暗冲她摇头,示意不要说。

  之桃性子火辣直爽,哪里肯不说,“我偏要说,什么劳什子公主,大楚如许多青年才俊不要,偏偏看上有家有室的,将军也是,明知道那狐媚子不怀好意,还不知避嫌!哼!”

  她心中不忿许久,“您嫁过来不足一个月,他就抛下您去了战场,一去就是三年时光,如今好容易回来了,安生日子一天没过,这就跟狐媚子勾搭上了,真是……”她咬牙切齿,“真是狼心狗肺!”

  尔岚闻言吓得白了脸,恨不能去捂她的嘴,见屋里全是可信之人这才稍稍放心,“快闭嘴罢你,不要命了吗?”

  之桃眼眶恨的发红,气呼呼的,“我不过说句实话而已,要不是咱们王爷王妃去的早,夫人哪里能受这么大的鸟气!”

  异姓王陶文山以战功封王,数次救先帝性命于危难之中,当年也是响当当的人物,可惜天不假年,不过三十几岁就去了,王妃孟氏悲痛欲绝之下一病不起,也撒手而去,偌大的王府只剩下陶青黛一个孤女,叫人唏嘘。

  陶青黛低着头看不清表情,一边大快朵颐,一边道,“之桃啊之桃,你这张嘴,早晚得惹事儿。行了,我都不委屈,你委屈什么。这话往后不要再提,传出去我可保不住你。”

  父亲活着又能怎样,碰上走火入魔一般的永安公主,也是没辙。不过是如叶齐如今一般,压得皇帝不敢直接下旨赐死她,然后颁布赐婚圣旨而已。

  她抬袖子拭去鼻下热汗,叫丫头再去取些冰来放在屋里,捻起最后一块萝卜糕放入口中,心中暗忖,永安公主就是个疯子,这辈子反正不要再跟她打交道了。

  偏偏这个疯子是金枝玉叶,又没本事杀了她灭口。

  那么,接下来,她就得想个法子,珍爱生命,远离疯子。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