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玄幻 → 摇光九寤小说大结局全文最新章节

摇光九寤小说大结局全文最新章节

木耳甜橙 著

连载中免费

《摇光》是由木耳甜橙原创所著的小甜饼文,主角叫摇光九寤。讲述了摇光的心愿是做个普通凡人,因为上辈子神仙太悲催!却不想当个普通凡人也是一等一的悲剧: 大喜之日被书童弄得家破人亡.....于是逮准机会,一刀下去痛快复仇!正要欢天喜地过上无忧无虑的好日子...一日飞来个俊神仙,捏着她下巴:把本君的心给捅了,还挺开心?

1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21

在线阅读

  《摇光》是由木耳甜橙原创所著的小甜饼文,主角叫摇光九寤。讲述了摇光的心愿是做个普通凡人,因为上辈子神仙太悲催!却不想当个普通凡人也是一等一的悲剧: 大喜之日被书童弄得家破人亡.....于是逮准机会,一刀下去痛快复仇!正要欢天喜地过上无忧无虑的好日子...一日飞来个俊神仙,捏着她下巴:把本君的心给捅了,还挺开心?

免费阅读

  天界天庭的天刑殿,悬云之上建有一座囚仙塔。

  但凡关入囚仙塔,皆为重犯。

  自天刑殿创建以来,此塔鲜少开启。而许久未曾启用的囚仙塔,前日关入了一位仙官——北斗七星的破军星君,摇光。

  关押入内不单是被囚禁这般简单,塔内的惩戒才是震慑众仙所在。

  囚仙塔内四面皆封有洗仙灵,洗仙灵以吸取仙者力量为生存之源。被囚入塔者,每日需被洗仙灵涤荡浑身仙力,再生生抽拔。

  抽离仙力之痛不下于断仙根,一日折损五百年修为,二日折损千年,每日倍数递增,直至仙力抽尽,修为散罄。

  抽离仙力会不断溃败入塔之人的毅力,消磨斗志,蚕食求生欲。意念稍弱者,甚至会因不堪忍受剧痛而自行了断。

  厚重的石门将声音全然隔绝,塔外悄无声息,安静得宛若一座荒废的空塔。

  而塔内......

  “呼......哈......”摇光两手握紧成拳撑在地上,大口喘气。

  经受了两日洗仙灵的侵蚀,她已是虚软无力,浑身被汗液浸湿,再干透,如此反复。脸上的汗不断打在石砖上,在地上落成了一滩水迹。

  她晃了晃混沌的脑袋,痛得有些神思不清,双目些微恍惚。

  眨眨眼,难聚焦,又阖上。

  脚踝手腕均被锁上了缚仙链,用以封印她的法力,以防她意欲抵抗逃走。

  不过一个时辰的时间,塔内的洗仙灵便会再次从塔壁四处的佛像内蜂拥而出,吞噬她的仙力,侵蚀她的意识。

  塔中半空忽而一阵水纹状波动,几道虚影渐渐显露。

  “破军星君,你可知罪?”

  浑厚之音骤然响起,宛若石钟沉鸣,传遍塔内,回音荡荡。

  摇光深吸几口气,扭头在臂袖拭掉脸上的汗液,仰头望向声源。

  该来的还是要来的!

  只见对面悬空飘荡三道虚影。正中宝相庄严者乃天帝,也是方才开口之人。左侧神色严峻者,乃现任天刑殿殿主。

  而位于天帝右侧一身青白羽裳,眸淡如水之人......

  摇光目光微凝,她差些忘记了,被关押在囚仙塔的重犯需得进行三神会审。即天帝、天刑殿殿主,以及四方神帝之一以虚影入塔,一同审讯罪犯,再量刑定罪。

  作为她的师父——西方神帝太微帝君又怎会将此事交与其他神帝。

  毕竟,是他亲手将她抓来的。

  摇光视线在师父脸上停留稍刻。他面上瞧不出波动,依旧如往常般冷静从容,即便将她抓来天庭,即便天刑殿要将她押入囚仙塔!

  她想,纵然六界遭遇重大祸端,他心里再如何沉重忧虑,眼中也定是波澜不惊,谁又曾瞧得明他的真实情绪?

  呵!摇光暗暗自嘲,即便师父从头到尾未训过她,但这次大抵令他失望透顶了吧。

  万般情绪敛没眼底,摇光睇回天帝,不服道:“我何罪之有!”

  天帝道:“你擅自用七星塔开启荒邙封印,放出凶兽数只,妖兽不等。致使它们逃窜人界行祸害之事,涂炭生灵、造孽甚重,你可知罪?”

  摇光轻哼一声,驳道:“荒邙关押的不尽数是十恶不赦之物,有些不过不堪忍受天界独掌六界秩序,亦或天庭自认为对其根基有威胁之人,甚至......有曾效忠天庭的神族,最终落到被追杀的下场,终身堕于荒邙,不见天日!”

  “放肆!”天刑殿殿主厉声喝斥:“你竟毫无悔意,反倒僭越质问!不悔悟自己的滔天过错,当真是被邪念蒙了心智!犯下此等愚昧的错误!”

  摇光却不以为然:“你们将我关入此处,便是认定了我的罪行,任凭我有巧言花舌,又能奈何?你们想如何定罪便如何定罪吧!我悉数听完便是。”

  说罢,她盘腿闭目打坐,不予理会。好似这囚仙塔内的刑罚不过挠痒般轻微,伤不得她。

  若不是她因虚弱而略显苍白的面色,兴许真能唬住他们。

  三人见状,互看一眼,天帝同太微帝君使了个眼色。帝君看向事不关己似的徒儿,心下一叹,颇为无奈。

  天界谁不知晓摇光是他的得意门生,自小由他亲手栽培,即便摇光的年龄居于七位星君第六,太微帝君仍将象征星主的七星塔交付于她,携北斗七星定世间乾坤,即是她的责任。

  熟料,最该严守荒邙的,却擅自用七星塔打开了荒邙封印。

  将摇光抓捕时,他难以置信,反复问她为何打开封印,她缄口不言缘由。

  一万多年来,他第一次揣摩不透她的想法。

  太微帝君收了思绪,道:“为师将七星塔托付于你,便是将七星的星主之位授于你,北斗七星乃天地秩序整治及守护者,星主何其重要,为师未曾与你尽细叮嘱吗?你却将为师的话抛得罄净。”

  摇光双唇微抿,默了片刻,并未睁眼:“徒儿从未忘记过师父的教诲,一字一句铭刻在心。”

  帝君再道:“你为何始终不肯交代开启荒邙的缘由?若有不得已的原因,天帝同殿主也会细致考量,慎作决议。”

  这话明看是劝摇光,实则说给旁边二人听,意指他们应当给摇光一次辩解的机会。

  摇光嘴角轻微浮动,半掀眼,目光在他脸上又是一顿,却是道:“师父的养育之恩,摇光没齿不忘。”

  她还是将他的问话绕了过去,即便师父有心袒护她,她却毫不配合,似乎铁了心要认罪。

  太微帝君面色微沉,看着摇光倔强的模样,琢磨不清她的心思。

  她有何难言之隐?她究竟隐瞒了什么?

  太微帝君百思不得其解,闷声不再多言。

  而后,纵使天刑殿殿主如何往最严重的刑罚进行列举陈述,摇光始终沉默,未再辩驳。

  此次三神会审结束得匆忙且无果。

  ***

  三日后,摇光被定罪。

  七日后,摇光于天刑殿施以刑罚——四十九道雷刑,再断仙根,最后送入冥界的轮回台,历劫十世后归返天庭。

  行刑当日,摇光被天兵押出囚仙塔,被缚仙链绑在了通体墨青的天刑柱上。

  行刑台下的众仙各自揣测,多为不解,可太微帝君在场,也只敢悄言私语。

  “摇光乃七星之首,更被天帝封为护天战帝,屡获功绩受天帝褒奖,怎会犯下这等糊涂事?”

  “瞧她神情清明,哪是糊涂生事?却也并非邪祟入体,倒是让咱们糊涂猜不明了,甚是蹊跷啊……”

  观刑的太微帝君将大家的私语尽数收入耳中,宽袖中的手攥得紧。

  此时的摇光修为已被洗仙灵吞噬了大半,即便能承受住雷刑,断仙根如何受得住,恐怕送入轮回台前剩个一魂两魄都是幸事。

  沉钟乍响,如龙吟穿山,荡过三声。行刑时辰即来,天刑台上倏然安静。

  雷母悬于刑台前,手握电锤,锤身凝聚蓝色光电,噼里啪啦作响,亮彻整座天刑殿。

  雷母高举电锤,就要施刑。

  太微帝君倏然踏前一步,高声再问:“你为何要开启荒邙封印!”

  雷母一听,忙将雷电收敛锤中,静待。

  摇光举头望去,师父声音听着有些着急,面容更是从未有过的严肃。

  他究竟是想知道缘由,还是真担心她这个徒弟?

  摇光凛然立于天刑柱前,一勾唇,似笑非笑,却仍箝口不答。

  “师父......”喉间含着声,闭眼时,她道:“您为何将我真身封印,因为我的真身乃原罪吗?”

  太微帝君眸眼愕然一盱,即便她的声音微弱得听不清,但他看懂了她的唇语。

  她如何得知此事?!

  帝君正惊诧万分,还未回神……

  “即刻行刑!”天刑殿主严声下令。

  雷母接令,电锤高举,光电发出噼啪刺耳声,直到蓝色光电悉数聚集锤首,她松开手,电锤悬于天刑柱的正上方。

  倏然间,光电如疾箭垂直落下,劈向天刑柱,在柱体上蜿蜒而下,顷刻包裹摇光的身躯。

  雷电如尖针,刺穿通体肌肤,扎透浑身骨骼。

  光电刺眼宛若白昼,众仙忍不住眯了眯眼,听得一道道雷电闪过的声音,却未闻摇光一声吟喊。

  直至雷刑施完,摇光低垂着脑袋,呼吸微弱。只见她浑身血色,皮开肉绽,无一处幸免。脸上也是鲜血淋漓,辨不出模样来。

  她咬牙艰难地抬起脑袋,最重的刑罚还在后头……

  众仙见其惨状,唏嘘又不忍。

  天刑殿主却未待她喘气,双掌即刻施法,天刑柱泛出幽幽青光,接着一阵阵水般地,涌出四根手指粗般的尖锐长物。

  自始至终未曾别开眼的太微帝君凝目一看,这是要断仙根!

  众仙屏息,只见四根尖锐之物就要刺向摇光四肢,一道青白光骤然闪过。不过眨眼,摇光已离了天刑柱,被太微帝君抱在怀中。

  天刑殿主肃目瞪去:“帝君何意!”

  帝君道:“摇光已被囚仙塔施刑,方才又受了四十九道雷罚,即便重罪也不过如此,我带她回去施以师门家法便是。”

  听闻帝君堂而皇之的徇私包庇,殿主怒道:“还望帝君速速将罪犯摇光放下,刑罚未结束,不得擅自离开天刑殿!”

  太微帝君并未依言松开,将摇光护在怀中。

  瞧这两人剑拔弩张的状况,一言不合就得斗起法来。两人修为甚高,仙家们哪里敢劝,只得噤声静观。

  摇光缓了口气,清醒些,抬起头。

  “师父......”她声音微弱,没剩多少气力。

  太微帝君见她满脸的血,眼里也充斥鲜血,不由蹙眉。

  “回到七星山,为师会与你好好谈谈,你先调息恢复。”

  对师父略显命令的口吻,摇光却未听。心中不禁发冷:谈什么?关于她的身世?还是关于师父为何封印她的真身?

  她知晓了自己的真身,何须再谈,不过徒费时间。

  “师父,徒儿委实不孝。本该报答师恩,可我又不能愧对族人。今日,只得以此报恩......”

  帝君还未明白她话语里的意思,只见白光闪过,一条白龙腾跃而起,盘旋半空,正是摇光变化而成。

  白龙仰头高吟,声音穿透天霄,震云荡雾。

  天刑殿主见状,施法缚仙链,欲将她捆住。

  太微帝君忽而猜到她接下来会做何,惊得他急速飞去,直冲白龙,同时一掌打去,震落缚仙链。

  却也来不及......

  摇光龙头一摆,怒声吟吼,周身红光暴闪。原本白色龙鳞片片抖动,不过弹指,尽成赤红,龙身通体如火焰般炽亮。

  而龙头上竟又多生出一对龙角......

  帝君立在半空,盯着空中摇摆盘旋的赤龙,已然无法。

  “四角赤龙?!”有仙惊呼。

  四角赤龙曾是天界的叛族,两万年前近乎灭族,而幸存的四角赤龙也早已被关入荒邙。今日再见,怎不惊诧。

  天刑殿主更是愕得站起身,口中沉道:“余孽......”

  他转向护在周围的天兵神将,命道:“即刻捉拿破军星君!”

  “是!”天刑殿的护将们手握长矛利剑,就要冲去将其围困。

  摇光浑身一振,一阵如虹气势猛然间迸开,靠近的护将们个个被荡出数十丈远。就连观刑的仙家也受了影响,修为低者脚步不稳,摇晃颠簸。

  四角赤龙一族曾是天界最骁勇的神兵,其力大无穷,法力不俗。而解封后的摇光,即便身受重创,却能抗衡天庭兵将,与生俱来的神力可见一斑。

  “孽徒!”一道厉斥响起,太微帝君面容沉重:“犯下祸端不知悔悟,竟还敢在此耍脾气,随为师回七星山受罚!”

  他身形一闪,立于摇光面前,双手结印,捆仙绳幻出,瞬间将摇光龙身束缚。

  摇光嘶吼数声,挣扎不开,忽而她停下来,意味不明地对帝君说:“师父,您应当知晓赤龙的心鳞便是赤龙的命吧。”

  帝君不解其意,却见摇光龙鳞倏然间片片抖动,红光骤亮。

  只听啪嗒数声,鳞片锋利得竟能直接割断捆仙绳。

  摇光奋力挣脱开来,翱于上空,龙爪抓住心脏下方一片最大也是最坚固的龙鳞,猛地一拽,鲜血顿时喷涌而出。

  “摇光仅能以此回赠师恩,原谅徒儿不孝!”

  摇光猛地将鳞片扔去,一个扭头摆尾,直冲天刑柱后的焚仙盘,速度快到众仙尚未反应。

  太微帝君见状大惊,慌忙冲去:“摇光!!”

  却连她一片龙鳞也未触及,直至龙尾消失在焚仙盘。

  盘内茫茫白雾,须臾,死一般沉寂。

  焚仙盘——焚灭仙身,除尽仙灵,魂飞魄散。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