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穿越 → 错把反派当男主后青梧燕鸣全文最新章节

错把反派当男主后青梧燕鸣全文最新章节

蔚空 著

连载中免费

《错把反派当男主后》是由蔚空原创所著,主角叫青梧燕鸣。讲述了青梧穿来第三年,终于在湖中捡到了受伤昏迷的男主。一切发展得无比顺利。直到有一天,一群魔道中人,跪在地上高呼:“恭迎魔尊和魔尊夫人。”原来她救的不是男主,而是那个本该在仙魔大战中死掉,从此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反派大魔头。而男主早被青梧当成大魔头,直接在湖边埋了!

1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21

在线阅读

  《错把反派当男主后》是由蔚空原创所著,主角叫青梧燕鸣。讲述了青梧穿来第三年,终于在湖中捡到了受伤昏迷的男主。一切发展得无比顺利。直到有一天,一群魔道中人,跪在地上高呼:“恭迎魔尊和魔尊夫人。”原来她救的不是男主,而是那个本该在仙魔大战中死掉,从此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反派大魔头。而男主早被青梧当成大魔头,直接在湖边埋了!

免费阅读

  轰隆!一声惊雷划破宁静深夜。几道狰狞闪电,在黑暗中腾空而起,如同金蛇狂舞,直冲云霄。那本来明亮的皓月周围,渐渐涌上一团黑沉沉的影子,仿若一只巨兽,正张开血盆大口,一点一点将月辉吞噬。

  夜空下,一处苍翠掩映的小木屋,发出咯吱一声,从柴扉里走出一个纤瘦的白衣少女。少女手中提着一盏萤火灯笼,灯笼浅白色的微光,映照出她清丽绝伦的面容。

  那是一张巴掌大的鹅蛋脸,嵌着一对黑白分明的剪水双瞳。鼻子秀挺,唇如丹朱,三分俏丽,七分出尘。

  只是若仔细看,便会发觉,这少女裙下两只脚深浅不一,哪怕走得很慢,也看得出右脚微微有些跛。犹如白璧染瑕,令人惋惜。

  这跛脚少女名唤青梧。当然,青梧原本并不叫青梧,至于叫什么,作为一个来到这个世界第三年的穿越人士,已经不重要了(其实是作者懒得想名字→_→)。

  青梧穿越前,是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因为天生脚疾被父母丢弃,在孤儿院长大。虽然天生命不大好,但在善良慈爱的孤儿院院长抚养下,也平安顺遂长到了二十来岁。可哪知,刚刚兢兢业业读完大学,正要回孤儿院接班报效园长抚养之恩时,却因为救一只横穿马路的胖狸花,被闯红灯的车子给撞飞。

  再睁眼,就变成了这个修□□的青梧。

  除了年少几岁,青梧和原来的自己几乎如出一辙,同样是孤女,同样右脚天生有疾,同样被收养,同样是在慈爱的照料中,健康快活地长大。

  也同样普普通通。

  原身的青梧有多普通呢?

  在这个修□□里,她是一个没有灵根的肉眼凡胎。简而言之,是一个麻瓜,一只废柴。

  好在她并不是生活在什么大门大派,而是在一座与世隔绝的小岛。小岛位于云梦泽之中,名叫归墟,生活着不过数十族人。

  若是撇去岛上族人除了青梧都会仙法这一层,归墟岛与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如出一辙。民风淳朴,不问世事,自给自足。以至于继承了原身记忆的青梧,发觉这个少女单纯得如同一张白纸。日常生活,就是上山采药,回家炼药,做饭炒菜,撸猫晒太阳。简直是田园生活博主的典范。

  青梧曾经是个书虫,读过不少修真小说,她一度以为自己是穿越到了某本修真背景的种田文里。她这人向来随遇而安,想着种田文就种田文吧,加之族中就她一个凡人,物以稀为贵,父老乡亲对她着实关照,那就既来之则安之,继续像原身一样,过着田园博主的生活。

  然而她到底还是想得太简单,作为一个被老天爷选定的穿越人士,怎么可能让她安稳平静地过完这辈子?

  两个月前,将青梧带来归墟岛抚养长大的老族长忽然羽化,弥留之际夜观天象,对她说了一番令她震惊不已的话。

  “九州如今秩序崩坏,妖魔横行,苍生即将陷入水深火热之中,只有天选之子才能拯救。两个月后的天狗食月之时,将会有一场仙魔大战,天选之子将在此日渡劫。阿梧,你是天选之子命定的有缘人,务必要助他渡过此次劫难,帮他除魔卫道,拯救苍生,成为扬名立万的盖世英雄。”

  虽然青梧曾经受过现代文明教育,明白天狗食月是再正常不过的自然现象。但自她穿越到这个小岛后,看着族人那些虽然没什么大用处,但绝对无法用科学解释的仙术后,曾经的世界观,便悉数坍塌,很快就接受了这个世界的各种设定。

  老族长作为族中大巫,是有着深厚修为和仙术的修行之人,能通古今辨阴阳,而非信口雌黄招摇撞骗的神棍,他预测出的人和事,定然不会有假。

  虽然等待她的未来是什么,尚且不知,但老族长的话,让青梧明白,穿越大神选中她,不是来让她在世外桃源当生活博主的,而是要让她去拯救苍生的。或者说,是安排她帮助这个世界的天选之子去拯救苍生——毕竟她自己只是个没有灵根的废柴。

  听起来有点像是大男主文里,那个永远跟在男主身旁,不离不弃的官配女主,温柔善良,贤惠大方,忠贞不二。倒也符合原身那种天真无邪的性格。

  轰隆,又是一声惊雷。

  青梧抬头,看了眼快被天狗吞掉的月亮,恰好一串响雷炸下来,将不远处一颗大树,劈成了两半。吓得她狠狠打了个激灵。

  这破天儿的深夜,自然是不应该出门的。但族长交代的话,不能不听。

  “阿梧!你怎么出来了?”一道急切的男声,从身后响起。是青梧这辈子的便宜哥哥楚临,也是族长的曾孙,如今的族长。

  楚临修为颇高,夜视不在话下,手中未提灯,在黑暗中脚步生风追上前。

  青梧转头回道:“哥哥,今晚是天狗食月之夜,若阿公算得没错,会有修仙之人渡劫,可能会冲破结界,进入咱们岛上。”

  她口中的阿公即是老族长。虽然关于她和天选之子这番话,只说给她一个人听,但预测有修仙之人在天狗食月之夜渡劫,却是告诉过楚临,一来是让他这个族长防患结界被破坏,二来是说这渡劫之人乃本族有缘人,让他伸出援手。

  又是一声炸雷,两道紫电划破天际,穿过云层直直岛屿东面。

  楚临英挺的眉头蹙起,道:“你赶紧回屋,这事儿不用你操心,哥哥一个人去看看就好了。”

  说罢,他便朝着刚刚闪电落下的方向,飞掠而去。

  青梧用不太灵便的脚跟在他后面喊道:“我同你一道。”

  楚临感觉到结界震荡,已经顾不上她,只摆摆手,眨眼间便消失在前方的夜色。

  归墟岛四面环湖,说大不大,但靠两只腿绕岛一圈,也得小半日。作为废柴的青梧,无法像楚临那样,御风而行,只能身残志坚地靠着一瘸一拐的两只腿,小跑着往前。

  等她来到东面的湖边时,楚临却不见了身影。天空的雷鸣闪电已鸣金收兵,被天狗吞噬的月亮,也一点一点重新浮上空中。

  “哥哥!”青梧大声唤道,但除了裹在云烟之中的湖面,发出的点点风声浪声,以及草木中的低哑虫鸣,什么回应都没有。

  青梧低声嘟囔,“跑去哪里了?”

  她见月亮复又悬在空中,在岛上洒下一层淡淡银光,让黑夜变得清晰了几分。便将手中的萤火灯笼挂在旁边的橘子树枝丫上。

  刚刚挂定,便听得楚临的声音传来:“阿梧,这里!”

  青梧循声看去,只见百米之遥的湖面上,冒出来两个脑袋。不,是三个。月光下,那高高昂起的,正是楚临。他唤完青梧,便猛然用力,一手提着一人,从湖水中一跃而起,脚下轻点湖面,踏水而来。

  平日粗枝大叶的男子,此刻在月色下,也有了几分谪仙的风姿。青梧不得不感叹,修□□果然是人人都自带光环,她这个废柴只能艳羡。

  楚临跃至岸边,将手中的两人,粗暴丢落在地,擦了擦头上正在滴落的水渍,朝走过来的青梧道:“还真有修士渡劫渡到咱们结界里了,好在结界损毁不大,已经修复好。”说着朝地上两人看去,啧了一声,摇摇头,“不过,我看都断气了,不知道这劫渡不渡得过?对了,阿公不是留了一枚还阳丹给你么,赶紧拿出来给人喂了,看能不能救活?”

  青梧借着月色,看着地上湿漉漉的两人,是身形相差无几的年轻男人,一人穿白衣,一人穿青衣,头发都因落水四散开来,铺陈在草地上,额前几缕黑发覆盖在面颊,看不清容貌,只瞧着好像都没了呼吸。

  她有点懵了,倒不是因为人还活没活着,而是——她抬头看向楚临,睁大一双杏眼,愕然问:“怎么有两个人?”

  楚临不以为意地挠挠头,睨了眼地上的两名男子:“谁知道呢?既然都入了咱们结界,应当都是有缘人。”

  青梧蹙眉道:“可阿公只留了一枚还阳丹给我。”

  老族长费尽心力不过炼出一枚还阳丹,为得就是让她助天选之子渡劫。这二人中必有一个是天选之子,拯救苍生的英雄,也是她命定的有缘人。

  可问题是,这两人到底谁才是?若是救错了人,倒霉的可能就是天下苍生。

  是以两者择其一,到底救谁?可不是开玩笑的事。

  楚临抖着身上的水,不甚在意道:“那你就看着随便救一个。”

  青梧:“……”

  她想了想道:“哥哥,那你看看哪个灵根更上乘?咱们要救就救一个厉害点的,免得浪费了一颗还阳丹。”根据她阅读过无数修真小说的经验,既然是天选之子的男主,那绝对有着世上罕见的卓越天资。

  楚临认同地点点头,也觉得仅有的一颗仙丹,若是随便救个普通资质的修士,着实浪费。他弯身捏住二人手腕去探灵力,片刻后,浓眉微蹙,似是有些惊讶地感叹:“虽然这二人修为尽毁,但竟都是世间罕见的修真体质,资质是一等一的上乘,我一时还真分不出谁更上乘。”

  青梧:“……”老天爷你跟我开玩笑呢?

  楚临瞅着地上两人,摇摇头,随手拔起一根青草,站起身道:“罢了,我从中间抛出这根草,落在谁身上,咱们就把你那颗还阳丹给谁。”

  青梧:“……”大哥,你这是不是太随便了点?咱们要救的可是拯救苍生的天选之子!

  她还未发话,楚临已经将手中青草抛出,那如鸿毛的小草,一脱离他手中,便随着夜间吹来的清风飘走,慢悠悠落到了几米之遥的湖水中。

  “……”楚临挠挠头:“这次不算,再来一次。”

  “哥哥,别玩了,我先看看两人状况吧。”青梧实在是不想把天选之子的命运交给一根狗尾巴草,赶紧阻止了便宜哥哥的二次尝试。

  她蹲下,伸手检查了一下,果真都没了呼吸心跳和脉搏。这在现代医学中,就意味着已经死翘翘。但这是修□□,起死回生之术并不是传说,她腰间锦囊里那颗还阳丹,就能重聚修真之人灵气,让人起死回生。

  事不宜迟,到底都是血肉之躯,若是再拖一时半刻,只怕是大罗神仙都束手无策。青梧从锦囊中掏出拇指大小的还阳丹。

  楚临抓抓脑袋,问:“你要救哪个?”

  青梧沉默不言,先是拨开那青衣男子面上的发丝,月色下露出一张轮廓分明的刚毅面孔,虽然形容颇为狼狈,但也看得出是个十分俊朗的男子,不失为一张男主角的脸。

  莫非就是他?

  她修眉微蹙,正要将仙丹喂给这人,想了想,秉着公平起见,还是将旁边白衣男子脸上的发丝也拂开瞅了一眼。

  这一眼,蓦地让她一怔。

  若是刚刚这青衣男子,在形容狼狈之下,仍旧能看出几分原本的俊朗。那么这张更加惨白的脸,却能让人轻易就看出原本的昳丽无双,兼之几分清雅温润。入鬓长眉之下,是一双阖着的狭长双眼,扇形的漆黑睫毛,犹挂着几点水滴,在月色下泛着一层幽光,有种脆弱的楚楚可怜。而那笔直英挺的鼻梁,毫无血色的薄唇,无不为这种脆弱之美,添砖加瓦了几分。

  青梧当然不承认,自己是在以美色鉴人。在她看来,自己读过的诸多小说里,都曾告诉她一个道理,最终成为盖世英雄的主角,也必然曾弱小无助,或者有过一段苦逼凄惨的经历。

  眼下这楚楚可怜的男人,不就正好符合?

  “快决定救谁吧,再迟点只怕是一个都救不了了。”楚临在一旁催促。

  青梧深呼吸一口气,心中已经笃定,她没再去看那刚毅俊朗的青衣男子,而是毫不犹豫将手中起死回生的仙丹,喂进了这白衣男子口中。

  在男子苍白的面色,在服下还阳丹片刻后,渐渐浮上一层淡淡的血色。

  青梧重重舒了口气,终于又想起看向旁边那被她放弃的青衣男,问:“哥哥,这个人怎么办?”

  楚临叹了口气,道:“这人误入了我们归墟结界,也算是有缘人,只可惜阿公留下的还阳丹只有一颗,命该他绝。就让他入土为安,早点超生吧。”说罢,掐了一个诀,伸手往旁边橘子树下一指,顿时泥土翻飞,一个人形的大坑赫然呈现。

  修就是这么逆天。即使青梧已经来到这里第三年,每次看到岛上的老老少少施法,还是忍不住感叹,毕竟她只是一个废柴。

  见楚临要施法将人移入土坑,青梧想起什么似的,道:“稍等!”她目光落在男子腰间的玉佩,低下握住。

  楚临忙说:“阿梧,虽然这人已死,但咱们也不可贪图他的财物。”

  青梧:“……我只是瞧一眼,看能不能确定他的身份。”

  楚临不甚在意道:“咱们归墟与世隔绝,我们这辈子都不会离开岛上,知不知道无所谓。”

  他们都是在归墟岛上长大的,没见过外面的世界。而族中年长者,谈及岛外,无比是用肮脏险恶来形容,所以在归墟,离岛是禁忌话题。但青梧毕竟不是原来的青梧,对外面的世界还是很向往的。她刚刚穿来时,不清楚情况,好奇问了好几次,惹得老族长和便宜哥哥楚临都十分不悦,让她往后不要再提。她是个从善如流的性子,后来也就没再问了。

  但今时不同往日,既然已经得知自己的命运,是帮助天选之子拯救苍生,她想自己总有一天还是得离开这个小岛。

  她没反驳楚临的话,只是下意识看了眼旁边的白衣男子,耳根子莫名一热,一颗心也跳得快了几分。

  这可是她这辈子命定的有缘人。

  她赶紧收回眼神,去看向被自己捏在指间的玉佩,是块成色极佳的羊脂白玉,在月色下闪着温润莹白的光。玉佩上没字,只刻着一条飞龙。能佩戴这玉佩的修士,想必身家背景也不算太普通。

  青梧记下这玉佩的样貌,又朝青衣男子毫无生气的惨白面容看了眼,幽幽叹了口气道:“哥哥,你将人葬了吧。”

  楚临点头,双手结印,指向男子,那修长健硕的躯体离地腾空,进入了刚刚的土坑。再一会儿,那土坑便成了一座椭圆小坟茔。

  族长大人还特别好心地移了几株花,种在了那坟茔上。

  “走吧,咱们回家。”干完活儿的楚临拍拍手,走上前,一把将地上已经有了生气,但犹自昏迷不醒的男人扛在肩上,大步往回走去。

  青梧从树杈上取下小灯笼,一瘸一拐跟上。

  这个时候的她,还不知道,因为自己这个颜狗做出的选择,终究让整个世界的命运,彻底改变。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