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穿越 → 我在病娇面前反复作死知甜全文最新章节

我在病娇面前反复作死知甜全文最新章节

知甜 著

连载中免费

《我在病娇面前反复作死》是作者知甜所著一部长篇穿越言情小说,主角是苏七七晏隽,全文讲述的是:  苏七七穿到了古早np文《我的公主殿下》中同名的恶毒女配身上,并绑定了一个维护和谐系统,苏七七:我不仅要作死和那个变/态幕僚交易,还要去陷害公主最后把她送进土匪寨?

9.6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20

在线阅读

《我在病娇面前反复作死》是作者知甜所著一部长篇穿越言情小说,主角是苏七七晏隽,全文讲述的是:  苏七七穿到了古早文《我的公主殿下》中同名的恶毒女配身上,并绑定了一个维护和谐系统,苏七七:我不仅要作死和那个变/态幕僚交易,还要去陷害公主最后把她送进土匪寨?

免费阅读

  苏七七讶异,却没说什么。

  默默地思考着,既然这个蛊虫这么厉害,和女主亲密结合的男人都不可自拔的爱上了她,那她如果有,是不是也可以这样。

  “如果我得到这个蛊虫,然后和晏隽……晏隽也会爱上我吗?”

  系统继续说着苏七七不知道的原文剧情。

  “晏隽得到这个蛊虫时,已经吞服了解药。这个蛊虫本是新任祭司在上任大祭司前吞服的,准备让晏隽永远留在南疆,没想到晏隽会有解药,反而死在了晏隽手里。”

  “这个蛊虫,就是晏隽从那名小祭司身体里取出来的。”

  苏七七:“怎么取出来的?”

  系统:“杀了她之后,血液里抽出来的。”

  苏七七:“……真是个变/态。”

  系统没说话。

  静了一会儿,苏七七问:“既然楚清和只是一个导火线,是不是说明晏隽颠覆了这个王朝只是时间问题,有没有楚清和都是一样的结果?”

  系统:“这样分析也没有问题。”

  苏七七沉默,一时有点麻爪子。

  从各个方面来讲,晏隽都无懈可击,几乎找不到弱点的人要怎么攻略?

  何况她母胎单身十七年,根本就没有谈过恋爱,让她去撩男人。

  她怎么把握得住度,到底是对的,还是只有她一个人自我高/潮的尬撩?

  月光浅淡,照在那张寡淡病态的苍白面容上,我见犹怜的表情,即使是真正生气也不过是比正常人声音略大了些。

  苏七七看着铜镜中暗黄色的美人脸,这张脸注定不是像楚清和那样一见惊艳的面容,无论如何都是清丽的面孔,似乎生来都是要养在温室的娇怜。

  “晏隽最后的结局怎么样?”

  “作者没交待。”

  苏七七气急,“作者没交待就不知道吗?原始背景呢?”

  系统:“是的。”

  “原始背景是晏隽被他的养父收养,因为他的养父喜欢晏隽的母亲,却被迫被当时的大祭司下蛊控制,没有及时回到乔木村。”

  “回去的时候只见到了晏隽这个婴儿被藏在地窖,而村子已经被毁了,他就带着晏隽回了南疆,后来晏隽差点又步了他的后尘,而晏隽的解药就是他养父给的。”

  “那晏隽有没有青梅竹马,或者是白月光?”

  系统:“那个小祭司如果算的话,就是吧。”

  “可是小祭司不是被他亲手杀了的吗?”

  “系统无法分析究竟是仇杀还是情杀。”

  苏七七:“......”

  一般人都不会因为太爱而杀了对方吧,何况晏隽还把她剖开取了蛊虫呢。

  不过晏隽不是个一般人啊。

  这样一想,似乎也有点道理。

  毕竟晏隽是个病娇,说不定还真是太喜欢了呢。

  这样一想,她更头疼了。

  又坐了一会儿,苏七七放下手中的象牙梳,走到床边。

  一夜静谧。

  ......

  后面的半个月似乎过得极快,苏七七忙着准备太后寿宴上的礼物,也没有再出门,除了偶尔去曾老夫人的院子里面坐坐,其余时间几乎都在屋里绣万寿图。

  还好系统能提取原主的技能,不然这幅万寿图还真的没办法完成。

  而且那么长一幅绣图,只她一个人完后,夜里还要借着微弱烛光继续绣。

  即使这样,快到寿宴的时候,绣图也还是差一点。

  这半个月的时间里,晏隽好似完全消失了一样,没有消息,也没有让灸和或者清渠传话。

  苏七七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也捉摸不透他的想法。

  但是暂时可以知道的是,晏隽现在似乎对她还是有点兴趣的。

  至少不会因为她哪里不对突然就让她失去活着的痛苦。

  ……

  这日天清气朗,苏七七一早去给曾老夫人请安,曾老夫人留了她一起用早膳。

  “七七,这几日身体可还好?”

  曾老夫人慈眉善目看着苏七七,欣慰的看着她的脸,摸了摸她的头。

  苏七七伏在曾老夫人身侧,目光柔软眷恋,“好呢。姨母也要好好照顾自己才是。”

  曾老夫人温柔的拍着她的背,笑笑,没有再说话。

  目光似乎穿过她看到了另一个人。

  久久沉默后,她拉着苏七七的手,转头对身边的冯嬷嬷说道:“去把我那套南海珍珠头面拿来。”

  冯嬷嬷意外,看了一眼还不明所以的苏七七,应声:“是。”

  这套珍珠头面是曾老夫人刚嫁到将军府时候,连老将军送她的。

  从前曾老夫人都珍视得紧,甚至连戴都舍不得,现在居然要送给苏七七。

  她从箱子里取出这套头面,又用小妆匣装起来,拿给曾老夫人。

  曾老夫人手轻轻的颤抖的抚过头面上的珍珠,珍珠并不多,却是上好的品质。

  连老将军彼时还是个少年人,浑身透着张扬的姿态,鲜衣怒马年少轻狂,也是京中多少闺阁女子的梦中人。

  连老将军把这套头面当做聘礼送给她的时候,她正躲在屏风后偷看,突然那个冷厉少年转头看向她这个方向,惊了一池涟漪。

  她连忙收回目光,抚着胸口轻轻呼吸,唯恐被发现端倪。

  进了将军府之后才知道,连老将军就是知道她躲在屏风后,才说一定要把这套珍珠头面交给她。

  曾老夫人收回已经发颤的手,浑浊泪眼有几分悲怆。

  “七七,这套头面便送与你,明日进宫面见太后时戴上吧。”

  苏七七虽然还是有些迷惑,却也乖巧应了下来,看着曾老夫人山穷水尽的面容,褶皱下有多少风雪埋葬。

  “七七谢过姨母。”

  苏七七让如许接下那套头面。

  遂又说了些话,这才起身回了蒹葭苑。

  ……

  苏七七回到蒹葭苑继续完成万寿图,一直到夜幕低垂,些许星光于天空悬挂,静谧中只听得到几声虫鸣。

  蒹葭苑的那棵树本是慢慢悠悠的要走过这个秋天,奈何前几日还下了场雨,打落了一地的黄叶,更是在这个凉秋多填几分萧索。

  今日晴好,几个丫鬟便打扫了院子,将落叶拢起来堆在树根处,只等着它们化作春泥,来年再哺育新枝。

  苏七七没有出去,原主的身体本就不好,走几步就喘的病态,别说锻炼了,天气不好都有可能得风寒。

  前几日更是请安都没去,抱着汤婆子在蒹葭苑坐了几天,身体都快锈住了。

  今日好容易起身去了一趟荣寿堂,回来还是坐了轿子,在晴好的天气下把那份万寿图完成后,才起身在窗边站了一会儿,就感到腰疼,忍不住要开始闷咳。

  又走回软榻旁坐下,看了一会儿书。

  等到亥时三刻,正打算叫清渠进来伺候她梳洗,便看到晏隽一身白衣出现在蒹葭苑。

  晏隽似乎偏爱淡色,苏七七是知道的。

  但是被他这一身白衣飘飘忽然出现在面前,还是没忍住被吓了一跳。

  “晏公子可否在下次来之前,使人来我这儿说一声?”

  苏七七放下手里的话本,慢悠悠的站起来,看着晏隽白透的面孔在暗黄色灯烛下呈现出一种近乎梦幻般的色彩,身姿挺拔,白衣更是衬得他皮肤近乎透明。

  一双手在宽袖的遮掩下,看不真切。

  苏七七站在晏隽面前,端的是娇俏可人的闺阁少女形象,脸上还有些今日上的胭脂,唇是淡淡的粉色,比亮艳多了几分柔弱的美感,也多了几分诱人的滋味。

  “苏姑娘……”他欲说什么,但是看着苏七七湿润的晶亮的眼神,微微紧了紧手,转而笑着开口,“难为苏姑娘还想着下次见面,晏某记得了。”

  苏七七:“……???”

  不知不觉就被套路了。

  搞得好像她很希望见他一样。

  苏七七很忧伤。

  晏隽不避讳和她开玩笑,甚至脸上半分波动都没有。

  可越是这样,越让苏七七感到困难。

  他连恶意和善意都是同样的表现,没有弱点,也不沉溺。

  他自是情动涟漪,颠倒众生的长相,却转身就可以收整自己,好似完全没有出现过偶尔惊艳的媚态。

  如同碧玉,温润之余,却诡谲复杂,像钩。

  捂着嘴闷咳一声,苏七七没有接晏隽这个话茬,反而说起明天的事情。

  原文中,原主就是在太后寿宴上,突然恶心,然后被太医诊断出来怀孕快一个月。

  苏七七当时看这段剧情的时候,内心全是妈卖批刷屏,原主简直不是一般的作死,在将军府造作也就算了,还要跑去皇宫造作。

  明明是一个挺好的女孩子,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呢?

  要不是太后看在万寿图的份上,保下了她,这次之后就该“一尸两命”了。

  “我明日要在宫中被诊出怀孕。”

  苏七七虽然说的镇定,实则内心还是慌得一匹,看着晏隽低垂的眉眼,等着他说话。

  谁知道晏隽只是问道:“苏姑娘有办法全身而退?”

  苏七七想了想自己绣的万寿图,犹豫着点了点头。

  晏隽了然点头,“我明日也会进宫,到时候如果苏姑娘有什么需要,可以派灸和来寻我。”

  苏七七等的就是他这句话,差点没一激动拍拍他的肩膀,感慨一声“大兄弟,你真好!”

  晏隽看着她不知因为什么而殷红的面颊,收拢了衣袖,遮住了自己蜷住的手掌。

  “你明日再去寻祁羽一次吧。”

  苏七七疑问:“寻国师......做什么?”

  晏隽垂眸看着她,一张清隽的脸露出些许笑意,“自然是为了苏姑娘的病。”

  苏七七更疑惑了,“我的病?不是在日日服药么?”

  晏隽看着她的目光如同看一只乖巧的宠物,看得苏七七毛骨悚然。

  “你见过符医看病还把药给你送上门的?”

  苏七七噎了噎,“好,我知道了,还有事吗?”

  晏隽低垂着眸没说话,空气一时安静下来。

  安静的有点尴尬。

  苏七七试图打破这诡异的尴尬,但是看着晏隽似乎在思索什么的表情,默默咽下了自己就要说出口的逐客之言。

  静静的看着晏隽思索,就在她觉得自己快站不住的时候。

  晏隽开口,“苏姑娘日后私下叫我子俊便是,晏公子未免生疏。”

  苏七七:“???”

  你想半天就想到了这么一件事?

  她还以为是晏隽想着明天她就要跟着原主的步伐去作死,晏隽要叮嘱她什么呢。

  果然,还是她想太多么?

  苏七七抿着唇,有点严肃,点了点头,“好的,晏公子。”

  晏隽看苏七七没有半分波动,问道:“苏姑娘可知道我为何字子俊?”

  苏七七顺势摇摇头。

  今天的晏隽有点,不止一点诡异。

  晏隽笑笑,似是每看到苏七七逐渐诡异的目光,“家父所取。”

  苏七七:“......”

  随后又是一阵尴尬的沉默。

  晏隽完全不提要离开,苏七七有点急,她还想早点休息呢。

  毕竟明天是一场硬仗。

  可是面前这个人好像石化了一样,长久以来动都不动了。

  晏隽每次这样安静沉默的时候,都让苏七七想起自己小时候养的那只英短。

  和很多其他人说的完全不同,她养的那只乖巧的像是一只假猫,逗弄的时候会咕噜咕噜的舒展身子。

  如果真的是就好了。

  苏七七惆怅的叹了一口气,这哪是一只猫啊,哪天把她吃了还差不多。

  晏隽却因为这声叹息看向苏七七,“苏七七,你叹什么气?”

  苏七七抬头,室内彼时的灯光实在太暗,以至于她抬眸都能看到晏隽根根分明的睫毛落下的阴影,神秘的目光永远含着三分情意,眼角那颗泪痣似是在诉说着什么私密情话,美人唇有些苍白,却更显媚意。

  晏隽真的有一张好皮相。

  苏七七也是见过皇帝的,可是皇帝英挺有余而不够俊朗。

  不难想到晏隽的母亲到底是多美的美人。

  “我只是在想明天该怎么行事。”

  过程如何,对系统来说是不重要的,因为它只看结果。

  结果就是她不仅走了原主的路线,没把自己作死,还要把这个人给攻略了。

  真是......刺激刺激。

  “苏七七,连奕城一定会护着你的。”

  他说的实在太肯定,以至于苏七七一时想不出来到底是哪里的事情出了问题,晏隽居然会觉得连奕城这么在乎她。

  可是按照苏七七站在局外人的角度来说,连奕城对她,或许小时候的情意多一点,再加上愧疚。

  一个男人的愧疚有时可以为刀剑,剑指向那个红着眼眶跟他争辩的楚清和。

  苏七七有时候会有一种错觉,自己是真的生活在了这个世界,而不是穿进了这本书里,但是只要想到自己还在现代的父母,她就会立刻清醒过来。

  她甚至有一种缓慢的被同化的感觉。

  所以后来的每一天她都会写点东西记录一下自己从前的记忆。

  苏七七看向晏隽,目光清澈,是晏隽一直以来最喜欢的清澈。

  “子俊为何这样肯定?”

  晏隽不说话了。

  外面传来了如许的声音,“小姐,水已经准备好了。”

  苏七七轻咳一声,朝晏隽使眼色,让他离开,可晏隽根本不动,不仅不动,还笑着看向苏七七。

  苏七七:“......”

  笑个锤子。

  “让清渠进来服侍就好。”

  如许有些诧异,但也不质疑苏七七,低低应声道:“是。”

  没过一会儿就传来了敲门声,清渠脆声问道:“小姐,奴婢现在进来吗?”

  苏七七:“嗯。进来吧。”

  清渠于是端着银盆走进来,看到晏隽有些惊讶,看了一眼苏七七,见她饶有兴趣的看着自己,抿了抿唇,低下头,嘴唇蠕动了几下,却什么都没说,安静的给她擦脸和手。

  等到卸了朱钗,梳洗完之后,清渠又安静的退出去。

  室内只余苏七七和晏隽两个人,安静瞬间席卷整个厢房。

  等了等,还是没等到晏隽先开口,苏七七看着铜镜中身后那抹高挺影子,打破这沉默,“晏公子还有事?”

  晏隽摇头,然后又点了点头,半晌,说道:“等人。”

  苏七七疑惑,“等什么人?”

  晏隽不说话了。

  苏七七:“......”

  和他说话还真是让人憋气。

  全方面被碾压也就算了,还要去撩他。

  她可是说话都不知道和他说什么的,居然还要攻略。

  尤其是要求古怪,攻略也就算了,还要晏隽为了她放弃颠覆王朝。

  苏七七自认自己没那本事。

  看着镜子里虽然是个病弱却依旧有几分清丽的美人,却远不及倾城的程度的面孔,和晏隽对比,也差了不止一点点。

  苏七七也没了继续和他搭话的兴致,百无聊赖的坐了一会儿,还是走去了软塌旁继续拿起自己之前看的话本来看。

  话本是讲前朝皇后的,苏七七倒是能想到,这个前朝皇后也是个穿越的,先是推举女权,让女性不再单纯被禁锢在高墙内,接着提出了新教学,提倡兴趣教学,减少税收,兴修水利。

  苏七七一边看一边感慨,怎么人家穿越都这么厉害,到她这儿就憋屈的不行呢。

  晏隽依旧站在原地,垂眸不知道在想什么,他没什么表情,也没有变过表情。

  一直等到苏七七都快睡着了,眼前的晏隽还在等,偶尔会抬眸看看她,但是也只是一瞬间,接着继续恢复思索的模样。

  “晏隽。”

  一道压低的磁性嗓音忽然出现,吓得苏七七手里的话本立刻掉在了地上,面上还有些不明所以的茫然,然后看向忽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男人。

  好一张美人脸。

  传闻女娲造人时,以金沙为肌,鸟羽为骨。美艳不可方物,行动间万千变化,让人的呼吸为之一窒。

  这个人就是这样,魅惑型神颜,几乎找不到瑕疵。

  看着他的时候,几乎能想象到他是如何漫不经心的坐在铺着虎皮的高堂宽椅上,而堂中自由美艳舞女为其翩翩起舞欲讨得他的欢心。

  “你怎么才来?”

  晏隽微微皱眉,摸摸自己的衣袖,看着褚双夜。

  “教里出了点问题。”

  他漫不经心的拍了拍红衣上根本不存在的尘,一双风情长存的眼看向苏七七。

  苏七七立刻正襟危坐,像是被班主任抓包的小学生,连脚下的话本都被她一点点用脚尖踢到软塌下。

  “她就是?”

  他又看向晏隽,唇角微微勾起,姿态满是随意,身上却带着让人不容忽视的侵略性。

  听到他的话,苏七七立刻猜到了这个人的身份。

  褚双夜,魔教教主,楚清和的裙下臣之一。

  她默默没作声,听着面前这两个人打哑谜。

  “嗯。”

  听到确定的回答,褚双夜才认真的看向苏七七,缓缓逼近她。

  苏七七下意识向后挪了挪,但是不知道是今天吹了些凉风,还是因为晏隽异常的沉默和眼前这个陌生的人,她立刻捂着胸口咳起来。

  褚双夜:“......”

  “身子骨这么弱不经风,将军府是养不起还是不用心养啊。”

  说着,他的手就抬起了苏七七的脸,“啧啧啧,还是挺像的。”

  晏隽依旧没说话。

  褚双夜微微颔首,看着苏七七因为她的动作,有些惊惧的小脸,轻嗤一声,“胆子太小了。”

  顿了顿,叫道:“妹妹。”

  “......???!!!”

  苏七七一脸懵逼。

  本想问问系统,但是想到晏隽能感受到系统的存在,一时有点麻爪子。

  怎么她就是褚双夜的妹妹了?

  这个男主的狠辣,她看书的时候还真是感叹了好几番,谈笑间灭人全族的气势,真是让人畏惧过剩。

  而且这个男主不应该是在土匪窝之后才出场的吗?

  那个挥挥手就灭了整个土匪窝,英雄救美救出楚清和的褚双夜,怎么突然提前出现,还叫她妹妹?

  苏七七现在何止是有点懵,她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进错了剧组!

  明明都是同样的名字,怎么变化就这么大呢?

  晏隽也就算了,这个是她自己的问题,连奕城总是过来找她说些莫名其妙的话,还跟着她回忆往昔。

  祁羽见到她也没什么不同寻常的表现,要知道,原书中揭露苏七七丑恶面目的就是祁羽啊!

  而那个存在感几乎为零的秦墨,除了之前那次,好像完全没存在过一样。

  明明应该是秦墨先爱上楚清和,然后还要和连奕城来一场争斗的,现在也没有了。

  而她因为进宫,还让楚清和与祁羽提前见面,没有原书中的为惊鸿一舞挑拨了心弦。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