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言情 → 苏婉乔勐免费大结局全文最新章节

苏婉乔勐免费大结局全文最新章节

屿兮 著

连载中免费

《萌恶霸与虎娘子》是大神作者屿兮最新创作的一部长篇言情小说,主角是苏婉乔勐,全文讲述的是:一朝穿越,大龄单身的苏婉直接成了临江太守府的庶孙媳,丈夫是出了名的纨绔、恶霸,不被公婆所喜。苏婉看着钱匣子里夫妻俩薄薄的所有家当,表示要不要这么坑啊,不过看着自家丈夫,也没有他们说的那么混,在她面前像极了一只萌萌的二哈…

30.8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20

在线阅读

《萌恶霸与虎娘子》是大神作者屿兮最新创作的一部长篇言情小说,主角是苏婉乔勐,全文讲述的是:一朝穿越,大龄单身的苏婉直接成了临江太守府的庶孙媳,丈夫是出了名的纨绔、恶霸,不被公婆所喜。苏婉看着钱匣子里夫妻俩薄薄的所有家当,表示要不要这么坑啊,不过看着自家丈夫,也没有他们说的那么混,在她面前像极了一只萌萌的二哈…

免费阅读

  得知苏婉是想让他帮着搭个临时灶台,乔勐二话不说,撸起了袖子——

  苏婉忍住想抽出一根木棍,在众目睽睽之下揍他的冲动,改拽住他的腰带,在他后腰处掐了一把。

  “二爷,我是让你垒灶台,不是让你秀肌肉。”

  这熊孩子撸起袖子露出古铜色,一看就很有力量的精壮手臂,在她面前走来走去,就是没见动手垒去灶台。

  乔勐吃痛,嗷了一声,在院子里干活的众人齐齐看向他,“二爷怎么了?”

  “没事,你们家二爷想吃肉,咬着腮帮子了。”苏婉对着众人笑着解释了句。

  大家了然的点点头,不约而同的转过头去偷笑。

  “娘子,我现在就去!”乔勐觉得他的颜面早已荡然无存,转了身又厚着脸皮凑近苏婉,小声道:“那娘子晚上给我香亲香亲,我的腮帮子就不疼了。”

  “好啊,我现在就给你香亲香亲!”说着看了下周围的人,大家都没在看他俩,虱子和他那几个小伙伴,这时也加入制作竹签子中,她伸手揪起乔二爷的耳朵,把他拽到石榴树背面。

  教育熊孩子,还是要给他留点面子。

  乔二爷不知道是不是被打习惯了,这会也不挣扎,也不生气,抓住苏婉的手,嬉皮笑脸的,“哎哟,哎哟,娘子,疼!”

  他嘴里喊着疼,手上还紧紧的按住苏婉的手,不让她松开,还趁机捏了捏她的手。

  这人……真是!无赖!讨厌!

  苏婉挣脱不开,一脚踩在他的脚背上。

  这下乔二爷真的是吃痛了,但是这痛又没有棍棒打的疼,他只是措不及防的闷哼一声。

  苏婉瞪了他一眼,“二爷,你中午还要不要吃饭了!”

  乔二爷连忙道:“吃啊!”

  “那你还不快去垒灶台!”垒个灶台都这么多事!

  苏婉随后便出了石榴树后,她一出来就见其他人都望向他们这个方向一个劲儿的笑,见她出来,又都收回目光,低下了头干活。

  苏婉只当没看见,摸了摸发髻,往厨房走去,“白果,二爷这边又带回来了几只鸡,你来把它们都杀了吧!”

  白果立即提了刀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苏婉跟她错身而过,她进去看了看陶釜里的料酒已经煮开了,她让苏大根暂时不要添柴火了。

  “大根哥你会杀鱼吗?”苏婉一边将陶釜里的料酒装进坛子里,一边问苏大根。

  苏大根说会,苏婉便让他去将虱子带来的鱼,杀掉一篓子,其他放在木桶里养。

  苏大根应声去办。

  将料酒装起来冷一下,苏婉朝外间看了一眼,乔二爷已经带了人开始垒灶台了。

  苏婉笑了笑,然后将白果先前处理好鸡柳和鸡肉里脊分别用料酒、胡椒粉、盐进行腌制,她还放了一点点醢酱,替代味精。

  弄好这些后,她又将乔勐带回来的肉菜都清洗一下,挑了些猪肉嫩的地方,切成小丁,也去腌了一下,这个时代的猪没有煽过,会带些重味。

  她看了看菜,又掰了掰手指头,鱼可以做成杂鱼锅,鸡肉有炸鸡柳、里脊、鸡腿、鸡锁骨等等,猪肉有炸肉串、回锅肉、红烧肉之类的。

  素菜更不用提,拍黄瓜,焖茄子等,最后再搞个青菜萝卜汤,应该也差不多了。

  打定主意后,苏婉叫白果把鸡杀了后,还按刚才她说的处理。之后,她把杀鱼的任务交给了乔勐,把苏大根叫进厨房。

  她要让苏大根看着她是如何做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苏婉腌制好了所有需要腌制的食材,也和好了做杂鱼饼子需要的面。

  “滋…滋…”油锅热了。

  苏婉将裹了番薯粉浆的(没有淀粉用这个替代)的鸡柳一起倒进油锅开炸。

  就她刚刚放这么多油进陶釜里,苏大根看着肉疼的很,可这会肉一进锅,肉香便在他鼻间飘了起来。

  真香!

  苏婉用长筷子不停的搅拌着,不让鸡柳粘连到一起。

  很快,鸡柳便炸好了,厨房口不少脑袋探了进来,包括垒好灶台,杀好鱼的乔勐。

  乔二爷才不管,他大摇大摆的走进厨房,好奇的看向陶釜里,“娘子你做的是什么?这么香!”

  苏婉朝门口看了眼,“虱子,去拿些你们削好的竹签子来。”

  躲在外面咽口水的虱子一溜烟的便去了。

  苏婉将炸好的鸡柳装进一个大碗里,又撒了些胡椒粉上去,夹了一筷子给乔勐,“二爷,你吃吃看。”

  她是把筷子递给乔二爷,乔二爷直接弯腰低头,嘴对了上去,叼起鸡柳进了嘴巴。

  嗯,刚进嘴有点脆,再嚼两下,里面的鸡肉嫩而香。

  “好吃!”乔二爷眼睛一亮。

  “大根哥你也来尝尝看!”苏婉叫着苏大根,也夹了一筷子。

  乔二爷脸色一变,直接夺了筷子和碗,“娘子你忙,我来弄给大根!”他笑眯眯的看着苏大根。

  苏婉没在意,继续炸起来。

  苏大根连连摆手,还是被乔二爷塞了一筷子,原本哭丧的脸,直接惊异起来。

  “好吃!大娘子!”

  “好吃你就多吃点。”苏婉随口接了句现代广告语录。

  乔二爷不满了,“那我呢?”

  “大娘子,给!”正好虱子这会像阵风刮了进来,把一小篮子的竹签子递给苏婉。

  苏婉接过,抽出一根,指了指乔二爷手里的鸡柳,“来,自己去插来吃。”

  被忽略了的乔二爷瞪了虱子一眼,吓得小孩都不敢去吃。

  苏婉直接又揪了乔二爷一下,“你是不是没事了?没事来给我帮忙!”

  说着将第二波鸡柳捞起,又对虱子说:“来,端出去给外面的人吃吧,用竹签子插就可以了,吃完签子别乱扔了!”

  虱子看了眼乔勐,见他点头,这才端了鸡柳出去。

  “二爷,来,跟我学,把这签子穿进肉片里。”苏婉给乔勐演示了一遍,让他来负责串里脊。

  乔二爷借着学习的机会,快速的偷亲了下苏婉,亲完就退,苏婉连躲的机会都没有,只能又揪了他一下。

  偷香成功的乔二爷乐滋滋的,随便她怎么揪,也不生气。

  乔二爷负责串里脊、猪肉串,苏婉继续炸鸡锁骨和鸡腿。

  然后又用外面的铁锅,炒了个几个菜,炖了几个肉,还有香鲜美味的杂鱼以及烙在锅边的饼子。

  米饭是白果早蒸好了的,后面有菜好了,苏婉就让乔勐分给大家就吃。

  大伙儿是一边干活一边吃,每个人都吃的油光满面,活干得心甘情愿。

  “大娘子这做饭的法子是我第一次见,还能这样做啊!真好吃,比来福楼的菜都好吃!”

  “对,那个叫什么的东西,鸡…鸡柳什么的,真香!”

  “我觉得那个回锅肉和红烧肉烧的好!”

  “我都喜欢!大娘子不如你去开馆子吧!”九斤满嘴塞的都是吃的,提议道。

  “不行!”乔二爷将饼子蘸了蘸杂鱼锅汤汁,一口吃了进去,听有人提出这个想法,立即反对,“开馆子多辛苦的!大娘子能吃这苦,不行!”

  “还有以后别总想着要来蹭饭!大娘子管家很辛苦,还要给你们做饭,想得美!”

  大家只好埋头苦吃,一声不吭。

  苏婉叹口气,还真有人会把天聊死,不过她这心里有点暖。

  她放下筷子,这会也吃饱了,将虱子苏大根一起叫到了乔二爷身边。

  “二爷,你觉得这个炸鸡柳、里脊、肉串怎么样?”

  “挺好吃的,就是自己家做有点费事。”乔二爷还在到处扫尾吃。

  “你说要是在西坊街摆个卖这种吃食的摊子怎么样?”苏婉本来想的是在城中一些县学或者私塾门口,但想想不太好,便没说。

  乔勐抬头看向苏婉,“娘子真想做这生意?”

  苏婉笑说:“不是我,是你们!”

  她指了指苏大根、虱子还有乔二爷。

  “啊?我们?”苏大根和虱子同时睁大眼睛惊讶道。

  “对啊,虱子,你难道想带着你的小伙伴们一直乞讨吗?你们就不想过上正常的生活?你们现在还小,二爷现在只能帮你们一时,以后你们要怎么办?”苏婉严肃的问着虱子。

  虱子沉默下来。

  “还有你,大根哥!你要一直靠着养娘和木叔吗?”

  苏大根也陷入沉思。

  最后苏婉将目光转向乔勐,乔勐一个激灵,忙不跌的说:“娘子你别说了,我做,你说我怎么做?不过说好啊,我不做菜的,君子……”

  苏婉:“你是君子吗?”

  乔二爷:“不,不是。”说得超小声。

  “先吃完饭,再把这里收拾一下,等下我们来具体协商看怎么做。”苏婉也不逼他们,让他们好好考虑,而且这生意利益分配也要事先谈好。

  只要大家都能出去赚钱,她也能安心做她的老本行了。

  日头正空照时,出去了半日的赵氏和银杏还有接送她们的苏长木回来了。

  他们一回来见内院没人,循着声来到厨房所在的小院子。

  “养娘回来啦!”苏婉正站在石榴树下连哄带教育的同乔二爷说着话,余光瞧见了赵氏他们。

  “大娘子,家里这是在做什么?”赵氏瞧着小小的院子里挤了不少人,连忙问。

  “这事不急说,养娘你们一定饿了吧,赶紧先吃饭。”苏婉说着拉住赵氏的手,又朝厨房里喊,“白果,把给养娘他们留的饭端出来。”

  白果“哎”了一声,麻溜的去做了。

  赵氏三人吃完苏婉做的饭后,也是连连称赞。他们三个人和白果都是最熟悉她的人,也是见证了她变化的人。

  “姑娘还有这么一手好厨艺?以前怎么没听你说过?这做菜的法子还挺新奇。”苏长木坐在厨房小餐桌边上摸了摸嘴,悄声问赵氏。

  他们夫妻俩私下称呼苏婉还是叫的姑娘。

  赵氏也不知晓,上次她家姑娘做饭,她也没吃着。这事浅了想,也许就是姑娘有这天赋,以前没机会露手罢了;往深了想,只能往那位爱入姑娘梦里的苏家姑奶奶身上想,也许是她将什么宫廷御膳秘法同绣技一起教了呢。

  但这事赵氏是绝不会同苏长木说的。

  “你一直在外院,内宅里的事我怎么可能事事都与你说?”

  苏长木一听,想想也是,便没有再多问。

  至于银杏和白果,这两个都是苏婉的贴身丫鬟,自然是不好瞒的,好在两人都是家生子,对苏婉足够忠诚。苏婉对她们的解释也是用的姑奶奶入梦显灵的说法,两个小丫头也单纯,苏婉怎么说她们怎么信。

  不过赵氏还是对她们告诫了一番,不许她们泄露出去。

  这边赵氏他们回来,一齐帮着收拾,苏婉便不管了。这会厨房小院子里除了乔二爷和苏家人,只剩下九斤虱子。

  虱子和九斤把削竹签子的活接了过来,其他人该干嘛干嘛去了。

  苏婉同赵氏说了两句话后,想起来个事,便将叼了根竹签,这里看看,那里看看,乱晃的乔勐叫了过去。

  “二爷,你跟我来。”苏婉向乔勐招手。

  乔二爷一见他家娘子召唤,立即走了过去,都忘了刚刚被教育时的情景。

  “娘子,做甚?”

  “来,这个给你,去打桶水来。”苏婉拿了个木桶给乔二爷,他乖巧接过,立马去打水。

  苏婉则带了个小盆和圆木桶进了厨房隔壁的放置干柴杂物的房间,还带了乔二爷带回来的硝石。

  一会,打了水的乔二爷回来找寻苏婉,苏婉在柴房应了声,“我在这呢!”

  乔二爷循声进门,“娘子你在这做什么?”

  苏婉让他进门后,又把门关上,神秘兮兮的拉着乔二爷,“二爷你来看。”

  乔勐不知道要看什么,但见他家娘子这个样子很有趣,便随她去。

  苏婉先指挥乔勐将小盆里放半盆水,完了把小盆放入大圆木桶里,然后她将硝石放入大圆木桶,接着又让乔勐在圆木桶里放水。

  “好了?”乔勐放下木桶,问着蹲在桶边的苏婉。

  “嗯嗯!应该是这样!”苏婉只知道这么一个硝石制冰的原理,具体的她也不知道能不能行。

  乔二爷弯腰去看盆里,什么反应都没有,又瞧了瞧他家娘子那认真的如同一会盆里就能生出金子来的那模样——

  他很想笑,但是他摸摸耳朵,不敢了。

  “你也来看!”苏婉嫌自己一个人蹲着看实验没有乐趣,便让乔二爷一起来陪着。

  “我站着就好,站着就好!”乔二爷今日没喝酒,所以自然是不会像昨晚那样蹲成蘑菇卖萌的。

  “你来不来?我数数了啊!一,二……”苏婉抬头看着乔勐。

  乔二爷自然不知道这个在现代社会是一场家庭战争爆发前的倒计时。

  他有些疑惑:“这有什么好看的,不就一盆水?”还真能生金子?

  “三!”苏婉手边突然多出了一根木棍,唰得一下出现在乔勐腿边。

  “那个,娘子有话好好说!好好说!”乔二爷立马蹲下,眼眨都不眨地盯着盆里的水。

  苏婉满意的笑了笑,收起木棍,就是棍子上有倒刺,扎得她手心疼。

  “怎么了?”乔二爷看了一会,眼酸,便忍不住偷偷瞄苏婉。

  苏婉正低头捏倒刺,头没抬的回:“棍子上有刺。”

  乔二爷一听赶紧去抓了她的手,手心确实有几处红红的,有木刺刺在里面,太短不好捏出来。

  “这种棍子就是当柴用的,没打磨过,上面刺多,”乔二爷一边帮她挤刺,一边道,“回头我给你弄个趁手的,省得你把手伤了。”

  他说得很认真,不像是在开玩笑。

  “噗呲……”苏婉没忍住笑出声,“哪有人还帮人做打自己的棍子的。”

  “嘿嘿,人家说打是亲骂是爱!我皮糙肉厚的,只要娘子高兴,多打打也行。”乔二爷嬉皮笑脸的说着,这话就像一恶霸在街上遇见个貌美的小娘子,他去调戏人家。

  人家小娘子打了他一巴掌,他都不介意,还要说着经典台词,“这么辣,我喜欢!”然后把另一边的脸也贡献上去。

  苏婉想着想着,把自己给想乐了,又笑了出来。

  乔勐最爱看他家娘子笑了,他觉得他这一笑,比国色天香的牡丹花都美。

  苏婉分不清他是对她好,还是对原身好,她看着乔二爷低头挑刺认真的样子,突然很羡慕原身。

  “嘴贫!”苏婉嗔了他一句。

  忽然,苏婉觉得膝盖处好凉,她转头去一瞧,小盆里的水正在结冰了!

  “二爷你看!”苏婉叫乔勐。

  乔勐应声去看,吃了一惊,“冰!”

  “对啊,就是冰!”

  “你怎么做出来的?”乔勐好奇的问。

  苏婉便将刚刚自己的做法告诉了乔勐。

  “原来是这样啊。”说着便收回目光继续给苏婉挑刺,好似她做出冰这事是件很平常的事。

  “……你好像一点都不惊讶?”苏婉感觉自己这个常常被穿越小说里主角拿出来造成轰动的技能好像是个假的。

  “有什么好惊奇的,上京和临江府就有专门会制冰的人,只是这个技艺一直掌握在那些达官显贵手里,普通有钱人和平常人家不知道而已。”乔二爷也是见过临江夏天有人家拿出冰来,而且还不是冰窖里的。

  苏婉面无表情:我怀疑这里不止我一个穿越者。

  “好吧。”苏婉还以为自己能成为第一个夏天制出冰来的人。

  乔勐抚了抚苏婉的手心,手里的倒刺都已经清理完了,抬头见他家娘子很沮丧的样子,不由乐了。

  他刚刚想得没错啊,他家娘子确实是在看金子。达官显贵不需要,自然还有那些有钱却没门路的富商需要啊!

  他们乔家也是夏天不怎么用得起冰呢!

  乔二爷带起苏婉,安慰了她,然后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她。

  苏婉凝眉,“我其实做这个不是为了要做夏天供冰的生意,而且你也说了,那些会制冰的人都是养在贵人们手里,我们贸然卖冰,必然会得罪他们,还不如另辟蹊径……”

  乔勐再次细看了他家娘子,他家娘子说的问题,是他刚刚没来得及想到的。

  果然利益当头,人会晕。

  “还是娘子想得周到!那你另辟蹊径是要做什么?”他这会都没送开苏婉的手。

  苏婉想着事,没注意到,“我原本不是想着做吃食生意嘛,这夏天没冰,那些肉容易坏。”

  “嗯,也是,”乔勐点头,转头又想到个重要的点,“娘子,你是怎么会制冰的?”

  苏婉早就想好了措辞,“我有次生病,方子里有硝石,因贪玩,就把药倒出来玩,然后……无意中发现的,当时只是觉得好玩。”

  乔二爷狐疑的看着她,感觉这个说辞好勉强,不过他家娘子说什么就是什么吧!她美,她说什么都对!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