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穿越 → 我在正派当卧底楚桐瑶全文最新章节

我在正派当卧底楚桐瑶全文最新章节

晚风茶 著

连载中免费

《我在正派当卧底》是作者晚风茶所著一部长篇穿越言情小说,主角是楚桐瑶,全文讲述的是:楚桐瑶是后来才发觉,她竟然穿进男主角惨遭杀手组织摘天楼灭门后,苟且偷生拜入了天下第一正派长春门里,潜心练武最终报仇雪恨的故事里,然后她是个参与那场谋杀的炮灰之一,现在在男主手下做事,楚桐瑶表示很炸裂!

31.3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20

在线阅读

《我在正派当卧底》是作者晚风茶所著一部长篇穿越言情小说,主角是楚桐瑶,全文讲述的是:楚桐瑶是后来才发觉,她竟然穿进男主角惨遭杀手组织摘天楼灭门后,苟且偷生拜入了天下第一正派长春门里,潜心练武最终报仇雪恨的故事里,然后她是个参与那场谋杀的炮灰之一,现在在男主手下做事,楚桐瑶表示很炸裂!

免费阅读

  楚桐瑶坐在小凳上,由着苏言替她挽发。

  感受着头上轻柔缓慢的动作,楚桐瑶闭了闭眼,忽然问道:“少主,您知道柌北吗?”

  苏言手上的动作顿了顿,有些疑惑地道:“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当然是想到了昨日柌北那带着不甘的眼神,楚桐瑶想,他也是想摆脱摘天楼的,那么,他们进行一场合作也未尝不可。

  但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楚桐瑶需要知道柌北的身份,需要了解他更多的信息,这样才能知道,他到底能不能相信。

  不过楚桐瑶自然是不会将这样的理由告诉给苏言的,她抿了抿唇,道:“因为有些好奇。”

  楚桐瑶笑了笑,转头看着苏言,道:“上次的任务是由柌北领头的,不过我记得他并没有为何职位,那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权力?”

  楚桐瑶知道,问苏言是能得到答案的。

  楼主虽说不会听苏言的劝告,但对这个儿子,却是显而易见的宠爱。

  除了极个别的事(比如楚桐瑶被赐下毒,药),楼主几乎不会对苏言有任何隐瞒,摘天楼的情报网也无条件对他开放。

  所以,楚桐瑶知道,很多事问苏言,一定会有答案。

  果不其然,苏言犹豫了一会儿,忽然放下手中的梳子,道:“柌北是父亲身边最信任的人,他从十二年前,就一直跟着父亲了。”

  “十二年前?”楚桐瑶惊讶出声。

  居然有这么长的时间?

  十二年前,也就是说柌北差不多六岁的时候,就在楼主身边了。

  “嗯。”苏言点了点头,看着楚桐瑶,有些迟疑地道:“抱歉阿瑶,其实有件事我一直瞒着你,你并不是第一个被选到我身边的暗卫。”

  “我不是第一个?”楚桐瑶愣了一下,她不是第一个,那谁才是?

  顿了顿,楚桐瑶突然福至心灵地道:“第一个被选中成你的暗卫的,是柌北吗?”

  苏言点头:“对,是柌北。”

  苏言的眼神里带了一丝说不出的情绪,他道:“柌北的天赋极高,世俗罕见,当初在一炷香以内就感受到了内力,这即使是在摘天楼,也是前所未有的。”

  “父亲也对他的天赋赞叹不已,所以亲自教他武功,悉心教导三年之后,就打算让柌北做我的暗卫。”

  说到这里,苏言忽然一顿,眼里生出了浓重的后悔。

  “不过我那个时候太年幼,一心想劝父亲改邪归正,他不同意我就事事与他对着干,不愿收下柌北,却不想,差点害了他的性命。”

  苏言捏着梳子的手微微收紧,他深吸一口气,想到当时的场景,心里依旧自责不已。

  父亲在他面前将柌北打了个半死,要不是他拼了命的拦着,柌北肯定就死在了那里。

  无论是在什么年纪,都要为自己犯下的错误付出代价,柌北用满身的鲜血告诉了他这个道理。

  苏言也是从那个时候起,才明白自己的父亲是怎样一个人,他永远都知道,用什么方式来让他妥协。

  苏言抿了抿唇,接着对楚桐瑶道:“那时我害怕柌北被打死,终于同意了让他做我的暗卫,不过父亲却改变了注意,说是要替我选择一个更合适的,所以六年之后,阿瑶你成了我的暗卫。”

  苏言低下头来,对楚桐瑶道:“抱歉,跟着我留在地底不见天日,实在是委屈了你,阿瑶,对不起。”

  楚桐瑶垂下眼帘,等到眼里的复杂完全消失不见之后,才摆出一脸真挚的表情,对苏言摇头道:“没有,若不是少主,属下现在说不定都死在哪个任务里了,再说了,能陪着少主,属下很开心。”

  苏言见到楚桐瑶脸上的神情,顿时松了一口气,他轻笑了笑,开口:“谢谢你,阿瑶。”

  楚桐瑶转过头去,装作害羞的样子,没有回答。

  其实她说的也不完全是假,的确,没有苏言的话,她现在恐怕真的已经死了。

  不是死在任务里,就是死在了逃离摘天楼的路上。

  若是没有成为苏言的暗卫,楚桐瑶绝对不可能等这么长时间都不跑的,而现在已经了解了这里实力有多恐怖的她,也不相信如果自己逃跑了,能在摘天楼这样密不透风的追杀中活下来。

  现在当苏言的暗卫,虽说被喂了毒,药,但至少性命是无虞的,两者相比,还是呆在苏言身旁更好。

  楚桐瑶背对着苏言,由着他再一次抬起手替她梳发,楚桐瑶心念一转,突然对苏言道:“少主,那您知道,柌北住在哪里吗?他也住在这一层吗?”

  “说起来,”楚桐瑶语气中带着丝丝好奇,她道,“我都还不知道,我们这一层都住了那些人?”

  虽说住了三年了,但楚桐瑶确实对这里几乎一无所知。

  因为楼主有令,除了他和苏言以外,每个人都必须呆在特定的区域,除非他召唤,不然不得出去。

  楚桐瑶虽说白天要跟着苏言,但苏言就只呆在书房里,哪儿也不去,以至于这么久了,楚桐瑶就只认得去楼主大殿和书房的路。

  “是住在这一层,”难得楚桐瑶这么有好奇心,苏言当然要满足她,他利落地替楚桐瑶把头发挽好,然后开口,“他住在最东边,我们这一层住的人,除了父亲,柌北,你和我以外,就是一些帮忙打扫房间的普通人。”

  苏言对楚桐瑶丝毫都不隐瞒,他将轮椅滑到了桌子旁,然后提笔在纸上写下了这一层的布局图,苏言道:“我们这一层,就是这个样子的了。”

  “是吗?”

  楚桐瑶没想到苏言会直接画一张图给她,她诧异地看了看苏言一眼,突然觉得苏言也太过于配合她了吧,不过看着苏言清澈干净的眼眸,她又觉得是自己过于多想了。

  楚桐瑶将视线落在了桌面的纸张上,牢牢记住了上面的线条,而后朝着苏言道:“多谢少主,属下知道了。”

  楚桐瑶心里稍稍兴奋了起来。

  原来这一层并不像她以为的那样有人把守着,她如果想在夜里出去,需要避开的,也只有打扫卫生的仆人和楼主罢了。

  那些仆人楚桐瑶自然是不放在眼里的,而唯一需要注意的楼主,现在才拿到六转心经,夜里应该专注修炼,不会外出乱走动才对。

  那这样的话,她在夜里潜伏到最西边找柌北,应该很容易了吧。

  没错,楚桐瑶想去最西处找柌北,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楚桐瑶要去找柌北,看看到底有没有机会,和他合作逃出摘天楼。

  深夜,楚桐瑶悄悄地打开房门,往外面探了一探。

  等确定外面无人走动之后,她足尖轻点,迅速朝着最西面而去。

  现在去找柌北定然是一个很冒险的举动,楚桐瑶不清楚柌北有没有想逃出摘天楼的想法,即使是有,也不知道他愿不愿意和自己合作。

  如果一个不小心,他把自己交给楼主也说不定。

  但楚桐瑶还是愿意赌一把,仅仅靠她一个人想要摆脱这里,实在是太难了,难到几乎不可能实现。

  而如果,柌北愿意帮忙,那她就会轻松太多。

  楚桐瑶轻功极好,很快就到了柌北居住的最西侧,最西侧只有那么一间房,楚桐瑶悄无声息地落在房门口,想了想,打算抬手轻敲一下房门。

  不过也用不着她敲房门,柌北的实力是何等的高,已经在下等返虚之境,甚至离突破中等,也只有一步之遥。

  早在楚桐瑶落地之前,他就听到了响动,所以,楚桐瑶的手还未落到房门上,就看见门突然被打开,而后一只手将她拉了进去,与此同时,另一只手也扣上了她的脖子。

  冰冷的指尖按在她的皮肤上,楚桐瑶生理性的起了鸡皮疙瘩,她的背靠着再一次被关上的房门,整个人都被柌北紧紧地压制住。

  楚桐瑶听见头顶上方,柌北冷漠的声音响了起来。

  “三十,你来这里做什么?”

  柌北的变声期早已结束,不再是那个公鸭嗓少年,现在的声音磁性沉稳,配合他冷漠的语气,在黑夜中,听起来总有一种莫名的危险。

  不过楚桐瑶倒没有被他语气中的危险吓到,她抬起头,直直地看着柌北,道:“我来和你合作,一起逃出摘天楼。”

  楚桐瑶话音落下,柌北没有第一时间回答,屋里顿时寂静了起来。

  桌上的灯盏并未被点燃,习武之人感官敏锐,却也只能做到在微弱的光线中清楚视物,如今在地底下,连点月光都没有,即使是楚桐瑶,也看不见柌北的脸,自然也不知道,听了她这话,他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但楚桐瑶却是暗自里松了一口气。

  柌北没有第一时间回答,就证明他确实有这个意向,至少,他是不会把她交给摘天楼楼主的了。

  楚桐瑶耐心的等待着,也不催促柌北作答复,屋里越发安静,静到楚桐瑶能听见她因为紧张和兴奋而微微加剧的心跳声。

  过了很久,柌北才终于有了反应,他却依旧没有回答楚桐瑶,只是放开了钳制住她的手,而后走到桌前,将桌子上的那盏灯点燃。

  屋里渐渐明亮了起来。

  楚桐瑶揉了揉脖子,将那种僵硬冰冷感揉碎之后,下意识扫了一眼屋内,不知为何,潜意识里忽然觉得有点奇怪,她摇了摇头,把这种奇怪的感觉抛之脑后,才将视线落在桌子旁的柌北身上。

  柌北已经坐下,脸上神情淡淡,楚桐瑶读不懂他现在是什么想法,索性也不再看他,只是背倚着门口,等柌北回答。

  良久之后,屋里才再一次有声音响起来。

  柌北道:“你想怎么逃出摘天楼?”

  楚桐瑶愣了一下,没有回答。

  不是她不想,因为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该怎么逃出摘天楼?身中剧,毒被楼主钳制,怎么逃?能逃吗?

  楚桐瑶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沉默了一瞬,原本想老实地回答不知道,可话还没出口,却忽然感觉到了不对劲,顿时打了一个激灵。

  她就说怎么隐隐约约觉得有点怪异,柌北的房间不同于楚桐瑶,被一个屏风给隔成了里屋外屋,屋里的装饰异常简单,只是一张床,一副桌椅罢了。

  这也就导致,楚桐瑶方才打量屋内的时候,非常轻易地就看见了,柌北那张床上没有任何褶皱,也就是说,现在已经半夜了柌北都还未入眠,要么是有事耽搁了,要么就是在专门等着她。

  楚桐瑶是偏向于第二种可能的,如果硬要说的话,大概是女性的直觉,而且柌北那带有暗示性的问题,也让她坚定了这样的想法。

  怎么逃?

  逃不了的,既然逃不了,也就只能灭了摘天楼,或者说,让摘天楼改朝换代。

  楚桐瑶想到了柌北现在的地位,觉得他可能真的有让摘天楼改朝换代的想法,她抿了抿唇,试探的回答道:“解药在楼主那里,我们杀了楼主找解药?”

  柌北抬了抬眼皮,看着楚桐瑶,问道:“楼主现在是上等返虚之境,我们加在一起也不是他的对手,你要怎么杀了他?”

  楚桐瑶摇了摇头,她怎么知道怎样才能杀了楼主,不过她觉得柌北肯定是有主意的,楚桐瑶有些不耐烦,现在她已经可以肯定,柌北定然是等着她来找他的。

  和这种心机深沉的人交手就是让人头疼,若不是楚桐瑶发觉了一点端倪,现在肯定以为是自己赶着求着让柌北帮忙除掉楼主,被人利用了不说,还会对柌北感恩戴德。

  楚桐瑶深想了一下,觉得自己早就被柌北算计上了,在楼主强迫她吃毒,药时,柌北恐怕就在布网,救她,还有对她露出那样一副不甘的神情,都是在算计着让楚桐瑶找上门来,求他合作。

  楚桐瑶暗自翻了个白眼,心里不再着急了。

  若是她没猜错的话,柌北肯定有必须要让她帮忙才能做到的事,而且这件事非常重要,关系到一切的成败,柌北害怕她不同意,才会提这样带有暗示性的问题,想让她主动的说出要帮忙的话,要不然何必兜这么大圈子,把自己拉到他的阵营来,还费尽心机想要掌握主动权。

  想明白了这一点,楚桐瑶不慌不忙地道:“我是打不过楼主的,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你希望我帮忙做什么,不如说来听听,看看我能不能帮得上。”

  至于帮得上帮不上,那就是楚桐瑶自己能决定的了,这样一来,主动权又跑到了楚桐瑶这里,柌北想让她帮忙,就得敞开天窗说亮话,把他要做什么说清楚,要不然,楚桐瑶只能摇头遗憾地表达,自己帮不上任何忙了。

  其实楚桐瑶也不想刺激柌北,不过谁让柌北先算计她的,而且明明在等着她来,她来了之后还扣住她的脖子,作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信息不全容易要人命,楚桐瑶非得让他把自己所有的布置吐干净不可,要不然被算计到没了命岂不是太亏了。

  柌北闻言,抬眼看了看气定神闲的楚桐瑶,顿时明白她看穿了一切。

  这还真让人意外,经历了那六年洗脑式的训练之后,还能有这么多心眼。

  柌北难得的露出了一个笑容来,不过这笑只是扯了扯嘴角,带着漠然和冰冷,他站了起来,走到楚桐瑶面前,开口道:“确实有需要你帮忙的地方,只是让你帮忙的把握不大,所以才出此下策。”

  见柌北承认了这一点,楚桐瑶点了点头,却不追问柌北想让她做什么,而是先转了个话题,问道:“我总得明白我的合作伙伴现在有什么实力吧,你对我一清二楚,我却对你什么都不了解,这样也太不公平了。”

  “先不着急,”柌北看着楚桐瑶,道,“我说过,不知道你会不会帮忙,等你同意了,我再告诉你也不迟。”

  楚桐瑶闻言,想想也点了点头,反正如果觉得柌北对自己的实力有所隐瞒,她答应之后再反悔也没什么。

  反正虽说他武功高,但自己一直在少主身旁,柌北是不敢对她出手的。

  而且说实话,楚桐瑶也有些好奇她能帮柌北做什么,柌北还是一副不敢肯定她会不会帮忙的样子。

  开玩笑,如果是能脱离摘天楼的话,楚桐瑶什么都能做好不好,她可不觉得,有这么大的好处自己还会不同意。

  楚桐瑶抬头看着柌北,等着他说出那句话,而等到柌北说完之后,楚桐瑶却忍不住一下子愣在原地。

  她总算是知道,为什么柌北不肯定她会不会帮忙了,毕竟三年的感情,也不是那么容易舍弃的。

  柌北道:“你能恨下心来,杀了苏言吗?”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