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穿越 → 娘娘我错了江凤兮全文最新章节

娘娘我错了江凤兮全文最新章节

紫羿叶子 著

连载中免费

《娘娘我错了快穿》是作者紫羿叶子所著一部长篇快穿言情小说,主角是江凤兮,全文讲述的是:明明身份高贵,明明貌美非凡,明明蕙心兰质,最后为何会落得众叛亲离,身败名裂,暴尸荒野的下场?这一切就为了个男人,值得吗?江凤兮穿越之后,表示这根本不值得,什么情情爱爱,赚钱才是正道!

9.5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20

在线阅读

《娘娘我错了快穿》是作者紫羿叶子所著一部长篇快穿言情小说,主角是江凤兮,全文讲述的是:明明身份高贵,明明貌美非凡,明明蕙心兰质,最后为何会落得众叛亲离,身败名裂,暴尸荒野的下场?这一切就为了个男人,值得吗?江凤兮穿越之后,表示这根本不值得,什么情情爱爱,赚钱才是正道!

免费阅读

  凤兮不可能让自己处于一个那么尴尬的境地。更主要的,不可能让弘晖处于一个那么尴尬的境地。

  “额娘,我年纪还小,乌雅家的姑娘也才十三,过几年再给我们行礼吧?”还没等凤兮行动呢,弘晖就从南书房请了假,回来就找凤兮。

  “年家的姑娘才十二,下个月就要进府了呢。”年纪真不是理由,想当年,她就是十二岁进了宫,没参加过选秀,就被皇上一纸“恩旨”赐了婚,如今年家这个姑娘,也是一样。谁会管他是不是到了年纪啊,只要皇上需要她来做四爷与年家的纽带,他就得嫁。

  “儿子知道了。”弘晖就笑了,他听明白,再是侧福晋,也不过就一个月的备嫁,能多隆重?他是亲王府的大阿哥,婚礼怎么可以简单得了,乌雅家肯定也是倾全族之力嫁女儿的,备嫁怎么都得大半年。宫里娘娘又最是有分寸的人,肯定会帮着把时间往后拖的。

  “好好念书,好好习武练功,别想那些没有用的。”凤兮就安慰他。

  “嗯。”弘晖真的是很用功的,这几年,从来没有一天落下练武的,他那不靠谱的十四叔在这件事情上,还是挺靠谱的,帮他把秘密保守得很好,十三叔腿伤了,不能陪他练了,就十四叔陪着他练的,从最开始在他十四叔手底下走不过十招儿,到现在,他十四爷跟他走不了十招了呢。

  “放心吧,额娘没事儿的。”被儿子关心的感觉还是很不错的。

  “额娘别难过,在阿玛心里,最重要的肯定是额娘。”弘晖红着脸安慰凤兮。

  “哈哈哈,傻小子。你可要记住自己个儿说的这些话,将来不管你娶了几房媳妇儿,都不准辜负了你的福晋,知道吗?要不然,额娘哪怕是到了咬不动黄瓜那天儿了,也要用拐棍揍你。”

  她有什么好难过的,为了这个事儿难过,那不是傻子吗?

  上辈子,当丫鬟的时候,当庶妃的时候,她还知道难过,后来,成了皇后,她都麻木了。再后来,才发现,会难过的都是对那个人有情的,心里还有念想儿的。可是真有情的,全都输了。想赢,就别有情。

  就像现在的李侧妃,她现在过的是什么日子?每天战战兢兢的怕孩子被抢走,怕福晋报复过去十年她的张狂怠慢,还要想着盼着爷们儿能进她的院子,能再恢复前十年的荣光。

  把所有的一切都寄望在一个男人的身上了,她才会活成如今这个落迫的样子。

  “皇上的旨意,爷也不能违抗。”晚上四爷回府,下人们都看出来他有点儿小心翼翼的看着福晋的脸色了,都乖觉的很,早早就把空间留给两人,四爷见凤兮一直不说话,他到是先说了。

  “是妾身要恭喜王爷大喜。您放心,保证把婚礼张罗得体体面面的。”凤兮笑得完美无暇,话就更大气了。

  “不过是个侧福晋,什么体面不体面的,你又何苦跟爷置气呢?”四爷听着那话,是怎么听怎么无耐,那就不像是好话呢?

  “那可不行。您现在是亲王了。年侧福晋可是皇帝赐婚的亲王侧福晋呢,规格小的都不行的。”进府就是亲王侧福晋呢,府里第二人,还是御赐,关键人家娘家还得力,也难怪破系统那资料里面说那位是四爷的真爱呢。

  真爱呀。

  是个什么物种呢?

  爱新觉罗家出情种,是皇太极的关睢宫宸妃?还是顺治皇帝的董鄂氏皇贵妃?她还真的挺想见识见识的呢。

  上辈子,也有人说她是怀王的逆鳞呢。不也说赐死就赐死了嘛。

  “做个样子就是了,爷自是不会负你的。”四爷身子都僵硬着告白了。

  那您负过的人可多了去了。啥负不负的。好像咱俩啥时候两情相锐过似的。

  大约是为了表达自己对福晋的感情厚度吧,当天晚上,四爷死活非不在外间住了,说啥都要搬到里间炕上。

  “王爷,妾身身上不方便,真的不能伺候。”这是什么渣男呀,真爱马上进府了,这边儿却非要跟她这样那样?

  “没想让你伺候。夫妻本来不就是应该同床共枕的吗?爷的容忍也是有限度的。”四爷气得直抖,偏又觉着,福晋越是跟他闹脾气,越是因为心里有他在吃醋,狠不下心来真急眼。再说他堂堂的皇阿哥,又不是什么急色的流浪汉,想伺候他的人多了去了,他至于非得为了那点儿事难为人吗?

  凤兮就把原本放在炕中间儿的被子努力的往边儿上挪了挪。摆明了,就是睡在一张炕上了,咱也是在两头儿上。

  原本在脚踏上上夜的丫鬟因为四爷把被子挪到里屋了,就不能再在里间儿,只能到外间儿伺候着了。要么说呢,这府里面,就没有什么事儿是仆人们不知道的。别人都以为四爷跟福晋有多恩爱呢,天天回主院住,也只有院子里伺候的这些个才知道,两夫妻离着恨不能有半里远,能怎么着呀。

  这人哪,就是个得寸进尺。

  搬进屋里的铺盖,你再想让他搬回去,那是想都别想了。除非真闹掰了,一点儿余地不留了。

  那又不是凤兮想要的,所以只能忍着这个情况。然后努力的给四爷添堵,希望早点儿把他给气到自己搬走了。

  京城里的勋贵们就发现,四爷府上准备迎娶侧福晋那叫一个精心。特别是在德妃娘娘发了话,说是乌雅家的姑娘年岁太小,不利于生育,让在家多待两年之后,也不急着两头准备了。四福晋那心思,可不都用在准备迎接侧福晋上了嘛。谁不说一句四福晋贤惠呀。

  大概只有年家的姑娘,胆颤心惊吧。

  “额娘,我害怕,四福晋那么厉害,会不会把女儿害了呀?”小姑娘在婚礼前一天晚上,跟年夫人讲心事儿,还担心着呢。四爷府里对她这个侧福晋有多重视,全京城都知道了,还都是四福晋准备的,四爷都没在京里,越是这样她越害怕,就觉着这样的主母特别吓人。

  “哎,女儿呀,身为女子,早晚也都得有这么一天的。四福晋是出了名的敦厚人儿,不会为难你的。你看那李侧福晋,十年里生了六个孩子,那得是什么样的荣宠?四福晋不也没有为难她吗?还让她自己养着孩子。你到了四爷府上,只要不争宠,不愈矩,安安稳稳的过活,总是能的。”这也就是亲娘了,换个人,都不带这么说的。当然了,要是换一家眼皮子浅一点儿的,都得指望着女儿飞黄腾达。可年家是真不用,他们家女儿为啥能进四爷府,人家年家人清楚着呢。

  “女儿记住了。”小小的年姑娘心里,把亲娘的这句话记得牢牢的,特别是在新婚之夜的破|瓜之苦之后,她就把四爷当成了洪水猛兽一样。

  第二天早上给福晋敬茶的时候,手都抖。

  凤兮看那小小的身子,哎哟,原来还是个病美人呢!

  “快起来,快起来。不过是个形式,做做样子罢了,妹妹何必这么认真。画眉,快,把侧福晋扶起来。”凤兮态度那叫一个好,年氏那腿也就是刚弯下去,她就让人去扶。

  可她这么一说,也不知道为啥,年氏那膝盖就一软,越发的跪下去了。画眉到跟前儿,跟年氏身边伺候的嬷嬷一起,把人给扶起来,身上还有些抖呢。

  “妹妹这身子也太单薄了些,爷也是的,不知道怜惜些。咱们府里的大夫,也有几个还能入得眼的养生方子,回头让送过去,看看能不能用。如今府里就是妹妹还有钮祜禄格格与耿格格三位新人,我们这些个老么卡尺眼的是不中用了。就指望着你们多为王府开枝散叶才好,所以呀,妹妹可得把身子养得棒棒儿的。”凤兮说着,还斜了边儿上坐着的四爷一眼,就这一眼,把他看得,瞬间就觉得那凳子上长了钉子似的,坐不住了。

  “你这说的都是些什么!”当着后院所有的妾室还有一大帮子丫头嬷嬷的面儿,怎么什么都往外说呢?什么怜惜不怜惜的,他怎么就怜惜了?皇上把人都赐下来了,难不成他还能不入洞房摆着吗?到是想怜惜怜惜你呢,你让吗?

  “福晋这话在理。咱们府里,也好些年都没有添孩子了。只弘时一个,将来只怕不够给大阿哥帮手呢。妹妹们可不能整天躲在院子里吃斋念佛的,还是得把心思多往爷身上用一用才对呢。”

  李氏这话接的吧。

  说她错呢,人家也是有子有女正式请过封的侧福晋,督促一下份位在她之下的新人,也不能就说是完全错了。

  可要说她对。当着王爷和福晋的面儿呢,她就这么开始大喇喇的说府里好些没孩子出生了,就只有他自己的儿子一个庶子。让妾室们努力生孩子,这是给谁添堵呢?

  “我就是要让王爷知道知道,要不是福晋整天霸着爷们儿不放手,府里至于一直没孩子出生吗?就是要让王爷看看,福晋把咱们这些人都拿捏成什么样儿了。哼,只会在外面装得一脸的仁义道德,内里还不是一样嫉妒跋扈?我也得让爷知道,他还有弘时这个儿子呢。可不是只有弘晖一个儿子。”李氏回去之后是这么跟嬷嬷说的。

  至于是不是要挑拨四爷跟凤兮的关系,是不是在“提醒”年氏,福晋霸道,并且“提示”她,尽快生下一男半女,才能跟福晋争个上下。是不是也再给那两个进了府之后就一直乖和跟猫一样不知进取的格格上点儿眼药。这些个想法,就不能跟别人透露了。

  话说回来,凤兮听到李氏的话,就是一笑,“侧福晋说得是呢,弘晖是个没用的,怕是帮着王爷分担一下府务都不成,这眼看着也要娶媳妇儿的人了,往后呀,我看让他带着她媳妇儿,守着我给他们攒下来的庄子做个富家翁,不愁吃不愁喝的,就挺好的。”

  “过了年弘时也该去南书房了,明儿个就搬出来吧,先跟着先生们打打基础,学学三纲五常,省得进了宫话都不会说。”四爷看了李氏一眼,张口就把弘时从李氏的院子挪出来了。立马就吩咐高无庸安排人收拾院子去。那话也说得很清楚,让学说话,意思明明白白,就是说李氏不会说话,教不好孩子呢。

  “王爷,弘时还小,从来也没跟妾身分开过,我怕他搬出去不适应……”李氏还想再争取一下。

  “什么话,弘时是个小子,过了年都六岁了,还小吗?慈母多败儿你不知道?不是还想着让他出息了做弘晖的帮手吗?连亲娘都离不了,能出息什么?”四爷冷笑,他就后悔呀,以前自己是不是瞎了,那个温婉可人的李氏哪去了呢?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这人哪,要是看另外一个人的时候,没了那层真爱的美化效果,看人也看得清楚多了。突然就觉得,以前李氏在他耳朵边上说的那些个福晋这不好那不好的话,是不是也是故意的呢?

  越想越觉得很可能是真相,就觉着自个儿蠢,堂堂的雍亲王,居然会被妾室蒙骗吗?他最恨骗他的人了。

  四爷都这么说了,脸也落下了,李氏自然不敢再说话。

  她来了这么一下,明明想给福晋使绊子,结果自己连裤衩都没剩下的骚操作。年氏在边儿上看着,就更厉害了。这从头到尾的,福晋可就是一个眼神儿。王爷就把什么事儿都办了。

  这样的人,她哪里能惹得起呀。

  还是她阿玛说得对,消消停停的,平安终老,保命要紧。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