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穿越 → 萧折彦叶婉清大结局全文最新章节

萧折彦叶婉清大结局全文最新章节

三月上神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萧折彦叶婉清的小说叫做《和黑化女主成亲了》,由作者三月上神倾心创作而成,全文讲述的是:萧折彦一睁眼,发现自己成为了叶婉清的心上人,这本是件好事,奈何这位原身原本是不喜欢她的,并且渣的明明白白,让女主加速黑化,而萧折彦直接面对的就是黑化后的叶婉清,渣男的锅为什么要他背上啊?!

5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20

在线阅读

主角是萧折彦叶婉清的小说叫做《和黑化女主成亲了》,由作者三月上神倾心创作而成,全文讲述的是:萧折彦一睁眼,发现自己成为了叶婉清的心上人,这本是件好事,奈何这位原身原本是不喜欢她的,并且渣的明明白白,让女主加速黑化,而萧折彦直接面对的就是黑化后的叶婉清,渣男的锅为什么要他背上啊?!

免费阅读

  捕快们根据萧折彦的画像,很快就抓到了犯人。

  那副画像在京城彻底出了名,升堂时很多老百姓来围观,将衙门围得水泄不通,看过的人都说犯人简直和通缉画像一模一样。一时间还传出萧折彦有仙法,可以真人成画,只要掐指一算,就可以变出与人一摸一样的画像来。萧折彦听后无奈笑笑,其实这么快抓到犯人是很多人一起努力的结果,比如仵作、捕快们还有荷香,而且京城群众的举报也功不可没。

  随着谣言越来越夸张,把萧折彦送上了京城热搜,热度持续不减。

  但萧折彦还是静下心来和画师们交流经验,没有丝毫藏私,专业术语也用白话代替,只不过画师们必须循序渐进,慢慢掌握。他这几天就在刑部衙门就和画师们做“学术交流”,在衙门里混得如鱼得水,乐不思蜀,衙门上上下下都很喜欢他,对他很是热情。

  萧折彦毕竟是个玉树临风的美男子,举手投足风度翩翩,讲话又好听,又有才华,怎么能不招人喜欢呢?

  但是太过热情也不太好,萧折彦实在推辞不了,被迫参加了刑部衙门的团建。

  其实说被迫参加也不太好,因为萧折彦被邀请的时候可是很开心的一口答应,因为那时他不知道团建的内容,以为就是大家聚餐,玩耍···放松增进团队感情。

  李行是这样对他说的:“萧兄,等会咱们衙门有活动,你也一起参加吧,你明天就要走了,说实话虽然只相处短短几天,但我们大家真舍不得你。”说着还用衣袖压了压眼角,心酸不舍的背过身去。

  如此这般真诚的话语,让萧折彦内心十分感动,眼框发酸,感动的泪水简直要夺眶而出,但是他忍住了,虽然男人哭吧不是罪。

  他很开心的接受李行的邀请,又有几分自恋,果然是金子在哪儿都会发光的!

  可是团建的内容彻底粉碎了萧折彦对刑部的留恋。

  聚餐?游戏?聊天?

  不存在的。

  刑部的团建内容就是大家一起去参观仵作工作的停尸间,围观仵作尸检,期间萧折彦夺门而出吐了很多次,众人围着嘘寒问暖然后接着将他拖回去继续围观。之后大家再次簇拥着他去参观刑部刑室,他去时还有一个神智不清的犯人浑身血迹凄惨的躺在刑台上,室内血腥味浓重,他想出去,可门早就被大家堵住,估计也不是故意堵住,要怪就怪萧折彦站位不行,太靠近中心。

  他听着李行声情并茂讲解酷刑,介绍刑具,被吓得几乎腿软,咬着唇含着一泡恐惧的泪水两股战战。

  李行讲得越来越详细,说到重点之处,激动得眼神放光,似有痴迷。萧折彦知道,这就是真正的爱岗敬业啊,但是,他真的很想离开啊啊啊啊啊。

  最后好巧不巧,赶上一宗碎尸命案报案,萧折彦也被捎上去现场·····

  长这么大萧折彦才真正体会到“分”和“碎”的字面意思,呕——呕呕呕呕呕呕——。

  终于可以下班,李行拉着他的手不放,萧折彦经过这一天已经对刑部毫无留恋,只想赶快离开衙门回家投入婉清的怀抱,但是他用力甩开李行的手却怎么也甩不开,还被他推着走参加了刑部同事们的聚餐。

  聚餐时他实在食不下咽,酒也喝不了,就跟个鹌鹑似的缩着,听大家大谈特谈各种重大案件,杀人犯······

  其实,萧折彦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汉尼拔系列电影剧集一个不落,汉尼拔原型是以很多连环杀手作为参照,这些杀手的纪录片他都看过,还有其他的罪犯纪录片。阿加莎的书也读过,什么犯罪心理,犯罪现场的剧也追了很多年,还有,柯南也看了九百多集。

  可是,在真的事实面前不堪一击。就像你看了很多丧尸片都已经麻木了,但是别说杀鸡,连活蹦乱跳的虾你都不敢用手握住它。

  所以,萧折彦蔫了,见识过“真实”后的他,精神萎靡不振,聚餐结束后就灰溜溜的回家了。

  他在心里已经把李行拉黑了,什么也许有机会成为同僚,什么一见如故,什么同道中人,谁跟你同道中人???

  而刑部衙门的大家却对自己的表现很满意,他们尽力让萧折彦熟悉衙门,熟悉他们,简直到了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地步,他们相信萧给事中肯定很想留下来和大家一起开开心心的做同僚呢。

  萧折彦结束调任回到吏科衙门,蒋大人拉着手满意的夸赞他,还给一个拥抱,但因为离得太近,萧折彦需要不停的眨眼,唾沫星子实在太密集了。

  蒋大人长篇大论将他夸赞一番,很是心满意足,最后充满遗憾的说,刑部那边想将萧折彦调过去,他们觉得他在那里更适合,他的才华对破案简直犹如神助。

  听到重点,萧折彦感觉头顶炸了一个响雷,将他轰得外焦里嫩,头冒青烟。

  他哆嗦着投入蒋大人的怀抱,声泪俱下,说舍不得离开吏科衙门,更舍不得一直对他尊尊教导,用心培养他的蒋大人·····简直用尽毕生所学的褒义词赞美蒋大人。

  一番哭缠,甚至哭湿了蒋大人的官袍,终于把蒋大人感动的不行,看着蒋大人写了拒绝调职谅解书,萧折彦才安心的松了一口气,继续参与扫黄行动。

  而萧折彦离开这么多天,大家已经将计划行动策略完成的差不多了。

  现在正召开部门会议。

  六人围坐长桌,听着吴慎说明行动计划,看来萧折彦不在的这段日子,他已经接过担子,而且做的不错。

  哼,那是我不在,萧折彦有些嫉妒。

  吴慎将手中的图纸发给大家,“这是本次的行动地点——【怡红院】,这个地图是我派专人描绘,十分详细,各个出口,还有大厅布局,厢房位置······”

  也太详细了吧,老大一张纸,除了怡红院的布局图,还有连花魁花娘的小画像?旁边还写着生辰八字,爱好,身段围度???

  吴慎真是人才啊,萧折彦自叹不如。

  “根据李大人掌握的情报,户部尚书和户部右侍郎二位大人已经预约了明天晚上的厢房和姑娘,现在请李大人阐述。”

  “怡红院不是普通的烟花之地,老妈子十分奸猾,警惕心很强。她在怡红院周围埋了很多暗线,在衙门里也有眼线,只要有官府的人靠近,哪怕只是个小捕头,暗线们就会用烟花做信号,她会马上转移某些客人。”

  “所以这次行动一定要保密,不得走漏风声。”能让李大人眉头紧锁,显然这类行动难度系数不低,萧折彦托着下巴思考。

  “李,李大人说的没错,即使最,最亲近的人,也不可以提,提及行动,违者处罚!”蒋大人严肃的说。

  “对了,因为我们都是吏科的老人,户部尚书和右侍郎大人对我们,尤其对蒋大人、李大人和我尤为熟悉,所以萧折彦和吴慎你们就起到关键作用,我们乔装打扮坐在大厅,由你们两个悄悄打入二楼三楼,找机会打探厢房,查出这二位大人的位置,找到之后,切莫声张,下楼给我们用手势打信号,我们五个人会解决接下来的事情。明天亥时之前,大家怡红院大厅见。”章大人拂须,好似看穿一切,钱大人和樊大人也点头。

  他们五个人解决接下来的事情,怎么解决,意思是找到人后,就关门放五位大人?

  萧折彦完全摸不着头脑。

  “明白!我已经准备好了衣服,放在各位大人的桌案,那接下来我就和折彦一起排演一番。”吴慎说完,蒋大人点头,各位大人也相继离开,房间只剩下他和萧折彦两个人。

  说真的,离开吏科衙门这么多天,萧折彦现在感觉自己力不从心,有点跟不上大家的节奏。

  这时一件玫红的衣袍摆在了萧折彦的眼前,“折彦啊,这是你的衣服。”吴慎居然趁他思索的时间已经换上了那件他极爱的翠绿衣裳,好快的换衣速度,嗯,簪花也换了一朵更大更红更鲜艳的。

  果然逃不过这件玫红衣裳,萧折彦认命的展开衣服,“啊嚏——吴慎,这什么味啊?”香味也太浓了吧,衣领处挂着一个桃粉香囊。

  “哎呦,你想啊,能去怡红院的基本都是同道之人,你要是太正经被察觉出不对来,那可就危险了,细节决定成败你懂吧。”吴慎边说边整理自己头上的簪花,还掏出一个香粉盒,这就扑上粉了。

  “······”细节决定成败,呵,我谢谢你啊,萧折彦无话可说。

  萧折彦换上了衣服,吴慎还不满意,也要给他扑点粉,可惜萧折彦宁死不屈,能穿上衣服已经是最大让步。

  这吴慎的不满意也在情理之中,萧折彦即使穿上玫红衣裳,浑身香粉味,却完全没有那种阅尽千帆,常在花丛游弋花花公子的感觉,倒是像个出身正经世家为了“见识”偷偷溜出门的小公子,违和感太重。

  看来行动成败的关键就要靠自己一个人扛了,吴慎骄傲的仰起头,用手扶扶了自己的簪花。

  下了衙门回到萧宅。

  因为行动必须保密,所以萧折彦完全没有透露,只是和叶婉清说明天下了衙门要和同僚聚餐,估计很晚才回来,不用等他。

  他自以为不会有人察觉,却不知道叶婉清早已闻到他身上若有若无的香粉味,怎么可能不怀疑。

  难为萧折彦谨慎脱下玫红衣裳后没有立刻换上自己的衣服,而是穿着里衣等味道散去,才换上自己的外衫,没办法,这已经是趋利避害的本能了。

  可惜叶婉清魔高一丈,她马上吩咐下去,加派人手盯紧萧折彦明天的行程,她倒要看看,他到底要去哪里。

  而萧折彦决定今晚夜宿书房,原因无他,只因吴慎给了几本话本,大多是关于烟花之地女子爱上穷书生,赠送盘缠给书生上京赶考,最后金榜题名回来迎娶女子的故事,还有什么风流少爷爱上花魁,此生只专情于她···萧折彦一连翻了几本,一个套路。还有一本更毒,书生中了状元,却宁可放弃做驸马也要和烟花之地女子双宿双飞,最后公主和女子共事一夫,圆满结束,不,还没有,这就是个古代种马文,这个书生还有另外红颜知己无数,而且都和谐共处,好棒棒啊。

  真是没眼看,想给作者寄刀片,不过想想韦小宝又觉得不那么毒了。

  萧折彦为了行动,今夜头悬梁锥刺股的研究话本,考虑明天自己的人设———风流公子。还有,结束后要不要找个地方沐浴呢?

  而他夜宿书房让叶婉清觉得他更可疑了,同时,银朱正在向叶婉清汇报萧折彦最近的情况,总的来说一切正常,并没有什么违和。

  叶婉清用手指敲敲桌子,居然连她布置的人也察觉不出什么,难道是有人替折彦遮掩。

  沉思良久,久到蜡烛燃尽,久到彻夜未眠,叶婉清的心情纠结难以平复,这段日子,她真的很开心,虽然发生了一些事,但是折彦真的如他承诺那般对自己好,没有再欺骗自己。

  那为什么呢,为什么,为什么!

  叶婉清紧握拳头到指甲入掌心,用力到指甲发白,掌心出了血,她却丝毫感觉不到痛,明明应该直接找他对峙,当面质问,如果是真的,那就好好教训他,让他痛到永远记住这个教训,当然也绕不了那个不知名的女人!

  但是,万一不是呢?

  那香粉味也许只是误会,是折彦偶然沾染,对吧,就这样错怪了他,他会伤心的。

  不想,真的不想让他伤心,还是喜欢他笑着的样子,这一世的折彦是她的珍宝,原本只是对上一世心有不甘,恨意大过爱意,更是一种执念。

  叶婉清知道,重新爱上一个人很难,尤其是你恨的人,爱恨交织更折磨人,但是折彦的改变,让她的恨意减少了,所以,为什么做不到完全信任他?

  做不到的,叶婉清对自己说。她没有办法忽略折彦身上有香粉味道的事实,也做不到直接推翻信任去质问他。

  还是等明日的结果吧,如果折彦亲手毁了自己对他的信任,那她也可以直接毁了他,不过,她会有分寸的慢慢来,不论如何,他们两个人是要一辈子的。

  爱也好,恨也罢,这个男人到死都是属于她叶婉清一个人的。

  第二天一早,萧折彦一个人用朝食,银朱说夫人身体有些不适,因为月事来了,又叫他放心,说并无大碍。

  女人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萧折彦秒懂,只叮嘱银朱要给夫人多喝热水,冲些红糖。

  萧折彦还是去了衙门,虽然想留下来陪着婉清,但今天非常特殊,根本不能请假,迟到的代价他也付不起,今天真的是特别关键的一天。

  在吏科衙门里忙活了一天,终于到了要执行扫黄行动的时刻。

  “马上就行动了,大家查缺补漏装扮一番,关键时刻千万要稳住,尤其你们两个。”章大人说完和李大人,钱大人和樊大人先行,他们先去怡红院开始打茶围,蒋大人随后就到,加入他们,而吴慎带着萧折彦等目标人物到位后跟着后面进去。

  怡红院虽是烟花之地,但是处于下等,不是说花娘不“优秀”,而是因为这儿的姑娘卖艺也卖身;高等烟花之地的女子是只卖艺不卖身,二者区别还是很大的。

  京城夜市繁华,灯火通明,吴慎和萧折彦来到怡红院,这院里院外随处可见浓妆艳抹的女子还有寻欢作乐的客人,纸醉金迷,好不快活。

  “折彦,你往那边看,别动作太大,那二位大人已经进去了,轮到我们了。”吴慎戳戳萧折彦,眼神示意方向,他们早已看过二位大人的画像。

  萧折彦点点头,和吴慎并肩而行,进了怡红院。

  这边叶婉清也收到了消息,张大山还在盯着,派其他人回萧宅报信。

  院子里。

  “萧郎,怎敢!”叶婉清火冒三丈,直接拍碎了一张海青石琴桌,把银朱和报信的人吓的目瞪口呆,浑身颤抖。叶婉清还是不解气,举起一个石凳人扔向院墙,只听“轰隆”一声,院墙被砸出个大洞,这下银朱站都站不稳了,直接腿软坐在地上。

  这一幕怎能叫人不惊奇?估计只有当事人才不屑一顾,没错,叶婉清重生后就力大无穷,刚开始她也很惊讶,但是这没什么不好,平时再怎么生气,她都努力克制,否则估计一掌,就可以送人上西天了。

  这件事情只有父亲永安侯知道,还教她怎样运用力量,但也叮嘱不可在外人面前施展,毕竟也是个侯府千金小姐,还是要温婉,知书达理,女壮士什么的,名声不好,即使已嫁作人妇,但是麻烦还是要避免的。

  虽然这一幕令人不可置信,但院子里的人口风很紧,不用顾虑,叶婉清拍拍手上的灰,发泄完怒气,冷静许多,她吩咐道:“马上准备马车,银朱,去找两套男装,今晚我们也去找个姑娘过夜。”

  怡红院里。

  端得是热闹非凡,莺莺燕燕,环肥燕瘦那是应有竟有,萧折彦一进来就吸引了不少花娘的目光。

  只见他一身玫红罗衫腰束粉绿宽腰带,头戴束发紫金冠,额间戴着游龙戏珠的红金色抹额,手执山水折扇,白杨一般挺秀俊拔的身形,好一个艳丽郎君!如此鲜衣,气质却难得干净纯粹,他的眼神清澈有神,瞳仁灵动,没有丝毫粉气庸俗,比他身边那个一身翠绿,头别大红花的骚|鸡强了一百倍。

  所以,有时候不在于你长得多好看,而在于你身边站着的人有多丑,你不用多美,只要他够丑就行。

  吴慎不知自己已然成了艳丽郎君身边的骚|鸡,他只觉得自己是这里最靓的仔,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果然吴慎一出,谁与争锋,“哈哈哈——”得意的笑起来,萧折彦一头雾水,这家伙疯球了吗,真是一只花孔雀,去什么吏科,干脆留这儿,岂不更合适。

  二人找个位置坐下,这一坐下,就有几个姑娘围上来,她们紧紧挨着萧折彦,直把他挤得东歪西倒,而吴慎身边犹如真空,没有一位花娘愿意伴他左右,这也难怪,他扑的粉比花娘还厚,姑娘们都觉得他走错了地儿,应该后街的男桂坊才对。

  萧折彦如此受欢迎是吴慎怎么也想不到的,嫉妒得撇嘴,“你们几个花娘能不能别靠我朋友这么近,他是第一来,你们这般如狼似虎,他是受不住滴!快把我的老相好小桃红叫过来,还有软软姑娘,你们几个胸前无料,一马平川,就别搁这儿凑热闹了。”吴慎不耐烦的摆摆手,将她们打发走。

  几个花娘翻了几个发白眼,“嘁~”的一声就走了。

  “你还有老相好?”吴慎这小子估计早就提前来了好几次,萧折彦稍稍放心,毕竟他不善于和经验丰富女人交流,太羞耻了,不过也有点小期待呢。

  “那当然,我吴慎,从不打没把握的仗,我们先和姑娘们聊聊天,吹吹牛,然后就上楼,你看左方向,那二位大人和老相好相谈甚欢,估计马上就要去楼上办事了,他们一走,咱们就跟上。”吴慎低声说道。

  来怡红院的客人们遵守这儿规则,必须先消费一番,点花茶、打茶围,和姑娘们聊天,之后才可以步入正题,万不可急色直接就上楼办事,那是要遭人耻笑的,花娘们也很瞧不起。

  “哎呦喂~,这不是吴大官人,今儿又来了,让小桃红我好好亲香亲香。”这小桃红一身热辣桃粉衣裳,样貌一般,但是嘴大得很,唇脂也是声名在外的死亡芭比粉。她俯身,用力挤出事业线,熟练的啜着吴慎的脸,简直“啜啜”作响,好一个吸盘嘴啊!萧折彦开了眼界。

  吴慎很是享受,他脸上的粉都被啜掉了一些,脸蛋儿都被啜红了,萧折彦抚额,看不下去了,只好找话题打断他们,“这位姑娘一定就是软软了吧。”比起小桃红,这位软软姑娘可就美多了,而且好害羞,一直偷偷看着萧折彦,等对上他的目光又赶忙低头做含羞妆,这才是高手。

  软软姑娘很是丰腴,长得小家碧玉,萧折彦觉得吴慎还是有点靠谱的,还是再来个小桃红,他怕自己会夺门而出,待不下去。

  这时吴慎突然努努嘴,这是暗号!这二位大人要上楼了!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