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古言 → 谋定东宫君未期全文最新章节

谋定东宫君未期全文最新章节

君未期 著

连载中免费

《谋定东宫》是君未期所著的一篇古代重生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重活一世,楚怀灵发现自己之前不过是堕入污泥惨死的炮灰女配,而陷害她的人却踩着自己的血骨拥有了锦绣人生,从国公府惹人嫌的表小姐,到后宫之主,她机关算尽,楚怀灵这辈子只想做那人上人什么情啊爱啊,她可一点都不想要可是,有人却偏偏要给她...

6.1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20

在线阅读

《谋定东宫》是君未期所著的一篇古代重生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重活一世,楚怀灵发现自己之前不过是堕入污泥惨死的炮灰女配,而陷害她的人却踩着自己的血骨拥有了锦绣人生,从国公府惹人嫌的表小姐,到后宫之主,她机关算尽,楚怀灵这辈子只想做那人上人什么情啊爱啊,她可一点都不想要可是,有人却偏偏要给她...

免费阅读

  谁来了?

  还能是谁来了?

  楚怀灵努力提起兴致,往门口看去。

  翻滚的暖锅化出丝丝缕缕的热气,楚怀灵觉得自己的眼角眉梢,似乎都瀍河氤氲。

  只见门口的锦帘被听芙和张嬷嬷两人一左一右的掀开,然后一名锦衣青年就如一棵青松般傲立雪中,楚怀灵勾了勾嘴角想要扯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未曾想嘴角刚动半分,眼泪就差点滚落出来。

  少年见楚怀灵被人簇拥在中间,心中也是欣喜异常的朗声喊道:“姐,我回来了!”

  这一句话,生生将楚怀灵好不容才熬住的眼泪惹得滚落了出来。这位风雪夜归人,不是别人,正是楚怀灵的亲生弟弟楚怀琮。

  如果算上一世,楚怀灵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过自己的弟弟了。她记得,好像在自己被驸马缠上的时候,驸马就派人将自己弟弟的打断。那双能写出锦绣文章的手,也被生生的废掉了,前程仕途都被彻底的毁了,后来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这次,没想到居然现在见到他。

  楚怀琮本来还是兴冲冲地跑了进来,满心的欢喜,可现在一见面自己的姐姐就哭了起来。

  楚怀琮整个人就慌到不行,连忙围了过来,手忙脚乱的安慰道:“姐,怎么了,是何家的人欺负你了吗?还是何老太君……”

  楚怀灵连忙捂住他的嘴,示意他不会要乱说,然后又摸了摸眼泪,将泪痕擦的无踪无迹才温柔的笑道:“姐姐,是见你回来了,心中欢喜的紧。”

  说完,楚怀灵又拍了拍楚怀琮的肩,示意他坐下,然后柔声道:“你也还没吃饭吧,快点坐下一起吃,今天正好只你小时候最爱吃的暖锅子,也是赶上了。”

  说到暖锅子,一直是楚父最爱吃的,他们小时候每年除夕夜,都是要聚在一起吃这个的。现在姐弟二人,看到这里也是心中感慨万千。

  楚家姐弟二人此时如何互诉说衷肠这里暂时按下不表,知道是最后楚怀灵听闻亲弟已经学成回来,准备参加明年的春闱,一时间又是紧张又是激动。

  ……

  ————————————————

  楚氏姐弟在初一一起去拜见了靖国公府的几位当家人,后面倒也没什么活动。楚怀琮虽然还年仅十四未及弱冠之年,但也终究是大小伙子,不好整日往女儿们住的后院跑,基本上不是和何府内几个哥在书房看书,就是出门访友。

  楚怀灵听到她出门访友的时候,也是心中讶然一笑,她哪里会想到这明明还是个半大孩子一般的少年,刚回到京城居然就要出去访友去了。

  等到正月十五的时候,楚怀琮终于又回来了,并且带来一个算的上是重磅的消息。

  就是今年,已经停办了十年的选秀,又要重新开始了。

  大魏的大选原本三年就应举办一次,小选更是每年都有才对。年纪凡是在十二到二十岁未定亲的适龄少女,都可以报名参加,然后再由朝廷专人选看过后,择优选秀,充入宫廷。

  而这几年因为晋州大旱,北匈奴入侵、南方百夷之乱,皇帝为了成为天下表率,便将这选秀之事停了。要不然,将士百姓为你征战沙场,你这皇帝却在这儿扩充后宫,大选秀女,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幸好今上虽算不上千古一帝、才能卓越,但也总算的上政治、军事、民生问题上的励精图治,所以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也还是心里有点数儿的。十多年过去了,皇帝一直没有再重开选秀,虽有百官建议皇帝要要广选秀女为皇家开枝散叶,但也均被否决了。

  而今年的十五家宴上,宫中命妇们原本还都沉浸在自己晋封的喜悦之中,却忽然间被何皇后抛出这重开选秀的消息打破了。在宫里消磨掉青春的众人,无一不惊。

  一时间,宫内宫无,人心变动。

  楚怀琮看着亲姐这里听得认真,便有了姐弟之间血脉相承的心电感应。楚怀琮伸手在楚怀灵的脸前晃了晃,试探着小声问道:“姐,我有句话,不知当问不当问?”

  楚怀灵被弟弟那犹犹豫豫的小表情逗乐了,那排扇般的羽睫上下颤动,绛唇轻启,梨涡浅显,俏声道:“既然不当问,就不要问了。”

  楚怀琮就这样一下子被楚怀灵堵在了当场,想问的话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只能委屈巴巴的撒娇道:“姐,求你了,你就让我说了吧,这样憋在心里,真的好难受啊!”

  楚怀灵见弟弟急了,便也不再逗他,淡淡勾唇点头应道:“那你,问吧。”

  楚怀琮这次可不敢再迟疑了,只是立刻快速说完,一点都不拖泥带水:“姐,你是不是想去参加选秀啊?”

  楚怀灵点了点头,应声道:“我是有点这个想法。”

  楚怀琮一听,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姐,你可不要吓我啊!你真的打算进宫选秀?找个老老实实的读书人嫁了不好么,为什么要被那百尺宫墙困住了身心?”

  看看现在还尚且天真的弟弟,楚怀灵不打算告诉他那些前尘往事,或者前因后果。所以,这次楚怀灵只道让弟弟好好考取功名,自己这次若能中选,还靠弟弟在前朝为自己助力,这才安抚住了这个小青年。

  楚怀琮最后还是有些犹豫,压低声音小声道:“可是,阿姐,我们说句大不敬的话,今上现在都已经五十二岁了,要是父亲还活着,他比父亲还要大上许多,你真的要把自己的大好青春,耗在这他的身上?”

  楚怀灵如何不知道,皇帝现在已经是一个土都埋到胸口的年纪。但是,她已经想明白了,自己这辈子只想做那人上人,什么情啊爱啊,她可一点都不想要,没有权利和地位,她如何能保护挚爱的亲人和自己!?

  ……

  这整个靖国公府被选秀心思搅动的不止楚怀灵一人,试问哪个女孩子没有一个皇后梦,但又有多少人有那个皇后命。

  ————————————————

  靖国公府,瑞宁康苑。

  府内别的院子在这个时候也都已经逐渐安静下来,三房住的院子里却还因为何成瑜的吵闹闹个不得安宁。

  “爹!大伯都同意大姐姐去宫里参加选秀,你为什么不让我去,不给我也报上名,我哪里比她差?”一名身穿海棠红锦缎对襟石榴裙的少女正怒气冲冲的站在窗边,对着那檀木方桌两侧的中年女子夫妇大声嚷着。

  何三爷看着自己在面前闹着也要去进宫选秀的女儿,额角的青筋“突-突-突”的跳个不停。

  他狠狠的往嘴里灌了一口浓茶,才将心头窜起的那一股无名火儿给压下去些。他尽量心平气和的用慈爱的口吻给自己唯一的女儿摆事实讲道理。

  “阿瑜,你当大房的是送女儿去选秀的吗?她们这种侯府嫡长女从小到大都是作为被当作当家主母培养长得的,肩上担负着是整个家族几十年的兴衰。”何三爷说完刚才那句话,不自觉的压低声音,小声道:“你以为你大伯会舍得让她去给那位当小老婆?长房要拼的是还是那个位置!他们希望再出一个何家的皇后,而且不是继后,是元后。”

  现在的何皇后就是上一代靖国公的嫡长女,可以就是因为站队晚了,只能参加今上登基后的选秀,虽然也一进宫就被封了正一品淑妃的高位,但是依然服低做小,每天到先皇后那里成婚定醒的过了几年,这其中的辛酸苦辣何皇后怕是没有与人细说过。

  亲妹妹受过的苦,靖国公可不想让亲女儿再吃一遍。这次选秀明面上是给皇帝选妃,采补后宫佳丽,但是有点背景和脑子的人已经知道,这是为几位皇子挑挑人。

  何成瑜听完父亲的话,倒是有几分似懂非懂,但是还是不死心道:“即使大姐姐定给了五皇子,不是还有别的皇子么,我难道就不能试试么,我长得不如大姐姐好看么?”

  三夫人杨氏一看女儿还在这儿冥顽不灵,丈夫也即将处在崩溃的边缘,立刻出言安抚道:“我家阿瑜自然是亭亭玉立、容貌妍丽。”杨氏是何成瑜的母亲,自家的孩子自然是怎么看怎么好,“宫里的皇子现在就那么几个,除了四皇子、五皇子,其他你又不是没见过,长得都…嗯…,但是四皇子的出身又实在是太低……”

  何三爷在这里听妻子女儿居然还嫌弃四皇子的出身不好,简直一个头两个大。四皇子的出身再差,生母的身份再低,那也是皇帝的亲儿子,还能让你一个国公府的庶出嫡女挑来挑去?

  “何成瑜你就别做梦了,皇上他老人家是不会让自己的儿子全娶何家的女儿的!说的再直白一点,这皇子妃的梦你现在就可以醒醒了!”何三爷暴怒地说道。说完,他就一甩袖子去了书房,只留这母女俩在这里做她们的春秋大梦。

  “娘,你看爹他居然凶我!”何成瑜不满意的撒娇道。

  杨氏连忙出生安抚住女儿,细声细气的分析道:“你爹也是为了你好,三房比不了他们长房。你要过的好,娘和你爹自然是开心欢喜,但是若是你在皇家受了委屈,我们想去给你出气都没有法子。”

  何成瑜虽然有点时候心高气傲,但是却也不曾嫌弃过自己爹娘都是庶出的身份。她也不是真想长房嫡女何成瑾去攀比什么,她就是不想错失一些一飞冲天的机会罢了。

  “可是,娘,柔凡萱和楚怀灵他们两个,不过是寄住在咱门何家的,她们难道还指望嫁给皇子不成?”何成瑜疑惑道。

  杨氏保养得宜的脸上,闪过思思嘲讽道:“她们这样的出身,就是给别人做妾的命。既然都是做妾,那还不如做天底下最最尊贵人的妾!”

  杨氏看着女儿好像还一副似懂非懂,但又不是很服气的样子,杨氏真的又急又气。

  看着自己娇蛮可爱之中,又带着些任性的亲女,杨氏一咬牙,还记觉得有些事情也可以让她知道了。杨氏低着声音小声道:“你以为那宫里是好去的地方,那里的人心比谁都黑,兴许你还没见到皇帝的龙靴就被人给害了去。再说,那皇上脾气可是不好。之前娘还年轻的时候,就偷偷听到过你祖母自己偷偷哭你姑姑当年在家里多不容易。”

  杨氏不知道要不要告诉没出嫁的女儿这些妇人才知道阴私。但是,并不美好的幻想还是提早破灭的好。“阿瑜,娘今晚和你说过的话,你要一定要烂在自己肚子里,对谁都不能说。”

  何成瑾看着娘亲这么严肃的表情,紧张的咽了一下口水,小声道:“娘,您说。”

  屋内的烛火在何家三夫人的脸上摇曳,那光影的变换不自觉的带这些诡谲,“你知道,这些年死在龙床上的年轻宫嫔,究竟有多少吗……”

  当朝皇帝的妃嫔比前朝那些个荒yin无道,拥有后宫三千佳丽的皇帝不同,当今的元嘉帝后宫中有封号的嫔妃不过二十余位,这听着好像不算太多,甚至还到不到普通帝王的标配。但是,要是论起来,在他即位的这三十年来,有过封号或者曾经承宠的女人,却有一百九十三位。

  这些人大多是一些低位妃嫔,青春年少的她们有些死于女人之间的勾心斗角,而大部分却都是在承宠过后,被折磨到奄奄一息,几次过后有的病死,有些甚至耐不住那苦楚,自己投湖、上吊或吞金死了。元嘉帝在某些方面的残暴,并不为众人所知。

  何成瑜被吓得面色惨白,抖着声音问道:“娘,那事儿真的这么疼吗……”都能疼那么多人!何成瑜简直有些不能敢相信,但她知道她娘不会骗她。

  杨氏伸出双手,坚定而又安抚的握住女儿那冰冰凉的小手,沉声道:“只要找到个真心实意疼你爱你的男人,可以说是人间极乐。但若不是,那就是生不如死。”

  ……

  这次,从靖国公府去参加选秀的人是有史以来人数最多的一次,一位嫡长女加上两位寄住在府上多年的外家表姑娘,三人参选,阵容十分强大。

  因为是因为她们户籍都在京城,所以可以朝廷的人会晚一点来接,就这样她们可以比别的参选秀女多在家呆上几日。

  这几日,何家众人可是一点都没闲着,尤其是国公夫人柔氏一边要重新为女儿的宫廷礼仪进行冲 刺培训,温故而知新;一边又要处理侄女突然报名参选,儿子在那哪里闹得情绪。

  相比何家长房、三房而言,二房这边反而是最安静的,也就楚氏过来劝过楚怀灵几句,但也都被她四两拨前的挡了回去。

  楚氏虽然是个没注意的,但是心肠却不坏,这两日将不少的首饰私房都变了现,让楚怀灵带在身上,楚氏犹犹豫豫的开口道:“姑姑知道,大哥和大嫂之前最是宠爱你们,给你们姐弟留了些东西。但是,怀琮还没有成亲,那些箱子里的东西姑母也不敢动,你进宫又不能没了银钱,所以这些钱不多,这些银票你先拿着。幸好,大家都在京城,你也许能借着皇后娘娘的关系递出消息来,姑姑在给你送。皇后娘娘虽然在宫里,可是一切只能靠自己了,万事要小心。”

  楚怀灵点了点头,她知道姑姑楚氏在这家大业大的靖国公府,其实没什么地位,自己的手头也不是那么宽裕。能给自己准备这么多,已经是很不容易了,说道后面姑侄二人也都有些伤感起来。这父母生前留下的东西,楚怀灵本来就不想动,以后弟弟行走朝中,用到银子的地方兴许比自己还多。

  楚氏走后,听芙眼中的眼泪也终于滚落出来,满脸的不舍和委屈。“姑娘,奴婢听说秀女是不能带人的,您进宫了奴婢可怎么办呢?”

  听芙是自己从楚家带来的,一直陪在在身边,忠心耿耿。上一世,自己无论如何落魄,听芙也一直守着自己身边。听了她的话,楚怀灵也有些不犹豫,但是没有别的办法:“你安安心心的在何家待着,我会和姑母说,过两年帮你寻个好人家,正正经经的出嫁。”

  楚怀灵上辈子就没有穿过嫁衣,这辈子因为自己选择,怕是也穿不上大红的嫁衣了。听芙日后能嫁个老实稳妥的男人,她也就能放心一些了。

  看着听芙的眼眶里的又重新聚起了莹莹泪光,楚怀灵忙道:“听芙,我还想那吃你做的那个白玉桂花更,你再去给做上些,我记得你做的比厨房的李嬷嬷做的还要好吃,你去做上些吧,今晚我想当宵夜吃。”

  听芙听完楚怀灵的话,眼泪一下子又滚落出来,她抬起手来一把抹掉,不由连声道:“哎,哎,奴婢这就去,很快就好的,晚上一定会让姑娘吃到的。”

  看着听芙转身离开的背影,楚怀灵想起了上一世的主仆相依,神色也是一暗,即便不舍事到如今又能怎样。然后,她又心中开始思考自己未来的规划。

  楚怀灵也知道当今圣上元嘉帝早已年过五旬,自己便是选中了,又能得几分宠幸,又能风光几时呢?何皇后是宫里的继后一子一女又执掌后宫,靖国公府在宫里也有些人脉,但是这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她不信这些人会帮助自己。

  所以,道阻且长,自己独自前行必须小心再小心。

  楚怀灵默默起身去亲自收拾自己明日的行李。她打开装着衣服的箱笼,翻翻找找,最后选了两件海棠色、丁香色的短襦,两条水绿色、鹅黄色的长裙、一条月白色的半臂,再加上一个湘色的斗篷,都是简简单单的款式,虽然衣服不多,但也胜在精致也够在候选的日子里搭配几套了。

  平日里姑母楚氏和母亲许氏给楚怀灵留下的首饰也不少,有的样式喜庆夺目,比如一对琉璃凤簪,如今也是用不着也不敢用了。楚怀灵只能从中挑一些小巧精致又匠心独具的首饰带着搭配。然后,她伸手从绣篮中拿起了几个样式普通大方的荷包,将一些姑姑刚才给自己的银票,平日里自己攒下的私房和一些赏人用的银瓜子、银花生,以及楚父生前给自己一枚云纹福字佩分别装了起来,静静地等着明天的征程……

  第二天出门的时候,朝廷的采红使的马车已经到停在外面,没错不管是公侯贵女还是平民闺秀,大家只能坐这一样的车去选秀。

  幸好,这辆马车虽不奢华但是也宽敞舒适。楚怀灵、柔凡萱、何成瑾三个人坐在车子上却谁都没有先开口说话,根本不像平时生活在一个屋檐下的人。后面又去陆陆续续接上了几户人家的姑娘,大家一上车似乎都感受到了这马车中别样的安静,说话也尴尬,不说话也尴尬,万一这安静端庄是才选秀女的规矩,自己因为话太多被剔除出去,那就不好了所以她们这个就也就没一个人说过话,从头到尾,安静异常。

  马蹄滴滴答答的又行了将近一个时辰,终于将这部分人点齐了,在午时之前到了宫门口。

  有些先到的马车已经在陆陆续续的下人点名了,今天报道的秀女虽然都是京城人士,不像前些天来第一次进京的秀女们那样一惊一乍。

  今年京城户籍且条件符合通过的待选秀女一共四十五位,虽然很多秀女虽然生在京城长在京城,或有父兄在朝为官,但这皇宫内院也是没几个人来过的。

  都是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平日就是再端庄,看着那巍峨的城墙、矗立的双阙,也都抑制不住得激动和兴奋,纷纷掀开帘子兴致勃勃地去看。这几日各州府准备参选的秀女都陆续到达,皆是由芳林门进入那皇城,开始了她们这一生唯一一次的皇家选秀。

  那些个距离州府远的早在之前就动身,来的反而比京城的秀女还要早上几日。因为没有到日子,早到的秀女们先住在了内务府宫人提前准备的院落,待人都到齐后再统选。今日这京城的秀女一报道,这人便全员到齐了。而这皇宫里的储秀、含芳二宫是专门给待选秀女准备的。

  刚才在马车上的时候,楚怀灵就暗自将众人在心中估量了一番。后面的几位姑娘,远没有何家出来的这三个人来的好看,她还道自己在容貌上算得上佼佼者,心中还暗自庆幸了几分。

  等到了内务府登记姓名的时候,她才知道为何是佳丽三千,人外有人。单说京城的这一干秀女中,自己也无法在容貌上成为佼佼者。

  其中就属右相方良畴的小女儿方韶容、吏部侍郎司徒修文的妹妹司徒元容是其中最为出色的。她们两个也是何成瑾的好友,这番一同选秀,倒是比平日里更亲近了几分。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