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悬疑 → 凶灵秘闻录何飞全文最新章节

凶灵秘闻录何飞全文最新章节

北极猎手 著

连载中免费

悬疑灵异小说《凶灵秘闻录》正在火热连载中,该小说由作者北极猎手倾心创作,主角是何飞,小说讲述的是:一处诡异空间隐藏着太多谜团,这里充满危险,遍布危机,死亡无处不在,而凡是进入这里的人只会存在一种念头,那就是活下去,但是当何飞亲眼所见那些不存在于人间的东西的手段之后,他陷入深深的迷惑,他,真的能逃出生天吗?

5.3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20

在线阅读

悬疑灵异小说《凶灵秘闻录》正在火热连载中,该小说由作者北极猎手倾心创作,主角是何飞,小说讲述的是:一处诡异空间隐藏着太多谜团,这里充满危险,遍布危机,死亡无处不在,而凡是进入这里的人只会存在一种念头,那就是活下去,但是当何飞亲眼所见那些不存在于人间的东西的手段之后,他陷入深深的迷惑,他,真的能逃出生天吗?

免费阅读

  同一时间,正当窗外人脸窥视房间时……

  咯噔!

  房间里,陷入思绪的何飞心脏骤然一紧!

  其后竟莫名其妙狂跳起来。

  心脏还狂跳之际,一股毫无缘由的阴冷寒意则也在刹那间席卷全身!

  寒意来的非常突然,非常莫名其妙,没来由笼罩身体,甚至让何飞清晰察觉到……

  身后,似乎出现了某种足以至让自己瞬间毙命的可怕东西!

  遵循着这一感觉,下一秒,猛然回头,回头看向身后,看向房间窗外。

  而何飞的这一突然动作也不可避免把周围几人吓了一跳,面色微变的几人亦紧随其后纷纷转身,纷纷回头朝窗户方向望去。

  但,视野中,什么都没有,那破损不堪的窗户外依旧是空荡大街。

  “喂,何飞,你,你怎么了?怎么突然……”

  确认窗外空无一物,挠了挠脑袋,被好友刚刚那一突兀举动给吓得身体一抖的陈海龙立即开口询问,而和陈海龙得出相同结果的史密斯几人亦在长呼一口气后纷纷看向何飞,用大庭相径的不解目光看向这名东方青年。

  暂且不谈陈海龙如何狐疑,也暂且不说史密斯三人如何不解,此刻,依旧在死盯窗户的何飞却什么都没说,他就这样一动不动注视着前方,观察着窗外,直至那股寒意渐渐消退,直到心跳重新恢复正常,深呼一口气,何飞才摇头回答道:“没,没什么……”

  见好友回答时语气有些犹豫,不是傻子的陈海龙又哪肯相信?加之自身也同样涌现出一股莫名不安感,终于,顾不得继续休息,腾的一声从木凳站起,旋即走到何飞面前一边盯着对方一边追问道:“没什么?你确定没看到什么?要真是这样刚刚你干嘛要……”

  许是房间突如其来的不安气氛愈发浓烈,又许是女人独有的敏感直觉让其隐隐察觉到什么,不等陈海龙把话说完,身后,紧张已久的玛莎竟突然奔到丈夫史密斯身前大声哀求道:“史密斯,咱们走吧?这地方我真的好害怕,我,我总感觉这里很危险,咱们离开这,好不好?”

  都说恐惧会传染这话一点不假,玛莎的突然情绪失控不仅打断了陈海龙的话,还让在场所有人内心进一步慌张,很明显,别人可能不知道但身为丈夫的史密斯却知道自己妻子胆量如何,早前被杀人疯子追赶时就已吓成半死,不料进入小镇后妻子竟依旧维持着恐慌,哪怕他们早已甩脱了杀人疯子可妻子仍没有从那股恐惧中恢复。

  为什么?为什么妻子会如此不安?明明周围什么都没有,明明这里看起来也挺安全,可,为何……

  此刻,注视着妻子满是惊惧的脸,又聆听着对方言语中夹杂些许颤音的话语哀求,正想问问何飞二人又是如何来此的史密斯暂时抛开这一念头,加之刚刚也确实被那名东方青年举动吓得不轻,先是握了握妻子早已冰凉发颤的手予以鼓励,接着便回头朝何飞、陈海龙以及导游弗兰克几人说道:“诸位,我认为咱们不应该在这继续待下去了,为今之计,还是尽早离开吧。”

  终于,那股笼罩心头的不安让史密斯夫妇统一认为此地不宜久留,此言一出,先不说何飞二人是何反应,同样惶恐已久的导游弗兰克就已第一个站出点头附和道:“对对对,史密斯先生说的不错,这破镇子确实太荒凉了,与其在待继续待下去还不如……”

  不知为何,话才说了一半,刚刚还恨不得立即离开镇子的西装男却突兀住嘴,顿了顿,又咽了口唾沫,最后才犹如想起某件可怕事情那样话锋一转,转而用明显饱含惧意的口吻从嘴里吐出一段话来:“等等,那杀人疯子难不成也在……”

  很明显,弗兰克虽确实很想离开小镇,可当回想起众人正是被那杀人疯子追至此地时,西装男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他,害怕了,无法掩饰恐惧亦快速浮现于脸庞,另外,他上面这段话虽看似仍未说完但事实上在场之人却无一不明白男人想要表达的是什么,那便是……

  既然大伙儿是被追到镇子里的,那么这是否代表杀人狂本身就住在镇子里?先不说现在离开会不会半路遭遇杀人狂,搞不好杀人狂目前正在镇子里四处搜寻他们!

  待想通此处后,不仅弗兰克心惊胆寒,刚刚还打算离开的史密斯夫妇亦不由自主双双打了个冷颤,尽早离开的念头则也在刹那间消失无踪。

  毕竟没有人是白痴,假如那杀人狂的确住在镇子里目前也确实正到处寻找他们,大伙儿选择大白天离开那岂不等于找死?放着可以躲藏隐蔽的民宅不待反而主动出去,万一半路上再次碰到杀人狂,届时体能早已流失大半的众人还会像第一次那样逃得掉吗?

  按理说这种时候打电话向外界求助才是最好解决方法,但很遗憾,先不说早在森林时手机就已莫名失去信号,进入小镇后又何尝没有人重新尝试过?结果……依旧信号全无。

  想到此处,加之失去通讯手段,众人害怕,胆寒了,现场重归沉寂,一时间竟无人再提离开小镇,多数人反倒开始担心起此地是否隐秘这一问题,当然,也并非所有人都会像弗兰克那样害怕到不敢离开,抬头看了眼窗外,犹豫片刻,史密斯提出了一个新建议:

  “要不,等天黑,等到天黑咱们在离开?”

  不错,正如史密斯所说的那样,借助夜晚人类视野受限之际从而偷偷离开或许才是最佳办法,一听此言,除妻子玛莎依旧保持莫名惶恐外,弗兰克倒是心中一喜顿时来了精神,当即二话不说走到史密斯面前和其商量起夜晚逃跑事宜。

  与此同时,见几名欧洲人讨论的激烈,早前同样被杀人狂追赶过的陈海龙又何尝不想尽早离开镇子?正欲过去参与讨论,然,没等他有所动作,身后,沉默许久的何飞却一把拉住了他。

  接着,仍未等面露诧异的肥胖青年转身询问,耳旁便已传来何飞的一句低语:

  “跟我出来一下,我,有些事要告诉你。”

  呼啦,呼啦!

  太阳,渐渐西斜,早前还略显微弱的凉风开始逐步增幅,树木被吹的沙沙作响,偶尔会有一两只乌鸦掠过天空,给本就死寂孤慌的小镇带来进一步荒凉压抑感。

  克罗索小镇,镇北,某阴暗胡同内,目前有两名青年正面对面商讨着什么。

  放眼看去,就见其中一名体型中等面容清秀的青年表情冷峻目光凝重,而对面,另一名肥胖青年却俨然一副惊恐模样,他神色惶恐满头大汗,双目瞪的老大,仔细观察,甚至能发现肥胖青年身体亦不时颤抖。

  “你,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咱们现已不在现实世界了?在一个任务世界里?还有,这里……有螝!?”

  听着好友满含颤音的话语,又注视着对方因过于畏惧而不时抽搐的脸,定了定神,何飞说道:“这里还是不是现实世界仅仅只是我个人猜测,不过,这场灵异任务却是真的,以及你说的螝应该也真实存在。”

  言罢,低头看向手中手机,扫了眼屏幕内那完全为零的信号格,重新抬头,何飞继续道:“海龙,刚刚你也说了,初时你也曾听到过‘冰冷声音’以及声音所留下的各段任务信息,不管你不信,你都要明白咱们目前是别想回去了,除非能完成任务,否则等待咱们的结局……或许不会很好。”

  不错,大约10分钟前,趁史密斯3人商讨事情之际,陈海龙同何飞一起离开民宅来到外界,一开始陈海龙还不敢出去,但在何飞那极为严厉的眼神逼迫下还是随对方走出民宅来到大街,进入一条胡同,接下来,何飞便毫无保留当将自己苏醒以来的一切遭遇连同个人猜测如实说出。

  可也恰恰是何飞这番叙述,却等同把本就惶恐已久的陈海龙推入无底深渊。

  恐惧,悄然袭上心头,除打破了肥胖青年维持21年的人生世界观外,还让他彻底陷入前所未有的绝望慌乱中,陈海龙不是傻瓜,要是在平时有人对他说这些他肯定会不屑一顾甚至还会嘲讽一番对方,然现在不同,完全不同,先是被一股诡异飓风吸进地铁站,随后又莫名其妙出现在一座陌生小镇,最后脑海里还冒出一段想忘都忘不掉的任务信息,这一切本就不正常,本就让他坎坷不安,加之何飞刚刚那段惊人言论,终于,陈海龙怕了,他虽依旧不愿相信这些是真的,但其潜意识却告诉他,不断警告着自己最好相信何飞的话,否则……自己的结局或许真的会很惨!

  原因在于……

  螝!

  这里有螝!

  有一只原本仅存在于民间传说如今却十有八九真实存在的可怕灵体!

  至于何飞,早在几分钟前也已试验过自己这部手机,结果不出预料,同陈海龙以及史密斯那群人一样,信号全无,没办法联系外界。

  “那,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还要不要跟那3个欧洲人逃走?”

  许是对自身处境愈发担忧,待选择相信好友后,回过神来的陈海龙亦立即问出了目前他最为在意的一个问题,即,还要不要离开小镇?毕竟自打莫名出现于这座无人荒镇以来,一股难以描述的恐惧感便无时无刻不在笼罩着他,就如同总有一双眼睛在暗处时刻窥视你一样,让你心惊胆寒坐立不安,如果可以,他当然想离开小镇,离开这座让自己寝食难安的地方。

  听到好友询问,何飞摇了摇头,给予的回答很干脆:“咱们不能离开,任务信息曾明确警告过执行者不得脱离小镇范围,违者抹杀,先不说抹杀代表什么,就算要逃,咱们也必须在小镇待满两天时间。”

  一听好友如此表态,因恐惧慌乱而早已将何飞当成主心骨的陈海龙倒没有辩驳,回头看了眼胡同外,接着又如同琢磨出某些事情般在次询问道:“对了,既然咱俩成为了那什么执行者,房里的3个家伙是不是……”

  陈海龙虽说话未说完,然其想表达的意思却非常明显,话音刚落,何飞则当场辩驳道:“不,不可能,你也知道,早前我在房间里就曾询问过几人过往,对方给予的回答虽是诡异但严格来讲还是合乎逻辑的,我猜测史密斯3人应该是这一世界的本土人类,因运气太差才会无意间进入此地,和咱俩直接凭空出现有本质区别。”

  说完个人理解,顿了顿,和陈海龙一样回头看了眼胡同外,踌躇片刻,何飞用略带叹息的口吻继续道:“那些人和咱俩不同,你我是被任务规则束缚在这里,说实话,我倒真希望他们能尽快离开,毕竟……这里很危险。”

  很明显,由于本性善良,加之也已大体猜测出史密斯几人纯属无倒霉辜者,内心深处何飞是希望3人能尽快离开小镇的,或许这也是为何刚刚几人商讨逃跑计划时他没有阻止的真正原因。

  何飞倒是发出感慨,然对于早已自顾不暇的陈海龙而言他可不会像面前这位好友那样在意那么多,见对方摇头否认,一拍脑袋,回忆起早前逃跑经历,陈海龙又紧随其后提出了一个新问题:“对了,那杀人疯子,镇子里还极有可能存在一个杀人疯子啊!”

  话语方尽,原以为何飞会像之前那样立即回答,谁曾想,这一次,尤其当杀人疯子一词在次传入耳中之际,何飞却选择沉默,就这样在肥胖青年的注视下一言不发,眉头更是紧紧皱成一个川字。

  没有人知道何飞为何会显露出如此神态,不单陈海龙不理解,换成任何人在场都不会理解,可事实上,提起杀人疯子,何飞首先联想到的不仅不是杀人疯子如何可怕又或是如何骇人,而是怀疑!

  怀疑杀人疯子是何身份,甚至怀疑那个在陈海龙等人眼里极为吓人的家伙是否真实存在!

  因为,自己看不到!

  (为何我看不见那东西?但被追进镇子的史密斯3人和曾前往村口的陈海龙却能看到?以及当所有人被追至小镇内部后杀人疯子又很快消失不见?不对劲,很不对劲……)

  (嗯?等等,所有人被追至小镇内部后杀人疯子消失不见?难,难不成……)

  咯噔!

  同一时间,何飞与陈海龙对话之际,民宅客厅,史密斯和弗兰克三人讨论也已基本进入尾声。

  商讨的结果是,不用刻意选时间,天一黑就行动,借助夜幕掩护悄悄离开镇子。

  反正这地方顶天也就是一座中型镇子规模,哪怕不认识路亦无关紧要,沿街道一直走总会脱离小镇。

  “好吧,现在时间是下午17点整,距离天黑差不多还剩一个小时,我倒仍记得来时那段路,先生,到时候咱们原路返回即可。”

  “弗兰克你这次真把我们害惨了啊,要不是你提议走小路我们夫妻俩又怎么可能来到这螝地方?我劝你还是老实道歉,否则回去后我不保证你会不会收到律师函!咦?那两个留学生呢?怎么不见了?”

  “我哪知道?可能出去撒尿了吧。”

  “不行,必须出去看看,我怀疑那俩小子提前跑了。”

  无视了丈夫和导游之间的对话,史密斯身侧,玛莎至始至终不发一言,和之前一样呆坐于原地,身体也依旧维持着隐隐颤抖。

  是的,她很害怕,哪怕到现在仍无法摆脱那股无法言喻的诡异恐惧感,且奇怪的是,导致玛莎如此恐惧的根源却并非杀人疯子或小镇气氛,而是……

  窥视!

  不错,同不久前何飞感觉窗外有人从而骤然转身类似,玛莎也存有这种感觉,只不过她这种感觉比何飞更加浓烈!如果说何飞仅仅只是凭直觉有所察觉,那么玛莎却完完全全属于更深一层潜意识感觉,自打进入小镇起,她总感觉有一双眼睛时刻窥视着自己!

  从而让她不寒而栗乃至惶恐到现在!

  可又不知为何,就在此刻,就在刚刚,就在上一秒,那股窥视感竟瞬间浓烈起来!

  怀揣这这股恐惧,渐渐的,颤抖愈发激烈的玛莎似乎发现了什么,于是,正当史密斯和弗兰克试图出门寻找时,玛莎有了动作,她,缓缓抬头,看向头顶,看向因太阳逐渐偏西从而不甚清晰的房顶……

  接着……

  出现在视野中的……

  是一张人脸。

  一张惨白如纸的女人脸,一张仅有脑袋没有身体的脸,更是一张足有一人高的巨大女人脸!

  幽深昏暗的房梁上目前正凭空漂浮这一张陌生女人脸,在自己头顶正上方默默俯视着自己,俯视着所有人,俯视房间一切,没有人知道女人脸存在了多久,唯一知道的是,头顶,房梁顶端,漂浮着一张窥视众人的女人脸。

  许是察觉到有人发现了自己,玛莎看清人脸之际,正上方,惨白女人脸竟然笑了,咧嘴朝玛莎露出一丝诡异微笑。

  玛莎愣住了。

  但很快,随之而来的却是脸孔的骤然变色以及从嘴里所迸发而出的刺耳尖叫:

  “啊!!!”

  这声突兀尖叫可谓当场把正欲出门的史密斯和弗兰克二人吓成了半死,因尖叫过于突然,已半只脚踏出门槛的弗兰克竟一个身形不稳栽趴于地,史密斯也强不到哪去,除被吓得浑全狂抖外,猛然提起的心脏更是差点弹出嗓子眼,好在他没有心脏病,否则单凭这声尖叫就足以让他发病而死。

  当然,害怕归害怕,事实上,被吓成半死的同时无论史密斯还是弗兰克二人也已在本能促使下猛然转身看向身后,看向房间,看向尖叫的主人玛莎。

  不料,刚一回头,就见玛莎竟如一名疯子般嚎叫着朝前跑来,用以往难以企及的惊人速度冲出大门,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前跑出民宅,旋即就这样一边惊叫一边朝右侧街道狂奔而去。

  哒哒哒哒!

  “玛莎你怎么了?快停下!停下啊!该死!”

  不出所料,虽错愕于妻子兀尖叫也不理解对方为何突然逃跑,但作为丈夫,见呼喊无果,又见对方越跑越远,骂了一句,关心妻子的史密斯还是第一时间大步追了过去。

  同样的,玛莎发出尖叫之际,外界,刚刚商讨完某些问题的何飞于陈海龙又何尝没有听到?内心先是一惊,互相对视一眼,下一秒,面色骤变的何飞便已抢在陈海龙反应过来前大步奔出胡同。

  说来也巧,刚一返回大街,就见街道另一头正上演着一幕无法理解的追逃画面,前方,玛莎如一名突然发病的疯子那样尖叫狂奔,后方,则是紧随其后的丈夫史密斯。

  见此一幕,何飞略微一怔,但很快他便如做出某种决定般二话不说拔腿追了过去,果然,见好友尾随而去,略晚跑出的陈海龙又怎么敢一人独处?旋即亦不出意外跟了过去。

  很快,伴随着一阵急促奔跑,在短短片刻间,四人便已消失于大街尽头。

  唯一留下的,就只有仍瘫坐于地的导游弗兰克。

  “等,等等我……等等我啊……”

  此刻,民宅前,一脸惊惧的弗兰克就这样目睹着旁人径直跑远,就这样眼睁睁看着玛莎、史密斯以及那俩东方留学生越跑越远,直至集体消失于街角,见状,男人全身颤栗,冷汗直冒,嘴里亦不时用仅有自己一人才能听到的声音喃喃自语着,是的,并非他不想跑,不想跟过去,而是他被吓得动不了,或者说因为实在太过胆小之故到现在都仍未从最初那阵后怕中挣脱出来。

  两腿依旧发抖,依旧如最初瘫倒时那样使不上力气,毕竟刚刚那番变故实在太过突然,加之玛莎叫声凄厉,一时间竟把这名矮个西装男给吓得瘫坐于地久久无法恢复。

  虽然搞不懂那叫玛莎的女人为何突兀恐惧,也搞不懂对方为何夺路而逃,但目前真正让弗兰克害怕的却不是这些,而是其他人全跑了,全部去追玛莎了,自己则因双腿无力被迫留在原地。

  独自一人留在原地。

  直到旁人越跑越远,直至四人跑出视线,又过了大概两分钟,勉强恢复的弗兰克才堪堪起身,可惜现在恢复似乎迟了些,刚一起身,弗兰克本想尽快跟上,不过,待扫视完一圈周围因太阳下山而愈发阴暗的环境,又联想到镇里还隐藏着一名杀人疯子后,不知为何,西装男怕了,他发现自己竟迈不出一步,不仅迈不出,甚至连离开房门的勇气都没有。

  就好像自己一旦出去就会被杀人狂发现似的。

  “呼,呼,呼!”

  渐渐的,弗兰克被心中恐惧所击倒,除呼吸愈发急促外,恍然回神,男人动了,他不仅没有迈出门槛反而在恐惧促使下退回民宅客厅,手忙脚乱关闭大门,插上门栓,接着又慌慌张跑向内部,躲进隔壁一间卧室,然后在次关门,插上门栓。

  时间在不知不觉间进入傍晚,越发偏西的太阳则也在黑暗压迫下散发出最后一团落日余晖,天空开始变暗,连同周围环境一起正悄悄朝黑夜延伸着,当然,就目前而言夜晚仍未彻底来临,微弱阳光亦仍能透过窗户照进客厅,如果目前置身大街或置身客厅的话其实仍可清晰视物,感受光亮。

  但,此刻,躲进卧室的弗兰克却已基本置身于黑暗中,毕竟卧室没有窗户,加之房门也已被其死死关闭,本就微弱的光线至此被彻底隔离。

  卧室很小,黑暗中,除墙角有一张因时隔太久从而遍布灰尘的木板床外,两侧就只剩几排摆放物品的货架柜,货柜则零散放置着些许陶瓷罐子,看起来这栋民宅主人以前应该是一名陶瓷商人。

  话虽如此,可对弗兰克个人而言,躲进这漆黑狭小的卧室反而能让他心安,毕竟他害怕的只有杀人疯子,如今自己可谓藏的彻底,加之天色渐黑,他不相信自己还会有啥危险,待略微平复了下紧张情绪后,男人随手找了张低矮木凳坐下。

  一时间,置身阴暗卧室的弗兰克倒颇为心安,他在等,等其他人追上玛莎后回来同自己汇合,毕竟玛莎只是个女人,一群大男人怎么可能追不上?更何况他和史密斯也早已商量过夜晚逃跑事宜,想必用不了多久其他人便会回来找他。

  想到此处,除心中安定外,顿感无聊的他伸手入兜,掏出烟盒,点燃一根,开始喷云吐雾起来。

  不过……

  就在弗兰克犹然吸烟之际……

  当,当,当。

  周围,黑暗中传来一串响动,一串类似于陶器碰撞的微弱敲击声……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悬疑小说排行

    人气榜